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上)

  原本我以为琳儿只是单纯的醋意让她失去了安全感,所以才萌生了这样的想法。现在看来,早在码头意外见到我的时候,琳儿就已经做好了相处的打算。而这次海岛行也充分证实了我们有能力依靠着某种特殊的关系而成为「普通朋友」。
  这样既不会惹人怀疑,又能让我们不会有那么多的相思苦。
  这也是大学这一年来我一直想要尝试解决的问题,毕竟我对琳儿所付出的很多都是深感愧疚的。如果不是我知道阿辉的想法,我想我也不会有任何反对的可能。莫非琳儿没有看出阿辉的想法,从而愿意经常和我在这样的联谊中见面吗?
  我的心里猜不透。依照一般女孩的看法,肯定会对阿辉有所提放的,但是我和琳儿生活这么久了,她的生活理念里充满了童年的自信。什么贝蒂阿姨说过,女孩子能够吸引男孩子的目光是值得骄傲的,没有男孩在身边的男孩是悲哀的;什么于勒叔叔说过,他的大学生活充满了刺激,给他的一生留下了很多回忆,这些都是他的私密小宝贝;什么苏珊姐姐说过,性也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些都是琳儿常在我耳边提及的。所以我有些担心,她的观念会带来一些麻烦,但我也挺自信的,好歹阿辉就在我眼皮下,有什么情况我都会插一脚的。
  因为有了这样的深思熟虑,我并没有对琳儿周日的建议有所介怀,依然每天刻苦的训练、学习着,倒是佩儿经常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可能学体育的女生都喜欢往男生寝室跑,以前她一直都会在我眼前出现很多次,只是那时候互不认识,所以没有感觉到那样的频繁。佩儿也会在经过我们寝室的时候往里面多瞟一眼,四目相对的情况,总是难以避免。
  阿辉的生活还是那样不紧不慢,随性散漫,没有出现什么让他神经有问题的情况。秦峰虽然天天依旧宅在寝室,但多在神情亢奋的聊天,倒是和小媛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这周四晚上还没有在寝室过夜,第二天拿着手机一个劲的傻笑。
  这些情况搞的阿辉心里很不爽,同时也一个劲的后悔没有像秦峰一样抓住机会。
  我只好说他,他的目标比秦峰的不知道高多少,自然难以如愿,一方面好像是兄弟间的劝解,一方面也是希望阿辉知难而退……复杂的心情啊,最后说得我和阿辉都找不到北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琳儿的短信。
  「下周音乐学院有歌唱比赛,每天晚上都举行,你可以邀请寝室的同学都来参加啊。上周你知道人家在安全期,每天都可以……机不可失哦」最后一个害羞的表情,这短信真是太明白了,我估计我都没有这样的勇气发这样直白的短信。
  同时,这次只是歌唱比赛,完全不可能像琳儿短信中所说的,每天都那样,这小妖精又在勾引人。
  「嘿,小媛约我下周去参加她们学院学生自己办的一个ktv比赛,阿辉,你要不要一起去参加啊?」
  秦峰嘴上虽然打击阿辉,但人真是好到没有,又一次把我卖了。
  「是吗?这次一定要去。」
  平静了几天的阿辉一下子眼镜发红,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从椅子上弹起来,好像他已经等待得够久了。
  「你去?这些天你有联系对方吗?」
  我实在说不出女友的名字。
  「没有,我在想上周那次机会没有把握到,到底错没有错。」
  阿辉这是针对秦峰的。
  「早说了我不管你的事情的。你看这几天苏琳对你的态度,告诉你吧,女孩都是很矜持的,而且还看不起胆小的男生。你自己最好想清楚再去,不要白白浪费时间。」
  秦峰轻蔑的说道,显然他依然觉得阿辉这次太懦弱了。
  「一定要搞定,这次就全靠两位大哥了。」
  阿辉一脸的谄媚。
  这时,秦峰和阿辉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喔,谁说苏琳忘记我了,她还邀请我去参加ktv歌唱比赛呢?」
  阿辉这下更是高兴的跳了起来,我的心都寒了,看来这些琳儿是早就计划好了的。
  「高兴什么,她也给我发了」小女子邀请*** 寝室各大帅哥下周来音乐学院参加ktv歌唱比赛,作为对上次邀请的回赠「。别人是邀请我们寝室,你真是死不要脸。」
  秦峰说道。
  从两条短信一起收到来看,内容肯定是一样的,可见阿辉是故意说成邀请他的,真是太在乎自己的虚荣了,还害得我惊出一身冷汗。
  「谁说一样的,我现在就回个信息证实一下……我的歌唱得很差,如果这样参加比赛心里有些害怕。听说你唱歌特别棒,能不能周末抽时间教教我,所有费用都由我出,还赠送一顿晚饭。不然,我真是不敢参赛了。」
  阿辉一边回信,一边说着短信的内容,因为他要证实个人魅力,我在旁边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阿辉手机响了。
  「我说得嘛,你们看,她答应了。」
  阿辉看了一眼说道。
  「不可能,让我们看看。」
  秦峰自然不相信,冲上去抢阿辉的手机,我自然也心里怀疑,一起冲上前去制伏阿辉。可是阿辉那身肌肉真不是白练的,又加上秦峰这个所谓的助手,害我比阿辉差了那么一点点,让他跑了,还在寝室门口前做了一个前后弓腰的动作,操。
  「哎呀,你干什么?」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佩儿,你站在我们门口干什么?」
  阿辉抱歉的问道。
  「我来找李严的,他答应帮我写的论文还没有给我呢?」
  佩儿气愤的说道。
  可是那小论文我早就给她了,大论文一下子怎么写得完,我觉得事情有蹊跷,朝门口走去,秦峰爱看热闹,自然也溜了过去。
  阿辉以为我们还在追他,还没有从地上扶起佩儿,就朝楼下跑去。佩儿本以为阿辉会扶起她来,所以这一卸力,她再一次站立不稳。那时我心里不知怎么的,手脚赶紧向前,一把扶住差点再次摔倒的佩儿。那一瞬间,我见到佩儿脸上闪过一丝羞赧,不是因为摔倒,而是因为见到我。
  「中午一起吃饭,我要和你好好谈谈你答应我的论文。」
  那一闪而过的羞涩并没有影响到佩儿的个性,无中生有的事情再一次出现了。
  「论文?哦,好,好吧。」
  我思索了一下,明白肯定是佩儿有什么要和我说的。自从上次海滩上佩儿的那一回头让我心中有些感慨后,我就开始觉得佩儿虽然平时周身的衣服很少,但内心却被很多东西层层包裹起来,于是,我答应了。
  与佩儿的午饭依旧在后街,佩儿一身长款透气运动装,显得格外老实。
  「这些天你怎么没有联系我呢?」
  佩儿笑着问道,气质凛然。
  「又不是我要你帮忙写论文。」
  我回答道。
  「不是,我就在想,那天在海滩上,你为什么要那样看着我呢?你不相信我是一个那样的女孩是吗?」
  佩儿顿了很久,慢慢的说道,语气很轻松,但是我可以感觉到说出来并不是轻松的。
  「这些天你老在我寝室门口晃悠,就是要问我这个问题吗?」
  我试着把我的猜想说出来。
  「和很多人相比,你真的很特别。」
  佩儿笑着说道,这是对我猜测的肯定。
  「既然你这么坦诚,那我也坦诚的告诉你,只是觉得没想到,惊讶罢了,没有别的。」
  我眨了眨眼睛说道。
  「你想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吗?我认为你肯定想知道。」
  佩儿伏下头,但眼睛一直盯着我的眼睛,让我无法逃避她的眼神。
  「我……不想知道。」
  我抬起头说道,却看到佩儿的食指上套着一个羊眼圈,很新很新。
  「那晚我只是一个人回房了,我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就从龙王庙看到你那眼神开始。你那眼神让我感觉到有些……愧疚吧,总觉得自己不应该去这样做,只不过就是为了那些需要的东西。」
  佩儿咬着嘴唇断断续续道,语气虽然依然锐利,但气氛却早就改变了。她的眼神充满了诚恳,让我开始的回答无地自容,现在更加没有勇气去面对佩儿这样委婉的告白。
  「你……大概每次都是这样和男孩……和男人这样说的吧。你用不着这样,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帮你提前完成论文的。」
  我好容易想到了个不失面子的想法,说道。
  「是吗?对,我总是希望男人什么都按我的来,好像你不吃这一套。没关系,反正我的论文跑不掉。」
  佩儿炙热的眼神冰封了,语气也降到了冰点,说话的时候更是可以听到呼吸声。
  「那……你那天晚上……你的奖学金呢?」
  我觉得气氛很不好,很希望饭局赶快结束,可菜都没有上,所以我只好找话题问道。
  「这个好像不用你管吧。你早点给我论文的大纲就行了。」
  佩儿冷冷的回绝我。我见佩儿像在思考着什么,在做着心理斗争一样。这让整件事情变得很严肃,是自从认识佩儿以来没有的感觉。佩儿在我眼里真的就是一个只认功利的女孩吗?
  那为什么她那晚没有去?愧疚,是因为我的那眼神吗?我感觉自己在和自己开玩笑,隐隐不适应。
  「恩,今天这身运动服我觉得很适合你。」
  我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改口说道。
  「男人还有喜欢这样衣服的,恐怕也就你这样的会这样想。」
  佩儿的语气让我感到第一次见她时的感觉,有些不真实。
  「我要喝酒,你陪我吗?」
  佩儿冷冷问道。
  「好吧,我酒量还不错,老板,先来两瓶啤酒。」
  我喊道,心中不知道我到底要扮演什么角色了。
  「啤酒?钟叔,要你自己酿的那种,这男生酒量可大了。」
  佩儿没有看我的表情,对着门口在炒饭的老板喊道。看来这后街佩儿已经很熟悉了。
  默然无语,菜早已上了。这种酒很入口,当时就觉得她是在借酒浇愁,我只好硬着头皮上,很快两个大杯子就空了。只是没有想到这酒很有劲,我站起来准备结账,酒劲就来了,有些晕眩。
  「小伙子,这酒后劲足着呢,我看你赶快回去休息吧。」
  老板接过饭前,看我的样子,提醒道。可惜我已经感到头好重了。
  「你不是说你酒量很好吗?」
  佩儿明显也有些醉了。
  「这酒太厉害了,我说你能帮我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吗?」
  这种酒的劲头来得真的很猛烈,我感觉身体有些乏力。
  「帮你找地方休息……哈哈,好啊……」
  佩儿笑的有些苦涩。
  迷迷糊糊中,我坐了下来,全身的放松了。眼前一片柔软的颜色,不如暖色调的翻腾,又不似冷色调的渗人,只有那样心境的人才能说出这间房子的格调到底属于什么。但是,我真的有些喜欢,还去轻抚那光滑的肌肤,力量的充盈让人无法忘记那触觉。
  「我是不是很诱人?」
  问题在热气中升腾。
  「真的很诱人。」
  「那天我说我要去陪老男人,你为什么一脸怒气的?」
  「我舍不得。」
  「但为什么你的肉棒还那样硬邦邦的?」
  「因为想着有些爽……不……有些热。」
  「呵呵,我就知道你在撒谎……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就在你回头的那一瞬,我总觉得似曾相识……」
  男人总是可以在折磨下坚持自己的信念,却会在酒暖意淫中迷失自己。佩儿居然将我带到了她在后街的闺房里,漂亮的粉色陷阱震撼着我的心里,此时佩儿已经脱去了一切的防备,还原成了本真,我又岂能再隐瞒自己内心的呼喊?
  虽然佩儿的告白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我总是被她的魔力所吸引,心中更是早已相信了她的真心。此时,美人在怀,相濡以沫,肌肤相亲如漆似胶,你要我如何去掩盖自己的欲望?轻挑玉臀,软玉轻弹,在我指间穿来穿去,没有了海滩上的挣扎和僵硬,我才发现原来佩儿是如此的温柔。
  酒精在血液里流淌,热量在周身四散,我并没有那样无力,只是当时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了那膨胀的利器上。我心中有些害怕,害怕该死的酒精会让自己无力,更害怕佩儿会讥笑我才那么一下,就软了下来。
  结果显然不是那样的,佩儿的嚎叫甚至可以穿透房间的墙壁,直接让这栋房子周遭的人都感受到肉欲的刺激。这种嚎叫不是刺耳的,是发自内心的,中间带有无奈和娇媚,深深的带来了莫大的快感直接作用在我的大脑上,告诉我,你身体上的女人已经为你折服了。
  「佩儿,舒服吗?」
  我胜利的看着跨坐在我身上的佩儿,说实话,什么时候我脱去衣裤我已经不知道了,只知道是自己褪去的。我放缓了向上刺杀的力度和频率,让双颊潮红、香汗微微的佩儿得以喘息的空隙来回答我的问题。
  「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过……真的……你每次插进来,我居然特别想要夹紧大腿,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佩儿的声音有些颤抖,是因为我的刺激还在持续,我喜欢看着她媚眼如丝,双手轻轻按在我胸前,挡住她若隐若现的乳头的娇态。
  「我知道,不然你的小妹妹干嘛一直松松紧紧。」
  我用手按住她的胯骨,开始加快速度,因为我总觉得我和佩儿已经干了很久了,而我似乎还没有爽到。
  「那还不是被你干的……」
  接下来就只有乱乱的嚎叫了。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温馨,居然让我想起了琳儿,想起了琳儿美妙的表现,但佩儿的指甲很快让我从理性中再次掉落下来。极其快速而持久的抽弄明显让佩儿入迷,她俯下身子,死死搂住我的脖子,啃咬我的脖颈,划弄着我背后的肌肤……用双腿支持在我身下的沙发上,配合着我的动作开始反击。
  如果是琳儿……呀,这样的吸力,好紧,佩儿真是经验老道,尽管我见她每一个毛孔已经竖起,都在预示着她一直在高潮中挣扎,但还能主动收缩着腹部,真是难得一见啊。佩儿的眼睛近在咫尺,无法掩饰的爽快中隐藏着反抗的力量,不是抗拒欢爱,而是抗拒这么快就沉沦在我的身下。
  「还不缴械投降?」
  我在佩儿野性的呼吸声中刺激她。
  「你不是对我没用感觉吗?这么快就想搞定我,还早着呢。」
  佩儿斜了我一眼,双手扶起自己的臀部,轻轻扭动起来。可怜佩儿的小穴真的不是那么空洞,我的肉棒将里面塞得满满的,她这样做给我带来的刺激远远没有给自身带来的快感来得巨大。倒是佩儿因为强烈的刺激,死死含住我的脖子,这痒痒的感觉让我有些难以忍受。
  佩儿见我这样哼哼,自以为自己掌握到了诀窍,默默的勾起自己的腰肢,只让小穴含住龟头,然后开始旋转,真是莫名的舒服。可惜当时酒精上头,而且周身热辣滚滚,刺激缓和很多,不然肯定难以自持。
  我装作很难忍受,双手更是用力的揉捏着佩儿的双乳,身体开始不断细细的扭动着。佩儿觉得我已经快要泄身了,忽然直起身子,重重的坐了下去。我见机不可失,用尽力气,向上一挺腰,整根肉棒如同飞速的弹头,扎入粉嫩的神秘湖中。
  「诶啊,啊……」
  佩儿眼神有些怪异,显然没有料到我会如此用力的顶了过去。可是对于我而说,整个局面才刚刚开始,我也支起身子,搂住佩儿有力的腰肢,顶着她粉嫩的花蕊,开始玩起陀螺游戏来。
  龟头在花蕊深处摩擦,轻轻的抖动让真空般的子宫张张合合,气压的差异搅动花蕊变化成各种形状,但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龟头的侵扰。因为刚刚抽送的过程中,龟头早就直至子宫口,现在被狠狠吸住,又如何能够摆脱呢?
  佩儿湿润的身体滑溜溜的,我有些抱不住,但丝毫不影响我的动作,甚至带着惯性的动作更加自然。佩儿的眼神中有些楚楚动人,像是在责备我一样,但那暖暖的爱意写满了愿意和亲近。不然为什么将我带来这里,为什么一动不动背对着我,为什么在我抱住她的那一刻她眼中有些湿润……佩儿的眼中我还可以看到自己,正在不停的喘息着……
  「严,我是真的有些喜欢你……」
  长吻,没有我回答的余地。
  从佩儿的居室里出来后,已经天黑了,温柔乡里的时间过得真是迅速。走的时候佩儿并没有和我说什么,也没有看我,我也没有主动和她说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心虚。算了吧,就当做是酒后乱性吧,其实男人在床上所说的所做的,只不过是为了讨女人欢心罢了,不能当真的。我用这样的观念来标榜自己,好让自己不要那样愧疚。可还是在后街静坐到快要熄灯,才回到寝室。
  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早就没电了,心中才想起那个令人更加不能安心的琳儿。插上充电器,打开手机,果然有几条新信息,其中就有琳儿的。
  「唉,周末人家要去市里有点私事,所以明天又要辜负你了……」
  「严(笑脸)不要生气不回短信嘛,人家周末是为了学院的歌唱比赛,你应该要支持理解我。何况下周每天都会见面的,所以你要笑一笑。」
  天啊,周末又要泡汤了,这都第几次了……也有佩儿的。
  「李严,明天你能来吗?」
  「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那种人。如果你明天选择不来,我也能理解,而且你也不必再帮我写论文了。那样会让我没有办法天天骗我自己的心,还是回到陌生人吧。」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