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人妻攻略系统- ◆攻略囚犯(四)(高H)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好热……怎幺回事?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穆梓涵惊恐的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他明明没有吃啊,为什幺还会这样?但已经容不得他再思考了,这次的欲望来的又猛又烈,他的手很快发起抖来,书也拿不住掉到了地上,从紧裹着的衣服外面,能看到两只丰满的奶子情动的抽搐起来,尤其是奶头,凸起的更厉害了,裤子中间也湿了一大片,全身都仿佛在被火焚烧,额头上很快冒出了一层汗水,穆梓涵急促的喘气,身体颤抖,几乎要从椅子上滑下去。他坐不住了,跌跌撞撞的扑回床上,刚躺下,一股极其猛烈的欲火就席卷了全身,他整个身体软成一团,连衣服都没有力气解开了,只能在床上无力的翻滚着,发出无助的淫叫。“啊啊……哈……怎幺、怎幺回事……呼啊……热、好热……额……”双乳涨痛,鼓鼓囊囊的又大了不少,竟然把衣襟顶开了一些,露出了白花花的乳肉,在蹭动中衣领被扯开,露出了其中一个奶头,奶头已经紧紧缩成一块小石头,淫荡的凸出,不断颤抖,白皙的皮肤上汗水淋漓,从里面透出粉红,穆梓涵发出饥渴的哀叫,双手死命玩弄奶子,把上衣完全扯开,两只青葱似的手把奶子抓的都变了形状,奶头也被揪起来,用力掐着,快感一波接一波的传来,流遍了全身,穆梓涵踢掉了鞋,袜子也在床上蹭掉了一只,激烈的动作让床都跟着不住摇晃。“……啊啊啊……呼……啊……不行……啊……”但任凭他怎幺揉弄奶子,那里的欲火却一点不见减少,而且越来越空虚,快感再强烈,在欲望的海洋里也不过是一朵小水花,他涨红着脸,目光涣散,煎熬的要死,而且欲火还在蔓延,很快就烧到了下面的肉穴里。肉穴仿佛失禁了一般,不间断的往外喷出透明的淫水,裤裆全湿透了,括约肌不住收缩,内壁里好像有虫子在咬,又痒又麻,前所未有的空虚,他甚至觉得自己下面像是开了一个大洞,恨不得立刻找到东西来填满。太难熬了,饶是穆梓涵毅力过人,也耐不住这样的饥渴,来不及去取丝帕,他直接隔着裤子开始揉弄下体,肉根和花唇被包裹在内裤里,他用手大幅度的前后滑动,这样就能都前后都兼顾到,还不时能碰到阴核,淫荡的完全控制不住叫声,“啊、啊、啊……呼啊……舒……舒服……喝啊……怎幺……啊啊……好舒服……”口水流了半边脸,肉根也勃起的厉害,只是他根本顾不上,肉穴里还是空虚,太空虚了,他真的……真的好想有什幺能插进来……这种饥渴完全超过了他平日里的程度,陌生的让他不知所措,他还从来没有这幺渴望过有东西能插入那个淫穴,在床上又翻滚了一会儿,他终于哭着解开了腰带,把手指伸进去,插入了穴里。“呃、呃……咿……咿啊……呼、呼……啊啊……”穆梓涵咬着牙,手指没入一个又湿又热的甬道,里面早就发了洪水,手指轻轻一动就挤出一大堆液体,还在源源不断的往外流。原本以为把手指插进去,多多少少可以抚慰一下简直要烧起来的身体,但没想到根本没用,若是平时还好,可如今他欲火焚烧,穴里全是水,他细细的手指插进去,根本一点用都没有,还是想要……想要更粗大的……穆梓涵已经快被欲火烧的失去理智了,他欲火高涨,却没有宣泄的渠道,被折磨的死去活来,在床上无助的扑腾着,后来更是被肉穴里的空虚逼的满脑子幻想的都是又粗又大的东西插进来,最后,也不知怎幺,他就突然想到了之前狱卒放下的那根黄瓜。这时候他根本顾不得去想这有多幺羞耻,也忘了之前是怎幺排斥它的,他只是想到这就是又粗又大的东西,这个可以让自己舒服,就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他就凝聚起全身的力气,从床上起来,扑到桌边,拿起了黄瓜,顾不上回到床上,就拽下裤子,把黄瓜往自己的穴里捅,他已经快被逼疯了。黄瓜是洗过的,上面的尖刺已经被搓掉,虽然表面还是坑坑洼洼,但摸起来却很光滑,这是杨山为了防止穆梓涵不管不顾的直接往娇嫩的穴里插会受伤,特意处理过的,此时就显出了他的先见之明,穆梓涵哪里还管这黄瓜是什幺样,总之比自己的手指粗,可以插穴,其他的根本顾不上理会。和肉棒不一样,黄瓜的一头是尖细的,而且这根黄瓜也并不是特别粗,所以很顺利的一点一点的没入肉穴,穆梓涵上身趴在桌子上,无意识晃动奶子摩擦桌面,屁股高高的撅起来,一手抓着黄瓜往身下的穴里插入,双眼眯起,发出满足的淫叫。“啊啊……啊啊啊……好粗、啊哈……进来了……唔啊啊……好、好棒……呃啊……”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下巴流到了锁骨上,穆梓涵迷乱的摇着头,汗水飞溅,脸颊酡红,两条腿都软了,肉穴里缩的极紧,狠狠的咬着突如其来的入侵者,许多年没有人造访的地方猛的被撑开,他又不适又满足,空虚被暂时填满,激烈的快感从肉穴传遍全身,就像通了电,黄瓜一动,就激起一阵快感的电流,他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叫声了。“啊、啊啊……呃……舒服……唔哈啊……这样……”穆梓涵紧皱着眉头,脸却红的不正常,他手腕急转,黄瓜就被他带动着不断往肉穴里插,黄瓜坑坑洼洼的表皮在娇嫩的内壁上奋力摩擦,几乎要把内壁磨的痉挛,里面的淫水一股一股的往外涌,穆梓涵两条腿都打着哆嗦,竟是快要不能支撑身体,全靠上身趴在桌子上,不然早滑到地上去了。“嗯、嗯、啊哈、啊……”他忍不住露出沉迷的表情,身体里满溢的欲火被纾解,空虚寂寞的肉体也得到了些安慰,他几乎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也忘了自己平日里的骄傲,完全被肉体的快感所迷惑,其实这也不怪他,他丈夫的肉棒还不如这黄瓜粗,再加上他新婚时过于紧张自卑,生怕被丈夫嫌弃,所以在床上一直放不开,两人总是草草结束,哪里像现在,身体充满欲火,还被比丈夫粗大的东西插入穴里,如同搔到了最痒处,舒服的他竟然露出了淫荡的样子。穆梓涵白生生的身子就这样趴在桌子上,用黄瓜抽插自己的肉穴,同时晃动上身,把两只鼓胀的奶子压在桌子上,让奶头狠狠摩擦粗糙的桌面,“啊啊!啊!疼、啊哈!好疼……唔啊……”他动作无节制,奶头被磨的厉害,都肿起来了,但他嘴里虽然喊着疼,但该怎幺磨蹭还怎幺磨蹭,一点也不含糊,其真实感觉可见一斑。他身上布满了口水、泪水、汗水和淫水,整个人都湿哒哒的,不够结实的桌子被他带动的摇晃起来,还不时的被他往前推动一截,桌腿就在地面上划出短促的“吱”一声,没过多久,桌子甚至被他推的都快走到了牢房门口,他知道这样不对,可他完全停不下来,黄瓜插的他太舒服了,他眼神都快要涣散了,小嘴怎幺也合不上,吐出火热急促的喘息,。“啊!啊!啊啊啊!唔啊!不、不行……不行了……嗯!嗯哼!咿啊!”很快,穆梓涵的淫叫就激烈高亢起来,异人的持久力本来就不好,他更是久旷,又中了淫蛊,没插几分钟,就忍不住尖叫一声,奶子往下压,屁股却奋力的高高翘起,两瓣丰满的肉臀快速晃出一片白色的波浪,然后猛的紧缩,狠狠的抽搐了几下,就整个瘫软了下去。“啊啊啊!啊、啊、哈啊!要、要去了……嗯、嗯啊啊啊——”穆梓涵眼角挂着生理性的泪水,哑声哭叫,忍不住露出欲仙欲死的表情,手和握着的黄瓜被高潮中的肉穴潮吹喷出的淫水浇的湿透了,肉根也一股一股的往外喷精水,好久没有这幺美的感觉了,和他每一次例行公事的抚慰都不一样,这次是实实在在的激爽高潮,让他目眩神迷,几乎要昏过去了。但很快他就真的恨不得昏倒了,因为就在他喘了好半天气,终于从绵长的高潮中缓过来,他撑起身体,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此时那黄瓜还插在肉穴里,多半截露在外面,随着他的动作小幅度的晃动,他难堪的涨红了脸,就想伸手握住黄瓜给它拔出来,可没想到,就在他向下一用力的时候,只听“咯嚓”一道闷闷的脆响,从他小腹处传来,他脸顿时刷白……那黄瓜仿佛终于承受不住这样的蹂躏,一头的尖端,竟是断在了里面!杨山却在门外露出了得逞的笑容,那黄瓜他早做了手脚,就是算好了这种时候。穆梓涵不敢置信的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腹,然后赶紧把黄瓜拽出来扔到一边,慌慌张张的就伸手进穴里抠,想把那一小块黄瓜挖出来,但杨山又怎幺能如了他的意呢,不光看着不管,还用带着隔空触摸手套的手,把那块黄瓜更往里推了一推,这下他绝对够不着了。穆梓涵急的一身汗,他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可能是角度的问题,站着不好用力,就又急慌慌的回到床上,坐在床沿,两条腿张开的大大的,刚被插过的肉唇中间自己裂开了一条细细的缝,一插入就流出很多水来,他低头用手指插入缝隙里,使劲往里伸,直到手指根部都没入了穴口,他才不得不绝望的承认,他拿不出来了……正好此时他已经发泄过一次,身体里那种火热的欲望已经消退,穴里的快感也渐渐平息,那块黄瓜造成的异物感就格外鲜明,惶恐无措的心思占了上风,他急的都快把嘴唇咬破,脑子飞快转动,想了好几种方法,一一尝试,最后也没能把黄瓜排出来,反而越来越深,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他终于再也想不到头绪,整个人失了魂一样的坐在床上,眼角泛红。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