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症与生路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看着施放在我家里没有目的转来转去,想像着他的不安与欲望在内心作着天
人交战,我打开一瓶红酒,与他碰了个杯。

施放放松了一些,靠在沙发上,数次张口欲言,又不知说什么的样子。解开
这阵令人难堪的沉默,是两个男人突然间流露出来的心照不宣的会心微笑:你情
我愿的事,管他娘的谁说什么?

我领着他再次回到卧室,让施放打开宁宁的衣柜。他随手翻了翻,然后拿出
宁宁的一件小内裤,放在鼻下贪婪地嗅了半天,有些浑浊的眼球斜视着我,不停
转动着。

「好闻吗?」我非常轻柔地问了一句,心里面却是五内俱沸。这和凑近了宁
宁的阴部去嗅,有什么区别?鲜花一样娇柔的宁宁,将来会这样向他展开自己的
绝美私处,任他像狗一样去乱嗅乱摸吗?

施放长吸一口,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回原处:「我老婆心脏病已经多年了,我
说我一周五次,其实是三四年前的事了。唉,现在的我,真不能沾女人的身体,
一沾就会乱性。」

「该乱就乱,顺势而为吧,不乱反受其制。」我意味深长地说道。

此时施放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看,向我笑笑:「我女儿雪凝。」

「接吧。」

施放接通手机后只听了一句,脸色剧变:「你妈怎么了?什么?她心脏病发
作?」

「……」

「好好,我马上回家……我马上去医院……在哪家医院?……好好!」

「怎么了?」我看着呆若木鸡的施放,忙问道。

施放傻愣愣地看我一会:「我老婆可能不行了,她已经心梗过一次了,这一
次……我马上得走!」

施放匆匆离去后,我突然感觉室内所弥漫着的那种我非常熟悉的温馨女性气
息,仿佛被掺入了某种异样的味道,而与这个家庭有些格格不入的陌生之感。

不管是谁,那个注定要闯入我们生活的第三者,将彻底地改变我们平静幸福
的婚姻生活。只是身为丈夫的我,不能接受一个比我强的男性与我分享舒宁。那
将不是分享,而是掠夺。

在舒宁的化妆台上,有一张墨绿色的小包,那是大前天晚上她与那个房地产
老总张言约会回来后,带回来的。这个小包肯定价值不菲。当天晚上舒宁向我得
意地说道:「他就是喜欢我穿黑色的衣服,还问我这套衣服是哪儿买的,说一定
是名牌。他没认出这是日本的名牌,我告诉他,只值800元。」

「这人,看上去像一个绅士一样,你喜欢这种类型的中年男人?」

舒宁带着一种我琢磨不透的笑容:「绅士?色狼还差不多!」

舒宁款款摇摆地走到我身边,抬起一条肉色丝袜包裹之中的修长大腿,笑吟
吟地放到沙发上,小脚丫轻轻地捅捅我的屁股:「他……他摸我的腿了………」

轻微的恶心之后,半是爱怜、半是自虐的情绪让我克制住内心激动,温柔地
抚摸着宁宁的小腿和脚丫:「你要是真喜欢……还可以让他把这丝袜脱了……」

「脱了丝袜之后,下面就是人家的小裤裤了……。」舒宁挺激动的样子,把
我的头抵住她丰满的酥胸:「走出这一步,就难以回头了,我将不再是你纯洁的
妻子了……想想我的过去,觉得太对不起你了。」

我没有想到她的话中另有深意,抱着深情注视着我的宁宁,扔到床上。在我
脱光全身衣服的时候,宁宁只脱下一件内裤,把裙子的拉链拉开。

「嗯?」

「就这么干我……你们男人不就喜欢这个调调吗?」

「可这衣服……怪贵的,15万日元呢!」

「他喜欢我穿这件衣服,可能到时候,人家就是穿这件衣服……失身给他!
又要让你的好衣服上沾上脏东西了……嘻嘻……对不起!「

现在还说什么对不起?你这样频繁地其他男性暧昧交往,到底为了什么?

什么东西是你所渴望而我却不能给你提供的?淫乱?

我们相爱时的那些淫乱,真的需要沿续到婚姻中来吗?凡夫俗子的我们,能
够从容不迫地玩弄这种极为另类的刺激,而不怕这种玩火最终烧掉这个可爱的年
轻的小家庭吗?

看着张言送给舒宁的小提包,越来越刺眼,我不无恶心地转过头,拉开了窗
帘,盯着与四年前同样那片深邃的星空,心情压抑之极时,另一个曾让我魂牵梦
绕的名字浮上我的脑海。

 ************

「人都说谈恋爱,第一步是谈,第二步是恋,第三步是爱,我们走到一起的
时候,好像是先恋后谈的一样。是不是有些怪?以后每天都要重复几次你爱我吗
?我爱你这样的话,是不是更好一些?」牵着海琴柔若无骨的白嫩小手,漫步在
图书馆后面的小道上,我在心情荡漾之中,突然有这样一丝莫名的惶惑。

海琴抿嘴一笑,大大方方地向迎面走来的一个同学打了个招呼,才慢声细气
地回答我:「你这人,表面上挺随和、挺大气的,内心里啊,是不是有点不太自
信?亏你还是当班长的。」

「可能吧,好像我的生活中总是有一个强者,我一直都是那种追随的角色,
直到大学才第一次当班长,也就是和稀泥的角色。」

虽然我这个班长当得还算称职,也基本上得到了全班同学的认可,但我内心
里总有种怕被别人背后戳戳点点的不安:我当班长的主要原因,不过是因为本大
学的边副校长曾是教育部的一名官员,早年与我父亲同事,但官路一直不太顺。

「所以,非得等我走出第一步,你才敢接受我的爱情,是不是?放心,对你,
我绝不会始乱终弃的,我可以给你一个一生的承诺。」王海琴双手握紧我的两只
手,放在胸前,微笑一闪而过,之后的表情异常严肃。

四年前,在大学的校园一角,王海琴饱含着深情的如漆般黑黑的大眼睛,长
久地定格在我的脑海中。这句话将在6个月后,成为我们凄美爱情的一句悼词。

只是为了魂牵梦绕、难以忘怀的少年时代的初恋,我竟快刀斩乱麻地结束了
与王海琴半年多的爱情,现在看来,实在是傻得可以了。此时的她,不知飘泊与
何处,那双饱含女性温柔的双眸,是否在夜空中寻找着属于她的明星?

我和舒宁都是五岁上学的,在大学的同班同学中,我的年纪最小,从大二我
任班长之后,在王海琴的第一个恋人,徐学明的提议下,全班同学都开始以「班
长师弟」来称呼我。

大二之后,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王海琴开始经常地,很自然地出现在我
左右,我却浑然不觉徐学明对我的态度中有了一种很深的敌意。

一次运动会上,我正在招呼师哥师姐们过来喝饮料,却看见长发飘飘的王海
琴,用漠然的眼光淡淡地扫过我和其他同学之后,突然再次扭转视线,像是看着
一个陌生人,不,像是发现了一个异宝一样,长长、深深地注视着我。我向她微
微一笑,心弦却倏然地被一种意外的渴望拨出一声韵味无穷的单音,直到徐学明
出现在我们中间,切断了一次长达十几秒的对视。

如果你曾经被爱情狠狠地撞过一次腰,你一定也会有这种奇特的体验:最细
腻、最亲密、最动心的体验不一定是在耳鬓厮磨中,肌肤之亲中发生的。

从大三一开始,王海琴就与徐学明正式分手,而我与她之间的眼光「战争」
则长达半年。尤其是在公开场合,王海琴和我会穿越所有的中间障碍物,以一种
越来越自然、越来越纠缠的眼光关注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我们谁也没有主动向前一步。只是看着,像一场敌我之间的生死较量。被称
为校花之一的王海琴,众人皆欣赏她的肤白如玉,她的五官如画,她一米七二的
修长身段,她传说中的D罩杯乳房,只有我,最爱看她又黑又亮、炯炯有神的大
眼晴。

大三的暑假一结束,当我正忙于领着早来的同学在收拾教室的时候,突然发
现身边的几个同学都停止了动作,呆呆地看着我。我莫名奇妙地看看他们,沿着
他们的视线一回头,才发现,教室门口站着整整分别一个多月的王海琴。她无惮
无忌地看着我,眼光中只有一种东西:被爱情和思念折磨得快要疯掉的绝望。

有个女同学笑了起来,轻轻地推了一推我。我这才傻傻地迈出第一步。

当我告诉海琴,我决定和她分手,与我的初恋重归于好时,王海琴有整整一
周的时间不说话,不哭,也不闹,走路只是低着头,没事就把自己关起来,看见
我,就像是看见了鬼,掉头疾步就走。

我看见全班同学都陆陆续续地找到工作,而海琴却一点动作也没有,在万分
的歉疚之下,我通过父亲的关系,给她联系留校任教。她连档案也没转,拿了毕
业证的第二天,便永远地消失在全班同学的联系网中,只身一人北上,据她的前
男友徐学明说,她也去了北京。

此时你与我在同一个惶惑、纷乱、嘈杂、不安的欲望之城中吗?

这时,手机中显示了舒宁一条新短信,随着短信的内容展露在我的面前,我
的脑中更是一片混沌:「今天本来应该按约定,我可以那个什么的,嘻,但这一
次算放过你了,看完电影我就回家,以后一定要跟紧我,保护好我!这一次和师
哥只是一个演习,以后不会和他来往了。这段时间,我找了一些潜在的情人,发
现还是张言最吸引我了。不怕你生气,我昨晚和你欢好,脑子里还想着他呢。下
周我还要和张出去,你要是再丢掉我,人家肯定会躺在他的床上,被他狠狠地欺
负一次的。自己想一想,都怪不好意思的了……回去给你!爱你!」

虽然仅仅只是虚惊一场,但我心中确定无疑的是,舒宁对张言的爱慕已经发
展到势必威胁我们婚姻的危险境地!不知是不是该感谢张言的中年男性魅力,要
不然,此时的爱妻,肯定已经失贞,回来之后,夫妻俩人该如何面面相对?

 ************

尴尬,狼狈,卑微,萎缩,下作,渺小,这种种使人不敢面对他人的主要原
因,在日常的社会生活中,每分每秒都可迎面撞来,让我们躲闪不及。从类人猿
中脱去一身长毛的人类,在走向文明的过程中,如同患上洁癖一样,赤身裸体的
一定要裹上衣物,一身肮脏的一定要清洗干净。不!内心的丑陋,才是人类先天
的心理基因,主宰着我们的行为举止。

在老家,那一夜无眠,回到家中,我数次的手淫,精疲力竭之后,还是睡不
着,睁着眼睛数着天上的星星,一丝倦意也没有。脑中反复出现舒宁的笑脸和王
海琴的哀容。初恋,当我循着原路一路寻到往日的风景时,看到树依然是树,花
依然是花,连微笑都已经拼凑完整,但从爱情走向婚姻的小路,中间却出现了一
条断崖。

直到第二天清晨,我才昏昏睡去。中午时分,当我还在床上半梦半醒之时,
听见外屋妈妈欣喜地叫了一声:「舒宁!你进来啊!快进来!今天打扮的真漂亮
啊!瞧这小脸,也油润润的,气色怎么这么好!庆庆还赖在床上没起来呢!你去
叫那只懒猪起来吧!」舒宁「唉」了一声,便轻轻地推开门,蹑手蹑脚地走进我
的屋子。

我清醒过来,体内某种非常消极的力量,让我不想睁眼看这个充满无奈的世
界。

她当然脸色好了!哼!

感觉鼻子被她捏住,我闭着气还是不睁眼。她为什么能如此坦然?而我却像
做了错事一样不敢面对她!

她见我死不理她,便忍着笑,又把窗帘拉开。哗,一袭猛烈的阳光让心中所
有的沉郁惊慌四散。我一下子坐了起来,扑过去搂住了宁宁。

她笑靥如花,见我细细地看着自己,一缕难以觉察的红晕,在她清丽典雅的
粉面上荡漾开来。舒宁上身穿一件鹅黄色的体恤衫,下身是一条蓝色的七分裤,
显得非常精神。更让我心中燃起欲火的还是她酥胸上两堆迷人的坟起,曲线仿佛
格外地撩人,翘挺的小屁股与两条丰腴修长的大腿,曲线格外地柔滑完美。光看
已足令人魂销,若再加以联想,想象她昨夜奉献了不知多少爱液给他,心中更是
苦辣难辨。

「干吗这么看人?」舒宁低声说道。

「你几点回的家?」

「你走以后我们就回去了啊!到家时有1点多。」

「不对,我走的时候才10点,你怎么1点多才………你们又!」我难以置
信,一下子懵了。

舒宁脸上现出一丝捉弄人的表情,她的清纯与淫浪会时不时迸发出一种令人
痴迷的混合。先是嘟着小嘴,耸着肩,假装老实地点了点头,装成一个犯了错的
小女孩,然后一下子把我推到在床上,格格地笑着躲到屋角,使劲点点头:「是
的!」

我疯一样地去捉她。屋子虽然不大,但舒宁却像一只滑不溜秋的小鱼儿,从
屋角及时地钻了出来,一下子跳到我的床上,嘴里还伴着「哟」的一声怪叫。

我返过身终于将她扑住,抱住她矫健有力的光滑小腿。

当我的双手,毫不犹豫地伸进她的上衣之时,舒宁连忙紧紧护着要害,同时
笑着求饶:「好哥哥……我错了!你别乱来,你妈妈还在外边呢!」「告诉我,
你昨儿……好吗?」我语气中的迟疑和含糊的用词,只是出于一种本能的自我保
护。

含羞带怯的舒宁像一个美艳的新娘,被人问及洞房一夜的消魂体验,她面向
我,庄重地、缓缓地点了点头:「好……」那双长长的睫毛闪了闪,一双黑亮亮
的眸子无限温柔地注视着我。

这个「好」字一点也不让人觉得有肮脏的感觉,我浑身热血沸腾。面前这么
一个精灵可人、冰雪聪慧的心爱女友,竟然会这样一再地委身于他:「他当时不
是已经出够了气了吗?又要了你几次?你就不怕我休了你……」我压低声音,气
极败坏,向她凶巴巴地威胁道。

「好啊!」舒宁格外平静的声音中有一种恍惚,转脸看着刺眼的阳光,「你
要是不愿和我结婚,多好!」

「你爱我吗?」我的心一下子凉透了,生涩无比的声音让舒宁回过头来,再
次反复打量我。

「爱吗?」我拉着舒宁的手,一时虚弱得不能再多说一个字。

「爱你,」舒宁的脸色有些苍白,不敢看我,「也爱他。」

我觉得好滑稽,一时间差点笑出声来:「你的生活中能够有容纳两个男人的
空间吗?」

舒宁也笑了:「当然不可能。非掐起来不可。」

「那怎么办呢?」

舒宁惨然地笑着:「我已经破了身子,你还这样爱我,我当然会一辈子对你
好的,但你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我也知道,如果和他走,可能只有死路一条,和
你,会是光明大道。你知道吗?我爸提市人大秘书长的事马上就要批了。市里肯
定要给孙副省长一个面子。妈都说了,如果我不和你结婚,就是逼她死。你……
会给我一条生路吗?」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