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谢又一春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第一章这是千叶房的半岛,从三日市场町到海边,可以很清楚地眺望铫子大吠岬。距离海边不远的松林中,建造了一幢一轩别墅。在这简单大方的别墅里,远处海洋的啸声和松林中虫叫蝉鸣,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到。热热的沙滩返照月光,当浪潮退隐四处寂静极,厊子居住在别墅里,犹如人间仙境别有洞天。厊子远离酷热的东京市,来到这远离夏天的洞府。为了怕一个人孤单寂寞,一个月前相偕智子一起来作伴。厊子的丈夫--板田信次,是某家大金属公司的老板,凭着热诚待人的处事方针和老练的交际手腕,在社会上扮有举足轻重的良好信誉,看来是个五十二岁的中年发福男子。厊子是水小路男爵的女儿,自幼生长在家贵荣华的贵族生活,是一个热情洋溢的女人,年约三十岁左右。丰腴的脸颊,小巧鼻头浮现油脂的亮光在脸上,就像浀溢夏天青春的气息的小美女。当她出外旅游前,在东京上班的丈夫曾有来电。「厊子?是信次啦..」「因为今天有重要公事,必须我亲自处理,现在我..我恐怕无法陪妳一起了..!」「没关系呀!随便你好了..反正我一个人倒落得清闲,自己一个人也能玩得很愉快!」我心里老大不高兴地嘟嚷。「我会尽快赶来的。有没有什么东西要我带的?」丈夫为了讨好似地询问着。「不用了啦!」「真的吗?」「讨厌..」「人家这里什么都不缺啦!你只要快点..快点来嘛..」「你什么东西都不用带..只要带来你的硬棒来就好了啦..」「哈哈哈..」我戏嚯的朝话筒里要求。厊子的美貌是蛮出色的。皎好的脸蛋迷人风采,若严格对五官作批判,她的嘴巴是略嫌大点。女人的嘴巴大也意味着那个地方很大。事实上,在也还在女子中学时,绵绵草纸上便明白颢示出发育良好的情形,小小的年纪便有五十度电球插入秘处的经验,可见她话儿成熟成就。板田信次这有为的中年男绅,虽然拥有了厊子这美娇娘,但是他并不因此而满足,到处拈花惹草的风流韵事时时有耳闻,在他的身边,如果少了女色的陪衬似乎就无法谈成生意,风流又多金到处玩弄酒女或妓女,一点也没把厊子放在心上。而她也并不是真心地爱丈夫,略为发福圆润的身体,虽然三十岁年轻妇女,却也无法引起年轻小伙子的吸引,只能接受老公的肉体,稍解饥渴的性需求得到满足。虽然不爱他,但是在无人聊解慾念时,厊子只有每天期盼着老公的到来,而唯一不排斥她的也只有老公板田。最近老公好久都没有来搅她,与自己的生理缠斗,对一女人来讲,是需要花相当大的努力。由于富裕的生活,厊子每天无所事是,只有不断地幻想着和老公的闺房之乐。那次好长好久的时候,好棒的结合..她侧躺着休息,因为想念与男人共处的情景,火热的脸颊染上红晕。宽广的庭院,种满花香绿木,徐徐微风吹来,躺在榻榻米垫上,把身体横躺下来。像芭蕉模样的透明浴衣,紧紧夹住股间揉搓,闭上眼睛沈浸在浮世幻梦中。「太太,这些棕榈盆景要放在凉台下吗?」风高气爽,好个舒服的什后,厊子躺在舒适的榻榻米上,闭上眼睛正想好好休息睡个什觉,突然被不经意的询问声惊醒,微瞇眼睛朝着声音发源的方向看去。反照凉台下,只见一位身材魁武,手腕强劲有力的青年,正低头用手擦拭在脸上留下的污泥,充满汗水露出迷人笑脸的年轻人,正朝着厊子仪人雅态方向瞧。小巧雅致的别墅中,密长了许多高大的棕木,整体看来甚是不协调,抹杀了四周美丽的风光,这个年轻人就是来整理花卉的。花卉店的老板也就是青年的父亲,因为身体不适所以就由他来替代。今年二十五岁的花艺店小开--三郎,虽然在花卉的造诣上,并不如老园艺纯熟,但是光外表强健丰硕,又帅性的脸蛋,即使有精神心智的不成熟,但是看他生龙活虎的模样,却是很多好色妇女们梦寐以求的好对象哩。就像沐浴在阳光下,泌出的水滴,微晕光泽的年轻人,便瞇眼玩意着厊子瞧。「就放在凉台下,三盆排成一排好了。」厊子柔柔地轻声指示。这时候,从房内走出来的女佣智子,正捧着手工制玻璃器皿,盛装着水果和点心及冷饮来。「三郎!稍为休息一会吧!喝杯凉茶解渴?」智子客气的寒暄着。因为夫人厊子正躺在房间,三郎不敢过去而紧张的横站在凉台边。待智子走回房内后,厊子很亲切的口吻唿唤三郎的名字。就像小孩子玩弄玩具一般的心情,填塞着厊子捉襟的心里。三郎则完全被厊子迷人的风采所吸引,怯生生地慢慢走过来。「好热哦..这里实在是好热哦..这个避暑的别庄里就这么热了,想必东京市会更热吧?」说完后,厊子故意扭动身体,在三郎的视线下,很清楚地可以看到衣衫内的奥秘!她开放女性优美的膝盖张开,用画有美丽水彩画的凉扇,朝着大腿内侧搧动。如此撩人的景象,白皙丰润的玉足像两尾交缠的白蛇在衬裙内清楚看到,被眼前美丽的绮景迷惑,三郎困难地咽下哽住的口水,眼睛眨也不眨一眼地看着她。〞哇啊!我看到了!真的看到了!夫人大腿间,像小山峰高高隆起的阴阜,还有世间少有浓密又黑亮的阴毛..〞〞还有..还有..不光只是这些而已。在浓浓黑色的阴毛下,有一条神密赤黑色像赤红一样颜色的裂痕,两瓣绽开的花朵正左右微开,差一点点洞穴内的肌肉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太好了..没有穿内裤..〞三郎在心中大叫出来,难道太太不知道吗?似乎不愿让三郎再看清楚似的,厊子翻转了身子,让后背朝向三郎视线的地方。不看太可惜的想法在三郎脑海中昇起,像个适当的角度后,又专注地凝视厊子诱人的胴体。似乎看穿了三郎的意图,厊子逗弄的心态更加强烈,想要使三郎的心情慾昇华到极点。「三郎,请你过来一下好吗?我今天在院子里赤足,不小心被刺伤到了,好痛!好痛喔!你来帮我看看好吗?」听了女主人温柔的召唤,三郎急忙靠过来,表现得既专注又认真,暗地里,似乎又在期待着什么事情发生,去到趴在地上的厊子身体边,低下头来把她的脚擡上来。这时候,衣服的下摆突然掉落下来到膝间,雪白丰润的玉足双只呈现在眼前。虽然她是个丰圆的女人,裙衬下的只足却是有很美的曲线。虽然他的手握住厊子的脚踝,但是燃烧炯炯有神的眼光,却被她大腿内侧的秘处深深吸引位,正如他心里所期待的,〞她真的没有穿内裤哩!〞如意料,趴在地上露出的内股完全露出外头,享受着早上清爽的阳光照射。长到这么大的三郎,是头一次这么接近,又这么清楚地看到女人撩乱的淫态,早已忘了自己来的目的,双眼充血地直视着耻部,着迷似地露出迷惘的神情来。故意露出诱人仪态,挑逗男人慾情的厊子,看到三郎对自己如痴如醉迷惘的神情,喜悦在心头,同时暗地里思忖着,如此强烈诱惑这血气方刚的青年,不知道..他在丧失理智思考时,会做出如何惊人之举呢?他会不会对自己做出..想到这里,厊子高兴地享受着体内的骚动。「怎么样?有没有刺呢?」「..」「算了!算了好了..」厊子故意不耐地把微开的双足併合。由于已经完全看清女人的秘部,对于收回的双足,三郎一点也不以为忤,反而更放下心来轻松地注视着,仍然趴在地上厊子皎好丰满的身体。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