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花钱上的女同学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方志文在吃饭的时候完全中规中矩,并没有挑逗性的话语和动作,这让童玉宁感觉有些奇怪,但是很快童玉宁也释然了,毕竟餐厅还是大庭广众,而且在这种时候大家也不会被某件事情完全吸引注意力,如果有什么动作的话肯定会被发现。童玉宁这么想着,但是那种躁动不安的心绪依然随着内裤的湿润不断地在她的心中翻涌。
这一切完全落在了方志文的眼中,女人的情绪完全被恶魔般的自己挑动了起来,完全不需要刻意地去做什么,微笑着注视便已经让眼前这个美丽淫骚的熟女脸红了,方志文自己也预料不到会如此的顺利。他没有在餐厅动作虽然有不想在得手前被其他男人眼睛吃豆腐,更多的却是在计划着接下来的行动。
一切顺利的按照方志文的想法在进行,但是在方志文就要结账离开餐厅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一个肥头大耳充满暴发户气息的男人突然拦在了刚刚走出门口的两人之前,身后的2个黑西装墨镜的男子也冷冷地注视着他们。
" 小姐,鄙人远海集团陈凯,认识你非常荣幸,有幸能不能一起去喝个茶?
" 完全无视于方志文的存在,陈凯异常嚣张地直视童玉宁。刚才注意了好久,从一开始进来的惊艳,虽然在餐桌上局促不安但是又有些小鸟依人的媚态,让陈凯认定了这是一个极品的女人。当然,久经花丛的陈凯一看就知道这个女人已经不是处女了,但是这同时也让陈凯认为旁边的男孩子很好打发,只要稍微漏一下手指,这个女人绝对就是自己的掌中之物了。就算女人不肯,自己也要强迫性将这个女人带回去。自己身后的保镖可不是干吃饭的,寻觅多年的雇佣兵,至少等同于特种部队的身手,让陈凯自信满满地上前拦人。
" 喂,这是5000,你自己去喝茶吧,你的朋友完事后会送她回家的!"在陈凯表明自己身份的时候,不出他的所料,那个男人已经被自己的保镖有意无意地隔开了。陈凯得意地笑着说道,同时甩出一沓钞票。5000元对这个普通的男人来说已经足够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不答应的话就什么也得不到,而且那个女人的命运也不会有所改变!陈凯一边想着,一边朝着旁边美熟女童玉宁伸出了咸猪手,打算牵了她往车上走去,毕竟那个美女不爱好车呢!
" 哦呀哦呀,大叔,5000元这个价码就想不劳而获啊……这个价码未免太便宜了……" 随着手掌搭在肩膀上,方志文戏虐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阻止了陈凯的进一步动作。调侃的语气让陈凯怒火丛生,这小子难道不明白眼前的情况么……居然还胆子那么大,既然这样的话,老子我就让你什么也得不到!这样想着的陈凯转头就命令自己的保镖上前收拾这个不知死活的年轻人。
可是眼前发生的情况却让陈凯有些不知所措了。自己的保镖在自己转身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见了,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难道说他们就这样跑了?
那个男人居然顺势站在那个自己看上的美女面前,可恶!逞英雄也要看形势的!
现在这个形势可是自己占上风呢!
" 别以为那两个人跑了你就可以乱说话啊,小子!知不知道我是谁啊?动个手指就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陈凯恶狠狠地说道。打个电话5分钟就会有上百人到来,收拾这样的小子可是小菜一碟!不过说来也奇怪,那两条忠心耿耿的狗怎么会突然自己跑掉?算了,不管他们了,这小子不就是普普通通的学生仔么!乖乖的让路也就算了,否则就让你什么也得不到!
看着方志文无畏地站在自己的面前,童玉宁的芳心却是怦怦乱跳,少女时代就渴望着白马王子保护自己,而自己的老公却是一个平淡的普通人,根本没有让自己如此安心的背影。而这个男生虽然在威胁自己的时候那种样子让人感觉恶魔一般,可是站在他的背后却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童玉宁一边想着,脸颊上的红晕却是更深了。
刚才那两个凶神恶煞般的男人刚靠近,就奇怪地消失掉了,难道是掉到地下去了?童玉宁又开始胡思乱想。刚才童玉宁正好看到方志文使用空间裂隙,可是任她怎么想也想不到居然被方志文送到二次元空间去了。
" 放心,很快就会解决,然后就轮到你履行答应我的事情了哦……" 正在童玉宁胡思乱想时候方志文回头对她轻轻一笑,轻声安慰着说道,那种笑容却让童玉宁心中的骚动不安更加强烈了起来。
怎么办,等下就要……等下就要跟他做爱了……等下就要被粗大的肉棒进入……好期待……不对,等下如果这么做就要背叛老公……这可是淫荡的女人才会做的事情……可是应该很舒服……很久都没有做了……不行……不能想下去了……下面好痒,好空虚……好想有人来好好地爱我……蹂躏我……狠狠地肏我……
童玉宁突然摇了摇头,将那些引起自己体内欲望骚动的想法都要驱出脑袋一般。
定了定神,方志文已经到了那个猥琐的胖子陈凯面前。
" 哦……要打手机叫人了么……没那么简单哦!" 突然出现在陈凯面前的方志文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一挥手,陈凯发现自己手中的手机突然不翼而飞,一种混合着惊讶的恐惧感袭上了陈凯的心头,他的脚一软,突然跌坐在地面上,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好像恶魔般的男人。" 要动别人宠物的时候,自己也应该有牺牲性命的觉悟……有时候钱,并不能称为万能的护身符哦!" 看着瘫坐在地上的陈凯,方志文凑到他耳边说出了恶魔一样的咒语。轻柔的声音听在陈凯的耳中却犹如万雷轰顶一般,习惯了用钱去解决一切的陈凯甚至可以收买高官免除奸淫幼女的惩罚,但是对上面前这个男人,钱似乎失去了效力。想起刚才保镖的消失,陈凯惊恐地联想起自己的下场,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紧随着一股恶臭从瘫坐在地上的陈凯裤裆中间发出,地上很快就湿润了。
腥臭的气味让旁边走过的路人也不由得纷纷地捂住了鼻子,不少好奇的人慢慢地靠近了围观起来。方志文皱了皱眉头,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如果发动能力的话可能会造成恐慌,这个死胖子也没有证据,要不今天就这么算了?这样想着,方志文狠狠地瞪了陈凯一眼,拥着旁边神不守舍的童玉宁离开了现场。
好半天陈凯才回过神来,意识到那个恐怖的男人走掉了,而自己还活着。但是周围人群围观的嘲笑、讥讽、不屑、奇异、同情的眼光却让怒火从陈凯的心中突然冒起。" 看什么看!信不信老子一个个让你们倾家荡产?还不滚!" 随着陈凯的怒骂,人群慢慢地散了去,可是怒火在陈凯的心头却是越烧越旺:这小子!
居然让我丢这么大的脸,我一定要……一定要把你查个底朝天!然后让你家破人亡!让你知道什么是地狱!
----------------------------------------------
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大门,被方志文搂在怀里的童玉宁心中越来越乱,可是那种温暖的男性气味却让童玉宁越来越不舍得挣扎离开。自己不是已经做好了决定了么,只有这一次,只要这一次,然后这个男生和自己就没有联系了,就让自己放纵一次,享受一下年轻男人在自己身体里面驰聘的感觉,然后拿回证据,再也不用见面,好好的爱自己的老公……童玉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站在自己家的大门前。
看着犹豫不定的童玉宁,方志文暗暗地得意。那种药是绝对不可能被意识抗拒的,即使清楚地知道,即使水杯已经换过水,但是充分渗透入杯壁的药力可是让这个水杯变成了春药,任何饮料放进去都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让女人在不知不觉中沉沦,这可是取自于古代的春药呢!
一开门,童玉宁便从背后被男人拥住了,方志文用脚后跟踢上了房门之后,不断地吮吸着童玉宁雪白娇嫩的头颈。酥麻瘙痒的感觉让童玉宁仰起了头,将自己雪白的脖颈和娇嫩的前胸暴露在男人面前一览无遗。硕大乳房被男人抓住,搓揉挤压出的乳沟也毫无保留地印入了方志文的眼帘。舌头上细微的肉刺舔舐在童玉宁的雪白娇嫩的肌肤上,让童玉宁忍不住呻吟出来。
" 唔……啊……等……等下……人家……人家还没有洗澡……" 童玉宁一边将方志文的头按在自己的脖颈上,任由方志文不住地舔舐、吮吸着自己头颈的娇嫩肌肤,并且不断迎合着,享受着那种电流般的快感漫布全身,一边出于罪恶感挣扎着找借口远离这种致命的诱惑。
" 不用……等下结束之后再清洁就好了,现在你所要做的就是履行一个母狗的义务!" 方志文突然隔着单薄的乳罩找准了硕大浑圆乳球上的顶端,轻轻地捏住旋转了起来。一连串无法克制的呻吟从童玉宁的口中逸出,她突然感觉似乎有两个电极不断地在乳头上通电,好像强烈的瘙痒一下子被挠住一样,那种极度的舒畅感让她不由自主地随着方志文的捏弄而挺动胸部迎合着。
" 好棒……好舒服……唔唔!" 突然被拉住头发强行扭动头部,然后嘴唇被男人得火热的双唇堵住,久旷的童玉宁自然而然地伸出了舌头和方志文纠缠了起来。忘我的热吻似乎让身体变得更敏感,童玉宁感觉自己的骚屄又开始往外倾泻着淫液,很快就湿成一片,似乎已经做好了被突入的准备。
" 这么快就动情了啊……好像已经禁欲了很久了呢!" 当方志文探索到下体那一片泥泞湿润的时候,他邪邪笑着一边隔着内裤在骚屄洞口滑动,一边挑逗着童玉宁说道。
" 快……快点……你不是要……不是要跟我作爱么……来……快点来肏我……" 被挑逗的意乱情迷的美女老师童玉宁感觉到了方志文那蠢蠢欲动的肉茎已经坚硬地顶在了自己高挺的臀部软肉之间,她双腿一软,几乎瘫软在方志文的怀中,细声地一边呻吟,一边表达自己的欲望,希望男人尽快滋润她已经饥渴良久的骚屄肉穴。
" 当然当然,不过时间还有很多呢,这么诱人的大餐怎么可以牛饮呢……"方志文不紧不慢地挑逗着童玉宁,感受着女人乳房的柔软饱满,乳头的挺立和骚屄爱液蔓延到大腿根部的种种动情迹象。" 我会让你好好舒服个够的,母狗,你不是也有预感,所以下午请假的么……" " 唔唔……不是……不是这样……我身体不舒服……不舒服才会请假休息的……" 童玉宁虽然意乱情迷,但是仅有的理智依然支持着她反驳着方志文,但是她却完全忽略了方志文对她的称呼,对这种粗俗的言辞,童玉宁的内心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反感,反而增强了她的快感,甚至她内心深处不由自主地幻想着从老公电脑中看到的那种屈伏在地上,被男人狠狠地用粗大的肉棒从后面进入,如同公狗一般不停耸动着,给予强烈快感的女人,母狗,性奴。" 快点……快点来肏我……随便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这种平时跟老公在一起也不会轻易说出的羞耻话语,今天在这个男人面前似乎本能地从童玉宁口中发出,被男人从衣襟中伸入然后紧紧握住,反复搓揉的乳房,在自己说出羞耻的话语之后似乎又涨大了一圈,奶头周围的奶蒂也一颗颗地立起,似乎在呼唤了男人手指的抚玩。
" 既然随便我,那么我们就慢慢地享受吧……先来戴上这个……" 方志文放开了童玉宁,从包里面取出一副皮质手铐。这是方志文离开的时候从吴斌这儿拿到的,童玉宁下午请假的事情也让方志文坚定了今天就要搞定她的想法。离开晚上她老公下班还有6个小时,她女儿下课也有4个小时,这段时间可以慢慢地享受这个熟女身体,太着急的话自己可是得不到满足的。
要戴上手铐啊……童玉宁犹豫着,如果这样的话,这个男人还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呢……难道要玩sm?可是自己的身体真的好热,真想马上就让男人的肉茎插入,然后象打桩一样狠狠地冲击自己的子宫呢……等童玉宁从胡思乱想中醒来,发现自己已经本能地顺从着男人的意思,双手被反拗到背后,戴上了手铐。这样一来,被毛衣紧裹的硕大乳房显得更是挺拔了。
方志文又从包里面将一个小型摄像头取了出来,然后将电脑放在客厅的桌上。
将摄像头对准童玉宁之后,操作了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不是说好了……只要做爱一次……你就放过我么……" 童玉宁看到方志文的动作和设备,惊惶地大叫起来,提示着方志文他们的约定。
" 安啦安啦,只要你乖乖听话,结束之后就把这些还给你,你不觉得看着这个做爱是一种享受么?" 方志文很快就站了起来,走到童玉宁面前,舔舐她的耳垂," 而且我们约定的事让我好好享受一次哦,你只要拼命地忍耐快感,或者拼命地达到高潮就好了……" 敏感部位被男人侵袭着,童玉宁扭动着身体,一边本能地享受着快感侵袭,一边理智又提醒她绝对不能屈服于眼前这个自己的学生。
可是童玉宁做梦也想不到方志文已经提前下药,将她的反抗很快压制了下去。童玉宁慢慢地主动回吻着方志文,被挑逗的灼热双唇第一次主动吻在这个即将要虐玩自己的学生嘴唇上。激烈的唇舌纠缠让童玉宁又一次地默认了方志文铐住她的虐玩行为,乳房隔着胸罩被搓揉的快感也让童玉宁用尽浑身的力气吮吸着面前这个年轻男人的舌头,试图也为对方带来快感。
方志文一边和熟女老师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一边将对方的毛衣连着里面的内衣拉了起来。趁着两人唇舌暂分,也不管细长成丝的唾液依然连接着两人的嘴唇,一下子将毛衣翻到了老师的头颈后面。沾染着口水的毛衣贴在童玉宁光滑细洁的背部,微微湿润的区域让童玉宁感到一阵冰凉。胸前乳房随着前搭扣乳罩被解开,一下子跳跃着出现方志文的面前,硕大的乳房微微下垂着,但是红褐色的乳头却在巨大乳晕的衬托下倔强地往上挺立着,似乎在呼唤着什么似的。方志文一边品尝着童老师的香嫩鲜滑的丁香,一边用手掌抚玩着乳房。
" 好大啊,一只手掌都包不住。母狗,你的奶头就这样挺起来了呢!" 方志文感受着乳头在手掌中滑动带来的触感,很快,巨大的乳头坚硬无比地在方志文的抚玩下挺立了起来,在方志文的注视下,如同炫耀般地,奶头上的奶孔也完全地扩张开来,好像一张张小嘴在不断蠕动呼吸似的。
" 是……是啊……好舒服……好痒,快点吸我的奶头……乳房好涨哦……用力吸……啊啊……" 随着方志文的动作,童玉宁的呻吟也越来越强烈,就在空旷的客厅中,被自己的学生放在平时和老公吃饭的桌子上,肆无忌惮地吸食着自己的乳房。一想到这儿,童玉宁突然浑身颤抖着将胸部高高挺起,似乎要把整个乳房喂入自己学生的口中似的。童玉宁整个身体都向上弹起,她感觉自己子宫似乎要释放出什么一样,再也压抑不住自己身体内的瘙痒,整个骚屄淫穴中的嫩肉不停地剧烈蠕动着,收缩着,然后突然放松,一股股淫水不受控制地快速喷发了出来。
" 就这样达到了高潮?果然是淫荡的母狗啊,圣洁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淫荡本性,终于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呢!" 方志文粗俗的调笑语句,听在童玉宁的耳中却并没有引起她的反感和愤怒,被药物控制潜意识的她急促地喘息着,两只赤裸的浑圆乳球随着喘息不住地颤抖起伏着。
方志文看着高潮后瘫软的熟女老师,并没有急着继续玩弄,反而是解开了老师的手铐,将老师上半身完全脱赤裸了之后,抱进了主居室,然后重新铐住之后,扔在了床上。这时的童玉宁反而配合了起来,她感觉这样被绑缚着玩弄似乎可以让自己的快感释放得更彻底,也并没有对自己产生什么伤害,于是配合着温顺地任由方志文摆弄自己的身体。在自己和老公的爱巢中被其他男人观看、玩弄身体,并且还要更激烈的释放自己的快感,一种强烈的罪恶感和异样的快感同时在童玉宁的内心中升起,她不由自主地将一条腿伸直,一条腿弯曲,摆出了平时老公最喜欢,一看就会忍不住勃起的诱惑姿势,期待着方志文野兽般扑上,然后刺入。
果然是淫荡的久旷怨妇,方志文一边想到,一边用手掌抚摸老师微微有些鼓起的小腹。长久没有跟老公做爱,而且似乎她的老公也没有能力让她高潮,已经积蓄了很久了呢,可惜是剖腹产,否则的话,应该是个很好的补品。无视于童老师眼中的意乱情迷,方志文露出了惋惜的目光。不过好像没有喂过母乳呢,乳房里面的初乳可是大补!方志文看着颤抖着的乳头由于抚摸而张开了乳孔,里面坚挺的乳肉完全不像是母乳喂养过的样子。那么就用那个东西好了。
方志文下定决心之后,一边吻住老师的嘴唇,一边摸索着将催乳剂拿了出来。
药膏般的催乳剂在童老师的乳房上不断地被涂抹均匀,那微带冰凉的感觉让童老师有一瞬间感觉到了,可是很快又沉浸在男人舌头的侵袭之下,继续发出无意义的呻吟。
乳房好像越来越涨了,好难过,那个手掌难道不能再用力一点么?是了,他是怕我痛了,可是现在的我只想要他好好的蹂躏我,乳房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流动似的,奶头也好硬,硬得我有点痛了。男人的手掌好舒服,他终于用力了,他在捏我的乳肉呢,唔唔,不行了,他开始舔我了,奶头更痒了,讨厌死了,把人家绑起来,不然人家自己可以止痒。为什么不插入呢,好想他的肉棒插入呢……童老师一边呻吟着一边胡思乱想着。剧烈的欲火在药物的催动下已经无法抑制了,双手被绑在背后赤裸着上身的童玉宁不停地扭动着身体,黑色蕾丝包裹的修长双腿也不停地交缠在一起厮磨,大腿内侧已经明显感觉到冰凉的湿润,虽然外面看不出来,但是那种异样的冰冷感却让童玉宁的骚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蠕动的骚屄肉唇已经完全做好了被刺入的准备,那种迟迟不来的期待更是让童玉宁难以忍受。
" 很难过么?母狗?" 方志文淫笑着一边舔舐乳房,一边用细线在乳汁还没有酝酿完成的时候将出口绑住,深红色肿大的乳头在细线的勒索下微微地颤动,然后骄傲地挺立着,肉眼完全能够看见的乳孔似乎也做好了喷射的准备,一张一缩地抽搐着。
" 是……是啊……快点……快点进来……快啊……下面好痒……快点放进来啊!" 童玉宁不安地扭动着身体,请求着方志文的插入。她感觉自己的骚屄快要爆炸了,那种宁愿被撕烂也不愿意承受的瘙痒感觉快把她逼疯了。
" 你没有听清楚我的话么?母。狗!" 方志文特意加重了语气,更是远离了她的身体。一个女人如果不把她的羞耻感完全剥夺的话,她是不会完全臣服于你的,即使你强奸了她也一样。更何况现在只不过是药物的作用,这些话一定要她自己说出来,才能放开自己,完全投入到欲望的深渊中去。
" 是……啊啊……不要停啊……母……母狗很难过啊……母狗好痒……母狗想被主人肏啊……不要折磨母狗了,快点进来啊……母狗的骚屄会好好服侍主人的……主人要干什么母狗都答应!" 最后大声嘶吼出来的话语是童玉宁在平时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口的,受过高等教育的童玉宁,在结婚前完全就是小家碧玉,即使与老公口交也是在结婚德一年后才发生的。可是在第一个母狗吞吞吐吐地说出来之后,后面的话仿佛就像是理所当然般的吐露出来,当方志文不在抚摸、含舔、触碰她的身体的时候,那种空虚和极度的瘙痒让童玉宁把自己知道的,或者是从其它地方看到的羞人话语自然而然地说了出来,真的如同一条在主人面前摇尾乞怜的母狗一般。
" 先要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哦……然后我才会让母狗很舒服……" 方志文沿着童玉宁的大腿内侧来回的抚摸,感受着骚屄淫水在大腿内侧一点点蔓延。" 骚母狗多久没跟老公做了?" " 嗯嗯……啊……摸我的乳房……好涨……能不能帮我……帮母狗解开……好痛……不要摸哪里了呀……母狗要受不了了……" 童玉宁气喘吁吁地道,但是无论她的大腿如何闪避都无法阻止方志文肆意在大腿内侧抚摸,揉按大腿根部。" 母狗……已经快一年了……老公说母狗生完孩子后……就松掉了……所以老公对母狗越来越没兴趣了……" " 哦,那母狗产的是儿子还是女儿?" 看着童玉宁脸色潮红,双眼迷乱的将自己的隐私毫不犹豫地告诉了他,方志文暗暗一喜,一边轻轻挤压着奶头,一边继续追问。" 一年没有做爱的话,母狗是怎么满足自己的呢?" " 母狗生的……生的是女儿……和老公一年才做两三次……" 童玉宁艰难地回答着,男人的手指挤压乳头,那种压力带来的快感让童玉宁感觉瘙痒稍微褪下去了一点。" 平时……母狗以前在网店有买过自慰棒……不过很小……母狗还是喜欢肉棒的插入……呀啊啊啊!" 突然之间被方志文的手指顶在骚屄肉穴的洞口,童玉宁的身体完全绷直了。好像感觉到有东西准备入侵一样,整个骚屄都兴奋地蠕动了起来,童玉宁感觉到子宫的剧烈收缩,一股股的淫水随着电流一般的快感从骚屄肉穴深处奔腾而出,瞬间就隔着内裤湿润了方志文的手指。
在熟女老师勉强支持着回答问题的时候,方志文的手掌慢慢地深入了老师的裙底,趁着老师的注意力完全在倾诉话语的时候,方志文的手指灵活地在裤袜上撕裂了一个洞口,然后狠狠地隔着内裤顶入了童老师的骚屄肉唇当中。方志文也没想到久旷的老师会这么敏感,直接在手指侵入的时候达到了一次高潮,而且淫水也沾染着手指上都是。抽出手指,虽然没有完全湿透,但是光举到面前,一股淡淡的女性腥臊味道就已经扑鼻而来。方志文看着老师浑身颤抖的样子,顺势将沾染了骚屄水的手指一下子插入了老师微微张开,正在喘息的小嘴中搅动了起来。
而童老师被手指侵入嘴唇后,微微一愣,马上便反应了过来,小嘴吮吸住男人的手指,灵巧的舌头瞬间也缠绕了上去,仿佛面前这个学生并不是用手指,而是用大肉棒插入,而自己淫荡的小嘴正在为自己的学生口舌服务一般,痴迷而又热烈……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