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失身陶岚

  陶岚本来有个很幸福的家,丈夫英俊潇洒,对自己体贴入微,结婚一年多来,夫妻恩爱如初。然而,不幸降临得竟那么突然,半年前的一次事故,使丈夫失去了做男人的“本钱”,也使他们的家庭陷入绝境。陶岚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她发誓即使丈夫永远不能恢复,自己也决不会背叛他,舍他而去。

  陶岚是市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容貌秀美,身材出众,再加上众所周知的家庭不幸,惹得不少男同事想入非非,常常说些“风话”挑逗她。陶岚性情温和,每次遇到这种事,总是微微一笑,既不生气也不上钩,依然守身如玉。

  她的矜持和贤淑,更让色狼们心里痒痒,其中和她一起值夜班的曹达、马斌尤其难熬。曹达三十五岁,已婚,体健如牛;马斌二十三岁,未婚,是个小麻脸,又丑又脏。两人每天看着水蜜桃般的陶岚却搞不到手,真是心急如焚。

  有道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一天终于让他们等到了。

  这天,应该陶岚、刘晓慧、曹达、马斌四人值夜班。刘晓慧家中突然有事请了假,只剩下他们三人,曹达、马斌高兴得手舞足蹈,而陶岚浑然不知危险临近。

  安顿好病人,他们疲惫地回到休息室。医院外四科夜班休息室只有一大间,中间用两米高的木板隔开,一边是过道,另一边三间小屋:女的在最里面,有门;男的在中间,没有门,只用布帘遮开;最外面是个简易的卫生间。

  “陶医生,”曹达说,“今天小慧不在,不如你和我们一起睡吧。”

  “别胡说!”陶岚笑着说,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玩笑。

  “是啊,姐姐。”马斌说,“一个人不害怕吗?”

  “去你的,”陶岚说,“你这小鬼怎么也学得胡说八道。”

  “我哪里小啊?”马斌说,“嘻嘻,好大呢。”

  陶岚板起脸,“再胡说我要生气了。”说完走入里屋。

  曹达和马斌哈哈大笑,他们知道陶岚脾气最好,不会真生气。看着她一扭一扭的背影,两人的眼睛里放出光彩。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曹达和马斌一点睡意也没有,他们谈兴正浓。

  “小马,有女朋友了吗?”曹达问。

  “有啊,”马斌说,“可正点了。奶子好大呀。”

  “你摸过了?”

  “当然,我怎么会放过她呢。”

  “她愿意吗?”

  “开始的时候不愿意,后来就啊啊啊得叫个不停。”

  “她怎么叫的?”

  “啊……啊……啊”马斌大声模仿着,他们知道,这些话都传到陶岚的耳朵里了。

  果然,陶岚抗议了,“别闹了,还不睡觉!”

  曹达装作没听见,又问:“你们发生过关系没有?”

  “有啊。”马斌兴奋地说,“第一次就在陶岚姐姐睡的床上。”

  “啊!”曹达一声惊呼,“在这里?”

  “是啊,那天我一个人值下午班,我女友来找我,我看没什么事,就把她拉到里面那间屋。我抱住她亲吻,她说不要不要,我说没关系,不会有人进来的,就把她按到床上。”

  陶岚动了动身子,“原来他们在我床上……”

  只听马斌继续说:“我一边吻她一边摸她奶子,她很快就软了下去,我却越来越硬了。”

  陶岚知道他说的“硬”是什么意思,脸上泛起红晕。

  “我趁机脱了她的上衣,狂吻她的胸部。她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了,我把手伸进她的裤子,你猜怎么着?”

  陶岚知道会怎么样,这种感觉她也有过。

  曹达似乎不知道,“怎么着?”

  “她早就湿了。我立即扒下她的裤子和内裤,她就赤条条地躺在床上了。我扑上去,抗起她的大腿干了起来。她的阴道很窄,紧紧裹着我的大肉棒,我舒服极了,快速抽插起来。滋滋滋……滋滋滋……”

  陶岚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一股热流从胸口滑向小腹。她坐起来,她想去小便。

  曹达知道陶岚快忍不住了,他听到陶岚起身的声音。然后,是陶岚的脚步声。“她要去小便。”曹达和马斌也爬起来,溜到隔板前。为了偷看两个女人,他们在隔板上挖了几个小孔。

  陶岚果然拉开厕所的灯,还插上门。撩起白大褂,褪下内裤,粉白的臀部露了出来。她蹲下去,却尿不出。曹达知道她快夹不住了,女人夹不住就想小便。

  陶岚只尿出几滴,响声却很大,羞得她满脸通红,赶忙收拾干净,跑回里屋。

  隔壁的两个男人还在聊着,不过,说话的换成曹达。

  “我和我老婆以前可恩爱了,刚结婚那会儿天天干那事。我老婆是律师,学问大呀,平时道貌岸然,但晚上就喜欢跪在床上撅起屁股,我站在床下从后面插的那种姿势。这种姿势可以一插到底,顶到花心,所以女人都喜欢。而男人可以看到鸡巴出入小穴的情景,越看越直,越看越硬。”

  这也是陶岚喜欢的一种姿势,她一直感觉很美,现在从曹达嘴里说出来却是那么淫荡。

  “我老婆性欲强啊,有时我都应付不了,所以,我一直担心她红杏出墙。小马,小马。”

  马斌似乎困了,曹达却还很精神。陶岚希望他们早点睡下,但内心深处又希望继续听听下面的故事。

  “果然,有一次被我抓住了。”

  “原来他妻子有了外遇。”陶岚突然觉的曹达也挺可怜。

  “那天我下班早,开门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屋里有动静。我悄悄拔出钥匙,绕到后面爬墙进去。我从窗户往里一看,只见两个人脱得光溜溜的正干那事呢。男的不认识,女的正是我老婆。男的屁股前前后后的运动着,我老婆跪在床上给他干得唧唧响。我可以想像她那小穴的淫水还真多。那男的鸡巴有二尺长,又粗又大,抽插时发出滋滋声。”

  “有那么长吗?”陶岚想。

  “男的一边干一边问‘是不是比你老公干得舒服?’我老婆说‘让别的男人干太舒服了。’”

  “哦……”陶岚情不自禁地低呼了一声。她感到浑身发热,于是干脆脱了白大褂,只穿内衣内裤,盖上一件毛巾被。她摸了摸下体,居然已经湿了,一股尿意又袭来。

  她爬起来,裹着毛巾被,开开门又跑了出去。

  曹达听见陶岚起身的声音,知道她又要尿尿,连忙爬起来,一头钻进陶岚的小屋。

  陶岚一躺下就感到不对,一股男人的气息迎面扑来,她伸出右手去拉床头的灯,手立即被抓住。

  “谁?”陶岚明知故问,心怦怦直跳。

  “别出声!”曹达说,“小马在外面。”

  “你干什么?”陶岚低声问,“快出去,我喊人了!”左手从枕头下摸出一把大剪刀。

  “别别,千万别喊,让小马听见不好。”曹达没想到她有武器,赶忙央求道:“我就是想看看你,没别的意思。”说完,身子往床里移了移。

  “你别乱来啊,”陶岚稍稍松了口气,但左手仍紧握着剪刀,右手挣脱曹达,紧了紧毛巾被,盖住裸露的娇躯,向床边移了移,双眼紧紧盯着曹达。

  曹达见她没叫喊,心里十分欢喜,说:“我一直很喜欢你,脑子里每天都是你的影子。”

  “唉……”陶岚叹了口气,“我们都是结婚的人了,你又何必。你快回去吧,我们这样子成何体统。”

  “我坐一会儿,一会儿就过去,你也挺不容易的,我不会欺负你。”

  “嗯……你知道就好。”陶岚一阵心乱如麻,自己居然和别的男人躺在一张床上。

  “我老婆……你也知道了,我和你也是同命相连。”曹达幽幽地说。

  “我比你命苦……”陶岚一阵伤感。

  “我比你命苦。”曹达说,“我刚才还没说完呢。”

  “那后来怎么样了?”陶岚很想知道以后的故事。

  “那男的是个修管道的,挺健壮的,办那事也挺有经验,把我老婆弄得挺舒服。”

  “又说这些下流话。”陶岚说,但并未阻止,她很想听听结局。

  曹达见她没反对,心中暗喜,藉着月光,他偷偷看着陶岚,她虽然裹着毛巾被,但胸部还是露出一部分白皙光滑的肌肤。她的长发搭在胸前,更显出万分妩媚。毛巾被裹不住她婀娜的身躯,一节小腿露出来,像白藕一般。

  曹达继续说:“我打开窗户冲进去揍了那小子一顿。他吓跑了。我老婆交待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一次,我不在家,那个修理工来修管道。我老婆刚洗完澡,还穿着睡衣,指挥他干着干那,身子都被他看到了。他忍不住扑上去,把我老婆按到床上,伸手撩起她的睡衣,她里面什么也没穿,光溜溜的。那小子上下摸索,我老婆就软了,下面湿乎乎的。那小子脱了裤子就从后面插进去……”

  “哦……”陶岚一声惊呼。

  “你知道,从后面干,女人最舒服,我老婆挣扎了几下就配合起他来。以后,他就经常来。我问我老婆,他哪里好,老婆说,他下边大。我气坏了,其实我下面也不小。”

  陶岚偷偷瞄了一眼,这才注意到,曹达光着膀子,只穿着短裤。当她看到短裤中央隆起的部分,心里一阵慌乱。

  这一切都逃不过曹达的眼睛,他故意打了个喷嚏,说,“冷冷,我得过去了。”

  陶岚一阵失望,脱口而出:“再等会儿,后来呢?”

  曹达说:“太冷呢。”随手掀起毛巾被的一角盖在身上。

  陶岚一惊,手中的剪刀掉到地上,又不敢翻身去捡,一时不知所措。

  曹达继续说:“后来我老婆跟那小子跑了。”

  “啊!”陶岚没想到会这样,一个女律师竟然会和一个修理工私奔。

  “唉,我命苦啊!”曹达说着,身子向陶岚靠了靠,两人肌肤有了接触。“你说我长得丑吗?”

  陶岚扭头看了看,曹达浓眉大眼,居然相当俊朗。

  曹达突然说:“我能亲亲你吗?就一下,亲完我就过去。”

  陶岚没说话,正在考虑怎么办的时候,曹达的嘴唇已经亲上自己的脸颊。这是多么熟悉的感觉啊。曹大的舌头撬开陶岚的双唇,允吸着她。陶岚仿佛回到了新婚之夜,正在接受丈夫甜蜜的吻。丈夫的一只手臂搂着自己的脖子,另一只手脱去自己的胸罩,爱抚自己的乳头……

  “呜……不行,不行!”陶岚赶忙道,“把你的手拿出来!我……我不能失去贞节。”

  曹达心中好笑,“我们已经这样了,让我再亲亲你,我就过去。”

  曹达的双唇再次压了上来。陶岚仿佛又回到梦中,她感觉到一双手又摸到自己的胸部,然后,这只手又从胸部滑向小腹,越过肚脐,摸到女人的神秘三角区……

  “啊!”陶岚一声惊呼,从幻想中清醒过来,她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全身赤裸,正被曹达抱着轻薄,他的手刚刚摸到自己的阴毛。

  “你别这样,求求你,我们不可以……”她挣扎着,守卫着女人的最后一道防线。她的手伸下去,没有抓到曹大的手,却抓到他的“命根子”

  曹达也脱得光溜溜的了,他的阳具像驴一样,让陶岚震惊,也让她放弃最后一丝羞涩。

  “老公,对不起,对不起。”她默默祈祷着,“我该怎么办?”

  “你别这样,求求你,我们不可以……”她挣扎着,守卫着女人的最后一道防线。她的手伸下去,没有抓到曹大的手,却抓到他的“命根子”

  曹达也脱得光溜溜的了,他的阳具像驴一样,让陶岚震惊,也让她放弃最后一丝羞涩。

  “老公,对不起,对不起。”她默默祈祷着,“我该怎么办?”

  陶岚的阴户早已经流成河,曹达的“船”轻松地钻了进去,披波斩浪,畅通无阻。

  “老公,我被插入了,我背叛了你。”陶岚暗道……

  曹达在陶岚的身体里进进出出,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这种滋味了,他的动作既温柔又充满挑逗,他要让这个矜持的女人彻底成为自己的俘虏。

  马斌醒了,也许他根本就没睡着,他暗暗佩服曹达的本事,轻松地把一个忠贞不二的女人领上了床。他偷偷推开里屋的门,月光下,

  铁塔般的曹达站在床下,和跪在床上的雪白的陶岚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们在后边干呢!”马斌立即心潮澎湃。

  “舒不舒服?”曹达问。

  “嗯……”陶岚迷迷糊糊地说。

  “说清楚。”

  “我……舒服。”

  “喜不喜欢我插你?”

  “呜……喜欢。”陶岚完全沉醉在性交的快乐中。

  “说,喜欢我插你。”曹达继续玩弄她。

  “我……”陶岚犹豫着。

  “不说,我就走了。”

  “我……我喜欢,喜欢……你插我。”

  “我用什么插你?”

  “你……你用棍子。”

  曹达心中暗笑,“我哪里有棍子啊?”

  “你,你下面有……”陶岚完全被征服。

  “棍子是什么做的?”

  “是……是肉棍子。”

  “肉棍子插你哪里?”

  “我……我的下面。”陶岚不会说淫荡的话。

  “什么地方?”

  “我……我的……”

  “快说!”

  “我的……小穴。”

  曹达已经坚持不住了,他已经泄了一次,他没想到这个羞涩的女人一旦爆发竟然如此不可收拾。他看见了马斌,招了招手。马斌心领神会,立即脱光衣服,挺着阳具走了过去。

  此时的陶岚已经进入忘我的境界,嘴里发出低低的呻吟,浑然不知身在何处。她只感觉到一根肉棒在自己体内冲撞的快乐。阴户突然空虚了,她正要回头,大肉棒又插了进来,这次更猛烈,更粗大。一双手也袭上自己的胸部,捏着自己的乳头,半年多的寂寞,今天一起解决了。曹达,这个自己曾经讨厌的人,今夜却给了自己最大的满足。

  曹达没有走,站在马斌身后,说:“我插得好不好?”

  陶岚感到极度舒服,“好,太好了!”

  “愿不愿意我经常插你?”

  “愿意!”陶岚没有犹豫。

  “说,愿意让我经常操你。”

  “我……我愿意你经常操……我。”

  “是操你的小屄。”

  “是,是的。”

  “刚才舒服,还是现在舒服?”

  “哦……现在。”

  马斌得意地向曹达一笑。曹达也笑了,悄悄溜了出去。

  两个人终于精疲力尽地倒在床。

  “我做了什么?”陶岚渐渐清醒,“我为什么不知羞耻?”她痛苦的想。

  陶岚看了一眼身边趴着的男人,这一看非同小可,“马斌!!!”陶岚魂飞天外。

  “当然是我了,姐姐。”马斌满足地笑道:“姐姐真是人间尤物,令我回味无穷啊。我真佩服曹大哥的妙计,否则,小弟一辈子也得不到姐姐啊。”

  “啊……你?你说什么?”陶岚一时有些恍惚。

  “曹大哥的老婆根本没跟别人跑,我也没有女朋友,只是想得到姐姐一次。于是,曹大哥定下妙计,叫做‘一夜风流’。今后,你就是我的了。哈哈”说完,又扑上来……

  陶岚没有反抗,她终于明白,今夜不仅失身,而且……是和两个男人,真实欲哭无泪。然而,更可怕的是,今后该如何摆脱呢?

  果然,第二天,刘晓慧又请假没来,晚上,两个男人直接进入陶岚的房间,抱住她就脱衣服。陶岚不敢叫喊,只得拚死反抗。两个男人一左一右抓住她的双臂,轻松脱光她的衣服,摁在床上就强奸。

  陶岚不再反抗,她知道反抗也没用,只得听天由命……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当前网址是临时的,将在三天内停用,请牢记永久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