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爽了之后就是顺从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有一次,她给姐姐家送馒头,姐夫老张从后一下子就把她搂进了怀里,两手交叉着捂住她的乳房。
她大吃一惊,本能地想挣脱他那双手,没有挣脱,姐夫紧紧地搂抱着她的上身:“别怕,你姐姐没在家,你就让姐夫玩玩,就这一回……”边说边使劲地揉弄她那对丰满的乳房,手指在那里捏住两个勃起的乳头来回地揉捏着。
他把她拖向床边,在她的挣扎中解开她的上衣纽扣,一只手搂住她的脖颈,另只手坚决地伸进她那黑色的蕾丝乳罩里揉搓她的乳头,她虽然还在推拒他,但是她被那只手揉捏得心里痒痒的,她的阴道里有一种干渴的感觉,她知道她已心动了,她的屄渴望被鸡巴插入,她也渴望被男人操屄,她并不需要男人,她只需要一跟鸡巴,一根能插进她的屄里,抽刮她那长满了褶皱的屄壁的大鸡巴。
她被他脸朝上的摁倒到床上,她的丰满肥胖的屁股刚好被担在床沿上,她摊开上肢叉开腿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任凭她姐夫蹲在她的两腿之间摆弄她的阴道和肛门,她觉得他在那儿抠摸啃吻,把那弄得一片浪籍,她觉得好受,心里舒坦。
她耐心地等待着他那鸡巴的最后一击。她看到他站到了她的两腿之间,看到了他那已经举起了的阴茎,那龟头就像把锥子对准了她那已经被揉开来的阴道口紧贴了上去,她尽量的把腿叉开去迎接那阴茎的插入:“他就要操我了,我的天哪,快点操吧,我的小嫩屄渴得好难过……”她在心里喊着。
就在这时她听到姐夫“啊”喊叫起来一股股的粘液喷射到她的两腿之间,她那对她垂涎已久的姐夫是个绣花枕头能看不能用。
他根本就没有操进去就射精了。她气急败坏的光着屁股站起来,一下子就把姐夫推倒在地上,把挂在脚脖子上的裤衩提上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但是她那已被挑逗起来的欲火却烧得正旺,她要发泄,她要操屄的渴望越来越强烈,她几乎想在街上把那一个男人摁倒地上大干一场。这时她的传呼机响起来,真是天无绝人之处,那个很久以前在舞厅里认识的张强传她。这个张强比她小好几岁在一起跳了几回舞就认识了,他曾先后呼过她好几次,她都没有去见他。
她担心他对她不怀好意,她虽然淫荡,也不是舍命操屄的女人,因为她不了解他。
现在她正处于欲火高烧无从扑灭的情况,她想就凭他一直在呼她的份上,可想他对她有多么的钟情。她没有权力拒绝,她也不想拒绝。她马上就给张强回电话,让他来接她。
张强万万没想到祝桂娟能给他回电话,这可把他乐坏了。他约好那几个铁哥们让他们在饭店准备好酒菜。张强开着车把她接到了酒店。
张强几个人轮番的劝酒,盛情难却,祝桂娟一连喝了好几杯啤酒。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奉承着她地美貌和风度,一开始她还是很小心地应酬着他们,逐渐的就被那五个男人的米汤给灌迷糊了,她连着和张强他们一杯接一杯的干,小脸蛋喝得通红,她眯缝着大眼睛,和几个男人谈天说地,后来干脆就说起了笑话。
张强说:“据可靠情报由于你穿的内裤与李承晚的雷同,你已被苏联的导弹跟踪,请速脱掉内裤,向南跑二十公里以摆脱跟踪,记住以后不要穿内裤,还傻笑,赶紧脱!”四个男人哈哈大笑,眼睛一齐瞅向祝桂娟。
黄易说:“祝姐,你还不赶紧脱,你啊已经被张哥的那支圆头的导弹跟踪上了。”
祝桂娟的脸蛋害羞得更加潮红,她不好意思的扭过脸去说:“我,我才不呢,你看他喝得那样,那还有精神头跟踪我。”
“不信你摸摸,”黄易抓出她的手就放在张强的裤裆上,祝桂娟连忙的往回抽手,还是碰到了张强那已经把裤子都顶起来了的阴茎。
她的小心脏在乒乒的跳,她害羞的说:“不和你们闹了,我的头有点晕,我得回去了。”
“别介呀,张哥好不容易的才把你请过来,你好歹也得上他家里看看,认认门吧。是不是张哥。”
“对,去吧,反正我也是独身一人,认认门我就用车送你回去。”
祝桂娟的一点警觉性被那张强的约请给抹去了,她欣喜的想:原来他是个独身,那他一定精力十足,让他操一回那该有多过瘾。
但她表面上却装做很勉强的样子:“那就只坐一会儿,太晚了家里人会掂记的。”
“哎,你看咱们祝姐,多么爽快,走,咱们也去凑凑热闹,喝口茶,陪陪咱们祝姐。”
当进张强的屋门的时候,祝桂娟并不是没有犹豫,她想张强对她应该是一片真情的,不然他干么费这么大的周辙。干脆把她骗到家不就得了。她知道进了这个门就不会以她的意志为转移了,她就只能听凭他们几个男人的摆布了。她想不进去,却被身后的人顺手一推不由她不进去了。
张强的房间是个南北套间。祝桂娟被请进了南屋里去。那几个人就坐在北屋的沙发上。张强把门关上坐到了祝桂娟的身边,他一把就搂住了她的脖颈在她的脸蛋上亲起来:“我的小亲亲,你可把我想死了,这回可得让我好好的喜欢喜欢你。”
“别这样,外边那么多人,让他们看到该多不好意思。”
“那有什么,他们都喜欢你,可你还不是我的,他们都得听我的,又能咋样呢。”他托起她的下颏在亲吻她的肥厚的嘴唇:“我就喜欢你的眼睛和嘴唇,它们既淫荡又迷人,我一看就知道你一的性欲一定很强,是吧?”
“瞎说,谁告诉你我性欲强,我才不是呢。”
“那就让我试试,看看你到底咋样。”他把手伸进她的上衣里抓住她的乳房揉捏,边说“”好大的乳房,这乳头更好,硬硬的这要是咬一口该有多过瘾。““你先别这样,等他们走了以后咱们再……不然让他们几个怎么看我。”
“他们知道你是我的铁子,铁子之间干啥那还不是明摆着,不就是操屄吗,那谁还不知道,你怕什么。”
他用手解开她的衣扣和裙子,把她的乳罩扒到乳房的上方,边一只手伸进她的几乎透明的小裤衩里摸她的阴部,边用舌头舔她那昂立起来的乳头。“哇,你这小屄都水淋淋的了,把裤衩都湿透了。还穿着它们干啥,干脆脱下去算了。”
说着就往下扒裤衩。
这下祝桂娟可急了,她拉住裤衩不让他扒:“不用把裤衩扒下去,就这样褪一下就得了,能操进去不就行了……”
张强也怕把她弄得太急了她会急眼,要是现在就翻了脸,以后就不好办了。
“那好就这样,”他让祝桂娟仰脸躺到床上,把她的裤衩褪到脚脖子那儿,让她的两脚拖在地上,这样她的小腹就突出的担在床沿上了,他扒开她的两条肥白的大腿,站在她的两腿之间“噗哧”一下就把鸡巴插进了她的阴道。
马上他就觉出她那本来有些松软的阴道,随着他阴茎的插入在不断的紧缩,那阴道里就好像有一层海棉,把他的鸡巴紧紧的包裹起来,那阴道底部更是连绵不断的有一股很强的吸力在吮吸他的龟头,那吸吮是那样的有力,使得他不由得急切的在她那小屄里操了起来,不一会他就忍不住的把精射了出来。
祝桂娟从来也没有在这种场合下性交过,她无法彻底的发泄积压在心里的欲火,但总算是被操了一回,她有些不甘心地坐起身子,想把裤衩提上,没想到那裤衩已经不翼而飞,她光着屁股问张强。
张强只是摇头,他说:“你那裤衩自己是找不着的,除非你……”
“你操也操完了,留我裤衩干啥,快还给我。我得赶快回家了”
“回家?那怎么可能,我还得搂你睡一觉呢,今天晚上就别回去了。来把衣服全都脱下来。”他抓住她的衣领把上衣脱了下来,又去脱她的裙子,她被他扒得溜光的站在地上。
这时祝桂娟才感到害怕起来,她用双臂掩住两只乳房,浑身在发抖:“你到底想怎么样,操也操过了,玩你也玩过了,还非得让我和你睡一觉,有那个必要吗,以后你什么时候想操我,我就什么时候来让你随便操还不行吗?”
“那样我当然是行了,可外面那些哥们咋办?”张强终于把目地说了出来。
“反正我看你也没过瘾,就让他们都操你一回,大家过过瘾你看咋样?”
“妈呀,你这算咋回事,你们这不是要轮奸我吗,我不干……”
“别说得那么难听,不就是大伙一起玩玩吗,一个人操是操,几个人操不也是操吗,你又不是大姑娘,人多了受不了。我劝你还是学乖点,你要是把黄易他们几个弄急了他们可是啥事都能干出来,到那时我也保不住你,你好好地想想,反正今天你让操也是操,不让操他们也得把你操个够,不然你根本就走不出这个屋。”
“你们四个人,那要是干起来还有个够,那我还不得让你们给操死……我不干。”正说着,门被从外面打开了,那三个男人一齐涌进来。
“怎么样,张哥,操得好受不,也该让我们几个玩玩了。”他们不顾祝桂娟的反抗,在她的挣扎中把她摁倒在床上了,她的两条腿胡乱的蹬着踢着,被两个人摁住了,张强把她的两只手抓住压住在她的头顶上,她的乳房高高的耸起,那两只肥大的乳头挺立起来,被黄易随意的拨弄,那两个摁腿的男人用手指挖她的阴道,精液被挖了出来顺着她的会阴,流过她那被抠得紧缩起来的屁眼淌到床上……黄易见她已经不那么强烈的挣扎了,便示意刘三和童尹两个把祝桂娟的腿放开,他一片腿就骑到了她的腿上:“你要是听话的顺从我们,我们不过是想大家一起玩玩,并不想把你咋样。如果你不乖乖的让我们几个操,那就把你用绳子绑上干你,到那时你可别后悔。不用说是你这个大娘们,就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在这床上也被我们几个操过好几个。”
他摆弄着她的肥大丰满的乳房,同时他用力的摁住她的头,在她的嘴唇上吻着。不用说,此时她的全身上下所有敏感的地方都被他们揉弄着,抠摸着,她已经被摆弄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她被他吻得透不过气来,那对阴蒂和乳头的抠摸的感觉强烈的刺激着她的神经,使得她浑身滩软,四肢无力。
面对着四个男人的轮奸,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怕,她不过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她不想让他们以为她是个淫荡的女人。所以她一直在挣扎反抗。她想:就让他们几个操吧,让我也尝尝被男人们轮奸的滋味是啥样,也许只有被轮奸我才可能得到满足也说不定……她迷迷糊糊的觉得一个人的大鸡巴已经顶开她的阴唇,操进了她的肥屄里,开始来回的抽插奸弄,她故意的放松自己的阴部肌肉,任凭那男人把她的肥屄操得“咕唧咕唧”直叫唤。
她的两条腿被他们分开来,张强放开了她的两只手蹲在她的头上,让她含吮他的大鸡巴,她用手一边给他撸边把那鸡巴含到嘴里,用舌头舔用嘴唇吮那个龟头。她的乳房被两个人使劲的揉捏着……她被他们连操带摸的,弄得舒服极了,她被一次次的推向性高潮,她忍不住的呻吟起来……这一夜他们让她摆出各种姿势给他们操,他们在她的屄里、屁眼里反覆交替地操她,她充分的品尝到了操屄给她带来的兴奋和欢乐。当他们四个人同时操她的时候,她的兴奋达到了顶峰,她使劲的挺动着身体,配合着几个男人的奸淫操弄,她“哎吆哎吆”的叫着。
她摆弄着黄易的那根又长又粗的阴茎,边撸揉边呢喃地说:“我的几个大鸡巴哥哥,你们……把我操得好好受……妈呀,我从来也没有这么兴奋过……屄里那鸡巴使劲……别停……嗷嗷,好受,太好受了……你们可真会操屄,操得我好舒服,好痛快……我还要让你们几个操……就这样一直不停地操我那小屄……操我那小臊屄,小嫩屄……”
终于她被他们几个操得晕了过去……那几个男人的鸡巴仍然插在祝桂娟的阴道里,肛门里,嘴里继续操着。直到射尽他们体内的精液……当然和阿莲比祝桂娟是小巫见大巫,她虽然曾被轮奸过,但是她没有阿莲那样被连续的象妓女似的,让多个男人长时间的奸污蹂躏。相比之下阿莲总是在被逼迫的情况下,她不得不任凭男人们随意的玩弄,她是被动的。
而祝桂娟往往是主动的,尽管她不承认,但是每一次的外遇都是她主动送上门去的。她们俩有一共同点,那就是她们的性欲都十分强烈,她们曾受过的被轮奸的强烈刺激,和那些男人们长时间变态的蹂躏,使得她们对性生活的要求都特别的强烈,她们必须频繁的和男人性交,否则她们几乎没办法生活。
这样的两个女人当然是谈得来的,没用多长时间她们就好得像一个人似的。
她们一起去跳舞,一起去喝酒,一起去唱卡拉OK,当然她们也一起去挨操。
祝桂娟就曾经把阿莲领到过张强的家里,把张强收拾的服服贴贴。
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阿莲和祝桂娟两个人打车到了张强家,让他请她们吃饭。张强当然高兴,他看到那阿莲苗条的身体,单那一双水汪汪的勾魂的大眼睛,就把他的魂灵给勾走了。
他想打电话给他的几个铁哥们,被祝桂娟拦住了,他说:“我这个小妹妹是陪着我来的,你愿意操他,她还不一定让你操,你干么找那么多人,还不把她吓跑了,今天就你一个人,请我们喝完酒,我让她和我一起陪你玩一夜,让你过足瘾,你看行不?”张强听得是心花怒放,手舞足蹈:“好好,我请我请,没想到我张强竟有这个口头福,两个美人一起送上门来让我操……”
“你先别臭美,我还有话说,你可以随便地玩我们俩,但是你操完了得给钱,我们也不多要,就一个人三百元……”
没等她说完张强急忙说“行行,没说的。”
喝完了酒回到家,张强把衣服脱光就仰面朝天的躺到床上,他的鸡巴已经蹬硬蹬硬的挺立起来了。阿莲她们两个也把衣服脱光了上了床。
阿莲毕竟和张强是刚认识,还不好意思面对面,就趴在他的腿上用手撸他那个粗长的长满了浓黑阴毛的阴茎,她舌头在龟头和他的阴囊上来回的舔。把张强舔得鸡巴里面直往外淌水。
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这样的摆弄过男人的阴茎了,至从她丈夫出事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和男人睡过觉。是的,她也被男人们抠摸过,她也摸过撸过他们的阴茎,并且让他们射精。那是在舞厅里,她为了挣钱不得不那样干过。可是她没有让他们操过,她不敢,她已被那些男人们骗怕了,她不敢相信任何的男人。但是她须要钱,她要养活她的孩子,靠她那微薄的工资她没法生活。只要能挣钱她什么都能干。
可是她自己不敢干。今天她总算有机会和男人,尽管是个毫不相识的男人在一起玩玩了,她的心里显得十分冲动,她尽心尽力地舔弄着那男人的阴茎,从根部一直舔到龟头,又从上舔到下面。她把那阴茎含到嘴里吻吮着,让那男人像操屄似得在她嘴里抽插,奸弄,同时她撅起屁股把屁股朝向那男人,让他抠摸她的阴部和肛门,她愿意让他摸,让他抠她的小屄,她觉得她的屄里空牢牢的干渴得要命……张强边吻着祝桂娟的肥唇,边用两只手抠摸着两个女人的下体,他觉出这两个女人阴道的不同形状。他早就知道女人的屄是一个女人一个样,他从来也没有遇到过两个阴道完全一样的女人。

他曾经看过一本书,把女人的屄分成几类,一种是万条蚯蚓型的,是说那女人的阴道里有很多条重重迭迭的褶皱,一旦男人的阴茎插进去,就被那些褶皱包裹住就好像被千万条蚯蚓缠住一样,那你那鸡巴跟本就不用抽插运动,被那些不停蠕动的褶皱吸吮得就能把精射出来;又一种是钱袋型的,那逼里有许多道环状的肌肉,当阴茎操进去以后那环状肌肉就会剧烈的收缩蠕动,把那鸡巴紧紧得箍夹住,抽插起来就非常的快感,也会让你很快的射精;有的阴道又紧又小,可里面肌肉平滑很少褶皱,但是它的弹性很好,也能把阴茎箍得很紧;还有的就不行了,她们的屄又肥又宽,松松挎挎不管多粗的鸡巴放到里面就像一条鱼放进了大海,可以四处游玩,但是这样的阴道有个好处就是经操,就是把只胳臂插进去也可以来回的抽插自如,所以她们不怕操,你就是来个十个八个男人轮流的操她,她也不怕。
张强慢慢地抠摸慢慢地品味着这两个女人的阴道,他感觉出祝桂娟的阴道虽然有些肥大,松弛,但是那里面充满了重重叠叠的褶皱,那些褶皱把他的手指紧紧地包裹住,有力的吸吮着,显得那小屄又柔软又紧小。
而阿莲的屄就是又一种形状,她的阴道里褶皱较少,但是她的屄很紧很有弹性,那阴道壁紧紧地抱箍住他的手指头,使得他觉出那小屄的紧缩……他高兴得想:“我今晚可真有艳福,左搂右抱的搂着这两个美人,两个小屄又都是上等货,我要把她们俩操个痛快,然后再约个时间让那几个哥们把她们俩再轮奸一回,那就更美了。”
两个女人配合得非常默契,一个吻吮他敏感的小乳头另一个使劲的舔吮,揉撸他的鸡巴,不一会就把他弄得射精了。他让她们继续摆弄他,把他的阴茎弄硬以后,他让她们俩一上一下的脸对脸的叠卧在一起,这样她们就是一个仰壳一个撅着屁股,张强站在地上抠着这个操着那个,一个人的屄里操几下再拔出来插进另一个人的屄里,这样他更觉得刺激,两个女人一个比一个夸张地喊叫着,呻吟着……屋子里充满着「咕唧咕唧,噗哧噗哧“的操屄声……第五章阿莲和祝桂娟头一次去做应招女郎是非常偶然的机会,那天她们遇到了两个男人约她俩跳舞,他们把她俩从头到脚摸了个遍,又是揉弄乳头又是抠摸她们的阴道,把她俩弄地淫心难耐,就约那两个男人出去,当然是找个地方操屄。
谈好了价钱就被那两个男人领到了一个房间里。那房间很大,就是摆设很特别,屋子的中间摆了一张很大很大的床,别无它物。
阿莲问:“这一张床咱咋办?”
“那就在一快玩呗,万一玩得上瘾,还可以换换口味不是更有意味,最多是给你们双份钱呗。”说着就把阿莲搂到了床上。
阿莲说:“你得让我把衣服脱了,都把衣服弄皱了。”
“不行,我给你脱,我就愿意给女人脱衣服,你就让我来吧。”他把阿莲搂进怀里以便揉弄,抠摸着,一边往下扒她的衣服,她被扒光了她的那小屄里也已经被那那男人鼓捣得淫水横流了,她的两腿之间水淋淋的一片。
刘刚的手仍在那里使劲地揉着:“这才是娘们呢,一抠就出水,来让我骑着你操操。”他让阿莲大字形的躺在床沿上,就站在地上掏出鸡巴,没等阿莲看清楚那鸡巴长得啥样,就“吱……”一下顶进了她的阴道里去了。
阿莲觉得那阴茎撑开了阴道一直插到了她小屄的最里面,那龟头紧紧的贴住她的阴道底部的嫩肉,有力地在那儿砥触,研磨,弄得她好舒服。过了一会那鸡巴急速地抽出又慢慢地往里面插进,那龟头的下沿刮在她那敏感的阴道壁上,立刻一股股的快感从她那阴道的最底处发出来冲向脑际,她的心里奇痒不止,她不由得耸动着小腹,颠动着屁股,去迎合那鸡巴的操弄,从她的那个小贱屄里传出“吱吱”的声响,她的阴唇被那龟头推进阴道里,再随着那阴茎的抽出被带出阴道,她的小阴唇紧紧的抱裹住那根阴茎,就好像气缸抽紧住活塞,把逼操得“咕唧咕唧”直叫……这时,祝桂娟已经被赵宏扒去了裙子,她的裤衩就挂在她的右脚脖子上,她的裙子被那男人丢到墙角处,她的衬衫扣子被解开,撩到两边,乳罩也被扒到两个乳房的下面,把她的那对乳房托得高高的,那对丰满肥大的乳房在那男人的手中弹跳翻滚,那乳头被揉捏得硬硬的高耸起来,她大叉着两腿,丰满的肥屄已被抠得洞口张开,就等那鸡巴插进去操了,她不住声的“哎吆哎吆”的呻吟着。
她细嫩的手在那男人的乳头上揉捏着:“我的大鸡巴哥哥,快点上来,我受不了了,快点操我……操我这小嫩屄……我要……我要泄身了……快……啊!”
赵宏扶起阴茎往前一顶“秃噜”一下就把鸡巴插进她的肥屄里去了,他飞快的在她的阴道里抽插起来,操得她那肥屄“噗嗤噗嗤”的叫唤。同时她们被逼着互相玩弄对方的乳房,那两个男人让她们相互亲吻,抚摸揉弄对方。
很快得两个男人就在她们俩的阴道里射精了。那两个男人搂着她们俩睡了。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