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色:那些教会你做爱的女人- 二十五、晨间美事

  阿木早上醒来时,美美的伸了个懒腰,他看着仍然伏在他的臂弯里睡得沉沉的岳琴,感到无比的幸福,他轻轻地吻了吻岳琴的额头,岳琴缓缓地睁开眼来,她看着阿木突然害羞地把脸埋在了阿木的胸膛里,阿木调皮地捏了捏她的乳房,又轻轻地拍拍她的屁股,“琴琴,起床了!”  岳琴嘟着嘴轻轻捏了捏阿木的脸,慢慢地起了身,“好了,你再躺一会儿,我去给你弄早饭!”  阿木追着岳琴起身时拱起的屁股亲了起来,岳琴被他弄得痒了起来,“小心了啊!”  阿木呵呵地笑了起来,亲的更用力了,他用力地亲着尽量发出着声音,“琴琴的屁好香啊!”  “小坏蛋!”  岳琴格格地笑着避着阿木各个方位袭来的嘴,然后披了睡衣起身向厕所走去。  岳琴披着那件浅蓝色的睡衣,睡衣浅浅地盖着她的屁股,走起路来忽闪忽闪地露着下面的两瓣屁股来,她两条修长的腿在她有节奏的步调上展现着运动的美,阿木看着看着裤裆里的鸡巴再次不安份起来。  阿木穿了条内裤便也起了身,他走近厕所的时候岳琴正站在洗手池边上刷牙,她拱着身子伏在池子边上认真地刷着牙,坚挺的双峰在镜子里摆着诱人的姿势,岳琴没有穿内裤,睡衣站着的时候只隐隐盖住屁股,现在她伏在那里,圆滚滚的屁股已经完全暴露在了外面,阿木轻轻地走到岳琴的身后,岳琴看到身后的阿木,抬起头来对着镜子对他笑了起来,阿木看着她嘴里含着牙刷,嘴角有淡淡的牙膏泡沫,阿木轻轻地拥着岳琴的身子,用下巴轻轻地抵着她的肩头,岳琴被他的压力压得腰弯了下去,屁股也相应地向后拱了起来,阿木用硬挺的鸡巴隔着内裤在岳琴的小穴和屁股深处拱动着。  “姐姐,你好美呀!怎么也看不够!”  阿木轻咬着岳琴的耳垂,用低低地声音对她说。  岳琴咬着牙刷呜呜地抗议着。  阿木哪管得了那么多,他慢慢地将自己的内裤褪了下来,缓缓地用龟头在岳琴的小穴边上研磨着,岳琴有些受不了了,她不停地扭动着身体试图摆脱阿木难缠的鸡巴,阿木轻声地笑了起来,他握住鸡巴的根部,让龟头不时地在她的小穴的边缘里侵占,他让龟头浅浅地缓慢地在岳琴的小穴里来回缓慢地出入,不一时岳琴的小穴里便湿润起来,阿木抽出的龟头上面也沾上了晶亮的淫水。  阿木慢慢地伏下身来轻轻在岳琴的屁股上咬了一口,“姐姐的屁股真美呀!不光阿木的小弟弟想要,就连阿木也爱不释口呢!”  岳琴趁机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一眼瞪的绝不逊于任何媚眼的程度,阿木的鸡巴不由地又跳了跳,阿木轻轻推转回岳琴的身子,并举手做着动作示意她继续刷牙,岳琴轻轻地白了他一眼后,便依着他继续刷起了牙来。  哪知阿木却趁着这个当口,将鸡巴扑的一声便在岳琴的小穴里插进了半根,岳琴冷不防这么一下,手中的牙刷摆动,一大滩牙膏泡沫顺势就甩了出来,甩得镜子里和自己的胸前到处都是,岳琴扭过头来,顺手轻轻地拍了拍阿木的屁股,“要死呀!你……啊……”  她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完,阿木早已经不耐烦的齐根尽没,岳琴不得不舒畅地叹出了声。  阿木慢慢地用鸡巴顶着岳琴的小穴,岳琴只是哼哼地从嗓子里发着声音,却哪里还顾得上刷牙,手中杯子里的水早已被摇洒得到处都是,牙膏泡沫也甩得哪里都是,岳琴嘴里含着牙膏的泡沫忍着舒畅的感觉无意识地“嗯……嗯……”地叫着。  阿木轻轻地把着岳琴的屁股,拱动着屁股让鸡巴不停地在她的小穴里运动着,岳琴的眼神已经迷离起来,岳琴手中的杯子早已掉到了洗手池里,另一只手上的牙刷也失去了踪影,随着阿木身后动作渐渐大了起来,她将口中的牙膏泡沫吐掉便轻声地哼了起来。阿木轻轻地扳过岳琴的脑袋,一边操动着她一边寻着她的嘴唇亲了起来,岳琴因为自己满嘴的泡沫而躲避着阿木的吻,却不想阿木的倔强让她慢慢地屈服了,她忘情地和阿木亲吻着,舌尖用力地在阿木的口腔里转动着,她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个强壮的小男人带给她的愉悦。  阿木伏下身去吸干了岳琴甩在上面的牙膏泡沫,他动情地亲吻着,仿佛在吸食着人间的甘露一般,岳琴本想阻止,但看着阿木动情的样子不由地心底甜蜜起来,她心里感动地想着“阿木,只要是姐姐的东西你都不会嫌弃的!”  阿木知道岳琴是慢热的女子,尽管动情,但想要让她达到高潮却并非易事,于是他的鸡巴便不求速度,只是慢慢地有节奏地在她的小穴里挺动着,他不时的抚摸挑逗着她,以求给她带来最大的幸福和快感。他愿意为这个女人付出一切,哪怕是永远这样陪着她。  “姐姐,你睁开眼来!”  阿木一边在后面挺动着,一边对岳琴说着话。  岳琴缓缓地睁开眼来,不解地问:“干什么?”  阿木呵呵地笑了起来:“姐姐,你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你在这个时候是多么美你知道么?”  “讨厌!自己看自己多别扭呀!”  岳琴害羞地低下了头。  “那你可以看着我呀,这样我们才有交流!”  阿木依旧不甘心地引导着她。  “花花招还真多!”  岳琴轻声地取笑着阿木,但还是依言在镜子里看着阿木。  阿木如同受到了鼓励一般,捧着岳琴的屁股快速地插动了起来,岳琴的身子随着阿木的动作颤动起来,她扒在洗手池边上,睁大了眼睛看着阿木的表情,阿木一眨不眨地瞪大了眼睛从镜子里迎合着她的目光,岳琴看着他炽热的目光,身子突然兴奋地抽搐起来,阿木知道岳琴快要到了,于是便放开动作用力在岳琴的身后抽插起来。岳琴扒在洗手池上的身子渐渐地软了下来,她整个身子扒在那里,嘴里呜呜地呻吟着。阿木一刻也不停顿只是咬着牙用力地在岳琴温热的小穴里操动着,他连续的动作终于带着他的头皮一阵发紧。岳琴也已经到了极限,她突然抬起身子转过头来用力地咬着阿木的嘴唇,阿木低沉地吼了一声,终于将浓浓的精液射到了她的身体里,岳琴粗重地喘息着,软软地伏在了那里不愿起来,阿木死死地将鸡巴顶在岳琴的小穴里,虚弱地扒在她的背上,时不时地吻着她的脖子上雪白的肌肤。  “姐姐,你真好!”  阿木不忘赞叹地对岳琴说。  岳琴轻轻地抬了抬头,在下面支起手拍了拍阿木的脸:“阿木才是真棒!”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