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呢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香兰赤条条的婘伏在凌威的怀里,努力调匀急促的呼吸,她已经休息了很久,仍然软弱无力,下体还是酸软不堪,凌威发泄兽欲后,早已沉沉睡去,耳畔听得他呼噜的声音,香兰更是凄苦莫名……

这几天,香兰好像在地狱里生活,无论白天黑夜,只要凌威兴到,不独要任他奸淫,还要被逼作出种种丑态,逢迎献媚,稍不如意,便夏楚频施,就像前天,香兰拒绝在身前自慰,便给烛油烧灼身体,后来还用萝卜捣进牝户里,苦的香兰哭声震天,凌威却以此为乐,他的性欲又特别旺盛,每天都要发泄几次,香兰自然受尽荼毒了……

香兰自然想除奸杀恶,为夫报仇,她知道武功和凌威相距甚远,只能暗算,但是总是使不出内力,气力也小了很多,好像弱质女流,几次大好的机会,也被逼付诸流水,使她心如死灰,再没有活下去的勇气,唯有改弦易辙,寻找自裁之道,希望藉著一死脱出凌威的魔掌……

凌威好像睡的很熟,香兰也待不下去了,悄悄地爬下床来,岂料双脚著地,便听得凌威说道:“往哪里去?”

“我……我想……我想出去洗一下……”香兰颤著声说……

“去吧,要洗乾净嘴巴,回来时,可要给我清洁了……”凌威吃吃笑道……
“是……”香兰低头答应,原来每一次凌威发泄后,都要她用口舌清理,把她肆意折辱……

凌威看著香兰蹒跚地走出去,便露出胜利的微笑,这个曾经把他弃如敝屣的女人,已经给他征服了,要她往东,便不敢往西,床第里也是唯命是从,甚至淫虐的玩意,也是逆来顺受,让他的兽欲得到充份的发泄……

想到房事,凌威才舒发了不久的欲火,又蠢蠢欲动,心里不禁庆幸习得九阳功,使他有无尽的精力,能够任意发泄……

吸取了香兰的元阴后,功力已是大有进境,暗念倘若有多两个功力不俗的女人,九阳神功定可再上层楼,要是普通的女孩子,那便要多干几个了,但是凌威可不介意,只是苦恼山间寂寞,人烟罕至,不知哪里可以找到合适的女人吧……

凌威转了一个身,看见脚下的彩巾,心里好笑,那是他让香兰用来包裹下体的耻布,经过苦苦哀求,凌威才许她用彩帕遮羞,想起那委屈无奈,羞意撩人的样子,凌威便亢奋起来……

想到香兰甚么时候也要挂上彩巾,才敢走动,甚至往河边洗澡,也没有例外,凌威倏地生出不妥的感觉,急忙长身而起,直奔门外……

出到门外,只见香兰已经差不多爬上了悬崖,凌威大喝一声,叫道:“下来!”

香兰身子一震,扭头看见凌威距离尚远,惨笑一声,厉叫道:“狗贼,我先走一步,在阴间再和你算帐……”接著耸身下跳,跳下那深不见底的悬崖,和丈夫金坤在黄泉相见……

凌威气得跳脚,也是无能为力,暗叫可惜,他不是为香兰之死难过,只是可惜少了泄欲的对象吧……

考虑了一会,凌威穿上一套金坤的衣服,放火烧掉房子,从山洞里取了几件小巧的珠宝和金银,便离山而去……

※※※※※

走了几天,都没碰到人,忽然听得前边传来叱喝的声音,凌威遥见四条大汉,手执长剑,围著一个妖娆的年轻女子叫骂,那女子身穿劲装疾服,丝帕包头,背插长剑,看来也是武林中人,长得倒也动人,一身淡黄色的紧身衣贴身适体,尽显骄人身段,只是眉梢眼角,春意盎然,弥漫著诱人的风情,凌威心里奇怪,便躲在暗处窥探……

“堂堂的青城四剑围著奴家可有甚么指教?”那女子强装著笑脸说……
“黄樱,你交还七星环,我们便放你走路……”为首的大汉沉声道……
“甚么七星环,怎会在我这里?”黄樱格格笑道:“四剑的大阿哥余凡可不能胡说八道呀……”

“贱人,我给你看过后,一去无踪,你还装蒜?”另一个大汉气急败坏遁……

“本姑娘身为翻天堡的十二花使,甚么好东西没见过,会希罕那些破铜烂铁么?”黄樱哂道:“丁求,你枉称名门正派,那天欺负了人家不算,还要冤枉好人,你真是没良心呀!”

“不要脸的贱人,那天你用下九流的迷药,使三哥大失常性,我们正要和你算帐……”一个比较年轻的汉子气愤地叫:“十二花使利用色相贻害武林,今天你要不交出七星环,我钱书第一个要把你大卸八块……”

“大家别和她饶舌,先擒下她再说……”还有一个汉子寒声道……
“青城四剑难道要倚多为胜么?”黄樱退后一步道……

“就我丁为一个,只要你过得了我,便放你走路……”青城四剑的老二丁为冷哼道……

“好,奴家就看看你有多少斤两……”黄樱知道不能善了,制出背上长剑,便向丁为刺去……

从他们的对答,凌威知道是黄樱理亏,可是他天性凉薄,哪管是非善恶,看见黄樱青春年少,样貌娟好,便有意助她一臂之力,只是青城是七大门派之一,剑法利害,遂静观虚实,再定行止……

黄樱身法轻盈,剑走偏锋,奇诡刁钻,武功不弱,只是碰上了青城的丁为,却是处处受制,数十招后,已是左支右绌,落败只是迟早中事,凌威看过丁为的剑法后,却是信心大增,便出头架梁,四剑欺他年轻,通名后,更是名不经传,初时掉以轻心,岂料凌威出手狠毒,独战丁为,出手便把他击毙,其他三剑联手进攻,也是不敌,结果丁求和钱书先后惨死,余凡受伤,犹幸及时逃脱,才仅以身免,凌威却是夷然无损,瞧的黄樱倾慕不已……

“凌大哥,要不是你,小妹可要吃亏了,真不知怎样报答你……”黄樱风情万种地说,凌威虽然不算英俊,可是方脸大耳,年轻力壮,加上武艺高强,使她春心荡漾……

“容易极了,你以身相许便是……”凌威出言挑逗道,自从香兰死后,他还没有碰过女人,对黄樱已是存心不轨,知她不是正经人家,更是大胆了……

“你可坏死了,哪有才相识,便说这样的话……”黄樱撒娇似的说……
“你要是不从,我便要强奸了!”凌威色迷迷道……

“我可不信!”黄楼吃吃娇笑,转身便走,凌威正要追去,却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暴喝,扭头看见一个脸孔阴沉的中年人,踏著方步走近,黄樱已是惊弓之鸟,赶忙躲在凌威身后……

“他们是谁杀的?”中年人指著青城三剑的尸身说……

“是我又如何,想报仇便来送死吧!”凌威冷哼道,他天性暴戾,这中年人大刺刺的样子,使他很是不满……

“是吗?”中年人脸露讶色,狂傲地说:“不知好歹的小子,是你自己讨死的!”

“前辈,可是……”黄樱在凌威身后著急地说……

“少说废话,接我几招再说……”中年人不待黄樱语毕,抬手便向凌威攻去……

凌威怎会示弱,也挥掌相迎,两人电光火石的过了几招,中年人愈打愈是心惊,招式一变,更是凌厉无比,凌威却手挥目送,有攻有守……

“好小子,再接我这一招!”中年人双掌一错,运劲拍去,凌威亦有心试一下他的功力,不闪不躲,便和他硬拼了一招……

巨响过后,只见凌威上身急摆,中年人却“蹬蹬蹬”急退三步,竟然输了一招……

“这位可是招魂客陶方陶前辈,快请住手,我是翻天堡的黄樱,大家是自己人……”黄樱急叫道……

“是叶老兄的十二花使么?这小兄弟是甚么人?”陶方立定脚步说……
“我叫凌威……”凌威见陶方住手,说话也平和了很多,便回答道……
“真是英雄出少年,青城四剑的余凡呢?”陶方问道……

“他跑了……”黄樱说……

“还好留下一个,小兄弟,你给我杀了三个,算我欠你好了……”陶方说,原来他的徒弟为四剑所杀,追纵至此,不信凌威年纪轻轻,能够独力搏杀三剑,遂出手相试……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凌威只好谦逊几句,陶方急欲追赶余凡,说声再见,便离开了……

“凌大哥,你的武功真高,陶方和我们的堡主齐名,居然也败在你手里……”黄樱小鸟依人似的靠在凌威身畔说……

“你靠得这么近,不怕我强奸你么?”凌威喘著气说,黄樱身上香气袭人,使他按捺不住探手在浑圆的粉臀上抚玩起来……

“怕也逃不了的,你武功高强,我怎是你的对手,要是要欺负人家,还不是任你鱼肉么?”兼樱挑逗著说……

“浪蹄子,我可要奸了你!”凌威哪里按捺的住,横身把她抱起,走进了原始森林……

两人宛如乾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在一棵百年老树下,两个躯体缠在一起,四唇交接,缠绵热吻,然后不顾羞耻地宽衣解带,不用多少功夫,便袒裼裸裎,肉帛相见……

“好家伙!”黄樱看见凌威胯下的巨物,眼前一亮,如获至宝地握著那一柱擎天的鸡巴爱抚著叫……

凌威自然不会吃亏,手口并用地狎玩著她胸前的豪乳,肥大的乳房虽然略见下垂,但是柔软嫩滑,使他爱不释手……

“好哥哥,强奸我吧,我要呀!”黄樱淫荡地躺在地上,张开了粉腿,媚眼如丝,玉手在牝户抚弄著叫……

凌威怪叫一声,和身扑了下去,便提枪上马,棒棰似的鸡巴,轻而易举地便直捣黄龙,尽根送了进去……

“呀……好大……好舒服呀!”黄樱聒不知耻地耸动纤腰,迎合著凌威的抽送……

他们正是姣婆遇著脂粉客,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个天生异禀,伟岸过人,一个饥渴淫荡,经验丰富,这一仗真是战得风云变色,日月无光,不见天光的密林里,顿时变得春色无边……

经过一百数十下的抽插后,凌威愈战愈勇,开始使黄樱应接不暇,浪叫连连了……

“美呀……快点……呀……过瘾……呀……好哥哥……呀……大力一点……给我吧……我要丢了……!”黄樱的四肢发狠地缠在凌威身上叫……

凌威已非吴下阿蒙,从黄樱的反应,知道她快登极乐,一面运起九阳功,鸡巴暴涨,热辣辣的好像烧红了的火棒,一面快马加鞭,步步进逼……

“呀……来了……美呀……不要走……你也来吧……全给我吧……!”黄樱发狂似的扭动著粉臀叫……

凌威止住动作,享受著里边传来的抽搐之余,肉菇似的龟头,却紧紧的抵著黄樱的花芯,悄悄从精关里盗取元阴,他可没像对香兰那样,使她阴尽精枯,功力尽失,事后黄樱只道纵欲过度,功力受损,苦修几天,便可以复原,这种采补的邪功,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好哥哥……你还没有来呀……给我吧……全给我好了……别蹙坏了身体!”黄樱喘息了一会,感觉子宫里硬梆梆的火棒,便放荡地叫起来……

凌威乾笑一声,重张旗鼓,再次狂风暴雨般抽插起来,乐得黄樱如痴似醉,无耻地乱叫乱嚷,不知过了多久,凌威不想过份卖弄,才在她的体里发泄了欲火,黄樱也已给他弄的高潮迭起,欲仙欲死了……

两人相拥著歇息了良久,凌威才翻身下来,躺在黄樱身畔,笑嘻嘻地问道:“浪蹄子,可乐够了没有?”

“够了……呀……你真好,床上的功夫比武功还高……”黄樱呻吟似的说……

“你也不赖呀,我看没多少男人能让你快活的……”凌威揶揄似的说……
“现在有你了……”黄樱紧紧的搂抱著凌威说:“要是让我的姊妹知道,可羡慕死她们了……”

“为甚么?你的姊妹便是十二花使么?”凌威问道……

“是呀,我们武功不高,给师父办事时,有时要让那些男人欺负,弄的不上不下,也不知多难受……”黄樱若无其事地说,原来她们的师父便是武林中三凶四恶的翻天客叶宇,十二花使是他自少收养的女孩子,亦徒亦妾,个个都是淫荡放浪,利用色相荼毒武林……

凌威暗叫奇怪,这叶宇如何使这些女孩子死心塌地,实在值得研究,他当然不会直接询问黄樱,却是旁敲侧击,也趁机探问武林大势,虽然无法问出叶宇控制这些女孩子的法子,却也对当今武林中事知道了不少……

“七星环究竟是甚么东西?”凌威最后把闷在心里的问题说出来道……
“那是一只不值钱的铜环,传说找齐七只后,便可以找到百年前武霸楚烈的藏宝,要不是我已经著人送回去,便可以让你看一下了……”黄樱漫不经心说……

※※※※※

凌威愉快地继续上路了,他高兴的是从黄樱口中,知道了很多武林的事,对初出江湖的凌威,已是大有裨益了,至于与青城结仇,凌威却完全不放在心上……

尽管黄樱从凌威身上得到肉欲的满足,但是要赶著回翻天堡覆命,凌威也无心和她走在一起,黄樱只好依依不舍地和他分手了……

入城后,凌威第一件事不是去找客栈,却是探听妓院所在,原来他蹙了几天,急欲发泄,岂料他兴致勃勃的前往寻欢途中,竟然有人从背后冒失地撞过来,他何等身手,及时闪过,却发觉身畔有异,冷哼一声,翻手急抓,却给他拿到一个剪绺的贼子……

凌威本待下毒手废了那小贼的手,可是发觉握著的手是柔若无骨,娇嫩滑腻,转头一看,却是一个千娇百媚,少妇打扮的美人儿,她乘著凌威目定口呆之际,不知用甚么东西刺了凌威一下,顿使他半身麻痹,她也及时挣脱,冷哼一声,便婀娜多姿地慢步离开,旁人也不知道发生甚么事……

凌威有苦自己知,赶忙运功行血,眼睛却直勾勾地望著少妇的背影,记得师父说过江湖里有一个神秘的神手帮,以剪绺为业,武功没甚了不起,但是有三件镇帮之宝,其中一件名叫柔金锋,倘若失手,便以此脱身,暗念那美丽的少妇必是神手帮的重要人物,才身怀至宝,气愤之余,立誓有机会定报此仇……

妓院里全是庸脂俗粉,哪里比得上那秀丽动人的美妇,凌威虽然得到了发泄,却对那少妇念念不忘,暗念要是当时拼著损耗真元逼毒,定能把她手到擒来,那样便可以在她身上盗取元阴,补充身体的损耗了……

那少妇的倩影盘桓在凌威脑海之中,使他难以入寐,愤而外出闲逛,却碰见陶方遭余凡和三个老者围攻,那三个老者也是青城心法,可是功力深厚,使陶方顾此失彼,凌威毅然出手,余凡认出他便是残杀三剑的年青人,三个老者原来是名震江湍的青城三老,由于陶方追杀余凡,出面拒敌,知道凌威是仇人,便转而向他攻击,岂料凌威大逞凶威,不独击退三老,还袭杀余凡……

陶方感激凌威救命之恩,更慑于他的武功利害,自愿奉他为主报恩,凌威野心勃勃,有意有江湖闯出名堂,自然求之不得,陶方知道他有此雄心,更是死心塌地,领著他往友家渡宿……

陶方的朋友原来是金手帮的长老姚广,他一经介绍,便立誓向凌威效力,原来日间向凌威扒窃的竟然是现任金手帮帮主花凤,盗窃的手法全帮第一,姚广亲眼看著她失手被擒,要使出柔金锋才能脱身,而凌威不惧柔金锋之毒,更使他敬服不已……

交谈之下,凌威知道花凤本来是上任帮主之妻,不久前,丈夫病逝,她便继任帮主,她恪守帮规,不许帮众为非作歹,姚广等人不服,时生龃语,姚广立心取而代之,然而她拥有帮中三宝,又得到帮中正义之士支持,使姚广无法得逞……

凌威心生恶念,答应助他夺取帮主之位,条件却是神手帮从此奉他为主,花凤也要由他处置,姚老广哪有不答应之理……

于是凌威与陶方等人,硬闯神手帮,大开杀戒,把反对姚老广的帮众杀得一个不留,花凤虽然以柔金锋应敌,但哪是凌威之敌,终于落败被擒……

“姚广,你勾结外人,谋害帮主,残杀本帮兄弟,一定没有好死的!”花凤悲愤地叫,她麻穴受制,倒在地上,彷如待宰的羔羊……

“你不顾兄弟的生计,墨守成规,使本帮日渐衰落,难道不也罪大恶极么?”姚广反唇相稽道……

“我既然落被擒,要杀要剐,任凭处置便是,只望你还有一点人性,别伤害其他的兄弟……”花凤凄然道……

“你的党羽已经全部受戳,外边的人只道你自愿传位于我,都会听命行事,我又怎会伤害他们呢……”姚广奸笑著说:“至于你嘛,嘿嘿,可由不得我做主,这位是凌威凌公子,本帮从此向他效力,如何处置你,可要听他说话,不过,你长得这样漂亮,相信他不会辣手摧花的……”

这时花凤才知道这个心狠手辣的后生,才是正主,可是她已经置生死于道外,却也夷然不惧……

凌威看见花凤倔强的样子,忽然想起黄樱,凶心顿起,残忍地笑道:“她的神手术很是高明,人又长得漂亮,杀了实在浪费,最理想是听听话话地留在帮里效力,有空时,还可以干点别的事呀……”

“别妄想了,我死也不会答应的!”花凤咬牙切齿道……

“你会答应的……”凌威转头向姚广说:“听说你们的神手术,不用内力,全凭手巧,练功时要在一个挂满金铃的假人身上盗取物件,要是用真人又如何?”

“真人灵敏,效果自然更好……”姚广莫名其妙说……

“这便是了,倘若剥光她的衣服,用她的身体来练习,你看如何?”凌威诡笑道……

“那可有趣得多了,大家一定排队练习的……”姚广拍手笑道……
“无耻的狗贼,有种便杀了我,这样算甚么英雄好汉……”花凤气愤地叫……

“还有……”凌威置若罔闻,继续说:“她不是有一个弟弟给人抚养么?你找些人去好好地保护他,甚么时候她不听话,便先拿她的弟弟开刀……”

“他……他只是一个三岁小儿,难道你也不放过他么?”花凤粉脸煞白地叫道……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倘若你不识好歹,留下他徒添麻烦,还是让他伴著你吧……”凌威诡笑道……

花凤家里只剩下这个幼弟承继香烟,度威以他为质,花凤哪有选择,只好含泪答应……

“公子,她的武功还在,会不会……?”姚广犹疑道……

“神手术不用内功,待会我会废去她的武功,便不愁她弄鬼了……”凌威急不及待地说:“你们去忙自己的事,著人带她去我的房间,我累了半天,也要乐一下了……”

※※※※※

凌威解开了花凤的穴道,大马金刀地坐在对面,冷冷啾著床上的花凤,却没有说话……

丈夫死后,花凤便没有其他的男人,知道今儿难免受辱,她恨死了这个邪恶的后生,但是为了弟弟,只好委屈地跪在凌威身前,哽咽著说:“公子,求你放过我吧!”

“有生死两途任你选择,生路便是留下来,乖乖的给我办事,空闲时,便做一个漂亮女人要做的事,让男人快活……”凌威冷冷的说……

花凤听得脸色数变,没有待凌威说毕,便扑起来,疯狂地攻击著凌威叫道:“我跟你拼了!”

凌威冷哼一声,三招两式便把花凤踼翻地上,寒声说道:“要死还不容易,死了便一了百了,我保证你们姊弟会在黄泉见面的……”

“不……呜呜……求你放过他吧!”花凤伏在地上痛哭道……

“你听清楚了,他的生死是和你连在一起的,你死他死,你活他活,要是你不听话,我也不会伤害他的,可是你却要受罚!”凌威寒声道……

“你……你究竟想怎样?”花凤泣道……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