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晚会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爱恋是男女间的磁场

 男人是北极

 女人是南极

 注定了彼此的吸引

接下来的几天真的是我有史以来过得最开心的。每天下午放学后,林漪澜总会留下来,教我唱歌。她的嗓子很亮,唱歌很好听。真的不愧是我们的文艺委员啊。

她开始的时候教我唱了周华健的《花心》,那个时候很流行的歌曲。但是我大概真的没有什么天赋,一首歌在我唱来,就象在念词一样。没有旋律,没有感情。

还教我唱了《吻别》,《忘情水》,但最终都失望而归了。

「你怎么那么笨啊。我唱得嗓子都麻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一声不吭的坐到凳子上。

她跑到我的旁边,很不文雅的一屁股坐了下来。一阵很好闻的香气,让我紧张得挪了下身子。我知道她一直瞪着我,但是我没有勇气侧身看她的眼睛。
我感觉自己心跳的声音很快,而且很重地撞击我的胸口,撞得我有些疼的感觉。她忽然凑近我的脸,热热的鼻息呼到我的脸上。我紧张极了,但是我尽量让自己的呼吸不要很喘,那一定会和杀了我没有两样的。

「哎!李云奇,我发现你的睫毛很长哦。」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她伸手摘我带了七八年没有离身的眼睛,「让我看看仔细,好像比我长……」
「你干嘛!」我慌张地侧身,打开她的手,但是动作还是慢了。我的眼镜摔在了地上。

「啪」得一声,有个玻璃镜片碎了。我呆住了。看着地上的眼镜。

「你的眼睛很漂亮,不带眼镜好看。」林漪澜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评论着我的长相。

我的火趁得就上来了,因为我的眼镜碎了。

我有400度的近视,没有眼镜,坐在角落里我根本看不清黑板上到底写了什么。而眼镜对于我这种家庭出身的人来说是一件很奢侈的东西。

这幅眼镜跟了我很多年,只是因为实在看不清了才换过次镜片。

我狠狠瞪了林漪澜一眼。

她第一次看到我这个傻大个敢用这么凶的眼神瞪她,似乎有些害怕地缩了下脖子。但很快地她又挺了挺已经发育很好的胸部,道:「凶什么,就副破眼镜。我赔你好了,有什么了不起。」

我真的很厌恶。这种天之骄女似乎永远觉得用钱能赔偿任何的一切。我蹲下身,拣起破了一半的眼镜,重新带上,沉默地走回自己最后排的座位,就象只乌龟一样缩了回去。

林漪澜呆了半晌,觉得很没有面子。「哼」了一声,拿了书包甩门就走了。
似乎一切又回到了起点。我还是继续看我的书,没有再和她有什么交流。只是每天放学时,我都会用眼睛的余光瞟到她临走看我的眼神。但是左眼碎了的镜片时刻提醒着我,我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应该离她远些。

少女怀春总是诗。其实,对于这个年纪的男孩来说,又何尝不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不去注意她的一举一动。常偷偷看她。

这样又过了七天。

放学的时候,林漪澜没有走。

「明天就要开晚会了。」她吞吞吐吐地说,「你会唱歌的吧?!」

我没有抬头,盯着书上的排列组合题,发现那么多的数字象捣乱一样在那乱蹦,让我看不出任何的规律来。

「李云奇!」她重重地叫了我的名字。

我知道没有办法躲开的,粗声道:「我唱歌走音。」

「只要你唱就可以了,不管走不走音。」她有些哀求。

突然有些怨恨起这个女孩,她就想达到她自己的目的,并没有考虑到,如果我上台唱歌走音是多丢人的事情。她从来不是个顾虑别人想法的人。

「李云奇,你……」她看我默不作声,有些失望地低呼了声。

还是那双充满灵动的眼,在里面写着太多的期盼了。

我微微的点了点头。

「真的,你太好了。」林漪澜欢呼着冲上来抱住了我。我一下子惊呆了。
「漪澜!」一声惊呼从教室门口传来。我们象触电一样地分开了。

「爸!」她又一次的惊呼,狠狠撞击了我的神经。

「你们在干什么!」林父有些臃肿的身体以一种很奇怪的灵巧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女儿的胳膊。然后撇了我一眼。又是那种看抹布一样的眼神。我的手握紧着拳头,指甲嵌入肉里面,疼痛让我心里感觉好受点。

「爸,你听我说……」

「跟我回家。」林父打断了她的话,拽着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我一直目送着他们父女的离开。看着林漪澜父亲烫着一头奇怪卷毛的背影。心里说不上的滋味。

我曾听其他的同学议论过林父。他真的可以算改革开放来第一批富起来的人,听说很有经济头脑,赚了很多钱。林漪澜的成绩并不算好,能在这种学校读书,没有做官的爸爸,那么就一定要有个有钱的爸爸。看来,林父不惜血本送女儿来这里读书,真的是望女成凤的了。

第二天的晚上,晚会的最后一个节目就是我唱歌表演。

林漪澜报幕的时候,让原本在座位下偷偷复习功课的同学一下子集中了精神到晚会上。因为他们没有想到会是我。

我有些紧张地上台,鞠躬,拉了拉校服的领子。

「我给大家演唱《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睛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

一首歌娓娓唱来,正好那天又是十五,非常应景。唱完了,我才如释重负地深吸了口气。

林漪澜是第一个鼓掌的。她欣喜地望着我,满眼的不可置信。

晚会结束后,我被林漪澜以帮她打扫教室卫生留了下来。

然后,又被以夜黑风高为理由强迫送她回家。

她似乎总能有理由让我为她做事。

「这歌怎么学的,你不是不会唱歌吗?」路上她终于问出了疑惑。

「我前两天逛新华书店,听到的,觉得很好听。这首词我特别熟悉和喜欢,它本来就是个词牌,能唱,我就曾一直琢磨古人是怎么唱的呢。呵呵,我连续2个下午去了新华书店就莫名其妙地会唱了。」我道出了事情的缘由。

「哦,是那几天吗?」林漪澜看了我眼,尽管黑暗中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我觉得那个眼神很温柔。

「嗯。」我不好意思地答应了声。继续往前走。

她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很软,很热。我一下子紧张极了,但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忽然用力握了一下。

「啊!」她的痛呼制止了我的愚蠢行为。

我猛地松开了她的手。可又被她拽了回去。

我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就这么在月夜下慢慢地走。我真的期待,她的家能再远点。

但是她还是上楼了。我在楼下,看着她消失的身影。发现她握过的那个手全是汗,而另外一只手却是冰凉的。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