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新会是阴谋的巢窠(下)

迎新会是阴谋的巢窠(下)

3-3

在很宽敞的榻榻米房间中举行迎新会。

在理事长致过辞後,由典子,优美,香织依序致词後便开始会餐。

菜肴是从着名的餐厅送来的,十分可口,由於是按年级分席位,所以香织并
未与典子或优美同桌,在左右老师的劝酒下,香织喝了一杯葡萄酒,有五名伴酒
小姐,向大家劝酒,尤某在校长和理事长身边服务的人。

会餐的气氛越来越热闹,开始唱歌,对唱歌有信心的人,还连唱了好几首。

典子也被指名唱歌,在轮到优美和香织之前,宴会就结束了。

「老师!你们要留下来,知道吗?」

优美和香织在角落谈话时,田所来通知。

「今天晚上是你们的迎新会,所以还有节目。」

香织和优美互望一眼,彼此都产生不安感。

田所把她们带到理事长,校长等人的地方。

香织和优美看到那里的情形,几乎吓呆了,年轻貌美的伴酒小姐赤裸的和理
事长戏耍,而且典子也赤裸参与其中。

「藤井老师,高野老师,请到这里来。」

山田校长有点醉的样子,命令香织和优美到秋田理事长的面前。

「今晚是为各位举行的迎新会,受到学生作弄,是无法做好老师的工作,藤
井老师和高野老师请多为理事长服务吧!」

校长说完就将依偎在理事长身边的典子拉过去。

「啊┅┅校长┅┅」

典子似乎也喝醉了,投入校长的怀里。

「老师,乾杯吧!」

有位大眼睛的伴游小姐为香织和优美各倒了一杯红色的葡萄酒。

「好极了!藤井老师,高野老师,就和洛美乾一杯吧!」校长一面抚摸典子
的乳房一面说。

「理事长,可以乾了吧?」

「当然可以,乾完後就跳迪斯可,然後再乾杯吧,洛美!」

「是,理事长已经答应了,老师,我们乾吧!」

洛美说完时,酒也喝光了。

「轮到老师了,加油吧!」

香织感到不安,但还是模仿洛美乾杯。

坐在旁边的优美也跟着乾杯。

香织立刻感到头昏眼花,脸颊火热,心跳加速,本来便不善於喝酒,因为是
迎新会,被同事强迫喝了不少葡萄酒,难免要喝醉了。

「老师,现在跳狄斯可吧!」

洛美,一丝不挂的站起来。

「香织,我们跳吧。」

香织摇摇摆摆的站起来。

「洛美,我不行┅┅」

「看样子,藤井老师是不能跳了,高野老师,我们跳吧。」

洛美拉起优美的手,说∶「你也脱光衣服吧!」说着,解开优美的上衣服钮
扣。

「不!不要!」

优美推开洛美的手,可是其它的伴游小姐一起涌上来,刹那间,优美的身上
只剩下内衣。

「不要!求求┅┅不要┅┅」

优美拼命哀求,但洛美和其它的伴游小姐以熟练的动作把优美的乳罩和三角
裤脱下去。

「老师的身裁真好,皮肤也不错。」

洛美赞美,其它的伴游小姐也随之赞美。

随着播放狄斯可的音乐,伴游小姐们开始跳舞,洛美对优美,性感的扭动屁
股,还拉起优美的手共舞。

「啊┅┅我不行了┅┅」

不到五分钟,优美就蹲了下去。

「藤井老师,已经备好汽车,请吧!」

田所对香织悄悄说,虽然还没有完全醉,但香织感到头昏目眩,全身无力。

「可是高野老师┅┅她┅┅」

香织觉得不能抛下优美一个人先离开。

「不必担心高野老师了,请吧!」

受到田所催促,虽然仍担心优美,但还是决定先回去了。

「因为老师喝醉了,要按先前的指示送回家,知道吗?」

理事长的司机听到田所的指示,立刻发动车子。

(不知道优美会怎麽样?)

香织还在担心优美,身体靠在椅背的刹那,昏昏的睡着了。

3-4

(啊!好奇怪,这是哪里?)

优美在朦胧的意识中感到不安。

「啊┅┅唔┅┅啊┅┅」

优美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慢慢张开眼睛向旁边看去时,立刻睁大眼睛。

大约隔着一公尺的距离,典子躺在妇产科专用的诊疗台,双手分别握着柏古
教头和田所主任的肉棒,不停揉搓。她的双腿分开得很大,有皮带固定,校长正
在阴户上接吻。

「啊┅┅啊┅┅唔┅┅」典子的淫浪声更大了。

(怎麽会这样?要快点离开这里。)

优美想起身时,发现身上能动,但双腿却不能动,才发现自己和典子一样,
被皮带固定。

(为什麽也对我这样?)

优美受到几乎要昏厥的打击。

「嘿嘿,被弄成这样的感觉如何?」

把头探出来的是秋田理事长。

「为什麽┅┅为什麽这样?」

「那是因为你太可爱的缘故。」理事长抚摸优美雪白的乳房。

「啊┅┅唔┅┅不要┅┅」

「你的皮肤雪白,乳房形状也美,不知性感度如何?哦!乳头出来了!」

脸上露出淫笑,巧妙的搓揉优美的乳房和乳尖。

「不┅┅不要这样┅┅啊┅┅唔┅┅啊┅┅」

「怎麽样舒服吗?」

「啊┅┅啊┅┅」

「优美,你说说看,说很舒服┅┅」

秋田理事长直接称呼优美的名字。一面玩弄乳房,一面在优美的雪白脖子上
伸出舌头舔。

「啊┅┅啊┅┅」从雪白的牙齿间,吐出使男人溶化的甜美哼声。

「说吧!说出来会更舒服。」

「好┅┅舒服┅┅」

「优美,你说乳房很舒服吧。」秋田慢慢进入调教优美的步骤。

「是┅┅乳房很舒服┅┅」

「优美是很乖的女人,那麽做更好的事吧!」

秋田的手离开乳房,向优美分得很开的大腿根移动。

「啊┅┅啊┅┅啊┅┅啊┅┅啊┅┅」

秋田的舌头碰到肉缝的刹那,优美的身向後仰,乳房波浪般的摇动。

「噢!真是美妙的阴户。」

「秋田在优美的肉缝又舔又吮,发出啾啾的声音。」

「啊┅┅啊┅┅啊┅┅啊┅┅」优美难过似的皱起眉头啜泣。

「优美,是不是阴户很舒服了?」

「是┅┅在┅┅是┅┅」

「你要说『阴户很舒服』。」秋田这样要求後,又开始舔肉缝。

「啊┅┅啊┅┅啊┅┅」长发像海中的海草般摇曳。

「优美,快说吧!」虐待的快感使秋田的声音兴奋的沙哑。

「唔┅┅可是┅┅不能说那种话┅┅」

优美仰起头,露出雪白的喉咙,双乳波浪般的起伏。

「你不顺从的说出来,就这样结束了可以吗?」

更露出虐待的本性,现在逼迫她,正是调教被虐待女人的秘诀。

「啊┅┅不┅┅不能停止┅┅」

「优美,你答应了吗?」用温柔的声音逼迫优美说出来。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