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司的惩罚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她用左手的葱白食指点在了一个需要我改动的地方,我一看之下差点没昏过去。
汗,又TMD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了。
原来,我在报告中写了一句话,原意是:我们要认真对待每一项工作,要从感性认识过渡到理性认识,在实际工作中要将理性的认识落实到每一个具体环节中去。
也不知咋搞的,老子把最后那句写成了:在实际工作中要将对性的认识落实到每一个具体环节中去。硬生生地把‘理’字错写成了‘对’字,一字之差,整个的含义全变了。
而李杏竟用红笔在‘对性’二字之下画了一道浓重的横杠,更加地耀眼夺目。
我脸色发烫,狼狈不堪。李感性强忍住笑,很是理解般地告诫我以后写材料要认真细心,千万不能再出这样的乱子。
她的语气轻柔,脸色红润,搞的老子都认为她是不是也被我这错写的字提起了性欲?
我无地自容地点着头,急忙逃跑般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MD,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老子本想在她面前好好表现一番,没想到弄巧成拙。
我把那处要命的错误修改完后,又将报告逐字逐句地认认真真地看了两遍,确认无误后,才又交给了她,完事之后竟筋疲力尽地如虚脱了一般。
这一次算是给老子敲响了警钟,工作无他娘的小事,小不慎则坏大事。你说,那个低级错误李感性要是没有审出来,那个行领导拿着这么个报告上去一念,非出大笑话不可。都还以为这是个色领导。他一恼不要紧,小爷可就倒了大霉。想到这里,偶对李感性更是充满了感激之情,也更加地喜欢她了,感情愈来愈浓。
我这里刚忙活完了,刚待静心休息会,就见冼梅愁眉苦脸的样子,接了个电话很是气恼地摔了一下。
我腆着老脸走上前去,语气温柔地对她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她愣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我,眼神中满含感激,脸颊不由自主地红润了起来。
这是信号,这是喜欢老子的信号,他奶奶的真爽!老子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
小吕,我这里有个很急的分析报告,下午一点半之前得交给李主任(就是李杏)。刚才我对象来电话,催我回去一趟,关于装修房子的事情。
RI,她是不是要结婚?不结婚急着装修房子干吗?我心中竟不是滋味起来。
小吕,你有没有空啊?
冼梅紧接着又问了我一句。这不明摆着让偶替她写分析报告吗?她要不提她对象,老子会为美女效劳而乐此不疲。她这一提她对象,老子有点儿吃醋,不想帮她了。
她看到我犹豫的神色,表情有点失望,微叹了口气。但同时脸色更加红润起来,愈加地性感不已。
老子历来怜香惜玉,看到她犯愁的样子,忙不迭地连口说有空有空,我来帮你写,你去忙吧。
冼梅听我这么说,本来就细长的眼睛更加地细长,妩媚撩人,红润的脸庞笑靥顿生,引得老子只想低下头去给她来个快吻。
谢谢你了!小吕,我很快就会回来。

然后她告知了我怎么来写这个报告,我顿时傻眼了。这个分析报告大部分要用数字来说话,文档中夹杂着很多的表格,要文中有数,数中有文地来进行剖析。
我对数字向来很反感,看着那些曲里拐弯的符号,老子心里就烦。你说,从0-9就这10个B数,竟他娘的能横生出无穷无尽的组合,再加上百分比就更是发晕。
从小学到大学,老子一直坚信一个信念:
学好数理化,走出家门就害怕。
学好史地文,走到那里也温馨。
学好史地文,能具备雄辩的口才和儒雅的气质,幽默而富有情调。到外地最起码也能认得站牌,不至于迷路。
学好数理化,哼,那就不太好说了,光会数数有个屁用,说不定就变成个书(数)呆子,1+1等于2让你研究一辈子,走起路来光去碰电线杆子了。
冼大美女光和我交代怎么写,就啰嗦了接近半个钟头,整的老子的头都大了。但已经答允下来帮忙,这时也不能退缩了,只能硬着头皮咬牙坚持。
冼性感走了之后,我就紧锣密鼓地干起来,越干越是犯愁。RI他姥姥的,那些数字使我头晕眼花,光改错就耗费了很多时间。
中午饭也没顾上到餐厅去吃,而是买了两个面包垫巴了垫巴,就接着继续干。
潘丽、邓霞、肖娜还有老崔,他们几个吃过饭后扯了会牛皮,就纷纷趴在工位上睡觉了。只有我SB般还在那里飞快地敲击着键盘。就在我忙的昏天黑地的时候,老崔这B竟打起了呼噜,使我感到更加地苦不堪言。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才勉勉强强地将这个狗日的报告写完。多亏了老子年青,要不然,这种高强度的工作量非把老子累趴下不可。
我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此时正好是一点过五分,总算是提前完活了。
忙完了工作,心中也不由得纳闷起来,冼性感明明和我说很快就会回来,算算时间,她已经走了三个来小时了,怎么还没有回来?这丫该不会让我帮她干活,她却去和她对象在新房里狠劲地:太阳上口下巾吧?
愈想愈是这么回事,要不然不会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我开始后悔起来,不该帮这丫干活,我在这里受苦受累,她却在那里尽情享乐,NND,这是什么事啊?心中不由地发起牢*来。
看看马上就一点半了,不能再等了,我准备把帮冼性感写的这个报告给李感性送去,免得耽误了工作,那我就是费力不讨好了。
我拿着打印好的分析报告刚刚走出办公室的门,就见冼大美女一溜小跑地匆匆而来,跑的她上气不接下气,脸上红云滚滚,就像刚刚性高*完毕似地,MD。
小吕,写完了吗?
写完了,我准备给李主任送去。
好,谢谢你了,稍等,我放下包我去送。
嗯。
……
她匆忙走进办公室,垮塌一下将手提包扔到办公桌上,返身又走了出来。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红彤彤的秀脸,仔细辨别她的脸色这么红是跑的呢还是刚刚太阳上口下巾完毕?

她可能发现我看她的眼神有点儿过于专注,竟没有了刚才的慌乱,眼睛柔柔地看着我,眼神里有感激有温存还有绿油油的菠菜。
不能再和她对视了,否则,就凭老子这点薄弱的意志力,非得在这走廊上和她来个热拥再加个狼吻,光天化日之下岂不坏哉。
我急忙将目光移开。此时,她伸出右臂来接稿件,我的目光很自然地就盯上了她那白滑滑的手臂,我突然想到她这白白嫩嫩的手臂上是不是会有守宫砂?于是眼睛便盯住了她的手臂看个不止。
NND,像她都快结婚的人了,手臂上怎么可能会有守宫砂?我不由自主地心中暗骂了自己一句蠢驴。
这时,冼性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脸色更加地红艳。
小吕,你在看什么呢?
我不由得老脸一红,嘿嘿傻笑着,急忙将手中的报告递给她,她笑靥迷人地给了我一个嗔怪的妩媚眼神,这才走向李感性的办公室。
这丫这一连串细微的表情竟馋的老子神不守舍起来。
我回到工位上开始闭目养神,今天把偶累的实在够呛。必须得集中精力好好休息一番,别一会儿再又来个数字报告啥的。
我现在终于搞清了我们办公室的人员分工情况。
潘丽负责接待工作,也就是抛头露面,她说话嗲嗲的,比较喜欢出风头,这工作非她莫属。
肖娜负责计财数据统计,报销单据啥的。
邓霞负责文件的收发和临时性的工作。
老崔负责后勤保障。
看来办公室最最艰巨的文字材料工作就落在了我和冼梅身上,TNND,老子和冼性感命真苦啊。
这样也好,这就为我和她亲密接触创造了先决条件。
邓霞整个儿就是一个苦瓜相,脸色蜡黄,身材干瘪,我就奇了怪了,她才刚三十出头,怎么就凋谢的这么快?
肖娜个子瘦瘦小小,戴着一副眼镜,面部皮肤还行,但手臂和腿部的皮肤却是不敢恭维。那天她穿裙子时,偶偷偷地瞧了个仔细,腿部皮肤较黑,并且汗毛还比较发达,与她那细腻的面皮形成鲜明对比。这丫适合过冬天,不适合过夏天。
潘丽的皮肤不亚于李感性和冼性感。她的胸部、臀部都比她们两个的大,从前边看是波霸,从后面看是臀霸,说话的声音又嗲嗲的,标准的*交机器。她的面部五官比之李感性缺了秀气,比之冼性感缺了灵气。要没有她们两个,我肯定将她作为首猎目标。我甚至猥琐地想到:等那两个上不了手,这个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
半个多小时后,冼梅从李杏的办公室出来了,脸上荡漾着喜悦。
她走到我跟前,轻声暗示我上飞鸽。
我立即打开飞鸽,嘿嘿,看来她要和偶来个飞鸽传书,看来多帮助女人还是有好处滴。
飞鸽是我们单位内部员工进行工作交流的平台,也是婚外情滋生泛滥的平台,这是老潘同志(潘丽)前几天告诉我的。

我刚打开飞鸽,冼梅就给我飞了个笑脸。
我送她了一支鲜花。
小吕,真的谢谢你了!
别和我客气,以后有啥事尽管找我。(输完这句话,我心想:太阳上口下巾的事尽管来找我,写数字报告的事最好不要找偶了。)
刚才李主任夸奖你了,说你写的很好,没有任何错误。
晕,我是代你写的,你怎么和李主任说是我写的哈?
本来就是你的功劳耶,我刚才急着回来给她送去,是怕你初次写这样的报告出错,所以我才去送。如果有错算我的,结果李主任看完之后大赞不已,我这才和她说是你写的。
RI,你考虑的真周到,我倒要谢谢你耶!(老子一激动,竟将‘RI’字敲给了她,习惯成自然了,等意识到也晚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呀?(她肯定看到这个‘RI’字很不自然,我心中不免惴惴起来。小眼微瞥,发现她竟用手掩嘴偷笑。)
以后不许说脏话啊?
冼姐,不好意思呀,说溜嘴了。(我刚输完这句话,她捂住嘴笑的秀肩直颤。)
没事的,呵呵。(我说RI,她竟然说没事的。)
今天下班后我请你饭饭?(她要请我吃饭,我心中一乐。)
为啥要请我?(我故作不解地问。)
今天你帮我写报告啊,我要谢谢你啊!
不要客气,举手之劳,何足谢哉。
不行,我必须的请你。(这丫很是执着,那我也就老实不客气了。)
呵呵,好吧,几个人啊?(我故意这么问,要是人多,老子就不去了。)
你想几个人?(她反问我,将皮球抛给了我。)
你请客你说了算。(我又将球踢了回去。)
她沉默了会,回道:我们两个行不行?(靠,这是老子期盼已久的幸事,那有不同意之理,当下色心大悦。)
恩,好,就我们两个。
我扭头看她,恰巧她也扭头看我,目光一触,竟TM的有种热恋的感觉。我发现她的眼神中有种别样的东东,那东东是微微的羞涩和勾人的妩媚。
我盼望着下班的时刻早点到来。
还差十分钟就下班的时候,冼梅打了个电话,看样子是打给她对象的。她在电话中说是晚上陪上级领导出去吃饭,不要等她了。
晕,偶怎么成了上级领导了?
她对象可能在电话中和她啰嗦了起来,她很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面呈不悦。
坐在我前边的老潘同志竟傻乎乎地问道:阿梅,陪哪里的上级领导?我怎么不知道?
她问这句话比较有资格,因为她负责接待嘛,但也很SB。
冼梅只是微微一笑,没有接她的话茬,她眨巴眨巴眼便知趣地没有再问下去。
搞的老子在旁边紧张兮兮的,和美女同事出去吃饭简直就TM跟做贼似的。
然后冼梅在飞鸽上悄悄告诉我,下班后她先出去,在楼下的车上等我。这让偶心中暖兮兮的,更加地想日非非起来。
我等冼梅走了几分钟后,就假装若无其事地走出了办公室。可不能让这么一个大美女在楼下等偶,偶要主动些。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