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度假被几恶霸用各种姿势

  包玉婷今年21岁,在一所大学读大三,她165厘米的身高,窈窕迷人的身材再配以娇好纯情的面容,使她成为了学校里当之无愧的校花,可包玉婷性格比较内向、文静,无数追求她的男生都知难而退。

  今年难熬的暑假又来了,包玉婷的父母说带她回老家去过暑假。包玉婷的老家在一个很偏僻、穷困的小山村,包玉婷已经十几年没有回去过了,可那里风景秀美、山峦叠翠,倒是一个避暑的好地方。在城市里生长生活的女孩,对农村的生活倒是非常的好奇,因此包玉婷立刻答应了。

  当包玉婷和她父母坐了十几个钟头的长途客车,又走了好长一段路之后,终于到了包玉婷爷爷家所在的村子。这个村子离小镇都很远,刚通上水电不久,是个典型的赤贫村,几乎所有的房子都还是破旧的土砖房,只有一栋二层的楼房鹤立鸡群,听包玉婷爸爸解释那是村长的家。

  听说来了个城里姑娘,不少人都特地跑到包玉婷爷爷家来看新鲜。一看之下个个都目瞪口呆,和他们每天见的乡里妹子不同,包玉婷身材性感丰满,上面穿了件无袖白色紧身衣,因为天气热所以这件衣服很薄,包玉婷高耸的两只乳房把这件又薄又小的衣服撑的鼓鼓的,那个无肩带的文胸都隐约可见,下面只有一条蓝色的超短牛仔裤,将她浑圆的臀部包裹的紧紧的,仔细看都能看到她里面穿的三角裤的痕迹,两条玉柱般的大腿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出迷人的光。

  包玉婷自然能感觉到从这些人眼里射出的淫邪的光,可包玉婷也早就习惯了这种眼神,反而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身材更加骄傲了。包玉婷的父母却突然接到电话,说有急事要他们马上回去,他们只有把包玉婷交给她爷爷照顾,连夜赶了回去。

  包玉婷坐了一天的车,早就累了,天气又热,她虽然穿的很少,可连内衣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包玉婷的爷爷60多了,人看起来倒很硬朗,热情的招呼包玉婷:“闺女!——天热!——快去洗个澡吧!——好好休息!——”

  包玉婷从背包里拿出换洗的胸罩和三角裤,走进了浴室。说是浴室,也没有淋浴,只有把一个装了温水的盆子,放在墙上的架子上,用手淋着洗了。“这个浴室听说还是爷爷自己用木板盖的,当然不是很严缝,可有风吹进来,挺凉快的!”包玉婷暗暗的想。

  包玉婷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胸罩的扣子,又脱掉了内裤。把温水浇到自己身上,温热的水从她饱满的双峰流下,流经她平滑的小腹,双腿间迷人的小森林,直到她那双修长的大腿上。包玉婷在自己的乳房上涂抹上香皂,轻轻的揉挤起来——突然包玉婷觉得木板房外好像有声音,忙喝问:“谁?”可等她慌忙穿好衣服出来,却一个人都没看见。

  正在这时,爷爷村的村支书,一个快40的中年男人,村民都叫他黄狼,意思是说他是条色狼。黄狼笑眯眯的对包玉婷说村长想见见她,包玉婷也没提防他,就连忙跟他去了。

  村长的家就是这个像座碉堡的小洋楼,说它像碉堡因为它只有一个大铁门,连个窗户都没有,里面就算发地震,外面都不知道。

  包玉婷刚一进门,这座铁门就在她身后紧紧关上了!屋里倒是很亮,一张大床,几张桌椅,陈设很简单。桌子旁坐了3个男人,看年纪有2个30多,另一个50多,看长相个个都又丑又恶,只有身边这个村支书慈眉善目一点,包玉婷偷偷的想。

  这时那个年纪最大的老头站了起来,对包玉婷说:“你就是那个城里来的姑娘?我叫王霸,是这个村的村长,他们几个都是我的手下。”包玉婷连忙也甜甜的笑着说:“王村长您好!我叫包玉婷,您找我来有什事?”说着坐到王霸身边的椅子上,王霸笑着说:“也没啥事!只是你爷爷修房子找我借了5000块钱,一直都没还给我,所以找你来商量商量。”包玉婷笑了:“我还在上大学,那里有哪多钱还给您呀?”王霸说:“没钱也好商量!还有一个办法,不知你愿不愿意?”包玉婷连忙问:“什办法呀?”王霸淫笑着:“只要你肯脱光衣服让老子操一次,就什事都没有了!哈哈!”

  包玉婷这才发现屋里就只有她和这几个男人,铁门紧锁,自己来的慌乱,湿嗒嗒的紧身衣就像是透明的,里面的胸罩都一览无余,几个男人的眼睛都色咪咪的在自己的胸部扫描着。村长见包玉婷不说话,又抛出一叠照片,包玉婷一看,竟然是刚才自己洗澡时被人拍的裸照。包玉婷只有屈服了。

  “别害羞呀,小骚货,我会让你爽到家的,嘿嘿。”王霸的手突然伸进了包玉婷的奶罩里捏弄着包玉婷的乳头。王霸淫笑着:“你的腰细,奶子又那大,是不是让男人吸了才这样啊,他有没有吃到过你的奶水啊!小骚货,等会看老子戳烂你的贱逼!。”王霸用下流的话侮辱着包玉婷,这样才能让王霸有更大的快感。包玉婷的乳头让王霸捏得好疼,扭动着上身,包玉婷的意志彻底垮了。包玉婷的文胸被撕下,王霸的一双大手紧紧的握住了包玉婷嫩笋般的玉乳,包玉婷的乳房感受着王霸的粗糙的手的触感,被王霸的手抓的变形。

  “奶子真嫩呀,让老子尝尝。”王霸的嘴含住包玉婷的乳头吸吮着,一只手继续揉捏着另一个乳房,一股电流从包玉婷体内穿过。包玉婷的双手手无力地放在王霸的肩上,象征性地推着。王霸的舌头开始快速的拨弄包玉婷乳房顶上的两个小玉珠,再用牙齿轻轻的咬。

  “不要!——嗯——别这样!——求——求你们!——放了我!——不要!——呜呜!——”

  王霸兴奋的两个手同时捏着包玉婷坚挺的一对肥乳,象是在搓弄两个大面团。王霸的一只魔爪向下游移到包玉婷的小腹,撕掉包玉婷的超短裙,钻进包玉婷的内裤。王霸的手摸着包玉婷的阴部,开始用手指挑逗包玉婷的阴核,包玉婷的身子被王霸弄的剧烈扭动着,一股暖流已经从下体里流出来。

  “你他妈的让男人操过你的逼了吧?”王霸的手继续动着,有一只手指已经插进了包玉婷的阴道,缓缓的抽动着。“真滑,真嫩,真湿啊。哈哈。”

  王霸突然把包玉婷猛地推倒在床上,把包玉婷的小内裤用力的向下脱:“快点!把屁股抬起来!”包玉婷只有乖乖的照做。

  “快点!把腿张开!快!小骚货!”包玉婷在他们的威逼之下,只有含泪张开自己两条修长的大腿,包玉婷的两片大阴唇比大腿内侧皮肤的颜色略深一些,大阴唇的两侧长了一些黑毛,越向那条肉缝延伸,阴毛就越少。他们都看的是血脉喷张,房间里都是男人野兽般的喘息,王霸淫恶的笑着,用两只手的食指和大拇指分别拈住包玉婷的左右两片大阴唇,用力向两边翻开!包玉婷发育的很成熟的女性性器,被王霸完全翻开,女生最神秘的下体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这几个恶霸村干部面前。

  王霸脱掉裤子趴在包玉婷两腿之间,包玉婷的阴部被王霸硬硬的发烫龟头顶着。“喜欢挨操吧?”王霸淫秽的说着,握着勃起的鸡巴在包玉婷阴唇上摩擦着。

  “你的逼好嫩、好滑啊,嘿嘿。”包玉婷的身子软得象一团棉花,等着让王霸压,让王霸揉捏,让王霸插入。“有水了,不错啊,嘿嘿。”王霸,人长的瘦,可王霸的那根鸡巴却是几个男人里面最粗的。包玉婷一眼看见了他青茎暴露的粗大鸡巴。包玉婷虽然从电视里看过男生的阴茎,这时却突然看到这粗大的一根,顿时吓的尖叫起来!

  “——你的——你的——怎这大!——不要!——我会死的!——求你了!——请你别!——”

  “小婊子!今天就是要你死!——看我不干死你!!-”他淫邪的怪笑着,把他胀硬的亮晶晶的大龟头顶在了包玉婷的阴唇缝里,包玉婷本能的一边尖叫,一边扭动屁股,想摆脱他大鸡巴的蹂躏,想不到她扭动的身体正好让她湿漉漉的下体和她粗大的鸡巴充分的摩擦,他以逸待劳,用右手握着大鸡巴顶在包玉婷的阴唇里面,淫笑着低头看着包玉婷扭动着的玉体和自己巨大阳具的摩擦。只几分钟,包玉婷就累的气喘吁吁,香汗淋漓,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了。包玉婷本能的扭动和挣扎不光不能帮自己什,反而让自己柔嫩的阴唇和他铁硬的龟头充分的摩擦,给他带来了一阵阵的快感。

  王霸的鸡巴对准包玉婷的豆粒大小的阴道口,用力插了进去,包玉婷象是被撕裂了,那里象是被塞进了一个啤酒瓶。王霸来回抽插着,喘息的也声音越来越粗。

  他用右手扶着自己20厘米长的粗大鸡巴,把乒乓球大小的龟头对准了包玉婷的小洞口,屁股突然向下一沉,铁硬的大龟头顿时挤进去了5厘米。

  包玉婷只觉得阴道口好像被胀裂的疼,“不要!——请你!——请——别——不要!!——啊!——好疼——不——不要呀!——”

  王霸邪笑着,看着自己的龟头把包玉婷豆粒大小的阴道口胀的大开,包玉婷痛苦的尖叫让他兽性大发,他只觉得包玉婷温暖湿润的阴道口紧紧包住他的胀硬的龟头,一阵阵的性快感从龟头传来,王霸屁股向后一退,趁包玉婷松口气的一刹那,再猛挺腰部,一根粗大的阳具狠狠的戳进包玉婷的阴道深处,包玉婷被王霸戳的差点昏过去,阴道里火辣辣的疼,又酸又胀的难受。

  “不要!——嗯!——不要嘛!——疼!——疼死——疼死了!——啊!——别!——停——下——”

  王霸色咪咪的看着自己兴奋的青筋暴露的阳具被他戳进去了一大半,包玉婷的阴道就好像一根细细的橡皮套子,紧紧的包住他火热的大鸡巴,一股股白色的淫水正从鸡巴和阴道口的结合处渗出来,他的鸡巴兴奋的发抖,哪还管身下这个性感玉女的死活,他再一用力,在包玉婷的惨叫声里把20厘米长的大鸡巴整个的插了进去!

  他这才把眼光从包玉婷淫糜的下体移到她的脸上,王霸下意识的看了看钟,已经过去了20分钟,床边是包玉婷被撕烂的内衣裤,床上是一个阴道里戳着他大鸡巴的美女。

  包玉婷的眉头紧皱,牙关紧咬,努力忍住不发出呻吟,她也发现自己越叫,王霸就干的越狠,可来自阴道里那胀满的感觉,又好难过,不叫出来就更难受了!

  王霸从包玉婷的脸上读出了这些隐秘的信息,下体随之开始了动作。他三浅一深的缓缓干了起来,粗糙的阳具摩擦着包玉婷娇嫩的阴道壁,一阵阵摩擦的快感从包玉婷的阴道里传遍全身,包玉婷紧咬的牙齿松开了,迷人的叫声随之在房间里响起:“——别!——别这样!——好难受!——嗯!-嗯——嗯!——不要!——不要了!——”

  王霸趴在包玉婷的身上,抱着包玉婷香汗淋漓的玉体,包玉婷胀大的乳房紧紧贴着他,他一边吻着包玉婷,腰部不停的前后耸动,继续着三浅一深的干法,床前后的摇,一直摇了15分钟。包玉婷也从中感到了从没有过的感觉,可她发现他喘气越来越粗重,说的话也越来越不堪入耳:“小骚货!老子干的你爽不爽!小婊子!看我不戳死你!我戳!——戳!”

  王霸越来越兴奋了,这样的动作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兽欲,他猛地爬起身,用力拉开包玉婷的大腿,搭在自己肩上,低头看着鸡巴对包玉婷的狠狠奸淫,他开始每一下都用尽全力,20厘米的鸡巴一戳到底,顶到包玉婷的阴道尽头,在王霸的铁棒的疯狂动作下,床都发出嘎吱嘎吱的大响,其中还夹杂着包玉婷声嘶力竭的惨叫声。在他这根大淫棍的攻击下,包玉婷的阴道里分泌出更多的淫水,滋润着包玉婷娇嫩的阴道壁,在王霸的猛戳之下,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响。这些淫声让他更加的兴奋,他扶着包玉婷的腰,不知疲倦的抽插。包玉婷无力的躺着,只觉得全身被他顶的前后不停的耸动,两只乳房也跟着前后的摇,一甩一甩的扯的乳根好难受。包玉婷很快发现王霸的眼光也集中到了自己的两个乳房上,包玉婷惊恐的看着他把手伸了过来,抓住了自己活活跳跳的两个奶子,开始了又一遍的蹂躏。这一次他好像一个野兽一样的狠狠揉搓自己饱满的奶子,好像想把它揉烂似的,白嫩的乳房很快被他揉得红肿胀大,显得更加的性感了。

  王霸的鸡巴也没有闲着,他一边用手玩弄包玉婷的两个肥乳,一边用腰力把鸡巴狠戳,铁硬的龟头边沿刮着包玉婷阴道壁上的嫩肉,黄豆粒大小的阴道口也被他粗大的阴茎胀得有个鸡蛋般大小,每一次他抽出鸡巴就带着大小阴唇一起向外翻开,还带出包玉婷流出的白色浓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包玉婷已经被他干的半死不活,床上是她一头零乱的长发,有的还搭在她汗湿了的乳房上。他则像一只发情的野牛,把包玉婷这样一个清纯的玉女按在床上野蛮的蹂躏,包玉婷的阴道先天比大多数女生细、短,这一下被王霸啤酒瓶粗细的鸡巴胀的直叫“不要进去!——求求你!——呜呜!——好疼!——胀——好胀!——啊!——胀破了!——”

  “很胀吧!爽不爽!——小婊子!——叫得再大点声!——老子胀死你!——我干!——我干!——干死你个骚逼!——”

  “啊!——不要!——救救我!——嗯!——快点停下!——不要了!——阴道啊!——快胀破了!——”

  在王霸特粗的阳具一阵阵的疯狂攻击下,包玉婷已经语无伦次了,心理上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这从她的一些生理变化上可以看出来她原本被另外一个男人强行拉的“八”字大开的双腿,已经瘫软了,那个男人松了手,包玉婷还是大张着腿,少女两腿间迷人的阴唇,淫荡的翻开着,阴道口胀的大大套在王霸的青筋暴露的巨根上,仿佛是一张小嘴,随着王霸鸡巴的进出,一开一合——包玉婷被王霸强行干了这久,慢慢的有了感觉,每当王霸的鸡巴插进来的时候,包玉婷开始轻摆纤腰,屁股向上一拱一拱的迎合王霸。

  “小贱货!是不是干的很爽呀!”包玉婷的这些细微变化,哪能逃过王霸的眼睛,王霸淫笑着,让其他几个男人看着自己怎样在奸淫这个清纯玉女。

  村支书黄狼他们能清楚的看见包玉婷的大小阴唇已经被王霸干的翻了过来,淫水流的屁股上、床单上都是,黄狼他们怎也想不到这个城里来的女孩的小肉洞可以胀的这大,正被村长的一根丑陋的阳具狠狠的干着。更要命的是,包玉婷竟然开始迎合王霸的插入,一股股的白浆像泉水一样涌出,糊满了王霸酒瓶粗细的肉茎。

  王霸屁股快速的前后摆动,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茎深深的戳进包玉婷的下体里面,随着淫水的增多,王霸干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阵阵强烈的性快感从王霸的鸡巴扩散到全身,包玉婷则娇柔的在王霸身下喘着气。王霸低头看着自己鸡巴奸淫包玉婷的样子,这让王霸更加的兴奋。只见一根黑乎乎的肉棒从包玉婷红嫩的两片蚌肉中间快速的插入,包玉婷的小腹竟然有了微微的隆起,王霸的巨根插到哪里,包玉婷哪里就微微鼓起,要不是王霸眼尖还真看不出来,王霸兴奋的叫着:“小婊子!你他妈的身材真棒!——小肚子这平——,老子的鸡巴插到哪里都看得出来!”

  王霸这一叫,黄狼他们也围过来看,他们裤裆里的那玩艺立刻兴奋的暴起!

  “村长你干快点!我忍不住了!——这小妞长的真棒!”

  “村长的那玩意还真够粗的,不怕胀死了这小妞,哈哈哈!”

  在同伙的淫笑声中,王霸干的更猛了,包玉婷无助地喘息着,低声呻吟着,王霸喘气的声音象发了情的公牛。王霸的鸡巴撞击着包玉婷的阴部,发出淫秽的声音。包玉婷只能被动地让王霸操,让王霸发泄。不知又过了多久,王霸爬在包玉婷身上紧紧搂住她,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后低声叫了一声,更用力地插进包玉婷的阴道。包玉婷能感觉到王霸的鸡巴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入了阴道深处,包玉婷也绷紧了身子,打了个寒战,柔弱地叫着,喘息着。

  王霸邪笑着对黄狼说:“妈的!老子还从没玩过这够劲的妞!——他妈的爽死了!——你上吧!——小心别太用力——别把她操死了!——老子还想再操她几遍!——哈哈”

  黄狼“嘿嘿”的淫笑着走到床边,脱光了自己的衣裤,露出了毛茸茸的肌肉发达的身体,他胯间的粗大鸡巴因为兴奋过度胀的又黑又紫,高高的翘着,好像一门黑乎乎的重炮!包玉婷已经是一丝不挂的瘫软在床上,两只白嫩高耸的玉乳,被王霸揉搓的红肿涨大,乳头就像两粒红红的葡萄,她两条大腿本能的夹紧,光滑平坦的小腹上、玉柱似的大腿上糊满男人射出的白色精液,让她裸露的身体更加刺激着黄狼的原始兽欲。

  黄狼一把抱起包玉婷不足100斤的娇躯,把包玉婷放在地上,包玉婷被王霸狠操了1个多小时,两条腿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一下子跪在了地毯上,黄狼淫邪的笑着:“小骚货!今天老子让你想叫都叫不出来!——哈哈!”

  说着黄狼用手握着自己那根巨炮,向包玉婷脸上伸去,包玉婷睁大了一双妙目,还不明白他想干什。黄狼狠狠的说:“小婊子!快把嘴张开!——快点!”包玉婷看见他男性的器官正在兴奋的抖动,并且在向自己的嘴靠近,这才明白他想——包玉婷拼命的摇动脑袋,可她怎是黄狼的对手,黄狼用力抱住包玉婷的小脑袋,强行把她的嘴按在了自己的龟头上。包玉婷还是第一次这接近男性的阳具,只觉得嘴上一热,睁眼一看却见到了一根黑乎乎油亮的肉茎,包玉婷本能的惊呼“啊”,可她嘴一张,黄狼那根骚棍就一下子戳进了包玉婷的小嘴里面。

  包玉婷的嘴里被她的龟头胀的满满的,真是想叫都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黄狼满意的低下头,看着包玉婷紧颦的眉头,白皙的脸上泛起一抹晕红,她的小嘴被迫张得大大的,在她红嫩的嘴唇里面快速进出的是自己那根粗大的肉棒,紫黑色的阳具和包玉婷白嫩娇美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他看的愈发的兴奋难耐!

  其他几个男人兴奋的看着村支书黄狼把包玉婷的头按在两腿间,腰部向前不停的猛挺,他那根粗丑的鸡巴在包玉婷的小嘴里快速的抽动,顶的她全身前后不停的摆动——黄狼只觉得自己的那个大龟头被包玉婷温热的小嘴紧紧包住,里面真是又湿润又光滑,比在阴道里抽插更有一番心理上的满足感。大约抽插了两百下,包玉婷的小嘴已经不能满足黄狼的鸡巴了,黄狼现在更需要生理上的巨大满足和发泄。他松开包玉婷的脑袋,包玉婷已经快喘不过起来了,“快!——小骚货!——手撑在桌子上!——屁股对着我!——快点!——对!——就这样!——你他的妈的身材真好!——”

  包玉婷被迫脚站在地上,上半身趴在旁边的桌子上,黄狼淫笑着:“小骚货的口技真不错!——舔的老子的鸡巴好爽!——现在老子让你的屁股爽个底朝天!——哈哈!——让他们也在旁边瞧瞧你的骚样!”

  黄狼的两只大手从包玉婷光滑的背上慢慢摸下来,包玉婷S形的身材从背后看是那的让人冲动,摸到包玉婷白嫩圆滑的屁股,黄狼坏笑着:“霸爷!——你他妈的怎那用力的捏这小妞的屁股!?——他妈的上面都有你抓的手印了!——”

  “嘿嘿!——我他妈也忍不住!——干的太爽了!——我没戳她的屁眼已经算她走运了!”王霸在一旁淫亵的笑骂着。

  黄狼欣赏完了身前这个一丝不挂的美女,真刀真枪的强奸就要开始了!王霸他们在旁边淫恶的看着这一幕在眼前上演。一根乌黑油亮的巨炮在包玉婷丰满的白臀后面徐徐升起,“炮口”对准了包玉婷的下体,慢慢的顶了上去,在黄狼的鸡巴和包玉婷的阴唇接触的一刹那,包玉婷的身体开始微微的发抖。可女生娇弱的样子更会激起这帮禽兽的欲望,果然那根巨阳向后一缩,突然向前猛进,在包玉婷的惨叫声里,黄狼巨大的鸡巴全部戳了进去。包玉婷的阴道再次被男性的阳具胀的满满的,而那根阳具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似的仍旧不停的一进、一退、一伸、一缩——包玉婷很快就站不住了,黄狼用他肌肉发达的双臂牢牢搂住包玉婷的小蛮腰,让他冲击的时候,包玉婷丰满臀部上的肉能尽量和自己的小腹贴紧。包玉婷迷人的腰部和臀部曲线让这个男人为之疯狂。黄狼的蛮力是这的大,每一次他的小腹和包玉婷屁股的撞击都会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而他深入包玉婷体内的阳具更是在里面干出“扑哧——扑哧!”的水响。

  “我操!——我操!——操烂你的骚逼!——小婊子!——骚货!——叫呀!——哈哈!——”在黄狼的吼叫声中,包玉婷已经越来越没有力气了,只能趴在桌子上,屁股翘着,被动的让身后这个男人狂操,用自己女性柔滑的性器满足这个野兽疯狂的欲望。

  过了好一会,包玉婷感到黄狼戳的速度越来越快,阴道里的阳具也开始有了微微的抖动。黄狼用尽全力的狂操这样一个美女,很快也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他伸手紧紧抓着包玉婷肥臀上的肉,全速的挺进!又狠狠的戳了包玉婷100多下,包玉婷的屁股都被他硬梆梆的小腹撞红了一片,在桌子“嘎吱!——嘎吱!”的噪音中,黄狼终于发射了,从他的“大炮”里面喷射出一股滚热的精液,烫的包玉婷淫水一阵阵的顺着大腿根流下来。

  黄狼奸淫包玉婷的场面,让王霸的两个30多岁的副手看的是血脉喷张,他们的粗大鸡巴早已经胀的铁一般硬了。好不容易等到黄狼满足的射了精,他们两个兴奋的爬上床,把包玉婷翻了个身,一个男人抢先一步从包玉婷的屁股后面猛的插了进去。

  另一个悻悻的骂道:“妈的!你这个臭小子,动作这快!”他只有无奈的挺起自己那根鸡巴,抱住包玉婷千娇百媚的小脑袋,从包玉婷的嘴里戳了进去。

  小小的房间里顿时上演了极其淫糜的一幕:一个细腰、翘臀、长腿的美女趴在床上,屁股后面不停进出的是一个男人粗如酒瓶的阳具,她的小脑袋被另一个男人牢牢抱住,嘴里插着那个男人丑陋的鸡巴。房间里两个男人野兽般的吼叫声此起彼伏,其中还夹杂着女生模糊不清的“呜呜”声,和床剧烈摇晃发出的摩擦声。

  王霸和黄狼在旁边淫笑看这两个禽兽轮奸包玉婷的一幕,包玉婷的声嘶力竭的哭叫声不断传到他们耳朵里。包玉婷双手按在床上趴着,屁股淫荡的撅着,一个壮汉则是站在床下抱紧了包玉婷的臀部加速干她。包玉婷丰腴的两片白臀被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留下了深深的十根指印。他一边干着,一边用两只手揉捏着包玉婷前后乱晃的乳房。他只要一低头看见的就是自己那根肆虐包玉婷阴户的超长阳具。正在抽送的阳具上沾满包玉婷体内的淫水,被塞满的红嫩阴户还不断流出水。

  眼前的这番景象,就好像一个东北的老农用风箱生火做饭,把风箱里的那根长长的木棒缓缓抽出来,再用力插进去。只不过现在这个“风箱”变成了一个165公分,有着高耸乳房的长腿美女,“风箱”的洞变成了这个裸女的阴道,而那根长木棍则是他30厘米的肉茎!他兴奋的喘着气,慢慢抽出,再狠狠插入,感受着包玉婷肉嫩的阴道壁和他粗糙鸡巴摩擦的快感,同时耳边响起包玉婷淫浪的哼叫。

  包玉婷不断的叫床声让他的鸡巴又暴涨了几厘米,他一用力,感觉龟头顶到了阴道的尽头,包玉婷好像触电了似的,猛地左右摇动她圆滑的屁股:“不要!——不要!——饶——饶了我!——顶到头了!——别!——别再进了!——啊!——停!——”

  包玉婷突然的扭动让他爽的差点射出来,他连忙搂住包玉婷的屁股,定了定神,淫笑着:“小婊子!——阴道这短!——是不是顶到子宫口了!——看老子戳烂你的小骚逼!——我戳!”

  包玉婷娇柔无力的扭动挣扎更加激起他野性的兽欲,“看老子今天戳穿你的烂洞!”他一边恶狠狠的嚎叫,一边把鸡巴慢慢向后退出来,包玉婷阴道里冒出的白浆顺着他的长长的鸡巴淌下来,滴落在床单上。突然他屁股猛地向前一顶,一整根鸡巴顿时全都没入包玉婷体内,龟头凶狠的撞击着包玉婷的子宫口,包玉婷已经不是在呻吟,而是声嘶力竭的尖叫!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快停下!——饶了我…请不要!——”

  包玉婷的尖叫声中夹杂着他的淫笑,包玉婷像一匹裸体的母马般跪在床上,手撑着床,珠圆玉润的两片白臀,正对着那几个恶霸,他正在放肆的把毒蛇样的粗丑阳具缓缓从包玉婷的阴道里抽出来,每一次都带着阴道口红嫩的肉跟着外翻,接下来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两片大小阴唇又被他的鸡巴猛的塞进去,包玉婷被他干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来越多,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床上。

  好一会之后,他感到包玉婷的子宫口已经越来越松了,再一次猛力的挺进,他的大龟头终于戳进了包玉婷的子宫里,包玉婷小小的子宫本能的收缩紧紧包住了他乒乓球大小的龟头。

  “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啊…啊……喔荷……要了……了……喔荷…啊啊…啊啊……”

  直到半个多钟头后,包玉婷屁股后面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一泻如注,他在快射精之前竟然从包玉婷的阴道里抽出鸡巴,一股白色浓浆全喷洒在包玉婷光滑的背脊和浑圆的屁股上。随后另一个男人也在包玉婷的嘴里射了精,包玉婷顿时满脸都是他射出的脏物,而这两个男人还在不断发出满足的无耻的淫笑。

  王霸、黄狼他们四个恶汉在包玉婷苗条性感的胴体上发泄完了兽欲,包玉婷已经被他们干的奄奄一息,瘫软在床上,两个饱满的乳房被他们的大手揉搓的红肿胀大,越发性感的向上挺起,她白嫩光滑的大腿上、平滑的小腹上、高耸的乳房上糊满了这几个恶霸射出的脏物,粘乎乎的白色浆液有的顺着大腿流到床单上,有的正在从包玉婷两片肥厚的阴唇缝里向外冒。

  村长王霸“嘿嘿”的淫笑着说:“你们他妈的几个真够狠的!把这个小妞都操成了这样!

  不怕戳烂了她的小嫩洞!哈哈“

  黄狼邪笑着说,“这个妞的奶子又大,腰也细。妈的!最要命的是屁股长这翘!看得老子就想从她屁股后面狂操她!城里来的小妞就是够劲!”

  王霸哈哈坏笑着,对他的两个手下说:“来!把这个妞抬到二楼的浴室里去,让老子给她洗个澡!嘿嘿!”

  那两个壮汉应了一声,抬起包玉婷,上了二楼。二楼有一个很宽敞的浴室,中间是个宽大的特制浴缸,几乎可以同时容下5个人在里面洗澡。那两个壮汉把包玉婷轻轻的放进浴缸里,王霸和黄狼这时也上来了,他们同时盯住了浴缸里的包玉婷——包玉婷仰面躺在浴缸里,墙上昏黄的灯光照在她一丝不挂的迷人裸体上,被操的半死不活的她胸部还在上下激烈的起伏,两条修长的玉腿则本能的紧紧并拢,虽然她的阴唇都被他们扒开来看过,可这时王霸他们的心里又燃起一股欲火,随之王霸和黄狼胯下粗大的鸡巴再次暴起,青筋暴露的阳具恶狠狠的对准了浴池里包玉婷凸凹有致的娇躯!

  王霸和黄狼同时跨进浴池里,王霸打开了喷头,一股温热的水流射了出来,喷在了包玉婷坚挺的乳房上、大腿上、屁股上——包玉婷慢慢的随之清醒过来,睁眼一看,发现自己正躺在浴池里,在眼前晃动的竟是两个男人粗黑的大鸡巴!

  包玉婷吓的尖叫起来:“不要啊!——救命!——求求你们!——放——放了——”

  包玉婷的叫声更加刺激了这几个男人的兽欲,浴室里男人粗重的喘息声越来越重,黄狼跪在包玉婷旁边,已经忍不住伸出手,一手一个,把包玉婷两个饱满的乳房抓在手里,开始玩命的揉搓!包玉婷立刻触电似的尖叫起来:“别!——啊!——不要!!——求求你!——不要!”黄狼喘着气:“小婊子!——老子揉烂你的奶子!——骚货!奶子长这大!被几个男人玩过!——”包玉婷拼命左右摇动脑袋,哭叫着:“没有!——不要了!——难受死了!——不!——”包玉婷的一头乌黑长发已经湿透了,散乱的粘在她白皙的脸上、颈上、胸上,凌乱的长发更显出她裸体的迷人,黄狼兴奋的更加用力的揉捏包玉婷两个大肉包子似的肥奶。

  包玉婷的呻吟和娇喘大大刺激了村长王霸,他本已胀的铁硬的鸡巴又兴奋的暴涨了两寸,他迫不及待的抓住包玉婷的膝盖,用力向两旁一分,包玉婷虽然想把腿夹紧,可她哪是王霸的对手,两条玉柱般的大腿被王霸强行分开,女生神秘的阴部完全暴露在王霸眼前:包玉婷被他们四个男人轮番操过的下体,两片大阴唇还有点充血,所以没有完全闭拢,中间还留有一条细缝,她浓密的阴毛被水打湿,都粘在大阴唇两片,不能再保护她最娇嫩的这一部分肌肤。

  王霸无心多看,跪在包玉婷两腿间,左手按住包玉婷的大腿根部,不让她挣扎,右手则握住自己的鸡巴,顶在了包玉婷的两片大阴唇上,好像在上下搜寻什。可以想象得到,他正在给自己的大阳具找寻包玉婷的阴道口,很快只见他把腰部向前一挺,包玉婷几乎同时发出“噢——恩!——啊!不要!——”的惨叫和呻吟,他的鸡巴已经完全插进了包玉婷的阴道里。他的骚棍已经被包玉婷的淫水泡的更加的粗大硬挺,这一次王霸没有三浅一深的抽插,每一次插入都又快又狠!只见他按住包玉婷的细腰,不让包玉婷的裸体在浴缸里因为他的猛戳而前后滑动,他粗壮的腰身前后有力的摆动,带动他那根粗大的鸡巴,在包玉婷娇嫩的阴道里凶悍的狂抽猛戳!

  包玉婷只觉得好像有根电钻正在自己的下体里疯狂的前后抽动,每一下都插的又深又有力,包玉婷本能的扭动细腰和屁股,呻吟着:“嗯!——不要!——轻——轻一点!啊!——饶了——”

  “啊!——快插穿了!——停!——不要!——停下!——”包玉婷娇媚的叫声随着王霸鸡巴抽插的速度和力量时高时低,听的王霸更加的兴奋,一边不停的狂操,一边猛吼着:“小骚货!——看老子不戳烂你的骚逼!——小贱货!——是不是很爽呀!——你叫啊!——小骚货!——老子戳死你!——戳!——”

  只见在这个大浴缸里,一个赤条条的裸体美女仰面躺着,一个男人正在不停揉捏女孩的两个大奶子,另一个男人正一边吼叫着,一边像个火车头似的用鸡巴凶猛的奸淫着这个女孩,女孩声嘶力竭的叫声在这个浴室里回荡着。可跪在她两腿间的这个男人还在不知疲倦的前后挺动腰部,把那根黑乎乎的粗大肉茎整根戳进女孩的下体里面,只见女孩和男人的下体结合处,一股股白色的粘液不停从阴道里流出,突然女孩“噢——”的叫了一声,腰部和屁股猛的向上抬起,随后全身都瘫软了,像滩烂泥似的倒在浴缸里面,那些白色的粘液突然增多了,泉水般从阴道口里面涌出。

  王霸淫笑着低头看着包玉婷的下体,他知道包玉婷在他鸡巴的凶猛攻击下,已经达到了高潮,他缓缓从包玉婷的下体里抽出鸡巴。只见这根乌黑的肉茎上沾满了包玉婷白色的淫水,在包玉婷的阴道里疯插了这久,他竟然还没有射精,一根鸡巴还在兴奋的勃动!王霸把已经无力挣扎的包玉婷翻了个身,让包玉婷手臂撑在浴缸底,屁股对着自己,包玉婷已经无力反抗,任由王霸把自己摆成最让男人兴奋的姿势,王霸把手放在包玉婷浑圆的屁股上,用力抓着她结实有弹性的屁股,“小骚货!——屁股长这翘!老子早就想从屁股后面操你了!”

  说着,他把龟头对准了包玉婷的阴道口,屁股向前一挺,再一次把那根巨大的肉棍戳进包玉婷的阴道里面!这种姿势最能激起男人的兽性,何况趴在面前的还是像包玉婷这样有着S形曲线的美女。王霸发了疯似的在包玉婷屁股后面狂戳,猛吼着:“噢!——爽!——小婊子!——老子戳死你!——噢!——妈的好爽!——小骚货!——老子戳!——戳!——”

  “不要!——啊!——救命!——快停!——不要啊!——啊!——”包玉婷痛苦的仰起头,像一匹母马似的嘶喊着。王霸在包玉婷屁股后面喘着粗气,两手掐着她屁股上的肉,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正在怎样的奸淫身前的这个女孩。他的肉茎好像是铁做的似的,在包玉婷阴道里不停的前后抽动,一进一退,一进一退——包玉婷一边哭叫,一边哀求:“不要了!——啊!——求求你!——不要了!——啊!”

  王霸一边喘气,一边淫笑:“小骚货!——老子今天让你的屁股爽翻天!——爽不爽!——”

  他大腹便便的肚子一次次撞击着包玉婷翘起的屁股,每当包玉婷浑圆的屁股和他的小腹撞击时,包玉婷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噢——”的呻吟,包玉婷的这种叫声让王霸更加的兴奋,他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冲击的力量也越来越大!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快停下!——饶了我…请不要!——”

  包玉婷的尖叫声中夹杂着他的淫笑,包玉婷像一匹裸体的母马般跪在浴池里,手撑着浴缸底,珠圆玉润的白臀,正对着王霸,他正在放肆的把一根黑色巨蟒似的粗丑阳具缓缓从包玉婷的阴道里抽出来,每一次都带着阴道口红嫩的肉跟着外翻,接下来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两片大小阴唇又被他的鸡巴猛的塞进去,包玉婷被他干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来越多,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浴缸里。

  在他粗暴的冲击下,包玉婷只觉得好像有一个火车头在屁股后面不停的撞击着自己,阴道里火辣辣的疼,全身酸软,两条玉臂再也支撑不住上身的重量了,终于手一软,上半身软倒在浴缸里,两个饱满的乳房被挤压的变了形,可王霸正在兴头上,他才不管身前这个玉女的死活,只是一个劲的把自己那根肉茎凶悍的戳进去,再戳进去!包玉婷上半身软了,屁股显得翘的更高了,给王霸的视觉刺激更大了,他只觉得自己的肉棍好像被一个小橡皮套子紧紧包住了,又温暖、又湿润、又紧绷,每一次龟头和包玉婷阴道壁上的嫩肉的刮擦,都带给他的鸡巴一阵酥麻感,王霸舒服的吼叫着:“小婊子!——你的逼好滑啊!——戳的老子爽死了!——老子操死你!——噢!——爽!”一边叫,一边不停的狂戳,他每向前顶一次,包玉婷全身都被他撞的向前一冲,圆滑的屁股被他的肚子撞出“啪啪”的响声。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浴室里这种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还有女生的性器被戳的“扑哧——扑哧——”的水响声一直不绝。王霸的鸡巴毕竟不是铁的,他终于快要忍不住了,包玉婷娇嫩的阴道壁上的肉和他铁硬的龟头剧烈的摩擦,一阵阵的快感从他的鸡巴传遍全身,还有身前趴着的这个美女嘴里发出的“嗯!——不要!——啊——”的呻吟声刺激着他,他的鸡巴突然一阵抽搐,王霸紧紧抱住包玉婷丰满的臀部,把鸡巴深深戳进包玉婷的阴道深处,一股滚烫的液体深深射进包玉婷的阴道里,很快一股混浊的白浆从包玉婷和王霸性器的结合处流出,也分不清是包玉婷流出的淫水,还是王霸刚刚射出的脏物。王霸紧紧抱住包玉婷的屁股,让自己的鸡巴在包玉婷的阴道里完全停止了抽搐,才满足的抽出那根大肉茎。

  黄狼在旁边已经看了半天,始终只能揉搓包玉婷的两个大奶子,早已经急不可待,好不容易等到村长王霸发泄够了,他一把抱起包玉婷的裸体,恶狠狠的对着包玉婷吼叫着:“小骚货!快!手撑在浴缸边上,屁股对着老子!——快点!——”

  包玉婷已经被王霸干的全身软绵绵的,好像散了架一样,只有任由黄狼摆布。只见包玉婷被迫两只玉臂撑在浴缸边上,屁股正好对着身后的黄狼,黄狼淫亵的盯着包玉婷细细的小蛮腰,和圆滑上翘的屁股,眼睛里好像要冒出火来!他黑乎乎的肉茎早已经勃起了,龟头兴奋过度胀成了紫红色,他把自己的一双大手放在包玉婷性感的屁股上,肆意的摸着、揉着、捏着。

  “妈的!城里的小妞屁股就是翘!——看得老子就想操!——”他一边淫笑着,一边把身体贴近了包玉婷的屁股。包玉婷就这样站在浴池外面,两手撑着浴池边,就知道自己这种姿势一定会引起身后这个男人的兽欲,果然她感到了身后男人身上散发出的热力和野兽般的欲望!

  黄狼胯下的鸡巴最先挨到了包玉婷光滑的屁股,黄狼一只手牢牢搂住包玉婷的细腰,一只手握着鸡巴的根部,在包玉婷的两腿间寻找着那个小肉洞。很快只见黄狼把腰向前猛地一挺,那根黑色的巨蟒“卟哧”一声,深深的钻进了包玉婷细小的阴道里!几乎同时,包玉婷猛地想要抬起上身,她昂起头痛苦的叫着:“噢——不要!——求求你!——噢!——请——请不要!”她齐肩的长发凌乱的摇摆,更显得性感迷人。

  黄狼只觉得自己的鸡巴被一根温热的套子紧紧包住,每一次摩擦都带来一种说不出的酥麻和刺激,他早已经顾不得性交的技巧了,只是一个劲的向前冲,向深处戳!他站在包玉婷的屁股后面,低头就看见包玉婷趴着的身体,和自己粗长的肉茎在包玉婷屁股后面不停进出的景象,他自己粗黑的阳具,和包玉婷白皙的屁股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更是让他兽性大发!

  包玉婷的阴道被男性的阳具胀的满满的,而那根阳具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似的不停的一进、一退、一伸、一缩——包玉婷很快就站不住了,黄狼用他肌肉发达的双臂牢牢搂住包玉婷的小蛮腰,让他冲击的时候,包玉婷丰满臀部上的肉能尽量和自己的小腹贴紧。王霸和黄狼两个男人先后用“马后炮”的姿势奸淫包玉婷,包玉婷迷人的腰部和臀部曲线让这几个男人为之疯狂。黄狼的蛮力是这的大,每一次他的小腹和包玉婷屁股的撞击都会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而他深入包玉婷体内的阳具更是在里面干出“扑哧——扑哧!”的水响。

  “我操!——我操!——操烂你的骚逼!——小婊子!——骚货!——叫呀!——哈哈!——”在黄狼的吼叫声中,包玉婷已经越来越没有力气了,只能手撑着浴缸边,屁股翘着,被动的让身后这个男人狂操,用自己女性柔滑的性器满足屁股后面这个野兽疯狂的欲望。

  可包玉婷觉得身后这个男人好像是一头野牛,有用不完的力气似的,他粗壮的腰部不停的前后挺动,用他铁硬的鸡巴一下下狠干着包玉婷的小嫩穴,他把包玉婷全身顶的是前后一摇一耸,随之前后摇晃的还有包玉婷的两个肥乳,和她披肩的黑发。

  过了好一会,包玉婷感到黄狼戳的速度越来越快,阴道里的阳具也开始有了微微的抖动。黄狼用尽全力的狂操这样一个美女,很快也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他伸手紧紧抓着包玉婷肥臀上的肉,全速的挺进!又狠狠的戳了包玉婷100多下,包玉婷的屁股都被他硬梆梆的小腹撞红了一片,在黄狼“老子干死你!——操烂你!——”的吼叫声中,他终于发射了,从他的“大炮”里面喷射出一股滚热的精液,烫的包玉婷淫水一阵阵的顺着大腿根流下来。

  还不等包玉婷缓过气来,村长王霸手下的两个壮汉,又一把搂住包玉婷的细腰,其中一个已经开始用同样的姿势从包玉婷的屁股后面插了进去!这两个肌肉发达的壮汉,就象两个强力弹簧,轮番在包玉婷的屁股后面疯狂的捅、戳、插!只见浴室里一个身材苗条性感的美女,被迫摆出性感姿势,任由屁股后面的男人,把他长长的肉茎,不停的戳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女生白色的浆液一股股的顺着她玉柱般的大腿内侧流到地上。整晚村长王霸的这栋小楼里,不断传出一个女孩时高时低的呻吟,有时甚至是声嘶力竭的惨叫,更加不绝于耳的是几个男人野兽般的猛吼和无耻的淫笑。这些声音直到天亮才渐渐停了下来。

  在天慢慢黑下来之后,村支书黄狼才叫几个手下把包玉婷抬回了他爷爷家。包玉婷的爷爷一回家,就听见房里包玉婷的哭泣声,忙关切的问:“闺女!——村长叫你到他家怎去了这久?——你哭啥呀?”

  包玉婷哭着说:“他们——他们-不是人!——他们好几个——把——把我——强奸了!——呜呜呜——”

  包玉婷的爷爷一听也慌了:“啥!——他们真他妈不是人!——先别哭!——闺女!——赶快先下床洗洗!”

  包玉婷哭着说:“我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动不了!呜呜”

  “这——这也不要紧!——爷爷帮你!——闺女别哭啊!”包玉婷的爷爷忙去打了盆温水,放到床边。把包玉婷身上盖的一层毛毯揭了下来,露出了包玉婷21岁女孩的性感身体,她的乳白色内衣裤已经被王霸他们撕破了几个口子,几乎遮不住包玉婷饱满的双峰和微微隆起的阴部。包玉婷爷爷的眼睛里微微闪过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欲望,“闺女!——快把你的奶罩脱了!——爷爷帮你洗洗!——”

  包玉婷一听,脸顿时羞得通红,“爷爷!——这——这怎可以?——不行——”

  包玉婷爷爷说:“闺女!——这怕啥!——我是你亲爷爷!——不怕啊!——”

  包玉婷有点无奈的伸手解开了文胸的扣子,两个高耸的乳峰没有了束缚,赤裸裸的展现在包玉婷爷爷的眼前,包玉婷爷爷呆了一会,拿起湿热的毛巾搭在包玉婷的乳房上,帮包玉婷擦干净留在乳房上的白色脏物。包玉婷觉得自己的两个敏感的乳房被爷爷的大手紧紧握住,粗糙的毛巾摩擦着自己娇嫩的乳头。包玉婷努力咬住嘴唇,生怕发出一点呻吟,一想到自己半裸着身体,让自己的爷爷帮自己擦洗乳房,脸就忍不住羞得通红。

  包玉婷的爷爷一边用毛巾搓揉着包玉婷坚挺的乳房,一边说:“闺女~~你的两个奶子长的真是好~~”

  包玉婷没想到爷爷会这样说,顿时脸羞的红红的,用发抖的声音说:“爷爷!讨厌~!人家那里有什~~什好的啊?”

  包玉婷爷爷“嘿嘿”的说:“闺女~你的两个奶子又肥又大!抓在手里就像两个大肉馒头!嘿嘿”

  包玉婷羞的嗔道:“爷爷好讨厌~~~~不许说了~~~”

  好在包玉婷的爷爷很快就洗干净了包玉婷的乳房,包玉婷刚舒了口气,就听爷爷说:“闺女!——你的那个地方——好像很脏啊,快把内裤脱下来,爷爷帮你好好洗干净!”

  包玉婷羞的叫到:“爷爷!——不行!——那里怎可以?”

  包玉婷爷爷说:“怕啥!——又没外人!——再说不洗干净,会怀孕的!”

  包玉婷一听,只有无奈的把屁股抬起,任由爷爷脱去了自己的三角裤,包玉婷羞的脸发烧,闭上眼睛不敢看,也不敢想。

  “闺女!——把腿张开!——对!——再张开点!——快!”包玉婷爷爷的声音突然变得急躁起来。

  包玉婷只有一咬牙,把大腿向两边分开,只见不少白色的精液糊在包玉婷浓密的阴毛上,本来把阴唇挡的严严实实的浓毛这一下湿嗒嗒的粘在一起,包玉婷的大阴唇顿时一览无余,包玉婷爷爷的贼眼都快凑到包玉婷的阴唇上。包玉婷的两片大阴唇比大腿内侧皮肤的颜色略深一些,大阴唇的两侧长了一些黑毛,越向那条肉缝延伸,阴毛就越少。包玉婷爷爷看的是血脉喷张,包玉婷爷爷用两只手的食指和大拇指分别拈住包玉婷的左右两片大阴唇,用力向两边翻开!包玉婷发育的很成熟的女性性器,被他完全翻开,女生最神秘的下体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包玉婷爷爷面前。

  包玉婷只觉得自己的下身里面突然一阵凉意,从两腿间向下看,才看见爷爷正用力翻看自己的大阴唇,想必自己红嫩的小阴唇,还有尿道口、阴道口都被他看见了,想到这里,包玉婷顿时羞的脸红心跳,毕竟自己已经是个21岁的大姑娘了,自己的下体却被爷爷翻的这开的看。

  突然包玉婷爷爷像一头恶狼似的,猛的扑在包玉婷的裸体上!包玉婷恐惧的尖叫:“啊~~~~爷爷~~~~你要干什!”

  包玉婷的爷爷已经迫不及待的掏出他尺来长的大阳具,顶在了包玉婷大张的两腿间的处女地!他淫笑道:“小骚货~~~~爷爷想干什,你还不知道啊?哈哈”说着,他还淫恶的握着自己鸡巴的根部,把胀的铁硬的龟头沿着包玉婷的微张的肉缝,上下的摩擦、滑动。

  包玉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自己的亲爷爷也会像个禽兽似的要强奸自己!可事实摆在眼前,包玉婷的身体已经快要虚脱了,没有一点反抗的力气,只有无力的哀求:“爷爷~~~~求求你~~~放过我~~~~呜呜~~~~~~不要~~~~”

  包玉婷的爷爷兴奋的用鸡巴摩擦着包玉婷的外阴,吼叫着:“骚货~~~被这多男人操过了!还装什正经~~~~让爷爷也爽一次~~~~嘿嘿~~”

  包玉婷的阴道里还是湿乎乎、滑腻腻的,这次没有了性爱的前奏,只有他原始兽欲的发泄。他把包玉婷两腿拉得大开,把他胀的紫黑的粗大肉棍顶在包玉婷的阴道口上,再一用力,一整根阳具尽根没入包玉婷的小肉洞里,一边用鸡巴猛戳,一边用手揉挤着包玉婷饱满的肥奶子。

  包玉婷有了被强暴的的经验,阴道不再像第一次那紧,包玉婷爷爷能比较顺利的戳进去,抽出来,一进一出带来的强烈快感,让他的动作变得更凶猛、更有力,仿佛想要戳穿包玉婷的阴道似的。

  他一边按住包玉婷,鸡巴狠狠的戳,一边吼叫着:“老子戳!——戳烂你的骚逼!——小婊子!——老子干死你!——你叫啊!——戳烂你个小贱货!——”

  “嗯——不要!——别!——好疼——求求你!——爷爷!——不要了!——啊!——不不——不——不要!”包玉婷觉得一根热乎乎的铁棒在自己的下体里面不知疲倦的前后抽插,顶端好像有一个瓶塞大小的东西不停的撞击着自己的子宫口,一阵酸痒的感觉从那里不停的传出来。

  “不要了!——求你!-爷爷——你的鸡——鸡巴太大了!——嗯!——”

  在他狂暴的动作下,包玉婷很快达到了性高潮,热热的淫水从子宫里涌出,烫着他的大龟头,阴道本能的收缩,把他的鸡巴紧紧包住,好像包玉婷的小嘴含住他的龟头不停吮吸一样。

  包玉婷爷爷已经猛戳了几百下,这次一个没忍住,一股浓精狂射而出,他紧紧抱住包玉婷,把他的精液全都射进包玉婷小小的子宫里。

  包玉婷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亲爷爷也会像一个禽兽似的扑在自己身上,把自己当作发泄兽欲的工具!本来就虚弱无力的包玉婷,只有被爷爷在床上抱着用各种姿势戳着、干着、操着。

  包玉婷软弱无力的躺在床上,只有任由着自己爷爷,在身上乱揉、舔咬自己红肿胀大的乳房,扒开自己的大小阴唇向深处窥看,最后包玉婷无力的任由他摆成各种姿势,一根铁硬的鸡巴在自己的阴道里疯狂的抽动、射精!

  一直持续到半夜,这个老流氓才暂时从包玉婷身上的到了满足,可怜的包玉婷身上到处是男人射出的脏臭秽物,尤其是她娇嫩的性器官更是惨遭蹂躏。两只白嫩的乳房上到处是男人的牙印和白色的粘液,大张的双腿间本来紧闭的两片肉蚌因为充血多度变得红肿,向外大翻着,阴道口微张,从里面还在源源不断的吐出混浊不堪的男性脏物。

  整个暑假一个多月的时间,包玉婷记不清自己被爷爷的鸡巴干了多少次,快六十的老头这时变得生龙活虎,把自己的亲孙女发了狂似的猛操,在她年轻性感的玉体上,包玉婷爷爷得到了无穷的满足和快乐,并且他还偷偷拍下自己孙女被他干过之后的裸照。

  包玉婷回家之后,包玉婷的妈妈惊奇的发现自己女的身材,好像在短短的2个月里变得更加的丰满性感了,尤其是两个乳房变得更加的肥大坚挺,屁股好像变得更翘了。更加奇怪的是,本来清高的女,竟然隔几个星期就说很想乡下的爷爷,隔三岔五的就回乡里去一趟。

  原来包玉婷一回到家,就打开爷爷给她的神秘小纸包,里面只有几张照片和一张纸条,纸条上说“每隔一个月回来一次,不然——”照片竟是自己全裸的照片。

  从此,在那个偏僻乡间的小土房子里,常常晚上会传出一个年轻女孩痛苦的尖叫声、呻吟声,和一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吼叫声,其中还夹杂着木床被剧烈摇动发出的“嘎吱吱——嘎吱吱——”的大响,所有的这几种声音混在一起是那的淫靡,在乡间的树林里传的很远,往往直到天亮才停歇下来。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当前网址是临时的,将在三天内停用,请牢记永久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