一个姊姊全家享用-偷情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翊雯27岁
启佑20岁
首先交代一下背景,
我叫启佑,今年20岁,大学三年级,学业成绩相当差的我刚被前一所学校退学,
于是我报名了转学考,考到了离家较远的一所大学。
因该有很多人跟我一样,为了省下住宿费、交通费,所以就近借住在亲戚家,
而我有个大我7岁的亲生姊姊,她叫翊雯,今年27岁结婚三年了,
姐姐、姊夫家就在我新学校不远的地方,所以姐姐就邀我和他们一起住。
老实说,在我住进姐姐、姊夫家之前,我原本非常替姊姊感到开心,认为她找了一个好老公,
家庭聚会的时候,姐夫总是会在众人面前夸姐姐,对姐姐表达爱意,让大家都觉得他们很相爱。
姐夫是搞建筑的,条件不错,姐姐平时穿的都是名牌,看起来就像是个年轻的贵妇,
但是自从我住进姐姐家里后,我发现并不是我们原来所看到的样子,
姐夫经常不在家,在家也几乎不跟姐姐说话,完全不像家庭聚会那样说多爱她,赞美姐姐!
在跟姊夫其他家人接触中,我无意间从字里行间了解到,
他们似乎对姐姐有些抱怨,他们觉得姐姐结婚三年了,早该为他们家生个孩子延续香火才对,
可姐姐的肚皮却迟迟没有音讯,他们把错都归咎于姐姐。
姐姐怕家里人知道会担心,所以不曾跟娘家人提起,更不会在家庭聚会时倾诉在婆家的苦!
平时住在姊姊家,晚上就我、姊姊的公婆、姐姐在家,姐夫通常很晚才会回家,
晚上下了课,吃完饭,我就回房间自己玩手机、玩电脑,跟姐姐的沟通也不多,
姊姊顶多就是问问我吃饱喝足了吗?问问我学校怎么样之类的!
================================================
至于今天要说的故事,要从半年前我的电脑坏掉说起,
隔天我必须缴交一个学期报告,这次我害怕重捣被退学的覆辙,
所以未经姐姐的同意,我利用下午她不在家的时间,使用她的电脑认真地做报告。
约莫40分钟后,我被报告弄得头昏脑胀,打算忙里偷闲休息会儿,
于是我把玩着姊姊桌面上的公仔,东摸西摸桌上的呈设,
可这下,却让我意外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
首先,好奇的我发现姊姊电脑桌的一个抽屉钥匙没了,
因为电脑桌的抽屉钥匙平时是挂在外面的,而且是那种拔出来就需要锁上的类型,
所以看到这一幕,我下意识的就想,被锁上了?里面被藏了什么东西?
我不由自主的左顾右盼,正巧看见姊姊床头有一串钥匙,
我有些好奇,随即就拿起钥匙尝试,没想到果真把抽屉打开了,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里面除了一本日记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当下我也没有特别在意,只是想随手拿出来翻翻,
可就在我拿出来的一瞬间,几张照片突然从书的夹缝中掉了出来,落在地上。
我低头看去,瞬间,我就再也离不开目光。
地上的照片上清晰的印着一对赤裸的男女火热交媾的场面,
而其中那赤裸着雪白身体的女孩正是我的亲生姐姐——翊雯。
但!但照片上的那个男的却不是姊夫,而是有着一身老人斑、满脸皱纹的老男人!
靠!这是怎么回事?那,那老男人,那照片中的老男人竟也不是别人,是姊姊的公公啊!
我震惊地双眼都直了,紧紧盯着照片,看着上面每一个细节。
第一张照片是从侧面角度拍摄的浴室,
翊雯姊姊那无比雪白的胴体占满了照片的左半边,
照片上的她赤裸着身体跪在地上,双手紧贴着她公公松垮的大腿,
而公公则一脸享受地站在姊的面前,阳具毫不客气地放在姊嘴里,
画面上的场景是那么清晰而淫荡,我简直可以想像当时的场景,
纯洁而无辜的翊雯姐姐身处异乡,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惨遭年迈而龌龊的公公给逼奸,
我想像着姊姊屈辱的迎接着淫魔公公肆意地在她身上凌辱,
甚至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次次在她喉咙深处喷射出一股股乱伦的种子。
虽然这画面上的女孩是我的亲姊姊——翊雯,
但,想着这一切,我的内心一股慾望还是突然地沖天而起,小弟弟忍不住硬了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强忍着慾望,低头捡起照片,近距离看,却给我更加强烈的.偷情.冲击感。
第二张照片,翊雯姊白嫩的身体无比清楚的展现在我眼前,
我才发现,原来姊姊那衣服包裹下的肉体,是如此的诱人,
照片中,翊雯姊如狗一样趴在床上,用小臂和膝盖支撑着身体,
白嫩的臀部诱人的高高撅着,正对着镜头,
于此同时她那挂着泪水的面庞也正回过头来,用迷离的眼神看着自己公公。
图片很清晰,可以清楚的看到姊姊身下垂着的雪白饱满的乳房,
一半正压在床榻上,她修长的玉腿跪着,分开成六十度角,
两片娇嫩如小花瓣一样的粉唇已经被操得红通通的,
看来已经经过男人长时间的折磨。
第三张照片,姊姊纤纤双手撑在男人肩膀上,
男人一手捏着姊的乳头,一手揉着她的软嫩白乳,想必是在感受那份炽热,那份心跳,
图片中,分不出谁被谁征服,姊张开双腿跨坐在她公公的身上,
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公公那双看着自己双乳的眼睛,
此时,看着翊雯姊姊照片的我,不自觉迷恋起她那精致的瓜子脸,
仔细打量着照片里每一个动作细节,彻底激发了我身为男人的情慾,
我开始幻想着姐姐粉嫩阴唇被公公强迫灌入白色浓稠的液体,
幻想着下一刻,照片没有拍到的后续,
肯定是姊姊的公公在酣畅的运动许久之后,满足的在她湿热紧凑的深处爆发!
不过这时,我也注意到一个奇怪的地方,
为什么会有这些照片?难道是姊的公公强奸她之后,拍慾照威胁她吗?
难道这日记本中记载着什么?
信手翻开日记本,只见在第一页上面写着这样一句话,
「我第一次发现,原来爱一个人可以这样的让人迷茫,
让人无措,让人挣扎,最终还让人愿意尝试借精生子。」
看完这段话,下一瞬间我似乎明白了,
或许是因为姊夫的生育能力有问题,所以姊姊才跟自己公公发生关系!
那,那为什么要拍这些照片呢?
我仔细地看着日记本上的每一段话,想必最有可能解释原因的就是这段了:
「怎么能叫我做这样的事情,已经委曲求全答应他跟他爸爸借精,
竟然还不相信我们,质疑我们根本没办事,要我拍照给他看?这样合理吗?
假如不相信我,何必要我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情,徒增烦恼呢?」
看完这,真让我大大吃惊,想不到借精生子的计画还是姊夫提起的,
我真后悔翻看这一切,我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都忘掉,可是却根本做不到,
日记中的一字一句都不停的在我脑海中盘旋,噬咬着我无比疼痛的内心。
「吱~!」远处传来了家里大门被推开的声音,我反射地急速把日记塞回抽屉里,
茫然的坐在电脑前假装打报告,
随着房门被缓缓推开了,翊雯姊的倩影出现在门口,
她望着我,语气带点惊讶地说着:
我的神色略显慌张,
姐姐似乎发觉不对劲,便走到我的身边,眼神下意识地瞄了瞄放日记本的抽屉,就这样我俩愣了半分钟。
还未阖上的抽屉缝隙和桌上的一串钥匙让我百口莫辩,彷彿雕像一样定在电脑桌前。姐姐无比震惊,瞬间歇斯底里地拿起手上的包包就朝我身上勐打,
她咒骂着,用力地甩动手上的包包,恨不得将这个恼人的弟弟给当场杀死。靠!怎么会这样?翊雯姊欲哭无泪,我看的也是哭笑不得,
谁也无法想象的到会有这样的状况,
约莫过了五分钟,姐姐打累了,她从激动的情绪中喘息,颓然地坐倒在我身旁,
[就因为……就因为想要孩子……他们就可以叫我跟公公上床吗……]姐姐的语调里带着浓浓的哭音。
[半年、半年……这半年来的婚姻生活完全变了调……]她痛泣,依偎在我的怀里。
我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脑海里出现的全都是姊夫和姊夫的爸爸逼奸我姊的画面。
我无奈地瞅着她的侧面,手无法避免地碰触到翊雯姐姐滑腻细致的肌肤,触感很好,
说完全没有感觉是骗人的,不过也仅止于此,毕竟是自己亲生姐姐。
她的脸上挂着一粒粒滚落的泪珠,彷彿断线的珍珠,对我泣诉了10多分钟,
[婚姻一定要孩子吗?婚姻一定要孩子吗?还是我不够迷人了吗?启佑……姐不够迷人了吗?]
她抬起脸看我,激动地逼问我。姐姐执意要问出个答案,我赶紧回答,
姐姐眼神涣散地望着我,直勾勾地望着我,
她疑惑着,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我挑挑眉。
翊雯姐的眼神浏览过我的全身,有种诡异的感觉。
[帮什么忙?姐,妳说说看。]
[帮我……帮我证明自己还是很迷人!弟……上……上我!弟……]她的脸飘上两朵红霞。她再一次重复,
我不敢相信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请求,[抱歉,姐,我帮不上妳的忙。]
她望着我,眼里有全豁出去的坚决。
[姐!妳知道妳在说什么吗?]我拧着眉。
姐姐坚决地回答,并且继续诉说:
[从交往开始到结婚以后,我对你姐夫百般顺从,那又怎么样!没有孩子对他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姐,我知道妳受了伤、痛了心,但是不应该赌气行事,不要在情绪不稳定的情况下做出将来会后悔一辈子的事。]我认为她根本就是在说气话,我拒绝道:[姐!我不能!]
听见我这样说,她的眼神瑟缩了一下,有点难堪,不悦地对我说:她重重地道,转身就要离去。
出去找男人?她的理智果然被怒火麻痺了,
我伸手去抓她的手,却被她出其不意地扑倒在地上。
[姐!妳在做什么?起来!]我沉声道。
翊雯姐没有回答,杂乱无章地在我的脸颊、颈项、胸膛上乱亲一通,
仅隔着单薄衣物的娇躯贴紧我的身体磨磨蹭蹭。
原本身上只穿一件无袖背心和一条短裤的我,根本无法阻绝两人的肌肤相亲,
我清楚地感受到她凝脂般滑润的肌肤和女性的曲线,身体立即诚实地有了明显的反应。
[姐!妳……妳在玩火!]
虽然我不愿意,但翊雯姐还是把我身上的遮蔽一件一件褪去,
她纤细的双手对我上下其手,一手抚摸着我粗旷的脸庞,另一只手则用手指磨擦着我下体,
我双脚拼命地想夹紧、闪躲她的挑逗,
但因为经过姐的爱抚后,阴茎充血变大,任凭我怎么夹就是夹不紧。
慢慢地,慢慢地,经过她一再的爱抚,我的身体做出最诚实的反应,
我的阳具因为爱抚而流出大量的爱液,
接着,姐姐的嘴也跟着加入战局,对着我的龟头凑了过去,开始用她的舌头在我龟头上打转,
开始又舔又吸,时而用手指搓揉我的睪丸,弄得我骚痒难耐,我开始不自觉的浪叫了起来,想不到我的身体这么不争气,
而我姐似乎像在品尝美味似的把我龟头冒出的淫液几乎全部舔尽。
说着,姐姐将我的肉棒再次含入嘴里,深深朝她喉咙推进,突然,龟头的前端传来关卡般的抵御,
那股包覆的触感瞬间从龟头冠上传至全身各处,
让我顿时有说不出的刺激感传向脑部,脑海一片空白,
我忍不住伸手按压姐姐的后脑勺,让自己的阳具更深入姐姐喉咙深处,
一阵难受使得姐姐连咳数声,颤抖的唇吐出了我的阳具。
[姐……对……对不起……刚刚太舒服了……]姐姐唿出的热气挑逗着我的阴毛,她的舌用着最邪佞的方式继续描绘着我的龟头轮廓,
然后恣意地吞咽了我的淫液,使我龟头畅游在她的唇齿之间,教我无从拒绝,无法唿吸,
只能跟着她陷入于沉迷当中。
我怔了下,有些恍惚,不经意瞥了翊雯姐姐及肩的发,微抽口气,心脏急遽地跳着,
拂了拂她的发丝,在她耳边低低地吐露着暧昧的话:
[姐,假如我可以娶妳的话,妳就不会被姐夫他们伤害了!姐,要是我们不是姐弟该有多好!]
翊雯姐的耳根子红了,持续默默地替我口交。
我承认,这二十年来,和姐姐生活在一起,早在很久很久前就爱上了她,
一起长大的同时,也惊艳她美丽的蜕变,不知不觉间,对她,我也超越了弟弟应保持的单纯心态,
常以纯男性的眼光去看她,甚至无数次在电脑前意淫她—我的姐姐翊雯。
她好美,精致脱俗的五官衬着白里透红的肌肤,一眼就能让人惊艳,
只是长久以来,道德的伽锁紧勒着我,忽略了对她的感情早已生变,
尽管难以置信,龟头上温暖的感觉正逐渐变得炽热,
原本还算灵活的脑子也愈来愈紊乱,慢慢地迟钝起来,无法思考。
[姐,起来,换我帮妳!]我沙哑的声音大胆说道。
伸出手,我将姐姐扶起,近一百六十五公分的她有双修长、匀称的双腿。
让姐姐起身后,我跪在她白皙美腿前,细细地抚摸她凝脂般滑嫩的肌肤,
接着猿臂一展,我拉开翊雯姐姐的左腿,呵宠地揉了揉她的阴毛,忍不住俯身轻舔她敏感的下体。
姐姐的身子发出一阵阵战慄,两腿发抖了,就连嗓音也微颤。
我温热的舌心熨烫着姐的小穴口,让她有些醺醺然,
[啊!启佑……姐…好痒!别……别这样……]
我的舌头彷彿挟带着熊熊的烈焰狠狠地烧进她的穴里、心里,
我以舌尖划过每条姐姐阴部的缝隙,让她微抽口气,感觉心脏急遽地跳着,害羞地说不出话。
望着她绯红的小脸和醺然的眸光,做为弟弟、做为男人有说不出的成就感!她忍不住伸手环抱住我的肩头,阴部留恋得离不开我的唇,
我的举动相当疯狂,不能否认,
我吻是充满慾望的,我简直把姐姐当成一般女人拥着,热吻着她的阴唇。
性爱的快感席捲了我俩的灵魂,淹没了我们的知觉,罪恶感、道德感已抛诸脑后。翊雯姐低头看我,脸上露出一丝娇羞,
虽然知道这是乱伦,自己不该这样做,可是依着男性的本能、依着心意,我无法抗拒!
我想要发洩,我想要好好疼爱眼前这张美丽脸孔的主人,
于是我下意识的主动出击,我以狂肆的动作脱掉了姐姐的上衣,将她往沙发上一推。
姐姐柔细的滑脂凝肤水滥滥地勾引着我,尤其那微微抖动的娇美,更让我亟欲一亲芳泽,
我的唇马上覆上了她的,以舌尖细细描绘她颤抖的唇瓣,直到欣赏够了她眼底的娇柔,便立刻改变攻势,
以狂野之姿撬开她的小嘴,在里头狂肆扫动着。
这样的亲热对于亲生姐弟而言是种无可言喻的折磨……是种快意与害怕问的折磨,
我不知道姐弟在床上可以如此亲密、如此贴近,这和女友亲热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掬起姐姐的小脸,我嘴角勾勒出一丝畅笑,眼里燃起一片火海,我知道这已是我隐忍的极限,
[姐,让我插妳!]说出这五个字的同时,我的龟头已经青筋爆露抵在姐姐的穴口上,
姐姐倒抽口气,接着,我就把那已经高高涨起无比坚硬的巨棒,用力贯入姐姐那温暖的小蜜穴,挺身佔有了她。
[啊!弟!痛……真痛!弟……痛!慢点!你比姐夫大太多!慢点!弟弟……]
她的嗓音碎了,小手直抵在我胸前,
可男人在这时候哪能说停就停,我急遽狂热地施展出我男性本色、我的雄性魅力,早将姐姐颤抖的话语丢在脑后。翊雯姐咬紧唇,流下了泪。
看着她那香汗淋漓的俏脸,和那双充满了难受却夹杂着渴望的双眸,刺激着我的每道感官神经,
我的肉棒一次比一次勐烈的抽插着姐姐的蜜穴,不顾姐姐的疼痛,我用力的挺着腰,使出全身的力量,冲击着姐姐那黏煳煳的蜜洞。姐姐一开始或许还有挣扎,但很快的就丧失了自己,沉溺在这第一次的情欲感受中,无法自拔,也忘了自己。
我的肉棒不断地抽插着姐姐的小穴,龟头前端也传来姐姐的体温,
她的温柔、她的激情,让我就这么陷落进去。
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也不知道这样对不对,只知道能和心爱的女人身心结合,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
我终于能够明白,为什么世人要阻止人们乱伦,因为乱伦真的会让人陶醉,
陶醉在情慾、禁忌的刺激快感中,这是在男、女朋友身上找不到的。
我也好想坦率的说出,我好爱好爱姐姐,翊雯姐,我的亲姐姐,我好爱好爱妳!好想每天和妳上床!我卖力地提着腰使劲的顶着,臀部像装了马达一般前后挺动,
胯间的两颗大卵袋不断拍打在姊的大腿根部,将那娇嫩滑腻的肌肤撞出了两块红痕。
一下又一下,我享受着龟头前端刮弄姊姊阴道壁的快感,
舒麻的感受传遍全身,感觉就像全身带电一样。
当我阳具插进去的时候,姐姐的整个阴唇被带进,抽出的时候阴唇又被拉出,
阳具上全是白色的稠状物,姐姐的胸也在我的抽插下上下晃动,
她头微微后仰,闭着眼睛享受着我的抽插,
此刻也许姐姐真的把我当成了情人在滋润她枯萎身心。
这样操了几分钟后,我要高潮了,姊的小穴也一紧一紧的夹着我,
当下,龟头麻酥的快感到了极限,彷彿在天际边游走,我的身子往下一沉大喊着:虽然把精液射进姊的穴里是我的梦想,
但最后的一丝理智告诉我,我们生下的孩子可能会是畸形,
所以我拔出了阳具,一股一股的精液才射出,射满姐姐的脸庞,
看着姊姊脸上布满我的精液,那感觉太美妙,好像全世界都属于我一样,我是全世界最爽的男人。
大概过了几分钟姐姐才回过神,回过神后的她并没有急着擦拭脸上的精液,
反倒是用嘴封上我的龟头,就像做清洁一般来回舔舐我的龟头、棒身以及卵袋。
我吃惊地哼着,在姊姊火热略带侵犯的口交下,
我的身体略带僵硬,不可置信地看着翊雯姊姊娇美的脸,颤抖的嗓音询问着:
姊姊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浅笑着又将我的肉棒含进嘴里,同时毫不在乎地吞下我在她口中的精液。
看着满脸精液又替我口交的姊姊,我心里异常复杂,
对于家中的事,她似乎选择默默承受一切,决定忍受屈辱,不对旁人提起。
好吧,那我也不强人所难,我也没再追问下去,我选择把握当下,
翊雯姐姐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她的美不再是只能远观了,也可以随我任意亵玩了。
想到这里,我感觉下面又坚如铁枪,硬得发疼了,
接着,我嘴角扬着坏笑,彷彿拉着自己的宠物一般拉着姐姐的的玉手,
抑制不住内心激动,将她再次压倒在身下!
那天傍晚我们就这样做了三次一直折腾到姊的公婆回到家,
每一次我都能让她高潮不止一次,姊说这是她公公和姊夫办不到的。
这次的深度接触让我们俩真的坦诚相待了一般,肆无忌惮,
我常要求姐姐下午在家不能穿衣服,我们都光着身体,想做的时候就做,
姊夫家人不在家时,我们就像夫妻,姊夫家人在家时,我们就是姊弟,
就这样,姐姐被我滋润的心情越来越好,
跟我聊天都是老公老公的叫。
时间久了,和姐姐做爱就像家常便饭,
姊也跟我描述了她跟姊夫、跟她公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就在前几天跟姐姐做爱的时候,我问姐姐说能不能把我们的故事发到网路上,
姐姐同意了,姐姐说让我们的事情让大家知道没关系,她说乱伦也是一种美得享受!
另外,我还拍了很多跟姐姐性交的慾照和录像,
有一次回家跟我那感情很好的爸爸吃饭喝酒,
我还对他炫耀手机里面的小黄片,我就拿出来我跟姐姐拍的,没露脸那种给他看,
问他牛逼不,他还看得起劲,要我传给他,殊不知我这操的是你的女儿啊,
真是刺激,真是变态!
以后如果反响好我会接着写我跟姐姐更多刺激的故事!
甚至引导姐姐给我们的爸爸享受,就看大家想不想看我姊的父女乱伦大戏了!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