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少女的体香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这是个一室生香的清晨。

那酸酸甜甜的气息,是来自少女的体香。

馥郁的馨香在屋中弥漫,带给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房间里仅仅是多了个女孩,就会变得如此不同啊……"

若是两个人能够朝夕相处一起生活下去的话,那一定就是这世上最美好的生活了吧。

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思考着诸如此类的问题,我从床上爬了起来。

而在屋子里撒下这温柔芬芳的罪魁祸首,……舞……不在房间中。取而代之的,是从厨房里传来的"咚、咚"的预备早饭的声音。

"早啊……"

一走进厨房,

"啊,早上好!"

舞转过身来,对我发出微笑。看起来她好象正在做萝卜的酱汤。

"对不住啦,还要你来准备早餐什么的。"

"啾、啾"地,我在舞的唇上留下问候的晨吻。

双颊立刻染成了玫瑰色,舞露出害羞的表情。

"再有一会儿,就准备好了……请先喝杯咖啡,等一下吧……"

连咖啡也早就煮好了。

"啊,真是麻烦你了……"

我伸出手打算去取杯子,

"不准你动手!"

我的行为遭到了舞的阻止。……看来,除了舞自己动手以外都是"不行"的了。

(唔~呒……真好啊!)

不是说因为自己什么都不必做就好,而是舞为了我而拼命地做这做那的感觉真好。

(……果然是,好可爱啊!)

舞的身上只有一件T恤,除此以外就什么也没穿。昨夜,由于在大雨中等我之故,从她的制服外套直至内裤,都已是完全湿透。顺便提一句那些衣服现在正在阳台的晾衣架上接受着夏凤的洗礼呢。

因为那件T恤衫本来是属于我的,所以对她来说是绰绰有余了……也因此,衣服的下摆部分处于一种"超级迷你"状态。舞那长长的,玉腿的曲线实在是难以形容的美丽。那种好象可以看得见但却又什么也看不到得感觉,真正是让我心动如鼓。散发着亮丽光泽的秀发被柔顺地收束于绿色的发带之下,欢欣雀跃着忙前忙后的我的女神,真是可爱极了。

(似乎大清早就又要野兽化了呢。)

仿佛是响应看得出神的我,舞轻轻地抓住了T恤的下摆,并将其稍稍向下拉了一下。

(明明她是背对着我,为什么会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呢?)

这就是心有灵犀吧。舞的心思我似乎都能够了解,而舞好象也可以清楚地知道我的想法。

"嗯哼"地干咳了一声,我撤出了厨房。

而舞的话,我想这时是在哧哧地偷笑吧。

享用过舞为我而精心烹调的早餐,度过了一段舒畅惬意的时间。

"那个--,到了下午……和我一起,出去转一会儿好吗?"

一面喝着舞为我沏的茶,我提出了建议。

"哎?好的。"

虽然舞立刻轻轻地颔首表示同意,但却流露出一点点遗憾的表情。相信她真正的心意是哪里也不要去,就这样一起享受这难得的两人世界吧。

"有一件,无论如何都要和舞一起做的事情啊!"

听到我的补充,舞稍稍歪着头"?"地一副想问又不太敢问的样子,对我嫣然一笑。

"是啊。我也是,不出去买些东西的话……"

似乎她也意识到,不能一直让这种「T恤衫美人」的情形持续下去。虽然对我来说,希望她可以一直保持着这副打扮。……因为,没有比这更养眼的了……

"嗯,无论如何,在换洗的衣物没干之前是哪也去不了啊!"

时间,还有很多很多。我抓住小舞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

轻吻了她一下,我抚摩着那栗色的长发。为什么女孩子的头发被触摸时,总会让人觉得是一副充满幸福的表情呢?舞也是,带着愉快的神情,贴在我的身上蹭来蹭去。

也许是,"为了深爱着的人".

女孩子才会特别留意自己的头发吧。

押在我胸口的舞的双乳,温暖而又柔软。而在那T恤衫根本无法遮掩的丰盈的隆起的顶点,浅桃色的花果透过布料呼地硬了起来。

"舞的乳头,站起来了喔!"

倏地,我捻了她的乳尖一下,

"呀!"

舞大幅度地转动着身体。

真是敏感啊。即使说还不到久留美的那种程度,大抵上舞对于"女性的弱点部位"是都会有所反应的。我也是很享受地,进一步折磨着她。

沙,沙,沙。

"呀!呀!呀!!!"

舞拼命地,扭动着身体想要逃离我的魔掌。但是,"虽然很害羞,却还是有感觉了",这正是舞的可爱之处。早已是鲜明突起的樱桃在我的拨弄下变得更加硬实。兴奋之下,我有如啄木鸟般以指尖改变着它的形状。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嗯-。

"啊-啊啊!"

在比高桥名人更迅速,而细腻的动作雕琢下,舞的乳房忽左忽右地摇动着,不知道是否这震颤给她带来相当大的快感,舞的手脚胡乱地晃动着,嘴里哼哼呀呀地不知说些什么。而由于她的动作幅度过大,以致手臂终于撞到了床头柜。

"当-"

舞伸出手,打算扶起被碰倒的照片,但是,

"啊-……?"

浮现出好似对某件事难以理解的表情。

在舞手中的是,《伫立在紫藤花下的少女》,……就是之前曾提到过的,那张有着与舞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物的照片。

"这是,我祖母的照片……"

"哎?舞的……奶奶……!?"

怪不得,与舞如此的相似呢。听起来,这应该是她的祖母"樱木静"在年轻时拍摄的照片,而舞曾经见过。

"为什么,咏君会……??"

"那是因为……"

我向她简单地说明了一下得到照片的经过。

"是这样啊。"

舞对我微笑着。但那是,带着些许悲伤的,寂寞的微笑。

对我来说,舞正在思考的事情,我全部都能够了解。所爱之人心中的想法,我全都能听到。

"咏君爱着的,只是照片上的少女。"

"我只是幻影……一切都只是梦幻……"

舞一定是在心里这样低声地说着。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

无法忍受地,我大声地否定着。不知是否因为我突然发出这样大的声音而令她吃了一惊,舞只是无言地凝视着我。

"确实,……与你初遇之时,我把舞看作照片中的少女。但是,……当我喜欢上舞之后……就把这张照片中的少女看作小舞。"

一直以来,我的眼中就只有舞。

"多希望……你能够,更加信任我……"

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我仰面躺倒在床上。

"咏君……"

舞的声音颤抖着,……扑进了我的怀里……。这次,改为由她主动地向我索吻。

一边热烈地接吻,我紧紧抱住舞的身体。将手置于她的胸脯之上,我开始近乎玩弄地揉搓她的乳房。

"嗯……嗯……"

隔着T恤衫摘取她的乳头,反复地揉搓捏弄,舞也面红耳赤地扭动着身体,夹紧了大腿使劲地蹭来蹭去。

"咕唧--"

?……好象,可以听到潮湿带露的声音?

扭过头去偷偷窥视一下,在舞的大腿根处,可以看见数道银丝闪着光向下流淌。

"别看呀!……好难为情啊!"

看着由于被人发现自己湿成那样而感到非常害羞的舞,

"一起冲个澡吧?"

我提出了建议。

搂着舞的肩膀,进入了浴室,我拧开了淋浴的水龙头。虽然喷出的水已经被调节至正合适的微温程度,但是暂时我还没有开始洗澡的打算。

"舞……"

呼唤着她的名字。舞立刻变得有些紧张。

"刚才的'咕叽咕叽'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啊?"

遭到我的追问的舞,

"那是……那个……那个……"

红晕满脸地低下头去。正因为是舞……所以"感觉很舒服。"这样的话,是会由于害羞而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还想,再体验一回吧!"

"……是!"

即便羞红了双颊,也愿意听之任之让我为所欲为的舞,令我更加食指大动。让舞坐到浴缸的盖板之上,她的双手稍微后移支撑着上体,那傲人的乳房仿佛自我夸示一般地向前挺出。

她的乳房的尺寸如何虽然我并不清楚,但仅从体格上来看,舞的双乳可称"充满质感丰盈茁挺"也决不过分。

仿佛是为了确定那丰满膨胀之处的状态似的,我用手掌罩住舞的乳房,忽悠忽悠地摇晃着。那发自内里的挺翘坚实的感触,那细腻嫩滑的独特的柔软,以及那热乎乎却饱满膨胀抗拒一切将其变形的努力的惊人弹力,令我爱不释手。掌握着这对只有女子才拥有的充满魅力的肉球,我一边再次体验着这份全新的感动……,一边毫不放松继续揉捏着舞的乳房。

"哈……哈-……"

因为胸部得到了我无尽关爱而看起来感觉很舒爽,舞的喘息声也渐渐变得甜美。当然,即使不用人提醒,我也决不会忘记要让她变得"咕叽咕叽"的这一初衷的。左手的两根手指摘取美丽的花果,右手的中指发动了疾风迅雷般的连续进攻。原本就已是形状鲜明的如豆乳珠仅从大小来看虽然并没有多少变化,但就在我的注目之下,明显地变得尖翘而硬实。含住舞的乳尖,我开始吸吮那由于兴奋而完全绷紧的淡淡的桃色……。就如同贪婪享用母亲乳汁的婴儿一般,发出了"啾-、啾-"的声音。

毫不放松地紧紧衔住如雪山一般纯白的舞的美乳,我的舌头回转盘旋舔舐不休,在其上涂满唾液。

是我对舞胸部的爱抚产生了相当大的效果吧,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而紊乱。

拭去额头的汗水,我死气白赖地提出了下一项"要求".

"舞的那里,……让我看看吧!"

早已是双眼迷离的舞显然没有立即意识到这是什么样的要求而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是……随着我视线的移动,

"哎?哎哎-?"

还是大声的狂喊起来。

"无论如何我都要看!"

我再次强调。

"那,那样的事……"

"我要看、要看、要看嘛!不给我看的话,……我就要哭了啊!!"

我对舞撒着娇。

真正想哭的应该是舞才对吧!但是,面对我的究极幼儿技"撒娇",舞的母性本能好象被唤醒了。

无意识地咬着自己的大拇指,呼地背过脸去,

"……"

舞的腿颤抖着,开始向两旁打开。

慢慢地、慢慢地,舞的秘密的部分一点点显露出来。

让她将两腿分开至最大限度,我伏下腰来占领了正面的位置。眼前那绚丽的景色,让我情不自禁地发出叹息。

舞的花园,无比美丽。

那动人的维纳斯之丘,微微地隆起着。

幼嫩的草地面积并不大,一小撮纤细而几不可辨的绒毛暄软地点缀于山丘之上。

白百合的花瓣没有一丝一毫的灰暗,是真正纯洁而美丽的蓓蕾。

虽然我只是屏息注视着这一切,但是舞也明白仅仅如此我是不会满足的。

主动将手指置于花瓣之上……。

下定了决心……。

舞,打开了花瓣。

展现在我面前的,是娇艳而光彩夺目的一轮绽放。

那过于鲜艳的给人以无比震撼的桃红色,令我头晕目眩。

舞就那样沉默着,但却是一心一意地让她那秘密的花园继续暴露在空气之中。

就在我凝视的眼眸之中,映照着从花巷深处涌出的蜜汁。

黏糊糊地顺着花瓣缓缓流下。

只是因为被看到,不,只是因为正被盯着看……,舞就已经是令人无法置信地,

(有了感觉!)

实际上,关于这一点我已有所了解。昨天夜里,在对舞进行最猛烈的轰炸的过程当中,……,虽然只有那么一点点,但对她来说,确实是有着喜欢嗜虐性对待的一面的。

虽说如此,但希望大家不要误解的是,舞绝对不是什么受虐狂。无论是什么人,他的内心都会有带有嗜虐性的部分栖息着的,只不过这种嗜虐性的强弱会因人而异有所差别。对于他人的"施虐性"、关于自己的"受虐性"……就是因为可以较好地控制着两者的平衡,人才之所以成为正常的人。

对那些仍然不能够理解的人,我以自己为例来进行说明。

我在昨夜,一次又一次地将舞送上快感的高峰。而由于难为情,即使在到达顶点之时,舞也几乎没发出什么声音。反之对我来说,她用那可爱的声音所奏出来的拥有甜美音色的乐章,却是无论如何都想听到的。因此,当她说到"如果再这样被进一步弄下去的话,……"之时,虽然我很清楚她所要表达的祈愿,但却毫不放松地继续对舞发动全面侵袭。在我激烈的苔筏之下,舞只能是无意识地哼着"怎么可以这样"之类的话语,……终至发出那令人听之脸红的婉转娇啼。

那时的我,是完全处于一种单纯的攻击冲动的支配之下,而渴望在舞的身上找到一个"纤弱而惹人爱怜的女子"的身影。

可接下来,被实现愿望后的满足感所包围的我,拥抱着舞,却突然觉得喘不气来,而被难过的心情所充满。"对不起啊!",我一边向她道歉,一边双手攀住她的胸部不放。温柔而又温柔的舞的乳房,让我感受到了安详与平静。

这个时候的我,即使并不承认自己有破坏的冲动,但出于对攻击性的自己的反对和排斥,再次为心中的罪恶感所驱动,转而从舞的身上找寻一个"温柔而又坚强的女孩".

……人的心灵是复杂多样的。

舞的情况,其实很容易理解。

她作为樱木家唯一的女儿,总是被期待着成为一个聪明而又刚强的少女。正如她自己所承认的那样,那仅仅是她戴着面具后的假象。

"至少,在自己所爱之人的面前,……要将真实的自己……"

而舞的这种愿望,更是特别的贯彻于她的"女性部分".我越是表现出自己强大粗暴的"男性"的一面,舞就越能够安心地将身心两方面都奉献给我。

作为"悭村咏的女人"而服从,效命和奉献,……她正在为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幸福感所包围。

舞,一直期望着被征服。

我略有些粗暴的对待也起到了帮助她了解子宫被激烈地刺入时会很舒服之类的有关女人的感受性的作用吧(?),接受各种让人害羞的要求,在我的百般刁难与拨弄之下,舞也领会到了那神秘的快感。

当然,单单是粗暴的对待是不行的。因为我既不是施虐狂,舞也不是受虐狂。将满怀的爱情与温柔深深灌注,偶尔也让她困惑一下,只要这样做就足够了。

"坚强并努力的舞",毫无疑问这也是她的本质。

那么,说明虽然已经很长了,我再补充最后一点。

舞毕竟还是,真真正正的千金小姐。作为在豪门闺秀而在端庄稳重、谦虚谨慎这样的教条下被抚养长大的她,……对于要和男性的一起进行的"性行为",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当然都会觉得难为情。而在那种害羞,而又害羞的感觉的冲击之下,看来现在的她或许真的是宁愿去死吧。

将即使自己自身也几乎没有看过的女性性器扩张着给人看,并且连爱液喷出的样子也遭到仔细的观察的舞,

"啊啊,请饶过我吧……"

一副因为过于羞耻而几乎就要哭出来了的表情。

但是,就在那少女的羞怯神韵中的某处,有着即使最优秀的画师也无法描绘的恍惚感涌起。内心越觉得羞耻,舞的兴奋与所感受到的甘美就越发地高涨堆积,而无法抑制。

"求你了,不要看……"

就在发出乞求的同时,舞的花瓣砰砰地微微痉挛着,蜜汁地溢出。

"啾-"

我的唇吻上花园的瞬间,舞完全陷落了。

官能的乐章颤栗着奏响,舞向后仰起,全身僵直绷紧。同时,

"咻-,咻-,咻-!"

很突然地,少女的圣液喷射了出来。

让人吃惊的是,舞也是一位可以"射精"的女性。

一生中可以遇到两位"射精"的女孩……这简直是可以与连续两次抽中一亿日元彩票的难度相提并论。但无庸置疑的是,就在我的眼前,从舞的身体中以猛烈地势头飞散出来的圣液,越过我的头顶而淋在了浴室对面的墙壁上……瓷砖也湿得一塌糊涂。

虽然,俗语说"天不降二物与一人",但看来还是有例外的。

舞,就是被赋予了所有美好的少女。

家世、美貌、知性、健康、才能、等等品性,舞全都拥有。……但还不止这些,连性爱也不例外。

莫非,她该不会是真正的女神转生吧!是完全忘记了自己本来只是来下界玩的初衷,而在人间徜徉不去的女神?

让我几乎产生这样的妄想的舞,真是过于完美了。

而这完美的舞即使现在也仍未从快感的波涛中清醒过来,甚至没有意识到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而筋疲力尽地躺在那里。

为了让已经点燃的舞的性欲之火焰能够更加猛烈地有如焚天烈火般燃烧,我开始了对她的正式的爱抚。

发出声响地啜吸着舞的爱之圣泉,在花瓣全体细心地舔舐回转。

由于毫无喘息的机会而持续地遭到侵袭,被快感的浪潮所吞没的舞,开始用她那动听的嗓音演奏着"爱的旋律".休眠已久的性感被相次点燃,星星之火终于化为燎原列焰,舞已经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和反应了。

欣赏着那蔷薇色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绽放至满开,我伸出手将那柔媚的花芽置于掌握之中。

舞的那里看来很有个性,大约有圆珠笔的笔帽顶端那么大。可以使人立刻联想到幼嫩的树芽。色泽是鲜艳闪着珍珠光彩的桃红色。由于兴奋而顶开包皮探出头来,成为如同豆粒状的勃起。听说根据发生学,女性的阴核应该是与男性的阴茎海绵体相当的部分,看到了舞的那里,忽然觉得还真是有点道理呢。

不用说,仅从大小来看比起男性实在是微不足道,但却有如上等的宝石般,异常惹人怜爱。

虽然有着圆珠笔帽等等诸如此类的形容,但我却觉得改为胶囊状的药丸也许会更为贴切一些吧。……无论如何形容都没有关系。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我向那珍珠之粒探出了手指。

响应着我的动作,舞立刻腾地痉挛了一下。因为是被称为女性最敏感部位的那里,所以舞的反应也并不是难以理解。

我用手指捏住那粒真珠,开始摩擦着花芽。如同对自己的男性自身所做的一样,上下轻轻地掳动。

无法想象的巨大快感,让舞完全陷入了触电状态。在舞的身体中毫不间断、到处流窜的电流,令她只能弓着身子而再也做不出任何动作。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舞流出了大量的爱液,几乎让人怀疑她是否已经失禁了。我将真珠之芽含入口中,小心地舔舐,在其上滚转翻动……而以强力的吸吮作为最后的终结一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名为快感的地狱之火的包围中,舞尽情地燃烧着自己,向着绝顶的漩涡直坠而下。

……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