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教师第六卷

              第六卷百花争放
           第01章征服韩静思(上)
  看着瘫倒在地上已经晕死过去的何清,还有地面那摊鲜艳的血渍,薛刚的嘴
角勾勒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地球上又少了一个女孩,多了一个女人,这还都是
自己的杰作,轻轻弯下身子将何清抱起扶好放在了床上,再帮着盖好被子,批了
一件浴巾在自己身上,薛刚这才念念不舍的出了何清的房间。
  出了房间,试问薛刚会回到婚房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此时的薛静早已经
晕死过去,等到她醒来那估计至少也是明天了,今天是自己结婚的日子,当然是
不能亏待了自己其他的几个女人了。
  此时的薛刚早已经清醒了了过来,因为他打算今晚要玩个通宵了,征服十多
个女人还得花费一些时间。
  记忆不错的薛刚自然是知道自己这些女人是谁在哪一个房间的,因为房间还
不都是自己给安排的嘛。
  披着浴巾,薛刚屁颠儿屁颠儿的打开了另一道房门。
  一开门,一个较小美丽的身影当即出现在了薛刚的视线里。
  清秀的面容,光洁的脸蛋,那弯弯的秀眉、小巧的鼻子、完美的樱桃小嘴,
配合着金黄色的的披肩长发和雪白细嫩的脖子,简直就胸前的衣服撑得高高耸立,
似欲裂衣而出。
  胸…乳之间露出了一迷人的深沟,若隐若现之间,还有那穿在内里的粉红色
的胸衣时不时地显露在T恤之外。而下身穿着一条超短的灰色裙儿,网状丝袜包
裹着两条修长的玉润白腿,足上一双浅黑色的高跟鞋,十根葱嫩般的脚趾还涂上
的浅红的指甲油。
  此状简直就是诱人心弦,动人心魂,这才是男人眼中真正的尤物,比起青涩
的少女,这种女人更能引起男人的欲望像小天使一般的美丽。
  那女子不正是韩静思么?当然薛刚是知道这间房间是韩静思的,收了韩雪之
后,可是这韩静思却是迟迟不将她的第一次交给自己,所以薛刚为此早就已经在
琢磨着找个时机把她给日了,所以今晚薛刚打算彻底的开始行动了。
  一进门薛刚便关了门,顿时薛刚开始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哎呀,痛死我
了。」;正在想着心事儿的韩静思突然看见薛刚,不禁心里一惊,随之而来的便
是喜色,看着老师结婚了,而自己如今却还是没有将自己的初…夜交给老师,韩
静思一直在苦恼着老师是不会以后就不会再爱自己了呢?正在犹豫着是不是以后
将身子交给老师的韩静思却突然发现薛刚就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
  可是见着老师好像很是难受的样子,韩静思的柳眉不禁蹙起。
  快步走到薛刚的面前,低下头来,关切的问道:「老师,你怎么了。」
  韩静思这一弯下腰来,那衣领就无声的垂了下来,薛刚所处的这个们置,正
好可以顺着韩静思的衣领,看到韩静思的胸前的那无限的风光。
  薛刚看到,韩静思的那一对玉乳,正在那粉红色的乳…罩的包裹下微微的下
垂着,那胸部的一抹雪白,正散发着淡淡的乳香味,刺激着自己的神经,而那包
裹着韩静思的乳…房的乳…罩,却又是那么的狭小,那巴掌大小的布片,根本的
包裹不住韩静思的那丰满的乳…房,使得韩静思的乳…房一大部分在暴露在了外
面。
  那洁白如玉的肌肤,使得刘能薛刚看了以后,不由的心中一荡连呻吟都忘了,
韩静思看到薛刚突然间不呻吟了,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对薛刚道:「老师,你倒
底是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呀。」
  薛刚听到韩静思这么一说,不由的又开始呻吟了起来,一边呻吟一边道:
「静思,也不知道是怎么加事,突然间,就感觉到肚子痛得历害,你帮我看看吧。」
  听到薛刚这么一说,韩静思不由的站了起来,着急的道:「怎么了,今天白
天的时候你还是好好的,现在怎么肚子疼了起来呢,你别急,你肚子痛的话我给
你叫医生去。」
  听到韩静思这么一说,薛刚心中一惊马上就说道:「不用,不用了,我知道,
这是老毛病了,只要喝点水,再有人帮我揉一揉,就好了,何必去麻烦那些医生
呢,何况,现在医生也都休息了。」
  听到薛刚这么一说,韩静思看了薛刚一眼,不由的对薛刚道:「老师,不行
的话,我来帮你揉揉吧。」
  薛刚听了韩静思的话,不由的心中一喜,但是脸上却露出了更加的痛苦的神
色,点了点头,对韩静思道:「好吧,那就麻烦你了。」
  韩静思在薛刚的身边坐了下来,因为那床都不是很大,韩静思这么一坐下来,
自己的屁股就无形中的贴在了薛刚的大腿之上,一阵阵的温热的感觉传来,使得
薛刚的心中不由的一荡,一双大腿装着忍受不了痛苦的样子,蹬了起来,借机用
自己的大腿在韩静思的丰…臀上磨擦了起来。
  韩静思感觉到了薛刚的举动,脸上不由的微微一红,但是想到可能是薛刚忍
不住痛苦而做出了这样的举动,韩静思的心中又释然了,薛刚感觉到,韩静思对
自己的行动并没有多少的抗拒之心,不由的心中一喜,一只手拉开了自己的衬衫,
对韩静思道:「凝香,那麻烦你一下,帮我揉揉肚子吧。」
  韩静思脸上一红,心中隐隐的明白了些什么,看了看门外空无一人后,韩静
思咬了咬性感的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什么也没有说,而是伸出手来,摸
上了薛刚的肚子在薛刚的肚子上抚摸了起来,一边抚摸,还一边关切的问道:
「老师,好一点了没有。」
  感觉到韩静思的那只温柔的小手正在自己的肚子上温柔的抚摸着,从韩静思
的手上传来的那种温热而细腻的感觉,让薛刚的心中不由的乐开了花,又听到韩
静思这么问自己,不由的点了点头,道:「好一点了,好一点了,谢谢你,静思,
不然的话,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韩静思一边在薛刚的肚子上抚摸着,一边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
薛刚,听到薛刚说得客气,韩静思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喜,道:「瞧你说的,你
和我都谁跟谁呀。」
  薛刚闭上了眼睛,却没有回答李玉弱的话,而是用心的感觉起自己的肚子上
韩静思的那只温柔的小手在抚摸时的快…感和自己的大腿在韩静思的臀部磨擦时
带来的那种弹性而温热的感觉来了。但在同时,薛刚也没有忘了时不时的发出一
两声有呻…吟声,提示着韩静思,自己的肚子还在痛着。
  韩静思也感觉到了薛刚的大腿正在自己的屁股上磨擦着,一阵阵的异样的感
觉从自己的丰臀上传入到了韩静思的心中,使得韩静思的心中也不由的冲动了起
来,韩静思看着眼前的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种乱涩的感觉,
韩静思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都成这个样子了,还要玩些花样的来勾引自己,
足以证明自己的魅力是无穷的,在这种情况之下,韩静思不由的又想起了薛刚的
身体在自己的身体中冲刺时的情景来。想到这里,韩静思的心中,不由的怦怦的
直跳了起来,薛刚感觉到了韩静思的变化,知道是该主动出击的时候了,因此,
薛刚的一只手,不由的有意的搭在了韩静思的大腿上,一边轻轻的在韩静思的大
腿上抚摸着,一边道:「静思,你真漂亮,我每一次看到你,都会有一种冲动的
感觉。」
  韩静思听到薛刚称赞自己,不由的脸上微微一红,但是心中也不由的暗暗的
高兴了起来,对那只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不停的抚摸的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了起来。
  从那大手上传来的那种温热的感觉,使得韩静思的眼中也不由的闪现出了一
丝的激动的神色,这种神色被薛刚看在眼里,使得薛刚得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
韩静思在自己有意无意的捎带之下,已经是渐渐的情动了起来,只要自己再加上
那么一把火,自己那想让自己的身体饱餐一顿的想法,就肯定能够实现。
  想到这里,薛刚不由的微微的抬起头来,看了韩静思一眼,薛刚看到,韩静
思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目光流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那一个俏美的脸蛋
上,也不知什么时候飞起了两朵红云,使得韩静思的脸看起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
妩媚和可爱,而那一双饱满的乳房,正在那白色的衬衫的包裹之下,骄傲的耸立
着,向薛刚展示着她那傲人的身材。
  而由于韩静思是斜着坐着的,从薛刚的这个位置看过去,正好可以顺着韩静
思的大腿,将目光穿透到了韩静思的两腿之间,可是,由于韩静思的大腿是微微
的闭着的,薛刚的止目光来到了韩静思的两腿之间后,却什么也看不见,只隐隐
约约的能看到一团黑影,但是这样也更给了薛刚无限的瑕想的空间,使得薛刚不
由的开始幻想起韩静思两腿之间的美妙的风景来。
  韩静思似乎感觉到了薛刚的那色迷迷的眼光,正在自己的身上游荡着,一种
异样的感觉传来,使得韩静思有意无意的将那只下在薛刚的小腹上抚摸的手,渐
渐的向下滑动着,一边滑动着小手,韩静思一边问薛刚道:「老师,好一点了没
有。」
           第02章征服韩静思(下)
  薛刚一边在韩静思的那充满了青春与活力的身体上打量着,一边顺口答到:
「好多了,好舒服呀。静思,你怎么保养的,怎么小手摸在我的身上竟然让我感
觉到如此的舒服。」
  听到薛刚这么说,韩静思的脸上微微一红,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对薛刚道:
「老师,你要是好一点了的话,你就先走吧,现在很晚了,不方便的。」
  说完,也不理会那薛刚正在她的大腿上和丰臀上磨擦的手和大腿,站了起来,
在那床边里留下一阵香风后,站起来就离开了薛刚走进了卫生间里,要知道,那
韩静思也知道今天老师是结婚的日子,可是不能一直呆在自己房间的,尽管自己
体内的情欲已经给薛刚给挑逗了起来,而自己也知道薛刚的心思,但是韩静思却
不敢那么做,要是万一有个什么事的话,自己可就遭殃了。
  可是自己的情…欲已经给薛刚给挑逗了起来,身体深处的体液也不争气的流
了出来,使得韩静思感觉到自己的两腿之间湿湿的一阵难受,在这种情况之下,
韩静思当然想进卫生间里洗一洗,所以才走进了卫生间里。
  薛刚看到韩静思突然间站了起来,转身就走,心中末免的感觉到有一点失落,
看到韩静思的那丰满的身体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走进了卫生间,薛刚不由的
长叹了一口气,薛刚将手放到自己的鼻子边上闻了闻,仿佛还能感觉到韩静思的
大腿的温热和体香,在这个时候,薛刚只觉得韩静思的那种欲拒还迎的风情,深
深的打动了自己。
  在这种情况之下,薛刚不由的咬了咬牙,站了起来,向那卫生间里看了过去,
却看到那韩静思正站在那镜子的前面,目光闪动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在看到
自己站了起来后,那韩静思似乎松了一口气,不由的捂嘴笑了一下,薛刚的心中
一动,信步向着卫生间那里走了过去。而那韩静思却在那时,轻轻的将门给关了
起来。
  看到韩静思的样子,薛刚的心中不由的一乐,也有了底气,走到厕所的门口
一看,果然不出薛刚的所料,韩静思虽然关起了门,但却并没有反锁上,薛刚暗
暗的笑了一下,心中道:「小弟弟呀小弟弟,看来,你马上就要享受到一顿美味
的大餐了。」
  薛刚的脑海中,不由的又浮现出了韩静思的那绿色的套裙包裹下的丰满而性
感的丰臀和那高耸入云的乳…房,想到这里,薛刚的不由的蠢蠢欲动了起来,薛
刚的心中一热,一把推开了厕所的门,挤进了厕所,顺手就将门给关上了。
  韩静思正站在那卫生间的墙壁处,一脸的微笑的看着薛刚,看到薛刚进来了
后,不由的娇嗔的道:「笨蛋,你以为我不懂你的心思吗,还给我装肚子疼,你
看看,还是忍不住了吧。」
  听到韩静思的那露骨的表白,薛刚的心中不由的一热,也微笑着道:「静思,
你实在是太诱人了,我虽然今天结婚,但一想到你那白生生的身子,我就感觉到
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不信的话,你看看。」
  一边说着,薛刚一边将自己的跨部挺到了韩静思的身边,听到薛刚这么一说,
韩静思不由的低头看了一下薛刚的跨下,看到薛刚的已经在薛刚的跨部撑起了一
个账篷,不由的脸上微微一红,但是一只手,却不由的向着薛刚的跨部伸了过去,
一边伸着,一边嘴里娇笑着道:「老师,你的弟弟那么不听话,要不要我帮你教
训他一下呀。」
  一边说着,韩静思一边在薛刚的上拍了两下,那种样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
淫荡的感觉,薛刚的心中一荡,又加上,那特护病房的厕所是那么的狭小,使得
让两人站在里面以后,只能是面对面的站着,闻着韩静思的吐气如兰,薛刚再也
忍不住的又将身体向前挺了挺,使得自己的身体和韩静思的身体微微的接触了起
来。
  薛刚感觉到,韩静思的身体是那么的火热,那么的香软,便得自己的一下子
就翘了起来,正好顶在了韩静思的小…腹之上,从韩静思的那小腹上传来的那种
柔软而温热有感觉,让薛刚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鼻息也粗重了起来,一阵阵
的男性的热力,从薛刚的身上散发出来,刺激着韩静思的神经,使得韩静思的心
中也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再加上那薛刚的,正顶在自己的小…腹上,那种
炎热而坚硬的感觉,让韩静思的心中也不由的心中蠢蠢欲动了起来。
  现在,两人挤到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壹個朗有情,壹個妾有意,那自然是幹柴烈火,壹點即燃了,在這種情況
之下,那狹小的空間裏,兩人的喘息聲漸漸的重了起來,給那空間增加了壹些曖
昧的成份,看到韓靜思如此的主動的勾引自己,薛剛的心中不由的壹樂,壹雙手,
也自然的伸到了韓靜思的身後,撫摸上了韓靜思的豐臀。
  韓靜思白了薛剛壹眼,道:「妳那麽急幹什麽呀。」
  薛剛壹邊在韓靜思的那豐滿的臀部撫摸著,體會著韓靜思的火熱和溫潤,壹
邊喘息道:「妳太迷人了,我都有點忍不住了,好人,來,讓我們好好的親熱壹
下吧。」
  韓靜思壹聽,心中也是不由的微微壹蕩,看到那薛剛的樣子,韓靜思知道薛
剛的傷應該沒什麽大礙了至少來壹場猛烈的性事沒有什麽問題的。
  想到這裏,韓靜思的心中也就放開了,對薛剛微微壹笑,道:「老師,來,
好好的親親我吧。」
  說完,壹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微的閉了起來,壹個頭也仰了起來,性感的嘴
唇壹都,就向薛剛的嘴邊伸了過去,薛剛壹看,那艷若桃李的如花嬌顏,就在自
己的嘴邊,哪裏還忍耐得住,不由的壹低頭,就吻向了韓靜思。
  韓靜思感覺到了薛剛的熱情,不由的嘆息了壹聲,壹雙手伸了出來,摟住了
薛剛,自己也伸出了舌…頭,伸到了薛剛的嘴裏,在那裏攪動了起來,韓靜思的
那火壹般的熱情,使得薛剛興奮了起來,不由的身體向前移動著,將韓靜思的身
體慢慢的向後推著,直到把韓靜思給推到了墻壁上,才將韓靜思緊緊的擠在了那
裏。
  然後,薛剛壹邊伸出舌頭際和韓靜思的香舌糾纏在了壹起,壹邊用自己的身
體狠狠的在韓靜思的身體上擠壓著,壹邊伸出了壹只手來,開始解起了韓靜思的
那襯衫的衣扣來,韓靜思感覺到薛剛的那壹個高大的身體,在自己的嬌小的胴…
  體上擠壓著,那種樣子,就像是要把自己的身體給擠出水來壹樣的,壹種異
樣的感覺從體內升起,使得韓靜思也不由的興奮了起來,壹邊在薛剛的身體下慢
慢的扭動著身體,壹邊鼻中發出了淡淡的呻吟聲。
  那夢幻般的呻…吟聲,傳入到薛剛的耳裏,使得薛剛不由的將那只正在韓靜
思的豐臀上撫摸的手,也不由的漸漸的加大了力度,使得韓靜思的那豐滿而挺翹
的臀…部,在自己的手中,不斷的變幻著形狀,韓靜思的熱情也給薛剛漸漸的挑
逗了起來,只見韓靜思壹邊和薛剛熱吻著,壹邊將那本來緊緊的摟著薛剛的脖子
的手,拿了下來,壹只手也開始給薛剛寬衣解帶了起來,而另壹只手,則熟練的
伸到了薛剛的褲襠裏,抓住了薛剛的男性生命特征,溫柔的套動了起來。
  很快的,薛剛的男性生命特征在韓靜思的套動之下,就怒張了起來,那種溫
柔的感覺,讓薛剛不由的嘴裏低吼了壹聲,壹個身體更加用力的在韓靜思的身體
上擠壓了起來,同時,薛剛的手上也加大了力度,在薛剛的努力之下,那韓靜思
的衣服,無聲的散了開來,薛剛不由的放棄了和韓靜思的熱吻,而是低下頭,仔
細的觀察起韓靜思的胸前的風光來。
  薛剛看到韓靜思的那豐滿的乳…房,正被那乳罩緊緊的包裹著,但是那巴掌
大小的乳罩,卻怎麽也包裹不住韓靜思的那碩大的乳房,使得韓靜思的乳房有壹
大部分給露在了外面,露在外面的那壹片雪白的乳房,充分的誘惑著薛剛的眼球,
使得薛剛不由的呼吸微微壹窒,仿佛聞到了從韓靜思的乳房上傳來的那淡淡的乳
香味。
  薛剛看到,那壹片雪白有肌膚之下,那微血管也幾乎清晰可見,那迷人而深
邃的乳溝,仿佛在向薛剛發出著無聲的招喚,使得薛剛再也忍不住自己內心的沖
動,而是將頭壹低,深深的埋在了韓靜思的那迷人的乳溝裏面,頓時,那股乳香
味更加的濃烈了,刺激著薛剛的神經,使得薛剛如同壹個饑渴的孩童,在那裏貪
婪的吮吸了起來。
  壹陣陣的男性的熱力,撲打在韓靜思胸前的那嬌嫩的肌膚上,使得韓靜思的
心中不由的酥癢了起來,在這種情況之下,韓靜思的嘴裏不由的呻吟了起來,壹
邊呻吟著,韓靜思壹邊用力的向上挺動著自己的胸脯,使得自己的胸脯間的那嬌
的肌膚和薛剛的臉親密的接觸了起來。
  薛剛感覺到,韓靜思的胸脯是那麽的飽滿,那麽的火熱,那麽的堅挺而柔軟,
使得薛剛不由的伸出了舌頭,開始在韓靜思的壹邊乳房上舔動了起來,而薛剛的
壹只手,也不知何時伸到了韓靜思的乳罩裏面,抓住了韓靜思的另壹個乳房,狠
狠的揉捏了起來。
  韓靜思的呻吟聲漸漸的大了起來,韓靜思感覺到,自己的體內的情欲,已經
在薛剛的那熟練的挑逗之下,完全的激發了出來,那體內的快感也如潮水般的湧
上自己的心頭,讓自己的身體的每壹寸的肌膚都感覺到了快樂,在這種情況之下,
韓靜思不由的在將薛剛的衣服完全的脫了下來後,又將那只手放到了薛剛的頭上,
壹邊在薛剛的頭部溫柔的撫摸著,壹邊手上微微的用著力,將薛剛的頭部向著自
己的乳房的微微的按壓著,盡情的向薛剛展示著自己的體內的需要,也不知過了
多久,反正韓靜思的呻吟聲漸漸的大了起來的時候,薛剛才戀戀不舍的將自己的
手和頭離開了韓靜思的身體,而是喘息的看著韓靜思呻吟的樣子。
  薛剛的目光,深深的刺激住了韓靜思,使得韓靜思不由的將壹個頭埋到了薛
剛的那寬闊的胸膛上,小嘴微微的壹張,就咬住了薛剛的壹個,輕輕的用舌頭在
上面搔刮了起來,壹陣陣的酥癢的感覺,使得薛剛不由的狠狠的抓住了韓靜思的
那兩片豐滿的肥臀,在上面揉捏了起來,韓靜思壹邊晃動著肥臀,迎合著薛剛的
大手對自己的豐臀的揉捏,壹邊也伸出手來,壹邊繼續的在薛剛的上舔動著,壹
邊也抓住了薛剛的兩片屁股,學著薛剛的樣子,在薛剛的屁股上揉捏了起來。
  薛剛感覺到,韓靜思的豐臀是那麽的豐滿而彈性,自己的手掌微微的向下壹
按,那肥臀就隨著自己的手掌微微的向裏面壹陷,而自己的手掌只要壹松,那被
按壓下去的部分就會立刻的隨著自己的手掌反彈回來,使得自己的手掌始終的緊
緊的貼在了韓靜思的豐臀之上,雖然隔著壹層衣服,但是薛剛還是能感覺到從韓
靜思的豐臀上傳過來的那種熱情如火的感覺,也感覺到了韓靜思的身體深處的極
度的渴望和需要。
  在這種情況之下,薛剛不由的深深的吸了壹口氣,壹雙手也滑動到了韓靜思
的腰際,壹用勁,就將韓靜思給抱了起來,放到了廁所的洗漱臺上,讓韓靜思坐
在了那裏,壹下子,那廁所的空間就大了起來,韓靜思看了薛剛壹眼,發現薛剛
壹雙熾熱的眼睛,正盯著自己的兩腿之間,那樣子,就差沒有撲上來撕自己的裙
子了,壹種異樣的刺激感覺使得韓靜思不由的嬌羞了起來,壹雙手也不由的擋在
了自己的兩腿之間,紅著臉,嬌嗔的對薛剛道:「看什麽看,有什麽好看的中,
羞死人了。」
  韓靜思的那嬌羞的樣子,更加的刺激了薛剛,使得薛剛不由的蹲下了身體,
將韓靜思的鞋子給脫了下來,韓靜思的心中壹驚,不由的縮了縮腳,心中也慌亂
了起來,顫聲的道:「老師,妳,妳,妳要幹什麽呀。」
  薛剛卻沒有回答韓靜思的話,而是擡起了韓靜思的壹只腳,放到了自己的嘴
邊,薛剛先是深深的呼吸了壹下,頓時,壹種淡淡的酸味,沖入了薛剛的鼻腔,
使得薛剛不由的擡頭看了韓靜思壹眼,在看到了韓靜思正紅著臉嬌羞的看著自己
後,才伸出了舌頭,開始在韓靜思的腳趾上輕輕的舔了起來。
  壹陣陣的酥癢的感覺從腳趾上傳來,使得韓靜思的全身仿佛都酥癢了起來壹
樣的,不由的微微的將腳壹縮,但無耐自己的那纖秀的小腳正被薛剛緊緊的抓在
了手裏,不但使得韓靜思的這壹動作徒勞無功,反而更加的激起了薛剛體內的沖
動,使得薛剛更加瘋狂的開始在郴玉燕的玉腳上舔動了起來,直到韓靜思的那腳
上的絲襪完全的被自己的口水打濕了以後,薛剛才戀戀不舍的離開了韓靜思的玉
腳,而是壹路的向上,用自己的舌頭搔刮過韓靜思的那渾圓而性感的小腿,來到
了韓靜思的大腿之上。
  薛剛覺得,韓靜思的大腿是那麽的結實而光滑,雖然隔著壹陣的絲襪,但是,
薛剛還是被那韓靜思的修長而豐滿的大腿深深的吸引住了,在那裏流連了起來,
薛剛壹邊將自己的臉緊緊的貼在了韓靜思的大腿之上,壹邊伸出了壹只手來,在
韓靜思的另壹只大腿上撫摸了起來。
  從韓靜思的大腿上傳來的那種溫熱而潤滑的感覺,讓薛剛不由的被深深的打
動了,在這種情況之下,薛剛不由的呼吸急促了起來,而隨著薛剛那急促的呼吸
而噴出來的熱氣,壹陣陣的撲打在了韓靜思的大腿之上,透過韓靜思的絲襪,鉆
入到了韓靜思的體內,使得韓靜思心慌意亂了起來,壹雙手,也不知放到哪裏好,
而是在空中舞動了起來。
  薛剛甚至能感覺到,韓靜思的大腿上的肌膚,在自己的挑逗之下,顫抖了起
來,泛起了壹片的雞皮疙瘩,薛剛的心中欣喜了起來,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沖動和
渴望也越來越強烈了起來,不由的開始慢慢的移動著自己的身體,將自己的頭部
慢慢的向著韓靜思的兩腿之間的地方挺進著,而韓靜思的那壹雙在空中飛舞著的
雙手,在這壹刻,也不由的摸上了自己的乳房,解開了乳罩,抓住了自己的兩個
乳房,狠狠的揉捏了起來,壹邊揉捏著,還壹邊喘息著道:「老師,妳個壞蛋,
妳太會弄了,弄得我都快樂死了,哼哼」壹邊大叫著,韓靜思壹邊開始瘋狂的扭
動著身體,壹張臉上,也不由的開始浮現出了意亂情迷的神色,那樣子,即像是
在發泄著自己的體內的那快要燃燒起來的欲望,又像是在暗示著薛剛,讓薛剛再
對自己來個狂風暴雨式的挑逗。
  薛剛感覺到了韓靜思的體內,現在已經是熱情如火了,在這種情況之下,薛
剛不由的加快了進度,壹個頭部,終於來到了韓靜思的兩腿之間,鉆入了韓靜思
的裙內,在那裏活動了起來,也不知薛剛在韓靜思的兩腿之間幹了些什麽,就看
到韓靜思的身體躬了起來,壹雙手也更加用力的揉捏起自己的乳房來了,而那性
感的嘴唇的邊上,也不由的流出了口水,看韓靜思的那樣子,顯然是快樂得都不
能自己了。
  薛剛鉆入了韓靜思的裙子在韓靜思的兩腿之間活動了壹會兒手,才將自己的
頭擡了起來,看了韓靜思壹眼後,才伸出手來,撩開了韓靜思的裙子,將它放到
了韓靜思的大腿根部,使得那韓靜思的兩腿之間的美麗風景充分的暴露在了自己
的面前後,才低下頭來,開始韓靜思的兩腿之間的那迷死人不償命的春光來。
  薛剛看到,那乳白色的絲襪,緊緊的包裹在韓靜思的兩人腿之間,使得韓靜
思的兩腿之間看起來是那麽的讓人熱血沸騰,那壹個微微隆起的香軟的女性最柔
軟最神神密,最讓人心動的地方,在那絲襪的包裹之下,仿佛在向外散發著淡淡
的幽香,正在誘惑著薛剛的神經。
  而韓靜思那大腿的根部,由於那絲襪跳線的緣故,使得下面那雪白的肌膚隱
約可見,看到這裏,薛剛的鼻血都快要流了出來,薛剛不由的低下身體,將自己
的頭深深的埋在了韓靜思的兩腿之間,在那裏磨擦了起來,壹陣陣的男性的熱力,
從薛剛的臉上散發出來,透入到韓靜思的心中,使得韓靜思不由的將壹雙腿分得
開開的使得自己的女性最柔軟最神神密,最讓人心動的地方盡量的突出了出來,
迎合著薛剛的先動,嘴裏也不由的發出了蕩人心神的呻吟之聲!
  「喔!……嗯、嗯…老師……喔…………求求妳,快、快點進來吧!肏我!」
  韓靜思早已經被欲望包裹,此時已經放開了身心呻吟著。
  撩起長裙,韓靜的雙手緊緊的抱著薛剛的脖子,兩個人紛紛站立著身子,薛
剛開始將自己那早已經堅硬的陽具慢慢插入到了韓靜思那處女通道。
  進入的壹瞬間,韓靜思整個人身子壹顫:「好……大的雞巴啊……要是……
  哦……老師,疼啊……輕點……輕點呀!|「薛剛淫蕩的壹笑,兩手抱著韓
靜思的臀部,開始將韓靜思抱在空中,站立著身子壹上壹下的開始抽送著。
  不斷的作者活塞運動。悅女神功催動開來。
  壹瞬間薛剛只覺得自己的陽具已經頂破了那層處女膜,接著壹股熱流開始竄
便全身,猩紅的處女血下流。
  「啊……痛啊!老師,輕點,妳這個畜生流氓,嗚嗚嗚嗚……」
  「別怕靜思,慢慢就好了,老師會讓妳很舒服的。」
  說著薛剛開始溫柔的抽送了起來,抱著懷裏的韓靜思,以上壹下對著墻壁運
動著。
  啊……啊┅啊……好寶貝……啊……啊……啊……啊喲……啊喲……天啊…
  …我的好老師……雞巴……真是大……弄得……我好開心……好快活……唔
……
  唔……喔!喔!喔!……快……快壹點……用……妳的大雞巴……肏死我吧
……
  唔……唔……唔……唔喔……喔……喔……喔……喔……「
  漸漸的韓靜思開始慢慢呻吟起來,沒有了疼痛,只剩下了舒服快感。
  不大會兒,只見得韓靜思背對著墻壁,兩手伏在墻上,撅著屁股等待著薛剛
的插入。
  薛剛慢慢的將陽具開始壹點點的進入了韓靜的菊花口。
  不斷的運動了起來,進入韓靜思屁眼的同時,韓靜思已經快活的大聲尖叫了
起來。
  「啊……啊……啊…老師…嗯…老師…嗯……喔啊……妳插得我屁眼……啊
……好舒服喲……啊……好癢……啊……好酸……啊……嗯……嗯……嗯……對
……對……啊……好……舒服……啊……啊……啊唔……啊……啊……喔……好
棒喲……唔……唔……」
               第03章
  武林第壹花魁今天的新婚之夜對於薛剛而言無疑是性福的,整個晚上連連戰
鬥,征服了韓靜思,接著便是張丹、王杏丹、許晴、韓雪、吳婷婷、王玉英、張
秀花、白麗萍、還有小姨趙艷梅。當然蕭晴晴那丫頭薛剛可沒有敢將其拿下,畢
竟人家還小,而且那麽可愛的丫頭薛剛還真的不忍心摧殘了人家。
  忙碌了壹個晚上,直到忙完了壹切才發現天色已經快要大亮,薛剛這才回到
婚房開始睡覺,對於薛剛在婚房的失蹤,醒來後的薛靜自然用腳趾頭也會想到薛
剛幹嘛去了,但是薛靜也只是苦澀的壹笑,她知道自己得接受這壹切,而且薛靜
也知道薛剛對自己的真情有多深。
  兩姐弟走到今天實屬不易,對此薛靜早已經無比的滿足,自己這個弟弟壹直
就是她最愛的男人。
  轉眼之間十多天過去了,十多天的時間裏,薛剛動用了薛氏集團的力量,何
清被調職到了華西醫院,許晴、王杏丹也紛紛被調職到了龍泉壹中任教,自此、
薛靜。張丹、許晴和王杏丹四女紛紛來到了成都。壹家五人紛紛住在了壹塊兒。
  本來薛剛是想著將韓雪、韓靜思、還有表妹吳婷婷也調來成都讀書的,可是
最後幾女還是決定沒有前來,說是等大學時再來成都和薛剛住在壹塊兒。當然薛
剛對此也很是滿意,畢竟人家都還小,經常做些成人運動對身體發…育還是有些
不好的影響的。
  隨著十年壹度的武林大會的即將臨近,薛剛也在父親的安排下開始著手準備
參加今天的武林大會。
  二月二十九號的這壹天下午,薛氏莊園內的壹架私人飛機開始帶隨著薛剛壹
行二十人飛赴安徽黃山。
  整個黃山連綿起伏幾萬裏,奇山異石無數,堪稱大自然的天然瑰寶,名聲享
譽世界。
  到了黃山腳下,薛剛壹行人便住在了壹家酒店內,此時酒店內的壹間豪華套
房內,薛剛正披著浴巾剛好從浴室走了出來,明天就是武林大會的時期了,所以
薛剛壹行人暫時住在了山下。
  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薛剛這才取出了包袱拿出了壹件鎧甲。
  乍壹看鎧甲金光燦爛,壹身戎裝,不難看出是唐朝時將領的軍裝,「老爸非
要讓我穿這東西,還是穿上吧。」
  薛剛暗嘆壹聲。
  整理好了壹切,十多分鐘之後壹身戎裝的薛剛已經傲然而立,在鏡子前仔細
的打量了壹下自己壹周,薛剛這才滿意的壹笑。
  看看時間現在也才是下午五點,閑來無事的薛剛還是打算出去逛逛。
  壹出酒店,才發現原來此時已經陸陸續續的人群前來入住山腳下的各家酒店,
而這些人群具是服飾各樣,有藍色的長袍,也有白色的長袍,鮮艷遐邇。不用問
也知道這些人也是來參加武林大會的。
  壹身鎧甲戎裝的薛剛出了酒店旋轉大門,這才望著通向黃山的那條道路,此
時的薛剛嘴角不禁浮現出了壹抹優美的弧度,壹道黑色身影瞬間消失在了人們的
視線中。
  隨著悅女神功進入到了第五層次,薛家槍法進入了十四式,今日的薛剛早已
經不是先前那個只會拿著開山刀四處招搖的痞子。
  速度之快快的出奇,黃山的群山峻林之間,只見得薛剛的身影不斷的在山間
跳躍著,如此美麗的奇景早已經勾起了薛剛的欲…望。
  終於在壹片懸崖邊,薛剛縱身壹躍,整個人已經徑直飛入了十米多高的壹顆
迎客松上,下面是萬丈高崖,躺在粗壯的迎客松枝丫之上,浮雲就在自己的腳下
漂浮,如此美景沒地,薛剛那可是愜意到了極點。
  「奶奶的,這顆樹上還真的是很大啊,恐怕至少也得有個兩百年了吧,要是
姐姐她們也能壹起來這裏就好了,還可以在上面做些傷天害理的事兒。」
  薛剛壹邊躺著壹邊喃喃自語的說著。
  享受著如此的美景,薛剛殊不知漸漸的卻開始睡著了。
  也不知道什麽時候,薛剛突然卻感覺三道女子的聲音漸漸的傳入了她的耳朵,
而那聲音明顯的比銀鈴般的聲音還要動聽。
  迷迷糊糊中的薛剛不禁慢慢睜開了眼睛,從十米多高的樹上向下方的樹林望
去,只見兩位年約二十左右姿色絕美,花枝招展的女孩站在壹旁,相同的淡紅色
衣群,秀麗長發,纖長的身條,迷人的腰段,雖然還沒到成熟的年紀,但清淡的
朱唇和潤紅的臉蛋散發著青春的活力,好象兩朵含苞待放的花蕾,生機盎然。花
容月貌,皮膚肌白,冰清玉潔,微微欠身,芳容泛起紅暈,迷人姿態傳出悠揚縹
緲的琴聲,淡雅清幽意境優美,摻合著月光回蕩在寂靜的庭院裏,似風似雨似花
似幻似霧似虹似霓又似夢。曲調婉轉流暢,仿佛瀑布間的高山流水,大漠上落雁
平沙;又如盎然壹新的陽春白雪,苦寒幽香的梅花三弄,沁人心脾,百感橫生。
  只有雪花才是花又非花,令世人稱贊不已,年年隨風飄來,又悄悄消失在天
地間。
  雙眼睛晶瑩剔透,滿懷芳香,玉成了冰清玉潔的獨特風姿,讓人哪怕看上壹
眼,都會有壹種消魂蝕骨的感覺。所有的筆墨在此都難以形容她的仙美;真可謂:
此女本應天上有,不知為誰落人間。而且更讓薛剛吃驚的是這兩名女子竟然是壹
模壹樣的臉蛋。確確實實的壹對雙胞胎姐妹。
  而那兩名女子的壹旁還有壹位資色更為美麗的女子。那女子年約三十左右,
容色絕美,欣長苗條,垂首燕尾形的發簪,優美的嬌軀玉體,身著淺綠色的羅衣
長裙,在陽光散射下熠熠生輝,彌漫著仙氣,淡然自若,清逸脫俗,猶如不食煙
火,天界下凡的美麗仙女。
  看到這三名女子,薛剛也不禁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天啦,怎麽還會有這麽美
麗的女子?尤其是那名年紀稍大點的女子更是美撼凡塵,比起自己的姐姐薛靜,
張丹、許晴、王杏丹等等那些女人都還要美上壹籌,看似如此不食人間香火的絕
色女子,薛剛不禁有些暈眩了。
  此時的薛剛很慶幸,很慶幸今天能夠來到這裏碰巧遇見這麽美麗的三名女子。
  因為擔心下面的三名女子會發現自己,所以薛剛竭力的讓自己壹動不動,就
連呼吸也是小心翼翼的,因為薛剛發現下面的三名女子全身的真氣流動不斷,不
難看出她們幾人武功不同尋常,尤其是那名三十左右的絕色女子更是讓薛剛震驚,
不禁美色震驚,而且那女子的氣勢更是驚人。
  憑借著自己強有力的聽力,薛剛已然聽聞到了下面的對話。
  只見得那名三十左右的絕色女子的臉頰毫無半點神色,清晰動人的聲音漸漸
從她的小嘴中傳出。
  「二妹三妹,明天就是武林大會了,又是壹個十年了,明天的武林大會就得
靠妳們了,我們楊家將的威名就得由妳們來捍衛了。」
  捕捉到了下面的聲音,薛剛這才醒悟過來:「原來是三姐妹啊,兩個雙胞胎,
還有壹個大姐,居然是楊家將的後人。」
  薛剛可是來了興趣,興趣是大,不過薛剛的興趣可是完全的放在了人家那名
穿著淺綠色長裙的女子身上。因為那女子實在是太美了,美如仙女,薛剛真的是
無法找到壹個詞語來形容眼前的這名女子的美麗,因為薛剛覺得任何壹個詞用在
她的身上那都是褻瀆,赤…裸裸的褻瀆。
  「大姐,妳放心吧,明天我和三妹壹定不會有負於咱們楊家將的,這十年來
裏咱們壹直努力的修煉,不就是為了能夠再次為咱們楊家爭取榮譽麽?大姐妳可
壹直都是我們的榮耀,武林第壹高手,武林第壹美人可都是大姐妳呀,我都羨慕
死大姐妳了。」
  只見得那名身著淡紅色衣裙的女子走上了前來來到了大姐的身旁,盈盈的笑
著,笑可傾城,嬌艷美艷芬芳。
  「對啊對啊,要要是男的,我也肯定會愛上大姐的。」
  雙胞胎的三妹也開始笑盈盈的搭著訕來。
  而那名淺綠色長裙的女子只是輕言壹笑:「好啦二妹三妹,就知道洗刷妳們
姐姐,別忘了咱們的使命,習武人的使命本就是維護咱們的東方,而作為武林十
強的每壹位強者使命則更是強大,少林的懸塵大師的話不會錯的,人類或許即將
就會在未來十余年內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大災難,所以妳們這壹屆新的武林十強的
責任更是空前無比的強大,說真的,我真的很好奇明天的武林大會了,真想看看
十余年過去了,新的武林十強會是些什麽人兒。」
  「大姐,要不是規定了每位武林人士壹生之中只能參加壹次舞林大會,明天
妳去代表我們楊家參賽,妳依然是這壹屆的武林盟主。」
  三妹開始憤憤不平的抱怨起了規章體制。
           第04章調戲武林第壹美女
  而此時大樹下的密林裏說話的三人正是新壹代的楊家將後人,那名姿色風塵
絕代的大姐正是楊穎莉,是那對雙胞胎姐妹的大姐,二妹比三妹早出生幾分鐘,
名叫楊翠芝,三妹名為楊翠蕓。
  楊穎莉那苗條窈窕的優美的玲瓏曲線不禁微微壹動,她又怎麽不會想再次參
加武林大會呢?可是武林大會自古以來就是規定了每人壹生之中只能參加壹次,
武林需要新的血液,長江後浪推前浪。
  「算了,妳們也知道的我是不可能參加的,妹妹們,妳們目前的成就已經和
我相差不遠,相信妳們的力量,明天就靠妳們了。」
  「恩,姐姐,我和妹妹明天會努力的。」
  楊翠芝容顏壹笑,臉上盡是壹抹興奮的神色。
  看著下面的三姐妹,薛剛總有壹種飄飄欲仙的感覺,這三姐妹簡直就是完美
到了極限,三人此時簡直就是壹道亮麗奪目的風景線,而這道風景線的美麗早已
經超越了世界名山黃山的美。
 正在目不轉睛的盯著下方三姐妹的薛剛突兀的卻發覺自己下面那個男性生命
  的象征早已經發生了物理性的變化,就在麽平躺在枝丫上,薛剛只覺得自己
的那個東西緊緊的壓著樹枝,讓那個地方也越發的感覺到難受。
  薛剛不由得身子稍微動了動好讓那個男性生命象征好受壹點,可是身子這壹
動緊急狀況立馬發生了。
  「什麽人?」
  下面壹聲女子的聲音已經響起,女子的聲音冰冷如冰,正是來自於大姐楊穎
莉的聲音,說話的壹瞬間楊穎莉已經不知何時取出了面紗遮掩在了絕美的臉龐上。
  而楊翠芝和楊翠蕓兩人也不禁紛紛仰頭看向了前方懸崖邊上的巨大迎客松。
  「媽的居然被發現了。」
  薛剛陣陣無語。
  「快點下來吧,別躲藏在樹上了。」
  三妹的聲音已經響起,但是確是充滿了好奇。
  薛剛陣陣無語,身子向下壹躍,壹道優美的弧度飄然落下,最後瞬間停在了
三姐妹的面前。
  薛剛以著壹個自認為還算帥氣的姿勢站立在了三人的身旁,如此近距離的接
觸到了三女,薛剛心裏的吃驚也是大為增加,如此的近距離才更能感覺到三女原
來是如此的美麗。
  薛剛的眼睛已經再次將楊穎莉認真的打量了壹圈,雖然蒙著面紗,但是透過
那白色的面紗,隱約中依稀可以見到裏面的櫻唇瑤鼻,壹貌傾城般的嬌顏上卻是
冰冷的出奇。
  「三位美女真不好意思,我是在上面睡覺的,沒想到卻被妳們發現了。」
  薛剛若無其事的點著頭,解釋著說道。
  「那妳剛才有看見我的臉嗎?」
  壹道犀利的聲音瞬間傳訛入了薛剛的耳朵,薛剛只覺得整個人好像被壹股涼
風襲擊,整個人涼颼颼的。
  「哇靠!如此絕色的女子竟然會這麽冰冷,真是太不解風情了。」
  薛剛陣陣的無語遺憾,看來這武林花魁的脾氣還真的是挺獨特的啊!
  「有看到啊,真是是美若天仙啊,仙子姐姐,妳真的是太漂亮了,比我老婆
都還要漂亮。」
  薛剛歪著脖子嬉笑著說道,眼睛卻是目不轉睛的盯著楊穎莉娜淺綠色的羅衣
長裙,長裙到了小腿的位置,胸前那對高聳的玉…乳酥…胸起伏不定,纖細筆直
的小腿引人入勝。
  壹旁的雙胞胎姐妹不禁暗暗咋舌,冰清玉潔的臉頰上浮現出了淡淡的惋惜之
情。
  可是還沒有等薛剛反應過來,身前的楊穎莉已經動了,「那妳就去死吧。」
  說話的同時,那條紫色的長裙衣袖已經飛出,速度快速不比。
  薛剛暗暗吃驚,丫的,這花魁壹來竟然就要想殺自己,不就是看到了她的臉
蛋嘛!有什麽大不了的,女人不就是要給我們男人看的麽?
  可是這些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人家那道紫色長衣袖已經降臨。
  就在那電光火石之間,薛剛動了,身形在壹瞬間急速的後退,楊穎莉沒有遲
疑,急追而上,身形瞬間前移幾乎是飄動著而去。
  衣袖帶起壹道道勁風直接襲入薛剛而來,鞋子與地面摩擦的呲磁呲之聲不斷
傳來,薛剛整個人不斷的後退的,就在即將要撞擊在後方壹顆銀杏樹的壹瞬間,
薛剛整個人腳尖點地,飛奔而起。
  楊穎莉新月眉微微蹙起,眼眸中多了壹抹殺氣,緊跟著飛身而起。
  偌大的樹林之中,在叢山之間兩道身影不斷地飛舞著,紫色的長袖再次襲向
薛剛而來,薛剛猛然伸出手臂,卡擦,下壹瞬間,薛剛已經正好握住了楊穎莉的
衣袖。
  為了防止從空中掉落而下,薛剛的另壹只胳膊已經緊緊的鎖定在了壹顆大叔
的樹枝上,而楊穎莉也盡是如此,兩人人相視的對空懸浮著,要是現在還有普通
人再次,肯定還會以為兩人正在拍什麽古裝武俠片呢。
  「妳是薛家將的後人?」
  楊穎莉娜淡淡的聲音響起,瞅了壹眼薛剛那壹身的鎧甲裝扮,她自然心中已
經有了了然。
  對於楊穎莉的回到,薛剛自然沒有什麽震驚,畢竟自己的服裝就很顯眼嘛,
「不錯,我就是薛家將第十八代傳人薛剛。怎麽樣?楊家的仙子姐姐,我這身裝
扮是不是很帥氣呢?」
  「快放開我的衣袖,不然我殺了妳。」
  壹道殺氣慢慢的從楊穎莉的周身環繞開來,這個薛家將的後人已經讓楊穎莉
震驚不已,因為她發現眼前的這個看似無賴的家夥功夫竟然不在自己之下,第壹
次楊穎莉感覺到了壹絲無賴。
  「嘿嘿,仙子姐姐,別生氣嘛,不過妳生氣的同時還是那麽的美麗,妳為什
麽就非要將妳的那張臉給蒙了起來呢?像妳這麽絕色的美貌要是去了娛樂圈那肯
定是大紅大紫的。」
  薛剛嬉皮笑臉哦或者,就在嬉笑中的壹瞬間,趁著楊穎莉不註意,薛剛已經
催動出了自己所有的體內真氣,借力胳膊向後壹揮手中的衣袖,楊穎莉壹個不註
意整個人被拉扯了過來。
  薛剛看準時機,下意識的伸出了兩只胳膊緊緊的將楊穎莉摟在了懷裏。
  壹陣觸電般的感覺瞬間襲入了楊穎莉的整個腦海,事實發展的太突然了,現
在的她竟然忘了壹切,大腦瞬間不再工作,壹片的暈眩。
  摟著楊穎莉娜纖細的腰肢,雙手觸在她那紫色的長裙上,正好可以感覺到那
雪白肌…膚的彈性十足。
  在那壹瞬間薛剛整個人的沖動感也愈加的強烈了起來,兩個人如此的懸在了
空中,薛剛渾圓不知自己的那只胳膊早已經脫離了樹枝沒有了托付。
  劈啪壹聲兩人瞬間掉落了下去紛紛掉落在了地面,兩人壹上壹下,楊穎莉在
下,薛剛在上,兩人彼此親密的貼在了壹塊兒,楊穎莉臉上的那塊面紗已經不見
了,那張絕色的容顏第壹次讓薛剛大飽了眼福,薛剛想了好久他真的是找不到壹
個詞語來形容眼前的這位仙子姐姐的美麗,如詩如畫?貌可傾城?不,這些都還
不夠。
  而且此時薛剛壓著身下的楊穎莉,兩人彼此親密的接觸在了壹塊兒,貼著楊
穎莉胸前的那對柔軟胸…乳,長裙被就很薄,如此的接觸和沒有穿衣服感覺也是
相差無比,在這種情況下,薛剛下面的那個男性生命的象征也不禁為之輕輕的跳
動了壹下。
 色膽包天的薛剛也不禁下意識的伸出了壹只胳膊來到了楊穎莉那挺巧肥妹的
  臀…部後面,開始對著屁股劃著圈兒。
  楊穎莉直到此時才慢慢的反應過來,「呀……」
  的壹聲尖叫,尖叫的同時兩個雙胞胎妹妹已經跑了過來,見到眼前的狀況也
不禁兩人同時雙雙張大了嘴巴。
  「磅」的壹聲,楊穎莉額頭前傾,瞬間已經撞擊在了薛剛的臉上。
  薛剛猝不及防「啊」的壹聲嚎叫,瞬間慘痛著倒飛了起來,接著才緩緩落地,
乍壹看左眼已經出現了壹個亮堂堂的黑眼圈兒。
  「媽的,我的眼睛啊。」
  薛剛慘嚎著壹邊不斷的用手揉捏著自己的眼睛,被楊穎莉這麽壹撞他還真的
是痛的太厲害了,可是想到剛才那香艷的場景他也覺得值了,這麽絕色的武林奇
女子能夠被自己調戲壹翻倒也很值得慶賀了。
  而此時楊穎莉已經站直了身子,以著她的功夫內力,剛才從樹下摔下自然是
沒有大礙的,只是被這個男人如此的羞辱調戲她就壹陣氣惱,此時的滿臉已經是
羞紅著臉,壹臉的紅暈之色。
  層層黑眼圈的薛剛此時見到楊穎莉臉上的那壹抹嬌羞不禁更加的來了興趣,
心裏暗暗的卻在想著:「媽媽的,我還以為這個仙子姐姐真的就是個冰冷的出奇
的仙子呢,原來她也會害羞啊!這還像個女人。嘿嘿!不過那屁股倒還真的挺好
摸的,過癮呀。」
  壹抹壞笑盡是浮現薛剛的嘴角。
               第05章
  在想什麽啊,他可是大姐的男人正當薛剛在不斷的憧景著剛才那壹絕妙的瞬
間的時候,接下來的情景差點沒有讓薛剛給差點噴死。
  「哇色,姐夫,我們找的妳好辛苦啊,原來妳就是我們的姐夫啊。」
  三妹的張大了她那嫣紅的小嘴,瞬息之間已經來到了薛剛的身旁,兩只粉嫩
纖細的小手挽著薛剛的胳膊,清雅潤紅的臉蛋上滿臉的驚喜之色。
  被這個三妹這麽胳膊壹牽,薛剛有些忘乎所以了,可是只是在享受著三妹帶
給自己那濕潤的香潤的薛剛哪裏會註意楊翠蕓所說的話呢,那淡紅色的衣裙完全
穿在這女子的身上簡直就是有著另壹種完美的境界,讓然無不感嘆此女子的極品。
  「什麽,妳叫我姐夫?」
  薛剛這才記起剛才三妹楊翠芝的話,嚇得身子壹楞當即倒退了好幾步不止。
  「對啊對啊姐夫,妳終於出現了耶,妳不知道我們壹家人都找妳找了好久,
現在大姐終於可以嫁出去了,嘻嘻。」
  三妹迎上前來,面色喜善好不興奮。
  「這位小姑娘,飯可以亂吃,可是這話可不能亂說呀。」
  薛剛歪著個脖子,壹副慷慨激昂的神情。
  楊穎莉那仿若出塵仙子的面容此時更加的羞紅了,「三妹,二妹,妳們在胡
說些什麽啊?」
  楊穎莉狠狠地瞪了兩個淘氣的妹妹哥壹眼。
  看著楊穎莉那副表情,薛剛突兀的心理壹喜,這壹喜恐怕比買彩票中了五百
萬大獎都要高興,奶奶的,難道這事兒還真的有戲?天啦,天上掉餡餅的事情怎
麽會發生在我的身上,難道真的是上帝都被我那迷死少男少女壹大片的王霸之氣
給震撼了?所以要這麽的幫助自己?
  不知不覺中薛剛傻呵呵的傻笑著,眼睛都快要瞇成了壹條線兒。
  「餵,姐夫,妳沒事吧。」
  薛剛這才楊翠芝正在看猩猩似地看著自己,那眼神裏好像就是自己是從蓬萊
仙島穿越過來似地。
  「恩,兩位妹妹,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都把我給搞糊塗了。」
  薛剛摸了摸後腦勺,壹副憨厚可掬的樣子,這神情可跟他平時那流氓性格可
是差了十萬八千裏。
  三妹楊翠蕓嘻嘻壹笑,「這妳可就不懂了,妳不知道我大姐這麽的壹個大美
人兒為什麽不嫁人麽?追她的武林公子哥或許豪門少爺可多了去了,但是大姐她
壹直的婚姻觀念就是哪個男人打贏了她,她就嫁給誰。」
  「三妹,別說了妳。」
  楊穎莉滿臉羞紅的來到三妹的身前,拉著楊翠蕓就要向後走,可是楊翠蕓人
家就是硬是紋絲不動的。
  「哎呀,大姐,三妹說的對,妳就別這麽害羞的啦。」
  二妹楊翠芝也壹臉壞壞的笑容,可是這笑容怎麽看也是這麽的漂亮,讓人遐
思連連不已。
  「原來事情是這樣啊,那我剛才打贏了妳,妳不就是我的老婆了現在。可是
我在前幾天已經結婚了啊,不過沒事的娘子,只要妳不介意,我也沒有關系,男
人嘛三妻四妾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誰說妳打贏過我了,剛才我是壹不小心踩中了妳的軌跡,所以這事情不能
算數。」
  楊穎莉白了薛剛壹眼,直叫得薛剛陣陣失望。
  「呀!妳還不承認啊,那要不要我們再比試壹次,如果妳輸了就做我的老婆
任我處置好不好,仙子姐姐。」
  薛剛的嘴角泛起了壹抹壞壞的笑容,神色曖昧到了極點。
  壹旁的雙胞胎二妹和三妹不禁為之壹笑,「好啊,姐夫,妳們快點再比劃比
劃吧。好久沒有見到這種高手級別的比武了,好期待啊。
  楊穎莉壹陣無語,絕色的臉蛋微微淺埋著。陣陣時間過後,出聲道:「如果
在這次的武林大會上妳能取得冠軍,那我就答應跟著妳。」
  內心之中她自然是明白自己不是這個薛家的後人的對手,想想自己也是不小
了,是時候找個可以依靠的男人了。
  聽到楊穎莉這麽壹說,薛剛可就樂了,看來明天拼死也要努力的爭取下這個
武林盟主的位置了,滿腹自信的說著:「仙子姐姐,妳就放心吧,這次的武林大
會上我壹定會拿到第壹的名次,為了妳,我拼死也會努力的。」
  「哼,那二姐我們這次豈不是與武林盟主的位置無緣了。嗚嗚嗚嗚」三妹楊
翠蕓拉扯著二姐的小手,衣服可憐兮兮的樣子。
  「沒事三妹,事情還沒到最後呢,再說了就算姐夫成了第壹那也是我們家的
榮譽啊,反正又不是外人。」
  楊翠芝打趣的說道,水汪汪的大眼睛再次仔細的打量著這個薛家將的後人,
濃密的睫毛下壹雙桃花眼,面如冠玉,肌…膚古銅色,那身鎧甲穿在身上更加的
有著那麽壹種天然的霸氣,不知為何楊翠芝卻是不由得壹笑,「天啦,我這是在
想什麽啊,他可是姐姐的男人。」
  「對了仙子姐姐,還有兩位漂亮的妹妹,我還不知道妳們的名字呢。」
  薛剛傻傻的問著,壹副真誠的模樣,那眼神裏此時格外的清澈無瑕,他可不
敢亂偷…窺人家三姐妹現在,這三個女人壹個比壹個厲害,要是真的聯合起來恐
怕也夠把自己殺幾百次了,不過要是她們把自己奸個幾百次倒還真夠爽歪歪的。
  「哦,姐夫我來告訴妳吧,我叫楊翠蕓,我二姐叫楊翠芝,大姐楊穎莉,我
和二姐是雙胞胎,妳以後可別搞錯了我和二姐哦。」
  三妹調皮的壹笑,自小壹來她就是崇拜高手,見識了薛剛的能力,所以她就
更加的有好感了,而且現在還成了自己的大姐夫。
  「三妹,別再叫什麽大姐夫了,他還沒有得冠軍呢,這次的青年高手可是比
上屆多多了。」
  楊穎莉的臉色陣陣緋紅,她真的很想現在找個地洞鉆進去,自己這兩個妹妹
巴不得把自己早點嫁出去呢,因為老爸壹直堅持說只有自己結婚了,兩個妹妹才
能結婚,所以因為這事兩個妹妹可是天天恨不得哪個男人把自己領走。
  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了薛剛的出現,試問這對淘氣的雙胞胎怎麽會放過這個大
姐呢。
  「大姐,反正薛剛哥哥就是我們的大姐夫了,妳看他雖然長相不怎麽樣,但
是也還過得去吧,人家又打贏了妳,還是名門之後,這麽好的條件那就是做小三
妳也應該願意啊。」
  無語,徹底的無語,「薛公子,妳還是先回去吧,我和二妹三妹還有些事情
要商量。」
  楊穎莉面色淡定,白白的脖頸和精致的耳後都開始泛起壹抹潮紅。
  薛剛淡淡的壹笑:「恩,仙子老婆,二妹三妹,那我先走了,咱們明天見吧。」
  薛剛鄭重的揮手對著三人告白,楊翠芝和楊翠蕓也紛紛招呼著向著薛剛告白。
  薛剛不禁眼神壹黯,使勁的瞪了楊穎莉壹眼,丫的,明天就是自己的老婆了,
自己現在要走了,她怎麽就還無動於衷連個告白都置之不理呢?
  看著薛剛那楞樣兒,楊穎莉那雙漆黑嫵媚的大眼睛不禁為之壹亮,柔軟飽滿
的紅唇抿嘴壹笑,「快走吧!明天見。」
  雖然只是簡短的壹句,但是這也足以讓薛剛為之壹喜,她終於肯承認自己了,
雖然薛剛是不知道笑可傾城是什麽樣子,但是薛剛可以確定的是楊穎莉的笑決定
比笑可傾城更加讓人迷戀,此時的薛剛才發現原來外表看似冰霜若寒的仙子也是
壹種美,美到讓人窒息。
  轉過身,沒有再向後看去,薛剛徑直下了山而去,轉眼間薛剛已經消失在了
三女的視線裏,隨機而來便是傳出了二妹和三妹的嬉笑打趣聲。
  回到酒店,和薛家的壹行眾人在下面二樓的西餐廳吃了晚飯接著薛剛便回到
了房間,想著明天的武林大會,薛剛更加的期待了,對於實力的渴望也愈加的渴
望,可是壹想到悅女神功,沒有做那種事現在要想暫時提高那是不可能的了,所
以薛剛只有想到了壹種方法,那就是薛家槍法,如今的薛剛已經學會了前十四式,
薛剛決心今晚壹定要將第十五式學會,薛家槍法越是到了後幾式也就越是難學,
就連老爸薛長青到現在才才練到第十五式,所以薛剛就更是期待了,老爸在練到
第十五式上次的武林大會上就已經是排名第六了,再加之自己還有悅女神功,薛
剛對自己的信心還是很大的。
  回到房間薛剛便不斷的參透著第十五式槍法的奧秘,夜深人靜的黃山之下分
外的燈火通明,各大門派也紛紛雲集於此,然而眾人卻不知道的是壹場人類史上
的壹場巨大災難已經慢慢開始降臨,來自於R星球的威脅即將漸漸開始臨近。
  當清晨的鐘聲漸漸開始敲響,正在打坐中的薛剛已經漸漸睜開了雙眼,面色
為之壹陣舒展,伸了個懶腰:「靠,領悟了壹個晚上終於把第十五式給搞清楚了。」
  薛剛呸的壹聲罵了出去,似乎要將自己心中的不快全都壹口氣吐出去,整理
好了行裝,帶上薛家的壹行陪同人員,自此二十壹人踏上了黃山的山頂的路程。
  武林大會是要在上午九點準時舉行,現在才六點,可是已經有著許多人群開
始向山頂出發了,而薛剛壹行人正是其中的壹個代表,去這麽早當然還是有原因
的,黃山的山頂看日出可是壹大奇觀,所以這麽好的機會眾人可不想錯過。
  都是壹群習武之人,走起來個個如縷清風似地,當然不斷半個鐘頭的時間便
上了黃山山頂。
  偌大的黃山山頂此時已經全是武警三步壹線,五步壹防,直到此刻薛剛才明
白原來十年壹屆的武林大會已經不再完全的隸屬於江湖,江湖早已經於政治融為
了壹體,此次的武林大會完全是黃山旅遊線路完全暫時封鎖三天,炎黃國的中…
  央領導人也特地派遣了政治部的部長前來作為大會的視察工作代表。
            第06章四個人壹張床
  雖然此時的時間尚早,但是已經聚集不少的人員,偌大的山頂上壹望連綿不
絕,而此次武林大會的地點就是在山頂的東部,偌大的壹面草地上已經坐滿了人
群,許多人員開始紛紛入席。
  薛剛上下的掃描著前方的壹片人群,那是全是白色道袍的壹群人群,前方打
著壹面旗幟峨眉派,這壹看不就不得了,乍壹看這些女子可是個個紫色不淺啊,
雖然不至於比的昨天的仙子姐姐楊穎莉,可是那紫色至少也是中等偏上,靠!這
峨眉派這麽多的女人啊!要是把這壹百多個女子都上了那要花多少時間呢?
  而且薛剛的註意力更加的放在了峨眉派前方的那名女子身上,光滑平坦的後
背,柔軟豐腴的美臀,豐滿渾圓的大腿,性感緊身白色道袍包裹著的肉感豐滿彈
性十足的身段,紫色上等,鵝蛋形的臉蛋,精致的瑤鼻,絕對是壹名標準的大美
女。
  也就在這時,紅彤彤的太陽緩緩的從東方升起,漸漸的從壹抹雲端悄無聲息
的飛了出來,讓大地漸漸充滿了溫馨的陽光。
  八點半準時眾人已經就位,薛剛則代表著壹桿薛家將眾人在靠邊的壹個區域
坐了下來,作為此次武林大會的承辦方華山派掌門人嶽群先開始了壹段開場詞,
接著便是作為本次的視察代表政治部部長的開場訓話之後,武林大會便真的開始
了。
  此次的武林大會上參賽人群也是歷屆以來最多的壹次,參賽總人數為90余
人。每個門派或者家族可以最多派兩名代表前來參加比賽,當然這些比賽人群無
疑都是各個門派或者家族裏精英中的精英。
  帶到那位政治部的老部長講完了那喋喋不休的臺詞之後,九十余名參賽選手
開始紛紛被叫上了臺前,薛剛只好隨著眾人走上了人群中央,壹身鎧甲的薛剛壹
米九的個子此時倒也算是鶴立雞群了,而且讓薛剛大為震撼的是這些參選選手居
然九成以上都是女子,天啦,薛剛這撕這下可是開心不已了,兩只眼珠子早已經
瞪的老大不斷的窺視著身旁,阿娜多姿的女子層出不窮,太養眼了,就當薛剛在
開始YY著的時候壹聲甜美的聲音出現在了薛剛的耳畔。
  「大姐夫,嘻嘻,終於看到妳了。」
  三妹楊翠蕓的聲音響徹在了薛剛的耳畔,掉頭壹看那不正是昨天的雙胞胎姐
妹麽,可是薛剛實在是看不出這兩姐妹誰是二姐,誰又是三妹。
  此時的楊翠芝和楊翠蕓兩人也全身皆是壹身的南宋將領鎧甲披身,白嫩如玉
的俏臉上壹絲微笑顯露,雪白修長的圓潤美腿沒有壹絲的贅肉,鎧甲戎裝在身,
似乎是有著強大的爆發力,仔細壹看還真有那麽幾分軍人的氣質。
  「原來是兩位妹妹啊,只是不知道咱們接下來要幹些什麽呢?」
  薛剛嬉笑著說著,仔細的打量了這兩女子壹圈兒,薛剛已經有種口幹舌燥的
感覺了,這麽極品的楊家將後人可是難見啊,雖然比之大姐楊穎莉那是稍差壹籌,
可是她們也有自己的那獨特的美麗,放在美女堆裏那絕對的是美女中的上等貨。
  「大姐夫,難道妳不知道嗎?每次的武林大會之前參賽人員都要進行簽生死
狀啊。」
  三妹為之壹茬,看來這大姐夫還真是見識太少了。
  「啊!」
  薛剛倒退了好幾步不止,「怎麽會這樣,難道武林大會會死人麽?」
  薛剛臉色壹驚,聲色緩和的問道,薛剛也是人,而且還是個痞子,他可不想
怎麽今天就在這裏掛了,這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