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高淫荡女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第二天醒来时天已大亮,大成和兽兽还睡在我旁边,小鸡不知去向,我一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中午一点了。

「……呃」,我微微起身,头好痛,而我的小弟弟在内裤里立正着。这是第一次这么喝酒,我想想昨晚喝的东西,一共是两瓶二锅头,一瓶红酒,两大瓶雪碧,一大瓶可乐。

我嘴里很干很渴,想找些水大口大口喝。打开卧室的门,我听到扬扬和小鸡的笑声,他俩在客厅里吃西瓜聊天。

扬扬一脸素容,脸色有点发白,但精神看起来还不错,穿着一件垂到大腿的红色长T恤,坐在客厅和小鸡边吃边说笑,内容大体是昨晚谁喝多了之类的。

我看到她雪白的双腿,立刻就联想到昨晚看到的她的屁股和阴部。这让我有点内疚又有点骄傲,这么漂亮的妞,有多少人有福看她的屁股啊。我心想着小弟弟也不由自主的挺了起来。虽然我穿上的大短裤,但看起来那个部位还是被顶着。

她看我起来了,说:

「哎呀,总算又起来一个,你们昨晚调的那个害死人啦……,我到现在还头痛呢……」她有意无意地在我下面扫视了一下,然后又吃起了西瓜。

她好像不知道我和小鸡对她做的事,对她我放心了:

「哦,确实是,我喝得门都摸不着了,劲太大,以后要多注意!」我回应道,「你们别吃完了给我留着点,我口好渴,先去洗漱一下。」接着我路过女生的卧室往洗手间去,她们的卧室门是半开着的,我没敢往里面看,只隐约听到有人翻身的声音。

回到客厅我拿起一片西瓜:「小鸡,你去喊大成和兽兽起来。」「唔,好」说完他就起身去隔壁叫人,走之前还暖昧地对我眨眨眼睛,但却没有逃过扬扬的眼睛。

「喂!老实交待,昨晚我喝醉了有没有对我做什么?」扬扬等小鸡出去后小声问我,她故意板着脸但还是没有掩饰她的笑容。

「哦……让我想想,昨晚喝太多,我动了谁我也记不清了,嗯—好像摸过你吧,不过后来发现摸错了……」「嗯?……那你摸谁了?」扬扬一副感兴趣的样子。

「我本来摸着一对咪咪,我以为我在摸你呢,结果眨眼一看是我旁边的大成,我差点没吐出来,好在大成睡死了,没感觉,要不然让他以为我有特殊爱好呢。」「哈哈—哈—真的假的啊—,去你的—讨厌!还幻想摸我那个—」扬扬笑的时候好可爱,而且她反应过来我的话里占她便宜时,脸上一阵羞红,下意识的瞅了一眼自己胸部。这也让我想到她的娇乳和微小的乳头。

「那刚刚小鸡给你使眼色是什么意思?」扬扬追问。

「哦,那个啊—」我快速地想着说辞,「他意思是别让我把他昨晚的糗态说出来吧」,我瞎扯。

「哎,什么糗态啊,嘻嘻,说说嘛,快说,我不告诉他的。」她没看出来是我扯蛋。

「肯定不能告诉你,告诉你我会很没面子的。」小鸡这时候从隔壁过来了,他听到我们的对话,这句话说得很是时候。

「哎,对了,你们屋子那两位怎么样了?还没起来?」我插嘴问。

「呵呵,她俩比我还醉得厉害,萍萍醒来了不肯起来,小树肚子有点不舒服,再休息一会儿。」「哦……」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小树肚子不舒服,会不会是我昨晚对她那个的原因?一想到昨晚的光景,我有点心虚的看看扬扬,扬扬吃好西瓜了,拍拍自己的小肚子,满足地伸了个懒腰。

「会不会是昨晚吃的东西不干净,我今天起来也感觉肚子不舒服。」我还试图想多知道一下小树的情况。

「嗯—,不是的。」扬扬回答的很直接。我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

接着,大家也相继起床了,师萍萍是倒数第一名。

小树状态好像不太好,本来很白皙的脸有点泛黄,看起来有些憔悴。

她走出来时穿着一件休闲T恤和牛仔裤,和我们说话时神情除了有些许疲惫外没有不自然的感觉。她随意地打过招呼就去洗手间了。我内心很不安,夹杂着懊悔,担心她会因此怀孕。听到洗手间冲水的声音,我就想到了昨天夜里她的小屁屁,和她小屁屁上粘着的我和她的体液。

昨晚的一切感觉都那么遥远和梦幻,我和小树的事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

大成说他喝得晕晕忽忽,最后怎么回去睡觉今天都不记得了。兽兽一个劲地叫嚷着头疼,发誓以后再也不碰酒。只有小鸡比较沉稳,对三位女生嘘寒问暖。我没有多说话,小鸡问我,我只说自己头状态不好。

三位女生中扬扬的状态还是一如往常,有说有笑,还计划着接下来几天我们去什么地方玩。师萍萍也说头疼,做什么都没劲,还说自己肚子不舒服。

「靠,你肚子不舒服个什么劲啊,我又没对你怎么样,肯定是自己吃多了!」我心里想。

小树基本上和平时一样,和我们也是有说有笑,还说幸好我们都喝醉了,不然看见她吐了要多丑。但我发现她不吃西瓜不喝饮料,只喝温开水,真的是肚子不舒服啊。

接下来几天里,我们在小鸡的带领下在他们县城玩了几个景点。这几天里,小树时不时会显露出来吃力的神情,或者有意无意的捂着肚子。

「小树她怎么了,要不要去看看大夫啊?」我私下里问师萍萍。

「哦,不用,正常,她这两天来身了。」她漫不经心的回答我。

「来身?是什么东东?」我不解。

「笨蛋,来身就是来大姨妈,就是一个月一次的月经!笨死了你!」之后的许多天里,我们也时常出来玩,但没有这一次这么疯狂,我也再没有机会和小树或者扬扬那么近距离的亲蜜接触。

暑假结束后,死党们先后走进了各个高 中,兽兽和小树进入了市重点高 中,大成进入了另一所不错的重点,扬扬在我们原来的学校直接升了高 中部,师萍萍也升入了一所中等水平的高 中。

我在家继续玩着游戏看着武侠,偶而去父母的店里帮帮忙顺便拿点零花钱。

晚上大家有时间和这个几男生死党去压压马路喝喝啤酒看看路上的美女们。我时常想起小树和扬扬曼妙的身体,多少个夜里我都是幻想着她俩的身体打着手枪。

这样子过了一个多星期,我就觉得我的日子过得乏味,有点憧憬校园生活,重要的是学校里每天都可以看美女同学,在家里没那个环境。

父母也看出了我的百无聊赖,和我商量要不要去继续上学,我说补课我坚决不去,普通高 中我不去。父母没办法,说:要不就是职业高 中吧,有计算机专业,你喜欢玩游戏,爱摆弄电脑,这个专业你会感兴趣,而且我们有熟人,下周开学,现在托熟人还可以进去。我想了想,「行吧,职高 就职高 ,上!」我们市学校间有句俗话:「铁中的嫖客四中的贼,职高 的野鸡满天飞」,当然,我父母肯定是没有听说过这句话。朋友们知道我的这个决定又是惋惜又是艳羡,惋惜是因为我的成绩一向很好,这次落榜只是意外;艳羡是他们对这个「职高 」都有所耳闻。我对将要去的这所学校有点期待。

入职高 的事在我老爸朋友的帮忙下很好搞定了,本来也没什么复杂的,上职业高 中的很多学生都是中考成绩不怎么好,但家里又想让继续上学的,我的中考成绩在录取时算很高 了。

到了报名那天,我揣着报名费听从校方安排到某个办公室排队交钱,我分的班班名是九七计算机应用一班,简称计应一班,呵呵「鸡硬」班,看来这个班人不少,前面排了不少人。

排在我前面的一个女生一开始就吸引我注意,那女生短发,站得笔直,上身一件红色的带花衬衣,下身牛仔裙。身高 比我矮一个头,身材匀称协调。透过她的衬衣,我看见黑色的胸罩的带子,因为衬衣很薄,连她带子上的扣子都能看清。

「我靠,才这么大点人,就系着胸罩!」我心里琢磨。根据我们以前对周围同龄女生的观察,除了师萍萍外,没见过别的女生戴胸罩。

前面的女生在无意间转动身子时,我看到她的脸,第一印象是睫毛好长,眼睛也大,整个长相很甜美,算得上是美女。当她侧着身子时,我目光扫过了她的胸部,那是我见过的除了师萍萍以外在同龄女孩中最挺的胸了,她本来就站得很直,给我感觉她仿佛是在故意骄傲地挺起,胸不是太丰满的那种,却将衬衣前襟耸得高 高 尖尖,真想在上面抓上两把。

「嘿嘿,这学校果然不错,来对了,说不定今后会有什么艳遇。」我幻想着抓上前面那两个胸。

前面那女生看样子今天也是一个人来学校,不时地看看前面排的队伍,玩玩自己的手指头。看她嘴角微微上翘好像排对等得很不耐烦,我叹了口气:「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早知道这么多人,我就把锅碗瓢盆带来了。」那女生微微回头扫了我一眼,捂着嘴笑了一下。她笑起来看着很清爽。

这时候有人在后面拍一下我肩膀:「嗨!哥们。」我回头看,原来是以前初中时一个年级的校友,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绰号叫「李三」。以前在初中时经常一起踢球,据说经常偷家里钱被家长打,后来就被大家叫「李三手」,叫着叫着就成简称「李三」了。

「嗯?你也上这学校?」我笑着拍拍他肩膀问。

「是啊,我就这个班的,在后面排对,看到前面有个人好眼熟看着像你,走近了看还真是你!呵呵,你怎么也来这学校了?。」「噢,我是听说这学校美女多,好不容易才排上队!」我开玩笑说。

「得了吧,像我们这号差生没地方去了才来,我记得你在你们班上学习一向很好,初中经常看你参加各类竞赛呀!」他有点纳闷。前面女生听着我们交谈,稍稍侧头余光扫视了一下我。

「我说真的,没看我们这个班美女就挺多吗?」我故意对着前面女生努努嘴向李三示意。

「哪呢?哪呢?」李三瞪大眼睛装出很夸张的表情向我前面扫望。

那女生「噗嗤」一声笑了出声。我们两个也跟着嘿嘿笑了起来。

「走,出去抽支烟去」李三招呼我。

「我不会抽烟。」

「哎,走啦!一时半会儿还排不到我们。」

说着李三便勾着我的肩往办公室外走去,我们路过队伍后面时,有一个很清瘦的男生半低着头排在队伍的最后,我看他很眼熟,不免多看了几眼,那男生用阴沉的眼神注视着前方,脸色苍白。

「你看他是不是以前我们学校的?」我问李三。

「哦,是的,好像是三班的吧,以前没说过话,不太熟。」李三回答道。

出去后我陪李三在楼下抽烟,聊着天,看着校园里来来往往的女生。这时候从我们身边走过一群女生,有十来个,有说有笑,叽叽喳喳像欢快的小鸟。她们穿着打扮比起我以前周围的女生更加成熟性感。

「是我们上面一届幼师班的,」李三看我望着这些女生们对我解释道:「她们这个专业,班上四五十人,只有四五个男生,其余都是女生,听说我们这一届幼师专业有两个班。」「呵呵,那这几个男生岂不是很爽!」我望着这群小鸟远去的背影。

接下来就是交钱报名,领学号。我们的班主任是位魁梧的大叔,他通知大家下午到校的时间。

下午到校,班上的人也都差不多到齐了,我粗略看了一下,人数大概五六十人的样子。班主任大叔带领大家打扫教室。我们班的教室在一楼,旁边就是计应二班,隔着楼梯另一边是电算会计班。这一届的幼师专业确实如李三所讲有两个班,可惜在二楼,我们计应班的头顶。

班上我只和李三相识,下午干活我俩基本上一起行动。卫生打扫完都已到半下午,班主任开始按照报名表为大家安排座位。

我被安排在倒数第二排,我身后只有一个人,就是早上那个排队在最后的阴沉男生,我注意到他一下午都是一个人行动,也没见和任何人说过话。

早上排队时的那个女生就坐在我前面,而她的同桌也是位美女,体形略显丰腴,尤其她的胸很引人注目,特别饱满在衬衣里呼之欲出,在高 一学生中绝对是不多见的,从她的后背透过衬衣也能明显地看到胸罩的带子。

我没有见到我的同桌,听班主任讲有事没来。我只在排座点名时听到名字:

杨忆涵。名字听着应该是女生,不知道长得怎么样。

班主任宣布明后两天放假,周一开始为期一周的军训,军训期间所有学生一律由学校统一安排住校,非特殊原因不能回家。

晚上,我和死党们一起去夜市吃饭,小鸡因为从这学期开始在他们县城复读初 三没能来,小树、扬扬、师萍萍、兽兽和大成都在。大家一起为我们新的学期新的生活举杯庆祝,各自讲叙自己学校的新鲜事,喝过几杯啤酒后,大家更是起劲,从香港回归到刚刚车祸的戴安娜王妃无所不谈。

兽兽依然保持着风趣幽默,不时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而且他和小树现在在同一所学校,更多的共同话题使他俩看起来更加亲近。我看在眼里心里有些酸楚,不仅因为暑假里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更多的是我一直对小树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是单纯的喜欢,我相信我们班里大多数男生都喜欢小树,人长得漂亮,学习优秀,办事井井有条而且还性格开朗,不是那种因为自身条件好就拒人千里之外的人。

而我在面对喜欢的女孩子不像大多数男孩,会对自己喜欢的女孩示好,会逗她们乐子引起她们注意并巴结她们。我对于小树,一直是不温不火,就像是普通的同学普通的朋友,没事绝对不讲多余的话,我只喜欢默默地在某个角落注视她欣赏她,除了那天晚上酒后我对她做的事。

记得刚认识时还是小树主动来和我讲话的,那时候我面对她,和她讲话心跳都会加快,我感觉我的脸是红的,要不是本人皮肤色素较深,肯定会被她看到我的羞色。在那天晚上的事情后,我对小树更是有一种深深的愧疚和更多的爱怜,我一相情愿地想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来看待来保护她。

我目光注视着街边人来人往,思绪沉浸在过往纠结,一时大家讲什么也没听进去,直到觉得胳膊上一阵疼痛,原来是扬扬拿手拧我。

「喂!你想什么呢?跟你说话你都听不见?」扬扬嗔道。

「哦,」我回过神来,「我在想今天班上的美女呢。」「瞎扯!想美女有想成这样的吗?看你那眉毛,都快撮到一块儿了!跟谁欠了你似的。」扬扬反驳道。

「说不定是他看上的哪个美女跟人家男孩跑了,他愁成这样了。」大成分析。

听了大成的话我心中一跳,没敢抬眼看任何人。「呵呵,没,我在想下周军训一个星期回不了家,我没法玩游戏——对了,扬扬你要跟我说什么?」我岔开话题。

「嗯——是这样,我们刚刚商量明天去你家玩,他俩去玩你的游戏机,我去看漫画。」「好啊,没问题,刚好这两天手痒愁没人和我练两把拳皇呢。」我说。

「哪里是我们商量啊,是你一个人提意吧。」小树微笑着对扬扬讲。

「我和她去不了,明天早上学校组织新生去看电影。」兽兽说,小树随之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哦,什么电影?」我问。

「不是《鸦片战争》就是《离开雷锋的日子》。」「我可能也不行,」大成说,「明天看吧,我要去之前给你家打电话。」「好吧。」我说。

「那你呢?」扬扬巴巴地望着最后没发话的师萍萍。

「我们学校明天不放假,呵呵——。」

「唉,那我也不去了!你们都不去,我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扬扬嘟着小嘴说。

「怎么会没意思,你去就两个人找点意思嘛,嘿嘿——」兽兽奸笑着。

「去你的!」扬扬的一根卫生筷飞向兽兽。

那天晚上我欢笑着和大家分开后,又独自一人又拎酒坐到河边,等我回到家时已是深夜,微醉中我在自己漫画本子上写了一句话,然后倒头就睡。

我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按门铃,一睁眼已天亮,看看闹钟,是早上八点多。

这时候父母都已经去店里了,不知道是谁在敲门,我机械地爬起来去开门,当我把门打开,看到扬扬戴着一副墨镜婀娜地站在我家门口。

扬扬今天的打扮很耀眼,平时扎起的马尾放了下来,前面一部分从脸颊两侧垂到肩前,另一部分柔顺地披向身后。上身一袭黑色长袖紧身T恤,紧贴着扬扬的细细的腰线,裹出她正在发育中的娇胸。她将衣袖褛到胳膊肘,右手拎着一个塑料袋。她下身是一条红黑花格的褶皱公主裙,每一层褶皱都有一圈黑色蕾丝花边。裙子遮到她的膝盖以上,可以看到她半截雪白的大腿。她没有穿袜子,光着脚穿着一双红色的凉皮鞋,一只脚踝上戴着一串水晶脚链。

扬扬簿簿的双唇好像涂过唇彩还是唇膏,显得娇艳欲滴,让人忍不住想去一亲芳泽。一副紫红色墨镜使她看起来又酷又俏皮可爱!

我为眼前的扬扬惊叹吸引着,目瞪口呆地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扬扬也被我的形象吓的花容失色,失措地指着我的下体说:「你——你——你没穿——」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没穿裤子,虽然穿着内裤,但从刚刚爬起来开门,到看到扬扬,我下面那东西一直都保持着「一柱擎天」的状态,将我的内裤顶成小帐蓬。

我急忙跑回卧室去穿衣服,等我穿好一条大短裤时,扬扬也跟了进来。

「快去刷牙洗脸,我给你带了早饭。」说着,扬扬把手上拎的塑料袋在我面前晃晃放在书桌上。

「就知道你还没起床。」

「你昨天不是说不来了吗?我怎么会知道你来还这么早!」我边说边去洗漱。

「我早上起来没事干,就过来了。——《雪椰》最近有没有出最新的?」扬扬在我房间大声问我。

「——没」我嘴里塞着牙刷含糊回答,心想你早上起来没事干,还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过来,光打扮这身行头不知道你要花多长时间。

当我洗漱完回到我房间,扬扬摘掉墨镜正坐在我书桌翻看着东西,她拿起一个本子大声念道:

「——如果我的过去没有你,那我希望今后能够和你一起渡过;如果我的过去已经有了你,那么,没有你的将来我该如何过下去?——」这句话听得我好不自在,那正是我昨天夜里回家发神经写下的一句话。

「咦?你这是为谁抒情呢?」扬扬盯着我看。

「你!」我在心里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切!」扬扬皱了皱鼻子表示不屑,但我看到她眼神里闪过一丝喜悦。

我心里默默地为扬扬道歉:「对不起,那虽然是我脑子抽筋写下的,但说的女孩不是你——」我叠着被子,她在我身后饶有兴致地继续翻着那本画册,我隐隐感觉哪不对劲,等我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

那本画册平时是我收在书桌最深处的,上面前几页是以前临摩过的一些漫画,有七龙珠、灌蓝高 手、拳皇等等。后面的许多页上面是我后来自己画的一些「特别」的东西:有半裸的电影少女,露着一对硕乳的不知火舞、全裸的水兵月等等,后面还有一页,画的是一男一女后背式做爱的画面,两人均一丝不挂,男的一手从前面抓着少女的乳房,一手按着她的臀部,旁边还用篆体注明——男欢女爱图!

而此刻,扬扬已经翻到了册子后面,她有些吃惊地一边瞪着我一边继续翻动,嘴里还念叨:「我的妈呀,你竟然还画有这种东西,真看不出来——这比例完全不对嘛!——我的天!」她脸上一红,我有点不知所措地看她翻到了「男欢女爱图」!

扬扬有点愠怒地将册子猛地一合,甩给了我:「流氓!色鬼!变态!」「嘿嘿——」我无奈地傻笑一下。

「我一直还以为你比兽兽要正人君子呢,没想到你们男人其实都是一样的货色!」扬扬脸上仍然挂着绯红。

「正人君子也是人呐,也有正常的七情六欲!」「你这个正人君子的七情六欲表现地好像有点太早了吧!」「非也,非也。我们这个年纪正是对异性的身体充满好奇的年龄段,你没看好多男生一天没事就趴窗户上看外面的女生吗?这正是他们对女生的身体充满了渴望。」我一本正经地说。

「——那你也是变态!」扬扬明显没被我的道理说服,但又不知道如何反驳。

「为什么?」我装傻。

「你看你画的女人,胸那么大,真人有那么瘦胸还那么大的吗?」「这证明我对异性的身体还缺乏认识,只是凭自己的主观臆想去画,没有事实依据。——要不你做一回我的模特,我来画!嘿嘿!」「美死你个臭流氓!」「其实——其实我们的身体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就像……」我故意拖长语气。

扬扬双手叉胸坐着斜着眼等我接下来的后话。我故意不说下去,将叠好的被子放整齐。

「就像什么啊?!」

「就——像——你!」我一字一字慢慢地说。

「我怎么啦?」

「你看,青春期的少女变化过程还真是奇妙!初一时乍一看到你,只是觉得你在班上女生中有点出众,但还算不上非常漂亮。而现在,看看,你已经出脱成一位真正的性感美少女。我一直都迷惑造物主是怎么将一个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我一边说着一边故意在扬扬身上扫视。

扬扬还假装气恼,瞪了我一眼,但明显带有欣喜的神情。

我继续说道:「这三年我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但发生在你身上神奇的变化我却没有足够多地留意……」「你光留意小树了吧……」扬扬淡淡地说。

「哪里有,小树在班上活动多,出镜率比你高 ,比你显得成熟一点,但是没有你这种小女人的妩媚,你比她更有味道!」「得了吧——早饭你还吃不吃,都快凉了。」

我打开扬扬拎来的塑料袋,里面是煎鸡蛋牛奶一类的,我用手抓着就吃。

「嗯,好吃,哪买的?」

「我早上自己做的。」扬扬得意地说。

「真没看出来啊!」我边吃边故意上下打量着扬扬,表现得对她刮目相看的意思。

「你别一个人吃好不好,我也没吃呢!第一次做,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我这才发现里面的食物都是双份,我把袋子放在我们俩中间,扬扬翘起小姆指小心翼翼地用两只手指捏起食物放进嘴里。

早餐在愉快的氛围中被我俩吃得干干净净,不用说,肯定我吃得多。吃完后扬扬拿起一本《电子游戏软件》杂志漫无目的地翻看,我爬在地板上做俯卧撑,我每天都坚持锻炼,即使在没有条件的情况下我也会做几个俯卧撑。

「嘻嘻,我来数数你能做多少个。一个……两个……」扬扬扔下手中的杂志,笑眯眯地数着数。

「呃——你能做多少个?」我边做边问她。

「我啊,五个差不多,呵呵——四个……五个……」「喝——我一般是四十个——喝——如果有你这个美女助威——可能会超过五十个。」「五十个!吹牛!我不信。八……九……」

「不信打赌——呃——我要能做五十个,你让我亲你一下——要是做不了,我让你亲一下——」「十一……我不干,怎么样都是你占便宜——十二……十三……」「嗯——那这样,我比平时翻一倍,做八十个——赢了我亲你一下,输了——喝——我晚上请你吃烤鱼柳——。」「八十个?」扬扬很惊讶,「好!就八十个,现在是二十一个了,嘿嘿……」扬扬最喜欢吃老五家的烤鱼柳,我能做八十个俯卧撑她绝对不相信,我们毕业时男生达标才三十几个,还有好多人没过,她对她能吃到鱼柳胸有成竹。

其实我平时就能做到八十几个,最近还在每隔两天多加一个。我在做到四十个以后故意放慢速度,让扬扬看到我仿佛做得很吃力,一起一俯中,我可以看到扬扬裙下的大腿根部……「四十八……四十九……」扬扬有些得意。

「五十九……六十……」她等待我随时累爬在地上。

「六十九……七十……七十一……」我的汗已经顺着下巴直往下流,但还能坚持,扬扬紧张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八十……八十一……」我看不到扬扬的脸,但她的声音明显小很多。

八十三个!我从地上爬起来时,已经浑身是汗,我喘着粗气坏笑着看扬扬。

扬扬盯着我起伏的胸膛,被我的体能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呼……果然有美女……呼……呼……助阵,就是不一样……呼……,我的历史最高 纪录,八十三个!……呵」「你……你好厉害……」扬扬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我。

「少拍马屁,说吧,让我亲你哪里?呵呵。」我带着奸笑靠近她。

「不行,不行,不行……」她连声呼叫。

「嗯?愿赌服输!事先你都答应的,为这我差点没累死!」我不依不饶。

「你明明就可以的……你骗我!」扬扬有点惊慌。

「什么明明,什么呀?我这是拼了老命换回来的,你看我这汗流的,快点选让我亲你哪,嘿嘿,你要是再不选……」我的目光在她的娇胸上游走,「那我就替你选了。」扬扬向后靠靠,突然狡黠地一笑,浑身放松了似地又坐回椅子上。

「好吧,那你就……」只见她缓缓地抬起一只嫩腿,「……那你就吻本大小姐的……脚趾头吧!」我没想到扬扬会想到这么龌龊的办法,不过看看她光洁的脚面也不由让我心动。

我无奈地摇摇头说:「没想到你还真是卑鄙啊,不过算了,我忍了。」我蹲下身子:「那还麻烦大小姐您把鞋子脱掉吧。」「我不,你就这样亲!」扬扬一副高 高 在上的姿态。

「你鞋上有糖吗?这样我亲不到啊。」

「要脱你自己脱!」

我用手轻轻握住她的凉鞋从她脚上脱下来,她的脚白天看起来更洁白细嫩,我这是第二次握起她光滑的脚踝。

「记得暑假里你的脚趾甲涂着淡粉色的指甲油啊,现在怎么又成鲜红色的?」我盯着她问道。扬扬的俏脸发红。

「咦?你对本小姐观察得蛮仔细嘛!」她伸直了一条腿任凭我握着她的脚抚摸她的脚面。

我用手指轻轻在她每个脚趾缝里逗痒痒,引得她「咯咯咯」直笑。

「呵呵……呵,你到底亲不亲啊,不亲我穿鞋了。」她一面象征性地往回抽自己的脚一边说。

我抬起头,目光刚好掠过她的裙底,看到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小内内,好像是带白色蕾丝花边。

我故意拿舌头舔舔嘴唇,表现出一副饥渴状,一边抬眼望着扬扬发烫的俏脸一边将双唇伸向她的脚丫。

我嘴唇刚刚碰到她的脚趾,她的腿就往回一缩,不过因为脚踝还被我抓着,她没抽回去。就在这时,家里电话铃响了。

听到客厅电话铃响,扬扬面露坏笑盯着我。

「我先去接电话,等我回来。」我恋恋不舍地放下她的玉足,顺手在她小腿肚子上轻轻拧了一把。

电话是大成打来的,我记得他昨天说过,今天要来找我玩的话就给我电话,结果他在电话里告诉我说不来了。

「什么嘛,不来了你打个什么电话嘛,真是的,坏我好事!不来刚好!」我心里埋怨大成。

当回到我房间时,扬扬已经自己穿好鞋子站在床边笑盈盈地看着我,一脸的得意。

「喂,你怎么把鞋都穿上了?」

扬扬笑着不说话。「好吧,即然这样那我只有自己动手了,你可别后悔。」说完我便做饿虎扑食状向扬扬扑去。

扬扬身体轻轻往旁边一侧,我便扑个空,我再扑她再躲。我有意和她这样子闹着玩,我迟缓的动作逗得扬扬咯咯直笑:「哈哈,看你熊样……哎……呵呵,好危险,……差一点点!」扬扬轻盈地在椅子和床之间与我周旋,她的裙角被带得起伏飘动着。这一刻,我恍惚看到面前的是一位跳动的少女精灵,在我身边飞舞欢笑。我能嗅到少女身上散发出沁人心菲的甜香。我伸手触摸不到她,却能感到她的发梢掠过我的指间。

我索性我闭上眼睛,直挺挺地倒在床上,沉浸在美好的感觉当中。我这一倒下不要紧,正在闪避我追逐的扬扬却被我伸直的双腿绊到了。我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听扬扬娇呼一声,紧接着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

我睁开眼睛,扬扬脸就近在咫尺,双眼闪着顽皮的笑意。她急促的呼吸着,呼出的气流轻拂着我的面颊,我双手自然而然环抱起她的腰部。扬扬一边做势推开我一边嗔道:「你耍赖!我不来了!」却发现我已经紧紧抱住了她,顿时满脸羞色。

「嘿嘿,我怎么耍赖了?我本来都放弃抓你了,是你自己躺到我怀里的。」「不是的,不是的,你是故意绊倒我的……」扬扬在我怀里挣扎着。

「即然是你自己这么急切,那我怎么好意思拒绝,来!亲一个!」说完我快速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扬扬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瞪大双眼呆了一呆,立刻又惊又羞,接着在我怀里就给我一顿粉拳,我没有反抗,任凭她的每一拳都落在我的赤裸的胸口上。看她咬着下嘴唇有点生气的样子,特别让人怜爱。

「扬扬……」我轻声喊她,她停下手,微微喘着气,用两只胳膊撑起上半身,盯着我:「干嘛?」她的小嘴唇在这时候更显水灵娇艳。

我这时候并不知道要说什么,可能这种时刻也不需要说什么。于是,我搂着她的腰用力一翻身,将她压在我的身下。

扬扬显然没料到我的这一动作,她在我身下呼叫着挣扎着试图推开我,但她的力气实在很有限,我双臂杵在床上压着她纹丝不动,只微笑着注视她。我相信我这会儿的微笑绝对是善意的,不含任何取笑或恶搞。

扬扬折腾了一小会儿也没了力气,两只胳膊抵着我的胸膛看我,当看到我坚定地正盯着她,轻轻白了我一眼,即无奈又害羞地闭上了眼睛。她胸口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我感到她撑着我的胳膊在微微颤抖。房间里好安静,安静得只能听到我逐渐加剧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我轻轻拉开她放在我胸前的两只小手,俯下身子去吻她。当我接触到她红润的嘴唇时,她的身如触电般明显一颤,我也非常紧张,心跳明显加快。「唔……」扬扬紧闭双眼低哼一声,俏脸挣扎着向左右两边躲闪着。

这是我第一次亲吻女孩子的嘴唇,她的唇柔软而芬芳,我死死吻住她,用舌尖伸进她双唇,她牙关紧闭,我舌尖只在她细密的贝齿上舔动,她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我挪动身体,让一只手从她腰际抽起,隔着衣服抚摸她的后背。她的衣服很光滑,身体发软,柔若无骨。我从她的嘴唇亲吻到她嘴角、脸颊、耳后再到脖子,扬扬呼吸急促起来,红透了脸没有回避,承受着我的热情,并轻轻张开嘴呼气。

我马上又吻回她的双唇,并将舌尖递进她口中,她还没来得及闭上嘴,我的舌尖就碰到了她的舌头,她的小舌头柔软湿滑,并且带有凉丝丝的甘甜。我在她口中不断地深入,舔舐滑动着。

她的舌头渐渐也有了反应,轻轻碰触着我的舌尖,我马上迎了上去,和她相互抵触。慢慢地,她把舌头试探性地伸进我的口中,探寻滑动着。我用舌尖挑动她的舌头,引导她深入进来,我含着她的舌头吮吸上面分泌的甘甜。她仿佛也尝到美妙的滋味,在我身下轻轻摆动身体,并反过来吸吮我的舌头。因为她穿的是裙子我穿的短裤,我们的腿部肌肤也不断的在摩擦。

虽然我之前摸过她的腿,但相互肌肤这样大面积的接触还是头一回。

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嘴唇与舌头的节奏明显加快,我将她从背后紧紧抱着,她的乳房紧贴在我胸膛,虽然她穿着T恤,但我还是能感受到她胸脯的柔软。

我们相互交替吸吮缠绕,这一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等我俩相互分开时,我的嘴唇都有点发麻。

扬扬红透着脸惺忪朦胧地看着我,我搂着她的弱柳般的腰,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闻着她头发上散发的香味。这一刻我心里只有面前扬扬一个人,没有小树,也没有即将要认识的新学校的女孩子们。我心里突然有个冲动,想对着扬扬大声说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

我的嘴唇感受到一股温热,原来是扬扬主动将樱唇封了上来。她这次直接将舌头伸进我口中,我们搂做一团疯狂地纠缠起来。我的手也更放肆地伸进她的T恤,在她细润如脂的腰上背上摸索,扬扬也忘情地将小舌头深入我的口腔深处。

我的手摸到她穿的是一件抹胸,我有几次想从她后背摸向她的胸部,都被她用胳膊肘挡开。

新一轮的狂吻告一段落时,我搂着她互相紧贴着坐起身来,她的脸已不像刚刚那样发红,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一番,好像刚刚认识面前的这个男生。我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她没有闪避,用纤细的手指在我胸膛滑动着:

「全是汗……」扬扬声音轻得像绒毛,挠在我心里直发痒。

我这才发现我刚做过俯卧撑以后和扬扬接吻,胸膛上全是汗。

「哦,可能刚才太紧张了吧。」我傻笑着说。

扬扬皱了下鼻子:「都沾到我身上了。」她看看自己的身上。她的T恤果然有点潮,尤其是胸口,不过黑色看起来不明显。

「那——那要不脱了吧!」我喃喃地说。

「不嘛!」

「可是我还想抱抱你,弄湿了你一会儿怎么出门啊?」扬扬红着脸迟疑了一下:「那好,但是你不能乱摸我!」我满口答应她,心想让你脱掉不摸你才怪。

「那你转过身去,不许偷看!」扬扬的想法真是奇怪,反正脱掉后会被我看到,为什么还让我转过身去?

「你好了没啊?」但为了达到的目我还是不情愿地转过身,我背对着她问。

当我转过身时,看到扬扬腮晕潮红地拎着脱掉的T恤捂在自己胸前,样子十分撩人。

「说好的,你不能乱……啊!」扬扬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惊呼着被我压倒在床上,我对她再次献上热吻。她很快就变得呼吸急促起来,我吻着她的嘴唇嘴角,从耳后吻到颈部再到她的锁骨,我用舌尖舔她的肩窝。她身体放松下来,手中的T恤不知什么时候已被我扔到了一边。

她承受着我的热情,一手搂着我的脖子、一手伸进我的头发里摸索。我舍不得放过她任何裸露的肌肤,我的双唇绕过她的抹胸顺着柔美的线条到白皙平坦的小腹,扬扬今天没有擦香水,但我依然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清香味。我的舌头停留在她小巧可爱的肚脐眼上打转。我的双臂不停地从她后背到肋下的皮肤上滑动。

我顺着她的腹部往上,双唇最后落在她紧裹的抹胸上,同时我的一只手也悄悄伸进她的裙子。

扬扬对我上下同时侵犯有点失措,扭动着腰枝想要回避,但我已死死地压住了她,那只裙子里的手摸着她光洁的大腿,同时嘴唇延着她抹胸一边圆形的轮廓由外向里亲吻着,扬扬娇喘声更大了,最后我嗫上她抹胸中间最为耸起的部位,我的舌尖明显能感觉到突起,扬扬的身体也随之一颤。

「等一下……」扬扬突然有气无力地对我说。

我忙停下来有点不知所措抬眼地看她。

「你干什么?」她脸一直红到脖子。

「我没干什么啊!」我装傻。

「谁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扬扬说,「你让我脱外衣时我就知道你要这样……」「嘿嘿……」我傻笑着挠挠头。

「上面被你弄湿了!」扬扬的声音变得温柔。

原来扬扬雪白的抹胸上已经被我舔湿,圆形的湿痕上隐隐能看到她红色的小突起。

「呵呵……那……那这个也脱掉吧!」我傻笑着做势就要去掀开她的抹胸。

「不是那样脱的,你给我弄松了!」扬扬又气又无奈。「后面有拉链……」扬扬叹口气,她声音好小。

「哦。」我恍然大悟。

她的抹胸本来就是紧紧地裹在胸前的,当我解开拉链时,她那两只雪白的娇乳便跳到我的面前。

不知道是因为光线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感觉扬扬的乳房比上次小鸡为她整理衣服时我无意中看到的要大一点,但是红色的乳头确实很小,随着她的喘息颤动着。她的乳晕也很小,色泽比乳头还要淡许多。

「色狼!大色狼!早知道我早上就不来了,还给你做饭!」扬扬看到我直盯着她的胸娇嗔道。

「嘿嘿——我是色狼那你就是我的小羊羔!我现在就要吃掉你这个美味!」说着我便双手抚上她的两只乳房。

她的乳房大小刚好被我用手捉住。我趴下去在上面嗫着,吸吮着她的小乳头。

「嗯……」扬扬的娇喘声中夹杂着呻吟声,我感觉相当动听。她仿佛感觉很愉悦,双腿不停地来回摆动,夹着我的大腿,时不时会碰到我下面已经挺直的小弟弟。

我抬头想看看此刻扬扬是什么表情,没想到刚好她也低下头来看我。

「你看什么啊?」我有点不好意思地问。

「我在看你干什么呢,嘻嘻,你的样子好好玩!」扬扬娇声笑着。

「这样你舒服吗?」

「嗯……」扬扬点点头。

「那你还想不想要?」我问她。

「嗯,还想……」扬扬羞得不敢看我。

「这个想要还是这个想要?」我分别指指左右两边的乳房问她。

「两个都想要……」扬扬好可爱!看着她如此依人的姿态,我今天要定她了。

他妈的!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早知道事情发展到今天这种局面,暑假那天晚上我死活都不会让小鸡那只贱手碰到扬扬。不过那天晚上我侵犯了小树,要是扬扬同意做我女朋友,我既对不起小树也对不起扬扬。

我一手揉弄她的右边的乳房,将左边的乳房深深含在嘴里,舌头卖力地在她乳头上拨弄舔吸。扬扬昴起头忘我地挺着腰,好像要将整个乳房都抵进我的嘴里,胸部向我耸着。我顺势将她从后背上托起,使她的上身离开床面。我们赤裸的上身紧贴在一起,随着呼吸共同起伏。我交替着吮吸她的两边酥胸,她的双腿摆动幅度更大,我暴怒的小弟弟不断地被她用腿摩擦。

好一会儿,扬扬勾起头扫了一眼我的下身:「你那里老是膈我……」我放开她,跪趴在她面前看看自己被顶得老高 的短裤:「要不……要不我把短裤脱了?」「谁稀罕啊,我早上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扬扬白了我一眼。

「哦。」我碰了钉子。

我又要俯下身去亲扬扬,她却抬起一条腿屈着膝顶住我,使我无法向下。

我不明所以:「你……」

「你不是说要脱吗?怎么又不脱了?」扬扬强词夺理。

「你不是说……」

「我说什么啦?你看你把我脱成这样,自己一件都舍不得脱!」我被她说得无言以对。

「那好吧……」

还好我里面还有件内裤,不过像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在女孩面前脱裤子还真有点难为情。

当我把短裤扔到一边时,扬扬瞪大眼睛看着我顶得高 高 的内裤,眼睛里充满着好奇:「啊!这么大!你长得好奇怪呀!你平时顶着裤子难受不难受?男人都是这样吗?骑自行车你把它放哪?……」扬扬问出一连串让我啼笑皆非的问题。

「你每天都是这样吗?」

「也不是……平时它是软的。」

「那现在为什么这样子?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摸我亲我就这样?」「基本上是的……」「不对,你早上给我开门时也是这样的——你睡觉时是不是在想黄色的东西?」「不是的……」我不知道跟她怎么解释。

「好奇怪啊——我可以摸摸吗?」扬扬突然问。

「当然可以。」

扬扬隔着我的内裤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啊!」她轻呼一声马上又把手缩了回去。

「怎么了?」我问她。

「我怕它咬我!」我真被扬扬给打败了。

「呵呵,它不会咬人的。」

扬扬再次摸上我的小弟弟,我感觉好舒服。

「好硬啊——能脱了看看里面长什么样吗?……」「嗯,行。」「那好,我转过身去,你脱了叫我。」扬扬的想法确实奇怪。

「呵呵,不用了,你自己脱吧。」

扬扬伸出手指勾着我的内裤边缘,慢慢扒到大腿处,于是我直挺挺的老二就翘立在她的脸前。

「啊呀,你的毛毛好多!」她用手指轻轻撮着我的一缕阴毛说,「我还以为只有女孩子才长毛毛呢,原来男孩子也长啊!」「那你下面有没有毛毛?」我问她,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扬扬有没有长毛毛。

「嗯……有,但是比你的少多了。」

「你这里皮好黑……」

「哦,可能是小时候穿开裆裤在太阳底下晒的吧。」我说的一本正经。

「哈哈,不是吧。」扬扬说着就摸到了我的小弟弟上。

我也伸出手在她肩膀和乳房上抚摸,但她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我的小弟弟上面:

「你这里好光好滑啊,这里的肉又红又嫩!」她的小手握着我的龟头,手指滑过马眼,一股股的快感传入我的大脑,再由大脑传遍我的全身。龟头分泌出液体,粘在扬扬的手指上。

扬扬把脸靠近龟头,嗅了嗅说:「嗯?——有点臭臭的。」不能啊,我昨晚回家洗过澡了,怎么会臭臭的?我心想。

「好奇怪啊,我以前只见过小孩子的,为什么男人和女人长得不一样呢?」「因为要做爱啊!」我说。

「怎么做?」扬扬握着我的老二问。

「就是你刚刚看到我画的那副画上面的那样。」「你那张画太流氓了,我都没仔细看。」「呃……就是……就是把这个东西放进你下面的那个地方……」我观察她的神情。

「啊,这么大,怎么放得进去?」扬扬很吃惊,但我看出她吃惊的表情中还有好奇。

「可以的,而且据说很舒服很舒服。」

「我不信。」扬扬说完就继续抚摸我的老二。

「扬扬……」我小声问她。

「嗯?」她摸着我下面的蛋蛋:「哇,这里好软啊!」「扬扬……我说……我也想摸摸你……」「你不是都摸过我了吗?」扬扬漫不经心地回答我。

「不是,我是说我想摸你……摸你下面那个地方……」「我不!」「为什么啊?你看你都摸我了!」

「脏!」扬扬轻声说。

「我又不嫌!」我声明道。

「我嫌你脏!——你趴地上做完俯卧撑都没洗手!」「哦,那我现在就去洗,洗完了你让我摸。」「我不嘛,你让我多玩会这个!」扬扬掂着我的老二舍不得放开。

「那你给我看一下,我看看就可以了,不摸总可以吧!」我央求她道。

扬扬想了想,最终羞红着脸还是答应我了。

我急不可待地去扯她的裙子,可是拽不动。

「笨死了,有拉链……」怎么又是拉链啊!

「我自己来。」说着扬扬双手在腰侧解开裙子的两粒扣子,扣子下面是被遮起来的一排拉链。扬扬将拉链拉下后便闭着眼躺着不动了,示意我去脱她裙子。

我将她的公主裙顺着线条轻轻扯下,她细直修长的美腿便呈现在我眼前。她双腿紧紧合在一起,一条腿微微弯曲,膝盖压在另一条腿上面,她雪白的身体使人目眩,这位班花级的美少女就这样尽乎全祼地躺在我的床上,尽显妖娆妩媚,她一只胳膊护在自己胸前,另一只轻轻放在小腹下面遮挡,但我还是看到她雪白的带有半透明蕾丝花边的小内裤。

我趴下去顺着她的膝盖向上吻她,用手轻轻挪开她防备的小手,并且不断地去摸索她的娇乳,我知道她对乳头很敏感,我只要一拨弄她的乳头,她的娇躯就会摆动,双腿就会放松。我的舌尖在她大腿内侧滑行深入,同时我用胳膊肘将她双腿分开。

这时候我看到扬扬内裤的中心。

她内裤中间位置已经有一小块圆形的湿痕,我看了看闭着双眼的扬扬故意对她说:「扬扬,你是不是遗尿了?这里是湿的。」说着用拇指轻轻在那湿痕上摸动。

扬扬急忙拿一只手又挡起来,羞嗔道:「去你的!大色狼!——我才没有!」我把她护住的手拿开,我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今天要把扬扬给日了,我喜欢她,我以后会对她好把她当女朋友保护她爱护她。我这样想着双手伸向她的小内裤,扬扬也极为配合地轻轻抬起她的小翘臀以便我把它脱下来。

就在这时,卧室外传来了我家门铃的声音——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