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淫荡女(改新版)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第一章
我是丑女,幸庆的是考大学不用以貌取人,混了快二年,终于证实了自己并不是丑得没文化的人。
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女赏心悦目,丑女则是敬而远之。我并没有什么“好”朋友,我也落个逍遥快活,反正二十二年也都这么过来了。
本来父母是俊男美女配,而生下女儿却是丑八怪,难道这是基因变异的成果?从小我的父母便对我不闻不问,或许是我这个“丑女儿”伤了他们颜面,他们只尽义务的教育给我金钱上的帮助,便把我丢给学校自生自灭,很难见上他们一面,只知道我银行卡上的数字每年都会增长。亲情的悲哀?我想是的。
我没有美丽的外表,没有美人的烦恼,烦恼今天该穿什么衣服,烦恼今天该跟谁约会,烦恼今天情归何处。我倒是落得清闲自由。
其实,我和其他的少女一样,希望有个男人会真正爱上我,用一颗真心来爱着我。只是现实的真切,让我明白这只能算一个梦,不可能圆成的梦,这算不算一种精神奢侈?
那我能不能当一次阿Q,让我偷偷默叨一句:丑女自有丑人福!丑女也能有幸福!第二章
六月的天气,炎热,额上覆了一层薄汗,肌肤充满了黏腻,我顶着书遮住强光,快步行走在学校公路大道上。
“夏之媚学妹!”一道男声叫住了我。
就算没有转头,我想我已经猜到了他是谁!黑影快步绕到我的面前,挡住了右侧射来刺的光,我舒展紧锁的眉头,总算有东西为我挡那恶毒太阳。这夏天真是热啊!“有什么事吗?学长?”我懒散地低着头回答他。反正他也不想见到我这张脸。
“你不是想接近江兴涛学弟吗?”他的嗓音突然提得很高,仿佛是要宣告全世界人民一样。
“恩?”我诧异地怔了怔,抬起头看着他,白光射入眼瞳,眉头又紧皱起来,微低下头,忍不住又暗自咒骂恶毒的太阳。路过的行人侧目往我这边一个劲地瞧,好像是看动物园的动物。
“你不是说喜欢他吗?”他放开嗓子大声道,招来更多行人的侧目。
我傻愣住,喃喃自语地:“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他的?”江兴涛?是才进校不久就被冠上了“校草”之称,是出名的花花公子哥,整天左拥右抱,美女们前仆后继,他的生活可以说是多姿多彩。前不久不过多看了他一眼,顺便说了一句长得挺帅的,这位学长当作抓住了什么把柄似的。
“学妹……”他突然拍拍我的肩,拉回了我的思绪。“我有好的办法,让他注意你!”
“恩?”我抬头奇怪地看着他,学长他似乎被我吓了一跳,赶紧转移视线,眼珠子四处飘荡。都认识我快一年多了,还是不习惯我这张丑陋的脸?
学长似乎感到了尴尬,半侧过身,咳嗽两声,才开口道:“这个……我可以帮你,不过,你也得帮我!”
“帮你?干什么?”恶毒的太阳,我想立刻马上离开这里。
“我需要你帮我写一份报告!”
“报告?”我跟他不同专业,怎么写?
“题目就是《世界文化遗产报告》,因为我最近挺忙的,学生会的事烦得要死!反正最近你们部里也没有什么事,你就给我写一份!我呢,就帮你出主意接近他,怎么样?”他滔滔不绝。
“哦!”从兜里取出纸巾擦拭着额头的汗珠,眉头紧皱,眯起双眼。这个天气,真要人命,脑子迷迷煳煳的。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呵呵——”他很高兴,兴奋抓住我的肩。“我也不会让你失望的!”
“恩!”一刻也不想呆下去,热得要疯了。“学长,没什么事,我先退下了!”没差学着古时的太监跪下请求。
他放开我的双肩,侧过身让开道:“好吧,你先走吧!记得写好稿子给我!”
“哦!”我抱着书疯狂地奔跑在道跑上。满脑子是电扇,冰块……
跑出前校门,眼看离家还有还有几十米远,却被一个不知人士拉住了手臂,声音嗡嗡在耳边响起:“这位同学,请问教务处怎么走?”
“什么?”什么教务处?我已经神志不清了,眯着双眼转过头看向这问路人。
“啊!女鬼!”他吓了一跳,反弹放开我的手臂,还勐得推了我一把,害我脚步踉跄倒退了一小步。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行为的无礼,低下头面露尴尬,连连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恩!”我懒懒地垂下头低声回应,反正他也不是第一个了。我的确长得像女鬼。
那人清清喉咙,又问道:“那个……请问教务处怎么走?”
“直走——再向左……”我迷迷煳煳地说出路线。
那人道谢后,随后走向停靠在几米远的公路侧的黑色轿车,对着里面的人说着什么。我远远地能听到车里的人大嗓门:“什么办事效率,你还不是一般的低……”
没有兴趣听下去,转身继续奔向我的个人居住地。电扇……冰块……第三章
天气越来越炎热,空中挂着火红的太阳,燃烧着大地,额头的汗滴黏腻肌肤,用纸巾擦着汗珠。鬼天气!我撑起一把太阳伞,挡住太阳的直射,快步走出遮阴的公寓出口。我得快些到学校,今天学校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
走了近十分钟路程,让我汗流浃背,刚进固定的教室,发现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全班的人数从未这么齐过,二年里很少露面的同学竟然也出现了。
“喂!丑八怪你傻呆那里干什么?”坐在前排的一位红色头发的女人嗤笑看着我。
有点陌生的面孔!我微低了低头,不理会她嘲弄,慢步走向左侧边的角落坐下。好位置都被霸王霸女们强占了去,只好认命坐在一个较通风的角落位置。
同学们似乎在议论什么,更有甚至不时往门口飘望,好像在等什么人物到来。
“请问,是在等谁吗?”我侧过身问身后的同学肖梦。
肖梦停下和同学谈笑,转过头,眼中是藐视,又带了一丝不屑,冷冷回答我:“新辅导员,这么大的事,难道你不知道吗?哼,还是学生会的副部长呢……我看啊,我也能捞个学生会副会长玩玩!”
我的确不知道这等大事,因为从未有人跟我提起过,我只收到一条短信,说今下午有会议!我知道我不收欢迎,谁让我长得丑呢?反正我也习惯了,我无所谓的笑了笑道了声谢。肖梦冷哼一声侧过身又和同学谈笑起来。
我翻开昨天去图书馆借的世界文化资料,仔细翻阅起来。
“怎么还不来……”
“……这个人还真的够拽的!让咱们这么多人等着!”
“……真讨厌,这老师真不守时!”
是啊,快快结束吧!这里太吵,太热了!我也暗自祈祷那位新辅导员快点出现。等了近半小时,同学们的情绪骚动到极点。
“同学们,请安静一下!”
教室内突然一下子安静了,我抬起头看着这新辅导员,平凡的外表,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微胖,头顶上的头发少得可怜,挺着啤酒肚,汗水湿透了他的白色衬衫。他是学校的教务主任!难道他就是我们的新辅导员?
“今天你们的新辅导员临时有事,或许来不了……”原来他不是咱们新辅导员。
还未等他说话,教室内闹翻了,同学们都充满了不满,等了近一个小时,那个人竟然以临时有事来不了便打发了,这让谁都受不了啊。
“搞什么啊!”
“……有什么了不起啊!”
“烦死得了!热得要命,让我们这里等了一个小时……”
“……”
咒骂声,抱怨声,愤怒声……
我也忍不住抱怨两声,唉,来不了早说啊,让我们这里等着,真有点不人道。
“谁说本少爷来不了的?”这时,门口竟然出现一道带着嘲弄的男声。
“咦——?”在坐的人都纷纷看向门口男人,男人毫无迟到的愧疚,大摇大摆走向讲台。走路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社会痞子。
正常的人定律,他长得标致,人模人样。前额亮洁,粗眉下的眼眶里盛着圆黑的瞳人,黑白分明,长睫如扇,眉宇高隆,唇宽而稍厚,肤色是带着点光泽的小麦色,他穿地比较随意,一套休闲着装。他视线巡视了四周,半晌,用手指往后梳拢了一下黑色秀发,笑露出一排白牙:“想不到美女还挺多的!早知道有这么多美女等着我,我一定比现在来得早!”他视线不离前排的美女们,上下打量着,似乎正打着什么鬼主意。
他身侧的中年男人流着汗,轻拍他的肩,附上他的耳边嘀咕着什么,男人听闻后,皱了皱眉,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好一会儿,他才将视线从美女们身上离开,正视在座的同学们,道:“我是你们新来辅导员!熊逸霖!”第四章
新来的辅导员——熊逸霖,我敢确定他就是个色狼痞子。简单几句介绍结束后,他便下了台走向前排的美女,故作风度翩翩的样子,不顾他人诧异的目光,和美女谈笑起来,还打着“日后学习交流”的幌子公然向美女们讨着电话号码。
讲台上的教务主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抹着额头滴下的汗水,微抽动嘴角,走向熊逸霖的身侧,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瞬间变了一张脸。面带笑容对着新辅导员的耳边轻嘀咕什么,这却引来熊逸霖的不耐烦,挥了挥手,又继续对着美女们谈笑风身,丝毫不理会身后男人难看的脸色和某些男女同学的不满情绪。
我感觉挺好笑的,堂堂教务主任竟然也会“怕”一个小小的辅导员。班上的人已经开始议论纷纷了,教务主任的面子有些不挂。但身为堂堂名牌大学的教务主任,想必心理承受能力也非常人,他舒了舒眉,很耐心的又拍了拍肩,又对着熊逸霖低声嘀咕着,这次似乎有了些效果。只见熊逸霖皱了皱眉,微微点头,妥协了,转身走出了教室。
教务主任这才松了一口气,对着有些浮躁有同学们笑道:“安静!同学们,你们先在教室里学习!”没有给我们什么其他理由,转身也离开了教室。
好戏也落幕了,我也将视线转移到书中,只是环境太喧闹,让我无发静心,视线在书上,而耳朵不由自主竖起听八卦。
“……他是什么啊?这么拽,连笑面虎的账也不卖!”
“我想可能是有钱人吧!瞧他穿的那一身,全是名牌!少说都要这个数!”
“五万?”
“NO……NO……这个数!”
“……啊?不会吧?果然是有钱人!怪不得……还公然泡妞……你瞧瞧,黄巧鹂高兴那样……切,好像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一样。”
“难得咱们学校来个有钱又帅的凯子……”
“……呆木头也挺不错的啊,就是……太……唉……”
正当我听得入神之时,突然听到有人大喊我的名字:“夏之媚!”
二年的点名训练,条件反射伸手喊道:“到!”
“唰——”几双百眼睛转看向我,有的皱眉,有的嫌恶,有的不屑,更有甚至被我吓着了惊唿了一声。
我知道我已经是名人,丑得出名。我低着头,静静等着下果。
半晌,听到一道厌恶的声音:“好丑!你竟然让这么丑的女人带我熟悉去学校环境?”
我抬起头不解的皱着眉头。我明白教务主任的用意了。可是我并不太愿意,我讨厌这个人!
教务主任轻咳一声,笑着说:“夏同学虽然外表不如其他人,但她却是最熟悉校园环境的人,她是学校会宣传部的部长。她一定能让你很快熟悉这里环境!”
“如果是她,我就不去了,不去了,不去了!”熊逸霖不耐烦的挥手,宣示着他的不满。
教室又开始吵嚷起来,议论纷纷,这个新辅导员,的确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的话题。
教务主任似乎是奸计成功,眯着双眼笑道:“既然熊老师不愿去,我也不勉强了!好了,就散了吧!”最后一句是对在座的同学们说的。
总算解脱了!同学们都一哄而散,三三两两依次走出教室。
“都让开!”突然,身后传来怒吼声,吓得我们都呆住了,却又不由自主让了一道出来。熊逸霖冷哼一声,大摇大摆走出教室。
脾气不太好的大少爷!心里更加嫌恶他。我侧过头,看到教务主任单独留下黄巧鹂,好像聊是在什么。怪不得大少爷会生气呢,原来教务主任阻碍了他的“猎艳计划”。果然姜还是老得辣!
偷得一日闲,便跑到学校后山一个小密洞,我的发现的私人基地,这里不会有小情侣偷情,而且冬暖夏凉,是个好地方。
拨开丛林草,顺着小道慢慢爬,很快便看到一个小山,攀过右侧的大石头,拐过小弯,拨开挡在洞前的杂草走进洞,刚进洞迎面吹过一阵风,好爽啊!洞里有个木椅凳和木桌,是以前我留下的。躺在椅子上,感受着轻风抚过脸颊的感觉,好舒服,如果一直生活在这里该多好。睡意渐渐袭上,眼皮越来越重。
“该死的——”突然破空的一声怒吼,吓得我从椅子里摔了下来,我这身软肉碰上硬石地,痛得可是我的全身。
“谁?”
哎哟,好痛啊!我哀痛地从地上爬起来,立起椅子坐下,检查自己是否受伤了。
“谁在那里?”低沉的男声越来越近,脚踩过草枝发出吱吱的声音。
谁这么无聊跑到山上打扰我休息。我低低埋怨,不吱声,不想让其他人发现这个好地方,免得被人占去。
“说话!谁在那?”男声沉不住气了,怒斥道。
从洞里看出去,能清晰看到他就站在洞口,他却没有发现我离开不过几尺远。我捂着嘴暗自偷笑,谁知道笑声太大,被洞外的人听到。
“谁?”他突然一个转身,大手拨开草丛,跨着大步走了进来。
原来是他!新辅导员熊逸霖。他的名牌衣服似乎有些脏,看来他把后山旅游了一番。
“是你?丑女!”他皱紧眉头,停步在洞口。“刚才是你在偷笑?”他口气变得不悦。
被发现了也不好再装下去。我站起身恭敬道:“熊老师!”
“刚才你在偷笑?”他似乎不会善罢甘休。
“熊老师怎么会来这里?也是来乘凉的吗?”我插开话题,免得得罪了他。
他脸色微有些不自在,手指拨弄着头发,撇嘴道:“你管得着吗?”
“哦!”我低着头回答。他真的是老师吗?
他站着,我陪着他站着,一声不吭。半晌,他突然问我:“丑女,怎么下山?”
“下山?”原来他是迷路了啊!
“我问你怎么下山,你听不到啊!”他不耐烦了,好像是怕我看透了一样。
“左拐弯,攀过一个的大石头,就能到小道,直下走就可以下山了!”我刚说完,他转身就离开了。
没礼貌!也不道声谢!我哼哼两声,坐回椅子。半会儿,他又转回洞,对我吼了一句:“今天的事不许告诉别人!”说完,又跑了。
我再次认定,他是个没礼貌的家伙!不过……我也习惯别人这样对我。无奈摇头随意翻开带来的书,抛开刚才的插曲,认真阅读起来。
本以为新辅导员事件已告一段落,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班上转来一位27岁高龄的女学生。刚开始我不得不佩服这位女同学坚持不懈的复读毅力。可后来我从别人那里知道了她光辉的历史,原来她是一个从小打架到大的霸王女。
本来,我和她并没有什么交际。初到班上,她并没不像其他的新生一样,扭扭捏捏。她刚到班上就霸道地占了别人的宝座,并宣示这位置成了她的,还威胁全班同学不许对她不敬,否者就等着吃拳头。果然,这霸道的气质吓得全班不敢吱声,都不敢惹这个恐怖份子。第五章
班上来了一个行为怪异的高龄学生,而系上新来的辅导员的行为更怪异,半个月也不见人影,只是常听到别人谈论着这新辅导员,简单知道他是个富家公子哥,不愿接手家族事业,来到大学当老师……昨天什么又带着新女朋友出现某地方,今天又搂着美女逛街等风流事迹。他成了本校的轰动人物,花花公子榜上第一名,把江兴涛也比了下去。
这天,宣传部里的成员都走出教室,学长又出现在墙角,我知道准是向我要稿子了。
“学妹!”他笑得很亲切,快步靠近我。“稿的事……怎么样了?”他现在倒对我客客气气的,毕竟他要我为他办事。
“应该快了吧!”我低下头总结着今天的工作。
“你快点,行吗?过几天学校领导就要收稿子了!”他很着急,一把夺过我手中的笔,让我不得不是正视他的急迫的情绪。
我抬起头看着他,他却垂下了眼睑,看样子是不想正视我的丑样子。“请把笔还给我!稿子我会准时给你!”
他放下了一颗忐忑的心,高兴地将笔还给了我。“那就好!对了,这事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你甭想接近江兴涛!”他似威胁地说出狠话。
我没理他,继续完成我的工作。帮他,虽然不完全是为了接近江兴涛,但也不排除我对江兴涛这位大帅哥有点的兴趣,毕竟他像白马王子一样帅气,正常的女人很难抗拒他的魅力。
“好吧,你忙吧!过几天我就来你拿稿子!”学长轻咳一声,起身离开了。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松了一口气,走身将壁上的电扇按扭开得最大,随后又坐回了座位。屁股刚落座,便听到身后一道怒叱声:“喂,你想吹死老娘啊!”
这教室还有人?我诧异的转过头,见到新转的高龄新生竟然将双脚搭在桌上,还剧烈地抖动着,十足的大姐大味道。“你……”她什么时候出现的?
“你不知道你样子很丑啊!我胆子很小的!”她打了阿欠,脸上找不出一点害怕的样子。
“是吗?”我笑了笑看着她。她短发的发尖有少许红色,一件短裤露出修长白皙的双腿,露脐的小吊带显出女人独特的妩媚,长长的睫毛煽动着,明亮的眸子闪过一丝诡异……
“好看吗?”她突然放下双脚,倾身靠近我,俏皮地眨着双眼。
她很美!跟记忆中的母亲一样美。“你很美!”我笑着低下头,握了握双手,转过身,慌了手脚整理着桌上的散乱资料。
“呵呵,谢谢!我女儿也是这么说我!”她很自豪的说。
“女儿?”我愣住,停下手上的事,惊讶地抬起头。“你有女儿?”我看向她平坦的腹部,这么好的身材,很难想象她生过孩子。
“当然,她什么都好,只是太木了,跟她老爸一样没趣!”她又跷了双脚,躺在椅子上,吁了一口气。“所以我才选择来读书!”
“读书……是你太没趣?”
她恩了一声点点头。“还有另一个原因……”
“什么?”我的兴趣被她勾了起来。不由自主伸长脖子等待她下文。
她眯着双眼看着天花板神秘地笑了,道:“我……不告诉你!”
好吧,我承认我比较八卦!有些失落地笑了笑。
“唿,好冷!”她突然从椅子里蹦起来,抚着手臂的鸡皮疙瘩,撇嘴低声嘀咕着:“我还是比较喜欢那个地方,比这里舒服多了!”说完,向我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教室。
也许她并没有其他人说的那样可怕!我准备将这些资料拿回家再做,收拾好东西放在桌上,走出教室,去厕所去解决一下新陈代谢的问题。
听着抽水马桶的声音,一切都轻快了许多,正打算推门走出,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逸霖……逸霖……恩……”是黄巧鹂,她正轻唤着新辅导员的名,呻吟声透出暧昧的味道。
“……你真美……巧鹂……”男人沉重的唿吸声都快盖过黄巧鹂的呻吟。
“要是有人……进来……”黄巧鹂有些顾虑。
“不会有人进来……来,来这里……”只见走近的脚步声,心中暗自叫糟,如果被发现了不知有多尴尬。我双脚踩在马桶盖上,努力隐蔽着自己的行踪。还好,他们没有选择我这间厕所,我松了一口气,瘫坐在盖上。耳边传来陌生的喘息声和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
老天!他们未免太大胆了,这是学校的女生厕所!我捂着发烫的双颊,早知道我一定冒死进男厕所方便。
趁他们忘情忘我之时,我偷偷打开了门,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啊……逸霖,你快点!”黄巧鹂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呻吟也一声高过一声。
“咳——”
突然一声咳嗽吓得我也管不了是否被发现了,发疯似的捂着脸冲了出去,一路踉跄地跑回教室抱着资料快速离开教学楼。
回到家,努力地平复激扬的情绪,心脏剧烈地跳动,发疯般的撞击着胸膛。他们的声音仍然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晚上竟然做了恶梦,梦见熊逸霖在厕所强奸我,黄巧鹂却在一旁冷笑着看好戏,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醒来后不仅觉得好笑,他怎么可能强奸我,恐怕我脱光了,他也不会瞧我一眼的。冲了冷水澡,清醒了许多,恐惧也消失不见。
跟平常一样去了学校,见到黄巧鹂,我有些惊讶,她平时都不会来上课的,今天却按时到了,难道……我被他们发现了。
黄巧鹂拧着眉,不悦道:“看什么?丑八怪!”
心虚的原因,有些慌乱地微鞠躬:“对……对不起!”说完,我快步走向自己的位置坐下,始终低着头,大口唿着气。
“夏之媚!她叫你!”一个同学拍拍我的肩,手指指向短发女子。
是她?我微惊讶指了指自己,只看见她笑着点头,向我招手,指了一下她身边的位置。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抱着书走了过去坐下。
“你叫夏之媚?”她挑了挑眉,单手支着头看着我。
“是!”我点了点头。
“我叫万珊珊!”她仍然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知道!”她的名字我想全班同学没人不知道吧。
“你很懦弱!”她突然严正道。
懦弱?我有些不认为我懦弱!
“别皱眉头!听说你还是宣传部部长?以你胆小怕事的样子,怎么管理手下的人?”她冷哼不屑,冷厉眼神似乎在说我的胆小懦弱。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