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狂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是什么?别说我不民主,给你四个选项:

A做爱 B做爱 C做爱 D做爱。

当你忍不住想做爱却又没有人可以做的时候,你就只能跟自己做了,所以你做的不是爱,是寂寞。如果你发育的够好的话,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第一次是给了你的左手还是右手。

郭红妍,八九年十一月二十九出生,裸体身高一米六九,几天前从以第一名的成绩从衡阳中学转到一中坐在了我的前面,住校,妈妈是个医生。

自习课上,我像一个冷血杀手一样思考着这些信息。很显然,我的对手是一个有着极高智商的丫头,不爱学习爱管闲事,胆大包天,自习课跑去公共教室混在别的班里看电影,被班主任拎了回来。情商偏低,你想啊,哪个花季少女会穿只有男孩才穿的那种普通球鞋,还有那不解风情的旧校服。最后一条,虽然我不愿承认,但她的确天生丽质,透漏着一种充满活力的俊俏。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得罪了老奸巨滑有仇必报的名杀手——斯道是也。

然而就在我趴着桌子眯着眼盯着她的后背思考复仇大计的时候,这丫头跟没事人似的转了过来,眉毛一挑,仿佛能看穿任何人的心事:

“真的有天使之城吗?”

“啊!?”

我被她突然的转身弄得惊慌失措,装着揉眼睛从桌子上爬起来。

天使之城是我发表的一个中篇小说里面的地方,我十七岁以前所有美好的希望,对世界的认知和抱怨都在那篇小说里。

“有啊……”我做贼心虚的嘟囔。

郭红妍惊奇的瞪大了眼睛,拜托,眼睛本来就够大了……“在每个人的心里呀……”

“呀!……你这相当于没说……”

“是吗……嘿嘿……”

“我觉得你说得很有意思……”

“……什么?”

“很多…”

她向我凑过来,调皮的眨着眼睛说:

“像……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对与错,只有多数与少数……庸医杀人用刀,庸师杀人……用嘴就可以……中国有不少成功的教育家,却有着失败的教育……”

“哇~你~”

我惊讶于她对我一些文字的熟悉程度:

“这些发泄的胡话,连自己都忘得差不多了……”

“嘿嘿,呐~”

她扬扬手里的报纸,原来是校刊,上面有我的随笔。

我们俩相视而笑,突然感觉很熟悉很亲近,就有意无意的聊了起来。

这个宝贝有个习惯,就是说到激动的时刻喜欢越凑越近,等说到高考是如何如何扼杀个性的时候,各位亲爱的读者,我都能感觉到她温热的呼吸了。然而这个宝贝还在继续激动,但猎人已经没心思听她说话,注意力完全被少女的身体吸引了去。那顽皮的衣领让原本把自己裹在校服里的郭红妍春光乍泄,加上超近的距离,女孩脖颈下面最诱人的那片肌肤暴露在猎人斯道火热的目光下。

我不知道我看了多久,我只是无法从那美丽的肌肤上移开目光。我们单纯的宝贝感觉到了吗?不不,她眨巴着眼睛讲的正起劲呢,我敢说她拥有美女鉴定师斯道见过的最漂亮的牙齿和唇形。

“为什么中学生就不许谈恋爱呢,这根本就是压抑人性!”

“恩……恋爱无罪……”

如果她真的像我想象的那么冰雪聪明的话,难道没从斯道哥哥不怀好意的目光里读出些什么?

噢,等等,她的眼睛里开始闪烁出异样的光芒,脸红了是吗?

有温度在燃烧。

最后这尴尬的对视,这紧张的沉默,被班主任突如其来的开门声打断了。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是年轻的我们无法预料的,所以有个词叫突如其来。

突如其来的大雨,突如其来的闹铃,突如其来的眼泪,突如其来的心悸,突如其来的邂逅,突如其来的分离,突如其来的班主任,突如其来的我爱你。

突如其来的,突如其来。

我们的宝贝像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飞快的转了回去,前面传来她快速的翻书声,然后一切安静了下来。

慌乱之中,我抄起桌子上的水杯装作在喝水,刚灌进半杯水就听见前面眼镜妹小声的问:“红妍 ,书这样反着看眼睛不会累吗?”

那半杯水丝毫没浪费,都喷在了我那转头看热闹咧嘴正要笑的同桌的脸上。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近期的大新闻主要内容有:一对小情侣在实验楼底层仓库里XX,被一名扫地工发现。该扫地工趴在窗口监控完全程后,随即向教务处举报,男同学被开除,女同学留校察看。一时间全校严查早恋,整顿校风校纪;一资深复习生因压力过大患上妄想症;斯道和红妍之间的暧昧持续升温。

体育测试回到教室,前面可爱的人儿没有像往常一样转过身,不管要说什么先给个甜美的微笑。

失落的一天,猎人斯道无精打采的在森林里闲逛。我们的熊宝宝怎么了,受到了惊吓再也不肯出来了吗?

终于在放学铃响起来那一刻,熊宝宝转过身来。是的,她转向了我,瞪着我,然后“哼”了一声。

狡猾的斯道怎么能放过这个编织陷阱的好机会?

“诬陷也要给个罪名啊,说,我怎么你了?”

熊宝宝眯起了眼睛,深吸口气,看来要开始对罪人斯道的审判了。

“你笑的不怀好意……今天我们测试一千米的时候……”

原来如此。

的确,在轮到女生跑的时候,我们一群男生在那评选哪个妞拥有最漂亮的臀部。

我这才发现原来熊宝宝有着惹火的身材。

“一群男生在那笑,你怎么只说我一个?”

“不管,就看见你了!”

“我觉得你头发扎起来更好看。”

“恩?”

看吧,熊宝宝被狡猾的猎人弄迷糊了。

“我说,我觉得你头发扎高点会更好看……”

“恩……”

第二天早晨是个值得铭记的时刻,当我们可爱的宝贝走进教室,所有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

事实上这个小美人只是换上了最普通女孩的装扮,扎的可好爱的辫子,红白相间的T恤,米色休闲裤,纯白的运动鞋。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她,像观察一个奇迹,大大咧咧的郭红妍变身成了漂亮的小公主。

她略带害羞的走进来,坐下,然后转过身来,拉拉自己的头发,歪着头向我甜甜的笑:“是这样吗?”

你曾看见过花开吗?我看见过,突然花开。

同桌摇着头看得出神:“哥们……真他妈……”

“I know……”

我伸手堵上了他的嘴。

It is my baby。

天呐,我爱她。

那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苍蝇被吓飞了。

我牵着宝贝温热的小手,走啊走,我和妍儿就像两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一样晃啊晃的,时不时还撞到一起,她会温柔的向我笑笑,然后我们接着走路,什么话也不说。

不知不觉走到了传说中的恋爱圣地,空旷的实验楼,当一对情侣拉着手迎面走来,我们的宝贝开始害羞了。她挣脱了我的手,走到一个满是月光的打开的窗口,调皮的坐了上去,然后晃荡着两条腿,手指敲着窗沿,不理我了。

狡猾的斯道哥哥走过去,目光对上这可爱的宝贝,捉住了窗沿上那两只不安分的小手。

妍儿想抽出手来却被我紧紧按住了,我们的宝贝大眼睛里闪动着狡黠,轻轻踢了我一下:“干什么呀你?”

爱应该怎么说出口呢?我喜欢你?我爱你?你好可爱,可以和我交往吗?太多人说过了……这样的话怎么能从天赋机敏的斯道口中说出呢?

闻着妍儿身上的体香,感受着那触手可及的温度,看着那漂亮的大眼睛和嘴巴,最后傻瓜斯道说了这样一句蠢话:“你牙齿好白啊……”

妍儿扑哧一笑:“因为我每天按时刷牙啊……”

我已经迷失在了她会笑的眼睛里,还有那近在眼前诱人的小嘴,那新鲜的气息,我抚摸着她温暖的小手,离她越来越近。

妍儿的眼神迷离起来,呼吸开始急促:“早恋违反校规……”

我感觉她的手在颤抖,但我只想不顾一切的靠近她,温暖她,拥有她:“那……我讨厌你,你讨厌我吗?”

“我也讨厌你……”

斯道哥哥吻上了妍儿妹妹可爱的额头,秀气的眉毛,敏感的唇触碰的是一个更为敏感的新鲜活泼的生命。

“恩……”

妍儿踢了我一脚,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却又逐渐的松开了,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我吻住了她温热性感的唇,妍儿的脚不再乱动,安静了下来。

我们的宝贝闭着眼睛开始了她自己的探索,用她那温润的小嘴……我们就那样贪婪的亲吻着,触碰着,仿佛世界末日已至……月光无言,清风无言,初夏无言。

(六)我们恋爱了,是的,杨斯道和郭红妍恋爱了。

第二天早上,我狡猾的的宝贝若无其事的走进教室,端庄的坐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难道这一切只是空想家斯道的春梦一场?

我找了个机会,拉了拉她的长发,塞给她一张纸条:昨晚睡得好吗?

过了一会,妍儿人没转过来,只是背着手把纸条放在我的桌子上。

难道生我气了?

我忐忑的打开纸条,是我传过去那张,刚要失望,却发现背面有字:流氓,你咬疼我了。

我心里乐开了花,听见没有,她叫我流氓,我的宝贝叫我流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动听的称呼吗?

“看什么呢,这么高兴?”

同桌凑过来看,被我一巴掌拍了回去 :“上你的早自习!”

转过头妍儿正紧张兮兮的瞪着我呢,我冲着她傻笑了一个:放心没被发现。

妍儿虎着脸威胁性的冲我竖了竖小拳头,这个宝贝!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铃,我们的宝贝还在桌子上学的起劲,欲火中烧的斯道哥哥再也按耐不住了,看看周围人走得差不多了,我拉了拉妍儿的衣服。

“哎呀……干嘛!”

妍儿生气了,回头瞪我,但看见斯道哥哥一脸不怀好意的贱笑,好像明白了什么,小脸刷的红了,用唇语说:流氓……我心里一乐,起身离开教室,走到门口回头一看,可爱的妍儿果然也放下书本起身离开了座位,熊宝宝上钩了……这个小可爱就跟在我身后,却保持着不远也不近的距离,我停下,她也停住不走了。我们就这样走走停停的出了学校正门。我站在路灯下,看着妍儿微笑着一步一步的向我走过来,每一步都踩在我的心跳上。

我伸手刮了刮丫头的小鼻子,有意无意的碰到了她的嘴唇:“知道是流氓还敢跟来?”

妍儿乖巧的接受了这个亲昵的动作,调皮的眼睛一转:“哼,本女侠从来不怕流氓……”

“那这样呢……怕不怕?”

我环住了她的腰,让她温软惹火的身体紧紧贴在了我身上,上天明鉴,流氓斯道早就想这样做了。

哪知妍儿没有推开我,或者狠狠的踩我的脚,而是撒娇般的仰起头,眼神充满诱惑,贝齿轻启:“亲亲……”

我看着那充满香甜气息近在咫尺的小嘴,哪里还记得自己叫斯道还是笨蛋?情不自禁去接触到那片温润,却只觉得嘴唇一紧,刚开始蛮刺激,却渐渐感觉出疼了。

这个宝贝在咬我!

“啊……唔……”

妍儿眉毛一皱,大眼睛故作凶狠的瞪着我,半晌,终于松口了。

“叫你耍流氓……我的手套呢?”

咬着的时候有一点疼,放开吧还真有点舍不得,流氓斯道摸摸嘴唇,肯定留下了她的牙印:

“什么手套?”

妍儿把我的手拉起来,又把自己的手贴在我的手掌上:“恩……正好合适……”

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从此以后,这只手就是郭红妍的手套了,你要记得给她温暖,永远不要松开她的手,知道吗?”

我认真的点点头,五指紧紧的和妍儿的手指交织在了一起。

“宝贝……睡着了吗?”

我踩着路灯的影子,问背上的宝贝,她似乎安静得太久了。

“没……想事呢……”

“喔?什么事?”

“那个……你不觉得我胸部有点小吗?”

“挺好啊……我感觉……”

“是吗?”

“恩……那个……记得你说我晚上会在被子里做坏事,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嘛……欸,不许停……把我背高兴了才告诉你!”

“你知道吗?一分钟拉不到你的手我就会想你,一秒钟见不到你我就会想你,现在拉着你的手看着你,我还是想你。

”为什么拉着我的手看着我还想我?“”因为我爱你。“”活该……“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