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调教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老师搂着妈咪亲吻一会後,只见她粉颊通红,含羞带怯地接受他的挑逗,就像发情期的动物接受异性的求欢。老师见猎心喜把她抱起走回床上,妈咪也为自己本来抗拒,又转为屈服配合的举动羞愧得不敢看我。

「小宝贝,别害羞,女人的身体就是要让男人玩的,更何况我会搞得你比妓女还爽。」

妈咪嗔道∶「讨厌,人家是良家妇女,才不是你常玩的妓女呢!」

老师∶「我最喜欢干你这种寂寞怀春的少妇,所谓『三十如狼』,水鸡很会流汤,作爱的姿势送往迎凑,干起来特别刺激。」

老师藉着聊天调情,来缓和她紧张着思绪,撩起她寂寞少妇的春潮。

妈咪∶「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懂这麽多。好的不学,净学些坏念头!」

老师∶「太太,你的皮肤又白又美,丰胸肥臀兼细腰,可惜老公年老力衰,真是浪费这麽性感的身材。」

妈咪∶「你少贫嘴了,人家老公只是体力较差,较少和人家作那种事,现在人家不是正给你这色狼欺负吗?」

老师∶「那你喜不喜欢被我这强壮的色狼欺负呢?」

妈咪羞着说∶「讨厌┅┅人家不知道啦┅┅」说着妈咪也羞红了脸,靠在老师的胸前。

老师见妈的春潮已涌动着,便紧紧搂住这到口的肥羊,两人又热吻了起来,看着妈咪已被老师压在身下,双手轻轻搂着他的脖子,樱唇和他的嘴正火热地亲吻着。

润叔轻蔑地说∶「你看吧,志仁,你妈真是欠人干的骚货!连认识不到二小时的体育老师,都可以马上压在她身上亲嘴,两手还搂得老师那麽紧,真是欠人操的荡妇!」

连我也为妈咪起先抗拒、目前却配合的态度大惑不解,心中甚至庆幸,还好刚才没有极力阻止,否则真是破坏了妈咪和老师的恩爱。

两人缠绵接吻一会,老师也把舌头舔弄她的耳垂、粉颊、香颈,然後来到她高高挺耸的乳峰。

「好美好白的乳房,现在我要吸个痛快。」

老师的舌头先舔弄她敏感的乳头,令她似乎又痒又舒服,原本躲藏的乳头也慢慢挺立起来,好似需要男人的吸吮而勃起。

他的嘴巴忍不住大口含住妈整个乳房,开始啧啧地吸吮他的乳汁,左乳吸完换右乳,再把她两个挺耸的乳峰抓起靠拢,挤出个明显的乳沟。

「啊┅┅盐生老师┅┅你吸得人家奶子好用力┅┅啊┅┅乳头被你吸得好痒好趐哦┅┅」

「叫我盐生哥比较亲热,太太,哥哥今天要当你的情夫了,喜不喜欢啊?」

「好嘛┅┅盐生哥┅┅」说完妈咪对这位比她小六岁的壮男还叫他哥哥,不免害羞起来。

我说∶「润叔,妈咪的年纪比老师大,为何老师要妈咪叫她哥哥?」

润叔∶「女人只要碰上她喜欢的情夫,就会叫他哥哥,不管年纪大小啦!等一下你妈被他干爽时,连老公都叫得出来呢!」

吸完了妈咪的丰乳後,老师继续往她下体舔去,故意略过她性感的三角裤,直往她大腿舔着每寸细白柔嫩的肌肤,最後也抬起她修长的小腿,再把她每个脚指头吸舔一遍,让她感受到老师体贴细腻的一面。

「啊┅┅你好变态哦┅┅连人家的脚趾头都要舔┅┅人家全身上下都给你亲到了┅┅讨厌┅┅」

嘴上虽说讨厌,妈咪脸上似有说不出的欢喜呢!

舔遍了妈咪身上每寸肌肤後,只剩最後茂密的三角洲,他当然不会放过。老师已用力分开她一双玉腿,中间露出一件性感的红色小内裤,应是为老师而穿的吧?

「这三角裤是专门为我穿的吧?真是又小又性感,让我亲亲你的三角裤。」

老师已开始舔着妈咪的小三角裤,半透明的丝质,还露出几根关不住的阴毛出来见客。

「啊┅┅你舔得人家内裤都是你的口水,人家以後怎麽穿┅┅」

「我还要让你流出水鸡汤,沾湿这件三角裤呢!」

说着老师已用手指隔着她的小内裤,磨擦着她的阴部,不时发出嗤嗤的阴毛声,也令她小穴内神经紧绷,淫水慢慢禁不住挑逗,渐渐润滑了阴沟,也湿润了她红色的亵裤。

老师∶「志仁快来看!你妈的三角裤已经湿了,水鸡已经流汤出汁了,表示她的水鸡想被我的鸡巴干了!」

我也忍不住好奇上前看看,青春期的我有时对晾在衣架上的女人内衣裤,有些许性冲动,更何况是沾着水鸡汤的三角裤。

老师∶「看到你妈的三角裤都湿了吧?还有些黑黑的水鸡毛,真好看。」

妈咪∶「志仁,你别看老师正在欺负妈咪的样子,妈会不好意思┅┅快去旁边。」

我说∶「妈┅┅我想看看你性感的三角裤,怎麽会被搓得变湿的?」

妈咪∶「志仁,那是老师的手指搓得人家阴道会痒,才会流汤的┅┅」

老师∶「对啦,你妈已被我搓得水鸡流汤,想要被我的鸡巴插进去止痒┅┅哈┅┅」

妈咪一时接不下话,才说∶「讨厌,你又取笑人家┅┅啊┅┅别再搓了┅┅人家好痒┅┅」

老师∶「志仁,我让你看看女人的生殖器官--就是你妈欠干的水鸡。」

说着他已把妈咪全身仅剩的一件三角裤脱下,闻了一闻便戴在头上。

「嗯┅┅真是多汁的水鸡,这件三角裤就送我当定情之物吧!」

「你好变态哦┅┅还要人家的内裤┅┅人家已经有老公┅┅怎麽可以把内裤送给其他男人?」妈咪嗔道。

此时老师已看着妈咪肥美的三角洲垂涎欲滴,略为高凸的耻丘上长满着茂密的阴毛。

「你的水鸡毛还真长,等一下拔几根送我作纪念。哈┅┅听说水鸡毛长的女人较会偷男人,太太,你好像很会红杏出墙哦!」

妈咪∶「讨厌,人家才没有,只有被木财、润哥,还有你这个小色狼欺负而已┅┅」

接着老师已用舌头开始吸舔她的阴道口,一会舔着她两片大阴唇吸吮,一会把舌头伸入她阴穴内搅弄,也令她的爱液恰似江水,绵延不绝地直流,双腿也似欠干地抖动着。

「啊┅┅你的舌头好坏哦,┅┅舔得人家小穴┅┅又痒又难受┅┅啊┅┅别再吸了┅┅人家的水鸡妹妹又给你吸出汁了┅┅」

老师∶「志仁,女人的水鸡就是要让男人吸,水鸡汤才会流得多,有了润滑也较方便让鸡巴来回抽插,愈干愈深。以後要是你老婆的水鸡汤流不多,再叫老师来吸爽你老婆的水鸡,保证她水鸡汤流不完,连老师这麽粗长的鸡巴都能干她通宵。」

我似懂非懂∶「我┅┅我知道了┅┅如果我老婆的水鸡太乾涩,再请老师来吸出她的水鸡汤。」

接着他已拨开妈的两片大阴唇,露出上方那个突起的豆豆,开始舌头搅动地吸舔着,也令她再也忍受不了肉穴内的淫痒。

「啊┅┅你又在舔人家那里┅┅人家的豆豆会受不了┅┅啊┅┅小穴穴好痒┅┅不行┅┅盐生哥,别舔了┅┅人家会受不了。」

老师∶「受不了就来把我的老二吸硬,等一下才能干进去帮你水鸡止痒。」

接着老师已坐在床头,中间的内裤鼓鼓胀胀地高凸,妈咪只好害羞地跪在老师面前不知如何。

老师∶「快帮我脱下内裤,里面这根老二保证你满意。」

妈咪为了水鸡内的淫痒,顾不得我在旁的羞耻,也主动脱下他的红色内裤。也立刻跳出一根二十多公分长的粗黑阴茎,看来比润叔略细,但比较长。

「快帮我吹喇叭,欠干的婊子。」

说着老师已用手抱住妈咪的头,让她的嘴巴含住肉棒,开始津津有味地吸吮起来。

妈咪吸得粉颊凹陷,大龟头让她的舌头舔得粗胀充血,手也不自主地爱抚老师的大腿内侧,再温柔地抚弄他两个巨大的睾丸。

「啊┅┅好爽┅┅你妈吹喇叭的技术真好,比妓女还会吸。对┅┅把我的懒葩摸爽,等一下才能射精进入你的水鸡底,啊┅┅好爽!顺便含我的懒弗吧。」

妈咪也听话地用口含住了他两个大睾丸,温柔地吸吮着,也令老师的性欲高涨,看着她像狗一样趴着吸舔鸡巴,两个乳房垂着霎是好看,便一手一个抓住把玩。

「好妹妹,吸得我的老二真爽,你不做妓女来吸爽男人鸡巴真是可惜。没关系,改天我再当三七仔,牵几只猪哥来让你接客。哈┅┅」

经过妈咪的吸舔下,老师的肉棒已坚硬挺拔,怒胀充血,阴囊也充实饱满蓄精待射。妈咪听老师赞美她口技好,不当妓女太可惜,才放开口中的鸡巴说道∶

「盐生哥,你好坏,把人家比成妓女,还要人家接客┅┅」

妈咪娇羞说着,才慢慢地把头依在他的胸膛撒娇。

「小宝贝,你的奶子真丰满,我的鸡巴想和你乳交。」

「讨厌,羞死人了┅┅那有弟弟要玩乳房的!」

「这叫打奶炮,润仔没和你打过奶炮吗?」

接着,他已把妈咪放平仰躺,也命她用两手捧起乳房,中间挤出个明显的乳沟,方便他的鸡巴进进出出干她奶子。

妈咪害羞地把头转到一旁,不敢看我,两手紧紧将乳房向中间靠拢,露出个乳沟来。老师也挺起大肉棒顶住乳沟洞,然後来回抽送她两乳峰之间的乳沟。

「哦┅┅真爽┅┅你妈的奶子干起来真爽┅┅小美人┅┅你的奶子被我的老二干得爽不爽?」

「讨厌,人家还是第一次捧起乳房让男人这样弄┅┅真是羞死人┅┅你怎麽学会这麽让女人难为情的招式?」

「有些是看A片学的,有些是强暴犯、牛郎教我的,改天我再介绍个强暴犯来强奸你,包你爽死!」

「你好坏哦┅┅强暴犯好变态┅┅人家会怕┅┅」

妈咪看着我正注视她胸前的玉乳正被打奶炮,才羞着说∶「志仁,别看老师的东西在按摩妈咪的乳房,妈咪好羞┅┅」

我说∶「妈咪别害羞,我只想和老师学点如何干女人的床技,你就好好配合他。老师常常和女人交配,他会用各种招式和你交配,让你全身舒爽的。」

妈咪听我说要她好好配合老师,也羞愧得说不出话,因为她已经很配合老师的奸弄了。

和妈咪乳交了一会後,老师的阴茎被她柔嫩的乳房夹住,温暖舒畅的更形坚挺,已性致勃勃地想要与妈咪交合。便侧身躺在她身旁,毛手再次伸向她湿润的阴部,开始让阴道作最後的润滑,手指头再次伸入她夹紧的阴道内扣弄,不时抽出她发情的淫汁。

「啊┅┅别再挖进去了┅┅人家好痒┅┅啊啊┅┅水鸡妹妹又在流汤了┅┅啊┅┅你的手指好厉害┅┅人家会受不了┅┅」

接着,老师的大拇指也对她敏感的阴蒂作最後的调情与挑逗,也令她娇喘嘘墟,呻吟不已,两腿也放荡地抖动着,连她的玉手也忍不住找救兵,开始搓弄老师硬挺的肉鞭,好像希望它赶快插入骚穴止痒地愈搓愈快。

「怎麽样,水鸡痒不痒?小荡妇。」

「啊┅┅别再搓人家流汤的小鸡了┅┅别再磨人家的豆豆了┅┅人家好痒,快帮人家止痒┅┅」

老师看着妈咪欠干的骚样,也起身来到她的两腿中间,用大龟头顶在她的阴蒂上,来回挑逗她发情的春潮。

「小宝贝,你要什麽?快说!」

「讨厌,人家里面好痒,人家要你的棒棒┅┅插进来止痒嘛!」

妈咪看到结婚照上的老爸羞愧地说,似乎有对不起老公的快感。

「太太,别害羞了,又不是第一次做对不起老公的事,而且和情夫通奸更刺激呢!」

妈咪经他一取笑,似乎有了偷情的快感,才媚眼一抛看着眼前这位比老公年轻许多的猛男,渐渐臣服在他高超的性爱技巧中。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