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娇娃(补)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你不在学校吗?怎么这个时候才赶过来?明知道下午有会议要开,还出去乱跑……是不是找女朋友了?」
等我赶到体育馆田径管理科的时候,会议已经散了,只有领队一个人在等我。
「没有,只是这几天状态不是很好,老是有点忘……」
我心里有愧,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去敷衍这个父亲的老朋友。
「唉,可怜你父亲当年脚踝受伤,被迫退赛成了他一生中的遗憾,都是因为我。所以既然你父亲拜託我好好的训练你,那我就不会留情面……你的身体很不错,如果加以练习,以后在大型比赛中拿到了名次,对你以后执教等工作都有好处。何况这既偿了你父亲多年的夙愿,我也就算还了欠你父亲的一份情。」
每次我有一点小疏忽,领队都会对我晓以大义,软硬兼施,这些话我耳朵都听出茧来了。其实领队对我严加管教真的是为了我好,可惜我知道得太晚了,那时候自以为是的我只是害怕他在父亲面前告状罢了,所以每次都是敷衍了事。
「知道了,领队,其实我每天都在刻苦练习。对了,这次学校的运动会,难道我们也要参赛吗?」
我们是专业的,一参赛肯定横扫所有学院,所以我有些疑问。
「不参赛,但这次要求品学兼优的学生去做裁判等工作,我极力推荐了你,可是你倒是连脸都不露一个。」
领队说得有些生气,看来刚刚的会议他肯定是落下脸面来力排众议,为我争取了一个机会。我居然有些小感动,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
「十一月上旬运动会,在这之前的这段时间,学院会组织相关知识培训,这些比上课有用多了,你可一定不要缺席一场啊!」
领队见我的样子又训了一句。
「啊……知道了。」
唉,看来这段时间有得忙了,到处都在搞比赛办活动,还要顾及佩儿那篇论文,不要说打牌了,可能连打飞机的时间都没有。
拖着有些烦躁的心情回到寝室,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我便在食堂吃了饭才回寝室。寝室里周帆回来了,在看秦峰做的那些图片,兴緻盎然,看来这位大四的学长早就知道了秦峰的嗜好,没有一点惊讶的意思。而秦峰还是一个人,一脸的沧桑对着电脑。他的生活里除了小媛外,还是只剩宅,看样子他又一天没有下楼。阿辉的人不在,球衣乾净的挂在桌子上,看来这个周末他没有出去踢球。
「你不觉得今天好像有点什么不对劲吗?」
周帆问道。
「没什么啊!」
我环顾一下四周。
「外面天气这么好,阿辉的球衣居然晾在这里,人却不在,你不觉得以前都没用过吗?」
前文中已经介绍过我们寝室的大学生活,阿辉是足球专业的,周末下午只要在学校,他都会去踢球的。
「世事难预料。」
我被领队下达的任务纠结得有些疲惫,不愿去多想。
「我今天看到他这个抠门鬼居然在校门外的花店买花,真是出奇了,是不是上次你们海岛的故事又有续集了?」
周帆很八卦。
「我是有续集了,阿辉还在努力,这小子……没戏。」
秦峰讥讽道。
「原来这样,那女孩这么大魅力,把阿辉这傢伙搞得一愣一愣的,有机会我倒是想认识认识。」
周帆说道。
『如果没有我和父亲那档子事,我现在就可以把她介绍给你,还要让你们都知道,她是我女友,我们高中时就在一起了。』我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骄傲的思绪。只不过阿辉这小子买花去送给谁?琳儿不是去市里赶曲子去了吗?
「原来你在寝室啊?」
我还在心里琢磨着这些事情,寝室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你是……佩儿,你找谁啊?」
周帆看到这个穿着运动装的女孩,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估计他以前碰到佩儿都是在校外,都是身着性感的服饰吧!
「李严,刚刚在开会,所以没有回我的短信吧?听说你被选为这次运动会田径赛的裁判,还要培训,会不会影响到和人家这次音乐学院的比赛啊?」
佩儿白了周帆一眼,走进来撒着娇对我说道。而秦峰在偷笑,因为周帆脸上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你,她……怎么回事?现在的大学生难以理喻……我真得说自己老了。」
周帆一直在校外经营小生意,对寝室的事情知之甚少。上次周帆听了阿辉和佩儿过夜,现在佩儿出现在寝室为了找我,听他的语气,是觉得我们变换得太快了吧?
「顶了,你们继续你们的事情。佩儿,我们到外面说去。」
我被佩儿的撒娇震惊得连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顾不得寝室那两个傻鸟怎么想,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分开他们,不要让他们越说越乱。所以,我站起来就往外走,佩儿对着秦峰他们嫣然一笑,也跟着我出了门。
「怎么样,这就是你不回我短信的下场。下次你还要不回我短信,我还有成千上万的方法来对付你。」
佩儿笑着对我说道,此时我们已经到了楼下。
「天啊,原来……呼呼,你刚刚那语气也太过了点吧?」
我还没有从刚刚那突如其来的窘境中缓过神来,但已经知道是佩儿故意的,难怪刚刚看秦峰他们的眼神这么怪异,原来是特意陷害我。
「你不来吃饭,找个理由敷衍一下我也好啊,我又不是那样不通情达理。谁知你连敷衍的短信都没有一条,当我是什么啊?所以适当的惩罚一下是让你记得更深刻。」
佩儿倒是不上火,娓娓道来。
「这下我怎么解释?」
我有些烦躁。
「不用解释啊,小孩都可以看出来刚刚是作秀罢了,你怎么一点幽默感也没有?」
佩儿罕见的娇笑似乎是从内心深处发出,没有带有任何掩饰,完全是从未见过的表情。尽管我吃过了晚饭,但是作为害佩儿苦等的惩罚,我还是要陪她一道去餐馆填满她早就饥肠辘辘小心思。
日落后的后街很繁华,没有多宽的街面已经被很多正在摆放的夜宵摊给堆满了,看来是在准备迎接大学生的夜生活吧!佩儿并没有多说什么,我也不好意思开口问,其实心里有点担心,万一又像周五那天一样,我要怎么应对呢?
可是思绪很快就被街道深处一家小店的吵闹声打断了,远远望去,似乎是几个人发生了肢体冲突。灯光没有日光明媚,看不清楚情况,而佩儿好像习以为常一样,根本没有把这当回事情,看来她在后街时日多了,早已见怪不怪。
只见一个男的追着另一个人在狂殴,一个女生正在拉扯那个打人的人。那女孩穿着一身熟悉的连衣裙,花色很鲜艳,在周围的俗气人流中格外显眼。过不一会,周围又冲出两个人加入,看样子他们是那个被打的同夥。我的目光被那鲜艳的颜色吸引,忍不住朝着那边走去。
「你干什么?不要多管闲事。我们选哪家店子吃饭好呢?」
佩儿拉住我的手臂,轻声告诫我。
「等下,我觉得那人有点眼熟。」
我仔细的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
佩儿松开我的手臂,朝那边走去,我紧紧跟在后面。
那熟悉的身影是不会错的,是琳儿。刚刚揍人的那人现在以一敌三,气势陡然变换,有些踉跄。而琳儿这会正在人团后拉扯,显得有些着急。擦,看来是女友和她的朋友遇到麻烦了,我手头一紧,脚下生风,冲了过去。
「阿辉,不要打了……你们,你们再不住手我就要报警了。」
琳儿的声音虽然并不柔弱,但这样的话语根本起不到威慑作用。而那个揍人的人居然是阿辉,此时他正被两个人从后面扑倒,一阵拳打脚踢。
「苏琳,发生了什么事?」
佩儿跟在我后面,显然她也已经看出了冲突中的人影。
这个时候显然不是询问的时机,我扑了过去,将一个看似已经受伤,但叫唤得很厉害的男人扑倒,然后死死骑在他身上,一阵乱拳。另外那两人见我扑倒他们的同夥,立马放过了围殴的阿辉,冲过来想要把我扳倒。可惜没那么容易,两个打三个本身就不佔优,先揍死一个再说,这是我打架的一贯作风。后面那两人越是用力,我就揍得身下那个越重,这是一种心理威慑。
「阿辉,你没事吧?」
「没事。」
我感觉身后一阵风,那两人的力度瞬间没了,看来是阿辉又扑了进来。
「不要再打了……」
我身后是两个女人的手臂。
「呼呼,不要打了,原来是你!」
身下那个人趁我被拉住,抽身爬了起来,对着旁边和阿辉缠斗的两人吼道。
「我……」
我打红了眼,凌厉的眼神扫过他一脸的血污,却发现他正看着我的身后。而那两人听到这人说话,也推开纠缠中的阿辉。此时阿辉也是一脸的血污,可是眼神里也是魔鬼般的冲动。
「佩儿,原来是你的朋友……」
那人的声音很尖,从他消瘦的身板就可以看出,一件衬衣都贴不紧他的身躯。
「操你妈,我揍死你!」
这个人显然就是开始和阿辉起冲突的那个人,身后的阿辉有些鸡血,冲上去又要打,我赶紧一把抓住他。
「怎么回事?阿辉。」
我问道。
「他妈的,很嚣张是吧?玩我,老子打爆你的屌!」
看来现在阿辉正在气头上,问也问不出什么来。
「呀,阿辉,你的鼻子在流血!李严,你赶快带他去医院,赶紧止血先。」
佩儿瞥了一眼阿辉,发现他的鼻子正流血不止。
我反身扶住有些踉跄的阿辉,但他推开了我,貌似我不应该现在去触及他的软弱。
「阿辉,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
我说道。
「是啊,阿辉,我们还是先去医院吧!」
琳儿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我。
「小妞,我的鼻子也在流血呢!」
那瘦子嬉笑道,看上去他伤得比阿辉重很多,但似乎他已经不在乎这样的伤了。他说话的时候还朝我身后的琳儿扯着作呕的表情,旁边那两人似乎听懂了什么,朝我们走了过来。
「你的嘴还是那么臭,难怪四处都有人恨不得打死你……」
佩儿挡在我的身前。
「佩儿姐,麻烦让让……」
那两人其实也受伤了,现在巴不得有个台阶下,见佩儿挡住,心里似乎还有些高兴。
「佩儿,真是你朋友……那算了,只不过你那奖学金怎么还没有拿到啊?上次你借的那些什么时候还啊?你要知道,那可是算利息的。」
狗日的,原来是放高利贷的,看来和佩儿也是认识的。
「你们先去医院,不要理会他。」
佩儿看了我一眼,说道。我知道这里是佩儿的地盘,就算那些人是小地保,估计他们也不好意思为难一个女的,所以我和琳儿搀着阿辉,朝后街出口走去。
琳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很镇定的看了我一眼,并没有惊慌,那柔柔的眼神好像在说,幸好你及时出现。而我的心中在平复怒火后充满了疑问,为什么会在这里碰到琳儿呢?还有那小店里餐桌上摆放的一束黄色的玫瑰……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