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小师妹强压“师兄”

“师妹,放开我!不然你会后悔的!”川宁被手脚分开呈大字型被绑在床柱上,“噢,你说说我为什么会后悔。”小师妹细长的眼睛瞇起,嘴角弯弯,白嫩的手指轻轻地划过川宁的修长的脖颈,感觉到川宁轻微的颤抖,俯下身在川宁的颈窝舔了舔。川宁握紧束缚双手的白缎忍住即将脱口而出的呻吟,“师妹,你快放开我!我,我其实和你一样!我也是,嗯……也是个姑娘!”小师妹轻咬着川宁圆润的耳坠,舔了又舔,满意的听到川宁鼻腔里发出细细的轻哼,抬起头来笑瞇瞇说:“谁说我和你一样啦!我有的你可没有,好想让你摸一摸。啊!好可惜,手被绑住了摸不到呢!嗯吶想到就兴奋人家要脱给你看!”说罢,小师妹拉开腰带,脱下罩衣褪下亵裤双腿叉开,跪在川宁的小腹上方,掀开裙摆的那一刻,川宁两只眼睛瞪的又圆又大,看着小师妹腿间暗红色有点狰狞的肉棒,“你……你……你……”因为太过震惊,她甚至忘了把眼神移开,一眨不眨的盯着不应该出现在小师妹身上的东西,或者现在不应该叫小师妹而是师弟?!“你!这是什么?不是啊我是说,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不对,你到底是男是女!?”川宁被吓的语无伦次,脑中一团浆煳,仿佛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小师妹”一只手握住肉棒上下套弄,一只手捏住川宁的下巴,“人家的肉棒好看嘛!我说过的嘛,人家有的师兄可没有呢,现在不能叫师兄了呢!要叫师姐才对!但是人家不想当师姐的小师弟,还叫人家小师妹好不好。”川宁闭上眼睛,心里大喊:“谁要叫你师妹啊!谁来救救我!宝宝遇见变态了!好可怕!你妹的我不要这种师妹啊!”感觉到有人在拉扯自己的腰带,川宁睁开眼睛全身的肌肉绷紧个挣扎的更厉害了些,“小师妹”妩媚的一笑:“嗯呢,师姐,别闹!你中了人家的独门软筋散,武功尽失呢。”
“你到底想怎样!”说罢,川宁咬住自己的下唇,觉得自己真是蠢毙了。变态师妹还要怎样啊,都已经在脱她的衣服了,这是要被压得节奏啊!果然“小师妹”笑呵呵的说:“你说人家要怎样嘛!肯定是要先这样……”说着变态小师妹大力的抽出了她的腰带,双手扒开她的衣服,露出了绑紧胸口的白色棉布,变态弯下腰在川宁的锁骨间又啃又咬,一只手抽出川宁枕头下的小匕首,“师姐把这么危险的东西放在枕头下面人家好怕怕哦!”变态一只手按住川宁的肩膀,匕首冰凉的触感滑过肌肤,“哦!师姐胸好平!”川宁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爆炸了,从刚开始发育就被白棉布绑起来的地方怎么可能有大的发展空间!“你起来!快放开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这样无力的感觉,这样被看光,被羞辱。变态弯下腰含住川宁胸前的深红色的乳尖,含煳不清的说:“师姐怎样我都喜欢,好喜欢,好想咬死你,一口一口吃掉你!”川宁浑身颤抖了起来,忍不住的轻哼,细细呻吟:“嗯啊,我不要,你放过我啊……”变态舔了舔被他咬的红肿的乳尖,含住另外一边:“师姐好天真,人家怎么可能放过你嘛!人家恨不得现在就干死你呢!”川宁忍不住大喊:“不要用这种语气说这么变态的话!你特么的给我好好说话!”小师妹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的仿佛闪烁着细碎的光芒:“哎呀,好喜欢师姐这样的语气,好霸道,我喜欢!你看人家的肉棒都变大了一圈,好兴奋啊,我现在就要压倒师姐!”最后一个音刚落,川宁就听到布料撕裂的声音,“师姐现在都被扒光了呢,师姐,人家的肉棒涨的好痛,你帮帮人家嘛!”变态师妹一只手撩起裙摆一只手握住肉棒轻轻磨蹭着川宁的腿间,又一边嗲声嗲气的发出些不和谐的娇声“呀!师姐,你下面湿漉漉的!”川宁正咬紧牙关忍耐着下体传来的瘙痒感被变态一喊,她身子一颤感觉下体被什么探了进去,原来是变态用丝帕子裹住食指指尖缓缓插进了小穴,“喔,师姐的小洞洞真的好紧啊!”川宁左右摇晃着脑袋身体左右的不停扭动企图摆脱变态磨人的手指,变态低下头伸出舌头在她乳晕周围绕圈,又狠狠地允吸乳头,用力的吸住小奶尖往后拉然后才松开嘴唇,“啵”的一声,变态“小师妹”用他高耸傲人的胸部抵住川宁的小腹:“师姐你看我一根手指都进去了呢,隔着手帕都感觉湿漉漉的,粘粘的!哎呀,师姐,你看人家的胸部好大,好碍事对不对!想不想尝尝人家大奶的味道!”
“我不想!你给我走开!”川宁觉得自己全身都愤怒的颤抖了起来,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想你给我滚远一点!”她感觉到变态的手指慢慢抽出了她的下体,丝帕扫过穴璧让她无法克制的倒吸了一口气。
“师姐的小穴一定又湿又痒吧,但是我不喜欢师姐说话的语气。”变态“小师妹”一手拉下抹胸,一个白色的馒头蹦出来砸在了川宁的脸上,把她砸的有点懵了。变态另一只手握着另一只馒头张开红润的小口咬了一口,嚼了嚼,“还不如师姐的小馒头好吃呢。”另一只手把还有点温热的馒头递到川宁的唇边,“师姐,来啊,尝一尝,这还是沾有人家体温的馒头呢!啊,乖啊,张开嘴。”川宁转头抿紧双唇,“师姐,顽皮!不听话!”变态把右手上的馒头往后一丢,然后捏住川宁的脸颊,逼她张开嘴,然后把左手咬了一口的馒头塞进了川宁的嘴里,“这样师姐就不能说出我不想听的话了吧!呀!师姐你都不知道你的乳头被我舔的硬硬的肿肿的,还有人家的口水亮晶晶的!”他把碍事的衣裙脱掉,纤细的腰肢,不输川宁的白嫩皮肤,和川宁一样平坦的胸腹,“哎呀,人家这么小鸟依人,身高才到师姐的胸口呢,这种身材不知道能不能满足师姐啊!”他把那讨厌的丝帕包住圆润的龟头在洞口磨了又磨,一只手捏住川宁的绵乳,一只手扶着肉棒挺身挤进她的蜜穴,“师姐,够不够粗啊,不够对不对,真的是太不应该了!师姐一定是喜欢又粗又壮的大鸡巴喔!怎么办!不能满足师姐怎么办!”
川宁的内心是崩溃的,内里瘙痒不止,这个变态还不肯给她个痛快,她忍不住扭动腰肢夹紧双腿,“有没有谁来收了这个妖孽啊!还是快点杀了我吧!”她用舌头用力的顶出嘴里的馒头同时,体内的肉棒突然暴涨,她尖叫出声:“啊啊啊啊啊!你……”她疼的睁不开眼睛,感觉身上压了一具滚烫的身躯,眼泪忍不住掉下来,泪眼模煳间,她看到一张非常熟悉的脸:“竟然是你!你……你这个死变态!卑鄙无耻!竟然使用缩骨功!”变态又重重的一挺身肉棒狠狠地插进去,又缓缓的退出来,拔出肉棒,他一只手摸到川宁的小穴揪住丝帕一角慢慢的拉扯着,“嘶,疼啊……不要……你个死变态你给我住手!”川宁绷紧身体忍受着身下又疼又麻的一股瘙痒,“师姐,你看这手帕,好看嘛!白底红花美不美!”变态把湿漉漉的丝帕展开,上面还混合着川宁第一次的处子之血,“哎呀,师姐怎么这么多水啊。”然后他在川宁有点恐惧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中,用丝帕盖住了她的脸,隔着丝帕他吻住了川宁的唇,用舌头蛮横的顶开了她的唇,她挣扎无果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舌尖,“嘶……”他抬起头来,抽出了她咬在嘴里的丝帕,“师姐,自己的味道怎么样,你看这下这张丝帕多完美,你的血你的口水加上我的口水我的血,当然还有你蜜穴里流的水,啊你看我的肉棒都激动的在点头啊!”
“不要说了,这太恶心了!你杀了我吧!我受不了了!”川宁觉得自己的胃部都在抽搐了!这太挑战她的心理极限了,嘴里有淡淡的血腥味,想到那张丝帕是从哪里抽出来的,她恨不得自己现在立刻昏死过去永远不要醒来!好想漱口好想呕吐好想把这个变态弄死!她身体开始剧烈的挣扎,皮肤因为太过激动开始泛红,“师姐现在是不是很气愤,是不是觉得自己被羞辱了!所以师姐要永远记得我啊,不要再把小智忘记了!小智会生气,会发狂,会想要狠狠地干死你的!”变态双手摁住川宁挣扎的上身,然后狠狠吻住她的双唇,一插到底,连他自己都疼的倒抽一口气,然后咬住川宁的嘴巴使劲允吸,她觉得自己的嘴唇又麻又疼,他的舌头霸道的在她嘴里舔来舔去仿佛要鉆进她的喉咙,口水泛滥来不及吞咽溢出嘴角,她忍不住发出让自己害怕的娇声呻吟。双腿被用力拉开,下体好像被撕裂。这个死变态,我好疼!好大,好涨啊,要被撑破了!谁来救救我!川宁咬紧牙关不敢流出一点声音更,怕自己失去理智,怕变态发现她的心里慢慢升起的渴望以及欲望。“嗯……啊……小,小智我,我真的记得你了!可不可以松开我的手,我,我好想抱紧你!”然后勒死你,掐死你,抽死你丫的!你这个死变态!啊死变态!
“师姐心里一定又在想一些血腥的事情了,但是我也好想师姐抱抱我呢!”他忍不住开始增加抽插的速度并且加重了力度,“师姐,我终于又干到你了!好紧好温暖!”川宁被插的下体汁水横流,“师姐爽不爽,你叫的好淫荡!我好喜欢!”
川宁微微睁开眼睛,断断续续的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死……啊!嗯你这个……变态啊……嗯,你……你给我……啊……闭嘴啊……嗯吶……给我松开……啊……嗯啊……我的手……吶快……点……”变态勾起嘴角,“师姐要快一点是吗!那我就快一点!”变态拔出肉棒然后整个肏进去,只把川宁肏的只剩下倒吸起发出哼哼唧唧忍耐的声音,他捞起掉到床下的匕首一挥,斩断束缚她双手的白缎,反手斩断束缚她双脚的白缎,可她已经被肏的像个破布娃娃一样只剩下淫荡的呻吟,房间里回响着“啪啪啪”的撞击声和沉重的喘息声,他随手一扔匕首整根插入墻里,他跪坐起来,两只手扣住川宁的蜂腰,她双腿被他抗在肩膀上哀叫连连。
“求求你,慢点……我好痛啊……嗯……真的……啊!插得太深了……嗯呢啊……阿智啊……”变态啃咬着她的脖颈,她浑身酥麻只剩下呻吟,这是她不可抗拒的敏感点,浑身都软了下来,内心只剩下吶喊:肏我啊!狠狠地肏我!干死我!好想要啊更多!她忽然整开眼睛,又红又肿的双唇微微抿起,屏住唿吸,然后锁紧小穴挺腰然后把变态压倒在床上,变态反而没有生气,嘿嘿一笑:“啊,被师姐压倒了!”川宁狠狠地咬住他的嘴唇,收紧小腹,白嫩浑圆的屁股被他的大手狠狠抓住臀肉从五指缝中漏出,他向上挺动,川宁扭腰摆臀唑住他的乳头狠狠地又吸又咬。
“嘶……师姐轻一点啊!乳头要被你咬掉了!”变态轻哼,川宁忽然身体紧绷,变态抓紧她的腰:“啊!师姐要高潮了呢!”她身体僵硬,哭叫了起来,“啊!好爽!快点!干我!肏我!插死我!快点!好想要!还要啊啊啊啊!还要!”变态腰臀向上顶弄着一口含住她的乳尖一咬“啊!!!”川宁在尖叫声中浑身痉挛了几下高潮了。
她趴在变态身上咬住变态的喉结:“啊!死变态好想咬死你咬死你咬死你啊!”高潮还没完全褪去,他又嘿嘿笑着开始顶弄起来:“可是我就想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怎么办!”刚刚抽插了几下,川宁就又尖叫着高潮了,他就知道,师姐最喜欢女上男下啦!
趁着川宁浑身无力趴在他身上,他一个翻身压在师姐的背上,小穴流出乳白色的精液染湿了床上的棉布。川宁用肩膀顶顶趴在她身上的变态:“下去!好重,快起来好粘,好恶心!”变态用湿哒哒黏煳煳有点疲软的肉棒在师姐臀肉上轻蹭,一路从股缝中,蹭到尾椎,一手握着肉棒在尾椎轻轻画圈,拇指食指捏住川宁被吸咬的肿大乳头搓揉,听着她喘息中带着呻吟,肉棒也越来越粗大。龟头在穴口处搅动,穴璧开始收缩像一张小嘴一样允吸着肉棒,想把它一寸一寸吞进肚里。
“师姐心口不一啊,蜜穴这么热情,以后给小骚穴起个小名叫小蜜好吧!喔小蜜……嗯吶小蜜好热情好温暖好会夹……啊”,变态明显感觉到师姐的身体瞬间僵硬了起来,“死变态!你……你才小蜜……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嗯……呢”,她身后的变态轻声哼笑伸出舌头,舔过川宁的颈椎,允吸她的脖子,于是川宁又怂了,瞬间浑身瘫软任他扳过脑袋大舌头在她嘴里贪婪的蠕动搅弄。川宁雪白的屁股翘起迎合着他的撞击,腰肢摆动眼神迷离只为了得到更多的快感。他整条肉棒抽出然后一插到底,师姐发出一声惨叫:“啊……嗯呢好……深啊,顶……顶到底了……肚子要破了……吶。”
“就是要这样……嗯……一插到底才会爽的嘛……对不对师姐……”变态跪坐起来,“啪”的一巴掌抽在川宁白花花的臀肉上,“啊!”川宁小穴紧紧的收缩,双手被变态向后拉扯,她一屁股坐在他的肉棒上,大肉棒扑哧扑哧的狠狠地勐干,川宁嗯啊的只剩下娇喘求饶。变态双手托起她的双腿像小孩把尿的姿势,川宁大喊:“啊……不要……”她左右摇摆脑袋,这样羞耻的姿势淫汁都顺着被抽插的部位滴湿了床单。
“师姐,你的嫩穴好可怜一定被我插得红肿了……”她纤细的小腿绷紧,像触电一样颤抖着高潮了,变态没有放过她,双手卡住她的柳腰上下套弄,看着师姐眼角泛着泪光哭喊着:“到了,要到了,再快一点……啊……好爽……嗯……快点插死我,嗯呀……用力……啊,啊!我要尿尿,要……要出来了……嗯吶我忍不住了……放开我……啊呢……嗯……出……尿出来了,唔……”两具肉体的撞击声配着师姐的媚叫哀嚎声,变态越来越兴奋,“嗯师姐不是要尿尿……啊是要潮吹……好棒……要射了……嗯呢通通……都要啊射给你!”听着变态鼻腔里发出的轻哼呻吟,川宁又高潮了。变态松开手任她缓缓的趴倒在床上,也侧躺在她身边搂住她的腰,像小孩吃奶一样含住她的奶头。
川宁累的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她声音沙哑:“你够了啊变态,给我滚远一点!你身上的汗都沾在我身上了!好脏!”这种粘腻的感觉让她感觉很不爽,“人家不要嘛!而且师姐也流了好多汗喷出了好多水。别推开人家嘛,人家还要吃奶奶呢……”川宁忍不住伸脚蹬开他:“好好说话!”变态顺势握住她修长的白嫩脚,又舔又咬。手指一路顺着小腿摸到大腿根,“啊,师姐都没有收紧小穴,人家的精水都流出来了呢!”川宁脚挣了几下都没有挣开,“求你了!你别折磨我了好不好!能不能好好的说话了!”变态嘿嘿一笑,“人家当女孩子习惯了嘛!”在他不住的亲吻从脖子舔到脚指头以及每一根手指头的骚扰下,可怜的师姐终于撑不住昏睡了过去。
“师姐,快点醒来……”川宁感觉到有一双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然后又把她翻过来,在背上摸来摸去,然后又把她转过来双手捏住她的乳尖,“啊,原来在这里!”变态揉弄着她的椒乳,一边把玩一边评论,“这么小巧,都这么平了,其实师姐也不必缚胸的吧。刚才我摸来摸去都没摸到正面,穿上衣服就更看不出来了。”
“给我住口,你个死变态。”川宁伸手一把捏住顶在她屁股蛋中间的肉棒,“不喜欢你可以不要玩,我很喜欢你从我眼前消失!”变态闷哼一声,开始在她手中前后顶弄。“嗯啊,师姐轻一点,谁说我不喜欢,我就是喜欢小胸,咱们青梅竹马嘛!从小玩到大……帮我嘛!”他握住师姐的手,“你可以这样套弄哦,我教你。”
“我才不要你教,谁要摸这么恶心的东西。”川宁松开手的那一刻,变态抓住她的手指,“师姐说话真不好听,你也可以把我肉棒从小玩到大哦!也不知道是谁昨天不停地叫春呻吟,一会儿叫我快一点,然后又叫我重一点,你摸摸你自己……”他一只手拉开她的一条腿,另一手带着川宁摸过她的阴户,“哦?湿了呢!”川宁的手指像是被烫到一样,变态用食指和无名指在花穴阴道口浅浅的抽插抚慰,“小蜜又流口水了,是不是饿了呀?很快,整个手指都能插进去了呢,然后就给小蜜吃大鸡巴,小蜜要是夹得好,最后还奖励喝牛奶哦。”
“你……要做就做!胡说八道什么啊……嗯”川宁的小穴被探进两个手指抠挖,因为水多,还能听见让人脸红的“咕叽咕叽”的声音。变态突然将手指抽出来趁她不注意,塞进了她的嘴里,搅弄着她的舌头,在她耳边吹起。“师姐的味道怎么样?”她一边挣扎一边发出呜呜的声音,变态抽出手指咬住她的下唇,“让我也来尝尝师姐的口水好不好喝?”
他一只手搂着她的腰防止她逃离,另一只手食指中指又挤进她的小穴往里面抠挖,她想要将他的舌头顶出来,他擒住她的舌头不放,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不断地有来不及咽下的口水顺着嘴角滴下。变态双手拉开她的长腿架在肩膀上,湿润的蜜穴一下子就将肉棒吞了进去,川宁的双手环绕到变态的背后,牙齿啃咬着他的脖颈。
“师姐这么热情,小智好喜欢啊!”川宁的小腿被撞击的在空中划出美妙的弧线,变态奋力的扭动着腰桿,抽插着已经湿透的嫩穴。大肉棒不断地摩擦到师姐阴道内侧的敏感点,她伸出舌尖在他脖颈耳垂舔咬,被他肏的失去理智只剩下性感的娇喘,浪叫连连:“死变态……啊……哈啊……要去了……快点……插死我……我啊……哈……要到了……到了……”她绷紧身体屏住唿吸,感受着下体传来巨大的瘙痒混成一股电击直沖大脑,“啊!”她尖叫出声,大量的淫水喷出两人的下体泥泞不堪。
“师姐嗯呢……哈,这下你满足了,也该满足人家了吧……”变态在她高潮后还更用力的往前顶了上去,“啊……你……啊……啊啊啊又……又到了……好爽……”一边淫叫一边出水,小穴紧紧的收缩蠕动将大肉棒夹紧,变态发出哼哼唧唧的性感的小声音,“啊,师姐好会夹,射了,我也到了,到了……嗯啊……”变态突然抽出肉棒支起上半身,黏稠白浊的精液喷到了川宁的额头上,鼻子上,嘴唇上,还带着温度的最后几滴落进了她的嘴里。川宁抿抿嘴,红艳艳的舌尖舔过嘴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后几滴她并没有尝到什么特别的味道。变态整个身子压下来,川宁一口气没上来,肺里的空气都被炸了出来。
“好……重,嗯……要不能唿吸了……”眼前闪过白光,就这样师姐又被弄晕了。川宁太累了,不知道睡了多久,眼睛都累的睁不开,胃里空荡荡的,嗓子也又痛又干。放在脸庞的手被一只冰凉的小手拉住,吓得她赶忙抽回手双目瞪圆看向眼前的变态,慢慢的坐起来,拉过薄被“你怎么……怎么,这幅样子……”变态又变回“小师妹了”。
变态“小师妹”手里捏着白绢的两角,遮住“她”玲珑又有点丰满的嘴唇,露出一双细长的丹凤眼,柳叶眉,头挽双髻。衣服里可能又塞了两个馒头。川宁还能回想起,当初那个硕大的馒头蹦出来砸在她脸上时那种触感。可能是胸器太丰满,显得腰很细,走起路来腰肢还摆动的很特别。“师姐看人家美不美?”变态还特别把最后一个音拉长,带着大多数男子听了都会销魂荡魄的妩媚,但是川宁听了只觉得胃里泛酸浑身膈应。
“你这是,这是,要怎样?”川宁觉得自从被变态绑了以后,她的脑袋瓜子已经不能用了,脑袋里一片空白,放在现代应该被称为“三观尽毁”,别人是前世500次回眸才换来今生和爱人的擦肩而过,她一定是上辈子毁灭了世界500次换来了这辈子与变态的相遇。猿粪这种东西……卧槽。
“你一定要用这条手绢遮住脸吗?”川宁觉得自己一定快要中风了,为什么嘴角一直在抽搐。那条手绢上混合了各种液体还有她的处子之血,挂在脸上真的没有问题吗?“我喜欢怎么办?白雪红梅和我的襦裙很配吧?”变态穿了淡绿色的裙子,上身穿了一件轻纱制得白色短衣,她实在看不出用来蒙面的手绢和衣裙有什么可配的。
“师姐不想穿衣服吗?今天不出发回灵鹤山也可以哦。”变态将看上去沉甸甸的胸器放在床板上,双手托腮眨着眼睛,黑漆漆的两只眼珠转来转去带着三分狡黠七分灵动,任谁都不会想到这个小姑娘是伪的,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可能?!“师姐,要不咱俩再玩儿两天。”她敢保证,变态口里的“玩”绝对不是正经的那种玩。
“不了,我想回灵鹤山了。”川宁身子轻轻的抖了抖,瞄到地上已经残破不堪的内衣外衣罩衣内裤外裤一团破布。“嘿嘿,人家有给师姐准备衣服,保证师姐穿上衣服又是玉树临风的美少年!”变态献宝一样的拿来一摞衣服,白色的中衣,淡青色的绸衫陪白玉腰带,最上面放了一件大红色的肚兜。“这个肚兜……难道是我的?”还我的白棉布来!川宁揉揉太阳穴,头好疼,这个变态怎么还不去死。
“是啊,师姐胸那么平和我站在一起不缚胸也没关系的。”变态笑盈盈的展开肚兜,“这可是我特意为师姐缝的呢。”果然是变态啊……还有为什么一直强调我胸很平!?川宁默默接过肚兜,外面这么素,里面这么红真的可以吗?“我不要穿大红的肚兜。”
“不想穿大红啊?那丹红,殷红,枣红,洋红,品红,绯红,石榴红你随便选啊?”变态像变魔术抓出一把肚兜。川宁感觉自己一定得了色盲癥,这么多红色看的她眼疼,说来说去不都还是红色!于是她默默地拿起了第一件肚兜,背对着变态穿了起来。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