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在电梯内被轮奸

我叫方有为,23岁,和爸妈同住在北角一间很不错的高级住宅。虽然是高级,但住客很少,除了我们一家,就只有楼上两家人,但也不是常常在香港,而且有一家是两个高级空姐住的,长途线的成熟空姐,一个月也只有几天在香港。而我爸爸是日本公司的主管,内地、日本两边走,就是少在香港,所以家中就只有我和我43岁的妈妈。

我妈妈叫杨丽媚,是个中学教师,平时衣着非常保守密实,但身材样貌可是超一流的,说真的,我这个做儿子的也对妈妈的美色垂涎。妈妈的身材超好,可惜在家中还是包得密密实实,但三围我却很清楚,是36D、26、36。是妈妈买泳衣时给我发现的,那泳衣其实比潜水衣更保守呢。

这晚妈妈去了旧朋友的宴会,想来都12点多了,早应回来,而且街上比较冷清,我一直在看足球,没为意妈妈竟深夜未回。啤酒也没有了,只好到街口的7﹣11买吧。我走到电梯口,按了制三分钟还没动静,而且好像一直停在一楼,我住在三楼,没法,只好走楼梯下去看看。我到了一楼,我发现电梯有些不对,门总是一开一关。

我过去一看,是个女式高跟鞋夹在了门上,我再往电梯里一看,有一个光着身体的女人躺在电梯里!她身上只有一条连裤丝袜,但已经给撕得不成样子,左脚踝上还挂着粉色的内裤。我马上走进电梯一看,女的满身是汗,下身处有一滩白色液体,穴里还不停地往外流着白色液体。

我知道她被强奸了,但她满头散发,我看不清楚是谁。我蹲下扶起她的头,拨开脸上的头发一看,不就是我妈妈吗?她好像晕过去了。我马上走回家拿矿泉水给她嘴上倒了点,然后又向她头上倒了些。

她的嘴活动一下,轻声吸了口气,睁开眼一看到我就吓得大叫:「求求你们不要了……放过我吧!我给你们钱……呜……」

「是我,妈妈,有为啊。」

她一听,终于冷静下来,一下就扑到我怀里哭了起来。我看她哭了一会,啜泣声也小了下来,便说:「妈妈,报警吧!」

她马上就看在着我,惊慌的说:「不要!不要!千万不要!你千万不要把这事说出去!」

「好,好,不说,那我们离开电梯吧!」说着,我就拿起电梯地板上她的衣服挂在我肩上,抱起妈妈走出电梯。

她害羞地用手搂着我的脖子,头靠在我怀里,我的感觉还真不错,手还不老实地摸了妈妈的大腿。我把妈妈抱回家,放在沙发上,然后拿了些卫生纸擦她的阴部,她很配合地把腿分开。我看着她,她的脸红红的,一脸尴尬的样子。

我在她阴部倒了点水,把那些精液都擦干净,突然她说:「里面还有!」我把手指插进去,她「哦」了一声,「哗!妈妈的下面很滑!啊!好紧啊!」我不禁说了出来,她羞得把脸低到了胸口都不敢看我。

我又拿上矿泉水瓶插到她穴里往里灌水,「快站起来!」我边说边扶起她,她一站起来,穴里的水和精液混合物就流了出来。我又重复了一次,第三次时我想起了A片里把瓶子插到女人穴里的镜头,一股恶念升上来,于是我抓着瓶子,用瓶口在她穴口来回抽插。

她反应过来我在干什么,看了看我,我朝她笑了笑,她一脸无奈的又把头低下。这时我早就欲火中烧了,拔出瓶子一口就吸上她的阴蒂,「啊……啊……不要……不要……有为!」她马上叫了起来。我没有理她,摸着她的屁股、大腿,继续舔她的穴。我吸出她穴里的水吐在她的下身上,她也就是嘴上说说,一点反抗的动作都没有。

我一看这样,马上脱掉了裤子,露出我又粗又大的肉棒,她一看我要来真的了,吓得说:「不要!求你了,妈妈刚给……轮……呀…………………………!」

「什么不要!可以给别人玩,我就不能?」我说得她不吭声了,最后只说了一句:「轻一点!妈很痛……」然后主动地往下坐了点,抱起自己的腿,把穴露出看着我。

我把肉棒顶在她的阴道口,腰一顶就进去了,她看着我的肉帮插进穴里,直到完全进去后就躺在沙发上,一闭眼享受起来,那一脸陶醉的样子可真迷人!

我抓着她的腰开始抽插起来,由于她阴道里面还有大量精液,所以操起来滑溜溜的很顺畅。插了一会又让她趴在沙发上,我从后面干她,然后又换成男下女上的姿势,我坐在沙发上,她骑在我大腿上纳入肉棒。

妈妈可真是个浪女,屁股一扭一扭着,嘴还舔我的乳头。这女上男下的招式我最喜欢,因为每一下都能插到她的花心上,我看她比我还爽,口水流了我一胸。

突然她的动作快起来也狠起来,上下耸动的幅度加大,磨擦得我的肉棒都有点痛了。没有一会儿她就泄出了,软软的趴在我身上。我抱着她,让她躺在沙发上,拔出肉棒一看,一股透明的液体涌了出来。可我还没有射呢!我马上就把肉棒再插回她穴里,但她已经一动不动了。

我没管她,只是埋头苦干,没过多久妈妈好像又有反应了,开始用手摸我们的交合部位,并让我咬她的乳房。干了十多分钟后,我们俩同时高潮了,感觉好棒啊!

我休息了一会,突然想起来电梯里有监控,于是马上走到楼下监控台,花了三千元给保安,把刚才电梯里的录像买了,对!是买了,他们想也不想就卖了,因为想快点睡回去,当然,要不是睡着了,就不会连我妈妈被人奸了也不知。

回家在自己房的电脑看,时间显示是十点过一分,妈妈从大堂电梯到了一楼停下来,进来五个人,电梯一关门他们就围住妈妈,开始动手动脚,妈妈不断反抗,因为没有声音,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突然一个男人拿出把刀来,妈妈马上就软了,而且我还发现有一个人拿了把钥匙把这部电梯锁在第顶楼。然后他们开始剥妈妈的衣服,刚一露出奶子,两边的男人就灌妈妈饮了一瓶不明液体,他后急不可耐地捏起妈妈的双乳来,妈妈吓得根本不敢动。

一个男的脱了妈妈的裙子和内裤,一头扎进她的胯下就舔起来……妈的!看得我好爽,我回头看看妈妈,她也在看录像,「快过来!看得爽死我了,快给我口交!」我向她喊道,妈妈没有想到我会这样,望着我半天都没有反应。

「你好不想要吗?」我道,妈妈便乖乖的蹲到我胯前吃起我的肉棒来。「你这个骚货还真不错啊!来舔我的屁眼!」我往前挪了点,她马上舔起我的屁眼,感觉好爽,那感觉文字根本无法表达!

录像里的男人舔了一会妈妈的下体就撕开连裤丝袜,拨开内裤玩弄起妈妈的小穴来。上面的两个一人咬着一个乳房在那吮,后面那个男的抓着妈妈的头往后亲她的脸,还有一个男的亲妈妈的小腹。

过了一会,下面的男人起身,妈妈身边的男人马上把她抱起来,下面的男人拉开妈妈的双腿,腰往前顶了一下,只见妈妈张开了嘴然后闭上眼睛,好像非常渴求被强暴。

男的开始前后摆动胯部强奸妈妈,身边的两人虽然 着妈妈的身体,但他们也没有闲着,还是咬着乳房不松嘴,其他的人好像都在笑。

不到五分钟,下面的男人射了,前面舔小腹的人起身接替,但换了个姿势,一个人从后面抱起妈妈,原来两边的人一手托着妈妈一条大腿,一手捏着妈妈的乳房,妈妈的表情非常痛苦,大概是被捏痛了。接棒那人握着鸡巴站到妈妈被拉得大开的两腿之间,把肉棒插到妈妈穴里,开始一下下操起来。

看着电梯里的录像画面,我越看越想干妈妈,于是拖起妈妈,让她弓着腰站在电脑前,我从后面插入,这样我们俩都可以边看著录像边操穴。

「妈妈,你被他们操得爽不爽?看你那陶醉的样子,一定感觉不错吧?」

「呜……求你不要说了!你以后随便怎么干都可以。」

其实我也不想说,但我发现每一提到她被那几个男人搞,自己心里就感觉特别刺激!

「被五个男人一起搞,你好淫啊!哈哈……」

「哦……啊……啊……求你了……啊……不要说了……哦……妈妈……被……呀…………被灌了……烈性春…………春药… …才会……这…………呀………这样的……」

「不说也行,你叫自己是母狗!」

「哦……好……好……妈妈是母狗……最喜欢被主人你操……啊……」妈妈被灌的春药可不是说笑,完全没有原来的保守成熟,开始下流无耻了。

第二个男人操的时间很长,有十分钟左右,后面的男人都抱累了。第三个操妈妈的就是后面那个男人,姿势和我们现在一样,妈妈双手扶着电梯门,男的从后面干她。一个男的突然从后面走过去,把自己的肉棒塞进妈妈嘴里,就这样变成了3P!前面一个操妈妈的嘴,后面一个操妈妈的穴。

第三个大概也是抽送五分钟左右就射了,第三个一拔出鸡巴,第四个马上就补上!

「不错喔!玩3P了!同时被操两个洞,爽不爽啊?」

「呜……啊……不要说……啊……」

「不行!这个必须说!」

「哦……啊……好……好爽……妈妈被奸得……很……很爽……呀!……你满意了吧?哦……」

「呵呵,喜不喜欢玩3P啊?」

「呜……喜欢… …非常喜欢……以后主人要多带人来玩我……啊……」妈妈好像变了另一个人。

「你真是个溅货!」

第四个插了七、八分钟,射了,第五个一上来就把妈妈压到地上干起来。一个人蹲在妈妈脑袋旁边,拿着肉棒在她脸上敲了几下,妈妈马上含着他的肉棒吸起来!第五个操了五分钟也射了,然后五个人打开电梯锁,到了一楼就跑了,看到这也就没有戏了。

我从背后抱起妈妈走到沙发处,当然并没有拔出肉棒,边走边继续插。到沙发后我才发现妈妈已经哭成个小花脸了,我问她:「怎么了?妈妈。」

「你们男人都是……都是坏蛋……呜……他们强奸我……逼我说……说那些话……你……你也逼我说……呜呜……」说着又哭起来。

我心软了,也觉得刚才自己做得太过份了,于是轻轻的用手擦掉她脸上的眼泪说:「妈妈,对不起!」说完我就拔出肉棒。

「不要……不要拔出来,妈妈还没来高潮!快插!干死妈妈…………………………呀!」妈妈害羞道。

妈的!女人就是贱!前面还说我坏呢!现在又让我操她!我当时真是哭笑不得。我也没爽够呢!可以奸淫我一直想干的亲妈妈,我二话不说继续插她。这次我非常投入,感觉就像是在玩妓女一样,我下面猛干,嘴上是逮哪亲哪,反正是怎么爽我就怎么干,也不理她怎么说。我们俩都做得非常投入,几乎在同时到达高潮。

就在我射精的时候,妈妈的手机响了!「哦……哇!啊……是老公啊!我这边很好啊!啊………………是的……好……好的」边泄身边讲电话的妈妈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把话说完,挂了电话才深吸几口大气。

「妈妈很满足了!不知被灌了什么,一直很想要,啊!!妈妈还想要啊!」妈妈说。

「妈!我看过报纸,好像有种烈性春药,女人饮了,就算是贞烈女人,也会马上崩溃,变成淫妇,而且终生有效,我想妈妈你可能就是被灌了这种吧」我说。

「那怎辨??妈妈也好像在被轮奸的过程中,越来越不介意自己被奸被虐待,而且被儿子你强奸时,你越下贱妈妈反而越爽。儿子,我怎辨?你会帮我吗?」妈妈越说越妖媚,完全没有做妈妈时的尊严和保守。

「妈妈,我想我知道可以怎帮你了,但妈妈你一定要照做啊!」

「啊∼!你说什么,妈妈就做什么吧!啊∼!妈妈又想要了,啊……… …………………来吧,妈妈穿回衣服给你正正式式的强暴一次好吗?啊∼∼∼∼∼!」妈妈妖媚地诱奸。

你叫我这个做儿子的怎可不孝顺妈妈呢!?哈哈哈哈哈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