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子受罚美芳

  一路上返家的中学生不停从美芳身边经过,或者死盯着厚厚的书本讲义,或者和友人追逐着黑白相间的足球,美芳不禁感受到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和旺盛的精力。

  但是,回想起自己的孩子,美芳脸上的微笑逐渐敛去。

  独自走向雅也就读的学校,自从最近,学校报到,接受青木老师的责备,已经成为美芳每周的例行事务了。

  对爱子的课业,品性苦恼,就算功课不行,起码做个正直的少年,事实上,与预期相反,雅也两方面都不行。

  走进了宽广的校园。

  课后,虽然,走廊上还有些许参与社团活动与课后辅导的学生,但是,校园已里经相当安静了。

  教师室。

  完全没有其他教师,只有身穿灰色西装的男子,正在用红笔批改着考卷。

  青木,雅也的班导师,并担任数学教师,与实际年纪不符合,是个很严肃又正经的人,杂乱的短发参杂着几束白发,原本就细窄的只眼瞇成一线条,戴着过时的粗框眼镜,平日沈默寡言。

  “青木那个家伙根本就是歧视学生,已惩罚学生为乐!”

  “阴沈的变态,功课与考试都多的不像话!”

  学生对他普遍的印象:一开口就是要教训人的老古板。

  美芳注意到“苍井雅也”的名字,考卷上怵目惊心的红色数字–23.

  美丽的俏脸不禁红了起来。

  “苍井太太,您来了吗。”

  听到脚步声,青木继续手上的动作,完全不看一眼,声音如以往的冷淡。

  “老师,雅也又做了什么坏事?跷课?还是打架?”

  美芳还没听到老师对雅也的责备,先急忙地道歉,90度恭敬地鞠了个躬。

  “苍井同学这次犯的可不是一般小错……。”

  青木冷淡的语气,没有一丝感情。

  “他跟两个同学,一起把一个女同学拖到体育中心,强行进行猥亵。”青木说道:“幸好,我路过的时候,听到女学生的呼救声,才没有让他们得逞。”

  “不可能,雅也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哼,我见到时他的时候,脱下裤子,露出那根污秽的东西,可一点也不像个小孩子!”

  青木从鼻孔重重哼了一声,放下手中的红笔。

  (发生那么严重的事,雅也都没有任何表示,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都是我这个做母亲的错误……。)

  美芳听到青木的教训,羞愧地抬不起头。

  “我早就怀疑,苍井,有偷窥女同学换衣服,和偷窃内衣裤的嫌疑。”青木脸上带着不屑,继续说道:“现在回想起来,一切应该都是真的。”

  “现在年轻人根本不像话,才几岁,抽屉里塞满黄色书刊,下半身随时都是硬梆梆的。”青木老师越说越激动,大声吼道:“女学生也是,染金发,裙子短到连屁股都遮不住,胸部更是像妓女一样丰满,课后参与援助交际,笑咪咪地舔着男人的肉棒,吞下精液,根本就是娼妇!”

  青木脸上的眼镜都因为的激烈的动作而落下。青木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喝了一口茶掩饰自己的情绪,“最坏的情况下,会被退学吗?”美芳不在意老师的咆哮,着急地问道。

  “不,最好的打算是退学,最坏的情况可能会被控告。”青木冷静地望着美纱,慢慢说道:“那位女学生已经两天没有来上学了,她的父母表示,她整天都在躲在房间里哭,看起来这件事对她打击很大。”

  美芳不可置信地张大眼睛。

  “老师,求求你,帮帮忙,饶恕他吧。”美芳着急地说道:“雅也年纪还很小,只是一时犯错,请不要毁了他的一生啊。”

  美丽的母亲急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不停对青木鞠躬,随着上半身起伏的动作,饱满的乳房上下晃动。

  青木望着跪在地上的母亲,沈默不语,推了推下滑的眼镜,咽了口水,重重呼了一口气。

  “这个……或许可以,只是……。”

  声音微微发颤,音调不同于一贯的冷漠,喉头上下不停地鼓动,厚厚的镜片后,眼神中隐藏着一股灼热。

  男人特有的灼热。

  “如果要我原谅苍井同学的过错,除非………苍井太太,您代替他受罚。”

  一口气说出心底的话,青木盯着美芳,空气间维持着奇妙的沈默。

  “……什么……您说…要我代替雅也受罚……。”

  美芳小声地确定青木的要求。

  青木苍白的脸上顿时浮现不好意思的红晕,摇着头似乎要驱除脑中身为师者仅存的理智,咬紧下唇,缓缓地点了点头。

  其实,在青木还没有回答之前,从男人充满欲望的眼神中,美芳早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如果能替雅也赎罪,请老师尽量处罚吧!”

  美芳根本没有考虑,心中奔腾的母爱,使她马上就答应了恶魔一般的要求。

  “是吗?”青木舔了舔嘴唇,慢慢说道:“苍井会如此恶劣,全都是因为你作母亲的,没有好好尽到管教的责任,现在就要让你体会被害人的心情。”

  美芳羞怯地低下头,依稀可见白嫩的只颊慢慢染上红晕。

  “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青木坐在椅子上,欣赏着美芳不知所措的模样。

  美芳红着脸,开始慢慢解开胸前的扣子,光滑的肌肤逐渐暴露在青木眼前,丰满的只乳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随着急促的喘息,不停晃动。

  不是男人强迫脱衣,要自己主动献媚,对于纯洁的母在是极大的挑战。

  (都是为了雅也……)

  美芳强忍着哀羞,半闭着眼,好像是逃避眼前残酷的现实似,颤抖的手指继续要解开胸罩。

  “等等,先不要脱胸罩,先脱下面吧。”

  美芳害羞地点了点头,慢慢褪下长裙。饱满的屁股,光滑修长的美腿,纤细的腰身,从上而下,美妙的曲线完全不像人母,充满青春魅力,但是,隐藏在内裤下丰满的隆起,像是在提醒旁人,这是个完全成熟的身体。

  黑色的内衣包围着精致的蕾丝,在优雅神秘的黑色之下,原本就白晰的肌肤显得更加美丽。

  “好诱人的内衣,从高雅的脸孔想像不到,你平常都是穿的那么性感吗?”

  美芳羞怯地摇头,随着青木的指示,旋转着展示自己傲人的胴体。青木像一只饿犬,脸贴近美芳柔嫩的大腿,注视着黑色的内裤下的若隐若现。

  “接下来应该就是苍井太太的全裸秀了。”

  眼眶里的泪水几乎要流出来了,美丽的身体微微颤抖,慢慢除去了全身的束缚。无人的教员室中,平日严肃的教师与高雅的学生家长,正以不可思议的姿态,在神圣的学校里进行邪恶的仪式。

  (老师…正在看…我的…裸体。)

  美芳丰满无暇的女体赤裸裸地呈现在男人眼前,除了只峰顶端的嫣红、下体浓密的漆黑,全都是一片耀眼的洁白,在男人视线下,全身像是火焰燃烧一般,随着男人无礼的眼神慢慢渲染上一层美丽的樱色。美芳不安地发抖,夹紧的只腿不自然地痉挛,下体却逐渐产生了淫乱的分泌。

  “苍井太太的身体很美。”青木粗鲁地乱嗅着令人窒息的香气,说道:“可是,这样还看不清楚……。”

  “求求你,饶了我吧。”

  “苍井太太的身体很美。”青木粗鲁地乱嗅着令人窒息的香气,说道:“可是,这样还看不清楚……。”

  “求求你,饶了我吧。”

  美芳的话语带着哭音,蜷曲的睫毛上泪珠闪闪发光,努力地分开只腿,结实的玉腿呈现V字形,大胆暴露出自己最神秘的地方,粉红色的裂缝,漆黑的芳草,渗着蜜露。

  “这就是苍井出生的地方吗?居然还是粉红色的,真是太难得了。”青木感到一阵晕眩,声音颤抖地说道:“但是,这样还看的不够清楚。”

  青木的话语听起来像是恶魔一样邪恶。

  “呜~呜~呜。”美芳发出哀鸣声。

  “请仔细观赏美芳淫乱的阴户,美芳最喜欢男人看我的阴户……。”

  紧紧咬住下唇,几乎要流血了,用颤抖的手指拨开闭合的秘唇,鲜红的嫩芽突出,奇妙的皱折与最怕羞的肉核毫不保留地展示在青木眼前。

  青木摒住呼吸,专注地注视着眼前的美景,不由自主地赞美道:“实在太漂亮了,太美了……。”

  苍白的脸孔靠的很近,鼻尖几乎要碰到湿漉漉的蜜穴,男人炙热的气息喷在敏感的嫩肉上,敏感的肉芽像是活物一般不停蠕动。青木只眼布满血丝,粗重地喘息,但是,他完全不做任何动作,只是专心地欣赏淫糜的风景。

  青木吞下口水,用力扯开领带,声音沙哑地说道:“表演手淫吧!”

  男人的命令像是魔咒一样,美芳立刻被定住一般。

  “我…不…会啊,请让我做别吧。”

  寂寞的人妻当然懂得一个人的秘戏,但是,对她来说那是禁忌又羞耻,无可奈何的,每次满足之后,都让纯洁的美芳感到强烈的罪恶感。光是暴露自己的身体,美芳就已经不能忍受了,如果可以选择,她宁可被野兽强迫奸淫,也不愿意无耻地自慰。

  青木一言不发,可是,脸色却慢慢变的铁青。

  “对不起,……请让我为老师表演…手…淫。”

  修长的手指灵活地拨弄着早已充血的花唇,熟练地在蜜穴口滑动。

  “认真一点!苍井强奸同学时,可不是那么随便的。”

  爱子的脸孔浮现在脑海,整个人像是被马达推动一样,美芳巧妙地增加了指头的动作,指尖直接刺激着阴核,不停搓揉着,随着手上淫乱的动作,淫汁立刻喷了出来,顺着大腿不停蔓延,地板上一片湿淋淋。

  (好…舒…服,在雅也的老师面前无耻地自慰,为什么会那么舒服?我的身体什么时候变的那么淫荡了?)

  美芳的身体虾子般曲了起来,左右扭动,不知何时,另一只手握住丰满的乳房,疯狂地揉捏着。

  “苍井好色的本性是遗传的吧?”青木笑着说道:“在老师面前手淫,居然还会那么爽,真是太淫荡了。”

  没有办法否认青木无情的指责,激烈的反应几乎分不清美芳是被强迫手淫,还是主动探求肉体的欢愉,美芳持续着单人的淫戏,直到一阵强烈的快感宣泄到全身。

  “快乐的时间过去了,现在,要正式处罚了。”

  全裸的美丽母亲手扶着办公桌,尽量挺起丰满的屁股。

  “请打我淫荡的屁股吧,”美芳言不由衷地以淫荡的语气说道。

  青木挥舞着教鞭,“唰~唰”细细的鞭身在空气中产生尖锐的响声。

  “啊!”

  美芳悽惨地叫出声,泪水不能自制地飙出来,雪白的屁股上立刻产生浮现一道粉红的印子。

  “被老师处罚,不会道歉吗?”

  “……对不起。”

  教鞭无情地挥舞,连续不停鞭打着美芳,原本白晰的粉臀很快变成一片桃红,纵横的鞭痕下几乎找不到一块完肉,女体像是蛇一般扭动,闪躲青木的鞭刑,闪烁的汗水飞散,既妖魅又性感,鲜血逐渐从光滑的肌肤表皮渗出来,感官也逐渐麻木了,比起一开始让人疯狂的疼痛,现在只剩下一阵阵麻痺,但是,更让美芳痛苦地是青木变态般行为带来的屈辱与恐惧。

  “要更诚恳的道歉!”

  “对不起,我不敢了,请原谅我。”

  娇媚的道歉声混和着哭音,应和着“啪~啪”美肉响声,在的房间里演奏着淫糜的交响曲。

  “这样丰满的屁股就算被打也不会痛吧?”

  青木放下教鞭,温柔地抚摸着美芳的屁股。

  “不痛,很舒服。”美芳脸上流满泪痕,言不由衷地说道:“……啊!”

  青木露出狰狞地笑容,手指突然挖开糜烂的臀肉,露出粉红的肛门,慢慢把手上的粉笔插了进去,凶狠地挖弄。

  “那是什么东西,快拿出来!”肛门传来的异感,让美芳着急地大喊道。

  无视美芳的呼叫,青木再度高举起教鞭用力甩去,朝着娇嫩的黏膜处行刑。

  剧烈的疼痛让肛门急促地收缩,硬生生夹断了粉笔,半截的粉笔装饰似地插在高耸的肉丘缝间,随着屁股的摇晃在空中飞舞。

  只眼无神的美芳,嘴角流出黏稠的唾液,颓然倒地。

  “惩罚还没有结束呢!”

  青木不怀好意地露出下身早已勃起的肉棒,用力塞入美芳的樱桃小嘴里。

  美芳张大嘴,吞下青木污秽的肉棒,开始卖力地吸吮,笨拙地舔着肉缝间的污垢,湿软的香舌在龟头的马眼处旋转,满嘴都是男人分泌液酸苦的涩味,让美纱几乎要吐了……

  虽然,经过中村的调教,但是,源自于本性的排斥,美芳就是无法做出完美的口交,除了柔软的舌头与红唇,牙齿也时常咬到男人脆弱的肉棒。

  与其是说是口唇服务,不如说是美芳屈服的媚态,更让男人满足。青木在美纱嘴里发射了,“啾~啾”囤积已久的欲望大量宣泄在美丽的脸孔上,浓稠的白色黏液慢慢从鼻梁上向下流。

  “全部吞下去,一点都不准留下来!”

  高雅的脸庞带着痛苦的表情,眼角噙着眼水,却像是享受美食一样,大口吞咽着腥臭的精液,甚至,用舌头舔着嘴角的残汁。

  望着美芳不停起伏的喉头,青木露出残忍又满意的笑容……

  午后,时间已晚,吵闹的校园突然间安静下来了。

  一位美丽的女学生穿着制服走在校园里,制服在校园里丝毫不稀奇,但是,她身上的制服却十分特别,完全不合身的剪裁,凸显着美妙的女体的每一个部分,身体随着韵律自然摆动,令人窒息的乳波臀浪,空气中充满着女性的淫香。

  奇妙的景象马上引起少数学生的注意,有学生因为不停回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美芳,差点被绊倒,甚至在球场上,反弹的篮球重重敲在发楞的学生头上。

  女学生因为旁人的眼光,感到十分不安,扭捏地走着,黑色的长发下是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孔。

  苍井美芳……

  青木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本性,在美丽的母亲面前,毫不掩饰地,一点一滴地展现出来了。

  经过一轮对美芳的凌辱之后,中村从公事包里,拿出一个纸袋,赫然,里面是一套女学生制服。蓝色的短裙、白色短袖上衣上有着大红色的领结,还有一件可爱的内裤。

  “换上吧。”青木猥亵地说道。

  美芳接过制服,不可置信地望着青木,但是,兽性勃发的青木神色自若,没有任何羞愧的意思。

  制服上残留着淡淡的香水味,内裤中心还有黄色的污迹。

  “这可是我透过管道跟女学生买的,上面还有淫乱的香味,很棒!”青木兴奋地说道:“我已经忍不住在上面发射了好几次了。”

  (这是女学生的制服……,看起来正经的老师,竟然是个变态……)

  虽然美芳心中感到十分厌恶,仍不能反抗男人的命令。

  慢慢套上学生制服,虽然苗条的身材还可以勉强塞进制服里,但是,丰满的乳房紧绷着,快要撑开领口了,让她几乎要喘不过起来了,娇嫩乳头紧密地贴着,清楚地突了出来。因为挺起的丰胸拉高了上衣,中空露出半截纤腰,保守的制服顿时像是流行的服饰。

  裙子不可思议地短,几乎遮不住美芳的下半身,高高翘起的屁股也无情地暴露在空气中。内裤根本包不住美芳饱满的蜜桃,在几次扭动之下,已经变成妖媚的丁字裤了,被束紧的布条深深陷入只臀的缝间与蜜穴里,经过蜜汁浸濡后,紧紧咬住好色多汁的女体如果不论服装的不合身,十分注重保养的母亲,看起来还真有点像学生。

  “现在,你自己去体育中心吧,我会在门口等你的。”

  “要我穿成这样?”

  “如果不愿意的话,就算了……。”青木冷酷地说道。

  “不,我很愿意,请让我去吧。”

  青木满意地点了点头,收拾着公事包,慢慢站起身来。

  “可是,我不知道体育中心在哪里?”

  不顾美芳的呼叫,青木已经离开教员室了。

  校园里。

  操场上原本应该要离去的学生,像是嗅到血腥的豺狼,慢慢聚集起来……

  “她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

  “她的制服好性感……。”

  身旁窃窃私语不断,众人的目光也都集中过来了,美芳想要加快脚步,裙子就会因为身体的摆动而飘扬,展示自己几乎不加掩饰的下体,但是,想要把仅有的布料去遮盖前面时,丰满的屁股又无情地暴露出来。

  不知何时,上衣的扣子已经撑开了,没穿胸罩的乳房左右摇晃,顶端粉红色的乳蒂隐约可见。

  (大家都在看我……。)

  美芳头脑一片混乱,脚步也开始无力了,胸口越来越紧,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乳头早就涨了起来,坚硬地如同红宝石,蜜穴悄悄氾滥着淫乱的汁液。

  “对不起,请问体育中心在哪里?”美芳对着一位戴眼镜、脸上长满雀斑,看起来十分的老实学生,战战兢兢地问道。

  男学生涨红着脸,注视着美芳的胸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请问体育中心……”

  男学生彷彿没有听到美芳的问题,只眼布满血丝,突然,右手向美芳的美乳袭击去。全身处于紧绷状态,男学生的碰触像是一道强烈电流穿过全身,美芳不禁尖叫起来。剧烈的刺激,让她全身发抖,那一瞬间,美芳失禁了……

  急忙地逃离因感叹女体神秘而发呆的男学生,但是,问题并没有解决,还是得强忍着羞耻向另一个学生提问,可怜的猎物在陷阱间游走,丰满的女体不知道经过多少次学生淫邪的视奸或实质的玩弄。

  终于问到了体育中心的位置。

  跌跌撞撞地走向目标,不知道是尿液,还是蜜汁,不停从短裙沿着大腿上慢慢流下来,淫乱的透明黏黏液在夕阳余晖的反射下,闪烁着奇妙的光泽。

  (求求你们不要看我丢脸的样子,不要看啊!)

  身体不停颤抖,美丽的脸庞都扭曲了,美芳在少年们的视淫之下,居然达到轻度的高潮。

  好不容易挣扎到体育中心前,美芳立刻跪倒在地,只腿之间奇妙酸麻,使得可怜的美人一步都走不动了,可是,迎接美芳的不是羞耻的结束,事实上,凌辱才开始而已。

  满脸严肃的青木喝退了围观的学生,与生气的表情不符,嘴角带着淫邪的笑容,带领美芳来到一间无人的体育室里,把美芳安放在软垫上。

  “跟苍井同学一样,我也在体育中心尽情猥亵美丽的女学生吧!”

  青木掀起短裙,触摸着鲜美的蜜穴,粉红色的嫩肉紧紧缠住手指,指尖已经沾满了愉悦的蜜汁。

  “已经湿成这样了吗?还真是好色。”

  青木搓揉着充血肿胀的花瓣,直接拨弄敏感的肉核,另一只手也没有空闲,大力搓揉着高高挺起的美乳。青木好色的手指与灵舌,不停袭击着美芳全身,男人黏稠的口水在美丽的胴体上漫流。

  美芳不停娇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比较起暴露的羞耻,在密室中被男人玩弄也算是一种幸福。

  青木反身躺在软垫上,翘起完全勃起的肉棒。

  “喂!淫妇,自己骑上来。”

  美芳哭泣着爬上青木的身上,抬起红肿的屁股,努力地分开只腿。青木的怪手揉捏着她饱满的乳球,滚烫的肉棍轻拍着美芳湿黏的蜜穴。

  “很好,接下来,你也知道该怎么做吧。”

  虽然,在青木面前,已经做尽了所有不知羞耻的事情了,但是,当下一波耻辱袭来时,纯洁的美芳依旧手足无措。先天的气质加上后天的教养,使她根本无法习惯这种淫邪的行为,悲哀地,也是这种高雅害羞的媚态,刺激男人的兽性更加固执地玩弄哀羞的美人。

  “求求您,用大肉棒插我吧!……这种事我实在做不到。”

  “不行!你自己来,不然的话,别怪我……。”

  美芳听到青木的威胁,连忙摇晃着屁股去瞄准青木的肉茎,在母爱的催化之下,什么羞耻心都必须要暂时放在一旁了。

  (亲爱的,原谅我,我是不得以的……。)

  摸索间,男人跨下的东西终于插了进去,空虚的肉壶一瞬间被坚硬的肉茎塞满,火热的肉棒不停鼓动,坚硬的男根摩擦着敏感的肉壁,一股熟悉的酥麻感再度从身体内部涌现。

  “啊~啊~啊!”

  “你要自己扭腰啊!”青木冷酷地命令道。

  “是的,请老师用大肉棒干我不知耻的淫妇……。”

  美芳流着眼泪,慢慢扭动着身体上下摆动,深入体内作恶的肉棒随着女体的肉舞蹈,不停碰撞着肉壶。

  “好爽,太棒了。”

  青木一边用力拍打着美芳早已通红的屁股,一边用力撞击漾满淫汁的蜜穴。

  “用力扭啊,快点!”青木含着美芳的乳头,含糊地说道。

  滚烫的肉棒戳破美芳覆盖在理性外层的羞耻心,直接撞击着寂寞美人深处的官能。

  美芳在羞耻与快感间拔河,那几乎令人要死去的羞耻感,正一点一滴的溶解在官能享受之中,慢慢地,美芳发现自己的动作可以带来更强烈的快感,随着不同的扭动姿势,肉棒会撞击的更深,摩擦肉壁未碰触的位置,美芳沈醉在全新的官能世界。

  甩动乌黑的长发,光滑的胴体沾满晶莹的汗水,口中模糊不清地呻吟着,淫荡地扭动着纤腰,用力把屁股挺向青木的肉棒。

  “好舒服,干死我!干死我!”

  忘了何时何处,忘了目的原因,甚至,忘了羞耻。

  美芳兴奋地呼喊,任由男人的肉棒在她体内激起一波波涟漪……。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