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的约定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空中小姐是人人称羨的职业,穿着合身的旗着袍式套装成群走在机场,总引来不少男人色迷迷的目光。也是其中一员的贝儿,才考进公司一年就引来一大堆男性热烈的追求,有的天天送花,有的每天一封情书,但都被贝儿婉拒了。

在男性的心目中,贝儿好像是女神、公主一样,总是全心讨好、呵护,可是他们都不知道贝儿半年前已经成了高级妓女,接待着各国多金的男人,『若是他们知道了,那会怎么想呢?』贝儿常看着满堆的情书花束,思考着这个问题。

「喂,小公主,好多情书呀!」

又是这个禽兽,心里嘴里都骂过他无数遍,可是就是对他没办法,嘴巴说不愿意,可是身体总是会自然的迎合着。又来了,文哥再度恬不知耻地脱起她的胸罩,吸吮她的乳汁。贝儿慢慢陷入迷醉,不能自拔,让文哥吸完了奶,又自然的跟他热吻起来,上了床,全身沾满精液。

贝儿看过文哥的身分证,他已经30岁了,可是每天还是像条活龙一样的操干她好几次都不会累,她接过很多更年轻的客人都没这么猛,难道只是不烟、不酒吗?跟文哥生活在一起半年了,发现他其实生活比自己单纯,吃喝只是粗茶淡饭,出去就是接头生意,没事就在家看卡通,看到她就强暴。

她是个龟公、禽兽,自己是个空姐、妓女,虽然已经在心里说了一千遍「我是被逼」的,可是真的是被逼的吗?也许刚开始几个月比较感觉的出来,但过了三个月皮肉生涯,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做爱,好像就很空虚,难道自己真的是淫妇吗?

贝儿发现自己忽然腾空起来,是文哥抱起了她,边走向浴室边说:「你在发呆什么?全身都是我的精液,爱我也不要这么爱呀!」

贝儿听到文哥这番冷嘲热讽,从文哥手上跳了下来说道:「我有脚自己走,不用你抱。」自己走进了浴室,好好的洗个乾净。

文哥在浴室外面道:「贝儿,你老爸又来找我借钱了,你说该怎么办呀?」

贝儿听到心一惊,关掉水龙头:「什么!你说什么?」身体也没擦乾,就全裸的闯了出来,刚好扑进文哥的怀里,贝儿哭着问道:「你这个禽兽,你又借他钱了对不对?」

文哥似笑非笑的回应:「那当然了,我又借了他五百万,他是说会还啦,不过我看最后还是你还。」

贝儿终于崩溃了,哭倒在床上,发疯似的哭叫着,文哥也没多理他,只是走了出去,顺手轻轻的带上了门。

「喂,我帮你请了假了,说你身体不舒服,这几天你就休息吧。喔,对了,你爸约你在凯悦见面,去不去由你了。」文哥放了一张写着详细时地的卡片在床头,就出门了。

贝儿擦乾了泪,把那张卡片揉成一团,用力向前丢去,可是过了一会,又捡了回来,看了里面的内容,再丢进垃圾桶中。

穿戴整齐的套装,画上淡妆,贝儿依约到了凯悦,满头白发的父亲已经坐在那里等她,一见到她,就热情地上前拥抱,拉到到座位上,点了两杯果汁,开始热情地跟她说这次的生意如何如何。

都是一些傻话,什么澎湖海底有明朝的宝船,上次打捞的地点差了一公里,这次再投入资金,一定可以捞到宝物。最后还拉着贝儿的手,老泪纵横的说道:「贝儿,都是我不好,上次伪造你的签名跟文哥借了一千万,还硬把你跟文哥凑成对,还好文哥人很好,又肯借我五百万,他还说上次的一千万就算了,还跟我保证一定会好好对你。等我捞到宝藏,我一定帮你办最好的嫁妆,你就跟文哥结婚,生一堆孙子给我抱。」

看到父亲这个样子,贝儿又心软了,本来想把一切公开,让他气死,可是眼前看到的只是个想在生命的尽头做最后一博的老头,她拍了拍父亲的手,说道:「爸爸,你放心吧,就用心去寻宝,不用担心我了,文哥也真的对我很好。」

父亲安下了心,马上叫了服务生,点了满桌子的菜,好像要把他的父爱都灌在美食里,不断的劝着贝儿多吃。贝儿虽然清瘦,却是个食量不小的女孩,也就顺着父亲的意思大吃一顿,才送父亲上了车,一直到车子消失在路的尽头,贝儿才转身离去。

回到了家,就看到文哥在看卡通,文哥见她回来,关掉电视问道:「父女相逢如何呀?」

贝儿轻描淡写的说道:「还是老样子,满口寻宝经。」

文哥向贝儿招了一下手,贝儿也不知怎么的听话地就走向他怀里,文哥亲着贝儿的耳根说:「淑英打电话来关心了,你明天还是去上班吧!」

贝儿点点头,文哥也不知兴奋个什么劲,一把抱起了贝儿走向房间,一下就把贝儿丢到床上,又是一次例行的强暴。

文哥在贝儿体内射出后,抱着贝儿说道:「我答应你爸爸娶你了,你说好不好呀?」

贝儿冷笑道:「你不是别忘了我还要赚皮肉钱还债呀!」

文哥说道:「当然没忘,结婚之后你还是继续当妓女,继续还债。」

贝儿实在搞不清楚这个禽兽是怎么想的,就随口说出了一个不可能的条件:「如果我爸找到宝藏,我就答应你娶我。」

文哥好像认真起来,伸出小指说道:「那我们打勾勾,一言为定。」

贝儿心里骂道:『你小鬼呀!明明是大淫虫还玩小孩游戏!』但为了避免他再啰嗦,就勉强伸出小指,跟他勾了一下,说道:「好啦,打勾勾,下半夜就别干我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这次的勤务又结束了,贝儿一下了飞机就接到文哥的简讯:贝儿,父病危,速至台大医院。贝儿一看大惊,火速赶到医院,好不容易问清了父亲的病房,发现满头白发的父亲昏迷不醒的躺在加护病房,全身插满了管线。

她急得飙出泪来,拉着医生问:「到底怎么了?」

医生答道:「病人是在潜水作业的时候被卡在水底,现在脑部缺氧,昏迷指部只剩二,加上年纪又大了,你要有心理准备。」

贝儿听了全身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喃喃的说道:「笨蛋,终于赔上一条命了吧!」

这时文哥出现在她背后说道:「人还没死呢,你怎么这么狠呀!」

贝儿一看到文哥一股脑把闷气发了出来,用力槌着文哥的胸口骂:「禽兽,都是你,赞助他做傻事就算了,还拖我下海!」

文哥抓住了贝儿的手,忽然表情严肃起来,把她抱进怀里说道:「这次宝藏是真的找到了。」

文哥抓着贝儿的手,出了医院,上了车,直奔银行的保险库,他们通过几道关卡,工作人员搬出一个陈旧的木箱放在桌上,文哥打开木箱,一道五彩光芒射了出来,里面都是个斗大的彩色宝石。

文哥说道:「你父亲就是为了这口箱子卡在沉船的夹缝里,他被救出来时,还一直念着你的名字。」

贝儿的看着宝石的光芒,眼泪滴在宝石上,光线又折射了一下,贝儿重重的把箱子关上说道:「笨蛋就是笨蛋,寻宝寻到命不保,有什么用!」说完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贝儿没有去医院,而是直接回了家,把衣服脱光洗了个澡,裸身躺在床铺上喃喃的说道:「这下子债还清了,命也没了,女儿还是做了妓女,这是怎么回事呀?」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双手却不安份起来,贝儿一手握着自己的乳房挤压,让乳头喷出乳汁,一只手摸到了下体,开始自慰起来。

我也是个禽兽了,老爸病危,我还在床上手淫,大脑反省,可是身体一点不知悔改,还用手指插进自己的阴道、肛门,我真是个变态,还想自己玩双管,已经停不住了,贝儿就就这样天人交战的手淫了一整晚。

隔天一早,终于冷静了点,赶到医院时,加护病房已经换了个人,贝儿焦急的四处寻找时,文哥叫住了她,贝儿看到文哥一身黑色西装,心里暗叫不妙,果然,文哥开口就跟她报告:「他走了,走得很平静。」

奇怪的是贝儿已经没有泪了,她说道:「至少他完成了梦想。」

接下来几天,在文哥帮忙下,顺利的处理完父亲的丧事,这几天文哥没有再强暴她,一切告一段落后,贝儿用继承下来的宝藏还清了债务,搬出那个家,恢复空姐的生活。旁人风闻到她离开了男友,就好像野蜂採蜜一样,追求者围绕身边,贝儿又恢复了那种备受呵护、宠爱的日子。

几个月过去,双峰没有每天的吸吮刺激,渐渐不再产乳,乳晕恢复了粉红,阴毛也长的又浓又密,遮住了原本敏感的阴户,但不知为什么,心里总好像少了一块东西,每天一定要手淫高潮过才能入睡,贝儿心想,这就是当妓女的后遗症吧,自己玩总好过被人玩。

不知不觉,又是父亲过世已经一年了,贝儿在他的忌日,带了一束鲜花,穿上一套黑纱洋装,到了墓地扫墓,她僱了墓旁的工人除过草后,自己烧了纸钱,点上一束香默祷着:希望父亲保佑我能找到幸福。

就在张开眼时,贝儿却感到屁股一阵刺痛,那熟悉的摧心感觉又回来了,该不会是……接着眼前一片黑暗,再度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全身赤裸的被绑在文哥家的床上。

没错!是那个禽兽,贝儿不住的颤抖,那熟悉的脚步声、那摧心的感觉。只见文哥笑着走了进来,一进来就亲了一下贝儿的乳头说道:「这样不行喔!要乳就要吸,我不在时,你也要买个吸乳器自己吸嘛,你看,都乾了。」

贝儿骂道:「禽兽,我已经没欠你钱了,你还想怎样?」

文哥笑道:「没欠钱是不用再当妓女没错,可是你忘了我们打过勾勾,找到宝藏就要嫁给我不是吗?」

贝儿叫道:「你这个流氓,快放了我!绑架是要判重刑的,这次我一定要报警。」

文哥托着下巴道:「我好怕喔!可是你奶奶的问题要先解决。」

贝儿看到文哥手上多了一只针筒,是泌乳针!贝儿哭叫道:「文哥,我不想再当乳牛了,这样好了,你放了我,我们可以用男女朋友的关系正常交往,拜託你不要给我打针。」

文哥摇摇头:「女人有乳房都不产乳,才是违反自然。你别乱动,要不然会更痛!」说完把贝儿翻了个身,用全身的重量压住,拿了一个棉球沾了酒精,在贝儿的美臀上消毒一下,就把那粗大的针剂打了下去。

文哥打针的的技术不错,其实不怎么痛,只是内心的绝望跟恐惧在打完针后一下溃堤,贝儿哇哇大哭了起来。

文哥轻拍一下贝儿的屁股说道:「好了,以后每天打一针,连续七天,你的泌乳功能应该就会恢复了。」说完开始脱起衣服,又说:「见到美女不干是对不起自己。」

文哥开始用舌挑逗着贝儿的阴蒂,才没几下,淫水就汩汩的沾湿了阴毛,文哥说道:「还是这么淫荡,真好。」说完就挺起阳具,用力刺了进去。文哥先是缓缓抽动,见贝儿发出呻吟后,再加速插抽,贝儿实在是受不了了,原本拼命忍耐不动的臀部,开始配合插抽律动了起来。

文哥叫道:「好!就是这样,真是名器。」贝儿的阴部随着高潮,一边喷出淫水,一边伸缩了起来,紧紧咬住了文哥的阳具好久,一直到双方筋疲力尽,贝儿就这样又被文哥强暴了。

就这样连着三天,贝儿跟文哥都没出门,每天就是吃、睡、干、打针,贝儿全身的孔洞都被插遍了,好像又恢复到当妓女的惨状,被干得全身都是精液后去洗澡,出来还要被干,又是全身精液。

但文哥毕竟是一个人,还是比当妓女时一次要应付一群男人轻松多了,贝儿不禁这么想着。想到这里,贝儿痛骂自己道,什么轻松,你当当自己是妓女呀,现在要赶紧逃出去报警!

正想着如何逃时,房门又打开了,文哥拿着空姐制服走了进来说道:「你下午不是要上班么?我帮你把制服拿来了。」

贝儿惊讶的说道:「你要放了我?」

文哥说道:「我又没绑你了,何来放呀?」就一把把还躺在床上的贝儿拉了起来,带到餐厅吃起了文哥新开发的蛋饼饭团。

文哥跟往常一样,看着她吃早餐,贝儿实在忍不住这目光,就问道:「你不怕我报警?」

文哥说道:「因为你的高潮绝对假不了,所以我不怕。好了,快吃,吃完我送你去上班。」

贝儿听了根本无法反驳,但是心中还是决定,到机场后马上报警,把这个强暴犯绳之以法,所以像往常一样坐上了车,一路开到机场。到了机场门口,文哥忽然从怀里拿出一个盒子,说道:「这是结婚戒指,用你爸捞的宝石做的,很漂亮喔!」

文哥打开盒子,是斗大的红宝石戒指,文哥把戒指戴在贝儿的手上,说道:「你这次飞回来,我们再办婚礼吧。拜!」

贝儿走到航警局前,正准备走进去时,午后的阳光照到了红宝石,闪出一道红光,刚好刺到她的眼睛,她犹豫了。正站在警局前不知如何是好时,淑英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叫道:「好大的宝石呀!照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是哪个男人呀?快告诉我。」

贝儿微笑的说:「就那个接送我上下班的普通人。」

淑英说道:「你不是跟他分手了,怎么现在……?」

贝儿笑了一下:「好了,淑英姐,别聊了,我们还有勤务呢,走吧!」

两个空姐牵着手加入其他空姐的队伍中,准备着这次的飞行。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