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救美

“公路巡警正在路上,十分钟内后援就到。”911 中心反应到是很快,可是十分钟内会发生什么呢?

  我看了看被打死在地上的女人,她静静的趴在那里,后脑浓密的黑发中开了一个大大的血洞,血和脑浆流淌的到处都是。她呼救时用的是国语,可以肯定是个中国人,身材不错,乳房似乎有些偏大,被她的趴着身体压挤后仍然鼓了出来,大腿修长,即便她趴在那里依然可以看出优美臀部曲线,她一定是看到了我们车的仪表盘上放着的警灯,看到了生的希望,不顾一切向着自由冲了过来,哪怕是她知道身后有拿着枪的魔鬼。

  是不是只有她一人?如果还有别人,十分钟内会发生什么?

  我什么都不做,再让无辜的女人在自由的大门前死去吗?不!

  我从车的后备箱里拿同防弹衣挂在车窗上,希望它能挡住民用枪的铅弹。
  * * *

  詹尼- 特蕾西趴在灌木丛中,正寻思着干点什么,身后传来汽车轰鸣声。然后看见她那辆绿色的雪佛兰将庄园铁制的门轰的撞开,一路飞奔着直接冲上房前的台阶,那已经撞扁的车头再一次的将厚重的橡木大门撞倒。

  * * *

  安全气囊弹开了,把我压的透不过气来。这时候那个疯子要是从车外给我两枪,我就死定了。

  挣扎着跳出汽车后,一股浓烟呛到了我。我观察了一下,车没有着火,烟是从房内传来的。

  “骆,你没事吧?”特蕾西也跟着我进了房子。

  “掩护我,小心楼上,烟好像是从地下室传来的。”我继续持枪向前搜索。
  地下室的门打开了,那人就站在那里——杰克- 李,和档案里的照片一样,手上提着一支斯泰尔步枪。

  “不许动,联邦特工。”我将枪口对准了他。“把枪放下,快。”

  他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没有放下枪,浓烟从他身后的地下室里滚滚而出。我犹豫了两秒钟还是对着他开了枪。

  “砰、砰”两枪连续击中了他,他向后倒去,从楼梯上掉进了地下室,但是门被他关上了。

  我冲到门前向门上踢了两脚,又一扇橡木门,根本打不开,只有举起枪准备向门锁射击。

  “轰”的一声,一股强大的爆炸冲力将我掀到半空中,又重重的摔到地上……
  * * *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眼前是裹在护士制服里的一对健美乳房,乳房的主人正在我的头上鼓捣着什么,嗯,很好闻体味。

  “噢,你醒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年青护士,很漂亮,直是难得。“我去叫医生。”说罢转过身走出病房,看来她还有很美的臀部。

  洛杉矶分部的汤姆和医生一起进来了,看到他轻松的表情,我松了一口气。
  “我怎么了?”

  “前额开了个口子,没伤骨头,脑振荡,昏迷了6 个小时,手臂轻微烧伤,背部有些划伤,你要休息几天。”

  “我想那不是昏迷,是缺乏睡眠。”他们都被我逗笑了,“嗨,汤姆。特蕾西呢,她怎么样了?”

  “是她把你从房子里拖了出来。她也在医院,处理一下轻度的烧伤,她男友在陪着她”

  男友?我莫名的有些嫉妒,可不能让他们看出来。

  “李呢?”

  “我们找到了他的尸体,被烧焦了,他显然想纵火毁灭证据,但被你堵住了。大火引燃了地下地下室中的煤气,爆炸了。”

  “确信是他吗?”

  “那要问你了,他十年前移民到洛杉矶,没有牙医纪录、没有DNA 比对,但是身上有你的枪打的两个洞,你说是就是。”

  “我想是他,开枪前我看见了他,和照片上一样。”

  “除此以外,还有一具女性焦尸。”

  “好了,你别操心了。无论如何,你又破案了,这次可是你实实在在的功劳。”
  “而且我也沾了光。”不知什么时候特蕾西已经站在了门口,经过硝烟的洗礼,反倒使她放弃了一身的严肃和拘紧,显得容光焕发。她把外衣搭在手臂上,淡蓝衫衣的扣子只扣了中间三个,从领口可以看见他雪白的肌肤。

  “可我听汤姆说,是你救了我的命。”

  “这倒不假,你知道你有多重吗?我正要回家,听说你醒了过来看看你。”她说笑着上前低下身子在我脸上轻吻了一下。

  感觉不错,她的唇很软,很性感。

  “我们还是等你出院再聊吧,我得走了。”她向我挥挥手,转身走了出去。门外一个英俊的男人正在等着她。

  汤姆目送她离开后对我说:“是迈克,好莱坞的编剧。在比弗利山有栋带游泳池的大房子,特蕾西和他住在一块。我一辈子也挣不到那栋房子,她真是个幸运的姑娘。我也走了,你再睡一会吧。”

  “你想再睡一会吗?”我的护士声音也很悦耳,她试图把我的枕头放倒。
  “不,也许我睡着后会醒不过来的。”

  “行了,你很健康,骆杰仁特工。医生说你只要几天就可以出院。”

  “这不公平,你知道我的名字,我却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坐了起来,冲她抛了个媚眼。

  “薇薇安”她低着头没有看我。

  “很高兴认识你,薇薇安小姐”

  “不,是薇薇安- 克莱,克莱小姐。”

  “噢!很高兴认识你,薇薇安”。

  * * *

  从睡梦中醒来,侧目望去,是那金黄色的头发。我有些迷茫,是脑振荡的原因吗?我甚至不记得我们是如何开始了。

  只是记得一次夜间护理中,一切就那么自然的发生了,她的唇很美、很甜,颈部是那么的柔软,那美妙的脱衣程序,然后两人赤裸裸躺在床上。

  我记得我如何趴在她的身上,将胸部贴着她的肚皮缓缓移动,然后移过她的乳房。一遍又一遍重复这一动作。

  移动的同时轮番吻她的嘴唇和耳朵,舌头在她脖子上舐来舐去,美丽的金发女郎赤裸裸地被我压在身下,光想想就可以让人勃起,而现在是实实在在的事实。
  她在我身下,显出了饥渴的扭动,她既然已经做了一切准备,我还等什么呢?
  进入的一刹那,她的身体弯得像一张拉满的弓。尝到这种销魂蚀骨的滋味,感觉无比的快乐。

  就这样在那张不大的病床上,我们不停的做爱直到我倒在她身上睡着。
  “嘟……”手机响了起来,吓到了怀中的薇薇安。

  “我是汤姆,对不起,双截棍。这么早就打搅你,不过听说你今天要出院了。”
  “有事你就说吧”

  “杰克- 李的案子可能有些新进展,他们从中国总领馆拿到些资料,你可能还要在洛杉矶待两天,是克莱伯主任的意思。你想让我帮忙订个旅馆吗?

  “谢谢你的好意,我想不用了,洛杉矶我很熟。下午我去你办公室。”
  挂下电话,我搂紧了怀中的美女:“亲爱的,你家有地方住吗?”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