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试岳母方知老妪原有情欲

  岳母在房里翻了一会,拿了什么东西,又开门走了出来,我看着她走过的背背影,手里拿着一张脸膜,原来是忘了拿做面膜的了,呵呵。她急急的脚步和丰实的背,显得非常地美而性感,搞音乐的,就是不一样。

  正当我品味的时候,忽然听到「啊!」的一声从卫生间的方向传来,接着是实物落地的声音「膨」了一下,我赶快走过去,看到岳母躺在地下,脚在卫生间里,身体在门外,浴巾已经脱落。

  我眼里呆了,那是一幅怎样的景状啊!

  岳母仰躺着,两脚半张着抬起,左手臂撑着地板,右手放在脖子下面,浴巾散在地下,水水的奶子挺着,黑黑的奶头象熟透的葡萄,略鼓的小腹下一摄黑色的屄毛,呈倒三角地一览无遗,就是看不到屄。她脸色痛苦而惊惶,整个姿势象是等待鸡巴肏屄的样子,全身发抖,一时风情浪艳,滑稽而美丽,刺激而迷人,男人的原始欲望在此怎能不被撩乱!我鸡巴猛然昂挺,撑得宽宽的长短裤鼓了起来。

  虽然春宫迷人,但我没有丝毫停顿,吃惊地喊了声:「妈!」然后走近她,把浴巾翻过来盖上去,由于手忙脚乱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奶头,我一手抖了一下,心里一漾,眼里直冒光。但我脑瓜子理智不乱,何况母婿间的感情深厚,我想要把她拉起来,她嗯嗯地嘴里哼了起来,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别……别拉,疼死我了…啊……」

  我连忙住手。怎么办呢?我心里一闪,计上心来,佯作惊慌地说:「妈,妈,你怎么样了?别吓我啊。」我声音带着哭腔,真他妈的我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表演的天份,不过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不然我再什么也表现不出来。

  岳母突然笑了,不过因为疼痛而笑得很勉强,「傻孩子,妈没事……你把妈抱……抱……到房里去。妈躺……一会就好了。」

  我听了,伸出手来到他背后,轻轻地把她抱起来,岳母不太重,估计一百一左右吧,她受了伤,我不能太用力,于是轻轻地做每一个动作,左手在她脖子下面,右手在他大腿上,软软地把她抬起来,感觉好象是在抬一板豆腐,软弹弹的非常舒服。

  她手右手好象伤了,只用身体的力量尽可能靠近我的胸部,全身几乎没有使劲,我可以感觉到她软绵绵的身体,柔柔软软的,她的右乳房正好半贴着我,而我的左手从她左腋下抱着她,也刚好把她左乳房的上半部握住,我看着她的脸,不知什么时候有点红了,刚才还是苍白的呢。

  她眼睛水水的,看着我惊慌的表情,微微笑了,象是感激,又象是安慰我的惊慌。我感觉到她认为我出自对母爱真诚的情感,在做这一切,所以我尽可能把她抱高点,不让她碰我的裤档下面,否则她的感觉就不一样,我的感觉也会变,心计也就落空了。

  我抱着她慢慢地走着,生怕一不小心把她给碰痛了,岳母的身体刚洗过,有点滑,浴巾不知什么时候滑脱了,她的奶子和屄毛又显山露水,让我一览无遗, 而我只瞟了一眼,就没再看。岳母的脸被这一幕羞染,红得越来越深,心跳也加快了,咚咚地直撞我的胸膛,我能用胸部和左手感觉到她心跳的变化,其实我也是有心理准备的,而且努力控制自己,所以看不出什么异样,除了手心在冒汗。

  我把她抱进房里,因为浴巾是湿的,而且也有点脏,我慢慢地让她坐在床上,顺手取掉了浴巾。对她说:「妈,我去取毛巾来给你。」

  她没做声,坐在床上没动,看着她扭曲的打抖,可能是太痛了吧,她居然没有想到要去掩盖她赤裸裸的身体。不过她身上全是水。我拿毛巾给她。

  她说:「文儿,你帮妈……擦擦吧。」

  我犹豫起来,心里一阵狂燥,我来?

  岳母可能感觉到了我的「尬尴」,叹了叹气说:「妈现在全身都疼,摔重了,不能动。没关系的,你帮妈来吧。」 ... 

  我假装着战战兢兢的擦了起来,但我知道,岳母是个传统而贞洁的女子,不能让她看出我的非分之心来得太快,否则就没戏了,也不能太慢,不然时间久了,她就是不注意我也会露出马脚。

  我从她的脸上擦起,轻轻地。擦到鼻子的时候,我略略捏了一下,到嘴巴的时候,我稍稍压了一下,到眼睛的时候,慢慢停了一下,到耳朵的时候,在耳朵里轻轻地掏,然后在耳垂上柔柔地磨了一会。这些敏感部位的刺激让岳母刚才平静的脸立即发热起来,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变得急促,但她在努力控制。我从小在武校习武直到初中毕业,对穴位和手劲有一定的了解,而且在和我老婆调情的时候,试验过不少,总能让我老婆欲望如溃,没想到这就用上了,而且居然是用在岳母身上。

  头部擦完后我帮岳母擦脖子,手掌在脖子上隔着毛巾张开,象没点力气一样地卡在岳母的脖子上,慢慢地转,她的呼吸急仲而粗犷起来,我连忙控制住我的手不让发抖。我是站着的,能看到她全身的反应,我的成就感慢慢地袭来,心里也得意起来,女人啊女人,才开始呢,就露了,本能慢慢地显露。我慢慢地往下擦,擦到锁骨的时候,稍稍用了点力,岳母嗯了一声。

  我忙问:「妈,什么了?」

  「没什么。」岳母很快恢复平静,冲我笑了笑。

  我慢慢地擦到乳房,加上点力边挤边拖,她的奶奶白白的,青青的血管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时我才发觉她的乳房还是有点儿垂,但不明显,真地想不到那是五十多岁老妇的奶子啊,如果不是想到自己的计划和恩爱的老婆,我早就压上去,把她给狂热地摧残掉!擦过乳头的时候,手指旋了一下,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岳母张了嘴,差点喊出来。我立即把毛巾下移,帮她擦腹部,我知道不能刺激得过份,点到即止,不然就会出现异外情况。在腹部我用力擦了两下,然后转到背上,使劲地拖擦,没想到她的背那样光滑,肉肉的,在我的挤压下,弹性丰满,我还以为是一层老皮,如果不是看到她的脸,我还真以为是位二十几岁的姑娘。岳母全身都微微发红,额头上也出了细细的汗,有种莫名的娇羞,我看到她的本能被我诱出,有一种征服的快感传到鸡巴上,我连忙转过去,走到她背后,射了。

  岳母微闭着眼,没有发现,我赶紧趁机将毛巾伸进裤子里,把精液擦干净。

  我已经站在她背后,她的奶子和肚子再次让我放心地看个清楚,那两个鼓鼓的东西随着呼吸上下揉动着,好象在诱惑我,让刚喷过的我的鸡巴居然仍旧热血喷涨,我连忙转移视线,把毛巾粘了精液的那面往里对折了一下,帮她擦手,我还真怕管不住,而且也怕时间久了引起怀疑,于是快速而轻巧地擦完了手和脚,我才发现她右边大腿和右手受了伤,尤其是大腿外侧,乌了一大块,估计摔得不轻。

  我没有擦她的下身,而是把毛巾给了她,她用左手自己擦,我则取了吹风帮她吹头,我天,她居然把毛巾翻了过来擦下身,妈呀,那里粘着我的精液啊,我终于再也管不住自己的心跳,急剧加快起来,身子立刻退开一尺,怕岳母听到我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吹干后,我转过去帮她取衣服,我打开衣柜的时候,看到了折得整整齐齐的内裤和胸衣,估计有十几套,大都是白色的,只有两套黑的。

  岳母说话了:「文儿,小衣服就不要了,你取件睡衣吧。」

  于是我帮她拿了一件薄薄的米黄色的睡衣,帮她穿上,然后扶着她慢慢地躺下,脸上故作紧张,她看着我的表情,好象很感动又好象是很满意地说:「儿子,不要担心,妈没事的,你找药来帮妈擦一下,右边手脚有点痛,其它的部位都没事。」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