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母亲的洞房之夜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人们常说,男人贪色,女人贪财,这一句“名言”早已在社会上广为流传,尤其是在大城市里,金钱物质至上的原则总是放在人们的口中,无论是介绍朋友还是最终结婚,家庭条件都是最重要的因素。

可是,比这更可怕的便是离婚,因为不但大人之间的感情告终,而孩子心灵上的打击更为让人感到惋惜。

我就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中长大。

在我13岁的时候,爸爸由于贪色,凭借自己的高级经理位置,和他部门里的一位女职员结婚了,扔下我和我妈妈。

而我的妈妈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虽说已经是34岁的人,可是看上去却像29岁,平时如果是上班的话,喜欢将后面的头发盘起,穿着米色的西装,下穿米色中裙,肉色丝袜配上一双高跟鞋,身上涂着名牌香水,再加上拥有尤如林志玲的娃娃音,所以在公司里很混得开。

不知大家有没有这种体会,一般漂亮的女孩或少妇,在公司里是绝对不会下岗的,而结果,要么就是嫁给有钱男人,要么就是婚外情。

时间过得真快,父母离婚后我一直跟随我妈妈过日子,或许工作比较忙吧,我妈妈对我的管理很少。

一周妈妈总有三天会很晚回来,而且每次回家我总感觉她非常疲倦。平时洗澡只需要20分钟,但晚回来的几天却足足要洗40分钟。

直到有一天,妈妈突然对我说,她要结婚了,更让我气愤的是,她也不问我感受,一周之后便去办理结婚证书了。

大约二周之后的一天,妈妈便把那男人带来了,进门一看,吓我一跳,要不是妈妈介绍,我还以为他是妈妈的远方亲戚呢。

那男人有60岁左右,但身体却看上去非常的强壮,后来据妈妈介绍他以前曾经练过柔道,手臂上刻有“死人骨头”的头像和狼的头像,脖子上带着很粗的项链,皮肤黑黑的,据说由于他父亲曾在地方做大官,所以他现在也在某名牌公司做董事。

凑巧的是我的一个小舅也在这家公司,他曾经劝过妈妈别嫁给他,因为在年轻时,他就因为强奸过女孩而被审讯过,但由于其父亲的权力而最终不甚了了,而且他结婚三次,也离婚了三次,但妈妈最终还是因为他的年薪和地位而嫁给了他。

“快叫爸爸呀!”妈妈对年仅13岁的我施加压力。

可是由于我天生的反叛外加对这男人的不满,所以也不予理睬。当时我生气的骂了一句,“滚开,别再来我家。”

但另我出乎意料的是,那男人竟然抓起我就对我一顿暴打,而我妈妈也只是在旁边观看。

约过了一个月,妈妈和王明(也就是那老头)在陆家嘴王朝酒店办了酒席,从那一天起,我和我妈妈就搬进了他位于上海近郊的别墅。

那天的酒席来了很多人,其中也包括那老头青年时期的小混混,个个身上有纹身。

酒席过后,便去闹洞房了。而我妈妈的亲戚都快回家了,留下的便是那帮小混混,我做为妈妈的儿子,也跟着来到洞房,而那一天,可以说是我长大的标志吧。

“哥,讨了那么漂亮的妞,真是服了你啊,你平时怎么对付弟的啊!呵呵,哥,今天我们要你做什么就得做什么啊!”小胡子边拿着酒瓶边在那边吆喝着。

“先来段深吻吧!哥,坚持不了5分钟我就不认你哥了!”里面带着眼镜比较文静的一个男人说道。

“好!哈哈……”王明嘴中吐着口气,那臭气连远在3米之外的我也闻得清清楚楚。

我也不知道妈妈是怎么坚持住的。只见王明很熟练的把妈妈揽过来,两手摸着无袖旗袍上的手,舌头不停地往妈妈嘴里伸,而我妈妈也被动的接受着王明的口气和口水。

二分钟后,便把我妈妈按在床上,又是一段深吻。

我看见妈妈旗袍叉口也露出很多,那些小混混们更是看的直流口水,幻想着如果是他们该多好,而妈妈穿旗袍所展示出的丰满胸部,更是那些男人注意的对象,或许他们心中早有看到双乳的打算吧。

五分钟过后,我妈妈突然轻声对王明说:“我儿子在旁边就来,今天能不能客气一点!”

“这怎么可以,一生只有这么一次,今天不闹洞房,什么时候再闹,难道太太想离婚啊,再说你儿子也不小了,像我这个年龄,早在农村开了几个苞了。”

平头男子煽动地大叫着,而周围的同伴也呼应着。“不搞到老大射精,今天没得完。大家说对不对啊?”

“对对!!!耶耶!!!”一群狼发出嘘声。

“下一个节目叫口戴避孕套,就是太太你要用嘴把避孕套戴到这根香蕉上。

必须在5分钟内,否则就要把你的旗袍脱掉噢。““好节目,晖哥,亏你想得出,当人家小姐啊。”

此时的妈妈也无能为力,用手撕开避孕套,放在嘴里,可是我妈妈是良家,怎么可能有这本事将避孕套戴在香蕉上呢,妈妈奋力地试着一次又一次,可结果却是毫无办法。

“太太,还有一分钟噢,否则就是脱衣服喽。”

“我想她也没有这个本事,放弃算了,让我们看看你的咪咪吧。老大,你没有意见吧。小弟平时一直听你使唤,今天也难得做一会主人,你可不要为难我们噢。”

“今天就听你们的!不过,平时做事一定要卖力!”王明的口气明显露出只有黑社会老大才有的那种霸气。

“时间到!哈哈,太太,对不起了。”

只见三个男人将妈妈的手脚抱住,一个在动手脱。而妈妈,却在大叫:“你们玩大了,这样真的不可以的,求你们放了我吧!”

“你老公也没有叫,你叫什么!”平头男迅速地把妈妈旗袍拉链脱掉,妈妈的白色乳罩早已露出。

“太太,挺丰满的嘛,吃什么补品的啊,还是以前被男人摸得多了,要么就是你前夫老是和你乳交啊。”

很快,妈妈的粉色内裤也不保,被眼镜男迅速脱下,并下流地在鼻子上闻了闻。

“嘿,你们闻闻,还有奶香味呢,老大,你福气好啊,我可要拿它当收藏品噢。”眼镜男像得到宝贝似的将他藏进自己袜子的口袋里。

而此时的妈妈早已流出眼泪,被扒光衣服和裤子的她无助地看着外面。

我心想,没有人可以救你,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可是不知怎么的,我的阴茎也硬了很多,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妈妈的裸体:丰满的乳房,上面有两颗深红的乳头。

更让我惊奇的是,虽然妈妈已是34岁,但乳房依旧是笔挺的,即使脱掉乳罩,也丝毫不见下垂的迹象,皮肤白白嫩嫩,也就来没有小肚楠。

再看下体,阴毛的确比较多,阴道口并得很紧,并不是黑色,有点粉红,或许保养得好吧,据我看色情杂志的经验,这绝对称得上是美穴。两条大腿也呈白玉,白的有些地方连青茎也看得出。

“第三个节目,便是精卵结合。”平头男拿着手上的小纸条大呼着。

“老大,今天可要看你的了,你有三个女儿,可就是没有一个儿子啊,今天娶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娘们,你可要生一个噢,否则你就没有接班人了,别让那个小子把你的财产全部抢走噢。”眼镜男指着我说道。

“哥,我来帮你脱裤子,别不好意思,你的阴茎可是我们当中最粗的了。”

小胡子边说边去帮王明脱裤子。

“我自己来,脱个裤子你帮个屁忙啊。”

“阿明,你别答应他们啊,我们之间的私事,这是不外露的啊。”妈妈哀求着。

“闭嘴,我平时对他们说,我虽年过60,但能不吃药坚持30分钟,他们都不信,今天我做给他们看,你只要配合我就行,叫你什么姿势就什么姿势。”

王明带有一种别人无法辩驳的口气说道。

“我们真的还要一个吗,像今天这样说怀孕就怀孕的啊。”妈妈温柔地解释着。

“太太,没有想到你今天是危险期,真是太好了,老大,老天给你机会噢,千万别错过噢。”

“你们这边有没有润滑油啊。”王明向平头说道。

“老大,今天我只带了专门给避孕套润滑的油,不知可行不可行?”

“拿来!”王明拿起油,在手上倒了一点,随后便粗暴用手指插入妈妈的阴道里。

初次看到王明的阴茎真是让我感到惊奇,那种只有欧美人所有的尺寸却在这个东方人的身上显示出来,黑黑的龟头让人一看便知早已玩过很多女人,那两颗大大的睾丸就是公牛的睾丸,似乎里面早已积累了很多精液。

没有前戏,只是涂了些润滑油,王明便将那阴茎狠狠地插入阴道,而妈妈也轻轻的“哼”了一起。男上式的姿势用了不到一分钟,王明便将妈妈高高举起,靠在墙上,手臂的力量十足,抬着妈妈足足运动了2分钟。

“老大,你可真够行啊!不愧练过柔道。这娘们也真够骚的。”

妈妈一直在哼哼地叫着,脸上逐渐显出快乐的表情。34岁的女人正好是在性欲高峰,别看上班时候很文静的,到了晚上,个个是骚货。

王明或许有些累了,他躺在床上,让妈妈坐在他的阴茎上,那勃起的阴茎足有20cm长,看来可以插入妈妈很深的地方。

“老大,谈谈感觉呀,是不是碰到子宫了啊,可不是光做啊。”平头男早已脱掉裤子,戴着一个避孕套手淫着。

我感觉奇怪,手淫为什么戴个避孕套,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个大阴谋。而其余的一些小混混也在手淫着,这情景仿佛只有在日本a片中才有。

“很爽啊,小娃(我妈妈的小名)啊,你的子宫似乎在吸着我噢,我的感觉就像是早已深入你的子宫噢,怎么,你不爽啊,叫啊你,插入子宫等于将你带入天堂,以前你的男人肯定不会给你这种感觉吧,你的卵子似乎在我阴茎旁边游荡噢。”说着,王明起身,和我妈妈面对着面,不停地接吻着。而我妈妈却还在不停地“哼”着。

又过了五分钟,王明便采用了背入式。从那个角度看,我第一次感觉妈妈的屁股是那么的圆,并不是很大的那种,但绝对称得上是丰满,而阴道口中,我却看到了明显的淫水。

“你们看,那个小子的下面也硬了不少啊!”

由于是夏天,我穿的短裤明显遮不住我那勃起的阴茎,这种刺激的场面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所以只感觉自己的龟头也分泌出滑滑的液体。

那眼镜男迅速跑到我这里,强行脱掉我的短裤,露出我还没有发育完全的阴茎,用力剥开我的包皮。

“快给我一个避孕套!”眼镜男招呼着平头男。眼镜男拿起避孕套,帮我戴上。

“来,叔帮你!”眼镜男说着,便帮我手淫起来,刚开始我有些痛,但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很舒服,由于没有什么经验,我很快便在避孕套里射出我的童子精,我记得很清楚,足足射了6股。

眼镜男将我的精液保存起来,笑着对旁人说:“等会让太太尝尝你儿子的精液吧,这个童子精可是很宝贵的噢。”

而妈妈此时正被王明不停地进攻着。逐渐妈妈体力有些不支,便趴在床上,两腿并得很拢,真不知道是因为太爽还是因为太累。

而王明却似乎精力还是那么的旺盛,30分钟早已过去,而王明除了流了一少汗水之外,仍在边不停地骂着黄色话,一边做着活塞运动。

“真是爽啊,虽然平时在小酒店里和你插过,但从没有像今天那么刺激,你的宝贝儿子也在旁边,叫啊,叫啊。”王明一边拍打着我妈妈的屁股,一边加速抽插着。

“你也不是看中我钱嘛,你刚结婚的几年里,我追你,你却不理我,年轻人嘛,只知道找帅哥,现在想通了,钱重要嘛。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当初怀孕的时候我真想强奸你,把你的孩子打掉。你知道你老公怎么会离开你吗?最近几年我一直在找他麻烦,光请他吃生活就有了好几次,呵呵,他也运气好,找个有钱女人。现在你完全属于我的了。你现在的子宫也只属于我,我要让你的子宫里面真正怀上强壮的种,不像你儿子那么柔弱,你不听我话我就让你的儿子去喂狼。”

或许是王明讲的话太刺激了,那几个手淫的男人早已射出精液,他们取下戴在他们上面的避孕套,将精液集中在一个容器中,而我的精液他们则放入一个调羹里。

“来,太太,尝尝你儿子的精液。”

“不要,不要。”妈妈呜呜地叫着。

而平头男拿起我母亲的脸,强行张开她的嘴,将我的精液放入她口中,再一按喉咙,便见精液已吞下。

“好吃不?很灵吧,以后说不定就没有机会吃喽,因为,老大哪天不高兴会将你儿子睾丸给割了噢。”

而此时的王明却似乎进入最后冲刺期,嘴里不停地大叫着,一次次将阴茎深深地插入子宫,而妈妈似乎也经过不住这一次次的冲击,终于摆脱淑女的姿态,也浪叫起来:“啊……啊…嗯……嗯……再深一点。”

而王明不愧是做爱高手,在我妈妈即将进入高潮时刻,将一中指插入我妈妈的肛门,且不停地搅动着。

从未经过过此种刺激,妈妈再也控制不住了,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抓住王明的手,似乎要尽全力摆脱,而这点力气哪比得上王明,王明越挺越深。

“放开,不然就灌你肠。”王明奋力进行最后一拼,终于,他怒吼一声,将精液狠狠地排入妈妈的体内,一股又一股,两只大大的睾丸不停地抖动着,共有八股,或许王明很久没有做爱了。

高潮过后的男女躺在床上,而妈妈的游戏还没有玩,只见平头男将混合精液拿在手中,突然将妈妈抱起,放在沙发上,旁边的同伴帮助他固定,然后将杯子放在我妈妈的口中。

或许刚刚实在太累了,妈妈也来不及挣扎,便听话地将精液喝掉,而一边的王明却在偷笑着。

今天洞房的游戏终于告一段落了,可是等待我的又会是什么呢,是被虐待,是被抛弃,还是像几个小混混说的那样,被净身呢?

夏日的雨水打落在我脸上,润湿我的面颊,同时又和我的泪水混合在一起。

钱在这个社会真的那么重要吗?

难道亲情在金钱的面前真的是那样的不堪一击。

我来到了这个错误的世界,错误的人生,错误的选择。

【全文完】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