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病人

度,只认为异常的紧,这是当然了,她异常的重要,肛门一下一下的紧缩,想禁止手指的侵入。手指插进去了,我
.
  慢长的大学时代终于以前了,读XX医大的日子实袈溱是活受罪!教授教化的昵嘞家伙,同窗的是丑家伙!本来还以
为学妇科可以有多一点机会亲近些美男少妇,给在校女学生体检也可以一饱眼福,可没想到练习接触的却要么是女
尸,要么是什么老妇女看妇考场!真够恶心的,再如许下去,我看我要成同性恋了。
  卒业了,本身开了家专科门诊,招了两个护士协助。约面试的两个女孩——小慧、小雪,都是卫?兆湟档模?br />样子身材长得都很好,这实袈溱太好了,我得找机会亲近打近她们。
慧和小雪两个长得都不差,小慧长得水水的,又高又瘦,又白又滑,胸不小,屁股也很翘,是个极漂亮的美男,不
过据说方才交了个男友;小雪长得一身古铜色,胸很大,估计有36F。两个都合我意呀??得找机会找机会。
  一天早上,我来到诊所,一进门,看小雪急急忙忙的跑来跟我说︰「大夫,你看看小慧,她忽然间晕厥了!」
  我匆忙去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的小雪,她神情很白,与平常的白里透红的白不太一样,我估计是贫血的问题罢了,
然则心里想想,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于是就跟小雪说︰「小雪,我得给她做个具体一点的检查,你在这里
守着,有客仁攀来了就推说我今天上午要出诊,叫她们下昼再来。」小雪点点头准许了,于是我便把小慧抬到我房间
  我把小慧的双腿架椅子的架子上,大护士袍里看进去清跋扈的看到她的米黄色内裤,涨涨的,我摩了摩,再拉开
一看,看到她的卫生巾。本来她月事来潮了!这小妞日常平凡都不太爱吃早餐的,肯定也有点贫血的,所以才长得这么
  我冲了杯葡萄糖水,慢慢喂她喝了下去。然后我又慢慢把她的内裤脱掉落,细心的「检查」她的阴部。她的阴毛
长得不多,范围很小的一片,长在阴部的膳绫擎,大阴唇两边和会阴都没有毛,大阴唇白白嫩嫩的,一点也不二黑,
很肥,不消手扒开还看不到小阴唇,一看就知道是个好货。我用手扒开她的大阴唇,粉红色的小阴唇展如今面前,
不大,很鲜嫩,再往两边撑大一点张开她的阴部,往里看,能看到她的处女膜,照样完全的!!处女膜上的小孔比
一般人的要小一点。我正想伸手去刺激一点她的阴蒂的时刻,她「啊」的一声叫了,这可吓了我一跳!我立时昂首
  「哦,小慧,你别误会了,小雪说你无故端晕倒了,于是我便帮你检查一下,没有其他的!」我急速解释说。
  这时,小慧的样子看上却竽暌剐点半信半疑的。我心里慌得很,正计算怎么办才好,语无论次的讲了些关于女性突
然晕倒原因出来,她居然慢慢的就信赖我了。
  「那你检查出我是什愦问题了没有?」小慧忽然问我。
  小慧立时就急了,急急忙忙的又问了我(次。
  这时我已经想好了,既然她照样处女,我得想个办法把她骗到手!并且她又方才交了男同伙,再不下手可就晚
了。
  「小慧,你沉着一点,刚才我给你检查,发明你的阴道属于跟常人不太一样的外形,可能今后在娶亲叫子方面
会有点问题。」
  「啊?怎么会如许?你有没有检查清跋扈呀?」小慧刚才涨红的脸刷的一下变得像白纸一样白!
  于是我便说了些像她这种体质的女孩子在月经来时刻的不适现象给她说了一遍,嗣魅这就是她的情况所造成的。
  「汲」的一声,这是龟头经由过程淫水的声音:「啪」的一声,这是阴囊拍到屁股的声音:「唔……」是我舒畅得
她被我如许一说,眼楮立时红红的,直想哭,怪可怜的!
  「怎么了?」我关怀的问她。
  「大夫,怎么办?我才刚交了个男同伙呀!如不雅被他知道了,他可能会不要我了!」
  「像你这种情况的,如不雅你男同伙不明清跋扈跟你亲切,可能会造成你阴道决裂,流血过多而逝世的。」我进一步
吓她!
  「这么说,我是弗成以做爱的?」这小妞看来是急坏了,她本来是个很稳重的女孩,日常平凡有病仁攀来看病,她在
旁边看都邑羞得满脸红,如今居然直说「做爱」了!
  「大夫,有没有办法治?」
  「有个办法,不过可能你不太愿意呀!」
  「能治当然要治啊!怎么会不肯意呀?」
  「在治疗的过程中,要有连续串的性交实验疗程,来调剂你阴道的外形构造,使之成为可以或许合适阳具进出的形
  下昼客人不太多,根本上是来做例行检查的妊妇,我留心了一下小慧的表示,她看上去心不在焉的样子,午饭
状和可以或许在产后天然还原的伸缩构造。」
阴道照样那样紧,很有弹性,并且很热很热,感到龟头都将近在那边面给烧熔了!她忘我的叫着,眼楮闭成了一道
  「我没听明白呀。」
  「就是除了开刀整形的办法之外,还要经由过程实验性的性交晃荡来调剂你的阴道外形。明白一点说就是要你跟了
解你的阴道的构造的仁攀来跟你性交。」
  「啊?那怎么可以呢?治完之后,我就不是处女了!那我男同伙还会要我吗?」
  「你先推敲一下吧。治完之后可以做处女膜修补术,只要没人知道你做过这些事,那你男同伙应当不会知道你
不是处女的。不治疗关系也不大,留意多补血,使月经时流掉的补回来就可以了。」
  「可是不克不及做爱,不克不及生小孩子,对纰谬?」她问我点点头,同时心里在狂笑!
  「大夫,要若干钱来治?如不雅价格不贵,我归去推敲一下。」
  「小慧,你在我这里工作,如不雅你要我协助就开口好了。我不收你医药费好了,在你工资那边每月扣一点钱来
补就行了,我也不把你的事说出去,就我们俩知道,好不好?你如果去外面治,那除了你我知道之外,还有外面的
人知道了哦。」
  「那好吧,大夫,那如今开端好了。」
  我实袈溱太高兴了,如许一来,我只剩下「上马」这一环节,是日鹅肉就到手了!
  我问了她一些心理周期的情况,以便控制她安然期的日子。本来她今天是经期的第三天,日常平凡她经血量大,到
立时就可以上她的!碍于小雪在外面,照样等晚上再来!与是跟她说晚高低班留下来「治疗」,让小雪早走。
也没怎么吃。
房间来。很快小慧就来到我房间来了。这时她照样穿戴护士袍,我看了看她,她样子显得有点害怕。于是我对她微
微一笑,她也免强的对我笑了笑。我叫她脱光光到床上来,于是她慢慢的脱开护士袍,然后解开胸罩,她固然长得
高高瘦瘦,可是胸部却不小,应当有34D吧,乳头很红,看来她相当重要,乳头都崛起来了!她哈腰把白色的低
腰小内裤脱下来,那诱人的三角地带再一次展如今我面前!稀少的阴毛,不多不稠密,很黑很亮,也很长。
  脱光之后,她小步小步的走到我身边的小床上坐下,看了看我,脸红红的棘手里还拿着那条小内裤,握成一团
轻轻的抚在三角地带前遮蔽。
  「别重要,别害怕,这第一次的疗程只是实验性的做些摩清情况,没什么的,放轻松。」说完我接过她的小内
裤,让她扒在床上,分开腿翘起屁股,这姿势还真像只小狗。我让她的膝盖跪在床尾的边上,叫她把腰压下去贴头
床,把屁股尽量往后翘,如许一来,她那迷人的肥美阴户就露在后面了。我来到床尾,她看不见我,我赶紧闻了闻
她的内裤,好喷鼻,淡淡的喷鼻气中还带有一点点的尿骚味;我又赶紧把头凑前去闻了闻那处女阴户的幽喷鼻。她如许趴
着当然看不到我那享受的神情了。
  这时我伸出两手按在她那两片又白又滑的大屁股上,往两边慢慢用力分开来,看见她的屁眼慢慢分开来,灯光
  「大夫,你这是干什么呀?」她有点抽泣的问我。
照进去看到琅绫擎红红的,很干净。
白,加来月事来潮难怪会晕了。
  慢长的下昼以前了,小雪也走了,留下我跟小慧两小我。我诊所的大门锁好,叫小慧到更衣室梳洗好后到我的
  「大夫,你这是干什么?」她用颤抖的声音问。
  「放轻松,你就当我是你最心爱的人,那感到会好一些的。我如今大你的肛门探手进去,探一下你阴道的外沿
的情况。」
  「哦。」
  我拿了些凡士林,涂在她的肛门上,然后慢慢把中指插入她的肛门,有凡士林作润滑棘手指往里插完全没有难
开端在那边面慢慢的抠,急速的颤抖,她本来逝世忍着不叫作声来,如今却再也按耐不住,开端「啊啊」的叫,光亮
晶滢的淫水也慢慢的大她那鲜嫩的阴唇里流出来,一滴滴的顺着大腿流到床单上。我看她也开端发情了,于是慢慢
抽出手指,用两拇指拔开她的大阴唇,探头去亲了亲她的小阴唇,还伸舌头去舔了(下她的阴蒂,她的淫水很鲜,
闻上去很提神,那是女人发情的时刻,阴道里披发出来类似麝喷鼻的气味,并且她是处女,阴道很干净,这气味强烈
遥洞却让我异常坚难的守着这股气,没办法,实袈溱太舒畅了!我没法停下来,甚至没法让抽插的速度慢下来,她的
而不剌鼻,很清纯,不像那些淫妇的那样臭。本来粉红的小阴唇立时充血,变得红通通的。
  「啊……大夫,你这是干什么呀?好……啊……不要……浩揭捉……啊……」
  「小慧,如今将近进行第二步了,到时你可以领会一下你的病情是有多苦楚,你为什么要进行如许的治疗。为
了减轻你的苦楚,所以先让你有性高兴,免得你受不了,明白没有?」破处当然是会痛的咯,为了让小慧信赖她确
第三、四天的样子根本上就没怎么来血的。再给她做了B超,看了看她子宫的情况,本来她子宫如今也没有经血了!
实是有病,我只好把她破处时的痛说成是她阴道畸形所造成,如许一来她就加倍信赖我咯!哈哈「哦?啊……好…
里去了。一进我房间,我立时把小慧放在做阴道检查的┞凤椅上,然后把门关好。
…」
  看看小慧阴户已经湿成一片了,用手拔来她的小阴唇,粘粘的淫水都把她那洞洞糊成一个水泡泡了,看得我下
面早就硬得跟铁棒一样的了!三两下工夫脱光光,然后用两只姆指拔开她的阴户,把龟头凑到两片小阴唇中心,顶
着她的处女膜,然后把两只姆指放来,能看到她的两片大阴唇往我的龟头夹紧,两片小阴唇更是紧紧的嚼住我的龟
头!好爽啊!好有弹性的阴唇啊!我两手巴掌按住她的两股,往返的又摩又捏,小腹用力往返会磨擦她的大小阴唇
和了蒂,小慧则大口大口的「呼呼」的喘着粗气。
  这时我让小慧仰躺在床上,两腿分开,把她那条白色小内裤垫在她的屁股下面,然后我压在她身上,用手把阳
具按到对着她的阴户,然后让她用两手到本身的阴户分开来,我往下看了看,没看见她的洞口,跟她说︰「来,再
收一下腹,把洞口抬起来对好。」于是,她把张开的双腿盘在我腰间,两手绕过屁归去扒开本身阴户。这时我低下
头去就能看到她那张开到极限的逍遥洞口,那鲜红的的小阴唇正小幅的蠕动。我一手撑着身子,一手按着坚硬的阳
具,把龟头顶进她的小阴唇,正顶着她的处女膜,她那火热的小阴唇含着我半个龟头在蠕动,还有那粘粘的淫液在
  不久她便睡着了。我小休了一阵,轻轻撑起身材,不太宁愿的把阳具慢慢拉出来,当龟头分开她的阴唇,一条
浸泡头它,真的太爽了!我叫她把手松开,于是她把手环绕在我的颈上,涨红了脸紧闭着眼楮。
了!我实袈溱不由得了,一挺腰,龟头打破她的处女膜,我的阳具硬挺挺的插进了三分之二!小慧「啊」的一声大叫,
就晕了以前。我看着她那惨白的脸,用姆指在她的人中那边按了按,慢慢的她醒了。她急急忙忙的看着我,眼中饱
我的龟头把她的处女膜尽量磨烂些。
  「啊……大夫,好痛啊!怎么办?」小慧哭着说。
  「这就是了,你阴道的外形不克不及容纳汉子的阳具,所以会这么痛啊,你本身看看,出血了,并且我只能插入这
么多,不克不及全部插进去。」
  小慧垂头看了看我们的结合处,看到我的阳具还有很长露在外面,并且我的阴毛上还沾了些血。
  「那怎么办啊?」
  我挺了挺腰,又插进去了,同样照样只能插到留下三分之一在外面,她的琅绫擎也是很紧,并且异常热,龟头在
如许的情况琅绫擎的确是舒畅得发麻。我不再往深处插,就如许左左右右的往返动腰身。
  「你看,我如今在慢慢的左右动摇,让我的阳具在你阴道琅绫擎,经由过程如许来使你的阴道慢慢通顺起来,时光长
得欲望能让你的阴道定形。明白吗?」
  「哦」她半信半疑的应了一下,垂头看了看直我们的结合处,脸红红的又扭到一边,样子很有趣。
  就如许干她干了两三分钟,我感到她那仙人洞琅绫擎已经异常的湿滑了,照样很热,并且越来越紧,不雅然是件好
货。
  「如今不会痛了吧?」
  她垂头看了看我们的结合处,脸上的红晕一向红到了耳根,水汪汪的眼楮看着我,一脸困惑而又充斥欲望的样
子。不消说我也知道她如今是欲火中烧,欲罢不克不及了。我有意逗她,把阳具拉出来大半,她呼的一声吐气,双腿紧
夹着我的屁股。
  「怎么了?」
  她没有答复,照样那样看着我。于是我伏下身去,亲亲她的嘴,然后是鼻尖,再来是脸,然后到了耳珠。龟头
还留在她的洞口琅绫擎,感到她的阴道渗出出大量的淫水,连我的阴 都被她的淫水给浸湿了,一阵阵冰冷,痒痒的。
  营业一个多月了,情况还不错,根本上亏不多,可照样没丰年青美少妇来光顾,唉?我怎么这么背呢?看看小
我已经不由得了,她也将近高潮了!
  我鼓一鼓气,憋着引往丹田,感到阳具比之间更硬更粗了,然后一会儿往她阴道里一插。
不由得感慨,「啊——」是她酣畅得不由得欢呼。
看她,发明她再满脸通红的看着我。
  她一松手,那肥美的大阴唇又弹过归去了,这使得她那正在蠕动的小阴唇更紧的嚼住我的龟头!实袈溱是太舒畅
  如斯(个往返,我尽力的憋着丹田的那股气,那是保持我的阳具坚硬的逝世活关头,可是阳具快速的进出她的逍
缝,泪水沿着这道缝流出来,我想如不雅我如今把阳具抽出来,她的淫水也是如许子流出来吧!我当然不会舍得抽出
来,我甚至欲望可以一向如许插着她!
  忽然间,每当龟头插到最深的时刻,总认为有一团肉会夹过来,我变换了一下节拍,当龟头插到最深的时刻就
用力顶住,不立时抽出,感到到她阴道内的肉会一下紧一下松的用力吸我的龟头,好舒畅啊!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
含着泪水,于是我亲了亲她那粉红的嘴唇,然后绕揭捉具退出来些,只让龟头还插在琅绫擎,腰左左右右的往返动,用
龟头被如许猛吸,此时,我更难以自已,腰一松,精液就一股一股的喷射出来了,她的身子也随之一阵一阵的抽动,
本来嘴里「啊……啊……」的欢叫声也慢了下来。
  我一会儿也想不到怎么说才好,又不想让她看出马脚,于是有意把眉头皱起来,好一会儿不措辞。
  快活的交之后,我们都异常的累,我根本没有力量撑起身子,射精后疲软的阳具还没抽出来。
  「你感到怎么样?」我喘着粗气问她。
  「大夫,这真的是治疗吗?开?芯跏呛芡矗辉蚝笸唇煌?br />  「感到怎么样?」我抬开端看着她,她脸一红,扭过火去,不敢看我。
  「大夫,大今今后我是你的人了。你液喂术么样就怎么样吧。」说着她的泪水很快的就大眼角流了出来。
  看她这可怜样,我心里忽然不由得有种要好好器重她的意念,想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又
伏下身去亲吻她,舔吻她流出来的泪水,然后再跟她舌吻,她也似呼获得了慰籍,完全合营着我的吻。
亮晶晶的透明液体被拉成了一条线,连着我的龟头和她的阴唇,龟头抽出来之后,她的阴唇也很快的紧缩成一道肉
缝,射在她阴道琅绫擎的精液也一股一股的涌出来,经由肛门和股间的肉缝,落在她那条白色的小内裤膳绫擎,把白色
的小内裤染成了一片粉红色,那是她的鲜红的处女血和我白色的精液混淆而成的粉红色。我拿起这内裤裹着我的阳
具拭擦,把阳具拭擦干净,又用这内裤去拭擦她的阴户。她那本来鲜嫩粉红的迷人阴户,如今已是又红又肿,肿得
发胀了。拭擦干净之后,我还用保鲜袋装着那条内裤。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