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吃蜜糖

.
指尖轻轻敲打,传递着心底的思绪,另一方的你,静静聆听,欢乐、开心、苦涩、寂寞,彼此都能相互分享。
李玉琪,小名娃娃,一来因为她是家中最受疼爱的么妹,也因为她长得实在很象洋娃娃。
精致小巧的椭圆型脸蛋上嵌着两颗又圆又大的黑眼眸,白里透红的双颊笑时总有两个深深的酒窝,嫣红的小嘴
儿不噘也翘。
她的家境中等,家人和乐,成绩中上,运动普通,喜好和一般女孩子相同,看看爱情小说流几盆泪水啦!听听
音乐作作白日梦啦!和兄弟姐妹打打架沟通感情啦!向爸妈撒撒娇多要点零用钱啦!望着天花板发呆想像白马王子
的形象啦……总而言之,娃娃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除了她那张特别可爱的娃娃脸和比别人多了几分的胆小——
请注意,不是内向,而是胆小喔!
不过,她的胆小只有一半多一点是天生的,剩下的则是后天" 培养" 出来的。
因为,她长得实在太可爱了,所以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有男同学追她了,而且不只一个哩!然后他们又为了
争取与她亲近的机会而大打出手,还当着她的面前不是流下满头血,就是折断手胳臂,结果,当场吓得胆子如米粒
般大的娃娃哇哇大哭,并发誓赌咒绝不再跟男生在一起玩了啦!
她果真是说到做到,之后从此不再理会任何男孩子了。
从小学、国中到高中,她都离男生们远远的,连话都不肯多说一个字,碰到女孩子们聚在一起悄悄的谈论男生,
她也会自动闪边去。
可是,经历过或正处于少女时代的人都知道,从国中开始,女孩子们最大的兴趣并不是功课,而是互相交换各
人的小秘密和……男生。
道既不同,当然就不相为" 聊" 喽!所以,坚持当年发下的誓言的娃娃,男生不交、女生不聊,使得她的朋友
们也就寥寥无几啦!
只有当年在她哇哇大哭时,会在一旁安慰她,并拿擦窗户的抹布帮她抹去鼻涕、泪水的两位好友口香糖艾小曼
和小猪罗菲菲是她始终不变的死党。
她们从不会和她提到男生,只是彼此交换一点小秘密,再互相吐吐槽、打打屁,三个女孩子凑在一起,就是嘻
嘻哈哈的快乐三人组。
但是,不和同学相处来往的作风,以及排拒男生的心态,使得女同学们开始视她为异类,而在异样眼光的环视
下,娃娃也就更闭塞,胆子当然也加倍的缩水了。
直到最后,连老师叫她起来问问题,她都会觉得好像有一百万个人全死盯着她脸色通红、嗫嚅得说不出话来。
直到高一下学期,艾小曼开始和同班的赵克麟交往,罗菲菲也早就有固定的男友丁明了,于是,情况就变得有
点儿复杂了。
她们不想因此而让娃娃有被忽视的感觉,又不愿失去和男生交往的机会,因此,两人慎重的讨论考虑再三之后,
终于决定拉娃娃下水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当然,这也是要一步一步慢慢来的,于是,在暑假开始的第一天,她们俩就聚集在娃娃的卧室里,开始进行阴
谋颠覆的第一步——磨练娃娃和人交往对话的胆量,同时让她了解男生不过就是那样,不要脸皮再加上一些些自大
和色色的心态,没什么了不起,更没什么可怕的,只要懂得如何应付就一切OK啦!
" 娃娃,你常常上网,有进过聊天室吗?" 罗菲菲状似不经心地问。
" 没有。" 娃娃老实的摇摇头。
" 没有?" 艾小曼和罗菲菲互视一眼,并露出一抹奸笑,同时夸张地大叫起来。" 真逊耶!娃娃,难道你不知
道吗?上网的好处,不但是可以方便你找资料,还可以让你在家中和世界各国的人交朋友聊天呢!" 浑然不知正被
死党设计的娃娃愣愣地应道:" 是吗?""是吗?!" 哇咧!连聊天室都没进去过,真是有够逊的!" 罗菲菲见娃娃
脸上泛起羞愧之色,赶忙再推一把——推她进入堕落的深渊。
" 为了赶上世界潮流,娃娃,你得学着进聊天室和别人交朋友才行哪!""哦?" 艾小曼附和着猛点头。" 是哩!
是哩!娃娃,你嫌同学们聊的都是有关男生的话题,所以不跟她们在一起,可是,你不能老是只有我们两个朋友吧?
你想聊的话题的人,也可以选择男或女、各种年纪,还有……啊!别说废话了,来,开机,我示范给你看。" 当然,
她们进的是早已精心筛选过的聊天室。
" 快,快,匿称,娃娃,快取个匿称!" 艾小曼催促着。
娃娃抬起迷惘的小脸蛋。" 匿称?""就是……唉!算了,我们帮你取好了,就……" 艾小曼和罗菲菲互视一眼
……娃娃此刻就像是两只小狐狸的被害者……" 就狸狸好了!""主持人安妮:欢迎,狸狸,欢迎进入书香聊天室,
敬祝你隐愉快!""快回话啊!" 艾小曼催促道。
" 回……回话?回什么话?" 娃娃傻愣愣地盯着电脑萤幕迅速出现的对话,一行行,一句句,好快喔!" 怎么
……怎么那么快?" 罗菲菲忍不住翻个白眼。" 笨哪!进聊天室的人多,大家都在聊,当然就快了嘛!""那……我
怎么知道哪句话是对谁说的?" 娃娃以乖宝宝好学的态度追问。
" 习惯的人看了就知道,大部分都是没有特定对象,如果是单一对某人说的,他会在句子前标明对方的匿称,
若是你不想和大家炒大杂烩,也可以和对方进得悄悄话方块。""悄悄话方块?" 娃娃仍是一脸迷惑。
" 对,就是只有你和对方看得到彼此的对话,其他人都有看不到。" 艾小曼再次扬起狡诈的微笑。" 来,我教
你,先在对方的匿称上……" 就这样,无辜的" 羔羊" 一脚跨入狐狸的陷阱,在两位死党的阴谋设计下,娃娃渐渐
踏入" 死亡的界线".
两个钟头后,娃娃依依不舍地离开聊天室、断线、关机。
" 怎么样?有趣吧?" 罗菲菲笑得诡异。
娃娃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步入" 陷阱" ,不但笑得很开心,还赞成的猛点头。
两个就快露出魔鬼真面目的" 女妖" 眯起眼,罗菲菲极力保持平静地说," 为了鼓励你多交几个朋友,我们来
个约定如何?" 娃娃眨眨眼,困惑地问:" 约定?""Right 刚刚那只是某个网站的单一聊天室,我知道有个站台有
将近五六十个聊天室可供人选择。" 罗菲菲垂下眼睑掩住得意的神情。
" 以后我们每天上那个站台,三天轮一次,聊天室自己选,若是有个找你讲悄悄话,你就得和他聊满半个钟头
;若是没有,你就要自己选择对象和对方讲悄悄话,同样要聊满半个钟头才能出来,OK?" 娃娃纳闷地轮流望着两
个死党。" 为什么要这样?""刚刚都说了嘛!是为了鼓励你多交几个朋友啊!" 艾小曼陡地沉下脸。" 干嘛?我们
好心还要被狗咬吗?我们可都是为你着想耶!要不我们干嘛浪费时间陪你玩这个游戏?你要是不领情,那就拉倒,
当我们没就过就是了!" 想打鸭子上架得心要狠,手要辣才行。
娃娃这只鸭子,果然双翅猛拍,噼噼啪啪勉强飞上架了。
" 不是啦!人家只是问一问而已嘛!又没有说不要。" 娃娃委屈地说。
见计谋得逞,两只狐狸嘴角都忍不住要翘起来了,却还是不饶人地嘀咕道:" 不必勉强,我们才不……""不勉
强,真的不勉强," 娃娃焦急地说," 我很乐意,真的!" 艾小曼和罗菲菲互视一眼,故意问:" 真的不勉强?"
娃娃猛摇头。" 不勉强。""很乐意?" 确定似的再问一次。
娃娃猛点头," 好乐意的。""那就这么约定喽?" 娃娃不敢再有任何意见,连忙道:" 约定了,约定了。""若
是你中途后悔的话……" 罗菲菲慢慢眯起双眼," 就是破坏我们的约定,也就是不重视我们之间的友情,所以……
""不会,不会。" 娃娃好用力地摇头。" 我发誓!" 嘿嘿!狐狸终于咬住猎物的喉咙了……从第二次进聊天室五分
钟后,娃娃就知道自己上她们的当了!
" 你会排斥一夜情吗?""出来乐一下吧!""想过电吗?""要不要看午夜场?""Baby,我喜欢真枪实弹,你呢?
""Cyber ,或电爱,由你选吧!" 的确是有五、六十个聊天室没错,而且还陆续在增加中,可是,不管娃娃怎么选
择,结果总是碰到以上那些状况,因为……那是个色情站台!
而她还没来得及抗议,两面三刀个狡猾的死党就抓住三人之间长久的友情当武器兼挡箭牌,于是,她只能一次
次的抗议,又一次次的投降。
当然,一整个暑假下来,成绩也是挺可观的,无论多露骨直接的名词,娃娃都看得麻痹了,她也学会如何藉词
拖延到满半个钟头。
但是,那两只奸诈狡猾的小母狐还是不满意。
" 我们要你和对方』聊』满半个钟头,可不是要你拖半个钟头喔!" 什么?!
不会吧?!
要她和对方聊那个……那个话题?!
艾小曼朝一脸惊讶的娃娃得意地点点头。" 没错,聊』那个』话题。不过,开学以后我们就不会再盯着你了,
但是,你要把聊天内容储存下来,等到我们看到能令我们满意的内容之后,我们的约定才能结束。" 哇咧……这真
是个天大的陷阱啊!
娃娃在心中哀哀叫,但是,她依然只能苦着脸,面对那两张毫无转还余地神情的" 女巫面腔" 欲哭无泪。
呜呜呜……她真是交友不慎哪!
" 娃娃,吃汤圆喽!" 楼下传来李妈妈的叫唤,娃娃长长的叹息一声后,才提高声调喊回去。
" 不吃了啦!人家』功课』还没做完啦!" 娃娃两眼盯在电脑萤幕上,静待鱼儿上钩,同时暗忖;这是什么烂
功课嘛!
高二上学期已过去一半的时间了,她已经能体会到那种』作哑谈』的自在感,反正都看不到彼此嘛!而且除了
匿称之外,彼此完全陌生,就算说的再丢脸、再难听,也不会有人知道是她说的,这样还会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但是,她就是提不起勇气和人谈论那种话题,她试过好多回了,可每次都只开了个头,便再也继续不下去了,
所以,她现在还是得每三天交一次』功课』,或许还要再过个两、三年后,她才会有那种勇气吧!她想着想着,同
时瞥一眼萤幕下的时间,随即皱起眉头来。
奇怪!今天是怎么搞的?都一个多钟头了,她也转了三个聊天室,可是都没有鱼儿上钩,难道……她得自己挑
选牺牲者?
算了,自己挑就自己挑吧!反正又不是第一回了。
她在聊天室的名单上细细地看了一会儿,而后发觉有个人似乎从来没说过话,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正和某
某人在悄悄话方块里交谈,另一种可能是他和她一样也在等待,至于等待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再次详细观察一阵子对话后,她发现无论男女,每个人都是满口黄腔,除了他,因为都没有他的对话。
她盯着他的名字沉思半晌,终于决定就是他了,因为她有种感觉……感觉他似乎很寂寞!
好诡异的感觉喔!
她不再犹豫,在对方的名字上按下左键,再选择悄悄话方块,然后键入她的招呼。
" 狸狸:嗨,你好!""杰:你好!""狸狸:你在跟别人聊天吗?""杰:没有。""狸狸:那怎么都没看到你发言?
""杰:你也是啊!""狸狸:你进来做什么?""杰:怀念过去大学时代都上这种色情站台逛吗?""狸狸:不会吧?你
上大学时都上这种色情站台逛吗?""杰:年轻又好奇嘛!面貌一新那时候站台不像现在这么丰富、这么开放,偶尔
抓到一个色情站,就忍不住吆喝着同学们一起进去看看喽!""狸狸:说得你好像很老似的,请问您老人家贵庚啊?
""杰:三十有二。""狸狸:哇!!的确是老头子,你大我十五岁耶!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叔叔啊?""杰:少来,等
我真的走不动时,你再叫我叔叔还不迟。" 娃娃忍不住笑出声来,她愉快地轻敲键盘。
" 狸狸:哦!原来您老人家还能走喔!""杰:小妹妹,学校没教你要敬老尊贤吗?""狸狸:好像……没有耶!
" 娃娃哈哈大笑地看着萤幕上出现对方愤怒的反击,她马上毫不示弱地再攻击,对方当然也不认输,于是,双方就
这样你一来我一往地唇枪舌剑起来了,但是彼此都了解对方并没有恶意,纯粹是好玩而已。
这约对是自她进入聊天室半年多来,聊得最开心愉快的一次了,不要说满半个钟头,基本上,她根本就忘了时
间的流逝,直到对方提醒她。
" 杰:十二点多了,你明天不用上课吗?" 娃娃惊喘一声,都两个多钟头了,她怎么都不觉得时间过这么快呀!
" 杰:该睡了,小妹妹,有空再聊吧!" 娃娃猛然回神,她连忙打出四个字。
" 狸狸:请等一等""杰:还有什么事?""狸狸:你有固定上网的时间吗?""杰:从大学毕业以后,我上网几乎
都昌为了工作,很少为私事,事实上,这次是我三年多来头一次为私人情绪而上网。""狸狸:哦……那如果我想请
你帮我一点忙,不知道……""杰:先说说看吧!" 娃娃迟疑了一下,随即一五一十地在键盘上敲下她的窘境和她极
需帮助的情况。
" 狸狸:所以,我每三天就要交出一份功课。""杰:她们在整你嘛!""狸狸:我知道,可是她们也真的是为我
好啊!长久以来,我一直都只有她们两个朋友,直到现在,我都已经不太知道该怎么和别人相处了,连跟班长说话
时我都会发抖哩!""杰:你就跟我聊得很好啊!""狸狸:可是现在我们没有面对面啊!我已经磨练四、五个月了耶!
多少总该有点成绩吧?而且,你又那么风趣、随和,跟你聊天我觉得很自在,就好像在跟我哥哥聊天一样。""杰:
满快的嘛!从叔叔升级为哥哥,若是我答应了,会不会升为弟弟呢?" 娃娃看了萤幕上的字不由噗哧失笑。
" 狸狸:叫你儿子也行!""杰:嘿!你占我便宜喔!""狸狸:好嘛!对不起嘛!帮帮忙啦!我想,再过一阵子
之后,她们应该会觉得这种方法没什么效果而取消这个约定的,拜托啦!帮一下下嘛!" 片刻之生,萤幕上才又显
现出对方的回话。
" 杰:我的工作很忙,大概要过十点以后才有空。""狸狸:没关系,反正我只要有半个钟头的纪录给她们看就
好了。""杰:恐怕不会只有半小时吧!""狸狸:啥?""杰:没什么。你说三天一次是吧?那就是大后天晚上十点喽?
""狸狸:对!""杰:好吧!我就帮你这个忙吧!这样你可以放心睡了吧?""狸狸:谢谢!谢谢!881"" 杰:886"狸
狸发现杰退出悄悄话方块后,就立刻离开聊天室了,她也随之离开并断线,然生又花了几分钟消去纪录上关于他们
约定的对话,这才心情轻松地到浴室洗脸刷牙、更衣上床。
她入睡时,那抹开心的笑容依然没有水失。
不久之后,进悄悄话方快里聊天开始成为娃娃最期待的时刻,面貌一新她和杰逐渐发民出一段不同于和两个死
党的特殊友谊,甚至在不知不觉中,他们的关系悄悄浮升至比家人更亲匿、比死党更契合的层次。
对她而言,杰是一个中性她友,一个能让她自然地倾吐出所有心事,并了解、体贴地给予建议协助的密友。
而艾小曼和罗菲菲虽然都有在" 检查" 功课,但她们通常只看看开始和结束的时间而已,内容向来是瞄过去,
从不仔细看的,所以,她们都没发觉娃娃多了一位男怕死党。
其实,在刚开始时,她只是为了不让杰感到无趣,总会用最自在随和又活泼顽皮的语气呈现对话,同时为了丰
富谈话内容,她也将自己的生平和盘托出,包括七岁那年被一只蜘蛛狠狠的吓到,她惊声尖叫着冲出浴室,再冲进
客厅里,正七有四、五个父亲的同事一起看到她光裸着身子冲进父亲的怀抱里。
她几乎什么糗事都说出来了,只希望杰不会因为觉得和她聊天很沉闷,而拒绝持续这个三天一次的" 约会" ,
她甚至连自己的小名都告诉对方了,不过,真名实姓还是保留住。
" 狸狸:我好讨厌他们叫我娃娃喔!""杰:为什么?""狸狸:那样听起来好像我都长不大似的。""杰:你长大
了吗?""狸狸:喂!人家都已经十七了呢!后年……不!不对,现在已经快二月了,应该是明年就要考大学了耶!
""杰:你或许是十七岁了,可是你的思想似乎还停留在……""狸狸:嗯?嗯?""杰:七岁!!!""狸狸:你侮辱我!
""杰:哈哈哈哈……" 在杰的大笑" 声" 中,娃娃也悄悄的告诉他一些她从来没有说出口的秘密,那此甚至连她最
亲爱的姐姐和两个死党都不知道的秘密。
" 狸狸:其实我也好想多几个朋友。""杰:男朋友吗?" 娃娃放下手犹豫一下,然生再抬起手搁在键盘上。
" 狸狸:我想,每个像我这般年纪的女孩子,都曾经幻想过白马王子的形象吧!但是……我就是不敢真正去接
触男孩子。""杰:是还没有碰上你心目中的他吧?如果真的碰上了,你应该会有勇气破除心理障碍的。""狸狸:也
许是吧!我也不知道。""杰:你心目中的他是什么样子的?""狸狸:最重要的是他要很高,因为我很矮,所以,为
了下一代着想,我必须找个高个子来综合一下。他也要很健壮,这样才会让人有安全感,因为我很胆小。但是,长
相就不能太好看了,也涌太帅,更不能太性感,太吸引人的男人都很麻烦的,所以,只要长得端端正正的就行了。
""杰:还有吗?""狸狸:他最好不要大我太少。""杰:???为什么??""狸狸:因为我大姐说,越大的男人,越
成熟懂事,也就会越疼老婆。""杰:那可不一定。还有吗?""狸狸:我不喜欢太严肃的酷哥,因为我会怕怕,能像
你这样幽默开朗的最好。""杰:谢谢捧场!""狸狸:你呢?你应该有女朋友了吧?" 杰突然沉寂了许久,娃娃原本
以为他在回别人的悄悄话或临时接个电话什么的,没想到接下来的回话,却令她错愕了好大一下。
" 杰:我离过婚………""狸狸:骗人!你这么好,你太太怎么可能会愿意和你离婚?!""杰:她不得不……你
大概很想知道为什么吧?""狸狸:是很想,可是你……""杰:无所谓,事情都已经过去好几年,早该将它淡化了。
更何况,你都把尿床到五岁的事都告诉我了,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狸狸:我郑重警告你喔!杰先生,你要是敢
把那件事给我宣传出去,哼哼……就有你好看的!""杰:我好怕啊!(我在发抖)" 娃娃得意的笑声却在杰接下来
的叙述中逐渐消失了,那是个通俗的故事,事不关己的人通常会一笑置之,但当事人却会有说不出的苦涩和伤痛。
出生在富裕之家是杰婚姻失败的最大因素,因为他的前妻是为了财富才嫁给他的,然而他却是真心喜欢他的前
妻,所以,当她告诉他她已怀孕时,他立即不顾家人反对和她结婚。
可没想到他们一度完蜜月回来,她便私自去把孩子拿掉了,她的理由是她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就被孩子牵绊住,
而且生孩子会破坏她的身材。在她哀怨的恳求眼光下,无奈的杰只好由着她继续保有如维纳斯般的完美身材。
婚后不到一年,杰大学一毕业,就被父亲拉进公司里学习未来将会由他管理的公司业务,那真可说是一段昏天
黑地的日子,因为理论究竟和实务相差很多,尤其理论是死的,以致他每天都会得到至少一个活生生的教训,教训
他这个世界是丑恶的、是奸诈无情的!
在公司里忙得焦头烂额,回到家后,更常常是小争大吵不断,因为前妻抱怨他都没时间陪她去逛街、参加宴会、
度假等等。
他提议让前妻到公司帮忙,这样生活就不会太无聊了,谁知道前妻立刻否决,她怒叫着说,要不是想过优越的
大少奶奶生活,她根本不会嫁给他这么无趣的人!
" 狸狸:无趣?!她爬带了吧?居然说你无趣?那她要怎么样才叫有趣?天天傻笑给她看吗?""杰:那两年真
的是太忙了,所有的幽默风趣全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每天回家都累得只想趴下来好好睡一觉,连话都没力气说,
哪还有精神和她谈天说笑……""狸狸:又不想帮忙,又要缠着你,她以为财富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她应该学着体
谅你一点嘛!""杰:可惜她不那想……" 所以,杰开始逃避回家,他宁愿睡在公司,也好过回家和妻子争吵嚷叫到
半夜,只能睡两、三个钟头,之后又得赶到公司去上班了。
之后不到半年,一些难听的流言便传了出来,而且越来越严重。
虽然前妻一直矢口否认,但是空穴不来风,他知道问题必定存在,只是严重性的大小或许与传言有别而已。
于是,杰找了个机会和前妻坐下来诚恳的交谈了一宿,他告诉她若是她想离婚,他绝不会不放她走,但是,如
果她想保持这桩婚姻,她就必须约束自己的行为,他可以容忍她的小错或一时的失误,却不允许她做出会使他家人
蒙羞的事。
而她也信誓旦旦地作下承诺。
但是,四个月后,他收到一卷录相带,一卷记录着前妻和许多男人的" 春宫" 录相带,而且大部分的男人他都
认识。
还有一张信纸,上头威胁他若是不支付两百万的买断费,这卷录相带将会有无数拷贝留入市场及商界内。
最后,他付了这笔钱,同时另外付两百万给妻子作赡养费,前妻当然不甘心就这样舍弃这种富裕享受的生活,
但是杰警告她,若是逼他上了法院,她会连一毛钱都拿不到,至此她才善罢甘休、停止吵闹。
" 狸狸:她拿了?""杰:签字后才能拿。""狸狸:她签了?""杰:废话!她没签的话,我能说我已经离婚了吗?
不过,她签字时是边骂边签的。""狸狸:她有什么她骂的?应该是你骂她才对吧?""杰:她说她根本没爱过我,像
我这么无趣、无聊、平凡又无吸引力的男人,如果不是看在我家有钱的份上,她根本不会嫁给我,事实上,婚后没
多久她就和我分房睡了,我想,她真的是很讨厌我,连和我上庆的兴趣都没有了。""狸狸:她欠扁!!!你有没有
K 她?""杰:小辣妹,我是君子,君子是动口不动手的。""狸狸:哼!真是白白便宜她了,那两百万都够她买栋小
套房了!""杰:小套房?小姐,是两百万美金耶!""狸狸:*@^@* ……美金?!!!你是说那个美国的美,金银财
宝的金吗?""杰:right !""狸狸:妈妈咪呀!!!""杰:呵呵呵……" 娃娃缓缓闭起因惊讶而大张的嘴,顽皮地
眨眨眼,十指轻地舞动着。
" 狸狸:请问亲爱的杰叔叔,您有没有领养小女孩的意愿啊?(很嗲的声音喔!)""杰:有啊!有啊!变态欧
吉桑急征变态小女孩一名!(很色的声音!!)""狸狸:价钱才变态哩!(淋你一盆冷水喔!)""杰:哈啾!哈啾!
(好冷啊!我感冒了啦!)" 开心地大笑好一阵子之后,娃娃才又打出另一句。
" 狸狸:看你可怜,给你一条旧毛毯吧!不过,上面不但有好多破洞,还有好多跳蚤喔!""杰:将就啦!谢啦!
娃娃,我的前妻都不曾这么体贴过我哩!" 娃娃望着萤幕沉思了一会儿。
" 狸狸:我想……你还爱着她吧?""杰:或许当年我是真的爱她,爱她的外在美,爱她的活泼开朗,但那毕竟
是一种肤浅不实际的爱,所以,当她开始和我争吵时,那份原本就不稳固的爱情便慢慢被磨损光了。当我们签字离
婚时,我对她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连一丝丝留恋都没有,只希望她快快离开我的生活。或许是有一些怅然,但那
只是对自己当年坚持的这桩婚姻,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结束而感到失望,并非仍对她难以忘怀。""狸狸:那你现在另
外交女朋友了吗?""杰:怕了!""狸狸:喂!先生,你不是这么无路用吧?一次失败,终生逃避,这算什么生活哲
学?""杰:那你呢?小学时被吓到一次,就怕到现在,你也是半斤八两嘛!""狸狸:那不一样啦!""杰:请问哪里
不一样?不都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吗?你怕男生,我怕女人,请问小老师,究竟是哪里不一样?" 娃娃眯眼
咬唇了好半天,而后毅然地敲打出她的决心。
" 狸狸:她,从今天开始,我会学习做个开朗活泼的女生,也要学习不再怕男生。""杰:很好!""狸狸:她你
个头啦!如果我成功了呢?""杰:大话先别说得太快喔!免得到时候漏气。" 娃娃倏地瞪大眼睛,双手更用力敲打,
几乎想把键盘敲出几个洞来似的。
" 狸狸:我一窍不通会成功给你看,否则我就是猪!""杰:好嘛!猪小妹,如果你不幸成功了,我也会开始试
着交女朋友,这样可以了吧?""狸狸:君子一言……""杰:现在没有人骑马啦!""狸狸:杰!!!我K 你喔!""杰
:好啦!好啦!几十匹马都追不上,这样OK了吧?" 当然OK,娃娃坚定地瞪视着萤幕,她非成功不可!
大约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娃娃把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告诉了杰,同时杰也将他最沉痛的过去和盘托出,他们的关
系很自然地迈入亲密的阶段,而娃娃也因为杰的鼓励开始改变自己。*^_^*
【完】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