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鬼强奸的妈妈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作者:不详

“哎呦喂你这急刹把我晃的……悠着点行嘛。”

“哎呀妈,我的亲妈,你就别为难我了成么,我才拿本几个月啊,开这么远已经超出我的极限不知道要多少了啊喂!”

我带着一丝不爽拍在方向盘上,车前那个电动车这才慌慌张张地朝着我们身后的方向骑远了。她突然从小道冲出来的时候真的是把我魂都吓掉了,若不是头盔下的面容还算精致,我真打算打开车窗一通臭骂。我看着后视镜映出她穿着黑丝的长腿和红色高跟鞋陷入了一阵短促的遐思,却紧接着被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妈妈打断了。

“又走什么神呢?看车!”

“好嘞好嘞我亲爱的老妈……”我转动方向盘将车拐进小路,心里还是对刚刚的经历有些余悸,但很快就被妈妈的絮叨冲淡了,她一边说一边还指手画脚的,倒是颇有了几分上了年纪的女人的模样。

其实老妈还不算老,38岁的她因为保养得当外加注意梳妆打扮,看上去仿佛只有二十七八岁的模样,也是我青春萌动时忍不住去臆想的对象。说来也蛮羞耻,我居然会对自己的母亲动了鸡巴,当然,很快会因为她又一阵絮叨而软下去就是了。

“看路看路,这地方不要开太快,天快黑了,仪表灯记得开!”

妈妈不耐烦地挥动着手臂,里着她肉丝腿的黑色高跟鞋不断敲击出响声。看来这位嘴上严厉的母亲丝毫没有意识到她夸张的动作每次都能掀起那件青锦旗袍的下摆,进而在她儿子面前泄出些许春光。这副光景总是能被我眼睛的余光瞥见,差点让我准备挂挡的手伸向了另一个地方……

“挂挡,挂挡!你听听发动机这声!”妈妈又开始了,但很快她意识到了更大的问题——车好像开到了一个我们都不认识的地方。

“你开哪来了?”她扭过头看向我,我看向她,妈妈的乌黑长发似乎因为刚刚的颠簸显得有些凌乱,啊等下我为什么要注意这个。

“我……我不知道……”我支支吾吾的回答,然后胳膊上就被狠狠拧了一把。

不过拧我显然解决不了问题,妈妈穿着7cm的高跟鞋也不能代替我开车,于是在我开着车七绕八绕之后,终于……

车子没油了。

好消息是我总算在车子彻底趴窝前发现了一处加油站,坏消息是,我更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了。或许加油站的工作人员知道?我把车歪歪扭扭停靠在加油桩旁边,连忙下车去询问了。

自助加油站?啥玩意儿?

我再三确认了这里确实没有工作人员后,开始试图用自己的办法找到路。

“奇怪,手机导航也没信号?”我晃了晃手机,在确信那个缺德地图app不会吐出半点郭德纲语音之后放弃了对人工智能的信任,看来还是先加满油然后开车慢慢绕吧。

好在这个自助加油站用起来并不算麻烦,我只需要在付钱后把油枪塞进油箱开口后等待就可以了。趁着加油的功夫,我又朝四周看了看。

周遭并没有能说明地点的标识牌子一类的东西,倒不如说,连房屋都没有多少,这个加油站杵在这简直就像是妈妈那对大乳上面的一个痣一样突兀,这个比喻似乎不太好,我连忙晃了晃脑袋把它从脑海甩了出去。

“加油完毕。”一个机械的女声传来,看来是加好了,我取出油枪放回原位,出于提醒我还打算敲下车窗告知老妈,但——我的手停在了半空,加油站的灯光还算明亮,因此我至少可以看出副驾驶座上没有人。

妈妈去哪了?

我感到一丝不安,不过也很快就平复了下来:后座上呈现出了人的轮廓,看来妈妈是打算去后座上躺着先休息休息了,确实,已经是黑夜了吧。我抬头看了看,加油站顶棚外的天空上闪烁着星光。

然而再回头的时候,我愣在了原地。

车在摇晃,是的,车子整个在以一种比较明显的幅度摇晃着,这样的幅度显然不是一个人在后座简单的挪动会产生的。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非常糟糕的情景,于是连忙来到后座窗前,扑在窗户上,却看到——影子,是影子,一团难以言说的黑影几乎占据了视野的大半,但细看下竟是隐约勾勒出了一个人形的轮廓。隔着窗户的视野本来就不佳,那黑影更是模糊了车内的景象。

不过这样的模糊没有持续多久,我清晰地看到两条腿伸了开来,优美的腿型,隐隐约约的肉丝,毫无疑问正是我的妈妈!只见那两条腿在空中绷直,进而盘住了眼前的那团黑影,影子也在这时俨然是有了一副实体的状态,而我的肉眼也在妈妈丝袜腿的衬托下更好地捕捉到了那团影子的运动方式。

它在起伏?!它在我妈妈的身上起伏着!

糟了!我暗叫一声,妈妈正被侵犯着!这个家伙是什么来头?他究竟是什么时候跑上来的?!

不,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必须要保护妈妈!我试图拉开车门,却发现车被反锁了。

“妈!妈妈!你个畜生放开我妈!!”我拍打着车窗,高声叫喊着,但里面的黑影仿佛听不到一般,无事发生一般继续着自己的活塞运动,而紧接着,他侧了侧身体,挑衅一般给我展示着被他压在身下的妈妈的状态:妈妈的头发完全披散开了,眼睛半张着,她张着口,似乎是在很艰难地呼吸着。那急促的喘息与呻吟穿过车窗钻进了我的耳朵里,妈妈居然在享受这番奸淫吗!我不由得怒火中烧,一拳砸在车窗上,可除了拳头的疼痛什么也改变不了。

那黑影起伏的频率更快了,与之相伴着的,妈妈的喘息呻吟声似乎也在耳畔愈发清晰了起来。我感到万分焦急,扑在车窗上拼命拍打着。但都无济于事,车厢里那愈发激烈的交合是对我十足的嘲弄。我的妈妈就这样在我的面前被不知道什么人给侵犯了,还表现得十分配合甚至是享受。难道……难道妈妈被那个家伙下了药?!“可恶!”我大喝道,眼看着那个黑影扭动身体的频率越来越高,而妈妈的反应也愈发激烈,她抬起的双腿还有一只高跟鞋半挂不挂地留在肉丝足上,而紧接着,她的那对丝腿盘住了黑影的腰肢——一种分明是渴望更为激烈的交合的姿势。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妈妈!!”我声嘶力竭地咆哮道,也就在这时加油站的灯光忽地剧烈闪烁起来,然后啪地一声熄灭了。最后的光亮闪过,车厢里妈妈的模样格外清晰,随即深深刻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妈妈的头发凌乱不堪,一缕缕散在车座上,还有一些则因激烈性事的汗液而黏在脸颊与脖颈;她的胸口激烈起伏着,被粗暴扯开的旗袍露出了半截酥胸,扒下的胸罩将乳型堪称美艳的酥乳展露无遗;妈妈的双腿大张开来,整个身躯向上弓起并不断抽搐着,我甚至看得到肉丝裤袜被撕扯出的一个个破洞与泛着红肿的阴唇中泌出的汨汨白浊……

我顿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嗯呜……睡着了?”顶着脑袋的胀痛睁开眼睛,我意识到自己又回到了车里,重新坐在在了驾驶位上面。

“妈?!”我连忙扭过头,副驾驶座上依然空空如也,我不由得揪紧了心。

“啊,怎么了?”慵懒的女声从后座传出,我回头看去,原来是妈妈躺在后排座椅上,她盖着我的外套,看上去也是一副刚睡醒的模样。

“什么?不是你说要停车休息一下的么?我就到后座躺着了,哈……”妈妈话说到一半就被哈欠打断了,我则连忙仔细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没有错,妈妈被强暴后的那副模样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但现在的妈妈并不是那样:依旧梳得整整齐齐的乌发,端庄得体的旗袍,还有……并没有遭到什么破坏的肉丝美腿。

嗯?我鸡巴怎么硬了?

我暗叫一声不妙,自己居然会对自己母亲被强奸的情景起了生理反应,我连忙甩甩头,如果刚刚在加油站发生的一切都是梦的话,那就权当我做了个噩梦吧……

说到加油站,我下意识地瞥了眼油量表,却紧接着一阵毛骨悚然。

车子的油量比我们出发时还要多。

看错了?不,出发的时候我还跟老妈说这点油顶多在郊区绕绕,完全是一次无聊的外出兜风,这句话我记得十分清楚。

“哈——呜,儿子,妈刚刚做了个好诡异的噩梦啊,梦见你加油的时候有个鬼窜到车上来了,把我吓得不轻呢。”

鬼?!

我一向是不相信什么鬼神之类的东西的,但此刻这车的油量不减反增实在是可疑的狠。我翻出手机打开导航,却惊讶的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加油站。

怪事,这也太蹊跷了。我一边这么嘟囔着,一边开着车继续漫无目的地向前行驶,后座的老妈似乎也从刚刚的噩梦中缓过神来了,又开始了她的絮叨。

不过至少,导航又管用了,我设定好了回家的路线,下意识地用力踩了踩油门,想尽早回到熟悉的地方。

“欸,儿子,这么晚了啊,你开车不安全,要不咱先找地方住下,明天再回去吧。”妈妈望着窗外,不失兴奋地跟我说道,看来她对旅宿又来了兴致,妈妈就是这样,快四十的人了还是放不下爱玩爱尝鲜的心。

“那至少跟表姐说一声吧?”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那个毒舌女要是知道我拿到驾照不到仨月就带着老妈出来溜圈铁定饶不了我。

“馨雅她出差三天呢,管不着咱俩的,嘿嘿。”果然,我们母子俩对姨妈的女儿都蛮忌惮的,不过我妈比我胆子大些。

就这样,我把车停在了一栋三层小楼前,楼的侧面贴着大大的“旅馆”二字,看来是个比较理想的地点。

虽然内部的装修不错,但我总觉得不像是什么好地方,门厅的招待人员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办理入住甚至不需要身份证登记,这更加重了我的疑心。

嘛不过60块一晚上,还有什么不值得住的呢!

不对这果然是有问题的吧,我看着放着两张床的大套房这样想到。六十块钱居然就能住这么好的房间吗?

出于谨慎我检查了一下四周,门锁是没有问题的,淋浴、空调、电视和热水壶都很新。但这也是问题所在:一切的设施都太新了。

“哎呀,好累,妈妈先睡了,你就别捧着手机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睡得晚不说床还吱呀吱呀的,真烦人。”妈妈一边解开旗袍的扣子一边说着内容很可怕的话语,比这间稍显阴森的屋子更让我蒙上一层冷汗。

“啊,啊,好的妈……”我支支吾吾地回应着,但妈妈却没再说什么,我转过身,看到她已经蜷在软垫上睡熟了。

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妈妈似乎到了一种沾枕头就着的地步,就连身上的旗袍也只是脱了一半,我看着那半露的胸罩,不由得吞了口唾沫。

在这股莫名情欲的驱使下,我缓缓挪到妈妈的床边,在确认妈妈确实睡熟了之后。我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在她的胸上摸了一把,由于隔着胸罩,虽然是从未体味过的手感,但总觉得差了些什么。

于是,又不知道怎么的,我小心翼翼地解开妈妈的一边胸罩扣,隔着稍稍脱落的胸罩伸进去搓弄起来。

“嗯呜。”妈妈突然传出的一声呻吟把我吓得不轻,但似乎只是熟睡中的梦呓?我僵住了几分钟,确认妈妈不会醒来后便开始继续享受起那弹性十足的乳肉。

突然,妈妈稍稍翻了个身,吓得我连忙抽出自己的手,但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惊恐万分。

妈妈并没有醒来,反而是熟睡中的妈妈正向两边张开双腿,摆成了我记忆里那个被侵犯后的姿势。

“这……”我下意识地张大了眼睛,张开的嘴巴动了动但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我能感受到冷汗浸透了我的衣衫,是错觉么?不,不会错,当时看到的车里面的妈妈就是这副模样,只差被撕破的丝袜和缓缓淌出的精液了。

巧合?不,也不应当,怎么会有这么离奇的巧合?我的脑海登时一阵空白,盯着妈妈睡中的胴体细细扫视了一遍又一遍,但每一次细看都与那印象中的模样愈加重合。

不,不对不对,一定是今天太累了么?我按揉着太阳穴在自己床铺上坐定,倒是确实有梦中的场景与现实重合的可能,法语中将这种情况称为DaJav……我连忙摇了摇头把脑海中的胡思乱想甩干净,权当是做了个真实的噩梦吧,我这样想着。

于是,我站起身来,刚刚的场景既视感让我显然是没有心思去继续玩弄睡梦中的母亲了,我给妈妈盖好被子,确认门锁和窗户是否上好了锁,检查了下衣柜中是否有暗层以及床底是不是有人躲藏,我甚至用手拂拭过墙面以排查有没有暗室一类的东西。等到确认一切正常后,我抱着难以言说的心情躺到了我自己的床上。

会是什么灵异事件吗……这个想法刚冒出不久就被我打消了,我自诩为坚定的无神论者,是对一切所谓神学玄学乃至鬼怪传说都嗤之以鼻的人,怎么能因为这点事就想到灵异呢,那还真是可笑……

我在床上躺好,再度扫视了一下这个房间,门窗应该是都锁好了,除非走排气管道,否则是无法进来的。

我盖好被子,出于保险起见我还没有关上床头灯,哪怕我在有光亮的地方不是很轻易睡着……

我沉沉地睡去了。

“呣呜……嗯……嗯啊……”

“啊啊……嗯唔啊……哦哦啊……嗯啊……啊,啊啊哦……哦呀……哈……”

从小听到大的妈妈的声音,以及在片中见多了的女性叫床声,这两种十分熟悉的声音叠在一起,构成了此刻我难以置信的心情。

是的,我醒了,与其说是醒来后听到了这诡异的声音,倒不如说正是这声音将我诱导醒来。

“啊……嗯呜……呜,嗯啊啊……啊哦哦,哦哈,哈啊……哈……”

现在我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啊!我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尽快进入清醒,妈妈的呻吟声也逐渐清晰放大了。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样子的,是惊讶,还是兴奋?妈妈这时的声音如同我小时候躲在衣橱中听到的一样,小时候的我通过门缝看去,看到爸爸和妈妈在床上“打”得火热,彼此的喘息呻吟声此起彼伏。同样地,在爸妈离婚后我也时常能在深夜睡不着时听到来自妈妈房间的这样的呻吟,而后来我也在妈妈的床头柜翻出那种道具。

难道说,妈妈她在半夜醒来后因为久久不能释放的性欲而开始自慰了么?莫非此刻的妈妈正饥渴地等待着男人去抚慰她么?

我晃了晃头,把脑海中这糟糕的想法撇去,妈妈是那种相当保守的女人,怎么会轻易接受,乃至勾引自己的儿子来乱伦呢。一定不是这样子的,可……

我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妈妈的床抖得很厉害,不断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这声音很微弱,但我还是从妈妈呻吟的间隙察觉到了,照理说单单是自慰的话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到这个程度,女性自慰又不像我打手铳那般剧烈,难道说……我还没往下想,却发现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握住了自己的兄弟,而兄弟也以它的热情和坚韧回应着。我果然还是会对自己的母亲起生理反应,就像以往听着妈妈的呻吟打手铳那样么?真是……个老色批,我在心里暗骂一句自己。

“啊啊——嗯哦,啊,啊啊————”妈妈忽地发出一声绵长而高亢的淫叫,吓了我一跳,照理说这应该是女性达到高潮的瞬间,而之后应该会逐渐沉寂吧,果然,之后便只剩下了嘶哈嘶哈的喘息声,从喘息的剧烈程度看,妈妈经历了一个相当激烈的高潮。

神使鬼差般,我转过身来,试图借着床头灯的光亮端详一番妈妈沉浸在高潮余韵之中的神情,却紧接着被吓得险些尖叫出来。

鬼!

这是我滑倒嘴边几乎随时都要随着尖叫而迸出的一个字,没有什么比这个字更符合我所看到的场景了:妈妈那边的床头灯暗着,不是人工调暗或者灯的问题,而是被她身上那团黑乎乎的影子吸收了光亮!

我一时僵住在了原地,不敢动弹,那鬼影在灯光下显得愈发明显了,和我原先见到的一样,和在加油站里,钻入车厢的一样!

恐惧,对未知的恐惧,对挑战自己认知的恐惧,恐惧揪住了我此刻的心,让我屏住了呼吸。

当我自以为是的观念被击碎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究竟有多么渺小。

我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力道似乎都能掐出血来,很疼,不是梦?

那鬼影如我在车窗外瞥见的一样,正伏在妈妈身上不断向前摇晃着自己的身躯,每一次俯下身都能看到妈妈的身体顺着向后挪动一截,而妈妈的衣衫也被完全扯开,那对丰乳正被鬼影吞入把玩着,丝袜腿也被完全打开,破损丝袜上的破洞如之前记忆中的一样。它在侵犯着我的妈妈,鬼影在强奸我的妈妈!我的妈妈正在被怪物插入体内!

该死的!这股怒火暂时冲退了我心中的恐惧,我必须要保护我的妈妈!我这样想着,身体开始用力撑起,但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支不起身躯,好像是被很重的物体压倒在了床上一般。我就这样仰躺着,侧着头看着妈妈被那个鬼不断抽插着。

“啊……嗯啊……哈,哈啊……嗯唔……呀啊……啊啊呃啊……”妈妈再度发出来那种呻吟声,这一次比刚才更为响亮与放荡,甚至要比爱人之间的交欢更甚,就如同一个痴女一样叫嚷着。

不,不!这副景象让我格外痛心,我数次想要站起来但都以失败告终,无奈之下我鼓足了勇气大声嘶吼着:“妈!妈妈!你这个混蛋放开我妈妈!!畜生,操你妈的!”

直到我嗓子喊哑了也没有什么反应,那个鬼影依旧悠然自得地肏着我的妈。

它动作的幅度愈发加快,以至于我都能实时感受到它那根虚无鸡巴插进我生出来的地方时妈妈的反应。

不,不能这样!我咬牙切齿般喊着,妈妈在我眼前被侵犯的愤怒彻底压倒了我的恐惧,我巴不得现在就站起来把那个色鬼揍倒在地,但,另一种感觉在这时冲入我的脑海,那是来自下身的胀硬痛感,与此同时我能感受到生理上的亢奋竟也不断地增加着——我再一次对母亲被侵犯起了生理反应。

“啊……嗯咿——啊啊啊啊…嗯呜!咕呜!嗯呜噜噜……”妈妈临近高潮的呻吟紧接着化为口中被异物填满后的咕噜声,那鬼影似乎在抽插的同时逐渐显出了原本的形态:整个身体逐渐展现出如同壁虎一般的蜥蜴类外形,光影的层次感甚至勾勒出鳞片的质感;贴在妈妈那优美乳肉上正不断搓弄的两团影化为纤长的爪子;头部则伸出的长长的,沾满黏液的舌头一下子便填满了妈妈的口腔,鬼影多余的部分更是化为了一条长长的尾巴,最难以置信的是那尾巴的尖端还钻出一根粉嫩的肉茎。紧接着,尾巴伸到了它正与妈妈不断交合的耻间,在我注视下里着大团黏液钻入了妈妈的后庭。

怎么会!

“咕呜……嗯呜……呜!呜,呜噜……嗯咕……呜……”妈妈瞬间便被那怪物填满了浑身上下的三个洞口,她的身体也在怪物的握持下向后弓起,显然是在三重肏弄的刺激下达到了又一轮的高潮。我只觉得怒火不断地上涌,却依旧无法支起身子,在这之外还有另一种感受,那就是我握在胯间的手正不由自主地撸动着我那胀硬的肉棒。可恶,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看着怪物奸淫我的妈妈而撸管啊!

“呜!嗯呜,呣咕……呜——滋唔——嗯呜咕,呜噜……”那怪物成型后,本被它吸走的光亮也恢复了正常,我得意清晰地窥见妈妈的神情:那无疑是痛苦,妈妈两边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双目紧闭,喉咙处可见的蠕动说明那怪物的舌头已经深入到了何等地步;她的双手撑在怪物身上,似乎是在做着柔弱的抵抗,又好想是仅仅撑住身体以获得更好的体验;她不断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却又总是在怪物的掌控中一般,与其说是挣扎反倒像是配合。她僵直的双腿在后庭被怪物的尾巴肉茎侵犯后瞬间颤抖着瘫了下来,很快又主动盘住了那怪物的腰肢。妈妈的这一举动再次击碎了我的心,她居然去选择迎合了那个怪物的侵犯!

但我又能做什么呢,此刻的我只是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甚至还因为眼前景象的生理冲击而不断撸动着。那怪物好像也掌握了我的状态一般,它不断加快着在妈妈三穴中的抽插频率,用力捣弄着妈妈的牝户,后庭与口腔,激起妈妈一声更高过一声但终究被堵在喉间的呻吟媚叫化成的呜咽。

“啊!啊!妈妈!!”

“嗯呜!!!!”

就在我被一阵恍惚冲淡了眼前的景象,感受着一股浓稠自身体里喷涌而出时,我逐渐模糊的视线中是同样的白浊在妈妈身体里爆开的景象:大量的浊精以肉眼可见的规模从妈妈的下体与口腔中倒喷而出,与之相伴着的还能看到妈妈自下体喷溅出的一股透明液柱……

等我恢复了清醒的时候,那怪物已然消失不见,我也得以站起身来,我连忙来到妈妈的床边。这时的妈妈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床上,正不断喘息着,那怪物的浊黄精液喷得到处都是,从下身喷出并在丝袜腿上留下明显的溅射痕迹;从无法合拢的嘴巴里滴落并在胸口蓄积起一小滩……妈妈激烈的喘息着,下体仍痉挛着泌出一股股淫液,而那对正剧烈起伏的豪乳也泛着些许晶莹……她许久才缓缓睁开眼,微声呼唤着我的名字,本来被肏弄到上翻的眼眸将目光送向我黏糊糊的肉棒……

我又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但这一次还感受到了明显的重击,余光中似乎瞥见了那根怪物的尾巴,正直直地朝我甩了过来。

“嗯?醒啦?”妈妈扭头看向我,眼神里流露出慈爱。

“欸?妈?我……嗯?!”我这才发现自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身上盖着自己的外套,眼前的景象不知何时又变成了熟悉的街道。

“睡迷糊啦?不是说好了我开车回来你睡觉的么?”妈妈笑了笑,那笑容让我感到一份莫名的欣慰。

“马上就到家了,到家再睡吧。”

“啊,啊好的,欸妈你不是穿着高跟鞋?”

“这难得倒你妈?当然是脱了鞋开呀。”

“噗。”

看着车子走进地下车库,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些,难道真的是自己太累了?

难道真的是莫名其妙的幻觉?总之,我和妈妈又回到家了,没有任何异常。

但就在即将泊入车位的时候,我的耳边响起一声含糊的话语。

“进,入。”

我掏了掏耳朵,是幻听么?

“进入,她的,身体。”

我的身体再次被冷汗浸透了,那声音听着很奇怪,好像喉咙中含着什么东西,我看了看我的左臂,我掐的地方有一块淤青,我下意识地将手伸进裤裆里,我的内裤是湿的,还很黏。

我伸出手,掌心的黏液在地下车库的白光灯下泛着黄绿色,还泛着精液的味道。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