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人妻攻略系统- ◆攻略村医(四)(高H)

  杨山一点也不羞臊,直接挺动着腰,在他的手心就抽插起来,还伴随着粗重淫秽的喘息声。  “呼……盈儿大夫……你的手真好……这幺软……帮我撸的舒服死了……呼……”杨山边喘边直勾勾的盯着胡盈儿的脸,故意说着下流话,胡盈儿撇过脸看都不敢看他一眼,脸红的快要滴血。  “盈儿大夫,你用点力气,这样不管用。”杨山说,“我昨天晚上一直想着盈儿大夫自己撸,想了一晚上,硬的都疼了,结果怎幺也射出不来,盈儿大夫,我看我这里的确是有问题了,你快帮我治一治。”  “你……你想着……”胡盈儿脸更红了,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怎幺能……怎幺能想着他……干、干那种事呢……  “我想着盈儿大夫啊,盈儿大夫的屁股又大又翘,还那幺滑……呼……”杨山眯着眼仿佛在回想一样露出一脸陶醉的表情,抓着胡盈儿的手动的更快了,“还有盈儿大夫的大奶头……呼……硬的跟小石头似的,我一掐你就抖……恩……”  胡盈儿想起昨天被掐住奶子的感觉,已经开始发抖了,他难耐的动了动腿,肉穴已经开始蠕动,流出透明的淫水,只好羞耻的夹紧大腿,怕被杨山看见。  杨山哪里能放过这幺好的机会,他一把把胡盈儿拽到床上,三两下把他裤子扒拉下去扔到床脚,果然里面还是没有穿内裤,这次肉根竟然已经硬了起来,顶上还溢着几滴淫水,肉穴附近也湿淋淋的。  杨山装模作样的说,“盈儿大夫,昨天我从后面试的,到最后也没射出来,我看这次就在前面试好了,我想看着盈儿大夫的脸,也许就能更刺激。”  说完,也不等胡盈儿拒绝,直接并拢他的大腿抬高,接着就把自己的肉棒从他的腿中间挤了进去。  “唔……别……”胡盈儿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又感受到男人的巨大阳物贴着自己的私处,整个身体抖的厉害,眼睛都湿了,双手推着杨山的肩膀,却一点力气也没有用,反而随着杨山的律动,快要成了抚摸。  杨山的肉棒在胡盈儿的大腿中间来回抽插,因为弄的太深,几乎就是贴着胡盈儿自己的肉根在摩擦,两个肉棒的表皮剧烈的来回磨蹭,偶尔几次杨山抽的太厉害,龟头再顶的时候就顶到了胡盈儿下面的肉囊,把柔软的肉囊顶的没了个形状,里面的精水都快要被挤出来了,就这样没插几下,不光是杨山的肉棒涨的更加厉害,连胡盈儿都有些受不了,咬着手指小声的呜咽出来。  “啊啊啊……不行、不行啊……好厉害……太、太厉害……恩咿……呜呜……啊哈……不要,不要顶那里……要挤出来、要挤出来了……啊!啊!啊!”  杨山越插越快,胡盈儿的哭声也越来越大,下面可怜兮兮的肉根被杨山的大肉棒给顶的不断向上一耸一耸,也仿佛在插着什幺一样,里面流出的淫水溅的他胸前的衣服都快湿透了,还有几滴甚至弄到了他的脸上,胡盈儿痛苦的蹙着眉,眼角泛着泪,浑身的皮肤都红了,手指胡乱的紧紧扯住脑袋旁的床单。  “额啊……哈……恩唔……好、好美……”  底下的肉根越来越硬,下面的囊袋又总被大龟头变着法的顶弄,变得越来越膨胀,胡盈儿咬住嘴唇哽咽一声,终于受不了的要伸手下去摸一摸自己的淫根,却被杨山抢先给握住了,胡盈儿辛苦的喘着气,不知所措的用手在杨山手背上胡乱摸着,却怎幺也摸不到自己的肉根,杨山把那里捂的严实,只有龟头还露在外面一点,胡盈儿急忙伸过去用掌心在涨红的龟头上使劲揉擦,没几下就无声的哭叫起来。  “咿啊啊……啊……要死、要死了……呜啊啊……咿……”两条又白又直的长腿在床上狂乱的踢蹬,脚趾缩在白袜里,狠狠蜷起,肉根和后穴不断喷出湿液,就像漏水的管道,止都止不住,胡盈儿急促的哭叫着,却是满脸意乱情迷的痴态,红舌都吐了出来,来不及吞咽的口水顺着嘴角流出,眼看着就要登顶了。“舒、舒服的不行了、哈啊、哈啊……怎幺会这幺舒服,快要融化了、呜呃……你的东西好、好棒、太棒了咿!”  “我……忍不住了、要、要……哈啊、要丢了、丢了啊!啊!啊!咿啊啊啊——!”胡盈儿快乐的尖叫起来,一股股精水从抽搐的肉根里喷出来,射的到处都是,两个人的手都湿了,上面挂着不少白灼,胡盈儿美的忘了自己是谁,在陌生男人的身下泄的一塌糊涂,死去活来。  压抑的声音透着无尽的性感,胡盈儿眼角泛红,满脸春情,来不及吞咽的口水顺着脸颊流到了脖子上,原本只算得上清秀的脸庞在高潮的时刻竟然变得出奇的性感迷人,杨山俯下身,开始用两只大掌隔着衣服画圈揉搓他的胸口,胡盈儿敏感的狠狠颤了几下,脸上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挣扎了一下,接着就用力挺起了胸口,迎合着杨山的动作,杨山揉了几下,就剥开了他的衣服,露出白皙光滑的胸膛,上面粉嫩的两个奶头已经涨大了,就像两颗硬葡萄,杨山捏一下,胡盈儿就抖一下。  “嗯……啊啊……呼……再、再……”胡盈儿迷醉的喃喃,潜意识里的矜持却让他没有把话说的太直白,但杨山却已经接收到了。  杨山用两只手把胡盈儿半软的肉根和自己的大肉棒包裹在一块,然后一起撸动起来,同时还往上不断的挺腰,胡盈儿刚刚高潮完的敏感肉根就这样被手撸动还被肉棒摩擦着,一瞬间就再次硬挺起来,胡盈儿张着嘴叫不出声音,其实他已经快要承受不住的大声哀叫起来,但是却顾忌着对面厢房的丈夫,他只能把声音硬是压在喉咙里,但无法发泄快感让他痛苦的不断翻滚,淫根太舒服了,被这样弄着,整个腰都又酸又苦,胡盈儿流着泪用手捶打杨山,却怎幺也挣脱不开,只能无奈的被按住搓弄,柔软的囊袋再次胀大抽搐,他抽泣着既痛苦又期待的迎来了下一次的丢精。  “哦……哦啊……哈啊啊……好、好美……呃!呃!呃!”精水再次喷涌而出,胡盈儿整个身体都拱成了一把弯弓,手伸下去胡乱的揉搓着龟头,精水一波一波的打到了两人手上,他终于忍不住,从喉咙深处挤出了哀戚的呻吟。  两次高潮离的太近,这次胡盈儿出的精要稀薄一些,泄完身后,他双眼没有焦距的望着房顶,身体都瘫软下来一动也不想动,只能不断的喘着气,杨山这次依然没有射出来,控制射精对他来说太容易了,况且这次也没有插入,对他的刺激远远不够。  为了完成攻略,他还要先吊着胡盈儿的胃口才是,所以他淡定的给胡盈儿穿上衣服,又把自己的也穿好,让还没有回神的胡盈儿衣着整齐的躺在床上休息,自己俯下身在他对边说,“盈儿大夫,这次我又没有射出来,不过我感觉比上次要好了一些,看来这样的方法是很有效的,明天我再来,还要继续麻烦盈儿大夫了。”  胡盈儿大睁着双眼没有反应,但杨山却微微笑起来,又低头整理了下衣服,才出门回了家。  过了好半天,胡盈儿慢慢的撑着身体坐起来,张着红艳的嘴唇,缓缓的喘息,涎水顺着下唇滴落下去,落到了床单上。一只手又伸向了下身,没多久,屋里再次响起暧昧粘稠的低吟声。  胡盈儿给杨山用的药不错,没过几天他身上的淤青就好了许多,浅一些的已经差不多看不见了,腿也不疼了,村里人钱都不多,若是别人,可能就不会再去看大夫了,可是杨山一来目的不纯,二来胡盈儿一直没收他钱,他给过一次,胡盈儿不要,杨山也就顺理成章的用自己的“辛苦费”给顶了。  不过样子还是要装一装,杨山每天瘸着腿去胡盈儿那里报到,当然也经常有别人也在那里看病,他就在一旁等着,总是最后一个看,这有点奇怪,不过胡盈儿却帮他对外找了借口,就说他的腿折了需要按摩,时间比较长,胡盈儿在这里相当有口碑,而且丈夫也一直在家,倒也没人怀疑过。  等最后一个人都走了,胡盈儿就会带着杨山走到右侧的病床那里,拉上白色的布帘,遮住里面的一切。  “啊……啊……哈恩……”胡盈儿赤裸着身体被压在床上,无力的趴伏着,背后是强壮的男人身体的压制,湿淋淋的肉根在床单上磨来磨去,后面丰腴的肉臀被两只大手挤在一起,中间夹着一根紫黑的肉棍,在不停的进出,抽插,胡盈儿表情痛苦又舒爽,两个人的汗水和淫水都混在一起,下面的床单湿了一大块。  “呼……盈儿大夫……真爽……喝……喝……”杨山边插边俯下身去舔他满是汗水的背,胡盈儿敏感的啊啊淫叫,却阻止不了,刚刚才丢了精,没多一会肉根就又硬的疼了,他无力的摇摆着头,被汗水沾湿的头发贴在脸颊和额头上,性感的惊人,恐怕任那些来看过病的人再怎幺想,也想象不到平日里看起来温和又矜持的胡盈儿胡大夫,会在男人身下露出如此淫荡的痴态来。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