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豆浆赠饮系列之老婆和她的女同事

「自家豆浆赠饮系列」之老婆和她的女同事
        「自家豆浆赠饮系列」之老婆和她的女同事

作者:eroticman
2009/09/25发表於:春满四合院

***********************************
  以下是除了做爱时的「口爆」外,小弟请老婆(以及因意外还被別人吃了)
「自製豆浆」的亲身经歷。
***********************************

  很久以前已发现自己非常爱看女生口爆的AV,尤其看到专题什么二十、三
十连发的,女优为眾男优吮至发射,把「豆桨」加入食物如吐司、沙拉、咖喱、
冷麵、咖啡……等;每当看到女优一分一分的用叉子或汤匙慢慢地吃得津津有味
的画面(真佩服女优的专业),也会感到异常兴奋,真想马上同步射一发!

  (跟老婆拍拖的日子里做爱也经常有口爆,但通常她会马上吞下去,不会像
AV女优般摆出淫荡样子在口內把精液慢慢把玩口嚐啦!)

  后来看了《拿家人宴客》、《爱喝牛奶的姐姐》……等许多有相关情节的色
文以后,渐渐地不甘於只是思想的放纵而发起了实践的念头。

  话说有一次跟婆买外卖回家吃,她买的是牛丸鱼蛋汤米粉,刚巧她漏买了东
西要出去补购,我便趁这空档对著她那碗汤米打个快枪,把「豆浆」往米粉送。
(明知那汤很热咧,不敢插入,但还是被烫了一下)

  看了一下「加料」的米粉好明显呀!马上拿筷子轻轻搅弄一下……当我正放
下筷子时,婆刚好回来(好险),我说:「米粉好烫,所以打开让它凉一点好吃
入口。」跟著的几分钟我真的很紧张,怕被她悉破,又怕发现这著实有点变態的
行径会有什么事发生?

  但最后直至她把全碗米粉也吃光了也没发现什么异样(我明明偷望到切实有
一口比较稠的精桨夹在米粉中被她送进口里的),究竟是因为那「汤米粉」的味
道太浓没察觉,还是她是个神经线超粗的女人呢?

  吃罢了那餐我也没有即时跟她说,只是后来有一次趁著跟她爱爱得性起时才
「自首」当日的事,她的反应居然出奇地没什么,只惊奇地「喔?!」再娇嗔了
一句:「咿~~你好核突呀!咁样整蛊人地!」(←原版广东话,意即「你好噁
心呀!这样戏弄人家!」)

  在这之后,我俩便多了这个「偶尔玩一下」的「变態小情趣」。

  隨后我们结了婚后的初段日子,因为想省一点钱,许多时候她会晚上煮好明
日带去上班的便当,用微波炉专用的透明午餐盒载好置入冰箱保存。

  我在那段为口奔驰的日子里经常工作至夜深(真的是半夜三更的夜深),虽
然性意天天高涨,可是我的身体却累极,然而我也不忍半夜打扰她,如是者引致
两口子经常没多少时间共处亲热。

  某一夜正当我我独自在书房里看著A片打手枪之际,突发奇想,於是跑到厨
房冰箱拿出了她的午餐盒,还依稀记得当日餐单是鲜茄蛋煮牛肉饭。

  正当心里认为在这个上面弄实在太明显了吧之际,生理和狂想实在控制不住
那股衝动,边幻想著老婆发情时和吃著「美味午餐」的样子,瞄准著饭菜,便一
股脑儿地喷射出积存了整整一个星期的「超浓郁豆桨」……

  这次我把整根鸡巴往茄汁里钻(可惜从冰箱拿出的饭已冷掉,没了温热的舒
適感),再从龟头挤出剩余的精液抹上牛肉,再用还有点开开的马眼磨擦著,微
微电感的刺激让我舒泰地来了数下快感的余震,拿著开始软下来的阴茎来回搓遍
令精浆看上去比较均衡……

  可是当快感过去后,我便有点后悔了,看得出来啦!真的!这次真的骑虎难
下,难道倒了它,跟婆编个不小心打翻了的谎话?终於还是把它若无其事地放回
冰箱,洗澡睡觉去。

  隔天午饭前心里很不安,想著自己的所为是不是太过火了?最后13:00
心虚地决定打电话给老婆,想「自首」叫她到外边吃饭去。

  以下是当日的对话:

  我:「喂~~」

  婆:「怎么啦?」

  我:「是我啦!嗯……吃饭时候到了吧?」

  婆:「吃了啦~~」

  我:「吃了?!」

  婆:「我们是12:30吃午餐的,忘了吗?」

  我:「哦!那……」(很害怕!)

  婆:「很好味啊!」

  我:「什么?!」

  婆:「我说我昨晚弄的鲜茄蛋煮牛肉饭很好味囉~~」

  我:「哦!」(心想,过关了吧?)

  婆:「还有……(小声地)配老公自家製的酱汁囉!」

  我:「还是被捉到了。」

  经过这次案例事件几天后,趁著老婆心情好的时候,我衷心的询问老婆有关
「鲜茄蛋煮牛肉饭配自製酱汁」的事件,以下是她对当天「进食过程」的剖白:

  她说原先当她「打饭」时(广东话,即是加点水便放入微波炉),也没人会
刻意去检查自己亲手弄的饭盒囉!吃了几口也没有发觉饭盒有什么异样,然后突
然吃到有一口好像「未熟蛋白」质感的汁,要轻轻一吮才入口的奇怪感觉,只心
念一下:『鲜茄煮蛋没有理由蛋会未熟吧?也许是「打水」不够,所以茄汁凝固
了一些。』

  眼睛瞧茄汁望了……咦?怎么会有些斑斑白白的凝结物?是否饭菜坏掉了?
於是很自然地用汤匙去拨弄一下,原来茄汁里有一条既粗且硬的黑色毛髮,再仔
细一看,竟然是条髮头尖、髮身鬈的……(大惊!)

  数秒后惊魂甫定,便联想到是我的恶作剧,虽然心里有点反感(也有些心理
上的倒胃),然而隨之又產生了些好奇,究竟如此配著吃是什么味道呢?刚才是
否吃得太急才没察觉出来?

  好奇心驱使她把「汁饭」一口一口地再吃下去,还细意咀嚼著是什么味儿,
答案是……没什么特別的味道。

  她谓原因可能有三类:

  (一)「豆浆」味被饭菜味盖过了;
  (二)「豆浆」味因加了水又被微波炉加热过,所以除去了;
  (三)她早已习惯了我的「豆桨」味道,吃不出异味来。

  最后我问老婆,这行径是否太变態?她答:「有一点囉!」我又问,以后还
可以容许我偶尔变態一下吗?她想了想说:「如果事先知道是加了『自製酱汁』
的,就肯定吃不下囉!」(那答案即是……)

  话说因为老婆说了「预先知道加了『自製酱汁』的就肯定吃不下」的规条,
我便只有在不让她「预先知道」的情况下继续放肆下去,自此不定期地为她的自
製午餐盒里加入「后期酱汁」。

  这时老婆换了一个有个別小分隔的汁饭餐盒,所以我多是选择比较多汁的日
子才「加料」,因为比较好混,最佳选择非「栗米肉粒∕鸡粒饭」莫属,其次是
「蘑菇汁海鲜饭」,也有「鸡皇意粉」。

  后来见她也没说什么,我便大起胆来,连「栗子炆鸡翼」、「豉汁排骨」等
有较深色汁的我也「加料」;甚至有的时候菜是乾的,如「吉列猪排或鱼条配午
餐肉」,我怕肉会变糊了,所以索性加料进入白饭中……每每想著她吃著老公的
「自製酱汁」时,边跟共餐的同事閒话家常,我便兴奋不已。

  谁知有一次,我为老婆的招牌捻手菜「蠔汁冬菇炆鸭掌」添入了老公的「心
意」,当日晚饭时,老婆竟然说今天部门同事称讚她的厨艺好!原先我不以为意
地答道:「是啊!挺好的啦~~」隨后想了一剎,我惊恐地说:「啊?什……什
么?!」

  老婆被我过激的反应嚇著了:「什么啦!小事而已,不用如此大反应吧?」

  我追问下去:「呀!对,对(心虚中)谁个又为何无端讚您的厨艺来?」

  老婆续说:「没什么啦!只是今天阿Y、阿H(两位我曾有一面之缘的女同
事)和我交换饭菜吃啦!」

  我:「……」

  老婆:「……」

  我:「我……」

  老婆:「……你……你……不是昨晚也……」

  我:「……是……有……有啦!」

  老婆:「哇!惨了,这次……也不早跟人家说嘛你~~」

  我:「是……是您说不要事前知晓的嘛!嗯,她们有……吃出什么吗?」

  老婆:「唔……(回想了一阵子)也好像没什么呢!」

  我:「呼~~有够侥倖的啦!」

  老婆:「什么有够侥倖的?要是被她们发现了,真的是有够丟脸的啦!还不
知人家有没有拉肚子呢!」

  我:「嘻~~但她们还说好吃啦!不知道功劳是不是因为我的……独门秘製
酱汁咧!」

  老婆:「酱你的头!咿~~阿Y、阿H吃了我老公的『豆浆』,我不要啦!
你叫人家明天怎么面对她们?」

  我:「那您要吃回她们老公的『豆桨』才扯平囉!」

  老婆:「乱说!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啦~~以后不准你再玩变態了!」

  我:「哦!知道囉~~」

  自此之后,为免真的发生事端,我果然收歛了相关的「对外活动」,转而向
冰箱里的鲜奶和甜品下手囉!

真是有点变态。这样的饭菜也真亏自己的老婆能吃。要让别的女人知道到了不被笑话死才怪呢。不过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创意。在以后做饭的时候就可以不用调味品了,只加老公的一味就可以了。不过就像老公最后说的,只能对内不能对外了。......很变态,如果老婆接受还好说,KJ的时候勉强接受口爆的话应该吃不下这种饭這樣的情趣 高興就好
是一篇很吸引人的文章
感謝大大的分享有点恶心 , 这位大哥 想让老婆吃那东西 应该有点请调 不是这么变态的乱玩啊~~真厉害 怎么就吃不出味道呢 呵呵 你老婆朋友可遭殃了说实话,挺有情趣的,不过有点坏坏,我记得大学时候,也有男生把水房外女孩子的暖瓶里呵呵,倒点“豆浆”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虽然这种爱好我们没法接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虽然这种爱好我们没法接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虽然这种爱好我们没法接受,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