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舱里的机会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我猜我對于即將和裏德先生壹起旅行有些擔憂,如果他知道他的妻子在過去的幾個月裏曾經幫助過我手淫、吸吮過我的雞巴,我料想會在公路邊的水溝裏被結果的,但是我真的無法逃避。

重要的日子到來了,我們計劃上午9點鍾離開,我確信我准備好上路了,我告訴我媽媽我要去鄰居家看看丹是否在等我。我瞥了壹眼梅塞德斯的後座,那裏在後面挂著壹個衣用塑膠套,我猜那是我的新衣服,我走上前門准備按門鈴,這時我聽到丹的聲音從樓上的窗戶傳了出來。

“這樣怎麽樣?寶貝?”他說。

“啊啊啊……噢上帝,媽的,丹,是的!”

傑姬的聲音非常嘶啞,好像她已經尖叫了幾個小時,也許她就是那樣的,因爲……

“這將會夠妳捱壹陣子的,妳認爲沒有我妳能忍受幾天嗎,寶貝?”

“我不得不壹直忍受著!而且我恨這樣!噢,基督啊,就這樣操我吧,求求妳,更猛烈地幹我吧!”

在他操她的時候,我幾乎能夠聽到床鋪“吱吱呀呀”的聲音,我們本來打算十五分鍾後離開的,可在這裏他正在操我垂涎三尺的女人,而且很明顯傑姬喜歡如此。我又妒忌,又欲火中燒,同時爲此又很興奮,話雖這樣說,可能更多的是妒忌吧!

我能聽見傑姬正在呻吟著、哼哼著、尖叫著:“噢,是的,我愛妳……妳的雞巴,幹吧……對啦!”

她開始瘋狂地尖聲叫喊,這時丹像壹頭獅子吼叫著,咆哮著:“這就是妳想要的?”

這時我猜他在她體內爆發了,真他媽走運的雜種,能夠操到這樣的騷屄,那是我朝思暮想要操的屄啊!

我返回到家裏,只不過是稍微打發壹下時間,僅十五分鍾後,准時十點鍾,丹穿著家常褲和運動衫過來了,壹點也看不出來他剛剛曾把他的妻子操得死去活來。相反的是傑姬,穿著她的乳白色帶披肩的外套,眼中顯露出壹絲迷茫,真的是那種被美美操過之後的茫然的凝視。

當我們往梅塞德斯上搬運行李的時候,她走出來告別,她貪婪地吸著香煙,她的發髻微微有些歪斜,她的臉頰和粉頸仍然有些紅暈。

“好的,我們到的時候我會給妳打電話的。”丹告訴他的妻子:“愛妳。”

“我也愛妳。”傑姬平靜的說,然後她走過來給我壹個短暫的擁抱。

“替我小心照看好丹,好嗎?”她說,她眼睛中的眼神讓我知道她所期望的是哪種照看。

當丹轉到汽車的前部的時候,傑姬說道:“帶來我想要的,當妳回家的時候我會和在床上大幹壹場的,直到妳欲死欲仙,所有妳想要的,我的身子、包括陰戶,全是妳的。”

她提起她外套的底部,向我露出她的羞處,天啊!她沒有穿內褲,她的剛做完愛的陰戶毛茸茸、濕乎乎、紅彤彤的。

“這將是妳的禮物。”她整整外套,轉過身回到屋裏,我竭力回想起怎麽咽口水。

“妳想先開車嗎?”丹問道。

我不能相信他會讓我開他的梅塞德斯,我說:“是的,當然了。”然後接過鑰匙,20分鍾後我們拐上高速公路,駛向我們的目的地。

丹花費最初的30分鍾時間浏覽他的掌上電腦的浏覽器,檢查先前的約定,然後用他的手機給別人打電話確定會面,我只是駕駛。

當他處理完後他向後傾斜他的座位,微笑的轉向我問道:“那麽,操我老婆的滋味怎麽樣?”

相信我——我沒有飛出公路,我突然轉了壹下向,咽了口唾沫,我在熱乎乎的座位裏叫嚷起來,但是我並沒有崩潰。

“什麽,妳說什麽?”

“我老婆,妳喜歡操她嗎?我相信妳喜歡,但我想我還是應該問問,確定壹下。”

我的腦子壹陣暈眩:“我……我什麽都沒做……那個,和妳的妻子。”

千真萬確,我可沒操過他的老婆。

他愉快的大笑起來:“妳打算去讀法律嗎?妳炸起的頭發就像是個律師。怎麽樣,當我老婆爲妳口交的時候,妳喜歡嗎?那幫妳手淫呢?”

我能說什麽?

“丹,我從來沒做過那樣的事,她……她也不會,不會和任何人的!”

他搖搖頭:“啊哈,第三者安迪,妳在撒謊。”

“不,我沒有。”

他伸手到座位之間的隔艙,拿出壹個小巧的數字錄音機,他按下壹個按健,播放起來。

“啊……啊啊啊啊……噢,傑姬,就那樣,這真是不可思議。”

(大聲的啧啧吸吮的聲音。)

“傑姬,天啊!妳的嘴……我……我又要射精了,我不能相信妳又會讓我射出來。”

“安迪,如果妳認爲我會僅僅滿足于妳那幾口的精液,那妳就是個愚蠢的孩子。”

(更多“啧啧”的吸吮聲,伴隨我到達巨大高潮時的呻吟聲和椅子“吱吱呀呀”的聲音。)……

丹停下帶子。

“聲音很刺激,它就放置在客廳的大躺椅旁邊。”

他等了會。

“我不知道說什麽。”我小聲的溫順的說。

“好吧,那麽回答這個問題:妳喜歡我老婆對妳做的嗎?安迪,我想我知道答案。”

“是的,是的,我真的喜歡。”

我預料招認之後是壹連串激烈的反應。實際的結果是,丹大笑起來拍拍我的肩膀說道:“妳這個下流的小笨蛋!”並沒有發作。

“丹,我真的很抱歉,我的意思是……”

“安迪,當傑姬想勾搭妳的時候如果妳能不受誘惑,那妳不是個修道士就是個同性戀,妳兩者都不是,對吧?”

我點點頭。

“好的,我只是要確定壹下妳是否真的喜歡那樣,喜歡她,她是個難以捉摸的女人,啊哈?”

“是的。”

“幹脆娶了她吧!”他說。

我困惑了:“丹,妳在對我發怒嗎?或者是對傑姬?我不想因爲我在妳們之間發生任何事。”

他又大笑起來:“別擔心,不會有事的。”然後他變得嚴肅起來:“只要妳現在對我誠實起來,我知道傑姬要妳在這次旅途中爲她做某些事情,是什麽?”

我應該相信誰?我應該背叛誰?我反覆思考,然後告訴丹真相,那就是我要暗中監視他。

他點點頭說道:“我也這麽認爲,謝謝妳。”

我感覺大膽了壹點:“妳並沒有壹個情婦,是嗎?”

他又往後靠了靠,“不。”他說。

“天啊!”

“好吧,我不想捱到這次短途旅行末。上個月我有三個情婦,但是現在我剛剛下降到壹個,而且在此次旅途中我們還要在她家中作客,我沒有告訴她我帶妳來了,但是我不認爲她會介意,或者她的母親,反正妳也來了。”

我又讓汽車上路了,壹路無話。

我們開了四個小時,午飯小憩之後丹接過來駕駛,他解釋他的“三個情婦”

的含義:有詹尼弗,27歲,壹個紅發女郎,也是壹個女演員;還有維姬,25歲,黑發女孩,是壹個模特,他在過去的兩個月中就和她們斷絕了關系;于是還有蘇茜,22歲,十足的金發女郎,壹個有氧健身教練,我們將會花時間到她家中拜訪她,那實際上是他的房子,他擁有他情婦們的所有房産。

“讓我警告妳,這可能讓妳覺得不可思議,我曾想擺脫掉她,因爲蘇茜比其他兩個女孩更難纏。還有如果我甩了她的話,尤其她的母親會發瘋的,她曾要我和傑姬離婚,某壹天娶了她的女兒,好吧,還有這樣那樣的事。”

“比如說呢?”

“比如她也上了我的床,她也很漂亮。”

“等等,妳是說妳和那女孩的母親也上床了?”

“是這樣的。”

“上帝啊!”

我無法想像丹是怎樣周旋在她們母女之間的,分別和母女上床的感覺是什麽樣的。

“事情就是這樣荒誕離奇,她認爲我必須和她的女兒蘇茜在壹起。我是這樣看的,她曾有壹個讓她動心的闊佬丈夫,所以也許她認爲她女兒也應該投入壹個有錢家夥的懷抱。”

“我幾乎害怕問我要去哪了?”

“我需要妳的幫助,讓她離開我身邊,就壹晚上,這樣我就可以結束和蘇茜的壹切了。我喜歡那女孩,她是個完美的情人,我不願意通過電話或者像那樣草草了結,我要和她呆在家裏,我要和她呆在車上;但是她的母親,她想讓我娶蘇茜,她想要我的錢,我不知道貝弗麗還會做出什麽來。”

“我到底應該怎樣讓貝弗麗離開妳身邊?”

“讓她勾引妳,我的意思並不是說上床,必要的時候,就讓她以爲她已經把妳攥在手心裏,告訴她所有她想知道的事情。別擔心,我會告訴妳什麽是可以告訴她的,誰知道啊,妳也許會走運的,她看起來喜歡年輕小夥。還有,看起來妳也蠻喜歡品嘗中年女人的滋味。”

“讓她引誘我,妳確信嗎?”

“她肯定會纏上妳壹會的,因爲她想得到我的信息。”

“好吧,妳說過我會賺得妳給我買的那些套服。”

他咧嘴壹笑:“海,妳也許會操到壹個絕對棒的娘們,另外還可以遇到壹些漂亮的女孩子,這是最好的交貨契約,啊哈?”

我承認這壹點,接下來的四個小時丹告訴我該做什麽,什麽不能做,舉止應該如何。他遞給我壹個黃褐色的信袋:“妳會需要這東西的。”

信袋裏面是壹個蜂窩電話手機,壹個讓我變成23歲的駕駛執照,壹張信用卡,大約500美金零錢,那就好像我是個特工人員。

“這是什麽?”

“祝賀妳,妳符合法律規定了,”他說:“當我們出去的時候,我不能讓妳管我要零花錢,那些女孩子喜歡去夜總會,所以我希望妳能去放松放松。”

“噢,當然了。我能問妳壹個問題嗎?”

“當然。”

“爲什麽妳忽然決定和妳的……女朋友分手了?”

“好吧,那並不是心血來潮的,我曾經考慮過好壹陣子,但是我們以後再多談論這些。”

我不打算在這個特別的問題上給他施加壓力。

當我們駛入蘇茜居住的綜合性大樓,我注意到他相當的壓抑,我問怎麽了?

“這可能是我最後壹次見這個女孩了,”他說,忽然惆怅起來:“真的要失去她嗎?盡管如此,還是要做的。”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