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性奴.后宫 为情爱而盲目

2.为情爱而盲目在命运女神墨伊莱雅的记忆里,拥有自然女神之名的奈荷是一位留着翠绿秀发,长有水蓝双眼的美丽姐妹,略有忧愁的眉间总隐隐地透着一股对大自然无比怜惜的情怀,她喜爱生机勃然的森林,在其本人的着装上,这种喜爱的体现更是随处可见,单薄的衣料以翠绿与洁白两色为主,多带有花瓣树叶状的造型,黄金的金属饰物也有,自是少得可怜,更无遮体之效。现下,就在墨伊莱雅所漫步的这片茂密葱绿的森林里,仍残留着相当程度上的自然女神气息,而寂静,对沉思冥想又恰恰是个极为不错的助推剂,只不过,今天的寂静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好似在某种不知名的强大力量的压迫之下,万物不得不屏息低头。骤然间,寂静被一阵急促高亢的呻吟女声所打破,这种夹带着羞愧欢快的声音意味着什么,经历过那一夜销魂春梦的命运女神不会不知道,不过就在她停住脚步,身在原地,浑身微微发抖的同时,一股弥漫而来的熟悉气息更令她震惊万分,深邃的暗紫双目顿时瞪开了去。“这是奈荷姐妹的气息……难……难道……这一切都已经开始了……”因心系姐妹的安危,墨伊莱雅顿时身形一起,循着声音的源头飞了过去。没错,一切都已经开始了,但至少不会从这片森林起。在其他女神眼里,拥有情爱女神之名的芙洛弥虽不是最为强大的女神,但却是那种最为享受浪漫爱情的女神,在诸位女神之中,就数她与凡间男性所谈的恋爱次数最多,而且他们皆为才华横溢,气质出众的画家,诗人,雕塑家等。至于芙洛弥现在为之迷恋的情人,也是位多个方面异常出众的年轻艺术家,且似有着一股连自己都看不清,摸不透,却又为之着迷的古老气质,为将他追到手,她是在表白了自己的女神身份后才凑效的,这可是生平的头一次(以往都是伪装成凡人),后随着恋爱的深化……就在数天前,她决定为情人做一次裸模。作画的地点不在别处,就在情爱女神雅致小居的后花园里,那里虽不大,却有着一棵美丽的梧桐树。上午时分,脸带甜蜜微笑的芙洛弥来到自己的后花园里,就在这里,她的情人已准备多时了,还称赞今天的情爱女神实在美极了,这也难怪,拥有一头玫瑰红色秀发的芙洛弥本就长相甜美圆润,却有着一双似可勾人魂魄的墨绿双眼,肌肤也颇为白皙紧致,身材更是匀称姣好,她的露肩长裙着装以玫瑰红与洁白两色为主,红色部分尤其以玫瑰花瓣造型为主,似有意无意地象征着爱情化身,白色部位则以简洁的丝带为主,保护着最为隐秘的私处,再辅以禳有红宝石的白银饰物,直平添一份异样的诱惑之力。“芙洛弥,你今天迟到了。”情人喃喃地提醒着热恋中的情爱女神。“是又如何,反正这也又不是第一次了。”芙洛弥娇哧一笑,赤裸着一双玉足来到梧桐树下,而后,在对方的要求下,她开始了宽衣解带,头一件被褪去的便是那件玫瑰红的露肩长裙,随着长裙冉冉落地,平时被遮掩大半的香乳与修长玉腿皆一览无余地展现在情人的面前,现在的情爱女神,除开隐秘的三角地带仍有洁白色的丝带的遮掩之外,其他之处皆暴露在一道热烈且期待的目光之下。其实,裸模对情爱女神来讲并不是一件新鲜事,以往,她会为自己所中意的艺术家玉体横陈,但都是伪装成凡人进行的,所用的也是假名,过程之中似隔了一层看不见的膜,而现下,在以真实身份头一次做这事时,芙洛弥赫然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愉悦,就好像一片令人好奇的领域在她眼前,就等着她前去开启与探索,与此同时,情人热烈且期待的目光又将这种异样的兴奋愉悦感放大,更促使着她进一步动作。随后,在没有情人的进一步要求下,情爱女神诱惑般地顽皮一笑,继而将手探向自己的三角地带,自发地将最后的遮掩祛除,赫然展现出最后的隐秘之地,她的意思是什么,对方不会不知道……眼下这幅画的创作似已变得不再重要,情人直截了当地走了过去,吻上热恋中的情爱女神,用手抚上颈脖间的白银饰物,而后一路滑落至那双美奂绝伦的香乳,顿时富有技巧性地爱抚起来,这双香乳圆润柔美,论及尺寸不比命运女神的逊色多少,峰顶的艳红蓓蕾在狡猾的手掌之下更是听话地逐步绽放起来。芙洛弥灵巧的双手也没闲着,在为情人宽衣解带的同时,也在探索着情人身体的秘密,他那雕塑般的完美躯体令她悸动,然而,他那根顺势待发的阳具则更令她期待兴奋,天哪,它长——至少有二十厘米出头,粗——也有五厘米有余,论及尺寸,已把情爱女神以往情人的都大大地比了下去,况且还难以想像的火热粗硬,宛如烙铁一般,这是凡人所能有的吗?!接下来,芙洛弥身心放开,背靠梧桐树,双腿叉开,令敏感的三点接受性爱的洗礼,现在的她,已全然沉溺于这场灵与欲的交流之中,她为情人老道的爱抚与舔弄所惊叹,但更多的是享受般的喜悦,要知道,在情爱女神的记忆里,还没有一场性爱的前戏会来得如此之销魂,在强壮的肉棒插入桃源口之前,她便娇喘不息,呻吟阵阵,更感觉自己在阵阵汹涌如潮的快感中变得浑身乏力,连一丝神力都难以凝聚起来,到底是情人的爱抚太厉害了,还是他像恶魔一样施加了什么邪术呢?天哪,这实在令人纠结。可纠结归纠结,小小的怀疑也很快被愈发汹涌的快感所淹没,芙洛弥最终选择将这场性爱进行下去,于是乎,背靠梧桐树的她将双腿分得更开,好让情人的嘴舌进入得更深,在追求快乐的迷茫中,情爱女神享受到了高潮,阴道口释放而出的淫水湿润了她发情胀大的阴蒂与阴唇,更湿润了情人的嘴脸,但她全然不顾这些,一见情人站起,便疯狂地抱着他,生怕对方好像会顷刻离开似的,她动情地呼唤着情人的名字,央求着他快快插进来。情人听罢,照做了,他将芙洛弥压迫在梧桐树边的同时,缓缓地抬起她的一条玉腿,后随着一丝莫测的迷人微笑在他脸上划过,对准泥泞不堪的桃源口的重炮,开始了沉重且迅猛的动作……那般深,那般快,又那般粗,那般硬,还能颇颇无比凶猛地冲撞到阴道深处更为隐秘的花蕊,情人的肉棒直令芙洛弥疯狂,顺应着富有节奏的抽插,她在高亢呻吟,在扭动身姿,更在高潮的来袭中攀上快乐的高峰,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抽插中的肉棒毫无停歇之意,反而以愈发凶猛的力道继续着打桩的工作,自然而然,新的高潮也只会以连绵不绝之势席卷情爱女神的感官,全身,乃至乎灵魂,令她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还有迷茫……在此情况下,芙洛弥脑海里可谓一片空白,无比昏沈,甚至乎连自己身处何方都忘了,然而就在这片宛如云端的朦胧中,她偏偏感受得到一种难以言及的快乐,还听得到情人那无比深沉动人,外加无法抗拒的嗓音。“芙洛弥,你爱我吗?”“爱……亲爱的……我当然爱你……”“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即便是恶魔……你都会爱我吗?”“这个……即便你真的是恶魔……我也一样爱你!”芙洛弥踌躇片刻,赫然改口,这也难怪,在与情人交往的那一刹那,她其实已着了道儿,如温水煮青蛙般中了一种再寻常不过的法术——魅惑,令她对施法者逐步产生一种病态般的迷恋,对各种不合理要求都变得难以抗拒,更糟糕的是,偏偏情爱女神又先前长时间地处于高潮状态,令自己的神智变得脆弱茫然,将此种法术的作用空前放大,讽刺得是,她却将这种感觉当作了爱情的作用。“真的?”“真的,因为我是情爱女神,被世人视为爱情的守护者!”“很好,我本名实为性魔,不过……我更想听到你唤我为主人……如果你爱我的话……”“……主……人……”虽然隐约感觉有这样那样的不对劲,但芙洛弥就是认定为爱情如此付出没什么不妥的,即便自己抛弃身为女神的尊严也可。“从今往后,你仍是情爱女神,但更是我的后宫性奴。”“这个自是当然,你既已是我的主人,我理应对你下跪。”话毕,梧桐树下的情爱女神缓缓睁开双目,墨绿的双眼虽仍是那般勾魂动人,但已带上一股蒙尘般的空洞迷茫,还透着一种颇不正常的淡定,至于其本人,则照先前自己所说的那样,单膝跪地,以示服从恭顺,未了,还魅惑一笑,仰头张嘴伸舌,主动舔弄了性魔胯间的巨炮一把。另一边厢,在那片熟悉的森林里,命运女神墨伊莱雅赫然无法相信自己最为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在自己眼前的一处空地上,一场活生生的春宫戏正在上演,而且受辱的姐妹不是别人,正是自然女神奈荷,只见她一丝不挂,娇躯毕露,跪着双膝,低头在恶魔的胯间进行着某种羞耻的动作……可奇怪得是,自己却怎么不肯动手相救,反而在心底深处,赫然泛起想前去一探究竟的诡异欲望,更出人意料的是,自己在全身微微颤抖之余,还迈出了探求中的第一步……也许是因为察觉到有人接近,埋头低首的自然女神停下动作,继而站起转身,向着不请自来的访客走了过去,就在她那张同样绝色完美的脸庞上,挂着无可救药的痴态,水蓝色的双眼也是清丽不再,反而充斥着一股对恶魔的狂热崇拜之感,嘴角在残留着些许精液痕迹之余,顿时浮现出一记诡异无比的魅笑,着实把命运女神吓得不轻,至于那位身在奈荷背后,坐在大石上的恶魔,则宛若局外人般纹丝不动,连一丝眨眼都没有,对墨伊莱雅的到来显得无动于衷,好似当对方不存在一般,以至于令人觉得自然女神才是这场春宫戏的主导者。“墨伊莱雅,你终于来了……不过也真可惜,你未能窥见到最为精彩的部分……”说话的同时,奈荷赫然停下脚步,神色变得略有黯淡起来,微微低头间,右手的食中两指毫无征兆的伸向泥泞湿润的下体,放置在发红胀大的阴唇上,往左右分开了去,呈现出一副些许白浊热液从洞口涌出,顺着腿根直流而下的淫斐情景,间中夹杂了什么样的东西,明眼人一瞧便知,更何况见多识广的命运女神,顿时之间,后者的双颧处泛起了一阵难为情的红晕。自然女神却仍自顾自地道:“……就在先前,主人干得我好猛,连子宫的最深处都顶到了……墨伊莱雅,你得看看,主人的肉棒有多么的巨硕,强壮……”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话语中的“肉棒”,“巨硕”,“强壮”等字眼似狠狠地戳中了什么,在将命运女神的注意力转向恶魔胯间的同时,也勾起了后者对那夜春梦的无边回忆……征服她的对象都是那个恶魔,只不过分身的样式有所不同而已,而且胯间的肉棒都有着无与伦比的粗长尺寸,似有着一股无可抗拒的压迫之感,在这根阳具面前,她就像现在的自然女神那般抛弃尊严,不想反抗,沉溺在对肉欲的无尽渴望里,享受着它所带来的屈辱快感。遐想的同时,墨伊莱雅的呼吸已微微变得急促,却听到奈荷又道:“……墨伊莱雅……你的双乳比之我的还大……若给主人乳交的话……”随着灵巧的双手骤然一动,自然女神毫无征兆地袭向了包裹着傲人巨乳的V型洁白丝带。“奈荷,不要……”命运女神似已再无法忍受更为出格的举动,终于,抗拒之言从喉间唤了出来,而且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骤然之间,自然女神停止了动作,稍一片刻,与其身后的恶魔一同化为烟雾,在空地上随风而去,消失不见,墨伊莱雅则难以置信地目击着这一切,尚未从惊讶与迷惑中回过神来,随后,她似意识到某种缘故似的,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待睁开之后,却发觉自己正盘坐在空地上的那块巨石之上,作着冥想之举。一切似已明了,自然女神也好,恶魔也好,都不是真的,实则都是墨伊莱雅在冥想之时所带来的幻境,虽然那一切都来得无比的真切,堪比那晚古怪诡异的春梦……可一想到那夜犹如身临其境的春梦,命运女神的脑海里又浮现了“奈荷”对自己说过的那段话:“……墨伊莱雅……你的双乳比之我的还大……若给主人乳交的话……”是呀,若当初自己没有主动从幻境中苏醒,而是不由自主地放弃抵抗,仍由奈荷褪尽其衣物,接着奉献自己的巨乳,又会怎样呢……想到此处,墨伊莱雅的心底竟萌发了丁点失落之感。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