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一个处女内科医生

”我便顺着脖子爬到头说,“我没事,要不我去找你玩?”她思考了下,“不太好吧,我没什么爱好的!算了吧!” 

  后来我实在不甘心,便厚着脸皮说,“没关系啊,我可以到你那里,咱们聊天怎么样!”她看我死不罢休,便礼节性地回答,“好吧!有机会再说吧!”我本打算再说点什么,这时有个病人走了近来,于是我起身,转过头说了句,“中午等着我啊!”她没回答,我只好悻悻地走了。 

  吃过中饭,天气很热,用沐浴露把全身洗干净,喷了点古龙香水,买了个大菠萝,便打车去找她,她说的公寓非常好找,而她住的地方有很显眼的标志,所以很轻易就找到她的宿舍。上了5层楼,到了门口,看到门口铁丝上晾了些内衣,有一件鲜红色的乳罩和内裤,非常性感,我当时想,假如是她穿的,从内衣的风格上,可以断定她虽然是个非常内向的人,但比较饥渴。 

  而且,依我的经验来说,这样的女人,一但爆发起来,是非常厉害的。其实当时,心里也很犹豫,究竟,她给所有人的印象都是冷若冰霜,没有人和她成为朋友,因为她根本就不爱和人多沟通。所以很多人,也就不怎么熟悉她。当然,这样关于她的负面新闻也很少了。 

  而对于内向性格的人,我的熟悉是,只要不是同性恋,同样也有七情六欲,同样渴望激情,只是她们总是惧怕某种力量,惧怕她们的内心为一般人所了解,所以只需要打开她们心灵大门的钥匙。就可以轻易的得到她们的心,而她们共同的弱点,就是假如一但得到了她们的心,就很轻易得到她们的身体,而这些,也是我们希望成为她们知音所渴求的,想到这。 

  我清了清嗓子,轻轻地敲了敲门,“谁啊?”门里传出她甜甜的声音,“我!”下意识的回答之后,觉得很傻。究竟,我们就早上才说过一次话,她怎么可能熟悉我的声音呢? 

  她没有再问,打开门,可能也是刚洗过澡,她换了身桃红色的睡衣,脚上是双红色的拖鞋,没有穿丝袜,腿显得很白。头发湿漉漉地散在身上,衣服都打湿了,她一面用毛巾擦着头发,一面用吃惊地眼光看着我,“怎么是你啊,有事情吗?”看来她是不太欢迎我这个不速之客。 

  这时很要害,一言不和,怕是进不了门,还要落一身骚了,于是,我轻轻地咳嗽了一下,笑着用尽可能柔和的声音说,“没什么,只是睡觉的时候,忽然想起来,我和你有个约定还没履行。辗转反侧了半天,就是睡不着,想想自己也是堂堂七尺汉子,总不能言而无信,你说对吧!” 

  我当时心里想,成败的要害就看她让不让进了,所以就要怎么恶心怎么来,说些经典肉麻而且可以触动她的话。可她听完并不领情,只是淡淡笑了下,说“好,那你现在已经来过了,履行完了,可以回去继续休息了吧!” 

  我听了差点喷出血来,不过心里纵然是热血汹涌,却依然面不改色,依旧用和蔼并柔和的声音说“不会吧!为了表示诚意,我走了很远很远的路过来,又爬了5层楼,现在又累又渴的,天气这样热,我已经感到有点虚脱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只需要休息一下,喝口水我就走可以吗?”和女人沟通的时候,你的措辞是非常要害的,在这里我用了可以吗,而不是常用的是吗,这是有质的区别的,这也是大学时做社会调查所学到的,没想到,竟然用到了泡妞上。呵呵。 

  看来无法拒绝,她只好挂着一脸的无奈放我进来。房间不大,客厅,厨房,一间卧室,带一个洗手间。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我随手把那个大菠萝递给她,她很诧异地拿在手里,看着我。我一本正经面对着她:“对不起,我们小区的人都太冷漠了,所以四周的几家鲜花店都倒闭了,只有水果店还开门,所以只买到这个菠萝!”她扑哧一下笑了起来,露出了小虎牙。“你这人真逗啊!”她笑了起来。 

  我看有戏,便继续一本正经的说道:“喂,姑娘,不会让我就这样站着吧!怎么也搞把扇子给我,先凉快凉快啊!”“那你请坐卧室吧,客厅里主家的东西放在那里,还没搬走呢!” 

  她一脸不情愿地说。于是来到她的卧室,打开门,空调开着,太完美了。几平方米的小屋,墙上刷着粉红的涂料,看起来这个主人也比较懂情调。一张很大的双人床,铺了张凉席,上面放着个粉红色的薄毛巾被,床边是个梳妆台,上面放着些化妆品,墙角的小桌子上有个录音机,旁边有几盘磁带,另一个墙角放着衣架,上面挂着她的衣服,看起来比较时尚。 

  虽然房间不大,但是收拾的还比较整洁。她去倒水,我坐在床上,观察着房间的布置,在找可以利用的切入点。她端水过来,放在床头的梳妆台上。我怕没话引起尴尬,便问:“是不是我的造访很忽然啊?”她拉了个凳子坐在我对面,一边用梳子输理着头发一边回答“是啊,我以为你随便说说的,没想到你真来了!” 

  我嘿嘿的笑了起来,“答应人的事情就要做到啊!这是鄙人做人的信条,不要说今天这样酷暑难熬,假如是见你,天上就是下刀子我也会如约而至的!对了,你品味不错嘛,看你的衣服都这么时尚,假如不知道你是医生,我还以为你是那个公司的白领呢!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