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姐姐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 (一)

  姐姐从南方打来了很多次的电话想让爸爸和妈妈到她那里住一段时间,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十一”长假期间,我和妻子找了个借口把孩子留在了岳母家托付给我的岳母及孩子的舅妈帮助照看。  ************  9月末的一天早上我们一家四口登上了去南方的飞机,在经过一次的换机飞行,到了傍晚我们到了南方姐姐家住的那个城市,一下飞机我们就看到了姐姐站在机场出口处等着我们。  姐姐的旁边站着一个中等身材的一个男人,手里领着一个女孩怀里还抱着一个小男孩,我想这个男人一定是我的姐夫了。  我和爸爸妈妈还有妻子晓红走到姐姐的跟前相互的拥抱后,姐姐向我和妻子晓红介绍,这个男人是我的姐夫。  姐夫我是头一次看到,中等的个头,不胖也不瘦,一袭藏蓝色的西装,衬着一头黑亮的短发,清俊机敏的五官,一看就知道是一位沉着、稳重的商人。  姐姐介绍完后又把姐夫怀里抱着的男孩抱过来说:“看,这是我们的小念军,来念军快叫舅舅、舅妈好!”小家伙好像与我很熟悉似的嘴里“呀呀”地说着大人们听不懂的话语,张着胖乎乎的小手让我来抱他,我伸手把小家伙抱了过来。  可是我刚抱了一会儿,我就觉得一股暖流从衣服上传了过来,原来他就把他那童子尿淋淋尽至的全都喷洒在了我的衣服上,这个景象惹得大家是一阵的开怀大笑,姐姐和小红都笑弯了腰。  姐姐笑着忙把小念军抱了过去,掏出手绢檫拭着我身上的尿渍,我忙说:“姐,不用了,我把衣服脱下来拿着就行了。”  在我脱上衣的时候,妈妈别有用心的说:“呵呵,小念军就是想看看你实不实‘交’呵呵。”  我们大家边说笑着边走出机场,我和姐夫走在一起,边往外走边说着一些关于商场上的事情,姐姐和妻子晓红还有爸爸妈妈走在我们的旁边边走边小声地说着些什么。  不一会,妻子晓红红着脸往这边看了看同时伸手打了一下姐姐嘴里不知说了些什么,姐姐嬉笑着边躲边拽着妈妈的衣襟。  妈妈也伸手打了一下姐姐说:“你们姑姐的事情干吗把我们也拽进来了?”  妈妈的声音比较大,我和姐夫都听到了,扭过头去看了一下后,我和姐夫对视了笑了一下,姐夫走过去对姐姐说:“咱们是回家吃饭还是到饭店吃?”  “当然是到饭店吃啦,小弟和晓红这是头一回来啊,必须先上饭店!”姐姐说道。  “还是到家里吃饭吧!也不是外人,在家里吃着随便,没有必要到外面浪费。”我和爸爸同时说。  我们说着走出了机场,坐上姐夫开的车回到了姐姐的家中,爸爸妈妈因为岁数大了坐飞机的时间又比较长,回到姐姐的家中身体上感到有些累了,姐姐、姐夫忙把他们让到卧室中休息,可他们非要拉着外孙女和外孙子一起休息。  可见老人们对孩子们的喜爱程度是非同一般的。姐姐和姐夫让我们也休息一会,他们便到厨房准备晚饭去了。  我和妻子晓红头一次来到姐姐的家中,一切感到比较新鲜,于是便到各个房间走一走看一看,姐姐的家中是一座独居的二楼。  一楼有一个厨房,厨房的外间是一间餐厅,餐厅的中间摆放着一个红木做的椭圆形的餐桌,围着餐桌的两侧摆放着红木椅子。靠近屋角有一台左右双开门的大冰箱,在冰箱旁边墙壁上的酒隔里摆放着一些名贵的红酒、白酒以及一些洋酒。  外间是一个大客厅,大厅的一角摆放着一台立式空调,客厅的中间摆放着一组三件白色的真皮大沙发,在沙发的前面摆着一个有近三米长一米半宽的红木做的茶几,茶几上摆放着一套景德镇出品的茶具。  沙发正面的墙上挂着一台120英寸巨大的电视屏幕,电视屏幕的两边有两株高约1.5米的红果盆景树,郁郁葱葱的红果树上结满了橘红色的球形果子。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人走在上面是悄声无息,一点动静也没有。靠近楼梯摆放着一个巨大的鱼缸,里面有两条近一米长的金龙鱼正在悠闲自得的游弋着。  左侧是一间卫生间。卫生间的里面安装一个遥控智能型的马桶,在马桶的左侧安装了一个玛瑙净身盆,右侧是一个非常大的椭圆形玛瑙冲浪式按摩浴缸,门口是一个红玉石洗手盆。  右侧是一间主卧室,主卧室里就只摆放着一个非常大的床,在上面一同睡上5、6个人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床的正面墙上安装着一台70英寸的液晶电视。  床的两侧有两个比较大的床头柜。  床的外侧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落地窗的两侧悬挂着两层的窗帘,外面的一层是白色的纱织窗帘,里面的一层是深红色的窗帘。在落地窗下面摆放着四个逍遥藤椅。  挨着卫生间的是一间小卧室,小卧室里只摆放着一个双人床,床头两边安放着两个床头柜,与床头柜摆放一起的还有一台台式电脑,电脑旁边是一个书柜。  一楼和二楼是旋转楼梯,二楼有两个大卧室两个小卧室,边上有一个大花房里面种满了鲜花,一进花房就感觉到了满屋的花香扑鼻而来。  外面有两个车库,在车库的旁边养了两条大狗,一条叫花花,一条叫丹丹。  当家人走到院里这两条大狗立刻就摇着尾巴扑了上来,高兴的不住的舔着人的脸和头发。  花花和丹丹是两条大狗,是两条很棒的看门狗,对于陌生的入侵者,它具有足够的威慑力,但是对于主人,却显得分外的温柔和热情,是两条让人放心的忠诚的看门狗。花花和丹丹足有一百多磅重,如果让它们扑到你的身上,那后果任何一个人用脚后跟都可以想象得到的。  楼的后面有一个不大也算不小的游泳池,游泳池的边上有两个亭子四周种满了树木,站在后面的阳台上往下看游泳池的形状好似一个豌豆,碧蓝的池水在微风的轻抚下,微微的荡漾着,人们的眼睛可以透过近3米的水深看到池底瓷砖的颜色。  妻子晓红看到这些后羡慕的不知怎样才好,拽着我的胳膊摇着说:“等回家了以后咱们也在院子里挖一个游泳池吧!”我扭头看着妻子晓红说:“看什么都是人家的好,你们女人呀,好吧,咱家能不能有游泳池就看你的表现了,呵呵!”  “嗯~讨厌啊你。”妻子晓红一听我这样说脸一红伸手打了我屁股一下,转身就想走。我一伸手又把她拉了回来问:“哎,晓红,刚才在机场的时候你和姐姐说什么了啊?”  “没说什么呀”晓红一脸诧异的说道。  “胡扯,没说什么你会不好意思,还想打姐?”我继续追问着。  “哦,嘻嘻……”晓红好像想起了什么,红着脸嘻嘻的笑着,我伸出左手用胳膊搂住晓红的脖子,同时把手伸进了晓红的衬衣的奶罩里揉着她那肥大的奶子,并用两个手指捻着奶头,随着我的手指不停地捻揉晓红的奶头慢慢的硬了起来,喘气也急促起来了。  这时晓红也伸手把我的裤子的拉链拉开把她那细嫩的小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套弄起我那早已硬起来的大鸡巴。  我用手轻轻的捻着晓红的奶头催促她快说机场上她们说什么了,晓红一边用手套弄着我的鸡巴一边说:“姐姐在机场问我,最近咱们和爸爸妈妈还经常在一起肏屄吗,我说一个月能有两次,姐还问我那剩下的时间咱们找没找别人在一起同时肏屄?我说也找,姐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挺好的,很爽,我问姐她怎么样了?是不是也经常和姐夫在一起肏屄?  姐说还可以,并说道自打从咱家回去后那天晚上躺在床上和姐夫就说了这事,当说起整个过程时姐夫好像很兴奋,鸡巴翘起了好高,翻身趴在姐姐的身上就肏了起来。  姐姐边说边回想起当时的过程也很是兴奋,肥嫩的大屄也在不断的往外淌着淫水,经姐夫这么一肏更加的兴奋起来了。姐姐把两条大腿抬的高高的盘在了姐夫的腰上,肥大的屁股使劲的扭着,向上顶着,好让姐夫的鸡巴能充分的顶在肥屄内的子宫上。  当姐夫听到我把手伸进了姐姐的肥屄里时,显得更加的兴奋和惊讶,猛然之间,姐姐从她那肥屄里感到姐夫的鸡巴猛的开始跳动起来,呵呵,姐夫兴奋的早泄了。  在休息了一会后姐夫和姐姐说他很想看看手是怎样插进屄里的,这是姐姐的兴奋刚刚的到来而姐夫却早泄了,姐姐的肥屄感到了异常的空虚,急需把肥嫩的大屄来填满。  于是姐姐就用自己的手在自己的肥屄上来回的沾着从肥屄里淌出的淫液和姐夫的精液当把手沾满后,就把自己黏滑的手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往微微鼓起得肥屄里插去。  当整只手都插进了肥屄里后,姐姐就用手开始来回的抽插起来。姐夫瞪大了眼睛趴在姐姐的两腿之间看着,当姐姐达到了高潮猛地把手从肥屄里抽出来的时候,由于空气的原因从姐姐的肥屄里发出“嘭”的一声,一股黏黏的淫液一下子喷在了姐夫的脸上。  当姐夫把喷在眼镜上的淫液擦掉时,看到的是一个张着圆圆的大嘴的肥屄,两侧的大阴唇因极度的兴奋而鼓鼓的肿胀着,而小阴唇因快速的摩擦而肿胀着向两边扩展着,因小阴唇向两边充分的扩展就把因为用手来回的抽插而撑得大大的阴道暴露了出来。  从阴道口就能看得见阴道壁上层层的折皱,还有在里面不断跳动的圆圆的子宫颈口,姐夫都看傻了,他那看过这样的肥屄呀,他把手伸到姐姐的肥屄上轻轻的抚摸着,在那肥嫩的大屄的开口处,触手生温,感觉十分的柔软,但是却热乎乎的粘糊糊的,十分的湿滑。  姐夫对姐姐小声地说:“我也可以把手伸进去吗?”姐姐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来抓住姐夫的手臂按在自己的肥屄上使劲的按了下去,姐夫的手感到一紧,眼看着手慢慢的进入了妻子的肥屄里,虽然越往里进越是艰难,但是姐姐屄内里的柔软的肉壁摩擦着手背的感觉真是爽呆了。  姐夫的手拼命的往里挤,手指头触到了一层柔软的肉壁,姐夫开始没明白过来是什么,使劲的用手指头刮了几下,姐姐顿时身体缩成了一团大声的呻吟起来,大股的淫水顺着咧开的屄缝流了出来,淌在了床上。  当姐夫把手往外抽出,由于气压的缘故,姐姐的阴道迅速的收缩,同时传来“啵”的一声轻响,姐夫感到十分的有趣,于是开始用自己的手在姐姐的肥屄里来回的抽插。  每一次的抽插都发出手臂与肥屄里的嫩肉相互摩擦的“扑哧、扑哧”声音,同时还随着手臂的抽出带出了大量的淫水……  打这以后姐夫好像很喜欢用手去和姐姐肏屄,还很喜欢边肏屄边听姐姐将她和咱们一家在一起共同肏屄的事情,有时候肏屄肏的兴奋的时候还和姐姐说让她和别的男人肏屄他躲在一边偷看,他还甚至还动让姐姐和他的爸爸在一起肏屄的念头,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罢了。  这次咱们来姐姐问我喜不喜欢和姐夫在一起共同快乐一下,我说:“那得听你的意思了!”她却笑着说:“哟,你这个骚娘们什么时候正经了呢?你的那个玩意什么时候让爸妈他们闲着了?呵呵!”  我听她这么说,怕爸妈他们不好意思我就掐她,她却跑到妈的身后躲了起来,嘻嘻,爸和妈听了姐说的话好象没有不好意思反而倒是挺高兴的样子。“  我这时早已把我的右手从妻子晓红的裙子底下伸了进去,退下了她的蕾丝小内裤,当我的手摸到了晓红的肥屄时,从手上传来的感觉是妻子晓红的两腿之间已是湿的一塌糊涂了。  当我的手碰到了已是峭立起来的阴蒂的时候,晓红不自觉的呻吟了一声,两腿一夹,同时弯了下腰。晓红这一弯腰,那薄薄的紧身衣内的一对圆滚滚的肉球也抖荡了一下,蹭在了我的手臂上。  我看着晓红这个淫荡的样子笑着小声的说:“怎么了,受不了了啊?是不是小骚屄痒得很呀?”  “嗯,老公,我的小屄真的让你摸得好痒呀,咋整呀?我想要,老公!”晓红用手撸着我的鸡巴说。  “嘿嘿,是想让姐夫肏你吧?你是不是想尝尝姐夫的鸡巴是什么滋味啊?也是的,姐夫是南方人,南方男人的鸡巴你还没有尝过呢!”我笑嘻嘻地说。  “什么呀,你好坏呀,老公,是你想的吧,我可没有想这些,我就想你的了!”晓红脸红红的反驳着。  “哎呀,你们在这呢,饭做好了,下来吃饭吧,咦,你们干吗呢?你们俩说什么呢?哟,干吗那你们这是呀?这么一会就等不及了?来,晓红让姐看看都憋什么样了!”姐姐这时从楼梯上走了上来说道。  说着就走到了妻子晓红的身后,伸手就把晓红的裙子从下面掀了起来,显现在姐姐眼前的是,白色的蕾丝小内裤被退到了腿弯处,在奶油色的大屁股的中间,褐色的菊花点缀在粉红色微微鼓出显得肥嫩嫩肥屄的上方,一股股的晶莹的淫水从她的肥屄里流淌出来。  那露在外面圆鼓鼓的奶油色的大肥屁股和那湿滑不住抽搐的肥屄上此时淫水汪成一片,整个肥屄显得亮晶晶的。若隐若现的屄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粉褐色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黏滑的淫水顺着一张一合的阴唇往外流着,就像那婴儿往外流涎水小嘴,充满着无限的诱惑。  妻子晓红急忙把裙子捂在大腿上挣扎着说:“别……大姐你干嘛呀?”这时姐姐把手伸过去握住了晓红的奶子。  “嗯!……”妻子晓红嘴里哼了一声。晓红的奶子圆滚滚的非常挺拔,显得非常的丰肥,白嫩嫩的,细腻腻的,手感很舒畅。如葡萄粒般的两粒粉红色的奶头也是那样的迷人,并且突出于乳峰上,因激动而收缩凸硬,淡褐色的乳晕不大也不小。  晓红:“哎呀”轻叫一声,本能的扭过身去抬起了双手护住胸部,这时侯的晓红心儿里骤然跳动起来,白腻的香腮泛起情欲的红潮,鼻息急促的喘息起来。  姐姐看到这笑着说:“嘻嘻,这骚屄娘们,都骚成这样了,快下去吃饭吧,吃完饭大家在一起好好的玩一会。”  晓红这是扭过头来冲我眨眨眼睛说:“好,我先下去了,你们姐俩一起下楼吧。”说着伸手把她那白色的小内裤提好转身下了楼。  姐姐低头看着我那还没有拉上拉链的裤口,笑着说,:“在家那么长的时间了,出来这么一会也不老实,来,我看看我的小弟的玩意有没有变化?”说着就把手从我的那还敞着的裤门伸了进去。  姐姐的手伸进我的裤子里后,她一把就抓住了我哪又粗又硬的大鸡巴,上下撸动着说:“嘻嘻,小弟的鸡巴还是这么大这么硬啊!我没在的时候它是不是一直就没闲着呀?”  当姐姐的手伸进我的裤子里时,我张开双臂把姐姐搂在了怀里,我的左手搂着姐姐的后背,右手来回摸着姐姐那丰满肥润的大屁股说:“嗯,是没怎么闲着,但是心里总还是想着和姐姐做的是最好的。”  姐姐抬头在我的嘴上亲吻了一下说:“嗯,就你会说话,不过姐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做爱,你的鸡巴又粗又大,插在里面涨涨的满满的真的是好舒服的。”  “真的吗,不是骗我吧?来,我摸摸看是不是真的想我了。”我说着就把姐姐的裤子解开把手伸进了姐姐的两腿之间,姐姐很配合的把两条圆润的大腿微微的分开,以便于我能充分的摸到姐姐那丰润的肥屄。  当我的手摸在姐姐的肥屄上的时候,我的手感觉到了姐姐的肥屄湿湿的黏黏的热热的更加的丰润肥厚了。在我摸到姐姐的肥屄的时候,姐姐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把头埋在了我的肩上。  我轻轻的亲吻着姐姐的耳垂说:“哦,姐姐的屄好像比以前更加的肥润了啊,肉乎乎的好可爱呀,我好想亲亲呀姐姐!”  姐姐一只手搂着我的脖子一只手继续来回撸着我的鸡巴说:“我也好想让你好好的肏我,一会咱们吃完饭和你姐夫咱们一家好好的玩玩好吗?小弟?”  我说:“好啊!”我边说边用手指插着姐姐的肥屄,我的手指感觉到姐姐的屄不仅肥了而且宽松了不少,姐姐这是也感到了我的手指已经插进了很大的一部分了,于是她慢慢的抬起了右腿。把脚蹬在了阳台的扶手上。  这样我的手指更加方便的插入了姐姐的肥屄里,我的手指在姐姐的肥屄里来回的抽插着,我用中指来回顶着姐姐的子宫口,我感到姐姐肥屄里的子宫口已经微微的张开了,宛如婴儿的小嘴在一下一下地吮吸着我的中指。  “姐,我听晓红说姐夫好像很喜欢用手插你的屄啊,你这样是不是很舒服啊?你的屄真的是越来越大了!“我问道。  “嗯,自从在你们那里回来后,接着又生完这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总是渴望有一种给予包容的感觉,加上生下孩子后,我的屄是越来越肥同时也变得有些松。虽然和你姐夫在做的时候也能达到高潮,可是心中总是有着一丝压抑和空虚,总是感觉下面空空的没有填满,我总想需要得更多更多的东西来填满它。“姐姐靠在我的身上,轻声的说道。  “那姐夫很喜欢看你和别的男人肏屄的过程吗?你和别的男人肏过屄吗?”我继续好奇的问道。  “嗯,自从他听我说咱们一家人在一起肏屄的事情后,那天他兴奋得不得了,后来有一天,在我们肏过之后躺着说话的时候,他吞吞吐吐的说能不能在我找别的男人肏屄后,晚上回来告诉他是怎么个过程,他很喜欢听。我看着他那一脸的企盼,我就答应了。  当我躺在他的身边讲述着每一次肏屄的过程,他总是很兴奋的揉抓着我身体的每一个地方,而且肏起屄来也是很有劲的,到了后来又发展到了想看我和别的男人肏屄的过程。“姐姐轻声的讲着同时脸也渐渐的红了起来。  “他看过了吗?”我饶有兴趣的继续问着。  “嗯,看过几次,后来他还和我商量想让我和他的爸爸在一起肏屄呢。”姐姐趴在我的肩上说。  “哦。那你和他的爸爸肏过屄了吗?他爸爸多大岁数了鸡巴大吗?”我用一只手搂着姐姐问。  “还没有,一是还没有机会,现在你们又来了好像还得等等以后再说吧,还不知道他妈妈同不同意呢!”姐姐趴在我的肩上用手撸着我的鸡巴说。  我和姐姐正小声地说着话,这时楼下传来了妻子晓红的声音:“嗨,还没完那?快下来吃饭吧,大家都等你们俩呢,饭都凉了!快点吧,有什么话吃完饭再唠吧!”  我们听到这话后,我和姐姐对视笑了一下相互亲吻了一下,我说:“姐,咱们先下去吧,他们都等着呢!”  姐姐点了点头,我把手指慢慢的从姐姐的肥屄里抽了出来。  当我的手指从姐姐的肥屄里面轻轻的抽出来时,顿时群山倾倒,积水横流,黏糊糊的淫水沾满了我的手掌。我把抽出来的手送到姐姐的面前,让她看看自己的淫水是如此的多,竟然顺着我的手指流到我的手臂上。  姐姐看着我那满是淫液的手,竟然把嘴伸向我的手舔了起来,当把我手背上的淫液舔完后,于是又张开嘴巴把我的沾有她淫水的手指全部含到嘴里。  舔完我的手后,姐姐又脱下了她那鹅黄色的蕾丝内裤,姐姐边脱边说:“看啊,都让你都给搞湿了,怎么穿呀,算了,也不是外人就这么下去吧!”说着穿上裤子用手牵着我的手一步步地走下了楼梯。  一进到餐厅就看到爸爸和妈妈坐在主位上,旁边坐着外孙女和外孙子,次位子上坐着晓红,挨着晓红坐着的是姐夫,看到我和姐姐进了餐厅,外甥女娇娇就问姐姐,“妈妈,你和我舅舅干什么了呀?怎么这么半天才下来吃饭呀,大家都等你们了,一点也不乖!”  大家听到这乖巧的孩子说出这么童真的话,不由自主的都笑了,爸爸说:“好了,快吃饭吧,一会饭菜该都凉了!”姐姐和姐夫对视了一眼相互微微一笑,便开使吃起饭来。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