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痞子退伍兵三炮操服了我

至今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的那个五一劳动节的下午,天气异常的闷热,仿佛随时要把人身上的欲火引爆,又拼命地捂着焖着,象不断地累积着能量的火山,酝酿着惊天动地的大爆发。

  我走进租家附近的FirstFitness健身房,这是一家亲同志的健身房,绝大多数的顾客是同志,健身大厅里十几个在健身器材上锻炼着的猛男赤露的上身泛着油油汗光。我环顾搜寻着「猎物」,注视着这一具具健美的身躯,象一只贪婪的猫紧盯着可口的鲜鱼。别看这些表面看上去超级爷们的肌肉猛男,好几个早已被老子的大鸡巴操服,一想到这些大爷们在老子的大鸡巴下的骚样,我心里就特别的满足,操这些猛男,比他妈的以前操我女友可爽多了。1年来我几乎每个周末和假期都来这里,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狠狠地操他们,彻底地征服他们,操服一个猛男大爷们,可比操服一个骚逼满足100倍。

  不知道是天性使然,还是读书和工作太过顺利,我有很强的占有欲,征服欲。可是从小就独立,骄傲,桀骜不驯的我心里却一直有个致命的伤痛,因为从初中开始我就知道了自己的「与众不同」,并一直为之苦恼。当一伙死党在一起谈论班里的「波霸」和「臀霸」之时,我却在暗恋我们班里的足球队长陈针锋。想着他那足球场上黝黑矫健的身影,那张比同龄少年都早熟的帅气的脸,我一次次忍不住打手枪喷发出少年无尽的欲望。

  然而由于父亲的严厉和母亲的慈爱,我不敢也不忍心伤害他们,只能苦苦压抑着自己的原始欲望,不敢逾越雷池半步,还努力地试图矫正自己。20岁开始我交过3个女朋友,由于心理的障碍,和前两个女友的交往平淡得像杯白开水,第3个女友成琼的性经验和开放,打破了我和女友间的天生屏障,我终于尝到了男女间的鱼水之欢,但这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我的性向。

  记得有一次在昏暗的大光明电影院里,大胆的成琼为我深喉口交,我最终把一腔欲火全部喷射在她的口里,可是我心里一直想着的,却是坐在我们前排的一个穿警服的猛男。从那时候起,我明白了一个自己久久不愿面对的事实:不管我怎样地压抑自己,我的内心还是一个同志,我爱男人,我爱猛男,特别爱猛男军人,这一点与生俱来,我根本无力改变。

  2007年,23岁的我独自离家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对父母的思念每每折磨着我,然而我也尝到了从未有过的自由自在。我这只囚禁多年的笼中鸟终于飞入了丛林,沐浴着和煦的阳光,呼吸着自由的空气,俯视着葱郁的树林,我自由自在地快乐地飞翔着……一个月内,独自一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走遍了许多网上登出的同志场所,同志海滩,桑那,按摩,泳池,公园,吊洞还有聊天室,当然大多数是在好奇心驱使下的走马观花,并非不顾安全的恣意妄为。

  终于我锁定了这家离我家很近的FirstFitness健身房,为了塑造自己的身材,我每个周末都来到这里挥汗如雨,一年来从23,181,60的文弱男,练成了24,181,70的肌肉男,从很多成功的「钓鱼」经验中,我知道自己的「市场行情」已经大大提升了,更容易吊到心仪的优质猛男,狠狠地操他们,彻底地征服他们,加倍填补自己多年压抑累积的巨大欲壑。

  在健身大厅里仔细搜寻了几遍后,并没有发现能令我心动的货色,一年来我对猎物的要求是越来越挑剔了,我只得在靠近门口的重力器械上练起了胸肌。忽然一个矫健的身影走进了健身大厅,一下子就把我的眼球紧紧吸引住了:25岁左右的黝黑汉子,身穿一条旧的迷彩军裤,脚蹬一双黑军靴,身材高挑像个模特一般,比181的我竟然还高了那么一点。光着的上身没有一丝赘肉,肌肉的线条却十分之明显,肩膀宽阔,却有一条精炼的公狗腰,胸部两块四方的肌肉看着阳刚而干练,发达的胸肌如同馒头一般鼓胀在胸前,腹肌明显却不夸张,同巧克力块一般层次分明。浓眉似剑,鼻梁高挺,唇宽厚而嘴角微斜,坏坏的邪笑中透出一股疲子味,浑身散发出的爷们气中带出一股帝王的神采,只令人不自觉地想臣服于他。在健身房里十几双目光的注视下,他独自走到角落的一个跑步机上跑了起来。

  同志的直觉告诉我,这绝对不是我想寻找的可以猛操的「猎物」,他肯定是个直男或者极品猛1,但他浑身散发的男人味还是把我死死地吸引住了,我故意在他边上的跑步机上锻炼起来,为了更仔细地观察他。

  他的跑步姿势是标准的军人姿势,雄劲漂亮极了!黝黑健壮的背肌上,慢慢渗出一层汗珠,油光光的,象抹上橄榄油的古希腊健儿,胯间迷彩军裤里那一个大包鼓鼓的,随着他的步调一动一动,让我的心跟着怦怦直跳,性奋不已……
  在健身大厅练了1个多小时后,他走进了边上的冲凉房,我赶紧跟了进去。在冲凉房里见到他的赤身裸体时,我被彻底地震住了:他就像一尊仔细雕琢的塑像,健壮、强劲,通身黝黑健康的肤色,上身呈倒三角形,肩宽、臂粗、胸凸、腿壮。隆起的两大块胸肌、肩膀上三角肌、胳膊上二头肌和三头肌,还有大腿小腿肌肉块块突鼓,看上去像生铁般质感、坚硬而有弹性,扁平的腹肌、宽阔的背阔肌,粗壮遒劲的脖颈条条肌肉明晰,喉结突起。整个下身都是密匝匝的黑毛,连吊在两腿之间的大卵袋都被绒毛包裹着,再加上那根狞猛粗长的肉棍横卧在黑毛上,更是有种说不出的男人味。此时我不得不惊叹于他似天神造就般的躯体了,竟然会有如此真实完美的男体!最吸引我的还是他那根大鸡巴!半硬的大鸡巴已经有16cm长,两个手指般粗,磨姑头型的大鸡巴头上还流出许多骚液。可以想象这根鸡巴硬起来会有多大。

  冲完凉他走进了桑那干蒸房,我象个跟屁虫一样马上就跟了进去,紧靠着坐在他的边上,没想到他竟然已经完全硬了起来。

  我的天啊!这是怎样的一根超级大鸡巴啊!那根大肉棍不光长度惊人,将近20公分,体积也是异常地硕大粗壮。鸡巴肉柱足足有我手腕那么粗,上面血脉奋张,青筋环绕,浑圆闪亮的酱紫色的大龟头也像个大鸡蛋似的顶在肉棍上面,棱头圪脑的,尺寸大得吓人。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极品大鸡巴!整根大肉棍笔直,挺拔,割了包皮的大龟头的肉棱子翻翻着,泛着黑红色的光,骄傲地微微上翘,好象要让所有的女人,男人都臣服在它之下。我性奋地马上一柱擎天。

  「臭小子,你一直跟着老子干什么?」他摸了一下我勃起的鸡巴,冲我痞痞地坏坏一笑,故意抖动了一下他那根超级大鸡巴,做了个操人的动作:「是不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鸡巴?想不想被老子狠狠地操几炮?」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他一把抓住我的头发,霸气地把我的头按向他的大鸡巴头,不容违抗地命令到:「吞下去,老子要操你!」

  不知道是被他的霸气镇住了,还是他那根超级大鸡巴实在是太诱人,让我根本无法抗拒,我乖乖地张大口,开始试着将这个比鸡蛋还大的肥硕的龟头吞进嘴里,我用力地张开自己双颌,好让我的嘴巴能够容纳它巨大的体积。在我把他的大龟头含进嘴里之后,我的嘴唇沿着高高隆起的龟棱,裹在紧接着龟头后面的大肉柱上。

  我把自己的嘴唇稍稍收紧,我此刻能感觉到那根大鸡巴在我嘴里的每一次跳动,含在嘴里的大龟头牢牢地把我的舌头压在下面,我的嘴巴竟然不可思议的几乎被塞个半满。他把大鸡巴朝我的嘴里又塞进去一些,他的骨盆也随着更加贴近我的脸。

  我闭上眼睛,任由他来行动,感受着这根巨大的阴茎在我的嘴里慢慢进入时的感觉。又是几公分从我的嘴唇之间塞了进去,一直到他的龟头一丝不漏地顶在我嘴吧最里面的咽喉上。我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重新又把脑袋对着大鸡巴向前缓缓移动。我的一只手紧紧地扒住他的大腿,另一只手牢牢地握住留在我嘴巴外面还很长一截的大肉棍。

  「太棒了,就这么干。」当他的大龟头终于突破障碍,带着后面的大肉柱一点一点地填埋进我的嘴巴,插进我的喉咙里之后,他兴奋地呻吟着。我的嘴唇被夹在其中的大鸡巴撑开成了一个大大的「O」字型,我的嘴唇也和他浓密的阴毛在大鸡巴根部胜利会合。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能把这根长度超过20厘米,直径最宽处将近6公分的巨大惊人的鸡巴整根地吞咽进自己的喉咙里。

  我的脑袋一直被他强行按着,双颊紧贴在他的阴毛区上。现在,他终于赤裸着一丝不挂的站在我眼前,并开始缓缓地把他的大鸡巴从我的喉咙里面朝外抽出来。他继续着朝外抽拽的动作,一直到他的大龟头差不多完全从我的喉咙里抽了出来,重又回到了我的口腔里。我趁着能喘口气的机会,拼命地用鼻子大力地呼吸着,因为我知道我能喘息的时间并不多。

  我大大地喘了口气,才发现边上已经有5,6个围观的人了,我可不想在众目睽睽下表演。我吐出他的大鸡巴对他说:「到我家去吧,就在附近。」

  回家的路上我才知道,他叫周峰,绰号「痞子峰」,东北沈阳人,3年前从特种兵退伍,先在建筑公司当工人,后来升当了管工。

  我租的屋子就在附近,和朋友合租一个两房的单位,他每个周末去女友家过夜,所以周末是我唯一可以带炮友回家打炮的时候。打炮心切,5分钟的路程,我们花了3分钟就走到了。

  回家后我放了自己特别喜欢的JefferyStrike主演的G片《监狱风云》为我们助性,「痞子峰」光着上身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观赏,我脱光了跪在地上,为他脱下那黑得发亮的军靴,一股男人特有的脚香味扑鼻而来,我赶紧脱下他那绿色的军袜,放在鼻子底下深深地吸上一口,那刺鼻的汗味饱含着爷们的雄性,象一剂高效催情剂,顿时让我浑身性奋。

  「痞子峰」那双44码的大脚丫真他妈的是太性感了!光洁的大脚板特别的厚实,和他壮实的身材十分般配。五个脚趾微微分开,最诱人的就是那个黑里透红的大脚拇指,鸡蛋般大,微微上翘,和他那颗大龟头真的非常相似。我忍不住把它含进口里,吞吞吐吐,就像刚才吸他的大龟头一样。

  「喜欢爷们的大脚是吗?」「痞子峰」坐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用大脚丫在我的脸上磨蹭,我跪在地上感到有点屈辱,跪在地上帮男人舔脚让一向高傲的我有点难以接受,但是这或许是一物降一物的天数,在这个浑身散发着爷们霸气的军人面前,我好像只有顺从。说真的,我的心里也特别愿意顺从他,想服从一个超级爷们的军人的愿望,好像从小就深深地注入了我的潜意识里。

  「痞子峰」用大脚丫在我的鸡巴上压着,用他那大脚拇指沾着我流出来的骚液,一圈圈在我的大龟头上打转,一边用两个脚趾夹弄我的龟头,一边坏坏的说:「健豪,你信不信,老子用脚就可以让你在1分钟内射出来。」

  「别,别……峰哥,我可不想这么快就歇火。」我赶紧说,我知道今天有这个超级爷们在,爽快还在后面呢。

  我缓缓脱下「痞子峰」的军裤,里面竟然还穿了一条军绿色的四角内裤。他粗壮的大腿把裤子口涨得满满的,肥硕的老二向前突出,形成一个巨大的包,要多性感有多性感。我把「痞子峰」的内裤扯了下来,一根粗长的肉棒,啪的一下打在肚子上。硕大的龟头紫黑饱满,马眼很大,在轻轻的闭合,棍上的那层皮皱皱的饱历蹂躏和浸淫,青筋缠绕凸浮,似乎还在微微鼓动。

  我一向自负于自己的大鸡巴,但在这个纯爷们的超级大鸡巴面前,我彻底败了下来,张口努力地把它吞进嘴里。

  「痞子峰」还是悠闲地坐着看G片,这次他没有抓住我的头发使劲操我的嘴,我主动地自觉自愿地用嘴伺侯他的大鸡巴,半个多小时,一直到我觉得口酸。
  终于「痞子峰」看够了G片,命令我趴在地上,用他的指尖沾着我鸡巴上流出来的骚液,紧贴着我的菊花嫩穴,在上面轻轻地一遍又一遍地画圆打转。
  我的屁眼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被别人碰过,非常的敏感,当他的食指最终突破括约肌的束缚,插入我屁眼内的瞬间,我的屁股本能地因为快感兴奋地抖动起来。

  「喜不喜欢这种感觉,吖?」「痞子峰」一边坏笑着问我,一边加大了手指的力度。「我敢打赌,等一下你希望我用来插你屁眼的绝对不是这个」。

  「你的屁眼真骚,把我的手指头夹的好紧。是不是里面很痒,想不想我再多插一根进去啊?」「痞子峰」不等我的回答,就把第二根手指塞进我的屁眼里面。
  「不要……不要……峰哥,我是纯1,从来没被干过」。我知道「痞子峰」的目的,赶忙说。

  「什么他妈的纯1,在老子面前都他妈的是欠干的骚逼。」「痞子峰」真是太霸道了,丝毫不顾我的拒绝,反而把他的手指从我的屁眼里面抽了出来,换成他的大鸡巴头子对准我的肛门,在他大龟头上倒了很多KY,用了很大劲,想把这个巨大的龟头强塞进我的窄小的菊花里面。

  我知道这么大的鸡巴操进去会是什么结果,我也不愿意守了24年的处男菊就这样被夺走,但我实在无力反抗这样一个霸道的男人,说实话,心里是半推半就。

  就在他硕大的龟头突破我肛门的防线,硬是将我的菊花大大地撕开,强行插进去的刹那,我因为剧烈的疼痛大声地尖叫起来。我可怜的小屁眼被「痞子峰」的大鸡巴撑开到了前所未有的宽度,这种巨大的扩张远远超过我所能忍受的极限。
  伴随着龟头后端最膨大的肉棱的进入,那种完全被撕裂的痛感稍稍舒缓了一些,我的屁眼此刻像一只大大张开的小嘴一样,紧套在插在我肛门里面的龟头后方的大肉棍上。

  看到大鸡巴上体积最大的龟头已经完整的塞入我体内,「痞子峰」立刻迫不及待地用手左右两边抱住我的腰胯,开始继续把留在屁眼外面更加粗长的大肉棍慢慢朝我的肉洞里面插进去。刚刚舒缓的痛苦又一次变得爆发起来。

  随着「痞子峰」的大鸡巴一点点的消失在我隐秘的屁眼里面,这种被撕裂的疼痛变得越来越剧烈。不光是他大鸡巴前所未有的长度让我如此地难受,更主要的是他粗大到手腕一样的直径,这才是真正让我疼痛难忍的关键。

  不光是我的洞口,我的直肠也同样被插入的大鸡巴撑开到了极限,我屁眼内部稚嫩的肉壁由外及里地不断伸展扩张,好提供足够大的空间来容纳「痞子峰」硕大的阳具。

  现在我的屁眼里面,除了疼痛和胀满的感觉之外,可是一丁点的快感也没有。
  「啊……痛……痛死了……停……停……快停下……求求你……峰哥……求求你……快停下……」我痛得语无伦次。

  「痞子峰」可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主,他反而加速抽动起来。

  我的天!除了疼痛和胀满的感觉之外现在又多了想要大便的感觉,太强烈太难受了。

  「啊……痛……痛死了……求求你……快停下……求求你了峰哥……快停下……」

  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我是半推半就,那么现在就是百分百地被强奸了。我被「痞子峰」那双特种兵大而有力的手死死地按住,怎么求他停下也没有用,不知道操了多久,一直到他大吼一声,一股股热热的精弹打在我的肠壁上,我才长长舒了口气。

  「他妈的处男的逼就是紧,操起来真他妈的太舒服了。」「痞子峰」心满意足地拖着我走进房间赤裸裸呈大字仰面躺在床上歇息。

  操他妈的!那些骚逼说什么被操是「痛并快乐着」,说什么「NoPainNoGain」,原来都是他妈的骗人的鬼话。老子守了24年的处男菊就这样被开苞了,身体上只有「痛并难受着」的经验。心理上倒真的有种莫名的快感,当被这个军人猛男死死按住,被他的超级大鸡巴猛力强奸,怎么求他也无济于事的时候,我有一种被爷们彻底征服,彻底占有的快感,我从小就有的高傲,桀骜不驯,占有欲和征服欲,被「痞子峰」的大鸡巴操得一干二净。

  奇怪!以前我只知道占有和征服是男人天生的一种快乐欲望,原来被大爷们征服,被大爷们占有会让人觉得更加快乐!难道顺从强者,服从权威也是人的一种天性?莫非这就是老子所说的「知其雄,守其雌」的道理?

  我躺在「痞子峰」的臂弯里,脸儿紧紧依偎在他宽阔的胸膛上,用脸颊小鸟依人般磨蹭他那浓密的胸毛,奇怪!面对刚才那个粗暴强暴我,令我痛不欲生的男人,我竟然没有丝毫怨恨,反而有种依恋。就是这个猛男,就是这个军人,操开了我死守了24年的后庭,为我开了苞,他就是我的爷们,就是我的主人。
  「峰哥,你这么爷们的一个人,是怎么进入同志圈的?」我好奇地问。
  「当兵时我们连长带我入圈的。」「痞子峰」说到:「刚入军营时连长就对我们几个农村来的小兵特别的照顾,久了总觉得欠他一份人情。后来才知道他知道农村兵老实,没后台,容易得手。」

  我一听马上就来了劲,军队中长官利用权力奸淫士兵的事听得太多了,莫非「痞子峰」也被连长操过?

  我故意用手越过他的大鸡巴,在他的肛门口抚摸,心里暗想,如果今天能操到这么一个猛男大爷们可就真的美死我了。

  没想到「痞子峰」一把推开我的手骂道:「别他妈的打老子后边的主意,老子不喜欢被人碰菊花。」

  「别假正经了,难道你们连长以前没操过你?」我说:「我可不相信你们连长会是个纯0。」

  「我们连长当然不是个纯0,被他操过的小兵少说也有一个班。可是他从来就没有操过我,连长又怎样?不管是什么男人,在老子的面前就是一个挨操的骚逼!」「痞子峰」臭屁地说,言语里却透出一股让人无法抵挡的大爷们的霸气。
  「他妈的臭小子,竟然敢打老子的主意,看老子不操死你!」「痞子峰」挺着根早已勃起的大鸡巴,一屁股坐起来,又想操我。

  我慌忙闪开:「别……别……峰哥……我刚才可领教了你这根超级大鸡巴了,又痛又难受,我死也不要再被你操了!」

  「别担心,健豪弟弟,这次我保证让你爽翻天,保证你被操了还想被操,一辈子也忘不了」「痞子峰」说着,拿出一瓶popper又说:「来,吸一口popper,它会让你爽到飘起来的。」

  我早就知道popper是一种同志常用的催情剂,可以激发人的情欲,特别是可以让0号肛道肌肉放松,减少涨痛感,催发0的欲望。

  我大力地深深地吸了一口,几秒钟后,感觉头有晕晕的,心跳加快,全身的血液加速流动,让我的脸涨得通红,欲火一下子随着血液流遍全身。最要命的是我的屁眼,热热痒痒涨涨麻麻,感觉空空的,渴望着被一根大鸡巴插入的饱涨感。
  我仰面朝天,叉开的双脚被「痞子峰」的双手抓住高高抬起,整个菊花暴露在「痞子峰」准备冲锋的大鸡巴前。

  毕竟我的菊花刚才已经被「痞子峰」的大鸡巴操松了些,还有他刚才射在里面的一大泡精液的润滑,这次他的大鸡巴进入我的菊花容易多了,而且由于popper的作用,我的肛道肌肉放松,疼痛感大大的减少了,最重要的是由于肛道内异物插入而产生的想要大便的难受感觉消失了,只有整个肛道被大鸡巴插满的涨涨的感觉。

  痞子峰」开始抽动起来,当他把大鸡巴朝外抽拽的时候,他的双手依然紧紧地抱着我的屁股。随着他粗大的肉棍从我的屁眼里面朝外慢慢滑出去,我立刻就感受到体内由于大鸡巴离开而产生的巨大空虚。

  「痞子峰」没有把整根的大肉棍完全地从我的屁眼里面抽拔出来,而是当他肥大的龟头朝外运动的过程中,高耸的龟棱紧扣在我的括越肌上的时候,他的动作就停了下来,这个时候已经有差不多16公分的长度已经从我的体内被抽拽出来。我感觉到此刻痞子峰」大鸡巴最膨大的王冠上面肿胀坚硬的边峰紧紧地把我的肛门由内向外撑开,龟棱粗大的直径再一次把我的肛门扩张到了我从来没有过的极限。

  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大鸡巴刚才带来的撕裂般的烧痛才慢慢转变成快感,而且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不断累积,让我有一股想要叫出来的欲望。我的脸涨得通红,拼命压抑住自己,不要浪叫出声。

  当我不自意地将双腿朝两边分得更开,好让他更充分地插进我的肉洞里的时候,屁眼里面异样的快感非常清楚地告诉了我究竟发生了什么。「痞子峰」的大鸡巴正在摩擦我的前列腺,我屁眼里面的G点。这种酥酥麻麻的快感不断从我的G点传来,慢慢传遍我的全身。

  「很爽是吗?,很爽就叫出来,叫出来会更爽」

  「哦……爽……爽死了……」

  终于,我再也憋不住全身的欲火,顾不了爷们的尊严,浪叫出来。

  真的,「痞子峰」说得对,一叫出来,我憋满全身的欲火就好象有了一个发泄口,让我感到加倍的爽快。

  「爽……爽死了……「峰哥……大鸡巴哥哥……你操得我爽死了……猛一点……再猛一点……求求你再操猛一点……」

  「操他妈的骚逼……他妈的婊子……你不是纯1吗?纯1很拽是吗?纯1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撅起屁股求老子操!」

  我自己的鸡巴尽管依然不断地从马眼里面流出大量的淫水,但是因为刚才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早已经从耀武扬威的昂首挺胸变成了垂头丧气的死气沉沉。不过现在,我的老二又一次因为从屁眼里面转变过来的快感而开始跳动着复苏过来。
  就在「痞子峰」的大鸡巴来回出入之间,令我的直肠反复体验着被完全塞满和极度空虚之间的巨大反差的时候,他的大龟头竟然可以一直向前,似乎要把我的肠壁捅破一样,直接隔着薄薄的肉壁,一下而且这一次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显得粗壮,我龟头前端的马眼怒张着,任由「痞子峰」的大鸡巴把我前列腺里面制造出来的所有粘液都给挤得流了出来。

  「是……是……我是骚逼……我是峰哥的骚逼……我要峰哥的大鸡巴操……只有峰哥的大鸡巴可以让我爽……」我兴奋地叫喊着,用这些最原始的语言表达着我此刻所有的感受「痞子峰」的大鸡巴对我前列腺的压力和摩擦,让我产生奇妙的快感,一次次的前列腺快感的叠加,再加上肛门里的非富的敏感的神经末稍的快感,使到我的括约肌猛烈收缩,强烈的快感传到我鸡巴根部,使我产生强烈的要射精的欲望。这种快感远比操逼时的快感来得强烈10倍,因为那种只是单纯的刺激龟头而射精的快感,而前列腺快感是,由从肛门里敏感神经末稍刺激、括约肌的猛烈收缩,和前列腺的叠加快感,从里到外,简直就是欲仙欲死,无法形容。这是老天爷赐给男人的真正性福!

  我心底最原始最本能的欲望赤裸裸地爆发出来,那种身体和内心都彻底地被爷们占有,彻底地被爷们控制,彻底地被爷们征服的快感,如火山爆发般地强烈。
  近一个小时的狂操,让我几乎要瘫软,当「痞子峰」第二炮精液在我菊花里狂射时,我的屁眼里已经被操得麻木了,但那一发发的炙热的精弹,还是让我爽得打了几个激灵。

  「痞子峰」的精液不断地从我菊花里流出来,我已经被「痞子峰」操到精疲力尽了,我没有清掉这个超级猛男留在我身体里的精华,就依偎在他毛騏顒監鋮翩C「峰哥,你明明知道popper的作用,你第一炮操我时为什么不让我用popper?白白害我受了那么大的痛苦。」我不解的问。

  「痞子峰」抽着烟,对我的脸上喷了一个烟圈,痞痞地坏笑道:「不让你痛一点,你怎么能一辈子记住是老子帮你开的苞,一辈子忘不了老子这根帮你开苞的大鸡巴。」

  「大坏蛋!难怪别人要叫你痞子!」我生气地捶着他的胸,依偎着他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几个小时,一觉醒来,我看见「痞子峰」还在沉睡着,那根大鸡巴软软地耷拉在跨间的黑丛林中,那颗超级大龟头上还残留着精液,依然那么的诱人。

  我把头埋在他的跨间,细细地用嘴伺候着这根昨晚操得我欲仙欲死的超级大鸡巴,「痞子峰」的大鸡巴好象永远也不会累,射完两炮的大鸡巴马上又直挺挺一炮冲天了。我的屁眼里也又开始骚痒起来,再一次渴望被他的大鸡巴充满。
  「痞子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痞痞地坏笑道:「健豪弟弟,怎么?又想被老子操了?是不是被老子操上瘾了?」

  「峰哥,我又想要了,我又想要峰哥的大鸡巴操了,我的屁股又痒起来了……」我顾不上羞耻说。

  「痞子峰」呈大字躺在床上,一炮擎天,他知道我已忍耐不住,却一动也不动。

  「骚货,想挨老子操就自己坐上来,自己动。」他命令道。

  我急忙爬到他的身上,面对着他,屁眼对着他的大龟头,慢慢坐下去。为了清楚地体验被大鸡巴操的快感,我这次没有用popper,免得让我头昏昏的,不能真切地过足瘾头。由于已经被大鸡巴操了两次,我的菊花已经习惯了大鸡巴的进入,痛感基本消失了。
  
  屁眼里的饱足感让我深深地出了一口气。我慢慢地用屁眼包着他的大鸡巴一点点地加速上下套动,说真的,我并没有做0号的经验,那根大鸡巴并不能准准操到我的欲望的源头——G点,大鸡巴头偶尔擦过我的G点,更加挑起我的欲望,却让我更欲壑难填。

  望着痞子峰淫笑的脸,我再也顾不了尊严,躺在床上,高高地撅起屁股,哀求他:「阿峰哥…好哥哥………健豪要阿峰哥操,阿峰哥是G点杀手,求求阿峰哥,狠狠地操健豪弟弟的G点吧。」

  「痞子峰」把他的庞然巨物只用一下子,就完整地重新插入到我早已经被操得酥软的屁眼里面来。从头到根,一遍又一遍,他的胯骨不停地敲打着我的屁股,他干我时候的速度和力度都比刚才要强上了百倍。现在的体位,我的屁股被抬在半空,每一下插入都比刚才要猛烈……

  我差不多又被「痞子峰」操到了崩溃的边缘,我的淫液继续不停地从大鸡巴里面流出来,我不知道我今天究竟流出来了多少,但是我知道「痞子峰」无情无尽的抽动真的快要把我的身体给榨干了。我把眼睛紧紧闭上,仔细地体味着他的大肉棍在我体内进出时候的剧烈快感。

  「痞子峰」的大鸡巴对着我的G点前列腺发起了最后的猛攻。快速的三百多下的猛操,每一下他的大鸡巴都稳准很地操在我的G点上,让我前列腺上的快感不断累积,我感觉自己的肛门在不停地收缩,浑身的肌肉都开始颤抖,我知道高潮已经离我越来越近了。

  「啊……啊……我射了」我大声地呻吟着。「射了。啊……啊……哦……爽死我了」我的鸡巴开始猛烈地朝外喷射。就在「痞子峰」的大鸡巴在我的屁眼里面给我来了最后一击的情况下,我憋了一晚上的精关终于松开,从我颤抖着的鸡巴里面射出来的第一发精液,一下子飞出去老远,直接甩打在我的脸颊上。其余的精液都射在了我的胸口,乳头和肚子上。我没想到自己一下子能射出来这么多,这比我以前任何一次做爱或是手淫时候射出来的精液都要多得多。

  在高潮的最高点渐渐引退的情况的,我的鸡巴依旧不停地从里面流了不少的乳白色的精液出来。我被「痞子峰」的大鸡巴操射了,在没有顾得上自己打手枪的情况下被「痞子峰」的大鸡巴操射了,「哦……我要射了……我也要射了!」「痞子峰」一边凝视着我,一边叫喊着。

  他的大鸡巴开始在我的屁眼里面迅速地膨胀,我可以轻易地感觉到他硕大的龟头深埋在我的内脏里,停在那里渐渐不动。就在这个时候,第一发精弹从「痞子峰」的大龟头里面迅速有力地击打在我的肉壁上,这种感觉非常地舒服,顷刻之间,我感觉到我的屁眼里面已经被他炙热粘稠的精液给注满了,这实在是太神奇了,「痞子峰」的精液像是永远也射不完一样,不停地朝我的体内浇灌,向我全身发出一阵阵快乐的脉波,让我仿佛飘到了空中,令我经历了有生以来最痛快最满足最飘飘欲仙的性爱……

  两年多过去了,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周峰,那个霸气的痞子退伍兵,那个给我开苞,3炮把我彻底操服的东北大爷们!

  后记:我和「痞子峰」经历了一个月的性福后,他因故离开了这个城市,我也不久就找到了自己第一个也是至今唯一的一个情人——曹宏彪。但是半年后「痞子峰」竟然又回来了,对于曹宏彪的爱和「痞子峰」的性,我一样也不愿意放弃,然而最后却鸡飞蛋打,至今让我悔恨不已。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