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野戰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八月末的夜晚,天气依然炎热。

虽然还没开学,但南京某高校内的大草坪上确是人头攒动。

今天是难得一见的月全食。学子们三五成群,相约来到校内欣赏这一胜景。

奈何天公不作美,月暗云厚,众人只能时有时无的见到月色穿梭于云中。

九点钟光景,败兴的人们开始陆续离开,校园回复了往昔的幽静。

当人们都往大路走去时,有两个人却手牵着手,往小路而行,越走越偏,终于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小草坪中停了下来。

这是一对情侣,男的叫俞羽中,女的叫沈容莱。进大学一年多,他们就谈起了恋爱,至今快两年了。对于沈容莱来说,这个男朋友找的非常称心。俞羽中可算得一个帅哥:1米84的个头,瘦削地脸庞,白净的皮肤。虽然身体有点单薄,但举止优雅,风度翩翩。沈容莱也自知自己并非大美女:个头偏矮,皮肤也不够白。虽然身材不错,但脸盘有点大,所以称的身材也略显得臃肿。好在她的五官很有特色:大眼睛,双眼皮,长睫毛,眼眉细细弯弯,小鼻头,小嘴,整个配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像个洋娃娃。很少有人夸她是大美女,但人人见了,都说她可爱。她在系里也得了个“洋娃娃”的昵称。所以自从追上俞羽中后,对他是言听计从。今年暑假,沈容莱终于把身体献给了俞羽中。自此以后更是千依百顺。两个月来,这对初尝禁果的恋人无比火热,如胶似漆,不仅屡试云雨,连肛交和颜射都尝了。今晚两人相约在校内看月食,在昏暗月光的映照下,两人情意绵绵,别人觉得看不清而扫兴,他们却觉得无比浪漫。在俞羽中的怂恿下,沈容莱终于同意跟情郎来一次天被地床的野合。

“就这儿好吗?”俞羽中指着一片草坪。

“这地方安全吗?”沈容莱有点不放心。

“肯定安全,谁会路过这儿啊!”俞羽中道。

沈容莱看了一眼草坪,又环顾了一下四周。这儿是校园的西北角,因为远离宿舍和教学楼,所以很少有人走过,这片草坪在一栋小楼的背面,面积不大,外围还有灌木丛隔着,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盏路灯正照着草坪,所以如果有人驻足观看,还是会发现的。好在现在没开学,学校里本来人就不多,又是晚上,地方又偏。估计来一次也花不了太多时间。想到这里,沈容莱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借着路灯,俞羽中看见沈容莱涨红了脸,粉梗低垂,显得格外可人,不禁色心大动,再也不加犹豫,牵着沈容莱的手,走进了草丛。

俞羽中拿出刚才观月食时铺在草地上的餐布,重新铺了下来。餐布很大,足够两人躺在上面还能翻来翻去。这对情侣躺在了上面,开始一阵缠绵热吻。在俞羽中的口舌交错下,沈容莱的欲火也被迅速的勾了起来,呼吸声开始渐渐急促。俞羽中起身开始脱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自己并不算结实的身体。天气依然炎热,所以即使脱光了,也并不觉得有多凉爽。俞羽中的阳具并不出众,甚至可以说在平均水平以下。但他有一个好习惯,就是修剪阴毛。每次洗澡的时候总是把阴茎和睾丸附近的毛都刮得干干净净的。这样一来,本来不出众的阳具就显得长出来好几公分。借着路灯的光,沈容莱看着俞羽中脱了个一干二净,不禁觉得心跳更快了。虽然情郎的身体看的很熟了,但这样子在户外还是头一遭,想着过一会儿自己也会这样赤裸相见,觉得又刺激又害怕。当俞羽中的手伸上来解她的衣服时,她下意识地拉住他的手,起身向四外看了一下。不知道是否出于女人的直觉,她总觉得四外有人看着。

“怎么啦?”俞羽中不解的问。

“没什么。”沈容莱借着路灯,仔细看了周边,的确没有人。但心里总是不踏实,于是小声问到:“能不能不要脱衣服?反正我穿的是裙子,不用脱也能……”下面的话她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俞羽中对女人颇有一套。他非常了解女人的心理,知道这时候如果勉强的话,只有把事儿给弄坏了。自己虽然不情愿(不脱光了哪里够刺激?),但不如先答应下来,往后再慢慢找机会。

“好吧,那就先不脱吧。”俞羽中很聪明的没把话说死。

又是一阵热吻。俞羽中的手伸到了沈容莱的上衣里面,隔着胸罩摸她的双峰。虽然隔着一层海绵垫,感觉颇不一样,但两人还是从中得到了快感。沈容莱身体一阵燥热,双手紧紧贴在俞羽中裸露的肌肤上。俞羽中向下滑动身体,掀开了沈容莱的裙子,褪下了她的白色小内裤。这条内裤是他俩一起选的。两胯的地方由细带连着,后面颇有弹性的包着屁股,衬托出那美妙的曲线,前面的三角非常低腰,将将遮住芳草地,上面还绣了一朵花,格外诱惑。俞羽中把内裤拿在手里,放在鼻尖深深的闻了一下。沈容莱既羞且喜,羞则羞女孩家的味道都被他闻去了;喜则喜情郎不嫌她那处污秽,真心的喜欢她。

由于两人都没清洗,俞羽中决定跳过口交,而用手指代替。手指虽不如舌头柔和,但比之灵活得多。沈容莱的阴蒂和小阴唇本来就突在大阴唇外面,在俞羽中手指的挑逗下,沈容莱的阴蒂迅速胀了起来。又是一阵拨弄,从阴道开始往外渗出了滑腻的爱液。俞羽中乘胜追击,将手指捅进了小穴。沈容莱轻哼了一声,开始享受这不速之客的拜访。

“啊!--好舒服----慢一点!哦!!”沈容莱越来越进入角色。

俞羽中的银枪已经磨得即快且光,这时,他迫不及待的翻身压到沈容莱身上,挺进了小穴中。沈容莱先是一阵不适,但疼痛很快被阳具充斥的饱满感占领,俞羽中一动,她更是酥痒难当。

“啊--哦--好舒服--不要停!”

“莱莱叫得真好听!”

“讨厌~~~~”

“叫我两声好听的!”

“要我叫什么?--哦--再快点~~~~”

“叫‘好老公’!”

“好老公!莱莱最喜欢你了!”

一时间,淫声浪语不绝于耳。

俞羽中乘机解开了沈容莱的上衣,松开了前开式胸罩的搭扣,秾纤合度的双峰赫然眼前。沈容莱不再矜持着不脱衣服,配合着男友的动作除去了上衣。迷人的胴体看得俞羽中如痴如醉。他弯腰下去,一手抓住一个乳房,嘴巴毫不客气的贴了上去,舌尖绕着乳头挑逗,只舔的沈容莱酥麻不已,情不自禁的叫得愈发激动:“好老公,真棒!--痒死了--哦!!”

俞羽中乘势把沈容莱翻过来背朝上跪爬着,解下了她的裙子。这下沈容莱也彻底全裸了。他扶住沈容莱的腰,从后面银枪入鞘,重新占据了小穴。沈容莱的爱液不断溢出,完全润湿了自己的私处,连俞羽中的身上都沾湿了。俞羽中那个地方没有阴毛,湿漉漉的皮肤在交合时撞击着沈容莱的屁股,啪啪作响,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突出。

俞羽中越发的兴起,他坐起身,把沈容莱也抱了起来,两人紧紧相拥,沈容莱坐在俞羽中身上,阴茎依然深深插在阴道里面。俞羽中上下抖动,沈容莱也配合着起伏,双乳紧贴着俞羽中的胸膛,呼吸急促,娇吟不断。俞羽中热切的吻着沈容莱的脖子,也是情深意浓。他们忘却了一切,天地间万物皆寂静,似乎只有他们的喘息声和浪语声。这时候,别说四周没有人,即使有人驻足观看,他们也不会发现了。

高潮到了,俞羽中知道自己快把持不住了。而这时的沈容莱早已面赤如潮,呼吸短促。“小莱莱,你爽不爽?”

“嗯~~~~”意乱情迷的沈容莱已经不知如何用语言表达了。

“想要我射在哪里?” 俞羽中故意挑逗他。

“哪里都行!小莱莱全听老公的!” 沈容莱已经不愿意思考了。

今晚俞羽中特别喜欢沈容莱的双乳,于是他退出银枪,沈容莱就势跪坐,俞羽中站到双乳前,只套弄了几下,乳白色的精液如泉涌出,喷洒在沈容莱的玉乳之上。沈容莱非常配合的托起双乳,任由俞羽中摆布,一切看起来那么的完美……就在这最高潮的时候,灌木丛的后面突然一阵闪光灯急闪。两人大惊失色,同时叫道:“谁!?”

一阵细琐之声,从灌木丛后面先后出来三个人,走在最前面的那人一边走,一边鼓着掌笑道:“精彩!太精彩了!没想到今天晚上看了一出好戏!哈哈!哈哈!”他后面两个人一个拿着两台相机,另一个提着摄像机,扛着三角架。拿着相机的人说道:“岂止‘看’了一出好戏!我们还拍下来了呢!”

沈容莱这才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在三个男人面前,吓得差点尖叫起来,赶忙拽过衣服遮住自己的胴体。俞羽中也吓得真魂出窍,心中大呼糟糕。他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手里还有那么齐全的摄影设备?看来刚才的事儿被他们拍下来了。怎么办?最糟糕的是这三个人他都认识。他和沈容莱都是化学系的。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个头不高但身材魁梧,脸上坑坑洼洼的都是青春痘留下的疤,名叫纪宁军,高分子材料系的,就住在俞羽中斜对面的寝室。后头两人都是化学系的,拿照相机的那个名叫周新进,和俞羽中一个寝室,个头矮小,形容猥琐,不修边幅,一双小眼睛一天到晚色迷迷的,一直是俞羽中取笑的对象。最后面那个个头最高,三个人中长得也最清秀,名叫邱克,比俞羽中他们要小一级。除了邱克之外,另两人和俞羽中的关系都不睦。原来俞羽中平时以帅哥自居,虽然在女生中颇为讨好,但在男生中比较桀骜。一向看不起形象不佳的纪宁军和周新进,在寝室里经常纠合室友欺负周新进。纪宁军身体粗壮,不吃素,俞羽中不敢和他正面冲突,但在背后给他起了个绰号,叫“桔子皮”。今天栽在这两个人手里,看来他们一定会报复。

“你们想怎么样?”俞羽中说话的声音有点发颤。

纪宁军并没有答他的话,而是转头看着沈容莱,淫笑道:“哎呀,遮什么呀!还怕什么羞?我们刚才都拍了那么多了。--你的叫声真好听啊!”

沈容莱蜷成一团,臊得无地自容。心中暗恨俞羽中出的馊主意,惹出这么糟的事。俞羽中看着吓坏的女友,气恼不已,蹲下身安慰道:“不着急,别怕。这么暗的光线他们不可能拍得下来,肯定是诈我们。”

“啧!啧!啧啧!”话音未落,纪宁军作声道,“哎呀呀,那么小看我们。你别忘了,我是学校摄影协会的会长!我们的摄影技术是接近专业的,仪器也是相当先进的。”

“就是,不信要不要过来看两张。”周新进摆弄着手里的相机。

“这个摄像机是红外感光的,就是没着几盏路灯,也能把你们拍下来。”邱克也举着摄像机说。

“老实告诉你,”纪宁军接道,“今天我们本来是来拍月食的。刚才在大草坪上我们就注意到了你们。人家散了都往校门走,你们反过来往黑的地方走,我就觉得有好戏,跟他们两个一起收拾了家伙,悄悄跟在你们后面。你们刚开始亲热,我们就开始拍了。当然不敢开闪光灯,画面是要差一点。最后我看你们的好戏快演完了,就招呼周新进打开闪光灯猛拍了。这下你明白了吧!”

俞羽中瘫软了下来,这下连一点侥幸都没了。只能服软。于是他语气转软,挤出一丝微笑道:“大家好兄弟,有事好商量。----这样,--你们开个价钱,多少钱?我把这些照片买下来。怎样?”

“老大,不能卖啊!费好大劲拍的,很珍贵的!”还没等纪宁军答话,周新进和邱克在一旁喊了起来。三人中纪宁军生日最早,另二人都尊称他“老大” 。

“呵呵,你也太小看我们了。你能拿得出多少钱?而且一拿你的钱,我们就变成敲诈勒索,那可是犯法的,啧啧!犯法的事我们可不干。”纪宁军装腔作势道。

“那你们怎样才愿意把这些照片给我?”俞羽中问道。

“那得看你有没有诚意了……”纪宁军道。

“有,我有诚意!”俞羽中急道,“说吧,好兄弟!”

“好!既然你说我们是好兄弟--”纪宁军摇头晃脑道,“俗话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这样吧--你的衣服给我们兄弟三个穿穿,如何?”

俞羽中和沈容莱顿时就明白了。沈容莱圆睁杏眼,急切地摇头道:“不要,不要!我宁可这些照片流出去,也不让这几个臭男人碰我!!”说着,眼泪都快下来了。

俞羽中看她那么坚决,一咬牙,说:“好!!我们就豁出去了,大不了给别人指指点点,反正再有一年就毕业了!”

掌声在一旁响起。纪宁军拍着手,说道:“好!好胆量!我佩服!”顿了一顿,又道:“不过,--事情好像不是你们想的那么容易!就给别人指指点点?别忘了我们校长正在严查风纪。上学期在男生楼,一对管理系的被捉奸在床,校务处给定了个‘留校察看’的处分。我们这些照片和视频如果落到校务处,你们这对野鸳鸯会有什么样的处分呢?”

“那肯定是直接开除咯!”邱克在一旁插道。

“好耶!我的东西正好堆不下,俞羽中,你的床空出来正好给我放东西用。”周新进在一旁起哄。

这下俞羽中和沈容莱都傻眼了。纪宁军说的绝对不是夸张,管理系那件事可以说是闹得沸沸扬扬。当时好多老师都给这两人求情,但校长痛下狠手,给了个“开除学籍,留校察看”的处分。一时可以说是镇住了很多人。有钱的学生,都吓得跑到外面宾馆去开房,没钱的学生,只能忍着。事情刚过,余波未平,要是这档子事儿传出去,不开除才怪!沈容莱倒是不怕事情传出去,虽然丢人,但说实话:这年头,谁怕谁啊!越不要脸,越是能出名和赚钱。但是这些材料要是落到校长手里,被弄个退学处分,那当学生这么年多的努力可就白费了。尤其还有一年多就毕业了,现在退学太不值了。但要是就这样屈从了这三个臭男人,又实在是不情愿。沈容莱低头不语,脸上阴晴不定。

纪宁军看出她内心的挣扎,加了股劲道:“只要你今天晚上在这里从了我们,我们就把这些照片和视频给你们。从此你们好你们的,我们走我们的,再也不相干。你看怎样?”

俞羽中切盼的看着沈容莱。沈容莱又默然片刻,猛地抬头道:“你说话算数?”

“你可以到高分子系打听打听,我纪宁军一向言必信,行必果。”

“好!!”沈容莱一咬牙,“我答应你。不过你得先把照片给我们!”

“那不行,拿到照片你不认账了咋办?”纪宁军摇头,“先满足了我们,我们自然说话算数。”

“好吧!”沈容莱知道再说也没用了,把心一横,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俞羽中看在眼里,心如刀绞。但纪宁军并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他斜睨了一下俞羽中,对他有点不放心,于是叫过邱克道:“邱克,你把机器拿回器械室放好,要不然弄坏了我们没法交待。然后马上回来。”

“知道了,老大!”邱克接过所有的仪器,一溜烟跑了。纪宁军转身对俞沈二人道:“完事后,我们就到器械室去把所有文件删了,怎样?”

到现在,只能是纪宁军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了。把柄在人手里,没资格讨价还价。俞羽中穿回衣服,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坐在草地上,六神无主地看着纪周二人向自己的女友走去。纪周二人以最快的速度脱光了衣服,面带淫笑,赤条条走向沈容莱。沈容莱自知无幸,坐直身体,松开手里的衣服,紧闭双眼,任由二人摆布。纪宁军和周新进看着眼前的这个美女,心情却是各不相同。纪宁军虽然没有女朋友,但从召鸡的经历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沈容莱虽然长得可爱,身材也颇佳,但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质地上佳的货色。他上沈容莱一是刚才目睹这一切被挑起了欲望,二是出于平时对俞羽中的不忿。他上下打量沈容莱,像是赏货一样端详着她。嗯,长得不算很漂亮,但的确够可爱,怪不得叫她“洋娃娃”。身材不错,该细的地方细,该粗的地方粗。奶子不小,但又不过分,很好。皮肤稍微黑了点……不过看着倒是很滑腻。短小但葱郁的阴毛盖着下体……看着还是湿的。哈!那地方还是向外突的,看来这个骚货的性欲肯定很强。嗯,我喜欢!

周新进的眼里则是另一幅画面。由于和俞羽中同寝室,经常能见到沈容莱。由于相形见绌,周新进尽量躲着她,所以两人几乎没怎么说过话。但是,沈容莱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深深印在他脑子里。他爱上了沈容莱。沈容莱就像个女神一样高高在上,遥不可及。无数次在梦中,他和沈容莱肉帛相见。但醒来后,除了内裤上的一滩精斑,伊人杳无踪影。如果能和沈容莱真的来上这么一次,少活十年他都愿意。刚才目睹这一切,看着沈容莱的胴体,听着她的娇吟,他已经是如梦如幻。现在在纪宁军的顺说下,他能分到一杯羹,夙愿一夕得偿,怎不叫他心花怒放?

纪宁军上前,扒开沈容莱的嘴,把阳具塞了进去。沈容莱紧闭双眼,就是不愿意看到眼前这两人那令人作呕的下身,心里也企盼着他们直奔主题,快点结束。可是碰上纪宁军这样的老手,岂能轻易放过?阳具入喉,沈容莱一阵厌恶。好在纪宁军晚饭前洗的澡,阴茎还算干净。沈容莱敷衍的唆着,一派逆来顺受。突然,阳具从嘴中出来,她的脸被拨到另一个方向,另一条小蛇破唇而入。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咸苦之味流入喉中,沈容莱差点吐了出来。她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叼着周新进的恶蛇。周新进出了名的邋遢肮脏,这么热的天,他可以四五天不洗澡,一星期才换一条内裤,这些事早就听俞羽中提过。今天亲身领教了,沈容莱简直欲哭无泪。心中不禁暗恨俞羽中的馊主意。

就这样,纪周二人一左一右,不断的把阴茎插入沈容莱的嘴里。二人的手也不老实,各自捏着一个乳房把玩着。但两人都是为了一己之欲,动作粗鲁,毫不轻柔。所以,沈容莱只觉得乳房被捏得很疼,毫无刺激可言。纪宁军的鸡巴挺长,有时一使劲深可及喉,捅得沈容莱好几次都想呕吐。不多久,二人的阳物都硬如钢枪了。周新进感激纪宁军,没他拿主意,自己是没胆干这种事的。于是他谦让道:“老大,你先上吧。”

“兄弟,客气什么?平时谁不知道你暗恋沈容莱很久了?现在梦想成真了,我当然要成全你,你先来吧。” 周新进还想客气,周新进一摆手,周新进大喜,把沈容莱放躺在地,分开她的双腿,啊!这梦寐以求的女阴!周新进痴迷的摸着沈容莱的私处。那里的爱液还没有全干,摸着还是滑腻腻的。周新进虽然深知交合是怎么回事,可还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现在鲍鱼当前,他再不客气,把住自己的小蛇,腰一挺,直捣黄龙。

一阵剧痛从下身直钻沈容莱的心窝,她痛得张开口,想要大喊。声音还没出来,喉咙迅速被纪宁军的肉棒堵上,纪宁军从头顶的方向占领了她的嘴巴。沈容莱的泪水夺眶而出。周新进在沈容莱的身上,只觉得肉棒无比舒适。美妙的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每一次进出都让他欲仙欲死。他直起身子,托起了沈容莱的臀部,这样,每一次抽送他都能清楚看见,兴奋的不可自己。

俞羽中在一旁坐着,痛不欲生。他不忍再看,转过头去,目光落在了灌木丛下的一块砖头上,心念一动。现在纪宁军背对着他,如果他能拿砖头把纪宁军拍在那里,周新进瘦小枯干,不在话下。俞羽中头脑一热,轻轻挪到灌木丛旁,伸手去拿砖头。

就在此时,远处飞奔来一人。跑近了说道:“老大!我回来了。”邱克从器材室回来了。

“狗日的,怎么去了那么久?” 纪宁军骂道。

“接了一个电话,耽搁了一会儿。” 邱克道。

“行,快来吧!” 纪宁军一招手,邱克开始脱衣加入战团。俞羽中一看对方加了人手,头脑冷静下来,知道刚才的想法很不理智。人也重新泄了气。

纪宁军起身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邱克,自己来到沈容莱的侧面,跨腿骑到了她肋处,肉棒正好在双峰的中间。他托住双乳,夹住了肉棒,开始享受乳交带来的乐趣。三个男人压在身上,沈容莱觉得快要窒息了。天哪!这一定是在做梦!告诉我,这一切只是场噩梦!她偷眼看了一下不远处的俞羽中,他颓丧的坐在草地上,低头不语。残酷的现实告诉她,这一切是真的,她开始麻木了,眼角的泪水还没干,但她已不再有感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一切快点结束吧!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祈祷起了作用,周新进率先缴了枪。毕竟是第一次,他一下子没掌握好节奏,老二不受控制了。射精前的一刹那,最后的理智让他把老二拔了出来,浓黄的精液射在了沈容莱的小腹之上。虽然不情愿,但他知道射在里面太危险了。万一沈容莱因此怀了孕,事情就败了,他想赖账都不成。到时候退学是小,说不定要坐牢了。但即使没射在里面,周新进也爽的不得了了。这比任何一次打手枪都要快活!

周新进满意的离开,站到一旁观战。纪宁军马上接着把淫棍探进了隧道。周新进的缴枪让沈容莱看到了一丝希望,纪宁军进去的时候,她居然主动配合着扭动几下,想要他也快点完事。

“骚娘们,扭得不错啊!” 纪宁军淫笑道。

沈容莱不做声。

“怎么不叫唤了呀!?刚才‘好老公,好老公’的叫得多好听啊” 纪宁军道。

沈容莱任凭他侮辱,就是不发一声。纪宁军暗自生气,心想一定要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纪宁军的阳具比较粗长,加上他动得比较有经验,沈容莱居然从中得到了些许快感。要不是邱克的鸡巴顶在嘴里,她可能都会忘了自己是在被强奸。

几分钟后,纪宁军从侧面一拍沈容莱的屁股,说道:“骚狐狸,换个姿势!”接着一指邱克道:“你从下面干她。” 邱克高兴得领命,躺在了餐布上。纪宁军扶起沈容莱,让她骑到邱克身上。她麻木的顺从着,把着邱克的阳物塞入了自己的阴道,邱克开始抽送。纪宁军也不闲着,来到侧面,扭过沈容莱的头,又把肉棒塞入了她口中。

沈容莱茫然无措,任凭摆布。纪宁军玩儿够了她的嘴后,拔出肉棒,绕到了沈容莱身后。这时,沈容莱已经体力透支,虽然不情愿,但人还是趴在了邱克身上,任凭邱克在下面做功。纪宁军用唾液把自己的肉棒弄得又湿又滑,然后扒开沈容莱的屁股,吐了口唾沫在上面,毫不留情的把肉棒捅进了沈容莱的屁眼。

沈容莱意识到了不对,但还没来得及反抗,肛门已经被纪宁军占领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几乎昏厥过去。她的眼前发黑,金星乱冒。邱克的肉棒还在阴道里,纪宁军的肉棒又插进了肛门。虽然俞羽中也玩过她的后庭,但没有这么粗鲁过。她更是从来没想想过被两个男人同时穿透。两根肉棒同时在体内,撑得她只觉得自己快爆炸了。

纪宁军毫不留情的挞伐着,几分钟后终于到了高潮,他猛动了几下,肉棒在肛门里面开了花,浓精热烈得涌向直肠深处。纪宁军大呼痛快,赖在里面许久,才把软下来的弟弟拔了出来。

就剩邱克一个人了,他翻过身,重新把沈容莱压在身下。沈容莱经过连场大战,已经累得大汗淋漓。邱克也是花丛老手,本还可以大战三百合,但觉得此情此景不宜再拖下去,于是加了把劲,然后把阳具移到沈容莱面前,将点点精液都射在了她的脸上。沈容莱已经无所谓了,这时,哪怕再来一个人射在她嘴里,甚至是往她身上撒尿,她都不会在乎了。她的心里只是一再重复:这只是一场梦,明天早上醒过来就好了。而邱克的射精正式宣告这一切可以告一段落了。所以沈容莱非但不介意,反而觉得非常轻松。终于可以解脱了……

三条淫棍满意的穿回了衣服。沈容莱拿过身边的手袋,掏出餐巾纸,擦拭身体上的精液。俞羽中在一旁站起身道:“走,我们去销毁照片。”

“什么照片?月全食的照片?明天到学校的BBS上去看吧!”纪宁军故意装傻。

“少装傻!当然是我们的照片!”俞羽中愤然道。

“什么我们的照片?你在说什么胡话?”周新进在一旁掺和。

“你们想怎么样!”俞羽中气冲斗牛。

“这么好的照片,我们得留着慢慢欣赏。”纪宁军道。

“还得和网友们一起欣赏才对!”邱克狞笑道。

“你们!”俞羽中从地上抄起砖头,冲上前就想拚命。纪周邱三个人没做防备,一时愣住了。

“住手!!”紧要关头,沈容莱喝住了俞羽中。俞羽中停下脚步,举着砖头,气得浑身发颤。

仍然一丝不挂的沈容莱坐在餐布上,对俞羽中说:“照片我们不要了!”然后举起手袋,问那三个人:“你们知道这里面是什么?”

三人不解。

“这里面是我擦下来的你们三个人的精液!”沈容莱厉声道,“你们要是敢把这些照片散播出去,老娘就拿着这几团餐巾纸去报案,告你们轮奸我!我们弄个盆摔罐破,谁也没好结果!”

三人傻眼了,没想到这个刚才的胯下娇娃发起狠来那么厉害。怔了一会儿,邱克先说话了:“别急吗!有话好商量。我们这就去器材室,把照片给删了,好不好?”

“好,我们一起去!”沈容莱说着,穿回了衣服,一行五人来到了摄影协会的器材室。

器材室其实是物理系的全息成像研究室,因为有各种先进的光学设备,所以摄影协会经常借用。进去后,邱克拿出两台相机和一台摄像机,取出了存储卡,挨个插进了一台电脑的读卡机。俞羽中和沈容莱的做爱画面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这对情侣自然是没有心情欣赏,只盼着噩梦快点结束。俞羽中删除了所有的照片,又打开了视频。因为是红外拍摄,画面不是那么清楚,但两个人还是清晰可辨。而且两人做爱时说的话,一字不差的被同步录了下来。俞羽中和沈容莱都听得双颊飞红。俞羽中又删了视频,仔细再确认了一遍,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照片都删了,你能不能把餐巾纸也扔了呢?”邱克看着沈容莱。

沈容莱掏出一团餐巾纸,恶狠狠的往地上一扔,头也不回的迈步出去了。俞羽中跟在后头也走了。

纪宁军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不舍的拿起相机摆弄着,怪邱克道:“你也太性急了,我们就说保证不把照片传出去也就是了,你何必自告奋勇把照片删了呢?”

“就是啊!我还想把这些照片发到色界论坛上去呢!”周新进也说。

邱克神秘一笑道:“老大,你叫我回去放机器,结果我回来晚了。你以为我真是接了个电话吗?”

“噢,难道……”

“对了,我早就把这些照片和视频事先拷到另一台电脑上了。”说着,邱克打开了另一台电脑的屏幕,点开一个文件夹,里面果然是这些珍贵的资料。

“好兄弟,真有你的!”纪宁军喜出望外,过来点了几张欣赏了起来。

周新进在一旁道:“老大,要不要我们那这些照片再去要挟一下这个骚货,说不定她又会就范呢?”

纪宁军沉吟了一下,旋即正色道:“这个女人比我们想得要厉害,我们要是再拿这些照片作筹码,她必然不会就范,因为有了第二次就会有第三次,第四次,这样下去就没完没了。我要是她的话,索性就到公安局报案,让警察来查我们的电脑,这些照片一搜出来,我们想不招认也不行。所以,我劝你们都打消这个念头--小心驶得万年船。大家各拿一个拷贝,暂时谁也不许泄露出去。更别想着在学校里流传,校长真查起来,我们都没有好结果!等过两个月再到网上流传,但注意一定不要提真名实姓,以免再起波澜。清楚了没有?”

“是,老大!一切都听你的。”三人各自拷了一份,然后从电脑上把文件删了,然后各自回寝室,回味刚才的奇妙经历去了。

事情到这里,本该平息下来。但树欲静而风不止。沈容莱开学后也没露面,请了一个月长假,不愿意见到这帮人。回学校后也是性情大变,对任何人都是板着脸。俞羽中虽然使劲赔不是,但沈容莱连带着恨上了俞羽中,对他疏远冷淡,最后一刀两断。俞羽中开学后,不愿意见到周新进,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住,失恋后,他祸不单行,发现这件事给他留下了心理创伤:他阳痿了。气愤难平的他买了一帮打手,把纪宁军、周新进、邱克各自爆打了一顿。其中,周新进身子骨最单薄,受伤最重,左睾丸被打坏了。周新进一气之下,不顾纪宁军的叮嘱,把材料报到了校长办公室。校长找来俞羽中和沈容莱问话,沈容莱没想到资料没有真的销毁,事已至此,不再有任何顾虑,将当夜之事和盘托出。纪周邱三人被警察带走;俞羽中被退学;校长网开一面,给沈容莱留校查看的处分。但事情已闹得沸沸扬扬,沈容莱再无脸面留在学校,在家里人的帮助下,远赴澳大利亚,借留学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正所谓:男欢女爱本佳事,妄动欲念必惹灾。趁火打劫不可取,善恶果报自会来。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