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三人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与苏格认识,是在QQ中,开始聊的话题就都是和OOXX有关,聊了大半年之后,
说是要见一见,他带着他的女朋友小芮。
从来不曾和小芮聊过,因为一直以来,苏格就是以代言人的身份自居。每次
和他聊的时候,他总是说小芮也在,于是,我就假装小芮也在就好了。
约好的时间是上午八点,结果我出门晚了,打电话给苏格的时候,苏格好半
天才接电话,电话里的声音睡意朦胧,有些嘶哑。我说我出门晚了,他说没事,
你直接过来吧,316房间,到了打我电话,我先睡一会。
打了个车,直奔约定好的,我还从未去过的那个宾馆。门面很小,前臺没人,
在角落里面找到电梯,直奔3楼,找到了出于走廊最深处的拐角处的316,我擦,
旁边就是消防楼梯,早知道我就直接走楼梯上来了,何必走到另外一端的电梯,
然后再走回这一段,省点力气不好吗?
一边想,我一边敲响了房门,没人吭声,从门镜往里看,黑洞洞的,不会被
耍了吧!我打通了苏格的手机,倒是听见房间里面有手机铃声传来。不过没有人
接。
响了差不多一分钟,才有人接了电话,我在门口了,你来开下门。我说。
好,嘶哑的声音回答,然后挂断了电话。听见有拖鞋踢踢踏踏的声音,然后
解开防盗链,门开了一道缝。
我看见一个大约175左右,比较壮实的男子,浑身赤裸,除了下身那一条松
松垮垮的三角内裤。说他比较结实,是相对我而言,比我肉厚了那么一些,不
过皮肤看起来居然比我还要白皙。
他开门看我进来,说,门锁好,然后就踢踢踏踏的往回走。我闪身进门,关
门,反锁,挂好防盗链,然后进房间。
房间黑黢黢的,只能隐约看见床上睡着两个人,苏格在中间,另外一个比较
小只的在靠窗的一侧,整个人都埋在被子里面,只有长发披散在枕头上。
苏格说:你随意,我再睡一会,早上四点多才睡。
你们昨天晚上就来了?我问。
是啊,玩了大半宿,困死我了,你把衣服脱了吧。苏格说。
我脱去羽绒服与衬衫,登山鞋与袜子,牛仔裤与线裤,只穿了我的四角内裤,
上了床,是苏格的这一侧,掀开被子钻进被窝。苏格微微让了让。
我侧躺在枕头上,手自然而然的搭在了苏格的下身,内裤很松垮,内容很丰
富,鼓囊囊的一大团,我隔着内裤用手把玩着,很快那苏格就鼓舞起来,在内裤
里面半软不硬的支起来,苏格显然也有些消除了困意,自己把内裤脱掉了,也伸
手来摸我。
没有了内裤的阻隔,苏格的鸡巴就落入了我的掌心,暖暖的,软软的一大坨,
我开了床头的小夜灯,黑黢黢的房间里,有了一团淡黄色的光线,有些小温馨。
借着光亮,我仔细的看着,嗯,比较干净,光滑的皮肤,没有什么外伤与包
块,应该是健康的吧。
一边把玩,一边抚弄着苏格的睪丸,苏格嘶嘶哈哈的睡意全无。
我们俩先玩一会吧,我和苏格达成了共识。
我去卫生间沖洗了一下,然后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用水浸湿,扭干,拿进
房间,给苏格擦了一下下身,龟头,阴茎,睪丸,会阴,肛门,苏格也不做声,
一任我在清洗他的下身。
擦好了,把毛巾丢在了床头柜上,我俯下身子,头向苏格的下身凑去。
轻轻的亲上苏格的小肚子,苏格皮肤白皙,小肚子微微凸起,黝黑的阴毛从
阴茎根部长到了肚脐,我轻舔微吮,舌尖细细密密的刷着。他的阴茎在我的手里
疯长,如那午夜常常袭来的寂寞,如影随形。
我的嘴巴不断的向下侵袭,歪着头,看着苏格的鸡巴。苏格的鸡巴是我喜欢
的类型呢。因为我自己的是头茎一体,笔直,且粗细均匀。所以我格外的喜欢那
种龟头特别膨大,大过阴茎的造型。很巧的是,苏格恰恰是这一款,龟头膨胀起
来的时候,周长大概是阴茎的一倍半,看着像是一根下雨天给小兔子多雨的蘑菇,
又像是一根放大了十几倍的金针菇。长度大约15釐米,真的很漂亮。
我情不自禁的亲了上去。嘴唇碰到了苏格的龟头,软软的,还有弹性,舌尖
微吐,感觉像是一个水球,里面有微微的荡漾,是春情,还是什么?先不去想,
我一手握着阴茎,一手在苏格大腿根爱抚。嘴巴含着苏格的龟头,品尝起来。一
边吸吮,一边用舌头大面积的洗刷苏格柔嫩的龟头,从苏格按在我肩膀上的力度,
我知道,他也很享受。不时的放弃大面积的舔,转而用舌尖在苏格的冠状沟细密
的逡巡,偶尔还用牙齿轻咬他的龟头系带。
我听得到苏格那里传来的讶异的喘息声,压抑的喘息声。
试着想要深喉,可是膨大的我钟爱的龟头成了不可逾越的阻碍。每次含到大
半,便再也无法深入半点,尝试了几次,便放弃,认真的口交着,腮帮子用力吸
吮后,头部左右旋转,半真空的吸引力加上转头的螺旋,让苏格舒服的呻吟。
说实话,无论是男人抑或女人,被我搞的情不自禁的呻吟,会让我很有成就
感呢。
带着笑意,我吐出了苏格的龟头,吻上了他的阴茎,像吃玉米一样含在嘴里,
轻咬慢吮,周游逡巡。一路来到睪丸,轻舔了几口之后,含着一颗睪丸,在嘴里
吸吮,用力含住,吸,像是要把整个春袋都吃进肚子里一样。两个睪丸被我吃进
嘴巴,将我的嘴塞满,细密的阴毛也在嘴巴里,还有一些刷的我鼻子好痒呢。把
玩了一阵子,又吐出春袋,亲着舔着会阴,一直来到苏格的小菊花。
被我擦洗的干净,没有什么异味,时而舌尖轻舔,时而舌面用力拖拽,时而
亲上苏格的腹股沟,苏格不安分的扭动着身子。大概玩了半个多小时,苏格应该
已经完全的清醒过来了,用手按着我的头,我慢慢的吻上去,重新吻上鸡巴,吻
上肚脐,又吻回菊花,用嘴巴包裹住菊花周边的土壤,像八爪鱼的吸盘一样,吸
牢,用力吸,吸的同时,舌尖还在不停的摆荡。苏格好像快要爆发了,鸡巴不停
的膨胀。
终于我放弃了这一片阵地,躺回去。
怎么样?还舒服吗?我看着苏格。
苏格没有回答,低头舔上了我的乳头,嗯,我的小小的乳头便竖立起来,很
敏感的小东西。感觉到他一路下滑,也亲上了我的鸡巴,也亲上了我的睪丸,于
是我便享受吧,侧躺着,享受着苏格的口舌之利,看着同样侧躺在面前的小芮:
苏格的女朋友。
小巧玲珑的身子,盈盈一握的腰肢。
这感觉,真的很不一样呢。
苏格重新躺回来,又坐了起来,掀开盖住了小芮屁股的被子,用力推了推小
芮,起来啦,人家来了半天了。
小芮不情愿的醒转,揉揉眼睛,由侧躺转为平躺,两只椒乳便跃入眼帘,还
有那平坦的小腹,以及精致的容颜。
她侧头看见我,沖我笑了笑。
我回了一句:你好。把另外的半句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咽回肚子,应该不要那
么狗血的招唿吧。
小芮撒娇似的让苏格俯下身子,双手环过他的脖子,让苏格把她拉起身,原
本的椒乳随着重力,变得有些骄傲,嗯,现在看起来,是C-。原本没什么,并非
我所见过的最大,甚至前8都排不上,可是长在这么一个娇小玲珑的身体上,却
是那样的雄伟却不突兀
她起身去了卫生间洗洗涮涮,我和苏格并肩躺在床上。
苏格从床头摸了一包绿双喜,拿出一根点上,把烟盒对着我示意。
我不吸烟,我摆手,顺手接过了烟盒,放回床头柜上。
两人相对无语,明明灭灭的烟头,在昏暗的灯光里。
感觉小芮洗了很久,直到她出来。
你怎么又抽啊,难闻死了。小芮抢过苏格嘴里的烟,按熄在烟灰缸。是啊,
烟灰缸里面已经是满满的烟蒂了。
小芮熄灭烟蒂的时候,是弯腰的,圆滑的臀部曲线,很曼妙。苏格一把揽过
小芮,拉倒床上,跪坐起来,拍拍小芮的屁股,给他舔舔。
小芮很听话的伸手撩起了耳边散落的发丝,别在耳后,那不经意流露出来的
风情,很荡漾。
感觉自己的鸡巴进入了一个嘴巴,不是苏格的,是小芮的,不是老爷们的,
是小娘子的。小芮的技术还好,虽然没有我好,但是比苏格强。
一边被小芮口着,一边玩弄着她悬垂下来的乳房,嫩滑的手感,可人。
小芮口了四五分钟,就吐了出来,苏格归向我这边,让小芮一口闷。小芮听
话的一手扶着我的鸡巴,一手扶着苏格的,两根并在一起,一起含在嘴里,努力
的吞吐着。我的鸡巴和苏格的鸡巴在小芮的嘴巴里面时不时的发生碰撞、摩擦,
还好《走火枪》这部片子没有在小芮的嘴巴里上演。
苏格也摆出一个别扭的姿势,亲着我的乳头。
三个人,便扭做一团,是啊,一幕活色生香的春宫戏正在悄然上演。
我们换了好多的姿势:
苏格躺着,小芮俯身去口,我在后面口着小芮。
小芮躺着,苏格去口,我去含着小芮的嫩乳。
小芮躺着我去口,苏格插在小芮的嘴巴里。
苏格插在小芮的嘴巴里被小芮口,我在后面舔着苏格的菊。
攻守兼备男女通吃的两男又一女,可以有无穷无尽的玩法,不是么,人力有
时竭,而思想无穷匮也,如是而已。
苏格再一次躺在床上,我和小芮同时在为他口交。
我含龟头,小芮擦枪;我吻阴茎,小芮含春;小芮擦枪,我舔菊门……
到得后来,我和小芮同时吻上了苏格的阴茎,一人一边,隔着一根粗硕的阴
茎,我们接吻了。我和小芮各自含着半边阴茎,唇唇相对,舌头不时的滑过阴茎,
舔上彼此的唇,在擦枪的旅途中,四片唇不时的相遇相交相亲相爱,若有若无的
吻,和小芮在她男朋友的眼皮子底下,在一根阴茎前,缠绵,偷情?当然不是,
但是有一种偷情的快感。
吻得兴起,我放开了苏格的鸡巴,直接的吻上去,吻上了小芮那刚刚亲过她
男人鸡巴的嘴唇,小芮想要逃,却逃不了,我吸吮着她的唇瓣,像吸吮着她男人
的鸡巴一般,小芮的唇被我吸到嘴巴里面,牙齿轻咬,舌尖轻舔,很快,小芮放
弃了徒劳的挣扎,和我吻在了一起,这时候我下身一热,不甘寂寞的苏格,含上
了我的鸡巴。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终于觉得还是要来肉戏了。
苏格让小芮给我带上套子,我最不喜欢的杜蕾斯,然后他躺在一边,看我插
入了她,他的女人。
传统的姿势好久没用过了,小芮精致的容颜在我的身下,两个乳房左右悬挂,
平坦的小腹,淡淡的毛发,我进入,我突击,在身边她男人的注视下。
二十出头的青春肉体,紧致的腔道,和她比起来,我已经是老男人,大了差
不多十五岁,几乎是她年纪的翻倍。
而且她的男人就在一边注视着,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和他女人的合体,自己在
一边。
小芮的腿举起来,夹在我的腰侧,我努力的动作着,直到我感觉到龟头的酸
痒难耐,然后倾泻出来。
我起身,苏格上,我说我去洗一下。
卫生间里面嘘嘘,排除了一些残留的精液,洗去避孕套的油腻,擦干身子出
来,看见苏格举着小芮的腿,大力抽送着。我凑到跟前,看着特写,以前是在电
视上,现在是真人秀。苏格的鸡巴抽送,把小芮的小穴撑开,细腻的白色泡沫包
裹着苏格的阴茎,有一些微微的水渍随着动作的飞溅开来。
我吻上小芮的菊花,小芮惊唿了一声,苏格问怎么了,小芮说,他亲我。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小芮开口说话,清脆的声音带着颤巍巍的抖动,如侠客那
绕指柔的长剑出鞘,缭绕的剑鸣,一边舔弄着小芮的菊花,一边把玩着苏格的睪
丸,很快两个人便乱了节奏,不是苏格抽的时候小芮也躲而意外脱钩,便是苏格
送的时候小芮也顶而闷哼。
舔着舔着,我又用双手扒开苏格的屁股,舔上他的菊花,舔着会阴,含着睪
丸,后来又去舔他们俩交合之处,感受苏格那沾满了细腻泡沫的阴茎有力的抽送,
苏格很快就激动起来,然后换了个姿势,让小芮跪伏,他站在床边后入,我躺在
小芮的身下,69,鸡巴插在小芮嘴巴里,小芮奶子顶在我肚皮,我的头正对着苏
格和小芮交合之处,小芮趴下来压在我身上,含着我鸡巴,我舔着苏格的鸡巴,
小芮的屄。
我微微抬头,含住了苏格的睪丸,含住,苏格抽送变得吃力,却更兴奋。随
着一声大喝,苏格的屁股一夹一夹的射了。我松开睪丸,舔着小芮的阴蒂,感觉
小芮也夹紧了。过了半分钟苏格射完了疲惫了,抽出来,结果抽出来的时候,带
出一股混合的体液,浇下来,我忙侧头,还是来不及,浇在我的脸上,热辣辣的
感觉。
去卫生间洗了脸,出来,苏格去洗澡,小芮擦着身子,我看着电视,嗯,这
次3P就这样结束了,一次传奇的经历,宛若说书。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