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站的呻吟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
注册【澳门新葡京赌场】会员,首存送33%的彩金,活动注册网址:
午,1 点半,大脑,就像这样,断断续续,连不起来。天空再度飘起小雨,坐在往淡水的的捷运列车上,平常
只会呆在前后两车厢的我,一改往常作风,挤到了中间车厢去;与其说是改变习惯,不如说是大脑无法思考而使自
己变得不正常吧!
左手手心,还留著离开宾馆前,怡芳用笔写下电话号码,她很用力地重新描了一次,好像怕油性原子笔会轻易
被雨水冲洗而去的样子┅在我踏出房间的时候,怡芳给我深深的一吻,很深很深,长达3 分钟的舌吻┅原本溼透的
背包也乾得差不多,只是裡面的书本和笔记都变得无法使用了;除了背包裡面原本就有的东西以外,多了一包沉甸
甸的信封袋,那也是怡芳给我的,在那漫长的吻之后,不知道她什麽时候准备好的?还是本来有其他用途也不可知
┅信封裡面至少有好几万吧!「究竟把我当什麽了?以我的身高样貌和没啥用的小老弟也没可能去当鸭吧?」
或许从踏进捷运站之前,大脑就被类似这样的事情佔满了,以致于做出与平常迥异的行为来。
「最讨厌人挤人的车厢了┅」
列车到台北车站,车厢内的人和车厢外的急切地交换著位置,我则一屁股坐在粉红色发烫的塑胶椅上。「到淡
水还有好久啊┅」闭上眼睛,怡芳身体的每个部位不断在小老弟附近徘徊,不知不觉又涨大了起来。为了怕周围的
人觉得我很H ,只好用背包压住,小老弟却像抗议一样,不断顶撞著背包┅左顾右盼的同时,才发现身旁坐了一个
身穿粉红色外衣,黑色雕花内裡上衣;纯白色短裙和同色系高筒靴的女孩。她雪白匀称的大腿,正展露在一群色眯
眯的死老头目光下;她好像有点不自然,努力用小小的手提包遮挡著,却又不知道该挡住哪裡?
「这种天这穿这样┅要让人看又装害羞,切┅」我这样想著。
如果直接转过脸去看清楚对方的长相,这样实在太失礼了,以致于一直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不是个大恐龙。突然,
她站起身,要让位给一位老婆婆。
「啊!」女孩惊叫一声。
「好样的死老头!竟然真的伸出魔爪┅」眼看著一个瘦瘪猥琐的痴汉老头即将把手掌笼罩著住短裙妹的小胸部
┅「挖咧!」突然列车用力煞车一下,女孩反往我身上扑倒!
「啊!」「啊!」两个人一起叫了起来。
背包在煞车时滑落脚边,短裙妹紧急时抓住了一样东西┅没错,我那仍然涨大的小老二!大概她也感觉到了,
在百分之一秒后马上变换动作,却因重心不稳,又再度往我这方向┅迎面而来的却是她的屁股!
「呜┅呜┅」短裙妹的屁股用力挤压著我的脸,用菊花将我钉死在该死的压克力车窗上!「感觉脖子快断了!」
此时,我的脸是被短裙罩住的,也就是直接与她的屁股正面交锋,看来我必须鸣金收兵了!否则后果将不可收拾,
一败涂地。
「喂┅喂!」短裙妹扭动著屁股想要站起来,却苦了当坐垫的我。
几次劝阻无效后,只好攻其无备,出奇不意!
「啊…」短裙妹满脸绯红地跳了起来。当然,我的头快穿破强化的压克力了!
「这该死的家伙!」不过是在她屁眼附近舔了一下,反应竟然这麽大┅等我恢复意识环顾週遭,却发觉所有人
的眼光分别投住在刚刚持续著猥亵动作的两人身上┅而老头们又气又恨,怎麽不是他们随便一个人坐在我的位置上?
┅┅气氛异常尴尬,刚好到了一个偏僻的小站,也来不及看清楚名字,就趁乱拉著短裙妹的手离开了车厢。
「呼┅呼┅」「呵┅呵┅」两个人喘著气┅怎麽出站也记不得了,只知道赶快脱离那些令人厌恶的眼光。
「你┅」「你┅」两个人彷彿很有默契地要开口说话,却又都提不起气来接下去。
我继续拉著对方的手,才慢慢感受到原来短裙妹的手这样纤细,跟怡芳略粗的手腕和修长的手指不太一样。而
短裙妹也这样乖乖让我拉著,我往河的方向走去,不知道为什麽,可能看见开阔的景色会让心情平复吧┅┅┅短裙
妹从刚刚就一直看著我的脸,是不是在想刚刚自己的屁股到底坐在怎样的东西上面?
「刚刚┅」「刚刚很抱歉,我┅对你┅做出了那样的┅」现在反而让我难以开口明说当时的情况. 「恩┅」短
裙妹红著脸,将视线转到放在胸前的手中。
┅┅就这样无言了一段时间. 「怎麽我遇到的女人都不喜欢说话啊?」我这样胡思乱想著。
「啊!学校┅」短裙妹突然想到什麽,慌张著。
「恩┅看来下午第一堂课是来不及了。」短裙妹沮丧地低下头. 「既然都翘课了,要不要去海边晃晃?恩┅我
不是┅只是想补偿一下刚刚┅对不起你┅」
短裙妹充满惊异的眼光反映在我的淡褐瞳孔中┅「好灿烂的眼睛!」我不知觉地被她吸引著。
「恩┅」短裙妹轻轻点了头. 没想到生平第一次搭讪就这样成功了?还有今天中午的〝初夜〞┅今天真是个神
奇的一天啊┅两人回到捷运站,重新往原本的目的地前进. 下午三点左右,到达终点站。短裙妹的手机突然响起。
「恩┅恩┅好,我马上过去。」短裙妹抬头看著我,徵询我的同意。
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虽然才遇见不到几个小时,却像认识了几百年、千年之久┅我扬起嘴角,温柔地回看她,
四目相交。
短裙妹用软绵绵的手指翻开我的手掌,突然发觉已经有一个陌生号码!彷彿吃味似的,用更粗更深的笔,写了
更大的手机号码在我另一隻手上!
「芸芯┅」我默念著附带在号码旁边的名字,还多了一颗白胖胖的爱心┅芸芯早已走远,我却仍旧呆立在看得
见大海的堤岸边,湛蓝的大海,闪耀著一波波碎在沙石岸边的光芒┅似乎有什麽呼唤著我,心情像脚边的小草摇盪
不安。
「大概吧┅希望是┅一定┅」肥胖胖的红糟太阳公公已经跟海龙王喝茶去了,我回到学校。在年末有盛大活动
的各个社团正忙得不可开交,跟附近几栋沉静的大楼形成一种明显对比。
「哟!」背后传来妩媚的招呼声。她是各社团中最抢手的女孩,月翎。
不知道为什麽,她好像很喜欢穿超低腰牛仔裤,更搞不清楚的是┅她好像有意无意都在勾引著我?还是自己A
片看太多了,连现实和片中的世界都搞不清楚?
虽然学校的校风十分开放,但是这样的情况时在有点让我不自在┅「今天怎麽这麽晚啊?早上的课全都没来厚!
老师都有点名喔!」月翎戏谑著说. 「点名啊┅真伤┅」我自言自语著。
月翎突然间拉著我的手,快步走向社团办公室。「今天你和我必须把10多张大型海报画完,请不要继续发呆了
好吗!期末展览马上就要到了耶。」
「噢,对了,其他人说要去吃饭,吃完饭后就会各自回去了,因为我必须跟一个可能不会出现的人完成一堆海
报,莫可奈何只好被迫一个人孤单无奈地留下来了。」
「现在那个可能不会出现的人┅啊,是非常不可能出现的人竟然像耶稣复活般奇蹟地出现了,刚好可以把稍早
我独立完成的一部分海报加工。唉┅笨手笨脚的人也只能帮我分担这一点点的工作了;记得要细心地画,如果画坏
了整张要自己重新做,我可没时间帮你重画一次┅」
月翎同时也是学校中有名的辩论高手,几乎没有人可以在她散弹般威力的话语下与她对峙,当然,我也不例外。
社团办公室果然只剩下我们两人,月翎把一大张海报铺平在地上,开始构图;而我则不甘不愿地帮忙完成海报
加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室内变得鬱闷异常,想到外面晃晃。
离开座位,看到趴在地上的月翎,如往常般她穿著超低腰牛仔裤。她的姿势正好展露了光滑白皙的腰和一部分
性感的股沟┅「可能有三分一吧!说不定更多咧!」我正想著那条深遂的黑线到底佔了屁股的多少长度┅月翎抬起
上半身,露出疑惑的眼光看著我。「你在发什麽呆?那叠海报的加工完了吗?」
「哦┅我┅我想出去透透气。」边说边绕过月翎,逃也似地窜门而出。
在走廊上抬头看著皎洁的月亮,好像明天就是十五了吧?从以前就有个想法:月亮一定是外星人在天空中打了
洞,用超强手电筒┅「又在胡思乱想了?」月翎不知什麽时候站在我身旁。
「啥?」我试图装傻。
「看到了吧?我的股沟。」月翎平静地说著,像是陈述月亮在天上这样的事实般。
「没┅没有┅」
「呵呵┅是吗?唉┅本来想再让你看更清楚点的说. 」月翎端正的五官在月光照耀下显得美艳动人!
「什┅什麽!」我看著跟个子我差不多高的月翎。
「呵呵┅没什麽,月亮晒够了吧?看来今天是没办法回家了,赶快把海报赶完吧!」
「噢┅噢。」我回想著月翎的话,猜不透複杂的女人心思。
┅┅週遭原本明亮的房间也一一被黑暗吞没,只剩下我和月翎提灯夜战。
「我去买个热饮,你要不要吃点宵夜?」
「恩┅帮我买隻甜筒吧!」甜筒是月翎最喜欢的零食,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OK」
在前往便利商店的路上,我看著两隻手心上,两组被刻划的号码┅叮咚┅「欢迎光临┅甜筒两隻特价30元喔!」
挑了两隻甜筒和一罐热咖啡,看著牆上的钟:11点43分。
叮咚┅「谢谢光临. 」
回到社团办公室,月翎仍在海报上咨意挥洒著。「如果她去学艺术的话,可能会变成一位出名的艺术家吧!」
我站在玻璃窗外,静静地看著月翎自然下垂、批散在背上的长髮,以及┅令人想入非非的诱惑股沟。
突然,月翎身体震动了一下!接著是不自然地抖动┅我赶紧隐身窗后,以免到时候又被臭骂一顿. 但是接下来
的画面却完全出乎我意料。
月翎把手伸进牛仔裤裡,掏出正在强烈震动的跳蛋!奇怪,怎麽我刚刚跟她在一起都没听到奇怪的声音?月翎
向窗外张望了一会儿,将跳蛋收到包包裡去。
「原来是这样啊┅」那刚刚那个是高潮的抽蓄萝?没想到月翎平常也会这样自慰┅我慢慢倒退了十几步,才故
意加重脚步朝办公室走去,让月翎以为我才刚刚回来。
「东西买回来了!」月翎的脸色泛红,还带有一丝丝腼腆,看来刚刚的推测是正确的。
月翎接过甜筒,发现有两隻. 「你也要吃吗?」
「不,那是给你的。」
┅┅我默默地看的她,月翎显得很不自然,可能是因为内裤沾满爱液的关系吧?
月翎边画海报边一口口舔著甜筒,看著她樱红的小嘴,开始幻想我自己的宝贝含在她嘴裡的感觉┅「你干麻一
直这样看著我┅很奇怪耶。」
「你┅到底有没有穿内裤啊?」我也很惊奇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什┅什麽!」月翎鼓红了脸。
「不┅没什麽┅」
┅┅两个人又变得沉默,只剩下水彩笔和海报的摩擦声。
我壮起胆,转到月翎身后去,果然发现牛仔裤有著儒湿的痕迹┅月翎的屁股沟不断在我眼前招摇、诱惑著我的
老二┅终于,我一手搂住月翎的腰,一手伸入月翎的股沟中!
「你!你干什麽!」月翎气急败坏地吼著!
「嘘!你不是很想要吗?刚刚你自慰的画面我已经偷偷拍下来了!」随便说个谎说不定可以让她乖乖就范。
「什麽!你看到了?不┅不可能┅」月翎仍然扭动著身体,抵抗著我手指的攻势。
「我不只看到了,还用手机拍了下来!」此时不安分的左手也扑向月翎的乳房。
没想到,挣脱我双手的月翎再次让我吃惊:月翎主动脱下上衣和牛仔裤,露出性感的胸罩和丁字裤,那条细细
的丁字裤如何罩得住她绵密的阴毛和涨大的小阴唇呢?
月翎正视著我,我迎上她的唇,两人舌头纠缠著,从嘴角流下了不知道是谁的口水。我用两手提起深陷在阴唇
内的丁字裤,前后摩擦,月翎兴奋地摆动著腰┅不久前才高潮一次的她,似乎想得到更进一步的愉悦。
「恩┅喔┅真好┅再┅再多一点┅」月翎的双手胡乱拉扯著我的头髮。
我解开她深红色的胸罩,用双手捏挤著两个柔软的乳房,「比怡芳的还有弹性!」月翎的手也伸进我的上衣裡,
用指甲刮著我的胸口和乳头. 受痛的我也在手上增加力道,从左右拉扯到上下晃动,月翎的乳房就像果冻般不断改
变形状┅可能是月翎受不了了,一手拉住我的右手,往她小穴裡放入。
「恩┅就是这样┅」我的手指在月翎小穴中来回搅动┅「恩┅呵┅呵┅」月翎把我压倒在海报上,两个人变成
了69姿势,她拉开我的牛仔裤拉鍊,开始刺激我的龟头. 「哇┅真┅真厉害!」月翎技巧性地吸、咬、舔、含著。
看到右边有刚刚拿来上色的最大号水彩笔,就用毛刷刷著月翎的阴核,让那颗小小浑圆的最敏感部位变成奇怪
的绿色。
这招好像漫有效的,月翎加大腰部扭动的幅度,忘我地吟叫著┅「恩┅真好┅真好┅再多一点┅再来┅喔┅恩
┅」
看月翎这麽起劲,乾脆再拿另一隻刷笔,来回点压著大小阴唇。
月翎也不忘回报我,将我的小蛋蛋用舌头清洗了一变,指甲也用力扎著我的大腿内侧。
眼看著从阴道中不断流出的液体即将滴到海报上,赶紧叫住月翎。「月翎,我们换个位置吧!」月翎却没意识
到我底下的海报,转过身,蹲坐在我的脸上,我只好把工具丢在一旁,用舌头去迎接沾满月翎体液的阴部┅啵┅啵
┅我的脸颊和她的阴唇摩擦发出令人心神盪漾的声音。
我把舌头伸进月翎阴户裡,往四面八方探索著,不一会儿内壁收缩越来越快,知道她即将高潮了,双手也加入
混战,拉扯著两边突起的乳头┅每一拉扯,月翎的喘息声越大┅「哼┅哼┅呜┅不行了┅再来┅再来┅」
右手转动著左边的乳头,左手按抚著绿色的阴核,舌头加快速度吸允著不停流岀的爱液,随著月翎身体弓起的
同时,大量的水也淹没了我的口鼻┅「呼┅呼┅恩┅」月翎满意地笑著。
不待月翎高潮的刺激消退,赶紧将肉棒塞入月翎小穴┅用力撞击著。「啊┅啊┅不要┅不行了┅太棒了┅」本
来想趁机草草了事,不让月翎觉得自己很没力只能用嘴巴,却没想到抽送了4 、50次还是一样维持著令人难以忍受
的涨大。
抽出小老弟,去月翎包包翻岀跳蛋,塞入月翎的菊花,打开电源┅再将她身体侧立,跨坐在两条大腿中间,抬
起她的左腿,再次放入阴茎,刺激著上、中、下三个点;配合后庭的震动,月翎高潮像是高原型的持续著┅「呼┅
呼┅」「恩┅喔┅喔┅」我大口大口喘著气,可能是动作太大消耗太多体力了,月翎则用手搓弄著自己的乳房和奶
头. 看著月翎这样淫荡的表情,实在很欠干,知道自己即将到达顶点了,就让她双手撑地,我则趴在散乱著头髮的
背上,双手绕过去挑逗著红肿的乳尖,小老弟也很争气,强忍著不射出来。
「啊┅啊…我要高潮了┅要┅啊┅」月翎激动的呻吟著,也管不了是否有人会听到了,我家快速度进出著,阴
道流出了白浊的不明物。
「啊┅终于┅」
两个人一起倒在海报上,任凭精液从阴道中缓缓流出┅月翎转过头亲了我一下,我则望著她瞳中的我,「到底
┅我想要的是什麽呢?」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