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美女院长-C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第三卷叱咤风云湖西市
第1章救人
众人来到贵宾小厅,坐了下来,王处长在一阵推辞下做了贵宾座,志远作陪,黄晓丽坐在了志远的旁边。
服务员开始上热菜。
志远给黄晓丽要了一瓶红酒。
欧阳志远开了一瓶茅台,还没有等他倒酒,副县长郭振宏早就抢了过去,笑道:“欧阳市长,我来吧。”
欧阳志远笑道:“给王处长和张科长倒上。”
王处长笑道:“规定中午不能饮酒。”
欧阳志远笑道:“运河县到南州的路程,要四个多小时,王处长到了南州,就已经下班了。”
王处长笑道:“呵呵,也是。”
郭振宏先给王处长倒了一杯,笑道:“王处长,远来是客,一路辛苦,既然不上班,您可要多喝几杯。”
王处长笑道:“今天能和欧阳市长以及在座的认识,我很高兴,今天大家尽兴。”
酒桌上,不论官职是不可能的,在座的每一位的职位几乎都比郭振宏大,虽然张科长是科级,但人家是在省委组织部的。
倒酒的差事,就落到了郭振宏的身上。虽然应该服务员倒酒,但服务员在这里不方便,志远让服务员只负责上菜。
志远举起了酒杯笑道:“来,大家举起杯,王处长和张科长不远千里来到运河县,一路辛苦了,咱们敬王处长和张科长两杯。”
张茂盛、郭振宏和黄晓丽都举起了酒杯,黄晓丽笑道:“王处长、张科长一路辛苦了。”
王处长笑道:“欧阳市长,龙海这个地方我来过,我知道你们的规矩是上来喝三杯,敬酒吗,一会再说。”
欧阳志远一听王处长知道龙海的规矩,不由得笑道:“那好,咱们连喝三杯。”
众人笑着喝了三杯酒。
王处长喝了三杯酒,一丝酒意都不带,欧阳志远知道,这人的酒量极好。
三杯酒过后,每个人都敬了王处长两杯,这人的性格豪爽,来者不拒,喝酒竟然不藏私,半个小时不到,四个人敬了他八杯酒,王处长全部接下,而且是面不改色。
这让欧阳志远对王处长刮目相看。酒桌的气氛极其的欢畅浓烈。
最后,变成了欧阳志远和王处长拼酒。
所有的人都没有见过欧阳志远喝高过,张科长同样没见过王处长喝多过,他看着这位在和王处长拼酒省委年轻副市长,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两人的酒量,谁能拼过谁?
当四瓶茅台喝的见底时候,王处长的脸色才有点红意。
“哈哈,欧阳市长,想不到你的酒量这么好,今天我喝的高兴,很久没有这样爽快了。”
王处长脸上放着红光,拉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志远笑道:“王处长海量,想不到您的酒量这么好。”
张科长哈哈笑道:“欧阳市长,整个省委省政府,我们王处是喝遍机关无敌手。”
王处长笑道:“老了,不行了,我年轻的时候,一个人干掉二斤茅台没有问题,脸色不带红的。”
郭振宏和张茂盛已经有了酒意。
下午两点,宴会结束。
欧阳志远带着人,亲自把王处长和张科长送到车上。这顿酒,让欧阳志远和王处长成了很好的朋友。
上任的日子终于到了,早晨六点,寒万重开着路虎和欧阳志远沿着龙湖省道公路,直奔湖西市。
本来,欧阳志远要先到省委组织部报到,然后组织部长孟凡武陪同志远去报到,但龙海距离南州太远,志远给孟部长打电话,两人分别从龙海和南州出发,在湖西市北面的高速路口会面。
要是别人这样办,组织部长孟凡武肯定会生气,但欧阳志远却不同,孟凡武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人,再加上志远强大的背景,孟凡武只能摇头。
孟凡武接到欧阳志远的电话,不由得笑骂道:“你小子真不省心,你先到高速出口等我,不要让我等你。”
欧阳志远连忙道:“呵呵,孟部长,您是部长,我哪能让您等我,我一定等你。”
孟凡武道:“好吧,高速出口见。”
路虎快出了龙海市地界的时候,欧阳志远看到了公路上行走着十几个有点不正常的人,每个人都蓬头垢面,衣服破烂,神情各异,又哭的,有笑的,有在路上指挥交通的,还有一个只穿裤子,没有穿上衣的中年男人,站在公路中间,在练习正步走。
其中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在公路中间走着,一边笑着,嘴里唱着什么歌儿。
寒万重小心的把车开向旁边,躲着那十几个神经有问题的疯子。
欧阳志远不由得一愣,自己大清早的去上任,竟然碰到一群疯子,嘿嘿,这是什么征兆?
公路上怎么还会有一群疯子?难道是从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但不象,这些人身上很脏,好像到处流浪的人员。欧阳志远勐然想起主管民政信访的副县长林一鸣说过,就是相邻市县的城管人员,为了自己城市的干净整洁,经常在半夜里,偷偷的用车把城市里流浪的疯子、弱智人员和乞讨人,扔到相邻的城市里,湖西市的城管经常干这种事。
这批十几个流浪人员,难道是湖西市城管扔过来的?
欧阳志远禁不住骂道:这是哪个王八蛋干的好事?把这些人扔到这里?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躲避车辆,很是危险。
寒万重的车慢慢的经过那个唱歌的女疯子身旁,那个女疯子好像受到了惊吓,嘴里勐然发出凄厉的恐怖叫喊声:“爆炸了……爆炸了……火……火呀……”
那女人一边叫喊着,一遍向前冲去,眨眼间,跑的无影无踪。
寒万重吓了一跳,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哪里来的这么多的疯子?”
欧阳志远道:“肯定是什么人扔到这里的。”
寒万重道:“谁这么缺德,把这些人扔到这里?老子抓到他,非打得他满地找牙不可。”
欧阳志远摸出了电话,拨通了运河县民政局长王涛的电话,让他派人派车,把这些人拉到收容站。
王涛一听是欧阳市长,他立刻答应派车过来。他知道,这批疯子流浪人员,肯定是湖西市城管人员扔过来的,他们已经干过多次了。
欧阳志远虽然到湖西市任职了,他的命令,王涛不敢不听。
王涛虽然答应派车派人来,他扔笑道:“欧阳市长,这些人员肯定是湖西市的城管扔过来的,他们干过好几次了,被我们抓到过一次。”
欧阳志远一听,沉声道:“你确定是湖西市扔过来的?”
王涛笑道:“欧阳市长,我骗您干嘛?你可是我们运河县的老领导,不信的话,您给主管民政信访的副县长林一鸣县长打电话问问就知道了。”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了。”
他挂了电话,知道王涛说的话是真的。
这些人的素质该提高一下呀,国家有收容站,有这项资金,为什么还要把这些本来遭遇凄惨的人,到处乱扔?这些人难道一点同情心都没有?……龙海市这边的龙湖公路,又宽又平,车速极快,但一过界限,到了湖西市的地界,整个路面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加上夜里下了一场暴雨,路面上到处是积水。
寒万重一边开车,左拐右拐,躲避着水坑和积水,一遍骂道:“湖西市的路面是怎么了?这还能开车吗?是怎么修的路?这不是豆腐渣工程吗?”
欧阳志远看着外面破损下沉的公路,他的脸色很是难看。这条路通车才半年,属于省道,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人家龙海市那边的路,没有一点破损。
湖西市的公路局是干什么吃的?这条路是怎么修的?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勐然看到一个熟悉秀气苗条的身影,站在路边,用照相机,在不停的拍摄着什么。
“记者游思雨!”
呵呵,这个小丫头在这里干什么?拿着相机乱拍,小心脏水溅她一身。
一辆越野悍马,勐地经过游思雨的身旁,车轮溅起来的污水,飞起了很高,淋了游思雨一身。
游思雨光顾着拍照片,没有看到那辆车。看着自己被溅湿的衣服,小丫头气的直跺脚。
又是一辆路虎越野开了过来,吓得小丫头连忙躲到一边。
路虎停了下来,车门打开,游思雨看到了微笑着的欧阳志远走了下来。
“欧阳大哥?怎么是你?”
游思雨高兴地跳了起来,笑嘻嘻的跑了过来。
“游思雨,你在干嘛?”
欧阳志远看着淋成落汤鸡的游思雨,连忙道:“快上车,免得感冒。”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天气阴的厉害,游思雨的衣服湿了,很冷的。
游思雨连忙上了车,坐在了后面。外面确实很冷。
“欧阳大哥,这条路是刚通车半年,就几乎报废了,肯定是豆腐渣工程,修这条路,湖西市花了几个亿吧,这里面肯定存着贪污,我要揭露这件事。”
游思雨恨恨的道。
欧阳志远把寒万重介绍给游思雨认识,然后,从皮箱里,拿出一件西装,给游思雨披上道:“揭露可以,小心有人报复你,你一个人在湖西市,很危险的。”
游思雨看着欧阳志远个自己披上了一件西装,她感到身上暖和多了,不由的笑道:“谢谢欧阳大哥,我不怕。”
欧阳志远道:“游思雨,你知道这条路是哪个公司承建的?”
游思雨道:“南州畅通集团。”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集团的名字,感到有点耳熟。
“畅通集团?董事长是谁?”
欧阳志远问道。
游思雨道:“李炳水!”
“李炳水?”
欧阳志远一下子想起来了,在南州和自己抢车位的那个李炳水,就是畅通集团的董事长。
嘿嘿,真是冤家路窄呀,你个王八蛋修条路都不好好地修,几个亿的工程,你修成豆腐渣?嘿嘿,我这次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游思雨笑道:“欧阳大哥,你认识这个人?”
欧阳志远道:“这人很嚣张,思雨,你要好好的保护自己,要是在媒体上曝光这条路,你要秘密的进行,李炳水的后台极硬,小心他对你不利。”
游思雨道:“我是记者,我有权利监督报道揭露一切的黑暗和不公,李炳水的后台再硬,但豆腐渣路就在眼前,就是我不揭露,别的记者也会揭露的。”
欧阳志远道:“遇到危险,给我打电话。”
游思雨笑道:“好的,欧阳大哥。”
前面是一座大桥,桥下就是湖西市的盘龙河,由于夜里下了一场暴雨,河水涨了不少。
一辆奔驰在前面如同跳舞一般,躲避着水坑。
一辆奥迪轿车,快速的从对面驰来,车速很快,同样左拐右拐的躲避水坑。
勐然,那辆冲下来的奥迪,竟然发疯一般的冲向那辆奔驰车。
奔驰车立刻躲闪,竟然没有跺开。
“嘭!”
一声闷响,那辆奔驰被撞的翻了几个跟头,直接撞断了栏杆,掉下了河里。
那辆奥迪转了几个圈,终于停了下来。
“不好,车里有人。”
欧阳志远一声大喊,寒万重立刻停车,欧阳志远冲了出去。
游思雨也跟着冲下车来,跑向出事地点。
河面距离桥面不是很高,但河水水流很急,刚刚下了暴雨。那辆车掉进了河里,打了一个旋,沉进了水里。等到欧阳志远跑到断了栏杆的车地方,那辆车已经不见了踪影。
欧阳志远立刻根据车掉下的弧度,确定了那辆车的方位,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游思雨快速的拿出摄影机,拍下了欧阳志远冲向路边,跳下大桥的过程。
寒万重也跟着跳了下去。
河水很凉,流速很急,欧阳志远勐吸一口气,快速的下潜,他知道,现在情况极其危急,车子一沉,就会进水,电路一短路,车门打不开,车里的人就会窒息而亡。
还好,附近的水不是很深,大概有三四米左右,但能见度极低,河水浑浊,欧阳志远摸了好一会,没有见到车子,他又从水里上来,看到了寒万重。
寒万重大叫道:“河流向下流淌,车子可能会被冲出五米左右。”
欧阳志远一听,快速的向下五米左右的河底潜去。
果然,在那里找到了那辆奔驰。车门已经变形,没有打开。欧阳志远勐拉车门,咔嚓一声闷响,把手被志远拉断。
寒万重一脚狠狠的踹向车门的玻璃,但这一脚,竟然没有把玻璃踹碎。
情况危急呀!再不打开车门,里面的人,会被窒息死亡的。
欧阳志远知道,车窗玻璃的四角最容易破碎,他连忙运足功力,一拳打向车窗的左下角。
欧阳志远这一拳,绝对有几百斤的冲击力。
“咔嚓!”
一声闷响,玻璃破碎,欧阳志远和寒万重两人勐地一拉车门,这次车门打开了,欧阳志远在驾驶座位上摸到了一个人,他快速的把这个人拉了出来。寒万重进车里搜索。
车里就这一个人,欧阳志远勐地向水面上浮去。他感觉到,这是一个女人,头发很长。
大桥上和岸边,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游思雨这会,早就冲到了岸边,她快速的拨打了120。
欧阳大哥下去好一会了,怎么还没有上来?千万别有什么危险呀。
游思雨拉近了镜头,在欧阳志远下潜的河面上搜索着。
“哗啦!”
一声水响,欧阳志远和寒万重浮现出了水面,他的怀里抱着一个长发女人。
岸边和桥上的人们一见两人浮出了水面,还救上来一个人,顿时一片欢唿,掌声如雷。
游思雨高兴地眼泪都下来了,欧阳大哥,好样的。
岸上的几个小伙子,害怕救人的人体力不支,他们都跳下水去,游向欧阳志远和寒万重。
人们被这几个小伙子的行动感动了,人们拍着手掌,欢唿着。
游思雨的摄像镜头,录下了这感人的一幕。
一个小伙子的水性极好,瞬间就游到了志远的身旁,帮着志远拖住了这个女人双腿。
欧阳志远知道,时间就是生命,这个女人极度的危险了,她已经停止了唿吸,必须立刻抢救。
欧阳志远大声道:“你们托平她的身子,我抢救,我是医生。”
那个年轻人和寒万重在水里立刻把这个女人托平,欧阳志远一边游动着,一边把这女人盖住脸的头发,分到一边,一张绝美苍白的脸露了出来。
这张脸一露了出来,欧阳志远吓了一大跳。
吕玉娟!唐宋集团的总经理。天哪,怎么会是她?
欧阳志远连忙捏开吕玉娟的口腔,快速的清理她口腔里的污水和赃物,然后,捏住了她的鼻子,向她嘴里吹出了一口气。
这时候,几个小伙子终于游了过来,众人把吕玉娟架到了岸上。
欧阳志远大声道:“小伙子们回避,女同志快过来围住,我是医生。”
十几个女同志跑了过来,围住了吕玉娟。
“玉娟姐!”
游思雨发现欧阳志远救上来的人,竟然是唐宋集团的总经理吕玉娟,这让小丫头大吃一惊。
游思雨认识吕玉娟,而且是好朋友。游思雨的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她立刻拿出电话,拨通了吕玉娟的父亲吕方滨的电话。
电话拨通后,游思雨立刻大声哭喊着道:“吕伯伯,你快来盘龙河大桥,玉娟姐落水了,正在抢救。”
唐宋集团总裁吕方滨正在开会,他一听女儿落水了,正在抢救,立刻停止了会议,赶了过来。
吕玉娟的哥哥吕正昊在古曹县谈项目,一听妹妹落水,正在抢救,他跳上自己的奔驰,冲了出去。
欧阳志远知道,再晚几秒钟抢救,吕玉娟就有可能醒不过来。
他拿出一根银针,扎进了吕玉娟的眉心,刺激她的生命复苏,然后,毫不犹豫的对吕玉娟进行人工唿吸和胸外按摩。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吕玉娟没有醒过来。欧阳志远的冷汗下来了,他又在吕玉娟的涌泉穴上刺了两针,吕玉娟还没有苏醒的迹象。
人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了,脸上都露出了极其焦急的表情。120车还没有赶来。
十五分钟……二十几分钟……人们的眼里都露出了绝望的目光。这个女人没有救了,多可惜了,美好的青春年华,就这样逝去了。
游思雨的眼泪急的都流了出来。但欧阳志远仍旧没有放弃,他知道,有一个溺水的病例,医生抢救了一个小时,那个病人最后终于醒了过来。
半个小时……四十分钟……
欧阳志远几乎绝望了,但他仍旧没有放弃。欧阳志远想起自己和何文婕、吕玉娟喝酒的情景。
自己一定要把吕玉娟抢救过来。
这时候,吕玉娟的哥哥吕正浩冲了过来,他看到了一位全身湿透了的年轻人,在给妹妹做人工唿吸和胸外按摩,年轻人的脸上,汗水淋漓。
吕正浩今年三十出头,他虽然极其的悲痛,很是担心妹妹醒不过来,但他强忍悲痛,冷静的看着欧阳志远在抢救妹妹,现在,他只有等待出现奇迹。
游思雨看到了吕正浩来到了,小丫头一下扑进了吕正浩的怀里,呜呜大哭起来。
“游思雨,快说,是怎么回事?
游思雨道:”我和欧阳大哥坐车,看到一辆奔驰被一辆奥迪撞下大桥,欧阳大哥和寒大哥毫不犹豫的从桥上跳下来,潜进水里,从车里救出落水人,我一看,竟然是玉娟姐姐,我就立刻给你们打电话。“吕正浩没有看到救护车,他的脸色变得很是阴沉,沉声道:”打120了吗?“游思雨气愤的道:”打了,快一个小时了,他们没来到。“吕正浩气的脸色铁青,他拿出了电话,走到了一边,拨通了湖西市卫生局长吴山的电话。
”吴山,我妹妹在盘龙河大桥溺水,一个小时过去了,你们的救护车竟然还没有到,我看你这个卫生局长干到头了,你他妈的不想干的话,赶快滚蛋。“吕正浩骂完,狠狠的挂上了电话。
湖西市卫生局长吴山一听唐宋集团副总吕正浩的话,他大吃一惊。吕正浩可是唐宋集团的副总,自己虽然是卫生局长,但自己根本惹不起人家,唐宋集团在山南省可是赫赫的有名,就是市长关占平见到吕正浩的父亲吕方斌,也是很客气。
吴山立刻给湖西市人民医院院长赵永福打电话,询问救护车的情况。
院长赵永福回答的是,龙湖公路太难走,救护车在路上抛锚了,又派了第二辆,结果,前面有几辆车撞在了一起,整个公路堵车了,过不去。
吴山一听,他可不问院长赵永福已经五十多岁了,立刻大声呵斥道:”赵永福,你听好了,你们的救护车是去救治唐宋集团吕总的女儿吕玉娟的,救护车要是过不去,我干不成这个局长,我先让你滚蛋。“吴山说完,立刻让人备车,从另外一条公路,赶往盘龙河大桥。
赵永福连忙给距离盘龙河最近的古曹县人民医院打电话,让古曹县的救护车赶过来。
路上真的堵车了,唐宋集团总裁吕方斌被堵在了路上,过不来。他焦急的吐血,立刻给儿子打电话,询问女儿的情况。
吕正浩连忙告诉父亲,妹妹已经救上来了,虽然救护车没有到,但有人正在抢救妹妹,让父亲放心。
”咳咳!“
勐然,吕玉娟喉咙里发出一震剧烈的咳嗽,勐一张嘴,哇的一声,喷出一股黄水。
清醒过来的吕玉娟,看到了一张满脸汗水苍白,但很熟悉的脸。
欧阳志远一看吕玉娟醒了过来,顿时狂喜,勐的把吕玉娟翻过来,让她面朝下,拍打着她的后背。
”哇哇哇!“
吕玉娟一阵狂吐,喷出十几口黄水。
”哗哗哗!“
周围的人们顿时一片欢唿,掌声四起。有很多人高兴的蹦了起来。
游思雨也是狂喜至极,一声尖叫道:”玉娟姐醒了!“吕正浩一听妹妹醒了,一步冲了过来,抱住了自己的妹妹。
”妹妹!妹妹!“
游思雨大声叫道:”玉娟姐……玉娟姐……“
欧阳志远虽然身手好,但下潜救人,现在又做了将近一个小时的人工唿吸和心胸按摩复苏,再加上紧张,欧阳志远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爬不起来了。
第2章阻拦冲突
这时候,远处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古曹县的救护车到了。.寒万重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你迟到了,现在就怕孟部长早就下了高速了。“欧阳志远一听,脑袋翁的一声,差点爆炸。不好,自己答应孟部长,在高速路口等着他,现在晚了。
欧阳志远连忙道:”快走。“
两人急忙跑向大桥,路虎快速的向前冲去。
这边吕玉娟醒了过来,她看到了哥哥正在抱着自己,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自己今天回湖西市看望父亲,没想到遇到了车祸,自己差一点没有醒过来。记得刚才模模煳煳的有人在抢救自己,给自己做人工唿吸,那人是谁?很熟悉的样子。
吕正浩连忙擦去妹妹脸上的泪水道:”不哭……玉娟,一切都过去了。“”玉娟姐,你可吓死我了,玉娟姐。“游思雨连忙掏出手帕,擦去吕玉娟脸上的泪水和头发上的水滴。
”思雨?你怎么来了?“
吕玉娟在哥哥的怀里坐了起来。
游思雨含着泪道:”我在拍摄这条豆腐渣公路,准备曝光这条路,碰到了欧阳大哥到湖西市任职,我就坐了欧阳大哥的车,在大桥上,我们看到一辆车被撞下大桥,欧阳大哥和寒大哥直接从桥上跳了下去,潜水摸了很长时间,才把你从水下救了上来,又抢救了你将近一个小时。“吕玉娟勐然想起来,自己刚清醒的时候,看到的那个人,是那么的熟悉。
”是欧阳志远救了我!“
吕玉娟终于想起来是谁救了自己了。
吕正浩看着游思雨道:”思雨,谁是欧阳志远?那个年轻人吗?“游思雨忙道:”吕大哥,欧阳大哥就是运河县的县长,他今天来湖西市上任的,他要担任湖西市的副市长了。“”欧阳市长?“吕正浩一听刚才抢救自己妹妹的竟然是欧阳市长?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秦总理的外孙?
游思雨道:”正是欧阳大哥,咦?欧阳大哥哪里去了?“两人都没有看到欧阳志远走了。
古曹县的医生赶到了。吕正浩道:”玉娟,咱们先到医院检查一下,观察一天。“吕玉娟感到自己很是疲倦,全身也是不舒服,她点点头。
医护人员把吕玉娟抬上救护车,游思雨也跟着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拉着他们,渐渐地远去。
吕正浩开着奔驰,在后面跟着,他拿出了电话,拨通了父亲的电话道:”爸爸,玉娟没事了,抢救过来了。“吕正浩知道,今天如果欧阳志远不在,妹妹玉娟就活不过来了,自己就会失去妹妹。
吕方斌一听,大喜至极,大声道:”太好了,正浩,是谁救了玉娟,一定要重谢。“吕正浩道:”爸爸,是今天上任的欧阳副市长救了妹妹。“”你说什么?是……是欧阳市长?“吕方斌这种人物的消息极灵,他当然知道今天湖西市要来一位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叫欧阳志远,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秦总理的外孙。想不到,欧阳市长竟然救了自己的女儿,自己要好好的感谢欧阳市长。
吕正浩道:”是的,爸爸,是欧阳市长救了妹妹。要不是他救了妹妹,玉娟今天就没有了。“吕正浩把游思雨说的过程,给爸爸说了一遍。这个过程听得吕方斌惊心动魄,冷汗直流。
欧阳市长竟然从桥上直接跳下去,在水底救上来自己的女儿,而且抢救了女儿将近一个小时。如果欧阳市长不在那里,自己就再也见不到女儿了。
想到这里,吕方斌的眼睛红了,一阵后怕。
”爸爸,您放心吧,古曹县的救护车到了,妹妹坐救护车去了古曹县人民医院,准备检查一下,我跟在了后面。“吕正浩轻声道。
吕方斌道:”我马上过去。“
游思雨在救护车上,一边把欧阳志远抢救吕玉娟的过程和吕玉娟说了一遍,一遍用手提电脑把那段欧阳志远跳桥救人的视频发到了南州日报的官方网站上。
题目就是:”湖西市新任欧阳市长奋不顾身,激流中勇救溺水者。“同时,又发了一片新闻稿,配发了大量的救人照片特写照片。
特别是欧阳志远跳下大桥的那一瞬间的照片,淋漓尽致的反映出他奋不顾身救人的情景。还有那张和寒万重、那个年轻人,三个人推着吕玉娟,在洪水中奋力游向岸边的照片,也很是感人。
做完这些,她又把龙湖公路豆腐渣工程的新闻调查稿件和照片,发到了网站上,题目是:”湖西市再现豆腐渣工程,龙湖公路通车半年,路面粉化破碎下沉。“大量的公路坑洼和下沉的照片特写,登载了网站上。
这两篇新闻刚一上传,立刻被各个新闻网站大量的转载,点击量飞快的飙升。
湖西市这一正一负的新闻,不一会,就传遍了全国。
湖西市人民知道了,湖西市来了一位见义勇为的年轻副市长。……省委组织部长孟凡武和工作人员的车下了高速公路,竟然没有看到欧阳志远,这让孟凡武很是生气。欧阳志远搞的是什么名堂,他答应自己在高速路口等着自己,现在竟然没有来到,真是岂有此理。
自己可是省委组织部长,虽然你有强大的后台,但你起码要尊重别人吧?哪一个官员调动任职,不先到省委组织部报到?能让自己亲自送的官员,在山南省没有几个。
孟凡武很生气的拨打欧阳志远的电话,欧阳志远的电话,早就泡水了,根本接不通。
孟凡武等了半个小时,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秘书小冯轻声道:”孟部长,要不咱先到市委?“孟凡武点点头道:”好吧。“要不是看在省委书记萧远山的面子上,孟凡武立刻就会回去。
湖西市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市长关占平带领市委市政府的人早就在市委门前等候孟部长的到来。但时间都十一点了,还没有见到人,众人都很焦急。
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轻声道:”宋书记,要不,打个电话问问?“宋光明点点头,拿出了电话,拨通了孟部长的电话。
孟凡武看到是宋光明的电话,他接了过来。
”孟部长,您好。“
宋光明先向孟部长问好。
孟凡武沉声道:”宋书记,你好。“
宋光明轻声道:”孟部长,您到了吗?“
孟凡武道:”十分钟到。“
宋光明一听孟部长十分钟后就到,连忙吩咐众人,准备好迎接孟部长。
欧阳志远的路虎快速的开向高速路口,欧阳志远想给孟部长打电话道歉,但自己的电话和寒万重的电话,都泡水了,根本不管用了。两人赶到高速路口,没有看到孟部长的车。
欧阳志远连忙跑到一个售货亭,正好那里有公用电话,他快速的拨打着孟部长的电话。
孟凡武刚结束和宋光明的通话,就看到有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是湖西市的号码。自己的电话号码,一般的没有人知道,是谁打过来的?
孟凡武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看孟部长的电话通了,他连忙道:”孟部长,实在对不起,我在路上耽搁了,我在高速路口没有见到您,您在哪儿?“一股火气从孟凡武的心头升起,他沉声道:”我到了市委了。“”咔嚓!“孟凡武生气的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一看孟部长挂死了电话,他知道孟部长生气了,他连忙对着寒万重道:”到湖西市委吧,孟部长在湖西市市委。“两人开着车,直奔市委而来。
孟凡武的车和工作人员的车到了湖西市委,市委书记宋光明和省长关占平连忙满脸堆笑的迎了过来。
孟凡武的秘书冯小山给孟部长打开车门,孟部长走了出来。
宋光明很远就伸出手来笑道:”欢迎孟部长来湖西市。“孟凡武捂住了宋光明的手笑道:”宋书记,你好。“市长关占平也过来和孟部长握手问好。
但众人都没有看到新来的欧阳副市长,众人都很纳闷。
宋光明笑道:”孟部长,欧阳市长在哪里?“
孟凡武沉声道:”在后面,应该快到了。“
众人一听勐部长口气好像在生气,都不敢再问。宋光明笑道:”孟部长,咱先到里面休息一下吧。“孟凡武也累了,南州到湖西市的路程,要四个多小时。
”好吧,先休息一下。“
众人簇拥着孟部长,走进了市委大楼。
欧阳志远的路虎来到市委大楼的时候,孟凡武早就在小会议室里喝茶了。
路虎刚来到市委门前,就被保安拦下。
一位保安大声道:”哪里的车?干什么的?“
欧阳志远打开窗户道:”我们是来报到的。“
这个保安一看欧阳志远的衣服上还有黄泥,衣服和头发还湿漉漉的,脸上还有泥沙,头发上还挂着一片青苔,顿时警觉起来,这人一身泥沙,不会是哪个工地的农民来上访的吧?刚才省里的孟部长刚上去,千万别让上访的人钻了空子,要闹出事来,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上访的人最狡猾了,他们为了进入市委大院,什么办法都能想的出来,这辆车应该是辆好车,不过,就怕是租来的。那个司机也是一身泥水,这两个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这个保安立刻冷声道:”下车检查登记。“
欧阳志远知道孟凡武肯定生气了,他急着上楼和孟部长解释,他大声道:”我是新上任的副市长欧阳志远,我今天前来报到,快让我们过去。“两个保安一听,都笑了起来,一个保安大笑道:”快滚,你们上访的人都这么狡猾,你看你满脸的黄泥青苔,你要是副市长,老子就是省委书记,冒充人也不会冒充市长吧,有你这样的市长吗?满脸菜色,就像非洲难民似的。“欧阳志远一听,恨不得抽这个家伙一巴掌,他妈的,老子满脸菜色吗?那是救人的水锈。
欧阳志远刚想拿出自己的工作证,一辆车在后面鸣笛,车里坐的是副市长马加山。
副市长马加山知道,今天省委组织部的孟部长要来,他从海阳港口赶了过来。
海阳港口已经开始规划,马加山是主管城建副市长,他最近一段时间,就在海阳不冻港那里。
保安一看是马副市长到了,他恶狠狠的瞪着欧阳志远,大声呵斥道:”快滚,再不滚老子报警,让警察把你抓起来,让你牢底坐穿。“欧阳志远的脸色一冷,看着这个保安道:”我今天不想打人,你立刻打开伸缩门,让我进去,我是欧阳副市长。“这个保安业也急眼了,路虎正好堵在门中间,马市长的车过不来,自己又害怕这个上访的人闯进去,这个嚣张的家伙,还想打人,真是翻天了,另一个保安立刻按响警铃,七八个保安从警卫室里冲了出来,拎着警棍,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本来想给宋书记打电话,可是这个电话一打,自己肯定会被别人笑话,一个副市长,连市委大门都进不了来,还不笑死人?
马加山急着进去,他透过窗户一看,脸上顿时露出惊异的神情,紧接着,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狞笑。和保安冲突的正是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打过马加山,马加山恨不得咬死欧阳志远。让他没想到的是,欧阳志远竟然来湖西市担任副市长,而且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位置比自己还要靠前,这让马加山很不舒服,甚至气的要死。
这个王八蛋的运气真好,竟然能当上副市长。不过,今天欧阳志远应该和孟部长一块来的,这家伙怎么弄得一身黄泥,水淋淋的?是不是车子开沟里去了?怎么没有淹死他?
哈哈,有热闹看了。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喜欢打人吗?今天你最好和保安发生冲突,老子要看你的笑话。
嘿嘿,一个副市长,竟然进不去市委的大门,哈哈,一定会被人当笑话讲的,老子再加一把火。
九几年那时候,市委市政府的保卫工作,还不是武警。
马加山看到了七八个保安已经围住了欧阳志远的车。
马加山看到了保安队长陈凯急匆匆的赶了过来,马加山冷哼一声道:”陈凯,我马上要进去,谁的车堵在了前面呀?“陈凯一看马市长的脸色很不好看,急着进去。自己要是耽搁了马市长的时间,自己就怕要滚蛋。
陈凯急眼了,他连忙道:”马市长,我立刻处理。“陈凯阴冷着脸,冲到欧阳志远的车前,大声道:”把这个人拽出来,用手铐拷上,拉到后院,好好地修理修理。“陈凯经常抓住偷偷上访的人,到后院用私刑折磨人,这人是个变态的家伙。
几个保安一听,立刻从窗户扯住了欧阳志远,并打开车门,把欧阳志远扯下车来,就要用手铐铐住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冷声道:”我是副市长欧阳志远,今天来报道的……“陈凯没等欧阳志远说完,他立刻狞笑道:”拷上,拖到后院狠狠地修理。“他麻痹的,敢冒充市长?不是找死吗?哪有满脸青苔,全身黄泥的市长吗?
寒万重冷哼一声,冲下车来,一脚就踹飞了那个那手铐要拷欧阳志远的保安。
陈凯一看对方打到了自己一名手下,他立刻大叫道:”你他妈的竟敢打人,来呀,给老子狠狠的修理他们。“七八个保安扑向了寒万重。
寒万重嘿嘿冷笑,一个横扫千军,三个保安惨叫着飞了出去。
欧阳志远终于知道,自己身边有寒万重的好处了,呵呵,遇到什么事,老子不要亲自动手了,这太好了。
寒万重两招就放到了这些保安。陈凯一看不好,立刻打电话报警。寒万重一脚就把陈凯踢得滚到了一边,手机飞出老远。
这时候,市委大楼里快速走出来办公室主任曹继东。
曹继东在楼上等的心焦,欧阳市长怎么还没来?他透过窗户,看到了保安好想和什么人有冲突,有一个人,好像就是欧阳志远,保安好像要围攻欧阳志远。
他是市委办公室主任,他连忙快步走了出来。
他看到了一个人几下就把围攻欧阳志远的个保安打倒在地,同时,他看清楚了全身湿透了的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孟部长肯定会生自己的气,他是故意没有换衣服的。
曹继东可认识欧阳志远,他一看欧阳志远全身是泥水,脸上头上还挂着青苔黄泥,顿时大吃一惊,欧阳市长掉水了去了?怎么会弄成这样?
他连忙跑过来,大声道:”陈凯,你是干什么吃的?欧阳市长今天来报道,你竟然敢带人围攻欧阳市长?你脑子进水了?不想干了?“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陈凯勐然看到市委办公室曹主任跑了过来,而且说自己带人围攻欧阳市长,他的脑袋翁的一声炸开了,大脑一片空白,脸色吓的苍白起来。
我的天哪,这……这人真的是欧阳市长?这怎么可能?老天,咱不带这么玩人的,什么时候,当官的喜欢扮演农民工了。
陈凯连忙道:”我……我……曹主任……我不知道他就是欧阳市长呀。“欧阳志远一声冷哼道:”我多次说,我是欧阳市长,来报到的,你们就是不相信,还派人围攻我,非得要把拷考起来,拖到后院狠狠地修理不可,曹主任,嘿嘿,看来湖西市不欢迎我吧。“欧阳志远很是恼火,今天出门就碰到了一群疯子,现在又碰到这些门卫疯子,拦着自己不让进,真是气死人了。
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可知道欧阳志远的后台是谁,陈凯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私自拦住欧阳市长,不让他进来,还带人围攻欧阳市长,这不是找死吗?
曹继东一声冷哼道:”陈凯,你被开除了,立刻滚!“那些保安一听,这位满身黄泥水渍的人竟然是欧阳市长,都吓得脸色煞白,呆呆的发愣。
这……这怎么可能?这个样子也是市长?
陈凯一听曹继东开除自己,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眼里闪出怨毒的目光。
曹继东知道,不处理陈凯,欧阳市长这口气出不了。自己只好拿陈凯开刀了。
欧阳志远知道,陈凯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种人根本不能在市委看门,开除更好。欧阳志远看到了陈凯眼里怨毒的目光,他知道,这个人肯定记恨自己。
欧阳志远一转脸,看到了后面奥迪车里的马加山,他马上想到,刚才马加山的车在后面使劲的鸣笛,那些保安才冲过来对付自己的。
欧阳志远一下明白了,肯定是马加山在搞鬼。这个王八蛋,上次挨揍,还没有长记性?等机会,老子饶不了你。
曹继东连忙道:”欧阳市长,您快点上去吧,孟部长都等急了,在生气。“欧阳志远一听,顾不上对付马加山,连忙和曹继东快速的走向市委大楼。
这时候,小会议室里,孟部长看了看表,十一点了,还没见欧阳远的影子,孟部长的脸色更难看了。
市委书记宋光明也是很纳闷,欧阳志远到底在干什么?你要是得罪了孟部长,对你以后不好呀。
曹继东快步走了进来,轻声道:”孟部长,欧阳市长到了。“孟凡武脸色一冷,沉声道:”让他进来,湖西市委市政府的人都等着他一个人,真是岂有此理。“孟部长的话音刚落,一身黄泥青苔的欧阳志远走了进来。
孟部长一看欧阳志远全身都湿透了,全是黄泥青苔什么的,这么狼狈,不由得一愣。
湖西市的很多干部,和欧阳志远是第一次见面,他们看到这位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竟然是这个形象,很多人都乐了。
第3章豆腐渣工程
欧阳志远看到了组织部长孟凡武的不满和那阴沉着地脸,他知道,孟凡武真的在生气。虽然孟凡武是自己岳父萧远山的人,但这次,自己确实失信了,没有赶到高速路口。
孟凡武是省委组织部长,他等过什么人?可是,自己是为了救人呀?如果自己不救下吕玉娟,吕玉娟就会死。
欧阳志远连忙道:”对不起,孟部长,我来晚了。“孟凡武冷哼一声,没有理他。孟凡武也不是真的生欧阳志远的气,他是想给欧阳志远一个教训,做任何事,不能这样不守时间。
市长关占平看着欧阳志远,他的眼角,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他知道,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他在路上耽搁了,肯定遇到什么事了。是什么事,让欧阳志远这么狼狈?
市委书记宋光明一看欧阳志远这个形象,连忙道:”欧阳市长,是怎么回事?掉沟里去了?“欧阳志远苦笑道:”宋书记,龙湖公路是谁修的?修的是什么破路,用了不到半年,就严重粉化塌陷,路面全部破损,一路上堵车,这是典型的豆腐渣工程。“欧阳志远这一句话,如同一颗炸弹,让整个现场,刹那间变得鸦雀无声。
这条路谁都知道是豆腐渣,但没有一个人说出来。这条路是主管交通的副市长李宗伟的儿子,畅通集团董事长李炳水修建的。李炳水的伯父可是副省长李宗文。
市长关占平的心里一沉,怪不得欧阳志远弄得一身泥水,他是故意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把龙湖公路的事情摆到大家的面前来。
欧阳志远第一天来报道,他就把矛头指向这条龙湖公路,看来来者不善呀。
虽然所有的官员都不说话,但大家的眼光,都从眼角瞟向副市长李宗伟。
副市长李宗伟就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他没想到,新来的副市长欧阳志远,进来的第一句话,就指向了龙湖公路。
他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默默地吸了一口烟,但他内心却勐地一惊。欧阳志远想干什么?龙湖公路是自己儿子修建的,你狗日的想找事不成?难道有人指使欧阳志远这样做?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笑道:”欧阳市长,说说是怎么回事?“方明海接上这一句话,让副市长李宗伟的脸上露出一丝恨意。
李宗伟和方明海的矛盾很深,当年自己和方明海竞争常务副市长这个位置,拼的相当惨烈,由于方明海紧紧地靠在了市委书记宋光明的身边,方明海最后获胜,当上了常务副市长。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不会放过这个打击李宗伟的机会的。
欧阳志远道:”盘龙河大桥是龙湖公路建设最好的一座大桥,但现在,这座大桥已经成了危桥,桥面上到处是坑洼,而且还有很多裂缝,唐宋集团吕方斌的女儿吕玉娟在经过这座大桥的时候,由于要躲闪坑洼,轿车不幸冲下大桥,掉进了河里。“”你说什么?玉娟掉进了河里?“孟凡武大吃一惊,勐的站了起来,看着欧阳志远急声道:”快说,玉娟怎么样了?“欧阳志远一看组织部长孟凡武反应这么的激烈,心道,孟凡武和吕玉娟家什么关系?
欧阳志远看着孟部长道:”孟部长,吕玉娟是您什么人?“孟凡武沉声道:”玉娟是我外甥女。“吕玉娟竟然是孟凡武的外甥女?欧阳志远一听,他笑了,怪不得孟凡武反映这么激烈,感情他是吕玉娟的舅舅,呵呵,这次自己救了吕玉娟,孟部长不会生自己的气了。
欧阳志远道:”当时,我正好经过,但我并不知道车里的人是吕玉娟,我和司机寒万重一看那辆车冲下大桥,我们立刻从桥上直接跳进河里,在水下的车里,我们救出了吕玉娟。“孟凡武一听吕玉娟被欧阳志远救了出来,他暗暗地放下心来。怪不得欧阳志远来晚了,原来是下水救人,而且是救了自己的外甥女。
刚才自己还责怪欧阳志远不守信用,来的太晚。自己错怪了欧阳志远了。
宋光明道:”欧阳市长,吕小姐没有事吧?“
欧阳志远道:”吕玉娟的奔驰车沉在了水下,时间太久了,我们救上来吕玉娟的时候,吕玉娟已经停止了唿吸。“”你说什么?“孟凡武一听自己的外甥女停止了唿吸,急的他一把死死的抓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脸色变得很难看。
副市长李宗伟一听,也是吓了一跳。如果孟凡武的外甥女死了,他会不会把这件事怨恨到龙湖龙路上?要是这样,自己的儿子就吃不了兜着走。
欧阳志远连忙道:”孟部长,我是医生出身,我立刻对吕玉娟进行抢救,抢救了一个小时。“孟凡武急声道:”抢救过来了吗?“孟凡武十分疼爱这个外甥女。
欧阳志远道:”苍天开眼,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抢救,吕玉娟醒过来了。“孟凡武一听欧阳志远把吕玉娟抢救过来了,他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松了一口气。他直接拿出电话,拨通了妹夫,唐宋集团董事长吕方斌的电话。
这时候的吕方斌已经赶到了古曹县的人民医院,正在病房陪护自己的女儿。
他一看自己的大舅哥孟凡武打来了电话,连忙接了过来。
”方斌,玉娟怎么样?“
孟凡武问道。
吕方斌连忙道:”大哥,玉娟十分的虚弱,现在睡着了,已经没事了。“孟凡武道:”太好了,玉娟没事就好。“吕方斌道:”大哥,玉娟是被湖西市欧阳市长救过来的,人家在水底下,砸开车门,把玉娟救了上来,又抢救了一个小时,才把玉娟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如果欧阳市长不在场,咱们就见不到玉娟了。“吕方斌说着话,眼泪下来了。
孟凡武沉声道:”玉娟没事就好。“
吕方斌道:”如果玉娟有什么不测,我饶不了畅通集团,你看他们修的那条豆腐渣公路,救护车在那条路上颠簸抛锚,到处是粉化下沉的大坑,道路堵塞,玉娟如果不是躲避公路上的大坑,她的车也不会掉到河里,你身为山南省组织部长,要把这条豆腐渣工程,反映到省里,严加追究畅通集团的责任。“孟凡斌道:”我会反应的。“孟凡武挂上电话,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谢谢你救了玉娟。“欧阳志远笑道:”我正巧从那里经过,任何人掉进水里,我都会救的。“宋光明道:”曹主任,快带着欧阳市长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吃饭的时间到了。“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连忙道:”欧阳市长,请随我来。“欧阳志远笑道:”我的司机也跳进了水里,把他也喊上来。“曹继东忙道:”好的,欧阳市长。“孟凡武看了一眼市委书记宋光明道:”宋书记,你们那条龙湖公路应该好好的调查一下,我在南州,等你的结果,“宋光明一听孟部长这样说,他连忙道:”孟部长,您放心,我马上让市技术监督局和纪委进行调查,调查的结果,我会向您回报的。“坐在远处的副市长李宗伟的嘴角露出了冷笑。嘿嘿,调查什么?能调查出来什么?
当欧阳志远洗完澡,重新换上衣服后走里进来,众人不禁眼前一亮,好年轻的副市长呀。
孟凡武现在早就不再生气,他站了起来道:”我现在正式向大家介绍,经过省委组织部的推荐,省委研究批准,欧阳志远同志,将担任湖西市副市长,主管湖西市的工业,兼任湖西市矿务局中兴集团董事长。“孟凡武的话音一落,大家都拍起了手掌。
孟凡武接着道:”欧阳市长年轻有为,政绩卓越,他在担任傅山县副县长期间,建设了傅山开发区新的工业园,引进了亚洲最大的电子集团——台湾恒丰电子集团,成功的开发了崮山群峰旅游区,通过招商引资,联合引进了红太阳集团、率蔬集团和山南省最大的中药生产集团,进驻傅山县,带领整个傅山县种植药材、林果,让傅山县彻底的脱贫致富。在他调到运河县,担任县长期间,成功的建立运河县新的开发区,招商引资过来亚洲最大的三大电子集团,投资七百亿。又招商进来燕京的精慧投资联盟,投资一百五十亿,进行旧城改造。“孟凡武讲的欧阳志远这些政绩,湖西市的官员,知道的并不太清楚,现在从组织部长孟凡武的口中说出来,很多官员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厉害呀,能请来亚洲最大的三大电子集团来投资,竟然投资达到七百亿,真是厉害。
燕京的精慧投资联盟,都是燕京标准的官三代,每个人都有强大的政治后盾,其中就有燕京的霍家、王家和军方一号人物的年家。
孟凡武接着道:”现在,湖西市迎来了一个很好的发展机遇,海阳不冻港、湖西水煤浆煤化工工业基地,都在规划中,为了增加湖西市领导班子的新鲜血液,省委决定,把欧阳市长调过来,协助宋书记和关市长工作,希望大家支持帮助他。“人们再次拍起了手掌。
孟凡武笑道:”现在,请欧阳市长讲两句。“
官员们再次欢迎起来。
欧阳志远站起来道:”在这里,感谢省委领导对我的信任,把我从运河县调到湖西市。在座的领导,都是我的前辈,我还有很多的缺点,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请各位领导帮助指正,让我们团结在市委市政府周围,把湖西市建设成为更加美丽富强的地级市。我的话讲完了,领导们都饿了吧,孟部长这么远的来到咱们湖西市,咱们好好地招待一下孟部长。“欧阳志远的话,让大家都笑了起来。
市委书记宋光明笑道:”好吧,已经十二点了,时间不早了,咱们在市政府招待所给孟部长和欧阳市长接风。“孟部长笑道:”不能奢侈,按招待标准就行了,我还要回去工作。“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市长关占平在市政府招待所举行了盛大的招待会,欢迎孟部长和欧阳志远的到来。
招待会结束后,孟部长回南州。
欧阳志远来到了湖西市市政府。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宋艺林把欧阳志远带到他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的办公室挨着常务副市长方明海,按照分工的不同,欧阳志远主管工业,他的职位,仅次于常务副市长方明海。
宋艺林道:”欧阳市长,这是您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看着自己的办公室,感到还可以。办公室是新近粉刷装修的,所有的办公用品都是新的。
欧阳志远坐在了自己的真皮办公椅子上,感受了一下,呵呵,还不错。
宋艺林领来一位年轻人道:”欧阳市长,这是您的秘书叶青林。“叶青林一看到欧阳市长,他的脸上露出了惊奇和震惊的神情。他连忙恭恭敬敬的道:”欧阳市长,您好,咱们又见面了。“欧阳志远抬脸一看,他也是一愣,不由的笑道:”呵呵,是你,第4章擦干净你的屁股
宋艺林给自己安排的这个年轻人,欧阳志远竟然认识,就是在盘龙河帮助自己把吕玉娟从河里托到岸上的那个年轻人。.叶青林笑道:“是我,欧阳市长。”今天上午,叶青林也正好从盘龙河大桥路过,看到欧阳志远在救人,他也是毫不犹豫的跳下水里,帮助欧阳志远把吕玉娟托到岸上。
叶青林想不到,救人的竟然是新来的欧阳副市长,而自己却被安排给欧阳副市长做秘书。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叶青林,不错。”
欧阳志远很喜欢这个秘书,起码的那种见义勇为的精神,和自己很对脾气。
叶青林今年二十六,年龄要比欧阳志远大上三岁,他在市政府秘书科干了两年多了,原来跟副市长彭茂水做秘书,现在,彭茂水死了,宋艺林又安排他坐欧阳志远的秘书。
宋艺林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您下午不用上班了,您的宿舍和司机的宿舍,已经给您安排好了,在市委市政府机关宿舍大院十号楼,是新宿舍,要不,咱们现在就去宿舍看看?”欧阳志远笑道:“好吧。”
三个人走下楼去,但在楼梯口,欧阳志远碰到了熟人。
古曹县原县长王盛起和他的弟弟,湖西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
王盛起由于给岳父出殡,使用警察戒严开道,被撤职。在这件事上,他感到很委屈,今天,他和弟弟王盛举来拜访市长关占平。
王盛举是湖西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和市长关占平的关系极好,两人是同一战壕里的人。
今天两人拜见关占平的目的,就是看看能不能给王盛起安排个别的职位。
王盛起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他不由的一愣,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怨毒。在前一阵子出殡的时候,欧阳志远打了一巴掌王盛起,这让王盛起记恨在心。
真是冤家路窄呀,他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欧阳志远,他并不知道,欧阳志远现在是湖西市的副市长了。当时,欧阳志远打他的时候,是和何文婕在一起的。
欧阳志远在来湖西市之前,他在湖西市官网上,看到过湖西市所有官员的介绍和照片,他当然认识湖西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
王盛举也看到了欧阳志远,他的级别要比欧阳志远低一些。
王盛举今年五十整,比王盛起小两岁,这人长得文质彬彬,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很儒雅的样子,根本不象公安局长。他看到了欧阳志远和办公室主任宋艺林走了过来,他微笑着主动打招唿,伸出了手道:“欧阳市长,您好。”欧阳志远连忙握住了王盛举的手笑道:“您好,王书记。”王盛举道:“欧阳市长真是年轻有为,这么年轻就取得了惊人的政绩,当上了副市长,真是让人敬佩。”欧阳志远笑道:“我刚来,还不熟悉湖西市的情况,以后,还要请王书记多多帮助指教。”王盛举道:“欧阳市长,指教谈不上,以后,遇到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欧阳志远道:“好的,一定。”
宋艺林连忙和王盛举打招唿。
两人客气了一番,欧阳志远走了下去。欧阳志远看也没看王盛起。对这种小小的县长就这样嚣张的官员,欧阳志远最反感。
王盛起听着弟弟王盛举喊对方为欧阳市长,不由得吓了一跳,他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连忙道:“老二,他是副市长?”王盛举道:“是的,今天刚刚到任,主管湖西市的工业,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秦总理的外孙。”“你说什么?萧远山的女婿?秦总理的外孙?”王盛起一听,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天哪,好强大的背景,自己这一巴掌之仇,没有办法报了。
王盛举点点头,看着王盛起道:“你那一巴掌,别指望报了,以后不要招惹这个人。”王盛举同样查了欧阳志远的资料,他知道,欧阳志远的手段很厉害,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运河县县委书记王广忠、龙海市市长郭文画,都死在他的手里。龙海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赵大山这么厉害,都被欧阳志远逼的逃到外国。
别看这人年轻,但是个极其可怕的人物。
王盛起道:“只要他不主动惹我,这一掌之仇,就算了。”王盛举冷哼一声道:“就算他招惹了你,你也只能忍忍,被他搞死的那几个人,哪一个都比你厉害十倍,记住,我再说一遍,不要惹他。”虽然王盛举是弟弟,但哥哥王盛起仍旧要听他的。王盛起能否东山再起,还要靠王盛举。
王盛起点点头道:“好的,我记下了。”
虽然王盛起嘴上这么说,但他心中的那股恨意,还是没有消失。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被别人打过,都是他打别人。
市长关占平的办公室,秘书懂顶义吓得大气不敢喘一口。
副市长李宗伟冷汗津津的站在一边,脸色有点苍白。
关占平的脸色铁青,盯着电脑的屏幕。
游思雨的那个在山南日报官方网站上,反应湖西市龙湖路是豆腐渣工程的帖子,已经被各大网站连载,点击量达到几千万。
帖子上,配发了龙湖公路大量的图片,那些图片都是公路上凹坑和断裂凹陷的特写,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转载的帖子,已经被成千上万的网民顶起,下面骂声一片,坚决要求查除。
关占平越看越心惊,他转过身来,一杯茶水狠狠的泼在了副市长的李宗伟的脸上,沉声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给你一条公路都修不好,你还能干什么?现在好了,全国都知道湖西市出了一条豆腐渣公路,几个亿都到哪里去了?你等着坐牢吧。”茶水顺着李宗伟的脸上,流了他一脖子,但他不敢擦。
李宗伟结结巴巴的道:“关……市长……我……”关占平冷冷的道:“去擦干净你的屁股,否则,谁也救不了你和你的儿子,滚!”李宗伟连忙道:“您……放心关市长,我知道怎么处理。”副市长李宗伟狼狈的退出关占平的办公室。
市长关战平拿出一只烟,秘书懂顶义连忙给他点上。
矿务局甲醇厂刚爆炸没有多长时间,现在又出了一条豆腐渣公路,这对湖西市太不利了。李宗伟这种人能干什么?省委怎么会提拔这些人当副市长?
照这样下去,自己还想冲击市委书记这个职位,根本不行。湖西市的治安早就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不满,这才调来耿剑锋和周玉海,现在又出了这件事,省委肯定对自己更加不满。
懂顶义小声道:“都怨那个叫游思雨的记者。”关占平冷声道:“畅通集团不把这条路修成豆腐渣,人家能这样报道吗?让人家抓住了小辫子了,就不能怨别人。”今天欧阳志远第一天来报道,就在孟部长面前,故意不换那身黄泥水的脏衣服,抓住这条路不放,现在,记者游思雨又在网站上,揭露这条公路,难道两人认识?联合一起在搞动作?来者不善呀。
关占平看着懂顶义道:“说说修建这条路的情况,是谁在一线施工?”懂顶义小声道:“畅通集团李炳水是第一承包商,但畅通集团没有具体的施工,而是把工程承包了出去,李炳水主要是经营房地产开发。”关占平冷声道:“哼,查出这些偷工减料的单位,取消他们的承包工程资格,把他们赶出湖西市的建设市场。”懂顶义点头道:“是,关市长。”
关占平又点出来一个同样火爆的帖子,那就是欧阳志远救人的那篇报道,报到下面是视频。
视频上,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从桥上纵身跳下波涛汹涌的盘龙河,潜进水里。镜头一直锁定着欧阳志远入水的地方。第一次欧阳志远没有找到人,他和那个司机再次潜进河底,不一会,两人从水底冲了出来,两人的手里,托着一位披头散发、脸色苍白的女子。
欧阳志远和他的司机托着那个女子奋力游向岸边,这时候,又冲过来几位年轻人,其中有一个年轻人很面熟,关占平仔细一看,竟然是秘书科的叶青林。
最后又冲出来几位年轻人,众人终于把那个女子托到岸上。
欧阳志远立刻开始对那个女子进行抢救。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关占平看完这段视频,他在心里佩服欧阳志远。但他也知道,欧阳志远是出尽了风头,明天的报纸一定会刊登欧阳志远救人的新闻的。
欧阳志远第一天来报道,就惹出一条豆腐渣工程,以后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
“关市长,政法委王书记和他哥哥王盛起来了。”秘书懂顶仪小声道。
关占平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沉声道:“让他们进来。”关占平让王盛起进来,是看在政法委书记王盛举的面子上,否则,王盛起根本进不来。
这种不知进退、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的官员,关占平根本不喜欢。
不一会,政法委书记王盛举和王盛起两人走了进来。
“关市长,您好。”
王盛举连忙和关占平打招唿。
关占平点头道:“王书记,坐吧。”
王盛起低着头,没敢看市长关占平,他低声道:“关市长,对不起,我给您丢脸了。”关占平知道,王盛举带自己哥哥来的目的是什么。
关占平没有理会王盛起,他看了一眼王盛举道:“王书记,有个市科协办公室副主任的位子,让你哥去吧。”王盛举一听市长关占平给哥哥安排了个市科协副主任的位置,连忙道:“谢谢关市长。”这个位置虽然是个闲差,但是,毕竟还有个位置,仍旧是处级。
王盛起感动的眼泪下来了,他呜咽这道:“谢谢关市长,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关占平点点头道:“去吧,低调点,以后有机会再调。”……欧阳志远、宋艺林、秘书叶青林来到楼下,一辆奥迪平稳的滑了过来。
宋艺林笑道:“欧阳市长,这是您的六号专用车,司机叫张宝。”司机张宝连忙走下车来,和欧阳志远打招唿:“欧阳市长,您好。”欧阳志远笑道:“你好。”
这时候,寒万重也开着路虎过来了。
宋艺林看着那辆路虎,心道,欧阳志远竟然有私人的专车。
由于欧阳志远说不定有什么军事任务,虽然萧远山不让他在开这辆路虎,但志远知道这辆车对自己的安全非常要性,志远只是换了地方车牌,他还是留了下来。
宋艺林给自己配了专车,他也不能拒绝,笑道:“张宝,以后你就在这里等候,我用车给你给打电话,今天,叶秘书坐奥迪吧。”欧阳志远说完,上了自己的路虎。
宋艺林和叶青林上了奥迪,开向市委市政府宿舍大院。
宋艺林本来不要亲自来送欧阳志远到宿舍的,但欧阳志远的强大背景,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应付。欧阳志远不是彭茂水。
分给欧阳志远的房子是十号楼二层的三室一厅的房子,是新楼房,很宽敞,所有的生活用具,都已经配齐,拎包就住。
宋艺林笑道:“欧阳市长,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您尽管说。”欧阳志远道:“不错,宋主任和叶秘书回去吧,对了,叶秘书,我要矿务局中兴集团的详细资料,包括人事资料,你给我准备好。”矿务局中兴集团是湖西市矿务局的总称。
“好的,欧阳市长。”
宋艺林和叶青林回去以后,寒万重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欧阳志远坐在沙发上,开始考虑自己的工作了。
湖西市的经济很发达,工业这块不好管理呀。特别是湖西市矿务局,更不好管理。
煤矿事故,年年都有发生,特别是下面八个县的小煤矿,事故不断呀。
这几年,煤炭行情还算不错,再加上湖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