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一梦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卓依婷虽然不是什么大牌明星,但她的策略成功,以农村包围城市,在三线
城市及农村,她的碟片不会比大牌歌星低,就算她休息的这几年,人们都在议论
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了。

我所在的这个县城位于中越边境,文化娱乐水平低下,基本没有什么明星来
过这里开演唱会,当某房地产邀请以卓依婷为首的几位三流歌星来表演时,我所
在的小县城还是给予极高的热情,最低120员的门票在一个星期卖完。

当我心血来潮想去看的时候已经买不到票,还好,县足球场没有围墙,(只
是在约20000平方米的空地上架几个球门就美名其曰县足球场)虽然在演出
的前一天被防地产商用塑料布围上,但傍边就是一座小山,而我又有一副15倍
望远镜,也就不太理会有没有门票。

演唱会很成功,毕竟一个小县城没来过这样大牌的明星,而30岁左右的人
又有很多是听她的歌长大的,小的追星老的怀旧,整场晚会热闹非凡,而在30
0米外的山坡上,照样是人海,我用15倍望远镜,通过颤抖的镜面终于看到了
卓依婷这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知名度最高的歌星。

当晚抑制不住的兴奋,迷迷糊糊的睡下。第二天醒来,我发觉我竟然是在乡
下的老屋中,我心想:「有没搞错,我怎么回这里来了。」

窗外阳光刺眼,我揉了揉眼睛,还是犯糊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什么
时候来这里,来这里干什么。」

拿出手机一看,竟然已经是下午5点,想想:「我靠,有没搞错,这一觉睡
了17个小时。」连忙叫道:「二嫂,我饿了。」

其实我也没怎么饿,不过是条件反映,老屋这里只有二哥二嫂和十几个工人
住。

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应,走了出去,瞳孔再次变大,有没搞错,现在才8月,
老屋中的果林硕果累累,冬春天的橘子,刚刚过市的荔枝,刚好成熟的龙眼,菠
萝蜜……许多不季节的水果竟然同时成熟,我惊讶得嘴都合不拢。

我情不自禁的抬起手想捏一下自己的脸,手还没碰到脸,我再次惊讶得忘了
下一步的动作:远处,一位妙龄少女,头带着用树枝和鲜花篇成的花环,身上穿
着一套白色连衣裙,夕阳照在脸上闪闪发光,轻盈的身体在绿色中闪烁,宛如天
上的天使,丛林的精灵。

我都忘记了捏脸,连忙揉了揉眼睛,这回清楚了:前面是一位25。6岁的
女人,向我这边走来,带这一领太阳帽,水汪汪的眼睛焦急的望着我,竟然是昨
晚开演唱会的卓依婷。

耳边传来银铃般的声音:「这位帅……先生,这里是那,我迷路了能不能带
我出去。」

我好奇的看着她:漂亮圆润的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可能走了许多路,薄薄
的运动上衣肩膀到胸的部位已经湿透,印出一对丰满的乳房上沿和深不可测的乳
沟。

我一下子没反映过来结结巴巴的说:「这……这里是……」

看着她欲露不露的上身,满脸汗水混合着身上的香水随风飘过我的鼻子,那
种涩涩的香香的味道莫名其妙的刺激我的神经,一股莫名的欲望慢慢升起,心中
想:「我象干她,真的好想。」

我的老家位于中越边界,这里是十万大山的西头,向西200米就是越南,
是陆地边界,周围上百平方公里,都是原始森林,只有寥寥百多户瑶族人住在高
山。

而老屋是20多年前自卫反击战父亲作为支前民兵打完仗后为守护边境线政
府就在这里盖了这间2楼的小房,随后我父亲就承包周边近千亩的山林开垦成果
园,这里就成了我的老家,父亲后来结婚了,有钱了就把家人迁到县城,后来二
哥接父亲来管理这片果园,父亲也就到县城来享富了。

看着卓依婷,退隐几年后比以前丰满圆润多了,少了少女的清涩,多了分成
熟有点象少妇的味道,我打量着她心里暗想怎样才能不用暴力而有能让她屈服,
而卓依婷也感觉到我诡异的目光,本来已经平静的脸低下。

「对了,」我心中暗叫,「让她看看,她还不乖乖听话才怪。」

我对着卓依婷说:「想出去是不是,跟我来。」说着就在前面带路。

卓依婷听到我要带她出去,欣喜若狂的跟在我后面。

我一边走一边想:她怎么会来这里?哦对了,温泉山庄离这里也就5公里,
她可能是今天早上来或者是昨晚来山庄玩,后来和人群走失的。

想着想着,我在这直线200米的地方都要走老久,她的5公里如果不认识
路……

想着,回头看了看她:头上虽然带着帽子,但可以看出头发有点凌乱,上衣
也有无数出被刮起线丝,运动短裤下面裸露本来白皙的大腿布满细细的血痕,脚
下满是泥泞,都看不出那双运动鞋本来的颜色。

卓依婷见我边走边回头看她,而眼光又不怀好意,不禁的又低下头,轻轻的
咬着嘴唇,也不知道心里激动也是走路的原因,胸前的双乳一荡一荡的让我几乎
忍不住。

走到一棵大树前,我停下来指着前面不到50米的一栋房子说:「你看。」

卓依婷猛的一颤,身体似乎无法支撑,软软的靠在树上,颤声说:「这是越
南。」

我非常满意这个效果,前面的房子上清楚的飘着越南国旗,或许某些山头角
落的人不认识越南国旗,但对于走南闯北的卓依婷来说这是不可能的。

我色迷迷的说:「我也不废话,大明星有两个选择:

1、走过去求救,至于非法入境会怎么处理我也不清楚;

2、做我的玩具,反正现在天也快黑了,你至少可以有个落脚的地方,明天
我带你到镇上这里虽然没有老虎,但会有蚊虫骚扰,对了,还有致命的毒蛇。」

反正都已经说开了,我也用不着矜持,色迷迷的盯着她看。

卓依婷依在树上,雪亮的大眼睛望着我,汗迹干后脸有点脏,咬着下唇,显
得楚楚可怜,我看着都有点不忍心了。

不亏是出道十几年久经考验的老艺人,不到一分钟就开朗的说:「好,我照
你的话做,明天你带我出去。」

她声音还是那样的好听,但也就是怎么说,我本来还有点与心不忍都完全消
失,妈的,你就不能含蓄点吗,心中有点不悦说:「现在你是我玩具,爬过来帮
我吹吹。」

我25岁了,交过两个女朋友都没帮我吹过,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卓依婷也望了我一眼,趴了下来,双手撑地,浑圆的屁股翘起来,用膝盖双
手着地想我爬来,不到十步就蹲在我面前,双眼含春,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我呆了一下,没想到会有一个女明星,真的跪在我面前就要给我吹喇叭。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伸出鲜嫩的舌头隔着内裤舔我的小弟弟,本来我还没准
备好,被她这一激灵,本来软软的小弟弟猛的涨起,但隔着两层裤子怎么也不舒
服,我下意识的捉住她的头发发疯的叫:「快吹,快吹,快……」

卓依婷也不着急,除了被我捉痛头发叫了几声外,全部都是有条不絮的进行
着。

粉红的舌头在我鼓鼓的裤子上轻轻的舔,时不时给我的龟头刺激一下,慢慢
的,我的裤子小弟弟部位都湿透了,卓依婷才用洁白的牙齿咬住我的拉练,动作
很熟练,似乎经常这样。

西裤拉练刚开,我的龟头就顶着内裤挤了出来,卓依婷依旧不急,还是似乎
漫不经心的隔着内裤刺激我的小弟弟。我都难受的几乎受不了,阴茎开始不停的
抽搐,龟头在不停的膨胀。终于卓依婷用下齿把皮带扣顶上去,用牙齿咬住内裤
拉了下来。

小弟弟终于可以见天日,刚出来就「拍」的一下撞在卓依婷的脸上。卓依婷
也不生气,用舌头先是从我的子孙袋添起,慢慢向上,整条阳具都湿透了,水淋
淋的,夕阳照耀下,红唇,嫩舌,阳具都发出了诡异的光芒。

终于到了龟头,卓依婷还是用她灵活的舌头先把龟头沟舔得干干净净,再张
大嘴巴,一口把我的龟头含住。或许是我用来没口交的经验,或许是她的技术太
好,当卓依婷含住我的龟头时用灵蛇般的舌头刺激我的马眼时,我大脑一激灵刚
想咬紧牙关忍住时。龟头猛的一麻精液像子弹般的喷射出来。卓依婷好象有点措
手不及,连忙吐出我的鸡巴,我的鸡巴就想失控的机关枪一样射得卓依婷满脸都
是。

我没想到怎么快,都没有一分钟,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卓依婷,讪讪的说:
「不……不是这样的,我以前没这么……快的。」

卓依婷跪在我面前,昂着头,头发凌乱,满脸精液,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似
乎是在说:「就这个水平啊。」

我看着她,她脸上的精液混合这汗味,口红味,香水味所发出的奇异的味道
还在刺激我的神经,但左手手背遮住嘴巴,双眼微弯,整个忍俊不禁的神情让我
自尊心大受挫折。羞极而怒,伸手捉住卓依婷的衣领把她提起来,怒道:「现在
我是你主人,你只是个玩具,搞清楚立场。」说罢双手一分撕烂她的衣服。

神仙啊,上帝啊,释迦牟尼啊,怎么回事,我明明撕的是上衣,但眼前的卓
依婷却一丝不挂的瘫在我面前,脸朝下,光滑的背部下是丰满的屁股。

我大怒之下也不想想我明明撕的是上衣为什么会这样,我一手捉住她的头发
把她提起来,对着满脸恶迹的卓依婷恶狠狠的说:「现在明白你是什么了把。」

心理想:「怎么这么脏。」

刚想完,我忽然张大了嘴,眼前的情景让我不知所措,本来满污迹的脸变得
干干净净,细眉高鼻樱桃小嘴,别说精液连汗迹也没了。

「主人我知道了。」卓依婷银玲般的声音把我从惊讶中惊醒。

「对,」我放下她的头发说:「我是主人,你是玩具,快爬下作狗,天快黑
了,得回家才行。」

卓依婷顺从的跪下,双手放在膝盖前,抬起头温柔的看着我。直到现在我才
平静的看一眼卓依婷:波浪型的披肩长发,细细的柳眉下是双会闪烁的眼睛,高
挺的鼻子,鲜嫩的红唇,右唇下有颗小小的志,雪白的皮肤,硕大的乳房可能太
大了,微微有点下垂,平滑的小腹稍微沾上点泥,跪着的双腿中间倒三脚的一小
团阴毛随着她的身体慌动忽隐忽显。

总的感觉是卓依婷很高,很有肉感,但又感觉不到她胖。

「走吧。」说着我走在前面,卓依婷顺从的跟在我后面。

我不时头看:她用四肢走路,可能是路面不平,又或者是蚊虫骚扰,脸上露
出幽怨的眼色,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跟在我后面,两只巨乳随着走路有规则的一晃
一晃,勾人心魄,水蜜桃般丰满的屁股高高翘起,她的屁股很大,勾勒出一个大
大的心型,夕阳照耀下整个后背就象一把优雅的小提琴。

一边走一边想:「好漂亮的一只美人犬,可惜没有狗链,如果给她装条狗链
带她到县城溜达不知道有多拉风。」

想着想着自己都觉得好笑,要真这样我估计活不了,公安不找我麻烦,她的
歌迷也会把我给撕了。

越来越接近老屋,心中不尽有点害怕,如果二哥二嫂,和她们的十几个工人
在家的话会是什么样,二哥嫂会有什么反应,那十几个工人中至少有一半是她的
歌的爱好者,她们发现会对我怎么样,最好她们全部都不在家,但怎么可能呢。

想着回头看了眼卓依婷,又一次惊呆,我的手中不知不觉中牵着一条狗链,
一直连到卓依婷的脖子上的那个狗圈,随着走路还轻微的晃动,更神奇的是哪个
优雅的小提琴式的大屁股凹下的部分竟然有东西晃动,这是怎么回事,我脑中一
片发蒙,这时卓依婷抬起头,嘴巴既然放真一个圆球,使得她绣气的小嘴无法合
拢,口水从最的两角和口中圆球的洞中流下,这下跟狗没什么两样了。

我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心想:「见鬼还是见妖了,会不会有性命危险。」

回头偷偷的瞄了她眼,她还是乖乖的跟着我,看着她白嫩光滑的皮肤,雪白
巨大的双乳,浑圆结实的大屁股,以及屁股下面那现在看不见但深不见低的消魂
洞,不禁色向胆边生,心想:「管她是什么,死就死,古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
风流。」

想着心里就不太害怕了,很快就到了老屋,还好一个人也没有,走到我的房
间,还是老样子,一张老旧的木床,一张书桌,几张凳子,一个衣柜。我把床上
的蚊帐挂起,指着床说:「趴到床上,老子要操你。」

卓依婷非常顺从的走到床边,双手撑在床沿,细腰微沉,屁股高高翘起。

我走到她的背后,也已经一丝不挂,「奇怪,我什么时候脱的衣服。」心里
虽然这么想,但今天的怪事太多也就不在意了。

抚摩着卓依婷光滑有完美曲线的背,拔开她结实肉感十足的双臀,虽然在我
眼前裸体大半天但还是第一看到这条峡谷。紧闭的肛门周边形成象菊花的褶,再
下面,粉嫩的大印唇上布满阴毛渣,看来如果不修的话,不会比张柏芝的差,中
间小阴唇竟然翻出,而阴道逢闭得紧紧的密不透风,心想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蝴蝶
穴,反正我有没见过,也不知道是不是。

我拨开阴唇,里面还是粉嫩的粉红色,一个小小的洞口呈现在我面前,似乎
还微微冒着热气,我不禁好奇心起,两只食指成勾勾住两边分开。瞬间,阴道口
像脚大拇指那么大。

「啊」的一声卓依婷回过头秀眉紧簇,幽怨的说:「痛,轻点。」

我吐了口口水到阴道里面,一只手指揉,另一只伸下下重重的捏了一下乳房
说:「你是玩具,不准抗议。」

卓依婷邹着眉两眼水汪汪的好象眼泪马上就流出式的,银牙轻腰下唇,委屈
的看着我不做声。

这时我的鸡巴已经呈100度角挺起,我握着它要对准阴道口时不禁自尊心
再次受挫,本来卓依婷就比我高点(她的资料上写她是1.7米,身高是两广男
人心中永远的痛),而女人一般腿都比男人长。

我提起鸡巴,用脚指撑地龟头也只是勉强碰到她的阴道口,有点恼羞成怒,
用力的拍一下她的腰说:「腿弯曲点。」

卓依婷痛得直流眼泪,但又不敢吭声,雪白的屁股稍微沉下,我顺利的插了
进去。

在插进去的时候卓依婷微微的吭了一声,我心喜若狂,虽然刚才吐进去的口
水早就干了,阴道很紧,里面有点干涩,但一点有阻止不了我的前进,我的小腹
激烈的撞击她丰满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响。

卓依婷也渐渐进入状态,阴道内慢慢湿润,抽插变得容易,她也低着头,双
手扶着床,屁股不时的向后挺动,配合着我的动作。巨大乳房,因为采取俯身的
姿势而使乳房显得有点下垂,随着我的抽插不停的晃动,口中也发出轻微的呻吟
声。

「啊,我……好舒服啊。」我情不自禁的大叫,一只后扶着她的腰,另一只
手不停的拍打那结实的屁股,瞬间雪白的屁股布满了红印。

「啊……好痛……别打我的屁……股,啊……鸡巴再用点力……好厉害……
啊……好……」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卓依婷从小声的呻吟变成消魂的浪叫。

我受到了鼓舞,不停的用力加快速度,啪啪啪的响个不停,龟头渐渐的有点
麻,就在就要射的时候,卓依婷整个人一下子坐到地下,我的鸡巴从她的耳边划
过,我怒道:「干什么。」

卓依婷惊恐的说:「您太厉害了,我不行了。」

我见她可怜巴巴的坐在地上,右手还不停的按摩小腿,估计我插得太久,她
半蹲着的脚已经承受不起了。

我嘿嘿淫笑:「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

也不管她怎么样,把她推成侧躺,自己躺在她后面对准又插了进去。

这时卓依婷的双腿紧闭,阴道变得更紧,虽然里面早就一片泥泞,可能姿势
不对怎么也插不深。虽然耳还有传来她勾魂夺魄的呻吟声,但本来就要射的鸡巴
却变得没有射的意思。

男人的高潮只有短短的十来秒,本来就快达到了却被硬生生的折断是很难受
的。

我见插得不过瘾,就抱住她纤细的腰,跪了起来,又一次成狗爬式。

卓依婷的头侧躺在地上,双眼迷离,半张着红唇,发出轻微的淫声,双腿跪
着,屁股高高翘起,随着我的抽插配合着扭动。

「大明星……舒不舒服……我厉不厉害,不要小看我。」

一下下连根尽没的撞击早就把她插得晕头转向,只知道迷离的乱叫,根本就
不答复我。我有点气就抱起她放到床上平躺着,当然抱的时候鸡巴没抽出来,一
边移动一边插。

这时我才算清楚的看到卓依婷淫态:平躺在木床上,双眼微闭,头发凌乱右
手手指放到嘴里轻咬,鼻孔发出急促的吭声,另一只手紧紧的捉住床上的席子,
两腮桃红,满身都是汗水,两只硕大的乳房成八子向两边分开,而乳房上两只乳
头鲜红挺立。阴部上有三跟手指宽成三角型的阴毛,两条修长的大腿无力的在我
的腰边分开。

看着她痴态我不禁俯下身,和她满是汗水的身体接在一起,而她也条件反射
式的双脚勾住我的腰。

卓依婷似乎被我插得喘不过气来,放在嘴里的手指也放了出来,张口大叫几
声:「啊……啊……好厉害……我……我快不行了。」

相遇到现在终于拿回点自尊,我心花怒放吻着她鲜嫩的红唇,得意的说:
「骚货,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哦,你……你好厉害……用力……在用力……」

听到这如天籁之音的叫声就算是铁汉也挺不住,一瞬间,犹如黄河决堤一发
不可收拾。

耳边响卓依婷疯狂的叫声:「射吧……都射进来吧……喔喔……好厉害……
射……射了很多。」

慢慢的卓依婷平静了下来,我趴在她身上大口的喘气,脑袋一片空白,良久
才从她身上翻了下来,这时我看着卓依婷,她竟然变成昨晚演唱会第一看到她时
的摸样,长长的卷发,秀气的眉毛淡淡的眼影,高挺的鼻子发出轻微的鼾声,红
红的嘴唇微微张开,雪白无暇的脖子上带着一串亮晶晶的珍珠,身上穿着一套金
色连衣裙,低胸,露出一大片诱人乳房……

看着她象天使般的样子睡姿,我也睡意袭来,迷迷糊糊的我躺在她身边睡着
了。

春梦了无痕,窗外的喧嚣惊醒春梦中的我,我微微张开眼睛,环境还是那么
的熟悉,天也大亮,我一个人睡在席梦思上,身边早就没那个她,床前是电脑,
电脑桌上放着手机,打开手机6:52正常的起床时间。

再度环顾四周,没有昨晚的一丝痕迹,伸手捏了一下脸,好痛,这里是现实
世界,打开窗帘,夏天天亮得早,虽然还不到7点,小区里早就人来人往,不禁
感叹:天亮了,梦也醒了。

                                【完】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