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妇公园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作者:白领笑笑生

第一章 茹馨篇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有些不真实,或者这只是一个真实的梦,公园里一幕幕撕碎了她的幻想,这真是自己想要的吗,如馨甚至有种想逃跑的衝动。

“夫人,您后悔了!”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让她感到不安——就是这个魔鬼般的声音一步步带自己来到这里。可此时,她却发现自己此时已经无法拒绝,公园门口看更大爷意味深长的笑容让她感到阵阵不安。

这里是熟妇公园!

穿著暴露的女人和如馨擦肩而过,敞开的衣襟,若隐若现的酥乳,不少和自己一样的女人带著黑色的面具脖子上套著黑色的项圈。性感的肉体毫无保留的赤裸著,浑浊的精液顺著赤裸的大腿淌下,成熟风韵的肉体男人调教下攀上性与死亡的巅峰。

“这娘们刚才砍脑袋时真带劲!”赤裸的无头艳尸被拽著四肢抬出公园,动人的曲线让人不敢逼视,原本还算漂亮的脑袋被一个男人提在手中,两颗颤巍巍的乳房随著身体上下跳动。

见女人性感的肉体吸引了不少人注意,两人炫耀似的把这具性感的女尸举在半空中,双腿间诱人的肉穴对著闪著寒光的金属杆。不一会,公园门口的穿刺杆上,长长的尖刺从妇人尻穴开始贯穿她性感的肉体,她那两条丰腴的大腿竟是在被插上去时反射性的颤了好一会。

人们好奇的看著女人肥美的尻穴被穿刺杆充满,更有人帮忙把她手脚绑在穿刺杆上,只为摸摸她性感丰腴的肉体。

女人的脑袋被插在尖刺上瞬间,这一阵莫名的悸动席卷著如馨身体——彷彿那被穿刺在公园门口无头艳尸就是自己。不觉间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她下体喷涌而出,竟是走路的姿势也有些不自然。

“夫人,如果愿意,您也可以那样!”男人温热的气体喷在她脖颈上,充满诱惑的话语彷彿一个魔咒让她无法自拔。

“不!”她本能的挣扎著,却无法阻止胸前的纽扣被男人解开,随著而来的是两颗半露的酥乳暴露在一道道贪婪的目光中。

“既然来到这里,就应该有这种觉悟,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放我回去,我是被骗的!”她努力挣扎著,可束缚在身后的双手却让这一切在更激起男人们心中的欲望。

更让她陷入深渊的是身后男人的话:“多则三四个,多则十几个,这里每天都有像夫人你这样的女人献身,他们以为你也是呢!”

“唔!”战慄的娇躯,凌乱而诱人的脚步,如馨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押著走进公园,半遮半掩的身体和脖子上醒目的黑色项圈证明著她的身份,敏感的肉体在男人们毫不掩饰的目光下一次次攀上高峰,十几分钟却如半个世纪般漫长。

路边一个个塑化而成的香艳雕塑无声的向她诉说著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她们脸上依然保留临死时的兴奋与诱人,赤裸美艳的身体在失去生命后诱人依旧,却被那些可恶的男人摆成各种耻辱而羞人的姿势。如果自己也,如馨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可自从看到那个撅著肥美的翘臀趴在路边的无头塑化女尸后,这种想法就像按不住的苗头般一次次冒出。

“啊!”一棵摇曳生姿的柳树下,她这位成熟美艳的少妇双手扶著树干,仅能遮住大腿的短裙推到胯部,丰腴动人的美腿在男人毫无保留的衝击下颤慄著。

双手反绑的美艳的妇人挂在树上,赤裸的胴体一次次疯狂的挺直,雪白的大腿张开战慄著,绷紧的脚尖、无力挣扎著的双臂衬托下,她的本就性感的肉体越发诱人。

“上个礼拜的这个时候,她和你扶著同一棵树,就连当时的叫声也和你一样动人!”

“啊!”双臂被男人从后面握著,空虚许久的下体被坚实的男根充满,一路上积聚的欲念彷彿忽然间爆发出来在,男人衝击下一次次催发。内心深处竟是隐隐希望一直被如此淫荡的玩弄,就连在这里被处决,那种之前想像都感到恐惧的事情,现在竟是隐隐有些期待。

她从未想过一向循规蹈矩的自己居然会在这个地方被一个男人玩成这样,怕是认识自己的人都不敢相信吧,这位美艳的妇人此时就像小时候偷吃了蜜糖的小女孩,怕被抓住却又忍不住炫耀。

颤慄的双乳,生命最后的兴奋与绝望,以及那分开的双腿间如泉涌般的爱液,而对面树枝上女人最后的表演无时无刻不骚动她激动的心扉,与身后男人充满力量的衝击一起一次次把她送上巅峰。

悠扬的呻吟声在林中迴盪,隐约间,那晃动的雪白如垂柳般摇曳生姿。

妇人在最后一次疯狂的挣扎后静静的挂在树上,一股清亮的尿液从那精緻的红色高跟鞋尖浙浙沥沥的淌下。

成熟美艳的如馨被男人牵出树林,饱满的酥乳,娇美动人的容颜,雪白丰腴的大腿每一次迈动都带著无尽风情,认出这女人就是刚刚树林中呻吟的主人,不少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一片诱人的绯红爬上如馨的脸颊,身体却再次不争气的兴奋起来,让她感到无比羞耻的是,自己居然有些享受这种感觉。

灼热的目光中,她被男人牵到公园一侧的小广场。

浑身赤裸的少妇反绑著双手跪在地上,娇艳的红唇中狰狞的肉棒疯狂的进出,两颗丰硕的奶子跳动著。人们有的侧目而过,更有的目不转睛的盯著著香艳的一幕,更有人把目光落在被牵著的如馨身上,几个好事的年轻人甚至吹起了花哨的口哨。

“你想做什么!”当自己脖子上的铁链被绑在钢管上,如馨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夫人,很多像你这样的女人都喜欢这个地方!”男人凑到她耳边:“我有事到外面,这段时间只好委屈你呆在这里了,为了不让您觉得闷,我想对您的身份稍稍做些改变!”

“什么!”

“从现在开始,夫人你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奴隶,而是这里所有人的,一位随时可以被宰杀的公用熟妇!”

“不!”明白他话中的意义,却无法阻止男人打开项圈上的一个活扣,鲜艳的公用熟妇标志出现在她雪白的脖颈上。

“夫人,只有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我会回来带您走,当然,前提是您还活著!”

男人们炙热的目光让如馨一阵心慌,他们一个个似乎漫不经心的走过来,却恰恰把自己围在中间。

身体被一个男人从后面抱住,仅馀的两个纽扣被解开,胸前的骄傲被两只可恶的手握著,身体彷彿被电流击中般瞬间战慄起来。

“就要在这里和这些素不相识的男人淫乱了吗!”酥乳被陌生男人握在手中,身体几乎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人们面前,那近乎顶著自己要害的灼热让她几乎无法呼吸,没有女人的优雅与娴静,再也享受不到男人们谦卑的叫自己夫人时的矜持与高傲,或许,自己曾经的身份正是现在这些男人兴奋的原因……

可是她却真的无法拒绝,似乎,这原本就是她的宿命……

饥渴的肉体被炙热的肉棒毫无保留的刺穿,在众人眼中,这位美艳动人的夫人雪白的脖颈高高扬起,喉咙里发出销魂呻吟,两条雪白丰腴的美腿也疯狂的伸直,随著她娇媚的肉体一次次的战慄……。

“不要!啊,啊!”诱人的呻吟声更激起男人的欲望,纤细的双手几乎无法抓住铁杆,她美妙的身躯时而被狠狠的压在长杆上,伴随著男人毫无保留的充满,她迷人的肉体彷彿过电一般,雪白的奶子颤巍巍的抖动,浑圆迷人的臀部起伏间,水蜜桃般粉嫩诱人的妙处被一根黝黑的鸡巴插的汁水飞溅,少妇迷人的娇羞与风韵让还未上手的男人很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廖姐!”不远处年轻人手里的东西砰的一声落到地上,难以置信的火热目光让她几欲崩溃。久经世事的她早就读懂了这个邻家男孩心中的爱慕与幻想,女人独特的虚荣让她一直暗自欣喜,不经意间总是会忍不住撩拨这个大男孩。

她努力别过头,让人无法看到自己佈满娇羞的脸,丰腴美艳的肉体却在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下攀上了顶点,疯狂的夹著男人的肉棒颤慄起来。

“唔!”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肉体,在数不清的男人面前挺直了身体,一双美目圆睁著,就连灵魂也似乎离开了身体,丰腴的肉体本能的以最为诱人的方式摇摆著,让人羞耻的下体紧紧夹著男人肉棒喷出一股股晶莹粘稠的爱液。

这就是女人的天堂吗,男人们灼热的目光彷彿利刃般刺穿了她的肉体,让她无处遁形,却也忍不住一次次达到兴奋的顶点。

恍惚间,她彷彿看到男人抽出肉棒,在他们阵阵哄笑声中,自己仰躺在地上,两条雪白的大腿叉开,丰腴的肉体一次次挺起,一股股羞人的爱液从自己淫贱的尻穴里喷涌而出。

这,就是熟妇公园的意义吧,似乎也真的不错,廖如馨已经开始希望那个该死的家伙晚点回来了……

“夫人,我的肉棒和你老公比怎么样!”

“唔,不要!”

“不要,我就不插了!”

“唔,不要,呜呜,你的比他的,啊,啊,要……”

不觉间,优雅美丽的夫人成熟风韵的肉体已经沉浸在淫乱中无法自拔,雪白的肉体被几个男人夹在中间,呻吟著、颤慄著,饱满的肉穴与紧窄的菊门被不同的肉棒充满,雪白的身体上佈满了诱人的绯红,在男人衝击下动人心魄的扭动著,一次次攀上快乐的巅峰。

公园的气氛也在她婉转诱人的呻吟声中热烈起来。

人们的哄笑声中,她如母狗一般趴在地上,雪白丰腴的臀部之间,粉嫩诱人的桃园密处毫无保留的展露在众人面前,那水蜜桃般的美鲍微微鼓起如小嘴般呼吸著,粉红的肉缝中彷彿永不停息般向外涌著爱液。男人抓著她头发,她美丽的脑袋被迫抬起,佈满迷雾的双眼,绯红的脸颊让人禁不住有再凌辱她一番的衝动。

“骚货,让你看场好戏,待会就轮到你了!”啪的一声,男人的巴掌狠狠的落在她丰满的翘臀上,壮硕的男人又一次毫不留情的插入。

廖如馨的面前,刚刚吞吐著男人肉棒的女人双手反绑在身后,两条大腿羞耻的分开跪在草地上,她的脸上带著廖如馨心知肚明的潮红,水汪汪的下身间或喷出一股股粘稠的爱液,连带著饱满的腹部抽搐著,丰腴肉体也的一次次不由自主的挺直。

“她……”廖如馨抬头向上看去,她身后,魁梧的男人高高举起鬼头大刀。

“啊!”廖如馨惊叫声中,大刀毫不留情的落下,人群中一阵兴奋的骚动。那和如馨年纪差不多大的女人脑袋划了一个美妙的弧线滚落在地上,咕噜噜的滚了好远,那无头的尸体却依然跪在地上,摆子般颤慄著一次次疯狂的挺直,两颗雪白的奶子疯狂的摇摆,双腿间爱液如水箭般涌出。

“好!”一阵兴奋的惊叫之后,人们大声叫著好,而那具无头的艳尸却依然在地上颤抖著喷发了几十秒这才砰的一声倒在地上,两条雪白的大腿不甘的挣扎了好一会这才停了下来。

而此时,廖如馨的目光似乎定格在那女人脑袋刚刚被砍下来时的瞬间,那张带著兴奋迷茫甚至解脱的脸。

“一会把这骚货也砍了!”身后狠狠衝击的男人的话彷彿把她打入深渊。

“不,唔,你们,不能这样……”男人一次次衝击彷彿敲响了廖如馨的丧钟,就连话这位美丽的夫人也说不清楚了。

“夫人可您脖子上的标志证明您是愿意的!”

她还待在说话,性感的嘴巴却被一根迫不及待的肉棒堵上。

“夫人,您可以想像,您性感的无头艳尸像刚刚那个女人一样摆在地上,所有人都能过来观赏,您这样美的穴,这么大的奶子,这样风骚的身体,如果您愿意,我们还可以在你穴里插上一根棍子,在您的肚皮上写上骚货某某,让所有人都能看到您淫贱的肉体,这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

“呜呜!”她还待反抗,身体却忠实的攀上了另一次高峰。

“夫人,您叫什么名字!”

“廖……如……馨!”她呜咽著道,恍惚间彷彿感觉到昨日丈夫在自己耳边呢喃的温馨。

“想想,一具肚皮上写著‘骚货廖如馨’的无头艳尸戳在公园门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那会让多少人知道您的风骚淫贱,说不定您的丈夫也会看到!”

“你们不能……”她的话说到一半被一根肉棒堵了回去,男人的话让他想到刚进门那具性感的无头艳尸,性感的肉体再次不由自主的战慄起来。

刚刚失去了脑袋的无头艳尸旁,性感美艳的廖如馨疯狂的和男人们交合,丰乳肥臀,雪白的肉体变幻出各种诱人的形状,饱满坚挺的酥乳、性感不失纤细的腰肢、更让男人疯狂的是她一双圆润的美腿彷彿充满了韧性,夹的人腰都直不起来。

那性感撩人的肉体如成熟的水蜜桃般充满了甘甜的汁液,被春水充盈著的蜜壶,似乎怎么开採都不会干涸。

绵长诱人的娇吟声中,廖如馨仰躺在地上,浑圆雪白的大腿淫荡的被男人分开按在身体两边,男人抽出肉棒一股股生命精华尽数射进她颤慄著的雪白肉体上,更有人拿著不知哪里找来的拐棍拨弄著她两片湿淋淋的向外翻开的花瓣,让那向外涌著蜜汁的幽密洞穴完美的暴露在人们面前。

“砍了这骚货的脑袋吧,她已经迫不及待了!”有人大声叫道。

“夫人,众意难违?”

人们哄笑声中,廖如馨缓缓坐起,两条雪白诱人的美腿交叉著,美丽的脑袋歪到一边,动人的脸上带著浅浅的笑容,赤裸诱人的肉体,从容优雅的动作一时间让现场的男人明白她究竟是一个何等美丽动人的女人。

“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她优雅的站起来,绑在身后的双手让她娇躯止不住的踉跄,却也为她性感的身体增加几分别緻的诱惑。高跟鞋上,她性感迷人的身体摇曳著,挺翘的酥乳、圆润的翘臀,浑圆迷人的双腿无不透著成熟的魅力。

这个妖精般迷人的女人穿过人群,来到一个青涩的少年面前,踮起脚尖凑到一个少年耳边。

没人知道她说了什么,只见那少年的肉棒被她一双玉手熟练的握住套弄著,浓浓的阳精喷到她雪白的肚皮上。

“不要忘了我刚刚的话哦!”她嫣然一笑在少年脸上轻轻一啄,那一刻的风情让男人们为之疯狂。

“夫人,您今天的死亡方式很有难度哦!”

六七十公分长的木棍立在地上,一端被做成男人阳具的样子,如馨见了那东西便明白是什么意思,嗔怒的瞪了那些看自己笑话的男人一眼,风情万种的走上前,饱满迷人的尻穴对著那矗立著的木製阳物缓缓坐下。

“受不了!”却见那充盈了春水的肉穴把木质肉棒缓缓吞入,不知是那个终于忍不住掏出肉棒对准这美艳的妇人丰腴的肉体套弄起来。

“嗯,啊!”廖如馨半蹲在地上,纤细的腰肢扭动,丰满的臀部上下摇摆,充盈著蜜汁的妙处包里著木棍,疯狂的套弄中淫水顺著木棍淌下。

“这,就是自己最后的表演吧,还真很特别呢!”廖如馨仰起头轻轻的甩动著长发,绑在身后的双手让她有些不自在,却带著一些别样的刺激。

怕是在昨天,也无法想像自己今天会在这里众目睽睽下做这种羞人吧!女人其他的想法中,她竟是有些自得!

那些男人怕是爱死自己了吧,她不无兴奋的想著到,如果老公他,他看到,忽然间她似乎看到了自己穿刺在公园门口的无头艳尸。

怕是她们那个时候也像自己这样吧!男人的叫好声中,廖如馨脑袋里无数奇怪的想法彷彿没有穷尽,成熟美艳的肉体竟是不觉间被那根木棍送上了顶峰,饱满的肉穴包里著那东西战慄起来。

人们兴奋的把肉棒插进这美艳妇人性感的嘴巴里,对著她性感的肉体套弄著肉棒。

不知哪个男人从她嘴巴里抽出肉棒后,手持大刀的男人狞笑的走过来,冰冷的刀背贴著她的脸颊划过,廖如馨性感的肉体颤慄起来,却是更加疯狂的摇摆著臀部,彷彿要用性欲摆脱死亡到来的恐惧。

盘起这位性感迷人夫人一头长发,刽子手挑逗似的用大刀划过她娇嫩的肌肤后高高举起。

彷彿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廖如馨美丽的脑袋忽然间高高扬起,性感的肉体猛的挺直,两颗饱满的奶子在人们面前疯狂的颤慄起来,那肥美的尻穴更是毫无保留的里著木棍蠕动起来。

锋利的刀锋划过,这让无数男人恨不得生吞活剥的美艳妇人顿时身首异处,美丽的脑袋上带著尽是兴奋与不可思议,无头的肉体依然保持著刚刚的样子颤慄。

澎湃的爱液从无头艳尸下体喷涌而出,顺著木棍淌到地上,男人们对著这具性感的艳尸疯狂的套弄著,一股股白色精液射在她美艳动人的肉体上。

失去了脑袋,伴随著毫无意义的颤慄,廖如馨无头的性感肉体本能的扭动著,六七十厘米的木棍在爱液的润滑下一寸寸戳进她美艳的肉体,两条雪白的大腿却一次次反射性的踢蹬。

待到木棍整根没入,她丰腴动人的肉体又抖了一分多钟次彻底没了动静,这位美艳的夫人戳在那根丑陋的木棍上,两条雪白大大腿淫荡的折叠著分开,整个人彷彿一隻被穿在烤串上的青蛙。

意犹未尽的男人拿起她的脑袋放在胯下套弄起来,更有人翻倒她无比诱人的艳尸从后面打起炮。

想到刚刚这位妇人风情万种的动人摸样,男人们尽情的奸淫著这具性感的无头艳尸,直到为她奉献出最后一滴精液。

两具性感的无头艳尸被抬出公园砰的一声扔到地上,一个小时时间,她们被摆成各种姿势让路人大饱眼福。

夕阳西下,少年出神的望著门口穿刺杆上性感的无头艳尸,那丰腴动人的肉体曾经在自己梦中无数次出现过,饱满的双乳、雪白浑圆的大腿,还有那曾经然他无数次想像过的幽密此时却被一根长杆毫不留情的充满。

“小光,答应姐姐,晚上不要想著我公园门口的尸体打手枪哦!”

那动人声音彷彿依然在耳边迴盪,可她的主人却已经静静穿刺在长杆上。

“周大哥,你怎么来了!”

“有人打电话让我过来接如馨,说她在这里碰到一些麻烦……”男人话没说完,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的无头艳尸。

“骚货廖如馨!”雪白的肚皮上几个红色的大字在夕阳中缓缓放大……

第二章 美玲篇

“老公,记得早点回来吃饭!”上官美玲像往常一样把丈夫送到门口,丰腴动人的身体与美丽的容貌引来过路男人惊艳的目光。

“你也要乖乖的呆在家里哦!”丈夫轻轻拥抱著她丰满的肉体依依不捨的道。

望著丈夫的身影远去,路人那吃人似的目光下,这个美艳的少妇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泛起一阵诱人的绯红,引的不少人色与神授,似乎注意到一道道诧异的目光,她狠狠的跺了跺脚,飞似的逃回家中。

在她心中有一个连丈夫也不知道的秘密,出于对那个人的约定,她今天即将经历一场无比香艳刺激的游戏,而游戏的终点便是即将被更名为熟妇公园的中央主题公园。在这场游戏中,自己珍藏已久的身体将带给这座城市所有男人一场完美的视觉盛宴,最终在熟妇公园化为永恒。

浑圆雪白的奶子,诱人的乳峰,充满少妇风韵的肉体饱满而诱人,肉感不失纤细的腰肢,雪白圆润的大腿,再配上双腿之间迷人起伏的沟壑,这具让丈夫百看不厌的肉体正处在女人黄金年龄,也是最需要慰籍安抚的年龄。仔细清洗每一寸肌肤,揉捏著自己雪白的乳房,上官美玲禁不住想到自己即将面临的无比羞人却让人兴奋的命运,这些都是体贴的丈夫所不能给自己的。

只需要一次,自己就会在那里成为一个永恒,丈夫他会不会喜欢自己淫贱美艳的样子,他会找到一个新的夫人吧,他会怎样把自己广场中央成熟美艳的肉体介绍给自己的孩子呢,想到这里,她内心的负疚感略微减轻,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真想知道他再次见到我时吃惊的样子呢。

蹬著黑色的高跟鞋,披著及膝盖女式风衣出了门,行走间两条雪白的大腿几乎完全暴露在路人眼中,冷风灌进衣内,真空感觉让这美艳的少妇不觉间升起一丝欲望,彷彿自己此时的秘密已经被每一个路人看穿,此时,确实街上有人向她投来诧异的目光。

“上官美玲?”一路上少妇心中充满了忐忑与兴奋,等到此行目的地,她的下体早已泥泞不堪。

“啊!”忽如其来的刺激让上官美心一阵激灵,彷彿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毫不留情的看穿,神情一窒竟是哆哆嗦嗦的喷出一股爱液。

“是你!”转过头,上官美心这才放下心,这人名叫阿吉,熟妇公园的发起者之一,一直以来,都是他和自己联繫,想起前几次疯狂的露出调教,上官美心下体禁不住流出一股股水来。

“今天,我们玩点更刺激的!”

“不!”阿吉坏坏的笑容让女人一阵莫名的心慌:“你应该问从哪里开始,我的答案是:从这里!”

“可这里是闹市!”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现在开始,这一切对你已经不重要了,你觉得一个即将在熟妇公园成为一个永久标志的女人应该在乎在闹市区把衣襟打开吗,来吧,这是一次神奇之旅,你会喜欢的!”

阿吉充满魔力的话征服了她,确实,这对现在的她来说确实不算什么。

一粒粒解开风衣的纽扣,彷彿打开一个让人兴奋的魔盒,兴奋与羞惭交织著,她似乎已经感觉到似乎有人注意到自己的举动。

当衣襟敞开,两颗浑圆的乳房暴露在路人眼中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席卷了她的肉体,似乎要把她击倒在地。

每一步都如此漫长,风衣内,性感的肉体颤慄著,汹涌的激流喷涌而出顺著她雪白的大腿流淌而下!诧异、兴奋、慌乱的扭过头装作没有看到,那一刻彷彿时间被定格,千奇百怪的目光下,上官美玲觉得自己的肉体彷彿被承受不住那让人无法抗拒的刺激。

浑圆的酥乳跳动著,那吸引了无数人目光的雪白双腿之间,饱满的阴阜之下,纵然已经尽力忍耐,她鲜嫩粉红的蜜壶依然不由自主的敞开,一股股透明的爱液从那粉红的肉洞里淌出,让不少男人目不转睛!

原来暴露的滋味竟是如此刺激而美妙,上官美玲忽然觉得似乎自己这二十几年都白活了!

晶莹的爱液顺著雪白的大腿淌下,赤裸的肉体在路人目光的洗礼下颤慄,一个如此美丽性感的女人在大街上暴露自己所有的秘密,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一件事情,不一会,本就繁忙的街道变的越发熙攘起来,当她穿过人流一步步朝前,人们自觉的让出一条道路。

这条道路是如此漫长,可上官美心却希望一直这样走下去!

步行街青铜塑像旁,美少妇风衣被身后男人扯开,赤裸的肉体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人们目光下,雪白的肉体晃花人们的双眼,两颗饱满坚挺的玉兔随著她剧烈起伏的胸部跳动著,分开分双腿间诱人的蜜穴淫荡的敞开,泪泪的向外淌著蜜汁。

“熟妇公园二号!”一个醒目的牌子挂在女人脖子上,在她两颗雪白的奶子之间摇摆著。

“啧啧,原来是熟妇公园二号!”

“这女人比昨天益民路那个还要骚!”

“这下真有眼福了!”

“不好意思,你们说的熟妇公园是什么?”

人们欣赏著这淫荡美妙的景象议论纷纷,而此时在这座城市的写字楼里也在讨论著同样的话题。

“你们几个说的熟妇公园是怎么回事?”三十出头的男人脸上带著一丝寒意的,这几个家伙一大早就在这里窃窃私语,还有没有把自己这个部门总监放在眼里。“王总!”激灵一点的小刘立刻一脸献媚:“这么大的事情您居然不知道,您真是男人中的楷模,不过男人嘛,有些事情不知道也会遗憾的!”

“就是就是,王总,您不要老是一心扑在工作上!”太过紧张对身体不好。

“说吧!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们的德行!”王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年轻人就应该这样。

“王总,熟妇公园就是之前的中央公园,为丰富市民生活,创造旅游效益,市政府聘请了专业策划团队,准备将中央公园包装成以性感迷人熟妇为主题的公园!”

“是不是有什么吸引人眼球的事情!”

“王总英明!”小刘马屁拍的槓槓的:“熟妇公园是男人的乐园,不久的将来,每天都会有美艳少妇在那里接受露出调教后被公开宰杀,美艳的肉体放在公园供游客观赏奸淫,如果运气好还能干上一炮。”

“不止如此!从昨天开始,三天时间,每天都有一位性感迷人的少妇接受专业调教师调教,从最繁华的市区开始裸露身体,一路乘坐交通工具到达目的地熟妇公园接受宰杀!她们美艳的尸体将会被作为标志永远塑立在熟妇公园!”

“昨天是一个叫雪慕华的女老师,这位年轻漂亮的小雪老师穿著一件透明雨衣出现在益民路一时间引起轰动。被当众勒死之后,她的脑袋被砍了下来,美艳的尸体穿刺在熟妇公园中央!她被处决的视频昨天中午就已经被发佈到网上!”

“好了我知道了。”王总点了点头道:“大家安心工作,周末公司组织活动到熟妇公园野营!对了,那段视频发到我邮箱!”

“王总万岁!”几个家伙兴奋的道。

“刚刚一个朋友发来短信,说第二位熟妇已经出现在新民路,身材和样貌都很正点哦!”

新民路,王刚默念道,老婆不是说今天会到那里买点东西!回到办公室,思前想后,他终于下定决心打一个电话。

敞开衣襟的少妇面前,人们纷纷拿出手机相机,闪光灯似乎刺激了女人的情欲,她双腿颤慄著下体喷出一股水来。一个大胆的路人走上前,手指试探性的插进她泥泞的肉穴,那女人登时身体一挺,一股腥臊的尿液喷涌而出。

忽然间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顺著声音望去,竟然是那女人风衣的口袋。

“我!”上官美玲饱满的胸脯起伏著,敞开的下体依然春水盈盈,那里敢接这个电话,令她魂飞魄散的却是,阿吉从她口袋中拿起手机,打开免提,丈夫熟悉的声音响起。

电话等了好久才被接起,王刚想到妻子正在逛街也不以为意:“美玲,买了什么东西了!”

“啊,老公!”上官美玲一时羞愤交加,此时的她那里买了东西从来到这里一直沉浸在亢奋当中:“还在逛呢,挑了几件都不合适!”

“你那边有没有什么奇特的事情!”王刚试探的问道。

“没有啊!”上官美玲话到一半忽然想起自己此时不就是最奇特的事,说不定……

“你怎么问这个!”上官美玲说到这里忽然紧咬牙关,却是有一双大手攀上她骄傲的乳峰,她忍著即将脱口的呻吟道:“老公你好坏!”

这赤裸著身体的少妇真的就在这里和老公通起了电话,人群里顿时有人哄笑起来,却在此时她身前的男人身体一挺大肉棒直挺挺戳进女人穴里。“啊!”

“老婆,怎么了!”

“不,不小心踩到别人!”上官美玲一条雪白的大腿被男人抬起,丰腴的肉体随著男人的衝击颤抖,那白花花的屁股泛起一阵诱人的臀波!他老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老婆现在正一边接电话一边被人肏吧,不少人邪恶的想到。

“老公……,这边很乱,挤的我喘不过气来!唔……”

“怎么会这样!”

“有个不要脸的女人光著身子在大街上走,好多人跟著看,我被挤的喘不过气来了!现在她正正站在街中央被一个男人肏,啊……”上官美玲忽然间用手掩住听筒,雪白的肉体猛的挺直战慄起来,被举在半空中的美腿上下摆动,紧接著,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只见那男人的身体有节律的耸动著。

“老公,我休息下,一会拍张那骚女人的照片发给你……”老公你知不知道,刚刚和你通话的时候,我在大街上被一个从不认识的男人射到里面了!刚刚经理过高潮的上官美玲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慵懒的说完这些挂断电话,那人也像拔罗卜般从她身体抽出肉棒,顿时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从她敞开的肉穴里淌出。

美玲她今天有些不对劲,但究竟怎么不对劲,王刚却也不明所以,索性开始工作。不一会,他便收到几张照片——趴在墙上,风衣下摆被高高撩起,女人浑圆的臀部高翘著,两条雪白圆润的大腿淫荡的分开,更让人血脉喷张的是她一隻手居然撑开自己两片粉嫩的花瓣,向外淌著淫水的肉穴毫无保留的暴露在镜头面前。

接下来的几张照片,这女人趴在地上,被一个男人从后面插入!虽然可以看出这个女人确实身材很棒,就连阴茎插入女人阴道的整个过程都很清楚,可惜的是照片上却看不到她的容貌。

“老公,这个女人风骚不!”

“嗯!”看到妻子发来的短信,王刚不敢多回一个字!

“这骚货中午要在中央公园处决,你高不高兴!”

“高兴!”

“那记得要下载视频看哦!”

“夫人,您真是棒极了!”身上仅剩的风衣被撕掉,上官美玲像母狗一般撅著屁股,甚至在事实上,她已经把自己当作一个母狗,大肉棒深入摩擦著肉壁深处花心,一次次把她推向快乐的顶峰。

夫人、骚货、母狗,一个个似乎毫不相干的词汇加之在她身上。女人最私密的部分暴露在所有人面前,羞耻与兴奋混杂著衝击著她的身体与心灵,就连一个个侮辱性的词汇此时也能让她感到兴奋,让她毫无阻碍的攀上顶峰。

二十年传统道德,女人惯性的羞耻感与暴露与放荡的快感交织的在一起,让她陷入羞耻与欲望的漩涡无法自拔……

“继昨天的处决后,今天我们要在这里处决另一个美艳绝伦的少妇”,主持人身旁的半空中,披著透明风衣的性感的无头艳尸穿刺在黝黑的长杆上,雪白的肚皮上印著“熟妇一号”一行大字饱满的阴户被黝黑的长杆充满,雪白丰腴的肉体如生前一般迷人,两条浑圆的双腿无力的张开,微风吹过那蹬著红色高跟鞋的美足摇曳著。

一个同样黝黑的长杆矗立在她旁边,那显然是为今天的熟妇准备的。

诱人的呻吟声传来,身披薄纱睡袍的雪白的肉体趴在地上,上身紧紧的贴著地面,两颗大奶子被压的扁平,横跨在她身体上的男人黝黑的肉棒直上直下插进她饱满迷人的肉穴,捣蒜汁般肏著,穴肉翻出,淫水飞溅,果真淫荡异常。

电脑前的王刚只觉一阵口干舌燥,这女人也太骚了!

“看来我们今天的主角离处决还有一段时间,下面就让我为大家介绍一下她今天精彩的表现吧,比起熟妇一号她的表现一点也不差哦!”

“下面,大家现在看到的张图片是熟妇二号在大街上一边被男人肏一边和自己老公通话的情景!”电脑前的王刚瞬间愣住了,视频中,穿著女式风衣的女人衣襟敞开,性感的肉体被男人身前抱著,一条雪白的大腿举在半空中,她的拿著手提电话确实是和人通话的样子,而女人的样子不是自己妻子美玲又是那个。

难道,这就是自己觉得她声音怪怪的原因。

妻子竟然是小刘口中的“熟妇二号”,虽然很爱她,王刚感觉无比荒谬竟然在内心深处不嫩自已的有一丝兴奋。不,怎么会这样,这个视频时录製后上传的,此时美玲成为熟妇公园里另外一具性感的艳尸了,想起妻子上午的短信,他不由的痴了。

美玲,你今天的样子还真淫荡啊!

伴著充满激情的音乐,妻子一张张暴露性感的照片循环播放著。

敞开衣襟走在大街上、穿著半透明的衬衣下体一丝不挂、披著透明的丝质睡衣,她跪在地上含著男人的肉棒,趴在墙上被人从后面搞,从她购物的闹市到熟妇公园,这是一次淫荡的旅途,数不清的男人品嚐了她性感淫荡的肉体。王刚丝毫不敢想像,妻子居然可以这样。

她真的喜欢这样的玩弄和处决吗?

身披薄纱的妻子下体塞著黝黑的跳蛋,在摄影机面前摆出各种淫荡的姿势。

绑在转轮上、骑上为熟妇特别准备的旋转木马上、坐上带著假阳具的跷跷板,固定在健身架上撅著屁股让游客一边锻炼一边肏,她一样样的试用著熟妇公园各种新奇的设施。

十几分钟的回放,王刚却感觉似乎过了半个世纪。画面中被按在地上狠肏的女人已然坐起,脸上带著迷人的绯红,薄如蝉翼的睡袍里,一对丰硕的奶子不安分的跳动著,她不是自己的妻子美玲又是哪个,一个赤裸著上身的大汗手握鬼头刀,为了让处决的过程更加精彩,一管红色的烈性春药注入她雪白的肉体。

“夫人,您现在的样子真是太性感了!”主持人笑著道:“马上就要被处决,您现在害怕吗!”

“怕!”妻子双腿分开跪在地上,一隻手却不由自主的抚摸著自己饱满的下体,望著那被穿刺起来的艳痴痴的道:“我也可以像她那样吗!”

“当然!”主持人解开她睡袍的腰带,让她搓揉阴部的情景完美的呈现在观众面前,只见那芊芊玉手拂过诱人的阴核,一股股粘稠的蜜汁从她敞开的肉穴里止不住的涌出,不一会便在她胯下积了个小小的水洼。

“夫人,您不介意让刽子手最后享受一次您的嘴巴吧!”

“唔!”妻子脸上带著动人的媚态那样子自然是千肯万肯,大肉棒塞进她嘴巴里,几十下毫不怜惜的送妻子,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妻子喉咙深处,或许是被她的淫荡所感染刽子手从她嘴巴里脱出的大肉棒依然跳动著喷了不少精液在妻子脸上这才作罢。

而此时,跪在地上的妻子一脸迷离的望著穿刺杆上的女尸,一隻手疯狂的在自己下体搓揉。

“啊……”丰腴的肉体猛的挺起,妻子两隻手指撑开自己充溢著淫水的肉穴,让爱液狂涌的美景完美的呈现在观众面前。

“夫人,您的表演真是棒极了!”刽子手话音未落,半空中落下鬼头刀卡嚓一声砍掉妻子美丽的脑袋,她披著丝质睡袍的肉体却依然保持著刚刚跪立的姿势,雪白丰腴的肉体在一次次涌起的高潮中绷紧、战慄、喷发,就连撑开自己肉穴的手也忠实的执行著自己使命。

人们纷纷用相机记录下这淫荡而激动人心的一刻,直到这位美丽的夫人性感的艳尸在最后一次战慄后轰然倒地,性感的肉体在地上一次次挺起,雪白的肚皮抽动著,浑圆的双腿间喷出一股股粘稠的爱液。

这种性感而刺激的表演持续了好久,工作人员用红色颜料在她肚皮上写上“熟妇公园二号”几个大字,性感的无头艳尸被两个彪形大汉架到半空,依然向外冒著淫水的肉穴对准黝黑的金属杆对准她依然抽搐著向外冒著淫汁的肉穴噗的一声戳进去。

彷彿忽然间受到了刺激,这具性感的无头艳尸再一次有了反应,两条本软绵绵垂著的大腿直挺挺的抖动著,随著,穿刺杆一寸寸深入,她两条手臂盲目的挥舞起来,两隻浑圆的奶子也在丰腴的肉体一次次挺直的同时在半空中跳动……

各位观众,熟妇公园第二具标志性艳尸安放完毕,上官夫人的表现让我们大开眼界,在这里请大家向她勇敢的牺牲精神直径,王刚看到主持人从地上捡起妻子的脑袋插在她无头艳尸前的尖刺上,那动人的容颜上至死还带著淫荡而幸福的笑容。

男人们套弄著自己的肉棒向这位勇于牺牲的夫人致敬,一股股白色的精液射在她性感的肉体和动人的娇颜上,被塑化在熟妇公园中央的上官美玲不久的将来每天都会迎来无数次这样的致敬……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