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礼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大胖这个外号其实并不贴切的,因为他这个人并不怎么胖的,只是表情比较 呆滞,头脑也不太灵光的,外号不知从何时开始叫起,竟一直跟他到了大学。 班上的校花小雯本是大胖的高中同学,也许从那个时期开始,大胖就直暗恋 着她。从他现在的座位看去,正好是小雯的侧后面,她的每个动作,一颦一笑都 被大胖看来眼里,这种单相思的苦恼就在今天是个尽头了。 大胖趴下身子,隐约可以看到小雯桌子里的那封信的一角,他心里正七上八 下,想到自己在信中的措辞,他竟有些得意的笑了出来。 “啪”桌上重重的响声,将他的美梦惊醒,“这个是你写的?你怎么那么不 知趣的,你——”小雯气得粉脸煞白,身体因激动有些发抖,“我警告你,你要 再有什么举动别怪我不客气。”说罢转身就走,大胖隐隐听见句,“也不看看自 己的样子。”他的全身好似被泼了盆冰水,一下冷到了底点。 同学们都吃惊地看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熬到了放学,大胖并不知道,他木衲地走着,校门外小雯正在和几个年 轻人说笑着,看到他走出来,小雯似乎说了些什么还用手向他指了指,几个年轻 人立刻围了过来。 带头的一个长得挺英俊却带着一脸的坏笑,“你是大胖吗?”他挡住了大胖 的去路,笑嘻嘻地说:“小雯是我的女朋友的,麻烦你别再纠缠她好吗?” 没等大胖回答,他突然一拳挥出,大胖哪里经过这个,眼前一黑,立刻就倒 在了地上,旁边几个人一涌而上对大胖拳打脚踢了起来,十几秒后,才都让开。 那为首的狠狠说道:“别在让我看见你,要不见一次打一次,呸!”说完骂 骂咧咧地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大胖才慢慢爬了起来,全身的疼痛欲裂,他一步一挨地向家 的方向走去,路人都吃惊地看着他,想来脸上已经青肿的变形了。 终于坚持到家了,趁家人没注意,他很快溜进了自己的房间,锁好房门后, 终于坚持不住了,他直接躺在地上昏睡了起来,身上的阵阵疼痛依旧象恶梦般折 磨着他。 等他清醒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他摸索着看了看表,已经十点多了,自己 竟然睡了这么长时间,他站起来打开窗户,眼前繁星满天,回过身来他打开灯, 镜中的自己是满脸青肿,他伸手摸了摸,奇怪的是没有疼痛的感觉,全身上下也 很正常。 他转了转身,忽然感觉全身一轻,竟然飘在了空中,惊恐过后,大胖突然有 个想法:“既然你这么对我,我要报复的。”天空中传出阵阵的笑声。 因工作问题,父母经常出国的,这几天也是小雯一个人在家,她正穿着一袭 睡裙半卧在床上,耳边夹着电话,“你现在在干什么呢?”她腻声说道,“还在 打球呀?过来找我吧,我等你好吗?” 说着她站了起来,面对着窗户,接着和电话那边说着:“人家想你嘛,就我 一个人在,没什么劲的。”正说着,窗外有个身影正飞快向她的窗户扑来,“那 是什么?”小雯吃惊地后退了几步,随着“碰”的一声暴响,玻璃四溅,一个人 站在她面前。 “是你,你怎么能——”眼前的人竟是大胖,小雯这时竟没有害怕的感觉, 充满了吃惊,大胖的眼神古怪的盯着她。 “喂!小雯,你那边怎么了?说话呀!”电话里声音喊道,小雯刚抬起手, 大胖已经抢过了话机,随手一甩把它丢出了窗口。 “你,你要做什么?”看大胖想自己逼过来,小雯才感觉到威胁,恐惧一下 涌到心头。 终于没人能打搅我了,大胖心中暗笑,他抬起手“吃”的一声响,小雯那件 睡袍马上就破裂开来,对方似乎没有反应过来,雪白的肌体立刻就暴露了出来, 除了身上那条小白色内裤,完全是没有任何阻挡视线的东西。 大胖贪婪的在她身上注视着,苗条的身材上挺立着丰满的乳房,粉红色的乳 晕上顶着稍深些颜色的蓓蕾,因紧张还在微微颤动着,小雯瞪着美丽的大眼惊恐 的盯着他的举动,纤细的手臂不知所措的环抱起来,阻挡着对方的眼神,一双雪 白的美腿向后退着。 看着眼前的美色,大胖咽了下口水,突得伸手抓住小雯将她推到了墙边,自 己的力量好象变得很大,竟然能将小雯用一只手托在空中,“你放下我,要干什 么?”耳边小雯的叫骂对他根本没有影响,他一把就将她身上最后的内裤扯掉, 没有东西可以阻止我的。 大胖笑着,大力地分开了小雯的双腿,心爱女人最隐秘的地方完全暴露在眼 前,一团黑色的体毛下深红色的溪谷羞耻的大开着,微露出里面鲜嫩的颜色,大 胖解开裤子直接压了上去,大概是没有温情的前戏吧,那粗大的肉棒怎么也找不 到入口。 马上就要遭到强暴了,小雯拼命的扭动着身体不让对方得逞,但没想到反倒 帮了大胖的忙,大胖本是第一次的,找位置当然不那么容易,小雯这一扭动,突 然大胖感到肉棒好象一阵舒服,立刻不管不故的大力压了下来,一股紧涩的感觉 后马上就有种狭窄温暖的感觉紧裹着自己的阴茎。 小雯闷哼了一声就紧闭起了眼睛,大胖知道自己成功了,他努力的深入着, 双手肆意地揉搓着小雯的乳房,几下抽插过后,感觉到有些湿滑的东西滋润着肉 棒,看小雯刚才紧锁的双眉也似乎放松了些,他立刻努力地大力冲刺起来。 下体的挤压感强烈的刺激着头脑,眼前小雯美丽的面容更是让他激动,转瞬 间强大的力量似乎都涌向肉棒,阴茎控制不住的抽动了起来,他感觉到一股股快 感喷发在小雯的体内。 年轻的身体并不会马上示弱的,只一分钟的麻木他又感觉到了阴茎的膨胀, 藉着自己的体液的润滑他又开始了抽插,小雯虽紧闭着嘴但喉咙中也偶尔发出些 好象呻吟的声音,大概她也有快感了,大胖更加卖力的挺动着肉棒。 飞快的一个翻动,大胖把小雯翻转了一下,变成了自己从后边插入,这个姿 势使大胖兴奋不已,深入的程度和碰撞小雯的臀部感觉更是刺激,他紧抱住她的 大腿用力拉抱,让小雯也好似配合他的动作般来回动作,黑色的长发和雪白的肌 肤让他的征服感大大增强,各种感觉交加又让他再次发射了高潮。 “我要彻底享受她!”大胖心里想着,猛的抽出挂满了两人体液的肉棒,将 小雯翻转过来,也不言语直接放在了她的嘴边,看她好象喘气的时候猛的放了进 去,大概是看他太凶狠,小雯也没有反抗,他立刻又开始了进出,眼睛紧盯着那 美丽的脸庞,漂亮的小嘴正含着自己的东西,真是好陶醉。 “当——当当!”门外的敲门声响起,“小雯!谁在里面,快开门!” 是那个打自己的人,大胖脑海中涌出那人的形象,就算自己在干他的女朋友 吧,他笑了起来。 听到门外的声音,小雯挣扎着想要逃开大胖的侵害,楼下“冬冬”地撞门声 更是刺激了他的欲望,他接肉棒的余威再次顶住了小雯的花蕾,小雯用力的捶打 似乎对他没有任何用处,“波”的一声响,肉棒挤开柔嫩的肉门又冲了进来,马 上开始了疯狂的摆动。 房门的木边好象已经传出裂的声音,终于随着“哐”的一声大响,门被撞破 了,下午那个领头的年轻人几步就冲了进来,小雯睡房里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 只见小雯全身赤裸的躺在地上,双腿大开着,几乎有些红肿的阴部正淌出一股股 的带着淡黄颜色的液体,美目紧闭着,嘴角也有好象口水的东西流着。 再看屋里,没有别人,只有窗户夸张的整个破裂着。 他冲到窗口向外望去,远处似乎有个黑影闪过,有阵古怪的笑声传了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 “很精彩的,是不是大家?”老黄抢先说话,大家也跟着说好,“有些悬念 的,那大胖以后怎么样了?” 我摇摇头,笑着说:“那我也不知道了,这样就可以了,再说就没劲了。” “也对,那喝口酒吧,可该我了,”老黄“嘿嘿”地笑起来,“我这个可是 真实经历的。” 我们几个都笑了,小黑道:“大家都洗耳恭听了,黄兄你快点吧。” “好,我说。” “其实那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当时我的状况不是很好,只是个破工人!” 谈起往事,老黄的声音竟有些酸楚的味道,大家谁也没出声,静静地听着—— 第二幕送礼 “你天天打扮那么漂亮给谁看呀?”一大早见老婆坐在梳妆台前细心的摆弄 着什么,小黄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不愿意我总是那么漂亮吗?老公!”老婆小雯腻声地说道,手里却没停 下。听她这么说小黄也没了说辞,自顾自地洗漱去了。 “老公!明天过五一,下午都休息!我们一起去买些东西吧!”卫生间里小 黄胡乱的答应,“把存折带着,下午取二千吧!你能不能去车队就看这个了!” 小黄“嗯嗯”地点起头。 原来他们俩都是在一个厂子工作,说是厂子,却是大型的国有企业,近万人 的员工。小雯在财务部任出纳,小黄却只是个普通的技工。能到车队开车,算是 挺有脸面的工种了,不说别的,光薪金就能提高不少的。 想要得到这个优待,自然非车队主任老赵点头才可以,这老赵仗着他和厂长 有点远亲的关系,又拿着这个权力,总觉得高人一头。夫妻俩商量的就是藉着五 一给他送礼的事情。 跟随着购物的人流,两人算是挤进了超级市场的大门,只从收款处排出的长 龙,就知道里面的人有多少了。 “这个好不好?”小雯指着玻璃橱窗中的洋酒,小黄随着她指的方向看了价 格,居然要八百多,嘴里立刻嘟囔着不知道到底说些什么,“就这个吧,送人比 较象样!也是为了你的工作呀,”小雯眨眨眼,笑了起来:“你看!买这个还不 用排队交钱的,就这么样吧!” 第二天下午,两人提着买来的洋酒、两条进口香烟和一些水果敲响了老赵家 的房门,“小黄,是你呀!”老赵其实并不老,约莫就四十岁的样子,一看小黄 小雯两人拎着东西,眼睛一转立刻想到了什么,“来!请进吧!怎么还带东西过 来,那么客气!” 双方寒暄着,老赵接过东西让身关门,小雯经过他身边时,一阵淡淡的香气 随之即来,老赵楞了楞,眼光扫落恰巧看到小雯低胸里衣内白亮的乳沟,衬出两 边乳峰的丰满高耸。老赵不觉吞了口口水,心道没想到小黄的老婆倒是个美人, 怎么平时没注意到呢。 “怎么大嫂今天不在?”小黄坐定后随口问道。 老赵还在回想刚才的风光,听他问起忙说:“她娘家有点事,可能晚上才能 回来了!”笑眯眯地聊着,双眼却不经意地打量着坐在对面的小雯。 只见她着一身淡灰色的套装,一头披肩的秀发随便地挽着却更显她脸庞的白 皙,一双明亮的秀目波光流动,顾盼间涌出无限风情,红唇映衬下的小嘴柔嫩可 爱,一双裹着肉色玻璃丝袜的美腿短裙才遮住大部分的大腿,调换坐姿时不注意 的分腿微露出尽头处红色的图案。 居然穿红色的内裤,这小雯够风骚的,老赵心中暗叹,自己的小腹不禁热了 起来,胯下那根丑东西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小黄,能帮大哥个忙吗?”老赵的点子转了出来。 小黄立刻就站了起来,说:“赵哥,你说!” “其实也没什么,正好没有煤气了!大哥这岁数也不太行了——” 小雯向小黄使了个眼色,“好,我去吧,赵哥你先陪小雯说说话!”小黄会 意,接过老赵自行车的钥匙,麻利地拆下空罐,很快就出了门。 “就咱俩说话也没什么意思,干脆玩会扑克牌吧!”老赵提议道,反正也没 什么事,小雯点点头答应了。 玩了一会儿后,两人说笑很是开心。老赵笑着说:“小雯,我猜你内裤的颜 色吧,猜对了可要有奖励的!” 小雯一楞,却见他依旧笑嘻嘻地,也就没在意,以为他在开玩笑,毕竟是有 事求他,笑着答道:“好吧!” “是红色!对不对?”小雯脸上一阵飞红,羞涩地不说话。“对不对呀!” 老赵催着,小雯无奈地点了点头,心中却想他怎么能猜到,为什么不猜白色或是 什么的。 “那我可要拿奖励了!”老赵得意地笑起来,眼睛紧着盯着那红嫩欲滴的嘴 唇。 “你要什么奖励呀?”小雯还没想到会有什么问题。 “和你接吻就好了!”话没说完,老赵顺势抱住小雯柔软的身体,大嘴立刻 盖住鲜嫩的红唇。 完全是意外的变化,小雯还没来得及反抗,马上就被老赵的舌头攻了进来, 灵巧的舌头立刻就纠缠在了一起,老赵舌头转动,贪婪地吸舔着甜美的津液。 小雯努力地扭动着脖颈,双手用力却哪里挣得开这男人的搂抱。老赵手也没 闲着,一手隔着衣服大把握住整个乳峰,用力的揉捏,另一只手竟顺着大腿上丝 袜的光滑直接摸到了小雯两腿的尽头。“他要干什么?”小雯全身扭动着,不让 他进一步得逞。 “好妹子,你还是如了哥哥的愿吧!别说你老公换到车队了,就是给他副主 任的职务也就是我一句话的事!”耳边那卑鄙的语言带出一阵阵的热气,小雯迟 疑着,不知道是该夺路而逃还是大声喝骂,眼前这人确实有那个权力,可不能为 了这个目的就背叛老公呀。 看出小雯发楞,老赵可没停下,他熟练地解开她的上衣,将里面的低胸衬衣 翻上,很快将她的胸罩解下。“好美丽的奶子!”老赵心里暗赞,手指轻轻挑动 美乳上小巧可爱的乳头并绕着乳晕轻抚。 敏感的双乳同时遭受男人的玩弄,小雯的心中一阵烦乱,可身体却不由自主 的起了变化,可爱的乳尖慢慢地变硬起来。 老赵轻轻推倒小雯,抓起裹着丝袜的双腿,用力向两边分开。“不要!”突 然的震撼使小雯猛地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上除了连裤丝袜和里面的内裤以 外,其他衣物不知怎么都被老赵脱在了一边。 “好妹子,都这样了!你就随了哥哥吧,不然一会儿你老公进来,你能说得 清!”说到这个小雯倒是吓了一跳,小黄这个人是挺好吃醋的,这种情景让他看 见,自己就算跳黄河也洗不清。 老赵把握时机绝对是个好手,虽然费力却很快将小雯仅存的丝袜和内裤脱了 下来,然后紧抱住白皙的美腿,用力分开到最大限度。 眼前的美景让老赵连吞了几口口水,和身体肌肤颜色相反的黑色杂草浓密的 覆盖着湿润的溪谷,完全是不象已经结过婚的粉红色的阴唇因受力害羞地微微张 开着,隐约露出里面复杂的结构。 老赵忘情地趴下疯狂地舔吸着秘唇,舌头巧妙的攻击,使小雯头脑混乱,体 内却响应似地涌出了大量的爱液。老赵挺直舌头,朝着隐藏在深处的敏感花心探 去。 敏感的嫩肉不断被灵巧的舌头挑拨,小雯低声娇喘,下体触电般的刺激迅速 扩散到全身,将头脑中反抗的意念击碎,反涌出比和老公做爱更强大的刺激感, 小雯纤腰轻摇,脸颊泛红,秀目紧闭,小嘴不时发出恼人的声音。 老赵见时机已到,更不迟疑,甩脱阻止自己的衣物,丑恶的肉棒马上脱困而 出,他“嘿嘿”笑了起来,用手指轻分那两片已被爱液和唾液充满的肉门,将肉 棒压了上去,“吃”地一声微响,挤了进去。 “不要呀!快拿出去!你——”小雯又似突然醒悟般扭动挣扎起来,但此时 已被对方侵入,想再逃避根本不可能。老赵深深插入肉棒后,感觉自己的阴茎被 狭小的肉洞挤压着非常舒服,四周的肉壁不时的抖动更是让他兴奋不已,他稍微 停顿后开始挺起腰部,摆动抽插起来。 和意志不同的,刚才下体爆出的空虚和刺激感完全被对方插入的充实感所代 替,刺激感迅速升级,下面仿佛要被撑开了,每次的抽插都令小雯的意志松动, 逐渐身体的快感替代了理智的反抗,让她忍不住开始扭动纤腰,一双美腿不由举 高并紧紧环绕住对方的身体,似乎需要更紧的交合。 此时正好老赵的肉棒已插到蜜洞的最深处,龟头棱角搅动着敏感的花心,在 她体内激起阵阵抖动,“老公,我该怎么办?” 小雯不能抑制地大声呻吟起来,她努力挺起屁股,使两人的结合更加深入, 瞬间直冲大脑的快感似潮水般涌向全身,她只觉头脑一片空白,下体密洞内肉壁 痉挛地挤夹着不属于自己老公的肉棒。此时老赵胜利般地发出几声低吼,将股股 浓稠的精液射散在小雯的阴道深处—— 一周后的一天,小黄如愿调往车队,第一天上班的早上,小黄笑着说:“咱 们那天送的东西还真管用!” 小雯陪着他笑了两声,眼泪却在眼眶中不停打转,她咬咬牙,坚持住了,但 心里却好似痛得滴血。 “是呀,送礼当然管用了!”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