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不老美人赵雅芝

             

  

  赵雅芝绝对可以算是中国娱乐圈的一个传奇,这个传奇的产生并不是因为这
位演员曾经主演过多少轰动的影片,留下了多少令人难以忘怀的人物形象,更重
要的,是她以半百的年龄,依旧驻颜有方,光彩照人,令人神往,惹人遐想。

  这天,赵雅芝与其丈夫收到了参加一个知名企业的周年庆典的邀请,但是雅
芝的丈夫由于自己公司也事务繁多,实在无法脱开身,所以无奈之下只得由雅芝
自己一个人去赴宴。

  该企业的老总名叫周齐邦,现年59岁,和赵雅芝夫妻二人也算是熟识。他
曾有一妻,前年的时候癌症晚期去世了,死前却并没有为他留下一子一女。

  像这种礼节性的庆典虽然绅士名流聚集,却也着实无聊,但是雅芝在娱乐圈
沉浮数十年,嫁入豪门后这类活动也没少参加,心中虽不喜欢,却也是应付自如。

  晚上11点,庆典终于接近了尾声,客人们也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去了,雅芝
也觉得是时候回去了,不然就实在太晚了。

  可是正当雅芝准备离去的时候,一名侍应生走了过来,对雅芝说:「是林太
太吗?周先生让您到她书房里去一下,说是有一份很重要的东西要您带给您的先
生。」

  「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啊?」

  「周先生没说,说是您去了就知道了。」

  「噢……好的,我马上就去。」

  由于之前也多次陪丈夫到周先生家做客,所以雅芝知道如何去书房,于是就
独自前往。

  来到周先生的书房后,周先生非常热情的将雅芝请了进去。

  「哎呀,林太太不好意思,今天客人实在是太多了,对你真是照顾不周啊,
想必你在庆典上都闷坏了吧。」周先生说。

  「哪里的话啊,周先生,您太客气了。对了,周先生,您说有重要的东西带
给我丈夫,是什么东西啊?」

  「噢,那件东西在我的房里,你和我进去拿吧。」说着,周先生推开了书房
后面的一扇门,里面的那间房间,是平时周先生处理工作疲倦是休息的房间。

  雅芝一看那是周先生的卧房,心想这么晚了近一个男人的房间,毕竟不好,
就踯躅了一下没有进去。

  「诶?林太太,你怎么不进来啊?时间这么晚了,想必你也累了,你早点把
东西带回给你先生。」

  雅芝一听,心想只是进去拿一件东西,而且大家都是相熟之人,就没想这么
多,跟着周先生一起进了房间。

  哪知雅芝一踏进房间,周先生立刻将房门关了起来,随后从后面一把将雅芝
抱住。

  「啊!周先生,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雅芝被这突然的一抱吓了一大
跳。

  周齐邦从后环抱着雅芝,双手便按上了雅芝的胸脯。

  「呃……你干什么?放开我……周先生,不要……」

  雅芝今天身着一件枣红色旗袍礼服,外披一件深褐色皮草披肩,高贵典雅,
风情万种,仪态万千,虽然已年过半百,但实在是驻颜有方,连身材都保持的很
好,双胸依然丰满挺立。

  雅芝抓住周齐邦的双手,想要将它们扳开,但没想到周齐邦虽然年老,且终
日享福,力气却十分大,雅芝用尽力气,却也无法,只得一点一点弯下身子,企
图逃脱周齐邦双臂的环抱。

  可是雅芝越是伏下身子,就越陷入周齐邦的环抱中,周齐邦肥硕的身体已将
娇小的雅芝完全抱住,随后,他一手揽住雅芝的纤腰,另一只手先是脱去了雅芝
的皮草披肩,紧接之便扯开了旗袍的上两粒纽扣。

  「不……住手!你放开我啊!周先生,你不可以这样……不要啊……」

  雅芝拼命摆动身体,双手想要扳开周齐邦环绕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但是此
时周齐邦一边亲吻着雅芝的项间,另一只手,则从被扯开的旗袍衣领中,探了进
去,隔着内衣抓住了雅芝的左乳。

  「啊……放手!周齐邦……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不可以!不要……住
手啊……」

  隔着内衣,周齐邦依然可以感受到雅芝乳房的坚挺、弹性,依旧如同三十来
岁的成熟少妇一般,惹得他更是心痒难耐,忍不住双手齐用,疯狂的撕扯着雅芝
的旗袍。

  旗袍的上面几粒纽扣被周齐邦扯开,露出了宛若妙龄少女般的白皙雪嫩肌肤。

  「不!不要!」雅芝拼命挣扎着,终于使自己转过身来,面向周齐邦,甩手
给了周齐邦两耳光,随后用力一推,自周齐邦的怀抱中挣脱开,但身体却因那一
推的反作用力而向后倒去,跌坐在卧室的大床上。

  「呵呵,大美人,怎么?你还想跑?」周齐邦冷笑了一声,将身后的房门扣
给锁上了。

  雅芝此时惊魂未定,她慌乱的将敞开的旗袍合拢,遮挡暴露的前胸。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放我出去!」

  「放你出去?哼哼,好不容易让你进了我的房间,此良宵不和你共度,恐怕
我今后就是死也不瞑目了。」

  「你……你……」雅芝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雅芝,你可知道,自从你年轻的时候,你就是我的梦中情人啊,你演的每
一部片子,我都会反反复复看上好几遍。」周齐邦一边说,一边向床上的雅芝走
来,而雅芝则一手遮胸,另一只手撑着床,一点点往后退。

  「我知道你丈夫今天不回来,所以就把你留下,雅芝,你就别反抗了,乖乖
的从了我吧!哈哈哈!」

  说完,周齐邦肥硕的身躯便朝雅芝扑了过来,雅芝躲闪不及,被重重的压在
了他的身下。

  「啊!你……不可以……不要……不要……」雅芝用力想要将周齐邦推开,
可是身材肥硕的周齐邦却如泰山一般将雅芝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就说你今晚喝多了,留在这了休息了一晚,以我和你
丈夫的交情,他不会怀疑的。」

  「不行!我决不答应!你……你若用强,我会告你,你会坐牢的!」

  「哈哈哈!告我?谁信?深夜留在我家里和我发生了关系,你觉得你丈夫会
信吗?即使你丈夫信了,警察会信吗?更何况……」这时周齐邦衣抓住雅芝的双
手,一只大手如铁箍般将雅芝的双手牢牢夹在手中,另一只手则摸上了雅芝细腻
光洁的脸颊,「更何况,你是所有人心目中的女神,若让人知道你被人强暴、玷
污,那会怎样?」

  「你……你怎么可以……」

  「哈哈,我坐牢不要紧,但是如果明天各大报刊媒体的头版头条都是『不老
女神赵雅芝惨遭凌辱奸污』,你……可否受得了?」

  「你……你卑鄙!无耻!啊!」雅芝一再挣扎,但是双手牢牢被周齐邦抓住,
怎么都是不上力来。

  「你不用挣扎了,这里可是我的家!你是逃不出去的,也没有人会来救你!

  嘿嘿,我这没想到,到老了,还会有机会一饱口福,更没想到,你已经五十
多岁了,竟然还是那么娇魅迷人,让我如何把持得住?「

  说罢,便俯身下去,一口吻上了雅芝的红唇。

  「不!不!放开我!不要!唔……」

  周齐邦散发着酒肉腥臭的大嘴在自己的脸上胡乱亲吻舔弄着,雅芝无法挣脱,
只能恐惧的放声大叫,但很快自己嘴唇就被这个男人「吃」掉了。

  「唔……唔!」

  雅芝奋力地挣扎,但惊骇的发现根本无法挣脱周齐邦的压制,周齐邦只用一
只大手就把自己的两只手给钳住了,另一只大手则狠狠的抓住了雅芝左边的乳房,
并用力的挤捏着,雅芝甚至感觉自己的乳房要被捏烂了。

  「呜呜……呜!」

  雅芝感觉得到周齐邦滑腻肥大的舌头在舔着自己的嘴唇,并努力地想要磕开
自己的牙关,雅芝只能闭上眼镜咬紧银牙抵御男人舌头的入侵。

  周齐邦也知道女人在抵抗他舌头的入侵,但他也不着急,感觉出女人的虚弱,
干脆放开了女人的双手,丝毫不理会女人软弱无力的小手对他的攻击,把腾出来
的左手也握住女人右边的乳房。

  然而隔着衣服摸怎么也无法满足周齐邦的欲望,他松开握住女人双乳的手,
抓住雅芝的旗袍衣领,用力向两边撕去。

  「呃……」

  旗袍再度被周齐邦撕开,而这次,周齐邦更是用力,彻底将雅芝的整件旗袍
完全扯烂,将它从她的身上扒了下来,扔在床下。

  灯光下,雅芝裸露的肌肤泛出阵阵光彩,果真是「岁月不留痕」,她的积分
一点都没有因为年纪的增长而出现松弛、衰老,依旧是那么的洁白细腻。

  被脱去旗袍的雅芝只穿了一件内衣和一条白色的底裙,连丝袜都没穿,此时,
内衣下双峰傲挺,底裙下玉腿纤长,看得周齐邦口水禁不自觉地滴落下来。

  「我……我求求你……放了我吧,看在我丈夫和你多年交情的份上……求求
你……不要……」

  「嘿嘿,不要什么啊?」

  「不要……不要……」

  此时的雅芝眼眶中泪水不停的大转,胸口因心跳加速而起伏不定,双颊绯红,
竟如二八少女一般面露娇态。

  「到底不要什么啊?」

  「求求你……不要强暴我……」此话一出,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哈哈哈哈,如果你肯随我,那便不是强暴,而是两相交和啊。」

  「不……不可能……我求求你,你放了我吧!」

  周齐邦此刻心中无比满足,从小蒙昧以求的女神此刻竟在自己的身下忍受着
屈辱,向自己哀求,真是感到无比痛快。

  他自然不会放过她。

  他一手抓住雅芝的内衣,将它一把扯了下来。

  「不要!!」

  雅芝双乳的乳肉上下弹动了好几次才慢慢的趋于平静。

  周齐邦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住了,他双眼狠狠的盯住女人的大乳房,脸部涨得
通红,咽了一大口唾沫,又深深得做了几次深呼吸后,便像发了疯一样在次把女
人压在了身下。

  「不……不要,你放开我!啊……不……」

  雅芝虽然极力挣扎,但仍不能阻止周齐邦的动作。

  「哈哈,果然是极品啊。」

  周齐邦刚说完就再次压到雅芝身上,大头整个压在女人的柔软的胸部上,他
用力的抓住女人的两个乳房,大嘴在女人的两个乳房上疯狂地舔弄,狠狠地撕咬
着。不一会儿工夫,雅芝原本洁白无暇的双乳已布满男人的口水和一道道浅红色
的牙印。

  「不!好疼!混蛋!你放开我!」

  恐惧和疼痛完全占据了雅芝的心,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乳房是不是已经被
咬破了。

  「还说不要,大美人!奶头都已经立起来了,我都还没碰你的奶头呢,你的
奶头就立起来了,明明是很爽吧!果然是个骚货!老子马上就来满足你吧,哈哈
哈!」

  雅芝被说得无地自容,俏脸因愤怒和羞耻而涨得通红。

  虽然被恐惧和疼痛所俘虏,雅芝敏感的奶头依旧悄悄地站立起来。正在玩弄
乳房的周齐邦当然发现了这一点,于是毫不留情的讥讽着眼前的女人。

  周齐邦的右手两根手指捏住雅芝勃起的左乳头,用力的揉搓拧捏着,偶尔还
用中指和食指夹住后用大拇指使劲的撮弄,或者用锋利的指甲掐弄。

  男人用左手捏住雅芝的右乳房,送到自己的嘴里,或用肥腻的舌头挑逗香甜
的乳头,或是用嘴唇夹住拼命地吸吮,又或者用牙齿咬住乳头上下左右地拉扯,
甚至还用两颗尖尖的虎牙用力的咬噬女人娇嫩的乳尖。

  雅芝用双手捧住男人的肥脸,使劲地想要推开,无奈手无缚鸡之力的她根本
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反而使得男人更用力的咬住自己的乳头,给自己带来更大的
痛苦。

  「呜呜……不要……不要啊……啊!救命啊……住手……呃……」雅芝不停
的抽泣、呼救,但是正如周齐邦所说,这里是他的家,又有谁回来救她呢?

  此时周齐邦已经抬起身来,开始撕扯雅芝的底裙。

  「啊!不!不!啊……你住手!不要!呃……求求你……住手啊……」

  周齐邦一把就将雅芝的底裙撕开至根部,雅芝的一双美腿暴露无遗,而雅芝
双腿则牢牢紧夹着,双手胡乱的阻止着周齐邦。但周齐邦还是很快就将底裙完全
扯烂,并开始脱雅芝的内裤。

  「不要!你住手啊!不可以……不可以啊……」

  雅芝双手死死抓住自己的内裤不让周齐邦将它脱下,周齐邦见状便一把抓住
雅芝的双手,将她摁倒在床上,随后另一只手则将雅芝的内裤除下。

  「不……不要……不要……」

  之间漆黑的阴毛之中,粉红色的阴唇一开一阖,好像有着无比的魔力,让人
想要往里一探究竟。

  周齐邦想也没想便俯下身一口吻上了雅芝的阴唇。

  「啊……不……呃……住手……不要……」

  他用力吸啜阴唇,发狂地舔吮那处圣地。一阵阵沁人的女人体香和女阴的骚
气使他异常兴奋,他像回到初次接触女体时那样新奇激动。由于保养得当,雅芝
虽然已到了更年期的年龄,性功能却并未丧失,而在周齐邦的拨弄下,阴户竟也
很快渗出潺潺的润滑液。

  「哈哈,你丈夫平时一定待你不怎么样,不然你怎么会如此饥渴,这么快就
湿了呢?」

  「不……不是……不要……停下来!不可以啊!啊……救命啊……」

  雅芝不停的哭喊呼救,娇躯不断摆动挣扎。

  周齐邦用舌尖撩动雅芝的阴蒂,那是女人最敏感最薄弱的地方,雅芝被她舔
的如同虫蚁嗜咬一般,浑身酸麻瘙痒,整颗心都像被提到嗓子眼一样,痛苦不堪,
不断地哀求,祈祷噩梦可以早点结束。

  平日里雅芝与丈夫的性事虽不频繁,但正常有规律,是以此刻遭到周齐邦的
凌辱侵犯,虽然雅芝心理万般的不愿意,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产生了生理反应,
阴道内的蜜汁随着周齐邦的挑动分泌的越来越多,雅芝自然知道自己身体的耻辱
反应,眼泪也越流越多。她依然挣扎着双手想挣脱周齐邦的禁锢,双腿也用力夹
紧,企图封闭自己的门户。

  但是周齐邦的大脑袋夹在雅芝的双腿中间,雅芝虽用力紧夹,但是她的大腿
又是这么柔软、光滑、细腻、有弹性,再加上这个绝美艳妇散发出来的阵阵体香,
周齐邦的脑袋被夹在中间,非但不觉得疼,反而向享受按摩一般无比舒坦。

  周齐邦感到再也忍受不了了,他的阴茎几乎要将自己的裤子撑破了,他放开
雅芝,然后迅速脱去了自己的裤子,虽然雅芝趁此刻想要起身逃跑,但还是被周
齐邦重新摁回到床上。

  雅芝惊恐的看着周齐邦的阴茎,由于年老的关系,他的阴茎自然不长,但是
和他的身材一样,却非常的粗壮,况且漆黑一片,真是丑陋至极。

  雅芝声音颤抖的呼道:「你……你要干什么……不要……拿……拿开……不
可以……走开啊!」

  周齐邦怎会理会雅芝的痛苦,他坐到雅芝的身上,双手按住雅芝的头,竟将
自己的阴茎伸到雅芝的面前。

  「你……不……你做什么?不可以……呜……不要……走开……嗯嗯……畜
牲……不……」

  周齐邦将阴茎抵在雅芝的脸上,在她的脸颊、鼻子和嘴唇上摩擦,雅芝努力
向将头转向一边,但是却被周齐邦的手牢牢摁住,只能紧紧闭其双眼和嘴巴,但
是阴茎腥臭的气息还是熏得雅芝几欲呕吐。

  「张嘴!张嘴!吃进去!」周齐邦将阴茎抵在雅芝的嘴边,想逼她张开嘴,
把阴茎插进去进行口交。但雅芝却死死的紧闭双唇,岂肯让这等肮脏之物伸到自
己口中?

  周齐邦见状,便捏住了雅芝的鼻子,让她无法呼吸。果然憋了没多久,雅芝
就忍不住张开嘴大吸一口气,而周齐邦就趁势将阴茎往里一挺,将整条阴茎塞进
了雅芝的口中。

  「呜呜!呜……」雅芝的樱桃小嘴骤然塞进了这么一个粗壮的恶物,整个口
腔都被塞得满满,连下口咬都不行,阴茎直顶自己的喉口,惹得自己胃部又是一
阵翻腾。

  想来自己风华绝代,备受世人的瞩目与尊敬,如今却被一个满身恶膘,一脸
肥臭的暴发户扒光了衣服压在床上,口中竟然还塞着那个男人的恶物,无比的屈
辱泛上心头,泪水不住地往外流。

  周齐邦双手抓住雅芝的头,将它一前一后的推动着,自己的下身也随着一前
一后规律的运动着,让自己的阴茎在雅芝口中抽插着,雅芝的贝齿刮着周齐邦的
阴茎,使他感到前所未有欲仙欲死的感觉,比起插入阴道内更有快感。

  「哦!哦!爽!妈的,口交就是他妈的爽!你的牙齿刮得我好舒服啊!哦!

  噢噢!「

  雅芝被他这么一羞辱,几乎昏厥过去。

  「今天真是太爽了,让我减寿十年二十年都值了,大美人赵雅芝现在竟在帮
我口交,哈哈哈哈哈!」

  笑声未毕,周齐邦便觉阴茎一紧,随后肌肉一松,一股浓炮喷涌而出,一滴
不漏全部射入了雅芝的口中。

  周齐邦一将阴茎从口中拔出,雅芝阵阵作呕,胃液一阵翻腾,直往上冲,将
晚宴上喝的香槟酒水连同口中的精液一股脑的全部吐了出来,幸好在这种商业应
酬酒会上根本不可能吃什么东西,所以吐出来的也就是一些胃液酒水而已。

  待雅芝呕吐完,周齐邦已经重整旗鼓,他抓住雅芝的一双玉足,将双腿强行
扒开,随后对准雅芝的小穴,一股脑的猛插进去。

  「嗯……」雅芝闷哼一声,只觉下体犹如被撕裂一般,但是现在的她,已经
无力反抗了,只能任由周齐邦在她身上为所欲为,默默地流着眼泪。

  虽然保养得宜,但是毕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而长期的性生活也让她的阴道
渐渐变得松胯,不如年轻时那么紧质。但是相对的,周齐邦的阴茎也不如当年那
么神勇了,如今虽然昂然勃起,但是早就不如往昔那么硬直了,现在让他去搞一
个年轻女子可能根本就受不了,而像雅芝这样的,却正好对他的胃口。

  雅芝温暖湿润的阴道包裹着周齐邦的阴茎,使他感到无比舒坦,使他乐极忘
形沉没在性爱高峰中,逐渐年老的他自然不可能坚持太长时间,很快就到了不得
不发射的地步。

  他沙哑的声音喊着:「啊……雅芝……我不行了……啊!」他全身好像小便
之后的在抖动着,疯狂的抽插改成下体不住的抽搐,松驰的屁股肉也蹦紧起来。

  而雅芝在这一刻内心的惊慌超过一切,她极力地哀求着:「不要……不!停
下来……别……」可是她虚弱的声音无法阻止周齐邦生殖器射出的高热精液,那
股东西瞬间涌入了自己的子宫中。

  身心得到无比满足的周齐邦慢慢从雅芝的身上爬起,做到一旁的沙发上点起
了一根雪茄,欣赏着躺在床上被自己蹂躏后的大美女。

  雅芝躺在床上不住地落泪,等到体力渐渐恢复后,她挣扎着从地上捡起了自
己的衣服,慢慢将它们穿戴整齐,随后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周府大门。

  在回到家之前,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回到家后,丈夫问自己怎么这
么晚回来,脸色怎么这么差,她只是随口敷衍了几句就进到浴室中,将自己彻彻
底底洗了一遍,对任何人都没提起今晚所发生的事情。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