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校花

 亚运春风吹遍神州大陆,更多自由的种子又开始发芽。随着中国经济的复苏,各种黑暗的角落里,也开始滋生着一些不为大众所接受的勾当。
  卖淫、吸毒、黑势力团伙、强奸、抢劫……更多的阴暗随着大众物质生活的提高而茁壮生长。
  丽姐那时16岁,就像大多数青春年少的小姑娘那样,对这个迅速发展的物质世界充满了好奇。
  她很漂亮,是学校里公认的校花,学习也好,是所有老师眼中的乖宝宝。但是却并不快乐。因为自己出众的容貌,每天放学都会有一帮小流氓跟在她身后,其中带头的就是刘松。但是刘松还算懂事,并不做出格的事情,而且有别的小流氓打她主意的时候还会去保护她。
  可自己实在喜欢不起来这样一个无所事事的小流氓,而且自己的家庭也不允许自己辜负家里的希望。
  丽姐的家庭并不完整,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病死了,好像是肺癌,她也记不清了。总之为了给爸爸看病,家里几乎卖光了一切能卖的东西,但是父亲依然去世了。
  妈妈一个人支撑这整个家庭,母女俩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十分清贫。好在丽姐小的时候特别听话和懂事,很给她的妈妈争光,让辛苦的生活有所期盼。
  刘松知道这个情况后,就不再来纠缠她,反而每天都在校门口保护丽姐,渐渐的他们竟然成了朋友。
  转眼马上就要到高三了,丽姐学习很好,大学没问题,但是学费是这个家庭所不能承受的,刘松这时却因为入室盗窃而被判入狱,据说判了7年。
  从此杳无音讯……
  而妈妈也为了丽姐的学费日夜操劳,但是那些现在看来不算高昂的学费,依然让她本来很显年轻的妈妈日益憔悴。
  这些丽姐那时并不知道……
  年少无知!丽姐这样评价自己。
  不过很快,妈妈就跟丽姐说她找到了一份好工作,不用每天晚上没时间陪女儿也能赚够今后大学的学费了。丽丽也很高兴,那天晚上她们第一次出去吃饭,是火锅。
  吃饭的时候,妈妈哭了,妈妈抱着丽姐,要她今后一定要出人头地。
  丽姐也哭了,她是因为心疼妈妈。
  高三的生活一如既往的紧张,但是家里已经不需要为任何经济问题而担忧。妈妈时不时的还能给丽姐买上两身漂亮的裙子,尽管学校里只能穿校服,但是丽姐也在妈妈的打扮下更加漂亮出众。
  这时,一个男人走进了她们的生活。他很帅,头发和丽姐一样长,都垂到了脸颊,削瘦的脸庞上留着杂乱的胡茬,显得特别有男人味。
  长的和我很像,丽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感到和我亲切的吧。
  他叫郑明起,是一个个体老板,妈妈也在她的店里上班,一年多来,都是他在默默的照顾着妈妈和丽姐的生活,但是这才是丽姐第一次见到他。
  那天是周二,上午模拟考试之后下午就可以回家自习,丽姐并没有告诉妈妈这些,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总之是很莫名其妙的忘记了跟妈妈说自己下午放假的事情。
  回家的路上用自己攒下的零花钱从市场里买了一条大鲤鱼,因为那天老师说她今后一定会鲤鱼跃龙门,然后兴冲冲的往家跑,打算自己亲自做个红烧鱼等妈妈下班回家来一起吃。
  她的家就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家属院里,那是爸爸留给她们唯一的财产。拿出钥匙打开门之后,丽姐呆了一下,门口放着妈妈的以及明显是一个男人的大皮鞋。
  正在发呆的时候,听到了妈妈房间里床摇动的吱哑声,以及妈妈似痛苦又似快乐的呻吟。丽姐站在门口,不知道该进去还是该出去,面红耳赤,因为她已经长大,猜到妈妈和那个男人在里面干什么。
  那时丽姐应该转身走出去的,但是鬼使神差的,她一步一步悄悄的走向妈妈的卧室。因为她发现卧室的门并没有关严。
  从卧室门逢里,她第一次看到了什么叫性交。妈妈跪在床上,一个男人正在妈妈的屁股后面耸动着身体。妈妈的乳房,垂在身下,随着男人的动作而前后摆动……
  突然,他们的动作一瞬间静止了,因为妈妈和那个男人都发现了站在门外,目瞪口呆的丽姐。
  妈妈立刻拿起被子把自己和男人裹起来,在她的动作间,丽姐看到了那个男人挺直的硕大阴茎,她觉得自己的呼吸有点粗重,下体也有点潮热。
  “啊!”一声尖叫,丽姐立刻躲到一边,靠着墙,心头小鹿乱跳,脸红到耳根。
  妈妈和男人在里面很快就穿好衣服,然后脸红红的走出来。
  丽姐看到妈妈也红着脸,懂事的她立刻说:“对不起妈妈,我不知道……我本来想早点回来给你做鱼的……我……”
  妈妈把丽姐拽到桌子边上,坐下,说:“不怪你,怪妈妈,妈妈应该早就告诉你的。”
  然后妈妈把郑明起介绍给了丽姐,说她很爱这个男人,打算等丽姐去上大学就嫁给他。
  丽姐很为妈妈高兴,但怎么都不敢看郑叔叔的眼神,就盯着地面,向他点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
  既然撞破了妈妈他们之间的事情,郑明起便时不时的来她家,偶尔晚上就留宿在这里。妈妈也在一个晚上跟丽姐有一次长谈,她说到自己独守空房十几年的痛苦,说到一个女人的幸福,说了很多。丽姐也很理解妈妈,也支持妈妈,于是经常主动要求郑叔叔留宿。
  但是,每个郑明起留宿的夜晚,都让丽姐难以入睡,他在妈妈身后耸动身体的镜头总是出现在她无眠的夜里。也经常听到隔壁房间偶尔发出的,压抑着的性交呻吟。
  于是她学会了自慰,每个郑明起来的晚上都会把耳朵贴到墙上,一边听着妈妈和郑叔叔做爱的声音,一边自慰,幻想着在隔壁床上翻滚呻吟的是自己,而不是她的妈妈。
  阳光帅气的郑明起此时,不紧走进了妈妈的生活,也走进了丽姐的心。
  很快就到高考的日子了,全家上下都为丽姐的考试而紧张,接触一段时间的郑明起也一样,许诺要是丽丽考上名牌大学,就要什么给什么。甚至为了不影响丽姐复习,他们两个一个月的时间里,晚上都没有睡在一起。
  丽姐不负众望,考上了自己的第一志愿,人民大学。至今她都难以忘记全家接到录取通知书时候的幸福,妈妈把丽姐抱在怀里,亲个不停。郑明起带着快乐的母女跑到西单大包小包买了一堆东西。
  第二天,妈妈就和郑明起领证了,没有什么热闹的仪式,她们搬进了郑明起的家。
  应该改口叫爸爸,但是依然叫着郑叔叔,他也不在意,像妈妈一样宠溺着丽姐。
  幸福的日子总是很短,丽姐的妈妈在她刚迈进大学校门的那天,晕倒在校园里,然后确诊为白血病。
  刚刚开始走向快乐的天堂,又坠入了无尽的深渊。丽姐咒骂上帝,为什么不让她家有一天好日子!但是该来的总归要来。
  妈妈说,这都是命,年轻的时候文革大跃进,整天在车间里没日没夜的建设共产主义,爸爸妈妈那时都落下了病根,爸爸走的早,妈妈能多陪丽丽十几年,已经知足了。
  然后就离开了……
  郑叔叔瞬间好像老了十几岁,三十多岁,本来充满了阳光,此时鬓角却渐染白霜。
  我们俩每天以泪洗面,我知道,郑叔叔对妈妈的爱至死不渝。
  此后,郑明起每天没日没夜的工作,麻痹自己对妈妈的思念,事业日渐壮大,但是每当看到丽丽的时候,都会黯然神伤。甚至在清冷的夜里,会把丽姐抱在怀里,痛哭失声。
  三年的时间,仍然无法抹平妈妈在这个男人心中的伤感,他是一个绝世好男人,我知道我已经像妈妈那样不可救药的爱上了郑叔叔,我的继父。
  于是我回家的次数多了,甚至每天都不顾辛苦的从学校倒几次公交车回家陪他。终于,在我大四的时候,跟他吐露了心声。
  我22岁了,我要嫁给你,郑明起!
  他先是呆了,然后便反复扇这自己的脸,很快脸就肿了起来。我抱住他,跟他说我从16岁就开始爱上他了,我要代替我的妈妈,让他幸福。
  开始郑明起躲避丽姐,但是丽姐坚持不懈,终于在一个夜晚,和郑明起发生了性关系。不知道这是否是不伦的关系持续了半年的时间,几乎每天晚上丽姐都会去找郑明起索要。
  丽姐笑着说自己没准天生就是一个荡妇,我苦笑无言。
  但是几个月后,郑明起郑重其事的对丽姐说,他们这样不对。他已经老了,而丽姐还年轻,未来有无限可能性在等着她。
  丽姐当然不愿意,只想要他,但是这个男人决定的事情,让丽姐难以违抗,也无法违抗。
  第二天,丽姐接到律师的电话,郑明起把自己名下所有财产全都送给了丽姐,然后自己一个人从这个城市消失得无影无踪。
  丽姐讲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我把她抱进怀里,安慰的轻抚着她的肩膀。
  哭了一会,丽姐又接着讲述后来的事情……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