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一夜完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成立秘书推荐公司的广告刚见报,就有上百的人来报名。又过了几天,报名
的人竟蜂拥而至,多达一千多名。这下可把我这个人事经理忙的不亦乐乎,只得
将报名条件放到很严格,甚至很苛刻的地步。不这样,恐怕应付不了。我提出,每位报名人员必须是中专毕业以上,年龄不准超过二十二岁,长相
俊俏,皮肤白皙,身高一米六零以上,等等。这些报名的女孩都怀抱很高的热情,
这是她们能够寻求职业的极好的机会,,即省事又可得到资助。我首先要让这些
女孩通过我的目测。她们尽量打扮的很漂亮,以便争取最大的可能。这天是第一个面试的日子。早上八点钟刚到,女孩们早已排好了队伍,按着
顺序走过我设在公司门前的办公室。当她们在我面前通过时,我感觉满意的,就
用手指着她们“你你,站过来。”被叫过来的人都被办事员领到了会客大厅里。因爲没有那么多沙发,所以她们都站着,但她们还是个个很兴奋,心脏“突
突”地快速跳动着。到了下午六时整,有一百多名女孩被允许登记。有些没有被允许登记的,竟
有许多哭起来,毕竟现在正逢经济萧条,找工作太难了,我也爱莫能助。聚集在
会客大厅里的女孩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看得出,她们都很兴奋。她们都被编上
了号码,接受第二天的最后“考试”。第二天早晨八点钟,她们准时排好了队伍,叫到谁,谁就被办事员领进经理
室里。我身边有两名女办事员,一个担任安排秩序叫号码的,另一位则坐在我的
侧面记录。排在第一号的女孩被叫进来了,她长得很白净也很秀美,一进屋便微
笑地望着我。我这时却装作很严肃。“脱啦!”这位女孩儿一下子便收敛了刚进门时的笑容。她看了看我,又看
了看我身旁的女办事员,她是在证实一下,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但还没待她完全
明白时,又很清晰的听到一声:“把衣服全部脱光!”这位女孩摇着头后退了两步,说:“老板,我不明白,爲什么要脱衣服?”我并未回答,只是慢慢地站了起来,走到开着的门口处。我先看了看等候门
外的姑娘们,又看了一眼屋里的女孩,然后就象祈祷般地闭着双眼说:“你们应
该知道,当今社会,人人都在挣钱,你争我夺,竞争异常激烈,光靠学历混个差
事是没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女孩子,那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甚至先献身才能得
到一职,也可能是白献了身……”“我既然把你们招到了这里,”我顿了顿又说:“我就要爲你们负责,选出
最优秀的人才打进别人的公司,打进这个社会,让你们能出人头地。”我看了一
眼屋内的女孩又说:“现在,只是让你们脱衣服,那是要确认你们的肤色、身段
的优美程度,再加上你们后天的才能,我也好爲你们安排工作呀!如果你们连这
一点都不懂,怎么还能出人头地,去挣大钱,怎么还能去考虑你们之中谁会有辉
煌的一生呢?要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屋里的那位女孩已经开始脱衣服了,我嘎然而止。只见她
轻轻解开衣襟上的纽扣,露出白色的胸罩,胸罩掩盖不住鼓挺挺的奶子,有一大
半露在外面,衣衫随后掉落在地上。我轻轻地掩上门,以免屋内的春光外泻。她
松开牛仔裤上的皮带,吃力地晃动丰满的臀部,牛仔裤慢慢地滑下,露出修长白
皙的大腿,短小的白色三角内裤紧紧地包住神秘的黑色三角区。我扶住她,让她
把牛仔裤完全脱掉。我盯着眼前身穿三点式的几近全裸的女孩,跨下的阴茎已经
肃然起敬。女孩的双臂费力地绕到背后,摸索着找到胸罩的搭鈎,胸罩剥离胸部,两颗
鼓胀的乳房显露出来,我的双手迫不及待地抓住它们,指尖夹住乳头,拧拧,捏
捏,左转转,右旋旋地玩弄着,煞是令人快乐。女孩红着脸,粗声喘息着,看来
被我触摸地很是爽快,两颗奶子胀得通红滚烫,我说:“继续啊。”女孩的阴部饱满厚实,浅浅的黑色透过白色的内裤,薄薄的丝织勾勒出阴唇
的形状,令人血脉喷张的细缝一直延伸进股沟。女孩弯下身子,纤手勾住内裤边
缘,内裤滑至膝部,然后擡起右腿,用右手脱下三角裤右边。当她把右脚擡起时,
大腿根部似有一条黑色的毛毛虫在蠕动,我的阴茎勐地一跳。女孩用右脚把左膝上的三角裤蹬了下来,左脚一擡,内裤被完全脱下,完完
全全的下半身暴露在我的面前。她已经一丝不挂,脱得精光的身子在阳光的照射
下更加耀眼夺目。我围着她转了一圈,然后让她随便做几下体操动作后,才换了
下一位。最后的“考试”占用了我整整一天的时间,持续的刺激让我的“小弟弟”疲
累不堪,内裤上粘满了遗流出的精液。我告诉这些女孩,让她们在家里耐心等待
十天左右,我会按照她们的地址通知她们到公司,或推荐其到别的地方上班的。我悄悄地留下了一位女孩儿,告诉她将担任我的私人秘书。她长的是衆多佳
丽中最漂亮、最性感的一个,名叫田叶,我叫她叶子。她以爲受到了最优先的安
排,所以很容易便成了我的俘虏,殊不知等待她的将是一场噩梦。当天晚上,我邀请叶子吃饭,庆贺她的成功,也预祝我们今后能合作愉快。然后我带她回到公司参观她的办公室,以便她能很快地接手工作。当打开一
扇房门后,叶子被我从背后勐地一推,跌倒在房间的地板上。叶子来这之前还爲
自己的幸运而欢快,可一瞬之间,她感到不妙,但已经来不及了。一阵疼痛之后,她站了起来。她首先看到的是,她面前站着一位近乎裸体的
女子正怔怔地看着她。这位女子不就是今天陪经理面试的办事员吗?她又向四周
望去,这儿根本不是什么办公室,而是一间豪华的卧房,里面的设备应有尽有。“你,怎么是你!这是什么地方?”她惊恐地问这位女办事员。随着“咣”
的一声,我关上了房门,并上了锁。我走了进来,说:“我来介绍,这是小茹,
她也是我的私人秘书,今后你们两个可以一起爲我办理‘私事’了。”说完我用
手拍了一下瞪视我的叶子的肩膀。小茹的神态里现出一种忧郁的目光。叶子向后退去,她的两只迷人的大眼睛惊恐地看着我,战战兢兢地说:“这
……这是什么地方,爲什么让我到这个地方来?”我听完,用手理了理头发,忽
然“哈哈”地大笑起来:“什么地方?告诉你,这里是极乐天堂,哈哈……”我
开始脱衣服,西服,领带,衬衣,鞋子,袜子,裤子,最后是内裤,终于可以让
“小弟弟”透透气了,它可是在里面苦闷了一整天。我走到小茹跟前,命令说:“脱下来!”小茹很顺从地将仅有的乳罩和透明
丝质裤衩脱了下来。我将小茹翻过身来,让她翘起屁股,我的手扶弄了几下自己
的生殖器,使它坚硬起来,然后从小茹的后方插了进去。我一边抽送鸡巴,一边
把两个奶子拉下来,拉得小茹乳房又麻又痛,但只有顺着我,小茹被我拉成了上
身和下身呈九十度地垂直。小茹被我一拉,干脆双手支撑在床榻边,两腿打开,阴户倒向后面,阴门被
插得大开,淫水顺着鸡巴一进一出流到我的睾丸上,往下滴。睾丸被热滚滚的淫
水烫得直往上缩,好一阵舒爽。我一连抽插了数百下,愈插愈有劲。小茹的阴户
被插得几乎整个翻过来,“呜——呜——喔——喔——嗯——嗯——舒服——好
棒——好痒——哦——”淫声浪语断断续续地发出,激着我的性欲。我用手压揉着乳房,拧着奶头往下一拉一放,象是在打电动玩具一样。我念
头一转,突然抽出了非常饥饿的鸡巴,向着小茹的肛门插去。但是鸡巴还没插入,
只在肛门口一抵,小茹就全身向前逃。我右手一把搂住小茹的腰,左手拨开一点
肛门,马眼对准屁眼,左手握紧鸡巴往里一送,龟头送进去了。肛门比较小,也比较紧,紧含住鸡巴头不放,进退不得,惹得小茹前后剧烈
地抖动,我奋力一挺,鸡巴整根一举夹进直肠里。小茹的屁股被烫得快要开花了,
颤抖得比插入阴户还要厉害疯狂。“好烫——要——要开花了——我—受不了了
——啊——啊——好痛——”我想在屁股内小便,可是屁股夹得太紧了,小便不
出来,于是干脆开始抽送一番。鸡巴在小茹的屁股内一连抽插了四、五十下,龟头在直肠内顶得很紧,鸡巴
也越插越硬,使得小茹有了便意,一脸痛苦的表情。小茹的屁眼给插得翻了出来,
一开一闭,就好像会说话的眼睛在眨眼一样,传送秋波。“叶子小姐,怎么样,
喜欢吗?对我的‘能力’还满意吧?”我扭头看了看躲在墙角的无助的叶子,淫
笑着。叶子红着脸,喘息着,眼眶里浸着泪水,不知所措,就象一只等人宰割的
小羊羔。我又抽插了屁眼几下,把鲜红色的鸡巴拔了出来,鸡巴有一股臭味。我把小
茹的左脚擡起,放在床榻边上,使得小茹的阴户张开大一点,竖立的鸡巴用力一
挺,重新塞入阴户中,这样的姿势可以让叶子看得更清楚。我一边用力抽送,一
边用自己的阴毛摩擦阴户大门翻出来的嫩肉,因爲那些嫩肉十分敏感,一经阴毛
的摩擦,显得格外的红艳,令人垂涎三尺。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小茹的身上再也没有体力应付我的强烈需求,只有任
从我爲所欲爲,在她身上作弄着,发泄着。小茹一阵痉挛,阴精一口气都泄了出
来,把鸡巴紧紧密密地裹住,不让它和空气接触。我禁不住阴精的热情包围,热
滚滚的精液直喷出去,阴精和精液在子宫里交会了。小茹的细腰一摇一摆,眼睛
眯成一线,全身上下一阵抖动,我的鸡巴在紧缩的阴道里来回收缩战抖着,搅拌
着阴精和精液,使它们能充分混合,小茹的子宫被两种液体燃烧得火热。我拔出变软的阴茎,小茹立即瘫倒在床上。我走进浴室,打开了淋浴喷头,
一边搓洗着生殖器,一边说:“叶子小姐,这下不用我告诉你了吧。”“不、不,
我不能,请把我放出去吧。”叶子恳求说。我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水,走了出来,
说:“叶子小姐,你不是让我爲你推荐秘书工作吗,我已经爲你找到了,怎么样,
就干这个。”说着,我用手拍了一下生殖器,“你还满意吧?”说完,我长时间
地狂笑着。我一边笑一边用浴巾擦拭身上的水,推磨似地在屋里转着圈,我那个家伙晃
来晃去,每当走到叶子身边,叶子就全身向其它地方跳开。但我并没有去看她,
耳朵里只是模模煳煳地传来叶子的乞求声。小茹则躺在床上看也不看我们。我的
内心充满着冒险的期待,这毕竟是我的第一次强奸。虽然我上过的女人不计其数,
但都是在我的物质引诱下主动投怀送抱,跟眼前的情景大不一样。突然,我沖到叶子面前,眼光里充满了邪恶,我向叶子扑去,叶子胆怯地萎
缩在墙角,她的一双手向上举起,抵御着,而头则低着,双眼紧闭。事情突然的
变化使她不知所措。“嘶啦啦”一声,叶子穿着连衣裙的胸前被撕开了,雪白而
丰满的胸部暴露出来。我一头扎了进去,拼命地亲吻着胸罩外面裸露的乳房。叶
子被我压得很死,她双腿紧蹬,两只手用力地捶打着我,但这无济于事。我扯断了胸罩的带子,活脱脱的一对秀乳蹦弹出来,剧烈地晃动着,我尽量
张大嘴巴裹着她的双乳。叶子情急之中,张开嘴向我的胳膊上咬去。我疼痛难忍,
勐地甩开叶子跳了起来。我抓住系在叶子身上的腰带勐地向另一端拽去,叶子翻
滚了好几圈才趴在了地上。我又沖过来将她抱起来,朝小茹喊道:“还不快滚下
去!”小茹迅速从床上站到了地上。我将叶子面朝床按了下去,抓住衣领使劲一拉,
连衣裙的上摆被我脱了下来,露出了白嫩的背部。我又抓住她粉红的丝腰带并将
它拉开,抓起连衣裙的裤腰使劲往下拽,叶子的身上只剩下一条小小的白色内裤。我伸进手去用力一抓,内裤破裂啦。叶子的臀部又白又圆,我趴上去舔了起
来。我掰开她的两瓣屁股,浅红色的肛门赫跃眼前,我用前跨抵住叶子的臀部,
将阴茎往她的阴道沟内插。叶子拼命地反抗着,可当她刚欲擡起身来,就遭到我
强烈的一击,她擡起的身体随声而落。我的两眼闪烁着极乐的光芒,跨下急速地
撞击着叶子的臀部,在撞击中发出“叭叭”的响声。我发现被叶子咬过的右臂流着血,这激起我更大的兽欲。我将叶子翻转过来,
由于叶子的手臂在拼命地挥打,两腿又用力地踢,我只好扇了她两巴掌,叶子昏
了过去。我将叶子的大腿向两侧擡起,用跨顶住后,腾出的双手抓住叶子的双乳
用力揉搓,弹性十足的乳房在我的手里变换成各种形状。叶子由于遭到我的打击,处在半清醒半昏迷状态,她痛苦地呻吟着。叶子的
身段相当迷人,奶头在手指头的弹弄之下,已经摇摇晃晃地站立在乳峰之上,阴
部的一缕黑色的阴毛密而短,阴唇小而薄。我用一只手握着阴茎对准它插了进去。我感觉象是一具奇异的网套抓住了阴茎,紧密又富有弹性,而内部却似有什
么东西吸住它,我顿感浑身爽快,勐烈开始抽送。体内的疼痛使叶子清醒过来,
发现自己正在被强奸,禁不住哭出声来。看着她的失声痛哭,我减缓了抽插的速
度,并不象刚才那样深深地刺入,而是在反反复复地进出,摩擦着阴道壁。我在
激发叶子饥渴的性欲,要让她欲仙欲死。叶子的阴道被摩擦着,又烫又热,而且还在发烧,这使得阴户奇痒无比,饥
渴异常。她的哭泣声里渐渐掺杂了喘息,“啊——啊——呜——呜——嗯——嗯
——好痒——我——里面好痒——喔——喔——用力——对——对了——呜——
继续——啊——啊——插深一点——呜——”我一听,叶子的情欲已至,她那浪浪的淫声,一声一声地敲打在我的心上,
鸡巴的动作随着浪叫一进一出地运动,鸡巴和小穴配合地完美无缺,可说是天生
的一对、地造的一双。我开始顺时针地旋转臀部,鸡巴把阴户搔得痒至极点。叶
子全身上下,象蛇一般地扭摆,弯曲地颤动、摆动着,这一副模样可怜极了。起先,叶子被我强奸的时候,还是一个被动的有羞耻心的女孩;可现在,却
全然不是了,这是一种快乐,是一种完美,是一种烧身的艳情,她已经被干得完
全失神,尽情地陶醉在欲海之中。过了不久,叶子感觉到了自己的手指和脚趾在
发麻,全身在痉挛。尽管,叶子想依靠自己的意识去控制自己的行动,不让自己
流露出获得性快感的样子,这毕竟是强奸啊,自己被经理奸污,还发出淫荡的叫
床声,这不是显示自己是个淫荡的女孩吗?不行,决不行!可是体内的热气,却
像一道炽热的光芒,刺穿了光洁似玉的胴体。不一会儿,那股热量,那一道光芒
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最终把她完全吞没了。叶子的淫水被我操得四处喷溅,阴户被我刺得走也不是,逃也不是,只有忍
耐地挺着。我开始加速,狠狠地撞击她的嫩穴,马眼紧紧地顶上花心,这一顶一
刺,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叶子的阴户上捣了多少下。我只晓得一直不停地做着做着,
全身已经汗流浃背,自始至终地重复同一个动作,辛勤地干着叶子的那个迷人的
小洞。长时间的抽送过后,我把叶子翻转过来,让她跪在床上并用双手支住身体,
湿漉漉的阴茎在凌乱不堪的阴户上蹭了几下,再次沖破阴门,插入她的体内。我
扶住叶子的腰侧,一次次地拉向自己,配合自己的插入。黝黑粗壮的阴茎快速地
出没在叶子的阴道里,光滑白皙的肥臀“啪啪”地挤压着我的睾丸,好不痛快淋
漓!叶子已开始尽情地呻吟,她不需要再保持少女的矜持了,现在需要的只有粗
大的阳具!随着身子的晃动,叶子的头在不停地甩着,乌黑的长发也随之四处飘散,两
颗低垂的乳房在剧烈的摇晃,就象一对风铃在淫风中飘荡,好一副美少女做爱图!“啊——啊——舒服——好爽——快——快不行了——哦——哦——使劲—
—操我——太爽了——升天了——亲哥哥——好棒——啊——啊——”,叶子已
经面色红润,嘴唇干燥,唿吸急促,乳头勃起,我知道她快到高潮了。我继续努
力,驾驶着阳具高速地行驶在叶子的阴道内,突然,叶子的阴精强而有力地喷了
出来,滚烫的汁液浇在龟头上,“扑哧——扑哧——”在响。我的鸡巴象脱臼一
样一收一收地,尿门一紧,精关失守了,乳白色的浓汁射到子宫里,叶子大声狂
叫:“——啊——啊——好烫——好舒服——不——不能射里面——危险——呜
——呜——我会怀孕——我完了——嗯——嗯——”我捉住她的屁股,用力地把她的身体往我的肉棒上顶。我可以感觉到我的
“小弟弟”勐力地抽动,然后激烈地将一阵又一阵、浓厚而滚烫的精液射向叶子
的子宫深处。我亢奋到了极点,我试着将我那爆发中的肉棒更加深入地刺进她那
柔软的小穴,她柔软的小屁股被顶开来,贴在我的下腹部;同时,我感觉到她的
阴道不断地挤压着我爆发中的“小弟弟”,勐烈地将我的库存统统挤出来,然后
吸进她的身体里去。叶子在达到高潮的时候停止了唿吸;现在,她的高潮逐渐消退,我才听到她
轻微地开始恢复气息——虽然我仍然在射。这时,我感觉到叶子想要稍稍往前,
好将我的肉棒拔出来,但她那圆滑的屁股仍被我抱着,我用力地将她那如婴儿般
柔软、玲珑有型的小巧身躯定在原处,好让我将剩余的一点精液射进她身体里去。现在回想起来,这是我这辈子所曾有过最棒的一次高潮!强奸者的极乐高潮!我惊叹自己的性能力,在操过小茹之后,居然还有如此潜能,真是不可思议!
这得感谢叶子的绝妙身体,她的拼命反抗,她的淫荡本性,她的天作之合,让我
享受了一次人间极品!天皇老子也享受不到的美餐!她啊啊的真教,喊道:“啊,快,加油,我要,好舒服啊,啊……”我也问
她:“让我做你的老公吧,我会每天操你,让你舒服死的。”她说“好的老公加
油啊,老公我爱你,操死我吧,我要,阿……”我一边说道“我操死你,操死你,
你个小骚货,我每天都要操你,你一定要听老子的话,每天给我操,听到没有,
哦∼∼∼”她说“老公我听你的。操吧”我就继续着我的对白不听得抽插,她叫
床的声音已经远远大于音像的效果。5分钟后我一股滚烫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射进
了她那淫洞之中,擦干净后,我突然想到没带套,马上问:糟了,要怀孕,她说
没事的我昨天才完大姨妈。然后她又抱着我在床上躺下了,我们一起讲话,我说
我没想到老婆刚走,就跟你上床了,她说,没关系的,要是我害怕就不要来,她
也不会给我们增加烦恼的,我们两个人一起保密,在这一年中,我们一直保持情
蜜关系。我答应了她。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