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中的花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宗翰把女孩们的箱子搬上了楼,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那两个女孩还算蛮有良心的,至少还买了罐汽水给他以后才又嘀咕说笑着上楼去了。

其实她们不用自己介绍,宗翰就可以猜出谁是夏琳,谁是琼安那个肤色较深的『黑里俏』一看就知道是那个在后院里满口脏话的夏琳对她最贴切的形容只有一个字『骚』。上身穿了一件前面露肚、后面露背、无袖、有点像肚兜(布料兜着胸部,在背后和颈后打了两个大结)的白上衣,其实在夏天很多女孩们喜欢穿这种上衣,只是夏琳衣服里很明显的没穿胸罩,甚至乳贴,因此在她(虽不算『霸』字级)鼓鼓的胸乳顶尖,薄薄布料明显的映出深色挺硬的两点。她下身穿了条合身、长及小腿肚的软布牛仔裤,虽不是那种紧身热裤,却把她挺翘的丰臀和均匀的双腿衬现了出来。脚上套着双流行的黑色厚底凉鞋,粗宽的布带前缘露出仔细修剪过、涂着蛋壳白萤光趾甲油的十趾。

然而,夏琳最狐媚之处并不是在于她的打扮和身材,而是在她那张脸蛋上。夏琳长得一张标准的瓜子脸,上圆下尖还配上一对小酒窝,一头黑发俏丽的削成前贴面后及肩,丰腴的嘴唇和整齐白皓的牙对比着健美的棕肤。那一对眼睛是她最致命的地方又大又水汪汪的杏仁媚眼,不知是天生还是后天学会的,就算是笑的时候也仍是骨碌骨碌地送着淫淫的秋波。宗翰猜想,这个马来西亚福建富商的女儿,虽然还没高中毕业,性经验应是不少的,凡是男人被她的眼波扫到,总会给勾出几分淫慾吧?

比夏琳低一年的琼安是个完全不同典型的女孩虽然她也穿着很凉快的衣着,但是给人的印像却没有夏琳的那种骚味。她穿了一件短袖的橙色衬衫,贴身的衬托出丰腴(穿了胸罩)的乳房和细细的腰身。一条长及膝上的黑色短裤包裹着心型的臀部,牛仔布面的厚底凉鞋露出不施寇丹的圆润脚趾。宗翰发现她的身材其实比夏琳丰满,肌肤十分白嫩,散发着与夏琳之淫浪截然不同的清纯性感。

琼安有张毫无疑问的甜姐儿脸,圆圆的很可爱,白白嫩嫩的腮帮子有点儿像苹果,头发仔细的编成一条辫子后,再又别回头上,清清爽爽地露出悠美的颈子和玲珑的双耳。琼安也有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但是流露出来的却是清纯天真。她的笑特别可爱,双眼开心的眯成两弯新月,修长的手指掩着樱桃小口,指缝流出清脆的笑声。如果夏琳可以用『骚』一个字来形容,那么琼安应该用『甜』来形容。

当琼安听宗翰提到他是在台湾长大时,她很开心的和他用中文谈了几句,原来琼安是个台湾财主的千金,才来美国住了四年。当夏琳听见他们说中文时,她做了个鬼脸,说因为从小上的就是英文学校,她所记得的福建话都只剩一些用来骂人的粗话俚语。

听出夏琳语气中的不悦,琼安乖巧的改回使用英语。宗翰了解琼安正扮演着夏琳的跟班,不禁为她感到不值她充满了天真、足以独当一面的魅力,实在不必活在夏琳的阴影中。

两个女孩在楼上有时细语、有时轻笑地聊了一会儿,又出现在楼梯口,不过夏琳只陪着琼安下了半层楼,走到了楼梯转折的地方,她们便停了下来。两人拉扯、嘀咕了半天,还是夏琳占了上风,琼安心不甘情不愿的独自走下一楼。宗翰又有点同情琼安受夏琳的摆布,瞪了夏琳一眼,只见她挂着娇媚的微笑,坐在阶梯上观察着客厅。

当琼安走到沙发旁边时,她的脸颊已经染上了两朵红霞。宗翰的心里充满了怜爱,在她还没开口前,就先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微笑着说「坐啊…」

「嗯!」可以看出她比较轻松了些,脸上又绽开了微笑。她轻巧的坐在宗翰身边「杨老师,谢谢你帮我们把箱子搬上楼,其实你可以不必那么辛苦的,我们自己其实可以…」在宗翰替她们把衣箱从屋外搬到楼上时,便看出两个女孩性格的不同夏琳嘴里说着谢谢,却完全束手旁观,只管称赞他的身体健壮,宗翰心中苦笑着想,夏琳对如何驱使男人为她服务,实在已深得个中三昧。琼安在他帮助夏琳时,就已经自己把衣箱从那部娇小的金龟车搬到了厨房后门,而当宗翰替她把那件(比较之下)轻得多的行李搬上楼时,琼安跟在他身边,不但口中不停的说不好意思,而且一直想插手帮忙,结果好几次宗翰的手臂擦顶到她充满弹性的身体,而且嗅到她身上淡淡的茶花香味。

「杨老师…」琼安悦耳的语声把宗翰拉回现实「我们在胡老师卧室里看见你的行李,就帮你把它放到初中学妹的房里去了,希望你不介意。我们太早回来,要不然你可以睡我们比较大的床,真对不起…」

「唔…没关系,谢谢妳们帮我拿东西。」宗翰暗叫一声好险,他下楼以前把静的房间收了一下,床舖了一下,要不然这两个女孩看见了他们大战以后的狼籍,后果可就不妙了!

「琼安,妳还没提到重点啊?」踞坐在楼梯上的夏琳有点不耐的嚷着。

「嗯…是这样的,我们打电话给胡老师,告诉她我们先回来了。我们也有问她是不是可以在她房间外的小阳台上晒一下太阳,她说可以,但是必须请你…嗯…看好我们。」琼安涨红了脸「所以…可不可以麻烦你…」

不忍看她如此挣扎,宗翰爽快的答道「好吧!」

「耶!我去换衣服!」坐在楼梯上的夏琳跳了起来,欢呼着跑上楼。琼安转过身来,苦笑着对宗翰摇了摇头。宗翰微笑地耸耸肩。

到了静那间精致的卧室,琼安带着他走到那个大浴缸旁边,宗翰这才发现那间浴室的奥秘只须把环绕那浴缸的三面薄布簾拉起,打开所有的落地窗,他们便等于身处室外,窗外延伸出一个放了两张躺椅的小阳台。琼安打开窗子,又开水龙头,放温水在浴缸里(她不肯让他帮忙)。宗翰看着她曼妙的身影,心想着北地的夏日,应该还会在天上挂大约两个小时,不知道她会不会换什么清凉的衣物来做日光浴,天啊!她才十六岁…

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琼安走了过来,这一次她亲昵地与宗翰一同侧坐在一张躺椅上。她沉默地凝望了一会儿屋后的茂盛树林然后开口轻轻的说「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我为什么会跟夏琳做朋友?」宗翰耸了耸肩,琼安转过头来笑了笑「夏琳从小就得独自生活,为了生存,她变成很自私的样子,不过她是个很好的朋友,很热心,只是不太会表达。」

宗翰有点试探的说「她的男朋友很多吧?」

琼安笑的更开心了「为什么这么说呢?你觉得她打扮的很骚吗?」

「打扮倒不算…只是,这…」宗翰用手比了比自己的胸部,琼安会意的点点头。宗翰接着说「不只是打扮,她的举止、态度…唔,还有,我不小心听到了她想早回校的原因。」

「哈哈哈!你知道夏琳的秘密了。每年夏天,她都必须回到一个独身的姨婆家中过暑假,那个婆婆很严厉,夏琳的…唔…须要很大,所以她迫不及待的拉我回这里来。本来她已经热情如火,要跟马克见面的,结果,我们去给他一个惊喜时,却正好撞上马克和一个镇上的女生…」

「嗯!须要…」宗翰对她有点露骨的用辞有点讶异,不自然的苦笑了笑。

「对不起!」琼安的脸又回复了羞涩的绯红「我想,你既然听见我们的谈话,那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了。」

宗翰点了点头「可怜的夏琳…」

身后传来娇腻的语声「才不用可怜我哩!像马克那种白痴,我早该甩掉他!」

宗翰和琼安一同转头看着施施然走出来的夏琳她仍然穿着那一双厚底鞋,不过身上穿了什么却看不出来,只见她从腋下到大腿根围着一条浴巾,露出那一双修长、有着健美的棕色肌肤的美腿,圆润的双肩上肤色均匀,没有穿了肩带晒出的白印。她并没有坐在另一张躺椅上,却将几条海滩毛巾舖在大浴缸旁,欠身坐下「我的秘密被你知道了,不过,我们也知道你的秘密喔!」

联想到他和静的激情缠绵,宗翰突然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但奇怪的是,他感到琼安的背也不自然地僵直了起来,夏琳继续着「而且,还是我们琼安发现的哪…」

琼安倏地站了起来,脸色苍白「夏琳,妳…」她又半转过身来,几乎有点颤抖的说「我…我先进去了!」

宗翰伸手捉住了琼安白细的手腕「那,等一下再出来吗?」

琼安似乎有点震惊于他的举动,脸上又恢复了一点血色「唔…也许…」

夏琳却在此时摊开手,从她掌中弹出一长条静送给宗翰的保险套「我还在垃圾桶里找到一个刚用过的哦!看来,杨老师你已经跟我们的大姐姐~胡老师~很熟了?」

琼安轻轻甩开宗翰的手,眼光低垂的说「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帮你把衣袋拿到另一间卧室,结果…它们自己掉出来…」

宗翰想怪只怪他没有检查一下静有没有把替他把『礼物』收好。他的头脑因震惊而空白了几秒钟,等他回过神来,琼安已经急急的走向房里去了。「琼安,等一下!」他不由自主地站起来,想要把琼安追回来,但是有只手扯住了他的裤脚…

「杨老师!」宗翰低头,看见夏琳脸上居然带着很认真的表情,有点幽幽地说「让她去静一下吧,等一下我会去看看她,她不会有事的…」不过,夏琳那娇懒的笑又回到了她的脸颊「琼安很喜欢你喔!不过我也很喜欢你呀。帮我一下好吗?」

她把那一瓶婴儿油交到宗翰手中,然后用一条毛巾卷成枕头,转身俯卧在舖好的海滩巾上,她用右手拉松了右腋下的活结,左臂反手将浴巾掀出一块V字型的开口,一览无遗地露出她臀部以上的背部。宗翰这才看出其实她并没有穿什么无肩带的泳装,而是完全上空。虽然上空日光浴是很多女子为了肤色均匀而做的事,但是宗翰的心跳仍然加快了些,尤其从她身侧,宗翰可以瞄到夏琳胸前被压住而向旁边突出的嫩肉。

为了不让夏琳发现他情不自禁地盯着她乳房的侧影,宗翰将油浇在她背上,时轻时重的揉搓着她光滑的皮肤,夏琳显然很舒服,闭上了眼睛享受着…

「关于你和胡老师的秘密,请你不用担心好吗?」夏琳的唇间轻轻地吐出字句「她是我最亲密的大姐姐,虽然她很会管我、骂我,但是我知道她是真的关心我。我们是无所不谈的姐妹,我不会害她或要挟她的。嗯…好舒服…」

宗翰听到了夏琳吐露的心声,对她的好感油然而生,手上替她搽油的工作不觉成了按摩。他的视线贪婪的扫瞄着夏琳肩、背和腰枝柔美的曲线,那健美的棕肤散发出南太平洋女子的热力,而柔韧适中的触感,和她发出慵懒的低吟,使他不禁心猿意马,裤裆中也起了奇异的变化。

夏琳又用她娇柔的声音开腔了「你一定以为我很坏、很淫荡吧?」

宗翰对这样的问题有点难以应对,支支吾吾的说「唔…没有呀,为什么这样问呢?」

夏琳笑了笑「是吗?大概是有这样想的吧…」顿了一会儿,她用低低的语音说道「那个马克,不过是镇上唱片店的店员,高中还没毕业,要钱没钱,要才能也没有,只不过靠着一张好看的脸蛋把一些小女孩迷得团团转。」

「妳也迷过他?」

「哈哈!我?」夏琳瞟了宗翰一眼「没有!我一眼就看出他是个没出息的失败者。」

「那…妳?」宗翰完成了夏琳背部的按摩,她赤裸的背与双臂都泛着诱人的光泽。宗翰觉得裤子里的张力越来越强了…

「我?我才没有被他迷上,可是,琼安迷上了他,还差一点被他钓上了。」

「哦?结果…」

「没有结果,因为…」夏琳很狡颉的笑了「琼安不会碰被我『碰』过的男人。」

宗翰有点张口结舌,然而夏琳继续的说下去「琼安是个好女孩、乖女孩,可是她看上的一些男生~跟据我的判断~却都不是值得她献上第一次的货色,而后来我的判断也都应验了。所以,我会用一个最有效的法子阻止她,也就是她不会碰被我先碰过的男人。」夏琳微微抬起头来,用妩媚的眼睛看着宗翰「每一次我和那些男人幽会,琼安都会替我把风,她也就会看清那些人实在不是好情人。不过…我也不是那么无私无我,老实说,我喜欢享用那些男…唔…」

夏琳中断了语音,因为宗翰心血来潮,把油浇在她的腿上,她有些紧张的说「请小心一点,我的腿很怕痒…」

宗翰的指尖和手掌熟练地施加压力,揉捏着她的大腿后侧「这样会痒吗?」

夏琳把脸颊放回枕上,闭上眼睛,脸上挂着媚笑「不会…你的手,嗯…好舒服哦!嗯……」

宗翰的双手由她圆润的大腿游走到那对结实健美的小腿肚,而夏琳的口中不停的发出拖长了的「唔…唔…」呻吟声。宗翰知道他坚硬的阴茎渴望着占有眼前这个充满弹性的年轻躯体,他仔细的揉着她纤细的踝,而她也屈膝将那双娇俏的小脚举在他面前。宗翰帮她脱了那双高底鞋,情不自禁的亲吻、甚至一只只的吮舔着她涂了白色趾甲油的细长脚趾。

夏琳深长的呼吸着,然后叹了口气「杨老师,你最好停止挑逗我,要不然我会忍不住『享用』你了。」

宗翰掩不住失望的说「我了解,我总归是老师…」

夏琳开心的笑着说「不是!我才不在乎咧!」

「那…是怕胡老师?」

「也不是!我跟胡老师说过我和琼安都很喜欢你,她要我们对你…嗯…温柔一点,不要把你『弄坏』了,嘻嘻!」

「啊!静把我出卖了!」

「她是同情我吧,我已经快两个月没碰男人了,今天以为…结果马克那儿落空了,又被你刺激…看见你和胡老师留下的战果。我快憋死了,现在你还对我这样,我会忍不住的!」

「忍不住?」宗翰用指尖捏弄着夏琳嫩嫩的脚掌「那为什么还要忍呢?」

「因为…唉…」夏琳把浴巾按在胸前,转过身来,迷人的大眼睛竟然流露出一丝感伤「琼安不会碰被我碰过的男人。这一次,我不想抢她迷上的男人。」她下定决心似的站起来,一只手仍然掩在胸前,那条浴巾自然披下掩盖住她身前「我去叫她出来…」

宗翰瞠目结舌的看着夏琳突然地离去,更令他惊异的是,因为那浴巾仅仅遮住夏琳的前面,一旦她走过他面前,宗翰可以看见她的整个背部~不但看见他刚才按摩过的每一寸肌肤,还有两瓣随着她步子而曼妙挪移的丰美裸臀,她浴巾之内根本就一丝不挂!好像预估到他的讶异,夏琳在走进房里以前,回眸丢了一个勾人的甜笑。

当宗翰一个人坐在小阳台上时,他的脑海中一再浮现夏琳像熟透蜜桃似的臀部,那丝毫不松弛的两瓣上的肤色,是和她背部一样的棕色,表示她平常做日光浴时,是不穿什么衣物的。而当他为夏琳按摩时,他的双手离那裸臀和她双腿之间的密处那么近…想到这里,宗翰不禁热血沸腾。

宗翰倒是不用独自久等,不一会就看见了夏琳重新扎好了浴巾,拉着扭扭捏捏的琼安出来。琼安的两颊泛着红晕,不过说她不情愿出来晒太阳,倒也不见得她和夏琳一样,身上围了一条浴巾,显然她换了衣服,而更衣应该是自愿、别人勉强不来的。

夏琳的浴巾里应该仍是一丝不挂的,琼安的肩膀上则露出两条黑色肩带,所以她至少穿了一件泳衣。宗翰露出衷心的笑容「琼安!妳终于出来了!」

琼安也甜甜的笑了,夏琳示意她俯卧在已舖好的海滩毛巾上,自己也在琼安的另一边跪坐着,她将琼安的浴巾稍微拉开,暴露出一小片白皙的背部。「嗯!夏琳…」琼安撑起上身,转过脸来,抗议夏琳拉开她的遮蔽,但是如此一来,她的浴巾反而往下滑落,几乎露出整个背部。夏琳把琼安推回地铺上,忍不住笑着说「那么急干什么?暴露狂!」

琼安涨红了脸答辩道「才没…」

「好啦!好啦!躺好别动,我帮妳搽油。妳不想被晒伤吧?」说着,夏琳真的将婴儿油涂在琼安肩膀上,卖力的揉捏着。宗翰不禁欣赏着琼安背上白细无瑕的肌肤,他注意到琼安的肩带和背带都是用精细镂空的布料做的,猜想她穿的应该不是两截式的泳装,至少上身穿的应是她原本穿在衬衣里头的那件黑色胸罩。夏琳似乎做的不错,琼安闭上眼睛,微笑着说「妳不是在替我抹油,妳是在替我按摩嘛。」

「是呀,舒服吗?」

「唔!很好…很舒服。」

夏琳抬起脸,笑着歪了歪头,暗示宗翰接手她的工作,他跪在琼安的另一边,在她背上再挤了一些油,动手轻轻在她光滑的皮肤上涂匀,由肩膀上向她双臂揉搓着,直到琼安每一只春筍似的纤长手指都泛着诱人的反光。宗翰的手回到琼安的背部,时轻时重的捏弄着柔润的肌理,由肩胛之间逐渐下移,直到他的手指接近琼安背脊上,腰臀交界之处的一个小小凹陷处。猜想那儿会是她下身的神经中枢,他用心的揉捏着那个小酒窝,一会儿用两个拇指一上一下的按,一会儿屈起指节顶,果然,琼安不久就有了反应~她喉间发出像猫一样的呼噜声,有时她还情不自禁的屈起一膝,抬起小腿,轻轻地晃动白皙琳珑的小脚。

最后,琼安似乎记起宗翰仍然在她身边,害羞的止住呻吟「夏琳,妳不要一直按我那里嘛!」

夏琳和宗翰相视而笑,她明知故问的说道「为什么?不舒服吗?」

「唔…舒服,可是…太舒服了…」

「那听过有人抱怨感觉太好的。一定是因为杨老师在这里,妳不好意思太…」

「夏琳!」琼安羞的喝止夏琳,但夏琳却不放松「要停止,妳应该问害妳舒服的那个人,别只会怪我。」

「啊!」琼安一惊,赶紧转过身来察看,却忘了她胸罩背上的带子已经被解开,当她抬起上体,并倾身向后看时,黑色蕾丝花的胸罩就脱离她的前胸,向另一边滑落,虽然琼安立即发现了她犯的错误,急忙趴回毛巾上,宗翰的眼光早已敏捷的瞥见一只白嫩的椒乳,连那一顶淡淡棕晕都收进眼底,他心跳不禁快了些。

夏琳缺德的笑道「琼安,跟妳讲不要乱动,妳这样爱露不露的,好像在引诱杨老师。」

琼安赶忙大声辩解「夏琳!快闭嘴!妳真是胡说八道!还有,妳怎么可以叫老师替我…做这种…」

「为什么不可以?刚才他也帮我按摩背,就是因为很舒服我才拉妳出来享受一下嘛!」

宗翰怕她们闹僵了,赶紧安抚琼安「琼安,妳别耽心,我知道妳是个乖女孩,不会存心引诱我的。再说,我又没看到什么。」

坐在琼安另一侧的夏琳知道他在说谎,对他做了个鬼脸,琼安却似乎相信了「真的没看到?」

「嗯!妳躺好,我帮妳涂好妳背上的油,好不好?都快涂好了。」

琼安没吭声,只把那低垂的头点了点,宗翰虽看不见她脸上的羞赧,却看得见她连耳根和颈子都红透了。他轻轻的重新开始抚摸着琼安柔软的背,夏琳也伸出手来「我也要学。」而她也真的模拟着宗翰的动作「杨老师,我来涂背,你快帮琼安的腿涂油,免得她被晒伤。」

宗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夏琳,夏琳挂着狡猾的笑容,朝琼安的腿部摆头对他示意「去吧!」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琼安只发出微弱的抗议,喃喃的哼了两声「不要啦!让夏琳…还是我自己做就好了…」

宗翰将油滴在琼安小腿上,用指尖推搓着她的肌肤,她的腿肚肌肉没有夏琳那么坚实,触摸起来柔中带韧,白嫩嫩的曲线引人入胜。夏琳笑着问「老师,琼安的腿很美吧?」

「嗯!真的很美…」宗翰衷心的赞美。令他意外的,刚才还在害羞的琼安,居然用有点撒娇的声音说「真的吗?」宗翰抬头看了看,琼安枕在手臂上的脸仍然是红红的,双眼轻闭,嘴角却带着微笑。

夏琳顺水推舟的说道「妳看吧!我没有说谎,他是喜欢妳的,妳还差一点不肯出来…」

「是啊,我喜欢妳…」宗翰将琼安的腿抬起,脱了她的鞋,一边用眼睛欣赏着她白皙丰腴的脚掌曲线,一边用嘴唇轻轻吮吻着她玉筍般的脚趾。夏琳似乎记起自己脚趾被舔的滋味,脸上流露出向往的神情「我跟妳说的没错吧?很舒服吧?」

宗翰用舌尖享受着琼安的玉趾,舔拭着没有搽趾甲油、珠母似光润的趾甲。琼安微微张开眼睛,笑着对夏琳说「耶,可是感觉有点奇怪…嗯,老师?」

「什么事?」

琼安的羞涩渐渐消退,脸上露出散懒的笑容「别忘了大腿哦!」

「哦!我不会忘记的。」宗翰把那双可爱的脚慢慢放下,把油浇在琼安均匀浑圆的大腿上,轻重适中的揉搓起来。琼安的腿散发着肉感的魅力,令宗翰记起自己胯下勃起到胀痛的阴茎,他不禁幻想着把肉棒插入眼前这两个未成年尤物。

「唔…嗯…」当宗翰的手由琼安的双膝越来越接近她的臀部时,琼安要(宗翰)命的轻声呻吟了起来,她闭起双眼,甚至当夏琳替她揭开背上的浴巾,将她臀部暴露出来时,她也只是懒洋洋的抗议几声「夏琳,快住手…杨老师,你们想干什么啊?」

宗翰瞪着琼安的臀部,一条黑色带蕾丝花边的高腰三角裤,紧紧包裹着她丰满圆润的屁股,宗翰恨不得一把扯下那条内裤,但是仍然决定慢慢的来。他的双手在琼安的腿上,时左时右的边按边捏,由脚踝缓缓上行到腿臀交接之处,便又下行向脚部移动,还不时把白嫩的脚儿放在口中回味…每当他快触到琼安屁股时,不但琼安的气息加促,连夏琳也会兴奋的睁大眼睛,而当他转向时,两人都有些失望的松弛了下来。

宗翰盘算着时机应该是成熟了,当他的手再上到大腿根时,便轻巧的挑起琼安三角裤的腿洞,将手伸了进去,一手一边的捏住了那两瓣肉丘。原来并不再指望什么的琼安感到屁股上的压力,不禁紧张的缩紧臀肌,一时宗翰触及的都成了硬梆梆的肌肉…

「琼安,放松…放松…别怕,没什么须要紧张的。」

「可是…那里…不可以…」

「嘘…放松…没关系的。」在宗翰的安抚下,琼安的臀部慢慢回复到丰腴而充满弹性的常态,宗翰用两只拇指托按着她臀峰的底线,其他的手指分别罩着两瓣粉嫩的肉,结结实实的推揉着,不一会琼安的口中发出了浑浊的哼声「哦…真的很舒服…耶…好…」

夏琳噘着嘴说「你…你刚才都没有为我这样!」

琼安居然调皮的笑了「不要急!等下才轮到妳!」说着,又示威似的说「嗯…老天…好舒服…」

夏琳正要回驳,却和宗翰同时听到了一种不容置疑的声音宗翰的手指一张一合的捏弄着,连带着也牵动到了琼安大腿根之间的肌肤,而那神秘之处正发出微微湿润,好像嘴唇分阖的声音。夏琳耸肩捂嘴,做出偷笑的样子,又做出啦啦队庆祝得分的手势。琼安一定也听到了这声音,又羞得颈子都红了,只是她却没有出声阻止他的按摩。宗翰知道这女孩动春情了。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