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带了一个人

  「阿姨,接下来我将会带你重新回到那美好的童年,你会听到我的击掌声,每一声都会使你变小一岁,你明白么?」

  「是,好的,明白。」

  「那么,我要开始了……」

  啪,啪,啪……随着白子飞的击掌声,孙娴的面部表情慢慢的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渐渐的变得有些青春和活泼,又渐渐地变得天真和幼稚。

  白子飞微微一笑,很好,很顺利。

  拍了三十多下后,白子飞看到孙娴脸上已经是一脸的天真,估计着现在孙娴也就是四五岁的样子,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笑意,在她耳边轻声唤道:「孙娴,孙娴……」

  「恩……」

  「你现在几岁了?」

  「快四岁了。」

  白子飞的眼睛微微一眯,笑着说:「你知道我是谁么?」

  「你?」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啊,是你最值得信任的人……」

  「最信任的人?」

  「是啊,你妈妈也是这么说的,你忘了么?」

  「我忘了……对不起。」

  「那么以后要记住啊,不管什么情况下,我都是你最值得信任的人。」

  「恩……」

  「那么,记住,不管什么情况下,我都是你最信任的人,记住了么?」

  「恩……」

  白子飞的眼睛欢喜的眯了起来,哎呀呀,当一个女人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她们都是这么可爱的呀……

  「那么,接下来,当我拍掌时,每击一掌都会变大一岁,你明白了么?」

  「恩……」

  啪,啪,啪……随着白子飞的击掌声,孙娴的表情由幼稚变得成熟……

  「那么,孙娴,你今年多大了?」

  「三十八……」

  「很好,你知道我是谁么?」

  「你……你是我女儿的男朋友……」

  「还有么?」

  白子飞有几分紧张的问道。

  「还有,是我最信任的人。」

  白子飞嘴角抹出一丝诡笑——好极了,现在……

  「接下来,睁开眼睛,对,看着我,看着我,对,我要你看着我的眼睛,是的……」

  白子飞说完,看到孙娴有些机械的把头扭过来,忙运转精神力,初级催眠术全力发动。

  当孙娴那失去焦距的双眼望向白子飞的同时,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双眼不住翻白,但在白子飞的控制之下,始终没有昏过去。

  而白子飞则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舒爽,大脑更是感到一阵清凉,白子飞心中大喜,双眼绽放出一阵摄人的光芒,他知道他已经吸收了部分孙娴的精神力,并拥有了修炼中级催眠术的资格。

  「很好,我的孙娴阿姨,你现在可以慢慢的,慢慢的闭上你的眼睛,对,我允许你这么做,很好,接下来,你先就这么睡过去吧,安安静静地睡过去吧,你会感到自己身体越来越放松,你会将你的身体彻底的交给沙发,深深的,深深的陷入越来越深沉的睡眠当中,你会发现你的每一次呼吸都会是你自己越来越放轻松,从而使你陷入更加彻底的睡眠当中……」

  白子飞看到孙娴的身体越来越松软,无力的倒在沙发里,嘴角慢慢的撇出一丝冷笑,向厨房走去,那里,还有一个美丽的肉体等着自己控制亵玩呢。

  「啦啦啦……」

  厨房里,孙雨馨很有些开心的清洁着碗筷,在洗碗池右边放着几个她自认为已经洗好的碗,左边还有一摞碗碟,很明显她现在并不是在洗第一次,不过她并没有因为第一次洗的不理想而有什么不开心,她希望能多给自己的母亲和情郎一些时间沟通一下。

  「母亲一定会喜欢他的。」

  孙雨馨一边漫不经心的洗着碗筷,一边美滋滋的想着。

  这时,她突然感到一阵熟悉的气息向自己袭来,还没有来得及转身,纤细的腰肢已经被一双大手抱住了。

  「哎呀呀,某人不要告诉我她是在洗碗!」

  身后的人带着几分戏虐的说道。

  孙雨馨一被抱住,就知道是白子飞来了,身体立时酥软了下来,软绵绵的倒在白子飞怀里,听了白子飞的话,看了一眼放在池边的那些已经「洗好」的碗,顿时俏脸抹上了几缕红晕,不但没有把碗上的油污洗去,甚至有个碗上竟然放了洗洁精而没有冲洗。

  「啧啧啧,我的大小姐,你不要浪费我家的水嘛,很贵的咧。」

  白子飞一边带着几分调戏的说道,一边把手分开孙雨馨的衣服,从那不大的缝隙中钻进去。

  孙雨馨顿时有如电击,手中的碗「咣当」一声,掉在池里,鼻里喷着热气,双眼水汪汪的瞥了一眼正把玩着自己娇美玉体的坏人,柔媚的说道:「别这样,母亲还在外面。」

  「没事,你母亲好像太累了,睡着了。」

  孙雨馨听到母亲睡着了,心里的一颗石头也落了地,母亲能在白子飞面前睡着,那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信任嘛。

  「看来和阿飞的事母亲同意了……哎呀,这个坏人。」

  孙雨馨正乐滋滋的想着自己和情郎之间的关系通过了母亲的认可,心中一直吊着的一件事终于有了结果,再加上白子飞的大手突然从她的腰间移到了那一对饱满的玉兔上,强烈的刺激之下,双腿一软,彻底失去了对自己的玲珑娇躯的控制,落入了身后的那个魔鬼的手里。

  「别……别在这里……」

  孙雨馨娇喘吁吁的说道。

  白子飞一乐,暗想到了卧室正好,那里也被重新布置过了,催眠起来可比这里方便多了,别将孙雨馨拦腰抱起,大嘴还不住的在孙雨馨那甜美的唇上不断的索取着,向着卧室走去。

  路过客厅时,孙雨馨有些不安的向沙发上看去,果然见到自己的母亲正昏昏沉沉的倒在沙发上沉睡不醒,心里的紧张才微微放下,但在自己母亲面前与情郎亲热所带来的强烈的刺激还是令她的娇躯微微一僵。

  白子飞很清楚的感觉到怀中娇娃的动作,调戏道:「小馨儿,要不要我们就在这里快活一下?」

  「不!不要!」

  听了白子飞的话,任凭孙雨馨怎样胆大包天,也禁不住浑身一颤,失声说道。

  「不要……哼哼……」

  白子飞心中冷冷的一笑,面上却依然是一副对孙雨馨百依百顺的样子,连连说自己不过是开一个玩笑,在孙雨馨的娇嗔不依声中,三步并作两步,钻进了卧室。

  「阿飞,你把卧室也重新布置了么?」

  一阵热吻之后,孙雨馨终于发现自己所处的环境与以前的不同,懒洋洋的问道。

  「小馨儿,你到这个时候,还会注意这些东西么?我的吻不比这些更能吸引你么?」

  孙雨馨飞了白子飞一个甜蜜的白眼,一头钻进枕头下面,将丰满的翘臀对准了白子飞。

  白子飞暗自冷笑了一声,打开卧室里的催眠音乐,音乐声婉转悠扬,又有几分缠绵,顿时吸引了孙雨馨,她伸出头来,有些疑惑的看着白子飞,问道:「阿飞,你从那里弄到的这张碟,我怎么好像没有听过,好好听。」

  在孙雨馨的娇声和惊呼声中,白子飞一下子扑在她身上,笑道:「我的小可人,你不觉得在这么美妙的音乐声中享受会更美么,过一会儿让我听听是音乐声好听还是你的呻吟声好听。」

  孙雨馨又递给白子飞一个娇媚的白眼,说道:「色狼。」

  白子飞笑了笑,将嘴附在孙雨馨耳边说道:「小馨儿,你哥哥我今天为你准备了一件礼物呢。」

  「什么礼物。」

  一听到礼物,孙雨馨眼睛一亮,有些期待的问道。

  「你看。」

  白子飞取出一串红宝石项链,项链上镶嵌着一颗美丽硕大的红宝石,正散发着迷人的光芒,孙雨馨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你看,我的小馨儿,这串项链美么?」

  「美。」

  「小馨儿,你要好好看着那颗美丽的红宝石,你看,它是如此的美丽,你感觉到它正散发着无穷的魅力,将你的注意力一点不剩的都吸引在那上面。」

  「小馨儿,我是你的男友,是你最爱的人,也是以后要和你共度一生的人,你完全可以相信我,是吗?」

  「是……」

  「很好,小馨儿,那么就将你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这美丽的红宝石上吧。很好。你看,它的美丽令你神魂颠倒,你会注意到在这颗红宝石的中心有一个最美最深邃的所在,你会将你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上面,深深的……很好。你会感到很放松,很放松……这是一种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惬意,在我的怀里,你最爱的男人怀里,你可以彻底的将你的压力抛在一边,尽情的享受这种舒适,对,就是这样。」

  白子飞不断用着带有几分磁性的声音在孙雨馨的耳边说着,终于看到孙雨馨脸上露出一种惬意放松的表情。

  「很好,馨儿,你可以透过这个红宝石看到我的眼睛,你会发现我的眼睛正是这个红宝石的中心,当你看到我的眼睛时,你就能找到最美丽的景色……」

  孙雨馨听到白子飞的话,迷蒙的双眼透过红宝石,转向白子飞的眼睛时,白子飞也不失时机的全力运作起初级催眠术,又是一股清凉钻入脑中,再看孙雨馨时,只见她双目无神,浑身大汗,又是一个被白子飞彻底控制住了可怜女孩。

  「很好,我的小馨儿,接下来,我要你站起来。对,就这样,慢慢的脱掉衣服,只要剩下内衣就好,很好,小馨儿真乖,好了,可以了,现在,跟着我,到客厅里吧。」

  白子飞看着孙雨馨按照自己的话一点一点的脱掉衣服,像一个木偶似的对自己跟着自己走进客厅,心中大乐,满意的点点头,带着这美人走进客厅,今天,他要好好的享用一下这一对美艳的母女花。

  白子飞让孙雨馨坐在她母亲的身边,也让她沉沉地睡去,看着这一对艳丽无双又带着几分相似的美人,白子飞心中一片火热,下体更是不老实的提出抗议,表达着对这两具美丽肉体的渴望。

  白子飞轻轻走上前去,硬生生挤在二女之间坐下,双手分别搂住两女的纤纤细腰,只觉得一个充满了青春活力,弹性十足,另一个丰腴柔软,充满了成熟妇人的气息。

  「小馨儿,你爱你的母亲么?」

  白子飞心中突然冒出来一个邪恶的想法,如果让孙雨馨和孙娴一起来一段虚凰假凤会是怎样一副美景?这念头一冒出来就再也无法抑制,白子飞凑到孙雨馨耳边,轻声说道,他要慢慢的诱导这个可怜的女子去在那个生她养她的母亲的美艳胴体上尽情施为。

  「爱……」

  孙雨馨轻轻的,但是坚定不移的说道。

  「是么,那么,你的母亲一再被你的父亲欺骗,你是不是觉得你的母亲很可怜呢?」

  「是……」

  「小馨儿,你有没有觉得,被我爱着,照顾着,是一种十分幸福的事呢?」

  孙雨馨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在那一霎那,白子飞甚至有了一些负罪感,但转眼就被他压了下去。

  「那么,你的母亲呢?有人爱她,照顾她么?」

  孙雨馨犹豫了一会儿,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

  「那么,你是不是觉得,你应该代替你的父亲,来抚慰一下你的母亲呢?」

  话音刚落,孙雨馨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白子飞甚至发现她的眼睛不断的颤抖,似乎就要醒过来似的。

  「冷静点,小馨儿,冷静点,你很爱你的母亲,你很爱她是么?」

  孙雨馨虽然依然呼吸十分急促,但还是点了点头。

  「很好,那么你可以为她放弃一切是么?」

  「是的……」

  「很好,那么,为了能让你的母亲开心起来,那些所谓的伦理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呢,你难道认为他比你的母亲还有重要么?」

  「而且那些所谓的伦理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呢,你难道认为包小脚,三从四德也是正确的么?」

  「小馨儿,你很爱你的母亲,你可以为她付出你的一切,你也很相信我,因为我是这个世界上你最爱的人,对么?」

  在白子飞不断的诱导下,孙雨馨的呼吸终于渐渐平息下来,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极了!

  白子飞看到孙雨馨的动作,眼中放出一阵摄人的光芒,他似乎已经看到这一对美艳的母女花在自己面前,扭动着象牙般美丽的胴体,为自己演奏出一幕幕摄人心魄的淫歌。

  「很好,现在,你会慢慢的睡过去,沉沉地睡过去,等我再一次在你耳边说话的时候,你就会尽你所能的抚弄你母亲的身体,明白么。」

  孙雨馨点点头,呼吸越来越低缓深沉,明显是睡了过去。

  白子飞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扭过头,贴近孙娴,说道:「孙阿姨,在这个世界上,你最信任的人是谁?」

  孙娴犹豫了一下:「最信任的人……是……你。」

  「很好,孙阿姨,那么,不管我问什么你都会很乐意回答,对么?」

  孙娴又点了点头。

  「那么,孙阿姨,你和你的丈夫已经分开这么久,你平时不感到寂寞么?」

  孙娴犹豫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么,孙阿姨,你平时如果有了那方面的需求,你会怎么解决呢?」

  孙娴脸上蒙上一层红晕,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的说道:「我……我自己解决。」

  白子飞脸上显出一种诡异的笑容,他想了想,又说道:「孙阿姨,一会儿你会感到有人来抚慰你,你可以安心的接受这种快乐,因为在这里的都是你可以信任的人,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你会感到十分的快乐,不管你以前自己解决时是怎样的感受,你都可以从等一下的慰藉中得到比你以前强十倍的快感,但是你始终无法达到高潮,明白了么。」

  这一次,孙娴等了很久,才有些木然的点了点头。

  白子飞脸上露出一种有些诡异的笑容,又将嘴贴在孙雨馨耳边说道:「小馨儿,现在你可以去好好解除一下你母亲的寂寞了。」

  孙雨馨的睁开眼睛,双眼呆滞而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身体有些僵涩的站起来,慢慢地向着他的母亲走去。

  她来到她的母亲面前,孙娴柔软的肉体无力的倒在沙发里,完全不设防的展现的自己的女儿面前。孙雨馨慢慢地解除掉自己母亲的西服,裙子,将她象牙白玉般美丽动人的胴体展现出来。

  白子飞眼中透出一种赞赏的神色,这完全不像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四十多岁的妇人的身体,岁月似乎无法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迹,她的小腹依然紧凑,不像有些生过孩子的妇女那样出现难看的壬辰纹和赘肉,她的乳房依然挺拔,即使在女儿为她解除了胸罩之后依然骄傲的挺立着。

  因为哺乳的原因,乳头和乳晕不像她女儿那样的粉红,而是显出一种淫靡的暗褐色,下体的阴毛十分浓密,郁郁葱葱的黑色丛林将那美丽的蜜穴遮挡起来,使得白子飞无法一睹为快。

  好一个极品的女人。

  孙雨馨双眼迷离的望着自己的母亲,脱下衣服趴了上去,她微微翘起的粉红色的小嘴亲吻着自己母亲那性感的嘴唇,一只如玉般雪白的小手抓住母亲挺拔的乳房,轻轻的揉捏着,另一只手滑过那平坦但又充满肉感的小腹,灵巧的钻进自己诞生的家园,挑逗着自己母亲的每一份性的欲望。

  由于之前白子飞的暗示,孙娴并没有什么推拒的动作,而是扭动着修长的玉体,配合着女儿无所不至的亵玩。她伸出灵巧的小香舌,和自己女儿那条同样可爱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发出一阵阵「啧啧」的淫声。

  白子飞在一边看的津津有味,这个美丽而高贵的女人,由于曾经受到过的伤害,以及自己的女儿的缘故,她曾经拒绝过无数优秀的男人的追求,而现在,她却在这个男人面前不知羞耻的尽情的展现着自己充满了魅惑的肉体,更和自己亲生的女儿乱伦,这一切都带给白子飞一种难言的快感。

  孙雨馨在她母亲体内的手指抽插的越来越快,每一次离开那美丽的花径都会带出一丝清亮的液体,两个指头已经变得湿漉漉的,在灯光下,飞速抽动着的手指反射着晶亮的光芒,手上也沾满了孙娴体内流出来的液体,而孙雨馨却全然不知似的,灵巧秀气的手指不知疲倦的逗弄着母亲饥渴的肉体,白嫩如玉的手指在黑色的丛林中时隐时现,显出一种别样的诱惑。

  在自己女儿的挑逗下,孙娴身上渐渐渗出一层薄薄的汗,脑袋也不断的摇晃着,一头美丽的长发胡乱的飘散着,构成一副充满诱惑的景色。她拼命的挺起高耸的酥胸,凑向女儿,口中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呻吟,美丽的脑袋尽力向后扬着,似乎努力希望能够得到更大的快感。

  白子飞眼中放射出火热的欲望,按下胸口喷薄欲出的欲火,慢慢的走过去,坐在二女身边,端起一杯红葡萄酒,轻轻抿了一口,一股带着一点酸甜的味道顿时充满了他的整个口腔,眯起眼睛,静静的看着身边这一对母女所上演的好戏。

  只见两具洁白的娇躯不断的扭动着,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种淫靡的幽香,一声声娇羞的轻吟传入她的耳中,不断的勾起他体内愈燃愈旺的欲火。

  白子飞伸出另一只空着的右手,绕过孙娴修长的脖子,抓住了她一个硕大雪白的乳房,轻轻的揉捏着,只感到手上传来一种光滑,细腻,柔软的感觉,白嫩柔滑的肉球上布上了一层晶莹的水珠,也不知是汗水还是女儿的口水。

  这巨大的肉球在白子飞的揉捏下,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在昏暗的灯光下,那一层薄薄的汗水随着白子飞的动作,不断变换反射着光芒。

  被白子飞催眠控制的孙娴和孙雨馨母女似乎没有注意到白子飞的加入,这两个美丽女子彻底沉迷于性爱之中,眼中透出沉迷混乱的神色,客厅里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白子飞心里传来一种变态的快感,下体的肉棒好像一根铁棒似的挺了起来,嘴角撇出一缕阴冷的微笑,这才只是开始,今后……

  想着,白子飞的眼睛渐渐变成了血红色,他又想到了他那以前的所谓的「恋人」,她也像这两个女人一样,在那个该死的男人面前展现自己美丽的娇躯和淫荡的风情吧……该死的……该死的……

  身为一个孤儿的白子飞,在十六七岁的年龄正是性格突变的时候,却要承受起失去父母的痛苦,在发觉自己的亲人都在盘算着如何获得自己父母留给自己的几套房子之后,只有那个所谓的青梅竹马站在自己这一边,为自己盘算,不知不觉的将赵雨霏看成这个世界仅存的美好。

  当这个支柱也倒下后,心里的黑暗和阴影便被无限度的放大,每当他看到这些美丽的女子娇躯裸呈的样子的时候,赵雨霏那充满诱惑和魅力的柔美娇躯在那个陌生男人身下娇吟承欢的样子便会不自觉的出现在他脑海中,或者是病态,或者是小心眼,或者什么都好,他总是无法自制看到这种令他怒火的画面,如果是以前他或者会哭泣,会无奈,但现在……

  见鬼去吧……

  白子飞强行将脑海中令他嫉恨欲狂的画面抹去,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到眼前的景象上,但是眼中的阴冷和郁沉却是越来越深,无法消散……

  见鬼去吧!

  孙娴扭动着娇躯,迎合着白子飞和自己女儿的侵犯,星目迷离,不断的大声呻吟着,似乎在渴求着更加激烈的快乐,但她失望了,不管自己的女儿怎样的努力,她都无法达到她所想得到的快感,她的身体明明告诉她自己体内已经积蓄了足够的能量,但却有一层薄薄的膜挡着似的,使得自己始终无法如愿。

  这时,白子飞也忍不住了,站起来走到孙雨馨身边,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可以了,现在站起来退后两步。」

  他的声音有些急促,有些嘶哑,胸腔里似乎蕴含着一股火焰就要爆发出来,一把将正在慢慢站起来的孙雨馨拉到一边,三两下除掉裤子,扶着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对准孙娴的下体,野蛮的刺了进去。

  「喔……好爽,好棒的肉穴……」

  孙娴的花径早已做好了准备,蜜穴里已经变得湿淋淋的,白子飞一下就进去了大半,只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着了火的肉棒一下子进到了一个温暖湿滑的所在,一股异样的快感从火热的阳物上传遍全身,孙娴那美妙的小穴温柔而细致的服侍着这个客人,也许是因为很久没有过性爱的原因,孙娴的花径相当的紧窄,一层层的肉圈紧紧的箍住白子飞的肉棒,还时不时的摩擦着,把他伺候的十分爽快。

  在白子飞进入的那一霎那,孙娴身体狂颤,白子飞感到一股滚烫的液体喷到自己的肉棒上,很明显,这成熟的美妇已经高潮了。

  白子飞双眼发出狼一样的火红的光芒,开始抽动起来那条粗大的肉棒,嘴里还不住嘿嘿的冷笑,火热的目光不断在孙娴成熟丰腴的胴体上扫视,由于之前和女儿的一场前戏,孙娴身上蒙上了一层薄汗,白子飞甚至能够嗅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熏人欲醉的肉香。

  孙娴虽然陷入催眠之中,但她的感官却被无限度的放大,她能够很清晰感觉到一根粗大的异物野蛮的刺进自己的体内,并且不断的抽动着,在一阵微微的疼痛之后,一阵强烈的异样的快感袭来,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放浪的呻吟声。

  「快活么,我的孙娴阿姨……来吧,我要你大声的呻吟出来,把你的淫荡和放浪都尽情的释放出来吧……」

  随着白子飞低沉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孙娴的动作更加激烈起来,她不断的挺动着纤细的腰肢迎合着白子飞,粗暴的奸淫时不时带出几滴晶莹的液体,白子飞的小腹与孙娴的屁股不断的撞击,发出「啪啪」的响声。

  身后的孙雨馨看着面前自己的情人与母亲疯狂的交媾,不时发出淫靡的呻吟与接连不断的「啪啪」撞击声,本来就已经红彤彤的俏脸更是增色几分,口中不断喘着粗气,只是由于白子飞一直没有命令,所以早已情动的她才没有扑上去求欢。

  白子飞一把将孙娴抱起,架在腰上,肉棒依然留在孙娴的体内,一边抱着怀中的美人,一边在厅里走来走去,伴随着白子飞走动的动作,腰部不断的抖动,孙娴两条修长的玉腿紧紧的缠在白子飞的腰上,在白子飞愈来愈猛烈的进攻下,不顾廉耻的大声嘶叫着,全然没有了往日高贵矜持的模样,将自己淫荡放浪的一面在自己的女儿面前彻底展现出来。

  白子飞扭过头,看到孙雨馨已是满脸通红,双眼水汪汪的看着正在疯狂交媾的母亲和情人,一副饥渴的模样。

  白子飞心中一乐,这才想起来自己居然将这个美人忘在脑后,一边继续操弄着怀里的成熟妇人,一边走到这个早已情动不已的美人面前,对她说:「怎么,想要了么?」

  孙雨馨一脸渴望的点了点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着实惹人心疼。

  白子飞一脸戏弄的看了这个曾经无比骄傲的俏美人一眼,笑道:「那好吧,随我进来吧。」

  怀里抱着孙娴,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搂着美人的蛇腰,肉棒不断在这个成熟妇人的体内抽插着,身后还领着脸上带着几分娇羞的孙雨馨走进了卧室。

  「躺下吧。」

  白子飞抱着孙娴趴在床上,肉棒依然留在这美艳熟妇的体内,对着身后的孙雨馨说道。

  孙雨馨乖乖的躺在床上,将一具散发着极度诱惑的娇躯呈现在白子飞面前,双眼有些嫉妒的看了一眼在白子飞胯下婉转承欢的母亲,又带着几分渴求的看着白子飞。

  白子飞冷笑一声,抽出还留在孙娴体内的肉棒,一把抱过这熟透了的美人,让他趴在自己的女儿身上,白子飞则抓住孙娴肥美硕大的屁股,伴随着孙娴的一声惊呼,从后面一插到底。

  孙娴虽然被催眠了,但除了自己女儿的那部分,白子飞还没有对她进行任何改造,旧的观念让她对这种姿势感到无比的羞耻,还伴随着强烈的刺激。

  白子飞双眼充血,好像一头野兽似的带着几分嘶吼的声音对着孙雨馨低沉的吼道:「小贱人,你不是想要么,这个美人不就摆在你的面前了,尽情的玩弄她吧,尽情的玩弄你的母亲吧……」

  孙雨馨看着自己母亲嫣红的俏脸,脸上带着几分痴迷,喃喃的说:「母亲,你真美……」

  便吻了上去。

  白子飞看到这一对美丽的丽人在自己胯下虚凰倒凤,心里充满了一种暴虐变态的快感,嘶哑着嗓子说道:「来吧,你们这两个骚货,在我的胯下尽情的呻吟吧,把你们的淫荡本性,彻底的展现出来吧,啊哈哈哈哈哈……」

  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肉棒从孙娴的体内拔出,又插到女儿的体内,在孙雨馨的娇喘呻吟中又一次插到孙娴体内,口中还不断喃喃的骂着:「操死你们,骚货,操死你们,贱人,你们这些该死的女人,就这么死在我的肉棒下吧,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

  白子飞粗黑的肉棒不断的在这一对美丽的母女体内进出,操弄着这一对及其相似的女子,时不时还发出嚣张疯狂的笑声,肆无忌惮的笑声中还夹杂着两个诱惑的呻吟声,尽情的蹂躏着这一对失去自我的女子,疯狂的享用着她们的每一份美好。

  直到月亮爬到老高,白子飞才在一声低沉的嘶吼中,将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孙娴那肥美的蜜穴里,同时,孙娴美丽的肉体亦剧烈的抖动起来,雪白的乳房随着她的身体也不断的颤动着,翻起一层层美丽的肉浪,而白子飞则身体一软,无力的倒在孙娴蒙着一层薄汗的无限美好的胴体上,孙娴身下躺着因为不断高潮而早已昏了过去孙雨馨。

  「好极了,我的美人们,现在,我要给你们更多的指令……」

  歇了好久,白子飞回过劲来,凑到依然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孙娴和孙雨馨耳边,轻声说道。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